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男低音的搜尋結果,共12

  • 型男男低音所羅門 快閃敦化國小唱木匠兄妹歌

    型男男低音所羅門 快閃敦化國小唱木匠兄妹歌

     來自華盛頓國家歌劇院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3日上午到台北市敦化國小快閃演唱,和小朋友一起合唱木匠兄妹經典歌曲《Sing a song》,他低沉的嗓音加上小朋友稚嫩的童聲,為歌曲帶來新氣象,而高達200多公分的他和小朋友站在一起,就像巨人一樣,他連續說了四次「Amazing」(太棒了)誇獎小朋友的歌聲,並表示能和大家一起唱歌非常開心,「在疫情年代,音樂使人團結在一起。」

  • 結束隔離 所羅門藉貝九結同心

    結束隔離 所羅門藉貝九結同心

     來自華盛頓國家歌劇院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隔離14天順利出關,將與指揮家簡文彬、NSO國家交響樂團與實驗合唱團,同台演出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以下簡稱貝九),在疫情下,表現歌詞裡「四海皆兄弟、世界一家」的精神。

  • 滿滿正能量 疫情年代唱貝九

    滿滿正能量 疫情年代唱貝九

     來自華盛頓國家歌劇院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日前風塵僕僕,從芝加哥轉往洛杉磯,再轉機到台灣,開始14天隔離,為9月初演唱貝多芬《第9號交響曲》(以下簡稱貝九)做準備,並透過訊息對外表示,「食慾、心情都很好,會好好調適狀態,全力準備演出。」

  • 疫情年代唱貝九 唱出苦難中的力量

    疫情年代唱貝九 唱出苦難中的力量

    來自華盛頓國家歌劇院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日前風塵僕僕,從芝加哥轉往洛杉磯,再轉機到台灣,開始14天隔離,為9月初演唱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以下簡稱貝九)做準備,並透過訊息對外表示,「食慾、心情都很好,會好好調適狀態,全力準備演出。」

  • 貧民窟之子 男低音所羅門抵台唱貝九

    貧民窟之子 男低音所羅門抵台唱貝九

     來自華盛頓國家歌劇院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日前風塵僕僕,從芝加哥轉往洛杉磯,再轉機到台灣,已於18日凌晨抵台,開始14天隔離,為9月初與指揮家簡文彬、NSO國家交響樂團與實驗合唱團同台演出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以下簡稱貝九)做準備。

  • 貧民窟之子 男低音所羅門訪台唱貝九

    貧民窟之子 男低音所羅門訪台唱貝九

    李欣恬/台北報導

  • 男低音所羅門 訪台再唱貝九

    男低音所羅門 訪台再唱貝九

     活躍於大都會歌劇院、維也納黃金廳,頂尖指揮家杜達美欽點合作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9月將再度來台,演唱招牌曲目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以下簡稱貝九),和指揮家簡文彬、國家交響樂團、國立實驗合唱團同台演出。

  • 杜達美欽點男低音所羅門 9月再訪台唱貝九

    杜達美欽點男低音所羅門 9月再訪台唱貝九

     活躍於大都會歌劇院、維也納黃金廳,頂尖指揮家杜達美欽點合作的男低音所羅門.霍華,9月將再度來台,演唱招牌曲目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以下簡稱貝九),和指揮家簡文彬、國家交響樂團、國立實驗合唱團同台演出。 \n \n 所羅門上回來台是2017年,當時和維也納歌劇院合唱團、國立實驗合唱團同台演唱貝九,讓台灣樂迷留下深刻印象,將再訪台演唱貝九,別具意義。 \n \n 牛耳藝術總監牛效華表示,在疫情過後,短時間內召集國內、國外音樂家同台演出,並不容易,「很感謝大家願意共襄盛舉,在這種時候,是重新把觀眾帶回來的時候。」 \n \n 同場音樂會曲目還有貝多芬《合唱》幻想曲,牛效華表示,《合唱》幻想曲和第九號交響曲《合唱》,這兩首作品創作時間間隔16年,「但卻表現異曲同工的創作精神,描述從小愛到大愛的精神,經過疫情的驚滔駭浪,可以再一起同台演出,如同四海之內都是兄弟,大家為了希望努力,這是很難得的事情。」 \n \n 牛效華表示,為了遵守安全防疫,合唱團和交響樂團會保持安全距離,合唱團將在國家音樂廳3樓包廂兩側演唱,第一排不售票,所羅門抵台也會先14天隔離,之後才開始彩排和演出。聆聽音樂會需要戴口罩、採實名制。 \n \n 參與演出的還有女高音林玲慧與陳玟潔,女低音陳珮琪、男高音王典和陳章健、男中音趙方豪、鋼琴家盧易之,演出將於9月5日、6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登場。兩場音樂會各有240張300元優惠票價,提供給6歲到20歲的青少年進場聆聽。

  • 冬季也有男低音唱天籟?原來是樹蛙求偶唱「愛之歌」

    冬季也有男低音唱天籟?原來是樹蛙求偶唱「愛之歌」

    冬季也能聽到美妙聲音?樹蛙男高音唱歌等你來聆聽!细的低語從草叢中傳出,雖然不像夏季蟬聲那般的嘹亮,卻有專屬冬季的優美旋律。近期走在台北市立動物園園區時,路邊的草叢中,就不時傳出低沉的鳴叫聲,葛~~葛~~葛~~的聲音,常令遊客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麼動物的叫聲?原來是台灣特有種「台北樹蛙」的繁殖鳴叫聲。 \n \n台北樹蛙是台灣的特有種,生活於台灣北部低海拔山區及平地,繁殖期為冬季,依靠東北季風帶來的雨水進行繁殖,因為是兩棲類,生活史離不開水,所以棲息地集中於潮濕多雨的北部地區。平時生活於樹上的台北樹蛙,也只有冬季繁殖時才會來到地面,這時強壯而且很會鳴叫的雄蛙,會在軟濕地表上尋找有落葉、倒木、石頭遮蔽或岩壁縫隙等的位置,挖一個洞躲在裡面鳴叫。 \n \n而其他不夠強壯的雄蛙呢?他們會在那些強壯雄蛙四周伺機而動,當那隻優勢的雄蛙成功吸引到雌蛙時,就會蜂擁而上,一同爭取繁殖的機會。另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台北樹蛙不會將卵泡直接產在水裡或是水邊,而是產在離水體有一段距離的地表上,孵化出來的蝌蚪會躲在洞裡的小水坑中,等到下雨時才會跟著雨水流進鄰近的水域裡。 \n \n台北樹蛙和其他許多的本土物種一樣,都是原本生活於大台北地區的生物,受到人類多年開發活動影響而逐漸消失。但最近卻有越來越多的外來生物,因為適應了人類開發活動所營造出的環境,開始進駐我們周遭的各個角落。其實生態和生活並不是兩種完全對立的事情,只要我們開始減少汙染和水泥化自己的生活環境,本土動物依然有機會重新回到我們共同的家,關鍵就在人類怎麼去看待和面對這一層關係而已。 \n \n

  • 縱火犯燒京都動畫 何來深仇大恨?

    縱火犯燒京都動畫 何來深仇大恨?

    在全球動畫圈都有知名度的日本京都動畫公司(Kyoto Animation,暱稱為「京阿尼」),公司本部遭到一名男子潑汽油縱火,導致多數十名員工傷亡,是動畫流行文化的重大損失。由於縱火犯自己也受到灼傷,仍不確定犯案動機,網上有一說認為,他可能是無法接受動畫女主角黃前久美子有男友,因此對動畫公司由愛生恨;另一說是指控京都動畫的內容有抄襲。 \n \n據稱,這位41歲的縱火犯即使受灼傷,口裡還不斷的謾罵,似乎對京都動畫有深仇大恨。日本流行事物論壇「matomedane」的討論猜測,該男子可能原本是狂熱動畫迷,喜愛「吹響吧!上低音號」的女主角「黃前久美子」,然而在最近劇場版(電影版)中,她與動畫男主塚本秀一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他感到無法接受,因此對製作公司京都動畫非常仇恨。 \n日本有些「動畫御宅」(指相當熱愛動畫的人們)對於動畫角色常有狂熱的投射感情,甚至到了現實虛幻不分的地步,有些男性御宅會非常迷戀美少女的動畫角色,甚至無法接受美少女感情有所歸屬。 \n \n比如在2008年,以美少女土地神為角色的漫畫「神薙」(也製作成動畫),曾出現女主角薙懷孕的畫像,被讀者認為是暗示薙曾有性經驗(非處女),引起日本死忠漫迷的過激行為,作者感到壓力極大,暫停刊載了一段時間。 \n \n \n不過,以上所說是網路傳言,還有一說是,這位縱火犯指控京都動畫抄襲,被問到他為何要縱火時,他激動的說「他們抄襲」,同時又說「他們該去死」等咒罵的言語。真實理由還需調查。 \n \n京都動畫社長八田英明說,公司過去曾收過抗議信件,雖然不能說天天都收到,但數量也不少,甚至有死亡恐嚇的內容。八田英明沉痛的說,起火的工作室是京都動畫的中心點,社內人才都是日本動畫界的棟梁,「就算只有1人受傷甚至喪命,都是完全無法承受的打擊。」 \n \n

  • 邊田庄餐飲第二代 男低音邊中健邊拿鍋鏟邊唱歌

    在台北愛樂合唱團裡,他是團裡男低音聲部的一員,負責合唱團渾厚基底:在廚房裡,他則是發號施令的主廚,但光鮮亮麗的背後,他經歷的是家暴、霸凌與憂鬱症纏身的人生。邊田庄餐飲第二代,也是台北愛樂合唱團團員邊中健出版新書《美聲主廚》,講的不只是歌唱與烹飪,更多的是對夢想、生命的堅持。 \n \n邊中健兩年前想重拾歌唱夢想,參加台北愛樂合唱團團員甄選,「我連五線譜都不會看,但我就是愛唱歌。」邊中健說,進入到最後一關,「面試時我坦言我不會看五線譜,把大家嚇壞了。」 \n \n台北愛樂合唱團音樂總監古育仲則表示最後還是錄取,「合唱團最缺的就是男低音聲部,他的嗓音渾厚優美,我們捨不得放棄,同時他認真、堅定的眼神,讓我們相信他做得到。」 \n \n現在五線譜根本難不倒邊中健,他還在新餐廳設計了一個角落,當他廚房出菜告一段落,他就穿著主廚服裝出來唱兩首,再進去繼續做菜,歌唱與烹飪雙重人生終於兼得。 \n \n「嗓音好是老天給的,但如果不是在台北愛樂合唱團接受正式訓練,沒有機會站上舞台。」邊中健說,「一般人出書,都一定講成功的事跡,分享美好的人生。」但邊中健在《美聲主廚》書中卻選擇赤裸對待過往,「我想說的是,即使是負面事件,仍有可以變的可能,只要有夢想就去堅持,永不放棄人生。」

  • 縱貫線賺9億RMB 催生熟男組團熱

    由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與張震嶽組成的縱貫線,1年內開52場演唱會,賺進9億元(人民幣,下同),除每人500萬元唱酬入袋外,也唱出台灣熟男歌手的第二春,點燃陳昇、黃品源、張宇,以及吳宗憲、高凌風、康康的熱情,分組3小男人與3大難高音再次站上舞台開演唱會。 \n香港藝人許志安、張衛健、梁漢文與蘇永康也不甘寂寞,合組Big Four再戰歌壇,3月開始舉行巡迴演唱會;成軍36年、總年齡近300歲的溫拿五虎,今年3月13日也要站上台北小巨蛋,舉行「虎虎聲風」台灣演唱會。 \n縱貫線解散 繼續推專輯 \n1月30日晚上,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與張震嶽在台北小巨蛋向觀眾揮別後,「縱貫線」從此駛入歷史。4位平均近50歲的男歌手,2009年3月7日起,在47站舉行52場演唱會,創下飛行超過20萬公里,130多萬人次觀聆賞,門票收入9億多元的華人演唱會新紀錄。 \n對於4個人的成功,《華西都市報》、京華網等媒體認為是一個歷史傳奇。縱貫線雖然解散,他們在巡演途中創作的專輯仍繼續運作,3月推《南下專線》單曲EP、5月推出《全線通車》專輯,但他們強調不會再合體宣傳、演唱或拍MV。經紀人黃靜波倒想報名角逐2011年的台灣金曲新人獎,不過,這並不是什麼鮮事,因為他們已經拿過大陸音樂排行榜的新人獎。 \n3小男人打出知名度 \n縱貫線的成功模式,也間接催生台、港熟男歌手組團的熱情。最早跟上風潮的是3小男人,又稱為3個好男人。這是由平均年齡超過40歲的陳昇、黃品源與張宇組成,目前只在台北小巨蛋與新加坡The Max Pavilion開唱,但也締造門票百分百售罄的好成績,黃品源與張宇在大陸的知名度也節節高升,去年底已分別在湖北衛視主持新的綜藝節目。 \n香港熟男明星們也不甘示弱,蘇永康、張衛健、許志安、梁漢文宣布組成Big Four,號稱「香港版縱貫線」,並推出同名新歌,3月12日起將在香港紅墈體育館舉行5場「世界巡迴演唱-香港站」演唱會。 \nBig Four比縱貫線更會經營自己,不僅參加多場公益活動,擔任鄭秀文演唱會嘉賓,也受邀參加湖南衛視春晚,代言知名汽車Volkswagen。 \n3大難高音 4月上海開唱 \n在大陸擁有高知名度的吳宗憲與弟子康康、好友高凌風,2月7日也宣告成立3大難高音,4月3日要在上海萬人體育館舉行一場融合歌唱、舞蹈、脫口秀、搞笑的綜藝秀演唱會。節目內容以台灣綜藝節目常見的演唱、模仿、歌中劇與舞蹈為主。 \n之所以取名「3大難高音」,康康笑說:「因為我們三人唱的高音都不好聽,但好在我們都是歌手出身,又會搞笑。」高凌風更妙,自嘲說:「我們中音比較不穩,低音低不下去,高音高不上去,要唱得好很難,所以叫『三大難高音』。」 \n熟男歌手組團熱,其實也反應出歌壇長期在新人身上下賭注,卻忽視這群熟男歌手的實力,不論是縱貫線的9億元票房,乃至其它熟男團體的演唱會成績,不難證明這群中年歌手的吸人與吸金能力,都遠遠超過新生代,也難怪連孟庭葦、潘美辰、陳明真等3位台灣女歌手也眼紅,打算和女子十二樂坊組「美夢成真」,與男人們拼場淘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