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甜蜜的負荷的搜尋結果,共11

  • Ella老司機領航S.H.E遊花蓮

    Ella老司機領航S.H.E遊花蓮

     S.H.E於2年前離開老東家華研,3人自立門戶成立公司,升格當老闆,近來各自在歌唱、電影、主持都有好成績,現在雖然鮮少公開合體,但3人私下情同姊妹,常分享出遊美照。田馥甄(Hebe)23日曬出S.H.E合體照,3人綁著辮子、穿相同衣服,默契十足。 \n Hebe表示:「睡前一起被最美的風景照轟炸一下吧!」並標記「姊妹的旅行」、「在一起就是最美的風景」,其中有張Ella開車照片,Hebe爆料:「熱愛開車的司機陳大姊(Ella)說以後退休要去開娃娃車。」Ella回:「老司機了我。」 \n Hebe昨透過經紀人說:「Ella是司機,出發前2天就傳訊息給大家,到每一站接人的時間,享受駕駛跟服務姊妹的樂趣。」她們上周日去花蓮玩,主因Ella先前生日聚會時,憶起去年姊妹旅行的美好,開始積極訂房、排行程,Hebe笑說:「3人同房,因此讓我作息變正常,難得好眠充電放鬆,3人聚首一路聊到底,回到家突然覺得喉嚨沙啞,『甄』是甜蜜的負荷。」

  • 人間公益影展14部電影免費看

    人間公益影展14部電影免費看

     永慶慈善基金會與台北文創共同舉辦的「第八屆人間公益影展」,8月15日至20日在誠品電影院舉辦,一連5天包含《溫蒂的幸福劇本》、《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等14部國內外勵志電影免費索票入場,即日起開放民眾網路免費索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n 由劉以豪、陳意涵主演的《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喚起觀眾面對病患家屬陪伴扶持的重要性;勵志電影《溫蒂的幸福劇本》,敘述患有自閉症的女孩溫蒂,勇往直前赴好萊塢追求編劇夢的勵志故事;而《致,我最愛的家人》,探討白領階級被工作纏身而無暇關心家人的狀況,宣揚家是最甜蜜的負荷,也是最溫暖的後盾。 \n 本屆影展以「生命的春天‧歲月的永恆」為主軸,精選來自台灣與英、美、法、日、韓等國的動畫、紀錄片、劇情片等,探討議題涵括「樂齡關懷」、「身障無礙」、「兒少教育」、「多元社會紀錄片」、「家庭倫理」五大面向。 \n 「人間公益影展」每部影片都別具意義,呼籲社會大眾重視銀髮族陪伴的重要性,歡迎全家人一起在電影世界中感受天倫之樂,詳細資訊歡迎至永慶慈善基金會官網查詢。

  • 陳其邁臉書溫馨曝:8月照顧幼兒新制上路

    陳其邁臉書溫馨曝:8月照顧幼兒新制上路

    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今天在臉書表示,8月起照顧幼兒新制正式上路,依照幼兒成長的零至二歲、二歲至五歲,以及五歲以上三大階段,提供相關補助。 \n陳其邁臉書全文如下: \n讓甜蜜多一些,負荷少一些 \n我是兩個孩子的爸爸,看著孩子一天天成長,是人生中最感動的事。 \n從一個晚上起來好幾次換尿布,睡不到三小時;看著女兒第一次翻身、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喊爸爸媽媽;到第一次去幼兒園,因不熟悉環境哭著不願離開我的身旁。 \n每一個畫面都歷歷在目,每每想到,嘴角都會心一笑。 \n然而,育兒的過程,絕對不輕鬆。說起爸爸經,我可以聊上好幾個小時。父母的辛苦,我完全感同身受。 \n所以,詩人吳晟寫道,孩子是父母「最甜蜜的負荷」。 \n今年8月,照顧幼兒新制正式上路,依照幼兒成長的零至二歲、二歲至五歲,以及五歲以上三大階段,提供相關補助。 \n讓政府成為父母最強的後盾,是蔡英文總統、蘇貞昌院長和行政團隊,不變的目標。我們會全力協助年輕的爸爸媽媽,讓甜蜜多一些、負荷少一些。

  • 甜蜜的負荷 說越南文嘛ㄟ通

    甜蜜的負荷 說越南文嘛ㄟ通

     被「作家爸爸」寫成詩是什麼樣的感受?詩人吳晟詩作〈負荷〉,其中描述身為人父的心境,將孩子比作是「最甜蜜的負荷」。然而這首詩正是吳晟兒子高中聯考的短文寫作題目,讓詩人也忍不住想問自家兒子:既然考卷「不能透露真實身份」,到底寫了什麼感想?詩作〈負荷〉和描述這段父子趣事的散文〈不可暴露身份〉,如今被翻譯成越南文出版。 \n 在7日的新書發表會中,吳晟不只和成功大學中文系博士生阮清風分別以中文、越南文朗誦〈負荷〉,吳晟的小兒子、獨立音樂歌手吳志寧也演唱為詩所作的同名歌曲。 \n 吳晟笑說,這首詩還有另一個插曲,原來詩作發表時是1977年,但吳志寧其實隔年才出生,曾以為這首詩「跟他無關」,為此賭氣很多年,「但我其實寫詩的時候已經『把他算在內』,只好用行動表示我的心意,所以他後來就不計較了。」 \n 吳志寧表示,「現在自己也當了爸爸,才發現這首詩之所以這麼好,就是因為無論是寫給誰,都是永恆的感受。是不是寫給我的,現在就覺得沒有很重要了。」 \n 除了溫馨親情的詩作,吳晟許多作品更關懷農村土地的發展。他和翻譯團隊日前也到越南參加河內大學辦的新書發表活動,走訪農村,穿梭在當地的鄉野溪流之間,「越南的鄉間景色就像幾十年前的台灣,但這幾年也在現代化、經濟發展下,面臨過去台灣農村在發展中面對的開發和污染。」 \n 吳晟表示,也希望他的詩文能增進與越南人和文化的交流,「透過文化、文學的交流,才能促進人與人之間、不同語言國度的相互理解。」 \n 越南河內國家大學所屬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文學系系主任范春石表示,吳晟就像是越南農村常見的長者、老師,「這些老師們教導我們如何對土地有愛,如何展現人性。有人曾說,如果作家能夠深刻寫下人性,就能看見全世界的共同點,吳晟的作品就是這樣的例子。透過吳晟的作品,思考我們往後該如何走下去。」

  • 文學外譯越南 吳盛詩文雙重奏

    文學外譯越南 吳盛詩文雙重奏

    被「作家爸爸」寫成詩是什麼樣的感受?詩人吳晟詩作〈負荷〉,其中描述身為人父的心境,將孩子比作是「最甜蜜的負荷」。然而這首詩正是吳晟兒子高中聯考的短文寫作題目,讓詩人也忍不住想問自家兒子:既然考卷「不能透露真實身份」,到底寫了什麼感想?詩作〈負荷〉和描述這段父子趣事的散文〈不可暴露身份〉,如今被翻譯成越南文出版。 \n \n 在8日的新書發表會中,吳晟不只和成功大學中文系博士生阮清風分別以中文、越南文朗誦〈負荷〉,吳晟的小兒子、獨立音樂歌手吳志寧也演唱為詩所作的同名歌曲。 \n \n 吳晟笑說,這首詩還有另一個插曲,原來詩作發表時是1977年,但吳志寧其實隔年才出生,曾以為這首詩「跟他無關」,為此賭氣很多年,「但我其實寫詩的時候已經『把他算在內』,只好用行動表示我的心意,所以他後來就不計較了。」 \n \n 吳志寧表示,「現在自己也當了爸爸,才發現這首詩之所以這麼好,就是因為無論是寫給誰,都是永恆的感受。是不是寫給我的,現在就覺得沒有很重要了。」 \n \n 除了溫馨親情的詩作,吳晟許多作品更關懷農村土地的發展。他和翻譯團隊日前也到越南參加河內大學辦的新書發表活動,走訪農村,穿梭在當地的鄉野溪流之間,「越南的鄉間景色就像幾十年前的台灣,但這幾年也在現代化、經濟發展下,面臨過去台灣農村在發展中目對的開發和污染。」 \n \n 吳晟表示,也希望他的詩文能增進與越南人和文化的交流,「透過文化、文學的交流,才能促進人與人之間、不同語言國度的相互理解。」 \n \n 越南河內國家大學所屬人文與社會科學大學文學系范春石表示,吳晟就像是越南農村常見的長者、老師,「這些老師們教導我們如何對土地有愛,如何展現人性。有人曾說,如果作家能夠深刻寫下人性,就能看見全世界的共同點,吳晟的作品就是這樣的例子。透過吳晟的作品,思考我們往後該如何走下去。」 \n \n 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李瑞騰也表示,吳晟的作品呈現的農村關懷和現代化議題,「這些詩文到了越南,是不是也有如成為越南未來會怎麼走的預言?」 \n \n 推動「文學外譯」的台灣文學館館長蘇碩斌表示,近年與越南文化的翻譯交流,已完成葉石濤的學術研究、越南童話故事翻譯和吳晟雙語詩文選集《甜蜜的負荷》出版,未來會近一步將關注農村、鄉土的年輕台灣作家作品翻譯成越南文交流。

  • 甜蜜的負荷 ELLA曬照曝有「媽媽手」

    Ella和老公賴斯翔結婚4年多,兩個月前產下兒子「勁寶」,正式升格新手爸媽的兩人,將心思全部放在照顧小孩身上,凌晨時Ella則發布一張照片,透露自己已經有「媽媽手」,讓粉絲直呼好心疼。 \n \n照片中Ella左手貼著痠痛貼布,並寫道「傳說中的媽媽手啊,但每一個自己的寶貝就是讓人愛不釋手啊,認同請按讚」,言下之意即便照顧兒子「勁寶」導致身體不適,但因母性使然仍舊樂在其中,但也是在照顧兒子的過程中,更讓Ella意識到身為人母的偉大,甚至自豪表示「當媽媽就是要有媽媽手啊」。 \n \n不過樂於和粉絲互動的她,也把握機會詢問「除了媽媽手還有什麼大家來分享」,對此網友紛紛留言「媽媽奶」、「媽媽專屬黑眼圈」等爆笑答案,但搞笑之餘仍不忘提醒Ella要適度休息,還以過來人經驗分享照顧小孩的甘苦談,也讓Ella頓時多了許多前輩可討教。 \n

  • 5年生4胎 陳浩民嬌妻感嘆是「甜蜜的負荷」不生了!

    5年生4胎 陳浩民嬌妻感嘆是「甜蜜的負荷」不生了!

    港星陳浩民和大陸演員蔣麗莎結婚5年,兩人育有3女1子,一家六口相處融洽,而四女兒誕生前他還幫老婆刮恥毛,照片公開後引發網友熱議,不過老婆五年內生了四胎似乎也怕了,直接公開表明「不再生了」。 \n陳浩民老婆蔣麗莎近日帶著三個孩子,參加電影《樱桃小丸子:來自義大利的少年》首映會,三個小孩可愛模樣萌翻全場,不過因為老公陳浩民在大陸拍真人秀,讓她在家中必須「一打四」相當辛苦,不過幸好請了兩位幫手分擔辛勞,雖然四個孩子常為了搶玩具鬧的人仰馬翻,讓她感嘆是「甜蜜的負荷」,但最受不了的是小孩洗澡會哭,每次都得輪到她親自上陣,結果四個孩子每天洗兩次澡,一天下來就是八次,加上自己一天總共要洗九次澡,因此嚇到直呼「不敢再生了」。 \n文章來源:中時新聞網/蘇士亨 \n

  • 甜蜜的負荷 單親媽資助貧童

    甜蜜的負荷 單親媽資助貧童

     「攤開照片,看著他們一點點長大,是最開心的事!」54歲簡炎秋除獨立撫養兒子祥祥,也資助蒙古、哥倫比亞及耶路撒冷的孩子,特別是陪伴「蒙古兒子」達西尼瑪從2歲到13歲的成長歷程,讓她深受感動,她說,能陪伴他們成長,再辛苦都是甜蜜的負荷。 \n 簡炎秋是家中長女並有3個弟弟,家中經濟狀況不富裕,她為減輕父母負擔,從國中起就打工支付自己學費至大學,後來接觸到世界展望會,想起過去的自己,決定在2004年成為資助人,開啟與當時才2歲的「蒙古兒子」達西尼瑪緣分。 \n 不過,簡炎秋在兒子祥祥5歲時離婚,獨立撫養孩子並不輕鬆,她仍持續灌注愛心,於2009年再陸續資助「哥倫比亞女兒」戴安娜及「耶路撒冷兒子」扎伊德,是「4個孩子的媽」。她表示,雖過程中有些辛苦,但總想著施比受更有福。兒子祥祥也在大三時成為資助人,現已24歲。 \n 「一開始照片還是襁褓中的嬰兒,現在已經是13歲的小帥哥了!」簡炎秋說,一路走來,她最開心的是在收到孩子們信件的時候,看著他們一點點成長、分享生活瑣事,尤其是陪伴11年的達西尼瑪,讓她非常感動。簡炎秋說,與孩子們的每封書信都是她的寶貝,記錄3個國外孩子的成長及轉變,也與兒子祥祥分享,這4個孩子是她最甜蜜的負荷。

  • 獲現代詩獎…吳晟甜蜜的負荷

     從小陪母親種田、當國中生物老師,到享譽文壇,這張民國六十四年的照片,是吳晟獲得吳望堯基金會設置的第二屆中國現代詩獎,從施友忠博士手中領獎所拍的照片,照片中的吳晟,年輕帥氣,但詩人的眼神流露了一股特別的堅毅,那是他對土地不變的執著和摯愛。 \n 「我從初中二年級正式接觸文學,廣泛閱讀文學書籍,開始學習創作,並嘗試投稿。」吳晟說起詩心最早萌芽的階段,受到風雅「文藝氣息」的薰陶,潛意識裡覺得自己的名字吳勝雄真是太土了,取了筆名吳晟。 \n 吳晟笑說,有筆名後,生活還是一樣,只是不知哪來一股動力,一支筆不停描繪腳下土地、默默地投稿報刊。不管現代詩的晦澀風潮如何盛行,他還是堅持平實風格,直到第二屆現代詩獎得獎名單公布,吳晟瞬間被注意了。 \n 吳晟得獎作品《吾鄉印象》以家鄉土地為基調,為詩壇注入泥土的芳香,又以《負荷》入選國文課本,成了家喻戶曉的作家。他回憶得獎了,仍偏居鄉間,隨年歲增長更深深體會功名如煙,但還是感謝在默默無聞的年代,得到了這麼一個大獎,而當時文學獎又是非常、非常地稀罕。 \n 這不凡的榮譽也是他「甜蜜的負荷」,讓他更有信心,至今筆耕不輟,還挺身而出,以實際的行動關懷鄉土,而能夠如此堅持的祕密也早就寫在他《吾鄉印象》的詩裡:「有一天,被迫停下來,也願躺成一大片寬厚的土地。」

  • 走老爸的路 樂界甜蜜的負荷

    走老爸的路 樂界甜蜜的負荷

     今天是父親節,在台灣樂界有不少父子屬同行。國內三位教父級指揮,陳澄雄、徐頌仁、廖年賦的第二代全都違背父意,走上音樂之路。父親不希望兒子接棒,在於學音樂很辛苦出路又有限;兒子執意從樂,因為從小耳濡目染,水到渠成。 \n 不過,父親是樂界「大老」,平時沒有壓力是假,陳澄雄的作曲家兒子陳俞州語重心長,「有父親在前,你只能好,不能壞。」 \n 陳俞州曾獲法國貝桑松國際作曲大賽佳作獎,是國內青壯輩作曲好手。談起兒子,陳澄雄很坦率,「他們小的時候,我成天在外忙著指揮,完全沒教他們,從沒想要他們步上後塵。」 \n 陳澄雄曾任台北市立國樂團、台灣交響樂團團長,職業生涯的確很忙碌。不過當兒子就讀國中三年級,決定要把音樂視作終身職業時,他馬上提供很專業的意見,「他高中才念音樂班,起步比人家晚,我就建議他考大學選作曲,比不上人家演奏的技藝,但可拼作曲的腦力。」 \n 陳俞州在父親指點下,一舉考上師範大學音樂系作曲組。大學畢業後,前赴巴黎師範音樂學院進修,在學習作曲之外,也不忘攻讀父親拿手的指揮,感受一下站在樂團前方的感覺。 \n 目前擔任台灣交響樂團第二小提琴首席的徐晨又,父親徐頌仁長年致力指揮教育,在台北藝術大學執教二十四年,作育英才無數。徐晨又決心擁抱音樂的時間比陳俞州更晚,落在成功高中畢業,「我從小接觸最多的就是古典音樂,發現學音樂很快樂,因此抱著必勝的決心,以兩個月的時間準備報考音樂系。」 \n 徐晨又拿起過去玩票性質的小提琴,找上父親的同事、小提琴家蘇正途猛「加油」,樂理則有父親當救兵,就這樣考上了東吳大學音樂系,「父親扮演我生涯穩定的力量,如果他對我的演出有所存疑,我上台前就輸了一半,反之他對我的肯定,將成為信心來源。」 \n 世紀交響樂團創辦人、國藝獎得主廖年賦的兒子廖嘉弘是知名小提琴家。廖嘉弘自嘲小時呆呆傻傻,父親也說他小時學琴有點慢,但是手很巧,勞作功課做得一極棒,「他很喜歡下廚,切牛肉的樣子超龜毛,但切得超漂亮,我一度希望他能夠從事美術設計。」 \n 廖嘉弘笑稱自己在「戲班子」長大,父親的樂團就像他的遊樂園。十四歲時,父親遠赴維也納進修,他也以「跟班」的身分與吹奏長笛的姐姐成為小留學生,這一去直到三十五歲才回國。 \n 廖嘉弘與父親長得像,路子走得也一樣。父親指揮、拉奏小提琴、創樂團,他回台也不安於只是拉琴,也以指揮身分創立了普羅藝術家樂團,廖年賦幽默中語帶驕傲,「他就是有志氣,不接我的班,要在外頭跟老爸拼。」 \n 雖然這些兒子在外頭都很低調,鮮少提及父親身分,但是每當與父親同台時,雙方總能感受「甜蜜的負荷」。廖年賦指揮廖嘉弘時,總是放下父親威嚴,聆聽這位「獨奏家」想要什麼。徐晨又說與父親同台有一種放心的感覺,而且自己成為音樂家之後,才發現指揮有多麼不容易,因此截至今日雖然心向指揮,還自覺不足不敢向父親拜師學藝。

  • 庄腳歐吉桑走星光大道

    可惜沒有上台發言的機會,枉費我花了很多心思在準備,還遠從鄉間而來並等了許久。我開玩笑說,可能是主辦單位早已「風聞」我將上台「放炮」,才不讓林生祥得獎。 \n事實上我和志寧預先斟酌再三,並測好一分鐘時間的「得獎感言」,準備「宣讀」,我本來想講的是:「林生祥說服我來領獎,有二項任務:一、感謝所有協助過這張專輯的人;二、藉機鄭重呼籲大家重視台灣農業,支持台灣農產品。文明再怎麼發展,人沒有糧食便不能生存;沒有農民,沒有農地,便沒有糧食。請大家真正懂得珍惜和愛護。」 \n是不是太溫和了?我不致於天真到妄想簡短一分鐘的發言,會有什麼作用,但是我還是不放棄,必需忍住沉痛繼續發聲。 \n在經濟繁榮與創造就業機會,兩大冠冕堂皇的理由下,台灣的農地快速萎縮,企業財團可以輕易取得農田,輕易侵吞大片大片的台糖所屬土地,而且一旦乾旱缺水,工業用水優先供應,強迫農地休耕。政府官員對待工商名流多麼「禮遇」,對待農業、農民、農地、農產,又是多麼輕忽、近乎輕賤。 \n我不知道還能怎樣表達我的憂慮……。 \n(7)陪伴 \n偶爾有人詢問我,「甜蜜的負荷」這張專輯,我最中意哪一首,我都回答各有特色、都很耐聽。不過,我要坦白承認,對我個人而言,當然是吳志寧寫的「負荷」和「全心全意愛你」這二首,最有特殊意義。 \n「負荷」一詩在表達普天下的父親,對子女的共通情感,發表於一九七七年,一九八○年即收入國立編譯館編定的國中國文第二冊;亦即通稱的「部編版」,最末兩句是:「只因這是生命中最沉重/也是最甜蜜的負荷。」其中,這句「甜蜜的負荷」經常被引用,似乎已經成為流行、通俗語言,一般使用時,常被改為「甜蜜的負擔」。 \n詩人的詩作譜成歌曲,不在少數,但父子詩與歌交會,顯然少見,尤其志寧又是詩中的男主角之一。志寧說我的詩沉重太多,甜蜜太少,他以輕快的調子,甜蜜多一些,沉重少一些,詮釋這首詩的情感,聽起來更溫柔。 \n「負荷」表達親情;「全心全意愛你」則是表露對我們賴以安身立命的島嶼,無比的依戀和憂煩,很多人都表示聽了這首歌深受感動。 \n很有趣的經驗是,這張CD專輯發行之後,在台南孔廟(台南市社區大學主辦),和台北市西門町紅樓廣場,舉辦二場發表會,其中一項節目是我朗誦詩,志寧演唱;這樣的父子檔表演模式,竟而頗受歡迎,很多團體及學校「邀約不斷」,包括二○○八年金曲獎藝術歌曲類頒獎典禮的演出節目,以及二○○九年底高雄市政府文化局舉辦的葉石濤先生逝世一週年紀念音樂晚會,我都陪同志寧「登台演出」。 \n我一直想說服吳志寧回家鄉和我一起種樹,可是他更愛歌唱;他不回家,我只好出來陪他唱歌!(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