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田沁鑫的搜尋結果,共29

  • 大陸名導田沁鑫 再攜劇來台

    大陸名導田沁鑫 再攜劇來台

     田沁鑫導演改編自大師李敖原著的舞台劇《北京法源寺》將於今年11/8、11/9來台演出。田沁鑫寫過不少引起轟動的舞台劇,也是台灣民眾熟識度最高的中國導演,每每來台皆引起轟動,更得到眾多名人的盛讚。 \n 我做戲,因為我悲傷 \n 田沁鑫喜歡一些悲劇性的題材,她覺得悲劇是容易感染人的,能夠引發人們深思,也以此來傳達自己的態度。年輕時的田沁鑫為愛所傷,因而剪去長髮,將內心情感一股腦倒進了戲劇創作中,情感幾乎是她做戲的動力,甚至將自己的際遇融入戲中。而在得到關注後的田沁鑫,開始被大量的公司和劇團邀請做戲,讓她進入了一個迷失方向的時期,如果做戲變成了一種商業流程,而不是發自內心的藝術表達,那麼戲劇對於田沁鑫來說會變成什麼呢?她覺得「人要有底線,我是一個做藝術的,我要保持自己。」因此,即使成為中國知名導演,她始終不會放棄那個永遠發自內心愛戲的自己。她不再被名利左右,隨著自己的節奏活著,尋找著一種精神的指引,一種清靜的狀態,也開始將宗教信仰帶入她的創作中。 \n 宏大角度 延自傳統文化 \n 田沁鑫導演的作品被認為有著扎實的中國傳統文化底蘊,既有中國文化的審美品格,也有世界範圍的觀眾基礎。她改編了許多名作家的作品,如蕭紅的《生死場》、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李碧華的《青蛇》、老舍的《四世同堂》到李敖的《北京法源寺》。 \n 安靜內斂的她,在編寫劇本時總是不眠不休的琢磨,面對自己最深沉的藝術底蘊,讓生產出的話劇散發出濃厚的自我風格。藝術與商業總被認為是相互矛盾的名詞,但在田沁鑫的世界完全不是個問題,她總是能夠游刃有餘的找出藝術與商業的融合點,「這是因為我什麼都不考慮,一切從心出發。」她直言。她的戲屏除了小情小愛,放眼宏大的敘述角度,將愛國、革命、佛學等一般觀者認為較為生硬的內容,經由她敘事的手法,生動表現出每段故事中的精華所在,也提供觀者思考空間。

  • 改編李敖小說 北京法源寺話劇11月登台

    改編李敖小說 北京法源寺話劇11月登台

    台知名作家李敖的原著小說《北京法源寺》,被大陸舞台劇導演田沁鑫改編為同名話劇,前年於北京成功首演引起熱烈回響後,此劇將於今年11月8、9日,在國父紀念館演出,劇中將描繪清末戊戌變法中激盪的十日,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慈禧、光緒等歷史人物,都將躍然舞台。 \n \n改編自李敖小說的大陸話劇《北京法源寺》,緣自話劇編導演田沁鑫,在台灣與原著作者李敖先生的一次茶敘,田沁鑫喜歡李敖小說字裡行間的「文化大格局」,而李敖亦欣賞田沁鑫戲劇中的「禪意表達」,二人遂同意將小說《北京法源寺》改編成話劇作品。 \n \n此意向也得到北京法源寺所在地的北京西城區政府大力支持與促成。田沁鑫前後歷時兩年,最終截取了晚清戊戌變法時期最為激蕩的十天,選擇在「廟堂、朝野、市井」的時空裡敘事,將知識份子的愛國情懷、俠義精神以及富國強民的理想與信念復活於舞台之上。 \n \n戲劇中包括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慈禧、光緒等清末歷史人物,都將躍然舞台,《還珠格格》裡的爾康,大陸優秀青年演員周傑將飾演光緒,將演繹末代兒皇帝的悲喜交加。 \n \n本話劇將於2017年11月8日至9日,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執導田沁鑫希望這部作品能帶來一些思考,並促進兩岸文化同源的深度對談與交流。

  • 李敖《北京法源寺》搬上舞台劇 在台首演

    李敖《北京法源寺》搬上舞台劇 在台首演

    作家李敖曾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之作《北京法源寺》,2年前經由中國大陸導演田沁鑫改編為舞台劇,陸續於北京、上海、香港等地巡演,今年將首度來台演出,其中主要演員之一,就是飾演《還珠格格》裡「爾康」一角的演員周杰,也將首度來台。 \n \n 田沁鑫表示,改編這部作品的起源,是始於多年前她和李敖的一場見面,當時兩人談論合作可能,李敖詢問她:「我有哪一部作品可改編為戲劇?」田沁鑫則提出早年曾閱讀《北京法源寺》,李敖也打趣表示:「這部小說裡的台詞比較多」,因而促成這部作品的完成。 \n \n《北京法源寺》是李敖耗時15年所完成的長篇小說,故事描述清朝末年,以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等人為首的革新派,其中因梁啟超、譚嗣同兩人篤信佛法,而結拜於法源寺。這群革新派遵循光緒皇帝所領導的維新變法,以「百日維新」改變國家現況,但卻遭慈禧太后干涉變法,康有為與梁啟超因此流亡海外,以譚嗣同為首的「六君子」則血濺北京菜市口。 \n \n 這不是田沁鑫首次改編文學作品,過去她也曾將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老舍的《四代同堂》、李碧華的《青蛇》、蕭紅的《生死場》等作搬上舞台。 \n \n 田沁鑫表示,改編《北京法源寺》並不容易,前後修改多次,「因為牽扯到歷史事件,寫深了學者們會有不同意見,寫淺了又顯得不夠有文化。」 \n \n 值得一提的是,此劇由電視劇《那年花開月正圓》裡的演員奚美娟、《乾隆下江南》裡的演員賈一平、《還珠格格》裡的周杰和中國國家話劇院當家青年台柱趙寰宇擔任主演,以及黃小立、馬迎春等資深演員,演出憂國憂民的大臣角色。 \n \n 舞台設計則以北京法源寺為主要概念,透過影像變化,切換為朝廷、民間和法源寺三重空間,表現百日維新計畫裡忠臣、奸臣、革新人士、守舊派等人物的內心轉折與情緒變化。 \n \n 《北京法源寺》將於11月8日至9日在國父紀念館大會堂演出3場,早鳥票9月15日中午12點開賣,1,200以上票券可享8折優惠,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欲知更多詳細訊息請至臉書搜尋「時.藝.演」專頁。

  • 李敖著作《北京法源寺》 改編成話劇

    台灣知名作家李敖的長篇小說《北京法源寺》,由大陸知名導演田沁鑫改編,12月於大陸國家話劇院推出的「話劇版」的《北京法源寺》。李敖幽默表示,這部小說裡面「台詞」比較多! \n \n話劇《北京法源寺》的創作,緣起於田沁鑫與李敖在臺北的秉茶會談。李敖表示喜歡田沁鑫戲劇作品中的「禪意表達」,田沁鑫則欣賞李敖字裡行間的「文化大格局」。 \n \n聊天過程中,李敖問田沁鑫,哪一部作品可以做成話劇?田沁鑫則表示,早些年粗略的看過《北京法源寺》,並且聽聞這本書曾被諾貝爾獎提名,所以提出這個想法,並且在大陸的影響比較大,這才敲定了要做《北京法源寺》這部戲的合作。 \n \n日後一年的時間中,田沁鑫在台北和李敖交流,中間田沁鑫對自己能不能做這樣一部內涵極其豐富的戲有過懷疑,但李敖肯定,自己閱人無數,覺得田沁鑫行,給了田沁鑫信心。 \n \n田沁鑫表示,因為這部小說論說很多,充滿了哲思的對話,但如果在舞臺上光有對話沒有故事,戲的脊樑骨就會弱。必須用一個創新的方式在戲裡解決,在宮廷、民間、寺廟三層空間中窺見《北京法源寺》這本書所傳達的像生死、朝野、家國、君臣、忠奸等等極其豐富的情感,可謂「廟堂高聳,人間戲場,幾位人物演繹一段傳奇」。

  • 《甄嬛傳》改編成話劇 田沁鑫擔任監製

    據《北京晚報》報導,《甄嬛傳》將改編成話劇,明年1月7日將在保利劇院首演,由知名導演田沁鑫擔任監製。 \n田沁鑫以監製身份參與創作,她表示雖然電視劇《甄嬛傳》深植人心,但話劇版會和電視劇拉開距離,保持原著小說中對少女成長的描述。「話劇可能和原著、電視劇都不同,時空也可能很模糊,但女人的真實情感會更突出。」 \n除了由田沁鑫擔任監製,編劇是剛剛在烏鎮戲劇節上獲得大獎的楊浥堃和莊一,導演將會是執導過話劇版《鋼的琴》的新生代導演黃凱和王婷婷。

  • 莎翁450歲誕辰 兩岸改編齊接力

    莎翁450歲誕辰 兩岸改編齊接力

     打著「漫天霧霾,愛死活該!」、「相愛無罪、動情有理!」標語,大陸話劇女導演田沁鑫執導的莎劇《羅密歐與茱麗葉》,強調不但讓莎翁落地、還要接地氣兒;隔海的台灣劇場導演王嘉明也不遑多讓,改編莎劇的《理查三世和他的停車場》,不只劇名顛覆,而且台詞風格要接上秀場天王豬哥亮的台灣「地氣」。 \n 今年為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450歲誕辰,莎劇熱潮席捲全球,海峽兩岸自然也不例外。13至22日於北京中國國家話劇院國話劇場公演,田沁鑫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下簡稱《羅》劇),就是讓眾所皆知的「莎大爺說中國話」,徹底「本土化」變成中國青年的愛情故事。 \n 「陽台會」成電線桿 \n 時空背景設定「發展中的中國」,中國「地氣」在《羅》劇中俯拾可接,開場羅、茱兩家族因偷自行車引發糾紛,田沁鑫用自行車體現「中國式的生活方式」,而且是有別於傳統老式自行車,暱稱「死飛」(Fixed Gear)系列,也讓主演「羅密歐」的李光潔,得以一展舞台上騎車呼嘯而過的帥勁。 \n 《羅》劇中世仇對立的兩個家族,象徵性以兩個巨大的鏤空鐵架呈現,最膾炙人口的「陽台會」,場景變成兩根直挺挺的電線桿,李光潔與殷桃飾演「茱麗葉」,攀在上面互訴衷曲。 \n 5月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夏季公演,即將推出王嘉明執導的《理查三世和他的停車場》。 \n 「階級」問題搬上台 \n 王嘉明表示,2012年9月,英國萊斯特大學考古研究團隊於萊斯特市內,一處停車場地下680公尺處,挖到一具微駝著背、傷痕累累的骸骨,隔年驗明正身為「理查三世」。 \n 王嘉明對此頗有感觸,一介君王戰死後,屍首曾赤裸遊街示眾、極盡羞辱,埋骨處成謎近5百年;如今重見天日、居然是在人車熙來攘往的停車場。王嘉明安排舞台上就是一處地下停車場,演員從工地爬出來,詮釋原著即使放在現在台灣時空,人們仍爭論不休的「階級」、「正統」課題。 \n 有感於莎翁筆下的劇本台詞,其實不乏當時俚俗用語、黃色笑話、雙關語等。親自操刀把莎翁原著改編中譯的王嘉明,甚至把腦筋動到本土天王吳宗憲,或是豬哥亮、賀一航餐廳秀的語言風格,希望重現莎翁筆下文字、聲音的「能量感染」,順勢接上台灣的「地氣」。

  • 田沁鑫打造中國版《羅密歐與茱麗葉》

    今年香港藝術節二度委託大陸導演田沁鑫,把莎士比亞劇作《羅密歐與茱麗葉》搬演為「中國版」,描繪中國青年的愛情故事,2月28日在香港演藝學院進行全球首演。 \n《京華時報》報導,繼《青蛇》之後,田沁鑫由翻譯家朱生豪翻譯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原作中尋找靈感:「2014年是莎翁誕辰450周年,面對全世界的紀念活動,這部《羅朱》一定是他意料不到的一份奇特蛋糕。」強調他對莎士比亞的膜拜不是照搬,而要探尋精神和認識思想,「我只想讓莎翁落個地,用我們的方式,講他的心裡話。」 \n在田沁鑫眼中,《羅密歐與茱麗葉》講述一份純粹的愛情,沒有世俗理念,沒有變型的「所謂倫理」。由《羅密歐與茱麗葉》可學習到,對於「純粹愛情的描述宣講和正面謳歌。」 \n田沁鑫邀得演員殷桃、李光潔分别主演茱麗葉與羅密歐,中國版《羅密歐與茱麗葉》於香港藝術節世界首演後,3月13至17日、19至22日將於北京國話劇場登場。

  • 田沁鑫打造中國版羅密歐與茱麗葉

    為紀念2014年莎士比亞誕辰450周年,中國國家話劇院宣佈將推出田沁鑫執導的話劇《羅密歐與茱麗葉》。此版《羅密歐與茱麗葉》將由李光潔、殷桃分飾羅密歐與茱麗葉。該劇為香港藝術節委約創作,將於2月28日在香港首演,隨後3月13日至22日回到北京國話劇場演出。 \n據《新京報》報導,導演田沁鑫認為中國觀眾對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並不陌生,但是「『莎大爺』到中國做客這麼多年,跟我們不親。」田沁鑫版《羅密歐與茱麗葉》決定從翻譯家朱生豪的譯作中尋找突破口。「朱先生學中文出身,選修英語,他文辭華麗,全部是四字鋪排,你念得特高興,也不知道啥意思」。田沁鑫此次親自操刀劇本改編,力求將這部名劇進行本土化的改造。「把原著改成了中國故事,是一個現代青春愛情故事,語言樸素起來」,田沁鑫說。

  • 情慾詮釋《青蛇》 田沁鑫搞顛覆

    情慾詮釋《青蛇》 田沁鑫搞顛覆

     期待家庭生活的白素貞、奔放狂愛的小青、正常俗人許仙,帥勁慈悲的法海,四人在煙雨迷濛的水幕前重演西湖畔的傳說,觀眾將透過小青的視角,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田沁鑫將香港作家李碧華小說《青蛇》搬上舞台,並找來金馬影后秦海璐演出小青,八月將來台演出。 \n 主角堅持理想 訴說內心蒼涼 \n 《青蛇》脫胎自中國民間故事《白蛇傳》,卻從情慾出發,顛覆大眾對既有角色的刻板印象,田沁鑫說:「劇中人物各自向自己眼中更高的境界奔忙,他們的生活雖是盤根錯節,但各自的理想卻是彼此獨立,他們都孤獨地堅持著自己的理想,這就是人生的蒼涼吧。」 \n 李碧華廿年前寫就《青蛇》,對情慾描寫著墨甚深,田沁鑫說,「她文字太好,對待薄情寡義的人,比我殘酷也比我給力。」學佛多年的田沁鑫則賦予四位主角更多內心活動的想像,平添人情況味;她更設計宛如希臘歌隊的僧眾群戲,不時在劇中插科打諢,交代前因後果,讓主要角色更為立體。 \n 法海形象正面 蛇妖全成好人 \n 田沁鑫表示,在《青蛇》中,人人是好人,只是立場與行事風格不同,就連經常被定位成「壞心妖僧」的法海都有正面形象,變成了年輕英俊、在自己修行目標與外在誘惑之間掙扎而堅持著的僧人。 \n 兩隻蛇妖代表兩種不同的現代女性,一是以回歸家庭、相夫教子為志向的白素貞,一是擁有獨立自由精神,拒絕奉行社會道德規範的小青。至於許仙,則是單純漂亮的俗人,「他只想娶個漂亮老婆、生個小孩,他是個追求安穩生活的務實派。」 \n 田沁鑫曾來台發表《四世同堂》、《紅玫瑰與白玫瑰》等舞台劇,過去多半以男性視角處理作品,這次首度轉以女性視角執導,她笑說自己從小性別模糊,對自己的女性身分並不重視,直到這次的《青蛇》才有所轉變。 \n 女性視角創作 秦海璐挑大樑 \n 「我開始有種性別啟蒙的感覺,終於會想說:原來我是女生啊。」她說,作為女性導演,不可能一直用男性視角進行創作,「我承認性別心理不同導致的審美差異,所以想試著做女性作品,探索關乎女性情感、情慾、家庭觀念,以及生活困境。」 \n 《青蛇》由大陸影星秦海璐、辛柏青、金戈與董暢主演,八月九日至十一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

  • 田沁鑫修佛13年 終成《青蛇》

    田沁鑫修佛13年 終成《青蛇》

     蛇年完成《青蛇》這齣戲,導演田沁鑫以「奇怪」形容感覺。她說十多年前即有把李碧華《青蛇》改編成舞台劇的念頭,但總覺時候未到,過去幾年接觸佛法悟出一些道理,如今《青蛇》成形,如同交出自己的「功課」。 \n 田沁鑫13年前與佛法結緣,源於一次來台北時,在導演賴聲川引領下,拜見一位西藏活佛,3年前她開始接觸漢傳佛教,一路學習的過程,除給予她創作能量,性情也發生很大變化。 \n 田沁鑫的作品近年多次來台上演。她給人的印象,總是裝扮中性、說話冷峻,這回執導《青蛇》,大幅增添女性的柔軟。她說過去的自己認真、執著、追求完美,演員看到她都怕的要死,排練氛圍更是緊張,「現在的我容得下瑕疵,能夠軟性的與演員溝通,這一變,連動著作品產生質變,我終懂得放下捨得的道理。」 \n 《青蛇》所設定的法海內藏一顆慈悲心,田沁鑫訓練演員辛柏青的方法,是請他到她位於北京廣化寺的工作室,跟著師父們做早課。田沁鑫笑說,年輕演員要有僧樣並不容易,平時她看證嚴、星雲等法師皆能以日常語言傳達佛理,但這些日常語言透過演員之口,說起來總是缺乏說服力。當她正苦惱時,眼前經書指引出一條路,《心經》、《金剛經》等經文就這樣入戲了。

  • 淒美人蛇戀 外籍藝術家也心動

     白蛇傳的故事家喻戶曉,歷來改編搬演不衰,代表作包括雲門舞集《白蛇傳》、明華園歌仔戲《超炫白蛇傳》、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導演徐克更將李碧華小說《青蛇》搬上銀幕。劇中人蛇戀的淒美故事,連前蘇格蘭國家劇院藝術總監維琪.費瑟斯頓(Vicky Featherstone)都心動。 \n 二○一一年田沁鑫在英國愛丁堡藝術節,與維琪.費瑟斯頓聊到這個計畫,「她一開始不明白,蛇怎麼變人?怎麼跟人談戀愛?故事流傳多少年了?中國年輕人還接受這個傳說嗎?」田沁鑫回答:「六百多年的歷史,直到現在,戲劇到電影、電視,還是有人不斷改編。」 \n 對方最後感慨地說:「中國孩子到現在還相信這個好美的愛情傳說,我們的青年恐怕不相信超出肉體之外的精神愛情了。」獨特的女性視角與神話傳奇,使得維琪.費瑟斯頓同意參與《青蛇》舞台、燈光設計及音樂工作。 \n 《青蛇》舞台以江南民居的版築泥牆為靈感,台上有三面高牆,搭配一溝春水與三層水幕,在東方情調與梵音配樂下,營造西湖畔的東方禪味。

  • 《青蛇》澳門巡演 法海變型男

    《青蛇》澳門巡演 法海變型男

     《白蛇傳》再次幻化變身。由中國國家話劇院製作、田沁鑫執導的《青蛇》以現代眼光再釋神話,注入東方禪意,嘗試為角色尋找情慾過後的出入,劇中法海不僅從老僧轉化為年輕英俊冷靜的僧人,更是青蛇轉世為人後一見鍾情的對象。 \n 《青蛇》今年3月在香港藝術節首演,22日巡演至澳門文化中心,吸引許多女性觀眾。劇終不少人頻頻拭淚,因為導演以古喻今,由女性觀點切入的手法,反映出當代的情感世界。 \n 《青蛇》改編自香港作家李碧華的同名著作,之前已有導演徐克的電影版。田沁鑫與李碧華交流數次,李碧華期待她突破原著,因此她在舞台上打破人、佛、妖三界,討論情、慾、愛之關係,「人有惡念時變成妖,人開悟後便有佛心,這三者其實在每個人身上都有。」 \n 在田沁鑫筆下,青蛇是不與世俗道德為伍,反叛家庭,敢愛敢恨的女性;白蛇尋求的是計畫性人生,為人妻為人母,守著丈夫一生一世;許仙則是一般俗人,夢想娶個漂亮老婆,從藥店夥計成為CEO;至於法海,面對青蛇的愛,陷入出世或還俗的煎熬。 \n 如何詮釋新思維下的經典神話人物,飾演法海的知名演員辛柏青透過穿上袈裟、靜坐等過程,感受僧人的氣息,「有一度我和導演說我沒法演,我找不到感覺又怎能上台?」 \n 飾演許仙的董暢,笑說自己演的是一位「受害者」,因為「一般人想到自己的太太是隻蛇怎能不怕?若搬到現代,就是那種我女朋友是綠巨人的感覺。」 \n 女星秦海璐飾演青蛇 \n 曾獲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大陸演員秦海璐飾演青蛇。她說整齣戲是一個渡化的過程,白蛇渡化許仙,法海渡化青蛇等。她最深的感觸是:「每個人都要有人陪伴。」就像戲裡的青蛇在輪迴中守著法海500年。《青蛇》8月9日至11日將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田沁鑫青蛇8月來台 陳琪扮推手

    田沁鑫青蛇8月來台 陳琪扮推手

     歐洲藝術節聯盟日前發行《Inside/Insight Festival》一書,邀請全球9位藝術節總監撰文分享心得,其中包括台北藝術推廣協會藝術總監陳琪。陳琪曾於1998年一手打造台北國際藝術節,近年活躍於兩岸,2010年她為上海世博打造主題秀《城市之窗》,去年引進由影星劉曉慶主演的《風華絕代》,今年8月將邀請中國國家話劇院製作、田沁鑫執導的《青蛇》來台演出。 \n 該書收錄的文章,在亞洲藝術經理人部分,除了陳琪,還包括前新加坡藝術節總監Ching-Lee Goh,陳琪透露,兩人目前正在跨國籌畫別具現代性、以音樂出發、集結多媒材創作的全新藝術節,藉此凸顯亞洲原創能量。 \n 台北藝術推廣協會成立於1997年,時值台灣表演藝術市場起飛,陳琪說當時協會以民間力量,引進許多歐美指標性的團隊,如今十多年過去,來台演出的國際節目與國外已縮短時間差,因此協會在引進節目外,也投入第一線製作。 \n 力求延伸觸角的陳琪,2010年前進神州以總編導身分打造世博主題秀《城市之窗》,在世博184天的展期中,演出500多場,世博謝幕後,合作單位有意把它打造成定目劇,就在她還在評估時,合作單位人事換血,大陸不可抗拒的多變性,也讓她選擇保守操作。 \n 去年由劉曉慶主演的舞台劇《風華絕代》風靡大陸,陳琪一看,忍不住把它引進台灣,今年由國話製作、香港藝術節和上海國際藝術節聯合委託創作的《青蛇》又讓她動心。陳琪指出,大陸近年在製作規格上,逐漸與國際接軌,《青蛇》在詮釋上便跳脫傳統,田沁鑫以慈悲觀加以抒發。 \n 世博結束後,陳琪將重心移回台灣,與擔任影舞集團長的妹妹陳瑤,攜手打造結合裸視3D動畫影像的兒童歌舞劇《海底歷險記》系列,開拓更多的可能。

  • 劉曉慶化身賽金花 風華登台

    劉曉慶化身賽金花 風華登台

     大陸著名影星劉曉慶主演舞台劇《風華絕代》4月於北京保利劇院首演,之後巡迴大陸數十個城市,昨日劉曉慶帶著「風華」跨海來台,劉曉慶說她本行是電影,演出舞台劇感覺難度很大,尤其本劇台詞3萬多句,「當時連早上刷牙都在看劇本。」 \n 《風華絕代》的主人翁為清末傳奇女子賽金花,劉曉慶在劇中主要刻畫賽金花25歲到39歲的人生際遇。已屆60歲的劉曉慶,容光煥發完全看不出歲月痕跡,在舞台上極具說服力。劉曉慶強調她並沒有特別保養,「我是保護動物協會的,魚翅燕窩都不吃。」她接著指出舞台劇的彩排過程對她來說是恐怖的歲月,「要胖也不能夠。」 \n 劉曉慶擅長詮釋「女性」,在《風華絕代》編導田沁鑫眼中,劉曉慶是大陸改革開放後,電影界的里程碑人物,她可以是《芙蓉鎮》中的豆腐西施胡玉音,也可以是慈禧太后、武則天。田沁鑫說出生四川的劉曉慶,將賽金花詮釋得很靈動,「有著川妹子的活潑和辣勁。」 \n 賽金花何許人也?她是狀元娘子、德國公使夫人、議和人臣賽二爺,也是金花書寓的主人。 \n 田沁鑫筆下的《風華絕代》從賽金花曾任德國大使的丈夫洪鈞任歸國去世後,她為脫離守寡至死的傳統命運,離開夫家在上海自立門戶開設「金花書寓」。田沁鑫解釋書寓文化自明代風行,書寓並非妓院,裡頭的姑娘賣藝不賣身,與日本藝妓有些雷同。 \n 劉曉慶特別點出,賽金花上回在話劇舞台現身,是75年前的事,如今再度搬上舞台實為難得。《風華絕代》由劉曉慶與天津人民藝術劇團合作演出,8月31日至9月2日國父紀念館登場。

  • 影后劉曉慶 演活《風華絕代》賽金花

    影后劉曉慶 演活《風華絕代》賽金花

     二○○八年,中國影后劉曉慶來台演出《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風情萬種地展現作家白先勇筆下歷經百態人生、飽嘗情愛波濤的金大班。這一回她來台演出《風華絕代》,挑戰晚清傳奇女子賽金花走闖亂世的曲折心懷。這齣戲由近年火紅又量產的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田沁鑫編導。 \n 田沁鑫眼中,年過六十、生命經驗豐厚,又出身自四川的劉曉慶,是賽金花的不二人選,「那活潑辣勁與草根頑強生命力的女性樣貌,火火熱熱又獨立堅定。」 \n 劉曉慶過去演過慈禧、蕭太后等名女人,表示《風華絕代》的完成是向導演李翰祥致意。一九八○年代,兩人在《火燒圓明園》和《垂簾聽政》等打下合作情誼,說好要完成電影版《賽金花》卻延宕至今。 \n 一生有三段婚姻的賽金花,在正史與民間傳說中都有篇幅記載,她的出生年份不詳,一般說法是一八六四至七四年間。最早曾嫁給蘇州狀元洪鈞,成了公使夫人出訪歐洲各國,據稱因此精通德語。洪鈞死後,她不願守寡轉赴上海,自己掛牌開了一家賣藝不賣身的書寓,頗負盛名。 \n 八國聯軍攻北京後,民間盛傳賽金花精通德語,因此與八國聯軍統帥瓦德西有了接觸,還勸阻瓦德西不要濫殺無辜。後來,賽金花又嫁給滬寧鐵路段稽查曹瑞忠做妾,與曾任參議院議員、江西民政廳長的魏斯炅結婚。 \n 多舛的人生,讓賽金花成了傳奇女子,一九三六年中國劇作家夏衍就曾以她的故事為本寫成舞台劇,八○年代後,香港、台灣也有以賽金花為題的電視劇。而在《風華絕代》中,田沁鑫鋪陳賽金花廿五歲至卅九歲的際遇,故事從她脫離首任夫家、在上海自立門戶開始,隨著時代推演與戰爭事變,表現賽金花的內心轉折。 \n 田沁鑫說,《風華絕代》除了是為劉曉慶量身圓夢,也是讓睽違七十五年未在舞台上出現的賽金花故事重現,而以賽金花的藝妓書寓為背景,則是她個人表達對於歷史名女人的尊重。《風華絕代》將於八月卅日至九月二日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

  • 劉曉慶飾賽金花 告慰李翰祥

     大陸知名影星劉曉慶主演的舞台劇《風華絕代》,月底將首度來台演出,劇中劉曉慶將飾演清末傳奇女子賽金花。這齣由天津人民藝術劇院製作、大陸中生代知名導演田沁鑫編導的大戲,一圓劉曉慶長年夢想,如同告慰恩師、導演李翰祥在天之靈。 \n 1980年代李翰祥拍攝《火燒圓明園》和《垂簾聽政》,兩齣戲的女主角皆是劉曉慶,兩人就此建立深厚情誼。之後李翰祥籌拍《賽金花》,女主角不作第二人選,但因人物爭議以及資金等困難,這部電影在李翰祥去世前都沒法拍成。 \n 賽金花題材首登舞台 \n 田沁鑫說《風華絕代》是近代首次以賽金花為題材的舞台劇,李翰祥的女兒李燕萍得知賽金花的故事將搬上舞台,特地拿出父親生前構思的電影場景、人物造型和服裝設計等提供劇組參考,對她來說也是別具意義的一次導演經驗。 \n 劉曉慶上回現身台灣舞台,是2008年在國父紀念館演出《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此次飾演的賽金花,更是一位在清末民初亂世中,以小女子之力開創傳奇的人物。她的身分繁多,是蘇州花魁狀元、中國駐德國公使夫人、金花書寓主人,習德語的她在八國聯軍時還成為讓北京免於蹂躪的九天護國娘娘。 \n 田沁鑫指出在此時搬演賽金花,劉曉慶扮演重要角色,之前她在排演舞台劇《四世同堂》時,投資方之一負責人是劉曉慶的老友,希望她未來能為劉曉慶排演一齣劇,第一次會面時,劉曉慶就提出賽金花的想法。 \n 抽象與具象展現風格 \n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與《風華絕代》雖然都是女人的故事,但是前者改編白先勇小說,人物和時代樣貌已在文字中刻畫。相較之下賽金花是位傳奇人物,需要從歷史傳說中蒐集題材加以編撰,如何定位此劇,對於身兼編劇和導演的田沁鑫是挑戰。 \n 田沁鑫指出,他並不刻意將《風華絕代》導成新編歷史劇,而是以傳奇劇打造,希望風格能夠很民間很潑辣,而且布景不走寫實路線,而是在抽象和具象之間,去展現生活的風貌。《風華絕代》8月30日至9月2日國父紀念館上演。

  • 田沁鑫相中朱德庸大家都有病

     大陸知名劇場導演田沁鑫將台灣漫畫家朱德庸的作品《大家都有病》搬上舞台,12月10日將在北京中國國家話劇院首演,一路將演出至1月8日,被視為劇院的賀歲強檔。 \n 朱德庸在大陸擁有眾多書迷,日前公布的「中國作家富豪排行榜」,漫畫作家榜便由朱德庸拔得頭籌,版稅收入逾億台幣。至於田沁鑫,她是大陸中生代導演代表,之前的作品包括《四世同堂》、《紅玫瑰與白玫瑰》都曾來台演出。《大家都有病》是田沁鑫繼《夜店》之後再次執導的喜劇兼歌舞風格作品,據說,去年兩人首次談及合作時,本書尚未出版,朱德庸簡單述說書名及大致內容,田沁鑫便表示極大興趣。 \n 本劇故事主要講述,一個試圖自殺的極品失敗男,以非其所願的方式死去,陰差陽錯獲得死神的一個大獎,重返人間再次選擇自己的生活。田沁鑫認為,這個題材跟當下大陸城市人的生活很契合。

  • 紅玫瑰與白玫瑰登台 走詼諧風格

    紅玫瑰與白玫瑰登台 走詼諧風格

     中國國家話劇院改編自張愛玲原著小說,本周末攜來《紅玫瑰與白玫瑰》登上國家戲劇院,述說的並非兩個女子的對比,反而是一個男人的感情成長史。 \n 有別於電影版走的「文藝悶」風格,導演田沁鑫指出《紅玫瑰與白玫瑰》話劇版特別在於「讓張愛玲笑了起來。」意思是原來張氏作品也可以呈現出某種詼諧感。當初面對文學界的「神主牌」時,田沁鑫坦言壓力不小,一方面不想淪為「張奴」,一方面又擔心改編失敗;於是就想像當時年方24的張愛玲寫下這本著作,在十里洋場吃食、逛店的可能模樣,最後做出另一種活潑、風趣、辛辣的況味。田沁鑫笑著補充,排練時劇團會在某個角落放上一個提包,代表給張愛玲「留位子」。 \n 由於場景背景設定在公寓,因此舞台中央處擺著一道透明壓克力長廊,將紅、白玫瑰的世界藉此區隔,一側代表現在的白玫瑰,一側代表過去的紅玫瑰;當男主角在長廊來往徘徊時,就象徵了他其實穿梭在記憶與現實生活之中。演員秦海璐表示,這齣戲談的是男人的生命,愛與慾究竟能否分割?成長是否必然得抹煞純真?秦海璐曾跟導演討論時說過:「女人是玫瑰,要看男人為你塗上的是什麼顏色。」在父系社會裡,也許每位男子都不只有一朵玫瑰,玫瑰也無需自以為是世上唯一的一朵;玫瑰不管叫什麼名字,都一樣芬芳。

  • 田沁鑫導紅白玫瑰 男人的溫情

     張愛玲筆下的《紅玫瑰與白玫瑰》,男主角佟振保與女主角紅、白玫瑰的糾葛,在大陸導演田沁鑫的舞台上,同時有兩組人馬演出,一組演的是過去,一組演的是現在,「三個角色六個人,一個過去式,歡快偷情;一個現在式,規矩過婚姻生活。同時並陳才能讓故事的內容表達完整。」 \n 一九六九年出生的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田沁鑫,二○○八年以這種「分裂」的手法執導《紅玫瑰與白玫瑰》,她讓過去與現在的時空並存舞台,每個角色都有他們的過去與現實生活。《紅玫瑰與白玫瑰》已巡演過中國十多個城市。她說:「我改編得盡可能像作者的氣質,這是我對張愛玲最大的尊重!」 \n 她說,「年輕時甚至認為那種女性化的小情感很膩」,直到有人找她導《紅玫瑰與白玫瑰》後才改變。不過第一次邀約,她拒絕了。 \n 「或許是歲數大了吧,後來回頭看張愛玲,深深覺得她的文字及結構真是天才!我發現自己沒那膽量去跟張愛玲合作。」田沁鑫說,「她有一張照片微揚起下顎、斜睨著眼,一臉清高挑剔,給人壓力好大。假使她和顏悅色的看著我,我也總感覺她心理在貶低我。」帶著這樣的想法過了三年,沒想到同一部戲又找上田沁鑫。她便答應了。 \n 田沁鑫的《紅玫瑰與白玫瑰》對白大量使用小說原文。她同時還自張愛玲的《天才夢》、《傾城之戀》、《金鎖記》等擷取語彙以融入對白。 \n 田沁鑫說,《紅玫瑰與白玫瑰》是男人的溫情觀點,「張愛玲從一個全然男性的角度來談故事,從初夜、初戀、留學英國、情慾的點燃到偷情,然後又開始一段符合社會期待的婚姻。」 \n 《紅玫瑰與白玫瑰》將自十一月四日至六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田沁鑫挑玫瑰 讓張愛玲笑了

     兩岸的張愛玲熱長年不退,9月8日是作家張愛玲去世16周年,由中國國家話劇院製作的《紅玫瑰與白玫瑰》昨日宣布今年11月來台上演3場,舞台劇由大陸中生代知名導演田沁鑫執導,張愛玲文中帶著壓抑陰鬱的氛圍,到她手中煥然一新,「我想我讓張愛玲笑了!」 \n 張愛玲作品何其多,為何從《紅玫瑰與白玫瑰》下手,田沁鑫回答得直率,「是人家要求的,不是我挑的。」田沁鑫笑說,自己不曾是「張迷」,尤其年輕時覺得她作品中的小情感沒有什麼大意義,「長大後重新認識,覺得她的確是位語言天才。」 \n 一度推辭 充滿恐懼 \n 田沁鑫以執導《四世同堂》、《生死場》為名,也曾獲曹禺文學獎,經驗豐富的她,面對張愛玲卻是充滿恐懼一度推辭,「我沒膽和『她』合作,一想起照片裡她一副清高挑剔的模樣,我很有壓力。」2007年《紅玫瑰與白玫瑰》在南京首演,之後巡迴北京、上海、香港等地,接續的成功才讓她不怕了! \n 執導此劇之前,在北京生活的田沁鑫特別搬到上海,體驗一下張愛玲曾經走過的街道,看到的風光。她說張愛玲1944年寫下這部作品時才24歲,與胡蘭成的愛情才開始,尚未經歷情感挫折,能夠寫出如此作品,可見她對人性的揣摩能力。 \n 《紅玫瑰與白玫瑰》講述一個男人和兩個女人的故事,「振保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一個是熱烈的情婦。」 \n 田沁鑫說,在讀本的過程中,她發現,其實張愛玲筆下的角色,都有現實和內心的兩面,因此他特別安排3個主角各由2位演員飾演,而這兩者往往矛盾搏鬥,「男主角表面依循社會規範,內心卻是放肆充滿情慾。」 \n 3位主角 既傻又蠢 \n 田沁鑫強調,張愛玲的功力了得,她的文字直到現在讀起來依然符合時宜。加強舞台上人物的刻畫,她特別「投機取巧」從張愛玲的散文《天才夢》中找了此話來用,像是劇中白玫瑰所說 「待人接物方面,我顯露驚人愚笨。」 \n 在田沁鑫眼中,張愛玲筆下的3位主角,是傻的是蠢的,因此她要求劇中飾演紅玫瑰的金馬影后秦海璐,呈現的形象是「嬰兒般的頭腦,女人般的身材。」 \n 《紅玫瑰與白玫瑰》11月4至6日台北國家戲劇院登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