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生活物價指數的搜尋結果,共15

  • 安養信託 瞄準獨身商機

     台灣獨身族已突破千萬,15歲以上人口有一半是單身狀態。信託公會理事長雷仲達表示,獨身族包括單身、頂客、空巢等族群,未來台灣會像日本有愈來愈多「孤獨死」事件發生,近年來我國信託業者已開始發展連結財產管理、生活居住、身心保健、休閒娛樂、醫療照護,以及社會福利的安養信託服務,為了避免孤獨終老晚年無依無靠,信託,正是獨身者可以信賴託付的工具。

  • 凱因斯也談月亮

    凱因斯也談月亮

     經濟學家凱因斯在伊頓中學讀書期間,除了數學之外,最喜歡閱讀古典文學、中世紀拉丁詩詞,離開伊頓時藏書已逾三百本,由於文學的涵養,艱澀的經濟學理在他筆下總是蕭散雋永、趣味橫生。

  • 衛福部宣布 調升各項社福津貼

    衛福部9日表示,2019年消費者物價指數較2015年成長3.97%,據此調整今年起的低收入戶生活補助、國民年金等各項津貼和給付,調整金額約78元到489元不等,預估會有282萬人受惠,所需增加經費為50億元,由中央一般性補助款、衛福部及原民會公務預算全額支應。 \n依照主計總處2020年1月8日提供之數據,2019年消費者物價指數較2015年成長3.97%,因此衛福部和各直轄市政府自今年1月1日起,調增低收入戶生活補助、國民年金等各項津貼及給付。 \n低收入戶等3項生活補助,依據地區、補助項目及款別不同,由現行每人每月2,073元至1萬6,580元,調整為每人每月2,155元至1萬7,005元。身心障礙者生活補助費,每人每月由現行3,628元、4,872元、8,499元,調整為3,772元、5,065元、8,836元。 \n中低收入老人生活津貼每人每月由3,731元、7,463元,調整為3,879元、7,759元。弱勢兒童及少年生活扶助每人每月由1,969元至2,384元,調整為2,047元至2,479元。國民年金老年年金給付加計金額、老年基本保證年金、遺屬年金給付及原住民給付,每人每月由3,628元,調整為3,772元。身心障礙年金給付及身心障礙基本保證年金每人每月由4,872元調整為5,065元。 \n衛福部表示,這次調增社福津貼和給付,自今年1月1日生效,1月如果不能發放的調增金額,可在2月份補發。若民眾不了解本次調整,可向戶籍所在地的直轄市與縣市政府社會局洽詢,也可用手機與市話撥打1957專線諮詢。

  • 立院初步共識 基本生活費不課稅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今天針對納稅者權利保護法部分條文達成初步共識,納稅者有基本生活費用不受課稅之權利。民進黨立委王榮璋表示,這保障納稅者及家屬的基本生活水準。 \n 至於基本生活費用概念,與會立委與財政部、衛生福利部所達成的共識是,由中央主管機關參照中央主計機關所公佈最近1年全國平均每人可支配所得中位數60%定之,並於每兩年定期檢討。若立法完成後,各項扣除額加總金額不得低於本法所定基本生活費用的金額。 \n 依照行政院主計總處家庭收支調查,民國104年台灣地區平均每人可支配所得中位數為新台幣26萬6490元。 \n 為落實憲法第15條對人民生存權、工作權、財產權的保障,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今天審查王榮璋與時代力量黨團所提出的納稅者權利保護法草案,會中初步達成的共識是,納稅者為維持自己及受扶養親屬享有人性尊嚴的基本生活所需費用,有不受課稅的權利。 \n 過去財政部在訂定免稅額、扣除額時,主要是依據消費者物價指數的變化,若此法順利完成三讀,未來財政部在訂定每年度綜合所得稅的免稅額、標準扣除額、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時,必須符合這樣的原則,也就是各項加總金額不得低於本法所定基本生活費用的金額。 \n 王榮璋在受訪時表示,這樣的概念來自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生存權的概念,保障納稅者及家屬的基本生活水準。 \n 王榮璋進一步說,其主要用意是長期以來納稅被認為是人民的義務,而沒有相對看到權利保障的層面,所以凸顯課稅仍應該保障有基本尊嚴的生活;法案若是通過,對財政部稅課的部分,必須考慮到這樣的原則與精神。 \n 至於草案有意設立稅務專業法庭、納稅者權利保護諮詢委員會等其他內容,將擇期再審。1051102 \n

  • 社論-給國發會編製社會指標的幾點建議

    社論-給國發會編製社會指標的幾點建議

     國發會日前表示在經濟發展過程中,也必須注意社會現象,因此將建構社會發展指標體系,定期發布社會指標以協助提升政府治理的品質。我們肯定國發會的努力,但也必須給予幾點提醒。 \n 國發會說的好:「編製社會指標就如同醫生藉各式醫療指數來瞭解病人的健康狀況,以進一步找出病灶,如果政府能編一套有系統且容易瞭解的社會指標,藉由定期發布與檢視,將可以瞭解社會發展狀況,同時預知可能的社會問題,以協助提升政府的治理品質。」事實上,國發會社會發展處過去六年也已就社會福利、治安與犯罪、教育、醫療衛生、公共安全、勞動就業、人口與家庭、所得與分配、居住與環境、社會參與等十項領域進行研究,並已蒐集了1,378項指標,未來將在這個基礎上去選取50~100項關鍵指標進行綜合指數的編製。 \n 然而,對政府發布指標略有關心者大概都知道,行政院主計總處過去也曾編過社會指標、國民生活指標,其中國民生活指標也依健康、環境、公共安全、經濟安定、家庭生活、工作生活、學習生活、社會參與及文化休閒等9大領域52項指標,編製各領域綜合指數,以讓外界瞭解台灣民眾生活的品質是否改善。 \n 舉例來說,「經濟安定」這一領域即是由國內生產毛額、消費者物價指數、五等分位所得差距、失業率及平均失業週數等五項指標構成,編算出的綜合指數在1991年是106.97,於2004年降至100.31,顯示隨著經濟發展,台灣經濟安定已不如昔日;再如「學習生活」這一領域以國中畢業升學率、高教學生數占18歲以上人口比重、教育經費占GDP比重、義務教育生師比、國民中小學中輟生比率等五項指標構成,由1991年的92.66升至2004年的103.32,顯示國人的學習生活日趨多元而豐富。 \n 遺憾的是,國民生活指標的各領域綜合指數終究還是於2007年停編,理由是編算綜合指數的各項指標該給多大的權數(weight),各方仍有不同意見,加以日本的國民生活指標也已停編,編了十多年的國民生活指標就此走入歷史。 \n 回顧過往政府編製相關統計的失敗經驗,對於國發會如今研擬編製社會指標,我們有以下三點的建議: \n 第一、審慎決定權數:社會指標的綜合指數不比物價指數,物價指數可依食、衣、住、行、育、樂各領域的支出大小,做為訂權數的依據,但社會指標的十領域各該給多大權重,並無客觀的標準,而同一領域內各指標的權數也有同樣問題,這既是國民生活指標當初停編的理由,若不克服,社會指標看來仍難以編製。當然,最簡單的解決方式就是仿照競爭力指數、幸福指數,以等權(equal weight)的方式編製,這樣的爭議應該是最小的。 \n 第二、提高編製效率:我國編製國民生活指標、幸福指數的經驗不少,而研考會時代也已花六年時間就十大領域蒐集了逾千項指標,老實講,要從千項指標選出50~100項指標來編製社會發展綜合指數並非難事。況且其與國民生活指標頗多交集,只要權數沒問題,這項選取指標的工作應可借鏡主計總處的經驗在短期間完成,無需再委託學者進行一些華而不實的委託研究,如此才可讓社會指標早日問世。 \n 第三、發布要制度化:編製社會指標綜合指數的目的是希望藉由長期的觀察,瞭解台灣經濟發展之餘的社會變化,因此宜長期編製發布,不能隨意喊停。這些年政府喊停的指標不少,編了十二年的房地產景氣燈號在2011年說停就停,發布了許久的財稅資料中心二十等分位所得分配統計,今年也差一點走入歷史。這些舉措都嚴重衝擊政府的統計公信力,若社會指標真要編製發布,那就必須制度化,每年定期發布,日後也不得任意以「和國際接軌」等莫名其妙理由停編。 \n 我們肯定國發會管主委在研擬自由經濟示範區、創業拔萃方案等經濟發展政策之餘,也想到與此同時社會可能出現的問題,而決定建立社會發展指標體系。管主委既有決心編製社會指標,便應儘速確立原則、訂出時間表,責成相關單位投入此一編製工作,以讓社會指標早日完成編製。惟幾經思考,如果管主委覺得主計總處既已有幸福指數,建立社會指標有疊床架屋之嫌,那麼也該明快決定停止編製,不要浪費這麼多人力在這件事上,千萬不要又歷經一年半載的開會研究,最終不了了之,如此對政府形象又將是一大傷害。

  • 勞保年金連物價 勞動部推修法

     勞動部長潘世偉今天說,已批過公文,5月底勞保年金可依物價指數漲幅上調5.2%。勞動部也將推修法,讓年金將來能每年調。 \n 潘世偉下午在立法院答復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蔣乃辛質詢時說,因應物價指數累計成長超過5%,勞動部已決定5月底前公布勞保年金調整一事,調幅為5.2%。 \n 潘世偉在總質詢結束後受訪表示,現行勞保條例規定,物價指數上漲累積到5%以上,年金每個月發的錢就會依物價指數漲幅調整。而勞保年金從民國98年開始實施,物價指數累積到今年正好超過5%;他已經批過公文,5月底就可以開始依調漲的幅度發放年金。 \n 潘世偉說,依現行法令規定,物價指數一定要漲超過5%才可以調,但國際上大多都是每年浮動調整,因此勞動部後續準備推動修法,讓勞保年金每年都可以與物價指數連動,依物價指數的漲幅調整。 \n 他表示,年金是養老生活需要的,退休後領的錢當然要跟物價連動才合理。1030509 \n

  • 社論-面對「無感」經濟數據應有更深層思考

     美國聯準會(Fed)主席柏南克日前發表演說時指出,現有經濟指標掩蓋了許多民眾與家庭生活受苦的一面,經濟學家應更專注於個體經濟學,並參考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幸福指數,開發出能評估人民實際生活情況的統計方法。 \n 柏南克是在國際所得與財富研究協會於麻州劍橋所舉辦的一場會議發表演說。柏南克表示,經濟學家全都把心力放在研究大型團體的相關數據上,很可能因此忽略部份個別民眾實際的生活狀況,他舉例說:「儘管部份主要的指標,包括消費者支出、可支配所得與家戶淨資產等等,都指向經濟邁向復甦,但顯然有許多的民眾與家庭卻還在持續過苦日子。」 \n 柏南克是否有感而發,我們不得而知。就實際狀況觀察,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聯準會不斷地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來促進經濟成長和股市回升,的確也達到了若干成效,然而一般民眾最關切的高失業率,卻沒什麼改善,而這正是許多民眾和家庭生活受苦的原因。柏南克因此希望經濟學者應多注意個體經濟的研究,協助政府找到政策的著力點。 \n 其實不僅美國如此,其他各國皆然。這些年來,本報社論常常提到國內的「無感」物價指數,「無感」經濟成長,分析其背後的原因,就是沒有找對癥結,沒有用對方法,以致於政府官員焦頭爛額忙忙碌碌,民眾卻毫無感覺。就此問題,我們願再作進一步闡明。 \n 在物價方面,過去十餘年,台灣的CPI(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超過2%的年度,只有2005年的2.31%和2008年的3.53%,都是因為國際油價上漲的關係。2004年之前,油價大致在40美元上下,之後明顯地跳漲至6、70美元,導致2005年出現較高的CPI年增率,但2006年則降至0.6%。其後,2007至2008年正是全球衍生性金融市場和各種商品市場交易最熱絡之時,2008年油價甚至來到歷史新高的每桶147美元,那兩年CPI年增率分別是1.8%和3.53%。 \n 就在油價衝至最高點後的下一季,發生了舖天蓋地的金融海嘯,油價隨即迅速重挫,其後3年台灣的CPI年增率分別是0.87%、0.96%、1.42%,今年1至7月的平均數字為1.61%。數字非常漂亮,其所代表的意義是說,台灣在十多年來都是低通膨的美好時代,但這個數字對很多人而言卻意義不大,因為他們面對的是匱乏的生活。 \n 物價指數的內涵,係包括個人食衣住行育樂等等的費用,以加權平均的方式,得到一個指數。近十年來,舉凡電子產品價格多半出現快速下降的情況,例如液晶電視、筆記型電腦(Notebook)、手機等;但在同時,其實交通費用、電影票價、醫療費用、學費等卻悄悄不停地上漲。降價與漲價的產品和服務同時存在,表現在消費者物價指數則是低且穩定。只是不同的個人或族群,卻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n 尤其這幾年台北地區的房價高漲,年輕族群為了在台北工作,必須負擔高額的居住成本,以及不斷上漲的外食費用,他們剩下的可支配所得少得可憐。政府公布的低通膨數字,對他們而言,更加坐實了自己是被剝削的一群。到底有多少人需要政府的協助,政府單位是否想辦法提供他們最基本住的權益,這絕非從總體數據可以得到任何訊息,反而要從都會人口進出、居住環境調查去了解。 \n 再看經濟成長的情形。從2008年至2011年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分別是0.73%、-1.81%、10.72%、4.03%。除了2009年負成長外,2010年則是出現10%以上的驚人成長;失業率方面,自2008年至2011年分別是4.14%、5.85%、5.21%、4.39%,看似把金融海嘯所帶來的痛苦一掃而空。雖然2010年台灣經濟成長率逾10%,但廠商實際加薪的比率並不高。從國民所得統計的資料顯示,2010年受僱人員報酬占GDP比率44.5%,不僅低於十年前50%的水準,也創下歷年最低。這些說明經濟的高成長,其實與基層勞動薪資無關,也難怪勞工無感。 \n 進一步看勞工的薪資。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十年來台灣勞工的平均薪資幾乎停滯不動,但實際上,有些高階經理人或外商公司因為搶奪人才而不吝於給予更高的薪水,以此推估其他低階勞工,可能不僅薪水十年來沒有增加,甚者比以前減少。這些現象都無法從經濟成長率中看到,也因此政府以經濟成長作為施政目標,其結果是貧富差距愈來愈大,民怨愈來愈深。 \n 世界在改變,台灣也在改變,過去對的政策未必適合目前的時空環境,柏南克的警示,應該也適用於我們。政府目前正在努力提出多項政策措施,固然應該加強執行,但同時也應注意不要悶著頭做,必須針對不同族群或產業面臨的問題,提出解決之道。若確定大而不當的政策已不符實際需求,就要有魄力去改變,採納各部門由下而上提出的精緻細微的施政作為,切實做出讓庶民大眾「有感」的政績。這應該是現階段台灣執政者最受期待的為政之道。

  • 社論-全球氣候變遷成常態,核心物價指數有何用?

     行政院主計總處日前公布7月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達2.46%,創2008年10月以來新高。主計總處強調,7月CPI年增率高達2.46%,主因是受天候影響,導致蔬果價格上揚(影響總指數上升1.22個百分點),加上油料費、國內外旅遊團費及外食費等價格調漲,乳類、水產品、電價、燃氣等價格居相對高檔所致。若以不含蔬果水產及能源價格衡量的「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Core CPI)觀察,則其年增率只有0.96%,尚不及1%,因此主計總處認為國內物價變動尚稱溫和。 \n 傳統上由於農產品及能源價格容易受天候及國際因素等短期波動因素影響,因此以「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衡量物價的長期變動,在若干年前尚稱合理。然而,近幾年來,全球暖化導致氣候變遷,極端的氣候變化變成幾乎每年都會發生。近幾年來冬季酷寒、夏季酷熱,降雨分布不均,而且降雨的地區性與時間性分配顯著不均衡:在同一時間某些地區常有豪大雨以致釀成巨大水災、某些地區則長期乾旱形成旱災,年復一年,導致農產品產量減少,價格長期攀升。農產品價格之變化,已經不能再以「短期波動」一句話輕描淡寫帶過。 \n 以最近幾年的實況而言,今年以來全球各地因氣候變遷引起的災變,幾乎不可勝數。例如:美國今年入夏以來持續飆高溫,號稱美國糧倉的中西部地區,創下56年來最嚴重的旱災災情;此外,根據美國乾旱監測中心指出,美國本土48州中,近2/3都已經出現乾旱現象。美國是全球玉米、黃豆、小麥的最大出口國,其中玉米、黃豆更占全球出口的40%以上。美國中西部鬧旱災,勢將帶動今年全球玉米、黃豆、小麥等農產品價格飆漲。另外,今年七月中國大陸北京豪雨成災,加上長江及黃河同時氾濫,勢必造成農損,增加農糧進口需求,進而推升今年國際糧食及農產原料的價格。至於更早幾年,例如稍早發生於2011年的反聖嬰現象、澳洲百年首見的大水災,以及更早於2010年發生的俄羅斯大旱災,都使近幾年來全球相關農糧商品價格持續上揚,從而成為長期現象,而非短期價格波動。這些例證說明氣候變遷已成常態,年復一年持續推升農產品價格,因此長期物價變動應將之納入考量。 \n 以行院主計總處公布的各種民生相關物價指數來觀察,從民國93年以後迄今,不含蔬果水產及能源價格的「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僅在民國96、97及100年這三年之年增率曾超過1%;至於「消費者物價指數」,在同一期間則僅有民國95、98及99這三年之年增率未超過1%。兩相比較,若以「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之變動為準,則物價確實相當平穩;但若以「消費者物價指數」觀察,則物價上漲的年數居多,處於長期上漲情況。 \n 更進一步觀察主計總處自民國98年10月開始發佈(資料追溯至97年元月)之「生活物價指數」,除了民國98年受金融海嘯影響,以致該年物價下跌之外,「生活物價指數」中,無論觀察甲、乙、丙的那一類,自民國99年元月至今年7月共計31個月,除了99年8月及9月之外,其餘29個月的物價變動年增率均為正值。其中今年7月之甲、乙、丙各類年增率分別高達5.78%、4.22%及4.44%,分別為該項指數編製以來月別年增率的最高值,這才真正顯示百姓受物價上漲所致之痛苦。 \n 順便值得一提的是,行政院「穩定物價小組」於民國97年5月成立,目前對於17項(截至101年3月時仍為16項)重要民生物資按月查價,做法值得肯定;惟其項目過少,不能涵蓋多數民眾的生活概貌。 \n 因此,若只看不含農漁產品及能源價格的「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這幾個月來物價還算平穩。然而,當氣候變遷之影響已經成為長期因素時,「核心物價指數」只是衡量物價時的安慰劑,讓政府部門自我感覺良好而已。這幾個月來的「出口連五摔、景氣連八藍、物價創新高」,讓民眾覺得「萬般皆『衰退』,唯有『物價』高」。政府與民眾的感覺也許恰成兩極現象。 \n 綜言之,當氣候變遷之影響成為常態,甚至年復一年變本加厲,政府部門對於物價變動的反應,若仍以「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只有0.96%,據而自我感覺良好,將與民眾的實際生活體驗相差太遠。政府部門對物價的處理,至少應以「生活物價指數」為參據。「生活物價指數」顯示,民眾的「實質購買力」在過去31個月中有29個月都在減少,在這段期間裡,民眾的錢彷彿每個月都被搶走了一些。當被劫民眾向有關當局(政府部門)報案,若得到的回應是:「根據我們的資料(「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顯示,沒有搶案發生(物價上漲程度輕微)。」在這種雞同鴨講的情況下,「有感拚經濟」會有成效嗎?「富民經濟」還有意義嗎?

  • 學者觀點-推升市場薪資不能只靠調漲基本工資

     勞委會將在今年第三季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由於油電價相繼上漲,替基本工資審議平添新變數,我推測屆時,工商界代表將以油電上漲成本大漲為由,反對調漲基本工資,但勞工團體也會說,物價上漲薪資沒漲,生活難以為繼,將提高會議對立性,也因此,立委要求將最新物價指數一併納入考量,但是,我對此持保留態度。 \n 為何我會保留,因為過去討論基本工資,慣例都是以去年全年CPI(物價指數)作依據,而今年是5月中旬電價調高,若依慣例,今年討論基本工資應該不會將今年物價指數納入考量,如果要納入,技術性問題必須先克服。 \n 首先,今年討論的是明年元旦上路的基本工資,油電上漲對物價造成的影響究竟多大,討論時並沒有即時數據,答案是不知道。如果按經濟部長說法,物價指數破2%就下台,那麼是否該以2%為討論依據?還是要用另外的指數作討論,會有問題。 \n 記者問我,那麼用第三季開會前的「最新數據」如何?我認為,還是有問題。 \n 因為,討論基本工資使用全年CPI而不用單月CPI,是要考量季節性因素,如果今年因為某種原因,新使用某個有利一方的指標,那麼下一年討論時,這個指標很有可能成為困住這一方的「緊箍咒」,不論勞方或資方對此都應特別謹慎。 \n 對於外界建議,不妨以開會前的12個月平均物價指數作討論,例如七月開會,大家講好以今年五月到去年五月間的12個月CPI平均數討論。這種作法確實相對精確,但電價五月漲,七月就要開會,今年五月回推12個月的平均物價,是否就能忠實反應物價,還是問題。 \n 我認為,以過去一年歷史資料推估下一年基本工資的作法,就是會有時間落差,如果能找出「領先指標」作為決定依據會比較好,但前提是大家都要信賴這個指標,才能繼續討論下去。 \n 就好像有工商團體要求先討論本外勞基本工資脫鉤,再談調漲基本工資。但問題是,本外勞基本工資脫鉤後,資方就真的會支持調漲基本工資嗎?恐怕未必,因為不論勞資雙方都一定是站在最有利己方的立場發言。 \n 不能否認多年前,調高基本工資確實對外勞較有利,但這個說法,最近10年已不適用,因為10年來,本勞平均薪資未大幅上漲,基本工資與本勞市場薪資距離已越來越小,調漲基本工資將有「逐層推升效果」,越多越多底層本勞薪資會因此上調,從短期看,勞委會要推升薪資,只有這項工具。 \n 台灣勞工薪資已屈居亞洲四小龍之末,要調高薪資,政府可以作的其實不少,不能只靠勞委會調升基本工資。例如,獎勵企業簽署團體協約,實施勞動董事制也是一個方式,但這兩者中小企業要做到並不容易,因為他們的利潤可能已經被大廠壓的很低,所以我也主張CSR(台灣企業社會責任)帶入公平貿易的精神。 \n 另外讓勞工代表參與上市櫃公司的薪酬委員會,金管會若點頭,擴大薪酬委員會功能,不要只是打肥貓,雇主就能面對面就薪資與勞工溝通,勞工薪資要提升就多一絲機會。(辛炳隆教授口述、記者薛孟杰記錄)

  • 王如玄:明年基本工資保證逾1.9萬

     油電上漲帶動物價上漲,基本工資是否會跟進調漲,引發關切。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在立院承諾,今年第3季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時,一定會調高基本工資。調漲後,月薪一定會逾19,000元,並往20,000元方向努力。 \n 王如玄在年初時已透露,第3季討論基本工資,時薪與月薪脫鉤,時薪從103元調高到115元,調幅至少12%以上,以照顧弱勢打工族群。 \n 至於月薪,將以物價指數與經濟成長率為計算基準,適度調高。今年每月基本工資18,780元,若依往年慣例,以前一年(100年)消費者物價指數1.42%計算,基本工資月薪將調高到19,047元;若以全年經濟成長率4.04%推估,基本工資月薪則會調高到19,539元。 \n 不過王如玄發表上述想法時,油電還未傳上漲,物價平穩,如今時空因素改變,立委追問,調高基本工資是否該考量最新物價指數? \n 立委趙天麟質詢就表示,內政部訂最低生活費「貧窮線」,在完全不能有娛樂生活下,北市14,794元,高市11,890元,但物價若漲2成,北市最低生活費為17,752元,高市14,268元,若漲3成,北市19,232,高市15,457元,換言之,只要物價上漲,還領基本工資18,780元,勞工根本活不下去。 \n 因此立委陳歐珀要求王如玄,基本工資月薪也應比照時薪調幅12%,調高到24,720元。王如玄雖說百分百支持勞工加薪,但基本工資能否破2萬,要由基本工資審議委員討論。 \n 由於以往調整基本工資,都以前一年物價指數、經濟成長率為藍本,若再納入今年物價指數,調整幅度將超出資方預期。 \n 假設一併考量去年經濟成長率、物價指數,並加計今年物價指數2%作標準,基本工資可能調為19,802元,由於已逼近2萬元,這是王如玄說「上看2萬元」的原因,但若最後月薪破2萬元,基本工資調幅將超過6%,勞資雙方能否買帳,勢必有場激烈拉鋸。

  • 權數有多重要?

    權數有多重要?

     ■消費者物價指數(CPI)的權數每5年調整一次,1980年食物類權數高達42.5%,隨著所得提高,人們花在教育、娛樂、保健的消費比重提高,如今食物類權數已降至26.1%。 \n ■工業生產指數是將製造業、營造業、水電燃氣業等業別的產量加權平均成為指數,而權數則是依生產淨值(生產毛額減折舊)訂定,1996年製造業權數為88%,2006年升至93%。 \n 我們經常看到股價指數、物價指數、工業生產指數、景氣領先指標、競爭力指數等等,這些數據大多是加權平均數。 \n 所謂加權平均數,就像大學學期成績的計算一樣,微積分4學分、經濟學4學分、統計學3學分、人生哲學2學分,想考班上第1名,必須在學分較高的科目上有好的表現,因為總成績是各科分數乘以學分後的加總平均,學分就是權數(weight)。 \n 大概沒有人會去質疑為何微積分的學分這麼高,人生哲學的學分這麼低,因為學分的高低是根據每周上課的堂數訂出來的,但消費者物價指數的權數怎麼訂?競爭力指數的權數怎麼訂?恐怕大家就會有不同的看法了。 \n 編製權數學問大 \n 我們看一下台灣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顧名思義,這項指數是各類消費財的平均價格。但問題來了,在總計424個項目群裡,泡麵該給多大的權數,西瓜、香蕉該給多大權數,房租該給多大權數,這也是個學問,如果權數給的不恰當,將會導至CPI失真。 \n 學過經濟學的人一定會認為,這權數的設定何難之有,只要依據家庭消費支出的結構來分配權數即可,但是問題是一年四季裡有些東西夏天消費的多,有些冬天才是產季,每個月都給相同的權數,並不合理。例如西瓜夏天消費量大,夏天權數必須給高一些,但到了冬天還給這麼高的權數,並不合理,再如蘋果冬天消費量大,冬天給較高的權數,合情合理,但到夏天還那麼高,就顯得有違常理了。 \n 因此現行編製方法對於23項水果、42項蔬菜都會給予月變動權數,以讓CPI能準確的反應每個月的物價變化,例如西瓜在夏天的權數高達千分之4.6,但到冬天則降至千分之1.1;而蘋果在冬天最高可到千分之6.1,在夏天最低會掉到千分之1.5。 \n 就連物價指數如此精確的配置權數,最後編算出來的結果還經常被指責低估,無法反映民眾的感受,到吳敦義擔任閣揆喊出庶民經濟指標後,於是又把購買頻度較高的一、兩百項拿來編成三類的生活物價指數,顯見只要涉及感覺,權數就很難設定,指數就很難編製。 \n 抽象感覺 如何指數化? \n 但偏偏人類的行為都隱含著感覺,硬要用指標去呈現這種感覺是非常困難的事,例如最近又有人倡議編製「國民幸福指數」,如果說連物價這麼可以量化的指標都難以取信於各方,幸福如此抽象的感覺又如何編成指數呢? \n 去年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選擇居住、收入、就業、教育、生活滿意度等11個領域,20項指標,綜合而成美好生活指數(Your better life index),這同樣面臨一個問題,那就是這11個領域的權數該怎麼給?不同發展程度的國家,可以用同一套權數與指標來衡量幸福嗎?答案當然都是否定的。 \n 不丹被譽為最幸福的國家,近年人均所得僅2,068美元、通膨率7.0%、失業率4.0%,擺在幸福指數裡一算,也許就沒那麼幸福了,這裡所凸顯的問題是:這世界的幸福到底有沒有方程式?

  • 5年內 陸富豪將占亞洲1/2

     私人銀行瑞士寶盛銀行發布的首份亞洲財富報告指出,大陸2010年的財富集中度在亞太區內排名第2,為0.05%,擁有百萬(美元,下同)富豪約50萬人。但該報告也指出,到2015年時,大陸富豪約占亞太10個經濟體中富豪總數50%,所持資產占全亞太總資產的55%。 \n 該報告指出,屆時大陸將有140萬名高資產淨值人士(擁有100萬元或以上可投資資產人士,不包括其居住物業),擁有超過8.76兆元財富。寶盛推算,亞洲共有116.1萬名高資產淨值人士,所持財富達5.6兆元,這些百萬富豪僅占全部人口的0.06%。其中財富集中度最高的是印度和印尼,富豪僅占全部人口的0.02%。 \n 同日,寶盛也發布瑞士寶盛生活指數(Julius Baer Lifestyle Index),此反映富豪主要消費項目特徵,該指數顯示,截至2011年4月,寶盛生活指數在過去一年上升11.7%,同期傳統消費物價指數升幅僅5.1%,顯示亞洲奢侈生活成本增長比正常通膨還高。

  • 統計研究所-兩岸消費者物價指數比一比

    統計研究所-兩岸消費者物價指數比一比

    消費者物價指數是反映與居民生活有關的產品及勞務價格統計出來的物價變動指標,是應用最廣泛的通貨膨脹指標,也是各國央行十分關切的經濟數據。 \n兩岸消費者物價指數於2008年間來到近5年高點。而由圖表中也可觀察到,近5年大陸消費者物價指數波動頗為劇烈,不若台灣對於通貨膨脹狀況有一定程度控制。

  • 社論-大臣持祿而好諛,小臣畏罪而結舌

    明朝嘉靖年間,戶部主事海瑞痛責文官們一味遷就上意,濫用名器、竭民脂膏、修齋建醮、大煉仙丹;他強調,為臣者本該勸阻君王停止這些荒謬的行為,但卻無一人敢直言。根據明史,海瑞在給明世宗的奏摺裡寫道:「陛下誤舉之,而諸臣誤順之,無一人肯為陛下正言者,諛之甚也。」文官體系何以出現這樣的風氣,他總結自己的看法是:「大臣持祿而好諛,小臣畏罪而結舌。」 \n其實,這種「陛下誤舉之,而諸臣誤順之」的情況非僅海瑞所處的年代有,台灣今天亦然。自2000年政黨輪替迄今,政策忽東忽西,忽放忽禁,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長官的一句話,文官體系非但未依從專業力挽狂瀾,反而一味順從上意大做錦繡文章。幾年前高層對於西進大陸投資要「積極開放,有效管理」,文官們可以有一套說法,後來改成「積極管理,有效開放」,文官們照樣可以有另一套漂漂亮亮的說辭。 \n不僅如此,每一任閣揆一上台總要有自己的風格,於是在民進黨當政階段,游錫堃任院長時宣誓「服務業發展行動方案」,在謝長廷任院長時發行「月月有成績公報」,蘇貞昌當院長時端出「大投資,大溫暖」。去年再度換黨執政,劉兆玄出任院長後,「愛台十二建設」粉墨登場,如今吳敦義任閣揆,「庶民經濟方案」星夜之間又成為主流。這些方案在文官們生花妙筆下,總是風風光光起頭,而不聲不響地落幕,至終無人聞問,台灣的經濟競爭力就如此一次又一次的消磨殆盡。驀然回首,台灣出口規模如今竟已降至南韓一半,經濟成長也已淪為四小龍之末,孰令致之? \n造成台灣今天競爭力的滑落,部分責任該歸咎於近年府院這些有決策權的高層們,但是一個沉默的文官體系,一個只知順應上意而未善盡建言責任的文官體系恐怕也難辭其咎。政黨會輪替,總統及閣揆會換人,但是高階文官們長居此位,一切政策從研擬、規劃到管考,至終還是由文官體系來執行,惟近年台灣官場就如海瑞筆下所言,「大臣持祿而好諛,小臣畏罪而結舌」,文官們不知以專業力諫於前,又不知以臨深履薄的態度管考於後,試問「服務業發展行動方案」、「三三三衝刺計畫」、「大投資,大溫暖」如今安在哉? \n就以服務業發展行動方案而言,2004年行政院以空前的資源全台座談,提出計畫,擘劃願景,但方案執行迄今,成效令人搖頭。以服務業部門中的商業而言,投資占產值比重在1990年代尚有10%,至2007年竟已降至5.7%。我們認為服務業方案若能認真執行,文官們若能以臨深履薄的態度將其視為台灣轉型的關鍵,台灣服務業何竟至此? \n再以最近吳敦義院長所提的庶民經濟而言,文官們努力揣摩「庶民經濟」,甚至詳查康熙字典對庶民的定義,但所編出的第一份庶民經濟指標「生活物價指數」卻毫無政策意義可言。我們先前曾一再強調只有依五等分位家庭所得水準,編製貧、富家庭的物價指數,才能明白各階層面臨的物價壓力,行政院也才能據以提出紓解民困之策,但未料最後經文官體系商議的結果,竟提出一個了無新義的生活物價指數。 \n我們瞭解,依五等分位家庭所得編製物價指數若要精確,必須辦理查價點的調查,以釐清貧富家庭的消費行為及購買場所,這得增加預算及人力才能達成。文官體系本應趁此機會提升統計編製的水準,但令人失望的是,幾經跨部會討論,簡單組合而成的生活物價指數,就成了向吳揆交差的成績單。 \n日前各部會提到行政院的「改善庶民生活行動方案」包山包海提了200多案,被吳揆評為「面面俱到,卻面面不到」。惟追溯自2000年政黨輪替以來的文官體系思維,這一點也不令人意外,因為文官們已明白在多變政局下的自處之道。上意要「三三三衝刺方案」,沒問題;上意要「愛台十二建設」,沒問題;上意要「庶民經濟」,照樣可以提出一堆方案和指標。但如此擅於迎合敷衍,疏於檢討管考的文官文化,於台灣經濟發展終究是有害的。 \n我們籲請馬政府正視此事。這是一個關鍵的時刻,只有改變文官體系的文化,才能提升政府政策規劃及執行的能力,進而讓台灣擺脫經濟發展的困境。若任憑此種文官文化繼續消磨國家發展的根基,可以預期的是,未來不論誰執政,提出多好的政策,也屬枉然。

  • 政院公布首批庶民經濟指標

    行政院主計處昨日首度公布「生活物價指數」,受莫拉克風災影響,8月生活物價指數較上月漲逾3.6%,隨著蔬菜復耕順利上市,9月生活物價指數跌逾1%,漲跌幅度都遠高於CPI,更貼近民眾日常生活的感受。 \n行政院為讓指標更能反映民眾的感受,要求主計處編製「生活物價指數」,這項指數從現行CPI查價的424個項目中,挑選出民眾消費頻率較高的項目編製而成。 \n主計處表示,為讓生活物價指數能反映不同階層民眾的感受,總計編了三種指數。甲類納入食物類、水電燃氣、油料費三大類,合計涵概190項;乙類比甲類多加了教養娛樂,總計涵概了244項;丙類則是依經驗挑選七大類中239項消費頻率較高的項目編製而成。丙類與南韓現在編製的生活物價指數較類似,是一種較精緻的編法。 \n主計處解釋,甲、乙、丙三類雖都涵概食物類,但甲、乙是涵概所有食物類,丙類則僅涵概消費頻度更高的產品,例如酒類,只計入家庭做菜每天用的米酒,奶粉只計入一般奶粉,沒有納入嬰兒奶粉,這樣編出來的生活物價指數確實較為精緻。 \n主計處公布的生活物價指數顯示,甲、乙、丙這三類指數較上月分別跌1.23%、1.14%、1.11%,比CPI跌幅0.65%更大。若看8月份可以發現,受到莫拉克風災的影響,甲、乙、丙三類的漲幅(較上月)分別達5.52%、3.68%、4.12%,比CPI僅跌1.82%更貼近民眾的感受。 \n主計處表示,生活物價就是要反映民眾的感受,因此「月增率」會比較接近民眾的感受,由於這項指數最重要是反映民眾感受,因此也無需進行季節調整,但官員強調:「總體經濟政策的訂定仍應看CPI,生活物價指數僅是一輔助性的指標。」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