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病歷中文化的搜尋結果,共14

  • 名家觀點-病歷中文化是人權

     病歷中文化是一個多年來備受關注,卻始終難以推動和落實的公共課題,也是台灣醫病關係中的一個不易實踐的人權要項,它不但牽涉到政府主管機關的公權力運作,也面臨著醫療機構和醫生的消極反應,至今仍處於半懸空當中。 \n 為何它與醫療人權有關?因為它涉及病患的知情權,由於語文隔閡和專有名詞的障礙,病患無法透過中文了解在病歷上的真實記載,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被誤診?對於病人而言,這當然是資訊上的不透明。但對於部分醫師而言,卻可藉此省去不少麻煩,並繼續維持醫療專業上的隱密性和排他性。 \n 當然,對於一些求知慾強、鍥而不捨的病人而言,仍然可以運用各種不同的管道揭開這一層神祕的面紗,但這畢竟只限於少數人。大多數病患則是懞懞懂懂、一知半解,這印證了一句古話:「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n 對於病歷中文化議題,監察院曾經詳細調查過,案由是:「台灣醫師看診時一向以英文撰述病歷資料,但因一般民眾難以理解英文內容,故時而造成誤解與醫療糾紛。 \n 為此民間團體呼籲政府推動病歷中文化,惟衛生主管機關迄未積極研議及辦理,為保護民眾健康權及醫療消費者權益,宜探究政府有無怠忽職守之情形。」 \n 其結果是,糾正當時的主管機關行政院衛生署,並指出,「衛生署罔顧行政院核定之行動方案,迄未在既定期程內完成擬定推動病歷中文化計畫或措施,恣意稽延進度又管考無方,實難辭行政怠惰之咎。」此外,監察院還進一步對主管官員進行質問,以追究責任。但仍然面臨醫事人員和醫療機構的抗拒,後續的衛生福利部則強調醫學教育和專業訓練都是使用英文,但是會推動醫療機構使用中文病歷的簡歷,以此回應監察院。 \n 其實,根據當今電腦技術,中英文對照和並列早已非問題,醫師即使用英文說明病情,只要同時按一下關鍵詞中文鍵,問題即可解決。但因積習已深,且事涉誤診與究責問題,由於不願自找麻煩,故仍多所抗拒,不願以全中文的病歷落實醫療人權的改善與實踐。這才是問題的真正關鍵!(作者為金門大學教授)

  • 周陽山》病歷中文化是人權

    病歷中文化是一個多年來備受關注,卻始終難以推動和落實的公共課題,也是台灣醫病關係中的一個不易實踐的人權要項,它不但牽涉到政府主管機關的公權力運作,也面臨著醫療機構和醫生的消極反應,至今仍處於半懸空當中。 \n 為何它與醫療人權有關?因為它涉及病患的知情權,由於語文隔閡和專有名詞的障礙,病患無法透過中文了解在病歷上的真實記載,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被誤診?對於病人而言,這當然是資訊上的不透明。但對於部分醫師而言,卻可藉此省去不少麻煩,並繼續維持醫療專業上的隱密性和排他性。 \n 當然,對於一些求知慾強、鍥而不捨的病人而言,仍然可以運用各種不同的管道揭開這一層神祕的面紗,但這畢竟只限於少數人。大多數病患則是懞懞懂懂、一知半解,這印證了一句古話:「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n 對於病歷中文化議題,監察院曾經詳細調查過,案由是:「台灣醫師看診時一向以英文撰述病歷資料,但因一般民眾難以理解英文內容,故時而造成誤解與醫療糾紛。 \n 為此民間團體呼籲政府推動病歷中文化,惟衛生主管機關迄未積極研議及辦理,為保護民眾健康權及醫療消費者權益,宜探究政府有無怠忽職守之情形。」 \n 其結果是,糾正當時的主管機關行政院衛生署,並指出,「衛生署罔顧行政院核定之行動方案,迄未在既定期程內完成擬定推動病歷中文化計畫或措施,恣意稽延進度又管考無方,實難辭行政怠惰之咎。」此外,監察院還進一步對主管官員進行質問,以追究責任。但仍然面臨醫事人員和醫療機構的抗拒,後續的衛生福利部則強調醫學教育和專業訓練都是使用英文,但是會推動醫療機構使用中文病歷的簡歷,以此回應監察院。 \n 其實,根據當今電腦技術,中英文對照和並列早已非問題,醫師即使用英文說明病情,只要同時按一下關鍵詞中文鍵,問題即可解決。但因積習已深,且事涉誤診與究責問題,由於不願自找麻煩,故仍多所抗拒,不願以全中文的病歷落實醫療人權的改善與實踐。這才是問題的真正關鍵! \n(作者為金門大學教授) \n

  • 熱門話題-病歷中文化不可怕

     1月下旬立委提案修正《醫療法》,希望病歷中文化入法,遭到醫界強力反彈而作罷。 \n 筆者想問,有關醫學專業名詞,固係以外語傳授,但有哪幾個醫學系是全程用外語上課?又有多少醫學院學生,是全部以外語紀錄老師授課內容?更不用說進醫學院前,醫事人員十幾年來多是受中文教育、在中文環境下長大,對於本國語言理應強過外文許多,怎會到了病歷中文化議題時,拿教育過程來當反對藉口? \n 絕大多數醫學專有名詞都有標準的中文用語,醫界稱無統一中文用語,恐怕不符。退步言之,若有部分醫學名詞無統一翻譯,難道不能立刻制定?現在病歷多以電腦紀錄,只要在系統上設計,輸入代碼帶出中文、原文兩種名詞併列,不就解決了嗎?以程序枝節而害實益,智者不為。 \n 再來,與國際接軌云云,更是多慮,歐洲、日本、中國大陸皆以本國語言紀錄病歷為主,台灣用原文寫病歷,接軌度比他們高嗎?更毋論,有多少病歷需要「和國際接軌」? \n 《醫療法》第71條明文醫療機構應依病人要求提供病歷複製本;病歷更是一旦發生醫療糾紛時釐清是非對錯之首憑。病歷多用外文,但不是每位醫師外文都很好,可能會過於簡略、詞不達意。若醫學專業寫中文病患還是看不懂,那用外文寫,不就更看不懂嗎?徒以憂慮增加負擔而強烈反對,豈能得到大多數人民認同?建議醫界以病患為念,將心比心。筆者認為醫病關係首重視病猶親,懇切溝通,閱覽病歷也是一種醫病溝通,以外文書寫,顯然增加溝通困難。 \n 筆者認同病歷中文化並非一蹴可幾,但方向絕對正確,醫界出身的柯P,不也強調完全公開、完全透明嗎?病歷中文化,與即時交付病歷,都是資訊公開、保障醫病雙方權益的一環。筆者建議,縱使無法畢其功於一役,也該明文,除專有名詞外,對於病患主訴、觀察所得、醫療措施、病人反應等等過程,一律以中文書寫,方為正辦。

  • 反彈聲浪大 病歷中文化別提了

     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提出病歷中文化修法,引發醫界反彈。尤美女表示,她提案初衷是保障病人權利、改善醫病溝通,沒想到造成恐慌,她對此致歉,盼紛擾就此打住;民進黨團已決議,與病歷中文化相關的《醫療法》及《醫師法》修正草案,立院本會期及將來絕不再審議。 \n 尤美女除致歉外,向衛福部喊話,希望提出改善措施,讓更多民眾知道現行《醫療法施行細則》規定下,民眾可申請中文病歷摘要,進一步改善醫病溝通。 \n 對病歷中文化,醫師公會全聯會強調,病歷主要用在醫療人員互相溝通,非給病人看;與病人溝通,重點在醫師對病患及家屬講解說明,不能全賴一紙中文病歷,且醫學專有名詞及藥品名稱無法統一,推動病歷中文化有困難。 \n 全聯會祕書長蔡明忠說,醫師法已規定醫師應告知病人病情、治療方式、處置及用藥等資訊,透過醫病溝通了解病情,加上病人可要求醫療機構提供中文病歷摘要,現行病歷製作方式並未剝奪病人知的權利。 \n 蔡明忠說,很多事不是翻成中文就好,像目前法院判決書都是中文,但有時用字遣詞深奧,讀起來不一定懂,而且醫學新知日新月異,強制推動病歷中文記載,將導致與國際醫學資訊接軌落差。 \n 此外,高雄、屏東、澎湖等醫師公會21日亦齊聲反對。高市醫師公會理事長蘇榮茂說,現在醫學養成教育均用英文教科書,讓他們寫中文病歷,專有名詞翻譯各有不同,接班醫師看不懂,情況會混亂。 \n 高縣醫師公會理事長盧榮福說,醫學專有名詞中文他只會寫「普那疼」,不少醫師有同樣問題,病歷中文化只是徒增醫生治療病人困擾,對民眾毫無意義,但對醫學傷害很大。

  • 高屏澎醫界 齊聲反對病歷中文化

    高屏澎醫界 齊聲反對病歷中文化

    去年底有立委提出修正醫師法、醫療法,要求醫師執行業務時應以中文製作病歷,醫改會、法扶基金會等民間團體,也要求衛福部應推動病歷中文化;高屏澎醫師公會21日召開記者會,齊聲反對病歷中文化。 \n \n他們說,醫學專有名詞沒有統一的中文翻譯,容易造成溝通困難,「可能連病歷都看不懂」,增添醫生治療病人的困擾。 \n \n高雄市醫師公會理事長蘇榮茂、高雄縣醫師公會理事長盧榮福、屏東縣醫師公會李昭仁及澎湖醫師公會理事長周明河及公會理監事等人指出,現在台灣醫學系學生的養成教育都用英文,也推展與國際接軌,從醫學教育來看,病歷中文化是退步的。 \n \n理監事等人說,如果病人擔心權益受損,可要求診斷證明、病歷摘要用中文書寫,而病歷是完整記錄病人的病程,是讓醫師看,不是讓病人看。

  • 病歷中文化 醫師公會全聯會反對

    立委日前提案,擬修醫療法推動病歷中文化,醫師公會全聯會今天大動作表示,病歷主要用於醫療人員之間的互相溝通,而非給病人看的,與病人的溝通,重點在於醫師對病患及家屬的講解說明,不能全依賴一紙中文病歷,且醫學上有一些專有名詞及藥品名稱無法統一,推動病歷中文化有其困難。 \n醫師公會全聯會秘書長蔡明忠表示,醫師法已規定醫師應告知病人病情、治療方式、處置及用藥等資訊,透過醫病溝通真正了解病情,加上病人可要求醫療機構提供中文病歷摘要,現行病歷製作方式並未剝奪病人知的權利。 \n蔡明忠指出,很多事不是翻成中文就好了,像是目前的法院判決書,全都是中文,但有時用字遺詞十分深奧,整篇讀起來,不一定會懂,且醫學新知日新月異,強制推動病歷中文記載,將導致與國際醫學資訊接軌落差,若要改變病歷書寫方式,應從整體醫學養成教育著手。 \n蔡明忠強調,真正落實維護民眾的醫療權益,應從改善整體醫療環境作起,希望衛生福利部定期召開全國醫療政策會議研議醫療相關議題,以尋求醫界共識,作為往後政策與法案推動的重要參考。

  • 病歷中文化 柯:暫不可行

    病歷中文化 柯:暫不可行

     針對立委提案欲將「病歷中文化」入法,引起醫界反彈。台北市長柯文哲昨被問及此事,表示因醫學專有名詞中文化,沒有固定、統一的翻譯,他認為病歷中文化是理想,但配套措施要做好,現階段尚不可行;至於病歷中文化是否有助減少醫療糾紛,柯則回應「不會啦!」 \n 專有名詞譯名未統一 \n 柯文哲昨早出席「尾牙好開心,酒/駕要分離」記者會,針對病歷中文化議題,他表示作為醫生,很多醫學專有名詞翻成中文沒有統一,這是個大問題,現階段要實施病歷中文化很困難。 \n 病歷中文化引起醫界反彈,台大婦產科醫師施景中還氣得戲稱要改行賣早餐。柯文哲表示,施景中是很好的產科醫師,台大醫院已經10幾年沒有新的產科醫師,醫師過勞了,有關病歷中文化可以談,但配套措施要先做好,首先醫學名詞的中文有沒有統一?到底要怎麼中文化?柯直言「這是大工程,很困難」。 \n 未必會減少醫療糾紛 \n 柯文哲說,過去念書時都是念原文,腦袋中的病名都是英文,但英文要轉成中文,「至少在我的腦袋,很多就轉不出來」。他認為,病歷中文化是個理想,但要實施很困難,一定要有完善的配套措施,他認為現階段不可行,也認為未必如民間團體所說,會減少醫療糾紛。 \n 北市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也表示,病歷中文化對於民眾有益,但從台灣醫療長遠發展來看,恐怕沒辦法與國際接軌,可以想辦法從中取得平衡點,況且要推動,不可能只有台北市這樣做,全國得一致。 \n 民眾促強化醫病溝通 \n 黃勝堅說,中國大陸的病例皆已中文化,病歷中文化想法是好的,但仍要考慮醫學專有名詞從英文翻成中文,有可能不只病患看嘸,連醫生也看不懂。 \n 「醫生不會害你!」民眾吳先生說,要相信專業,不需要推動病歷中文化,但是醫師一定要口頭告知明確病人的狀況,與其推動病歷中文化,不如強化醫病溝通。民眾盧小姐表示,醫學有很多專有名詞,還是需要醫師講解,就算寫中文也不一定能幫助病患了解病情。

  • 病歷中文化?邱淑媞:用詞不同易誤解

    病歷中文化?邱淑媞:用詞不同易誤解

    病歷中文化不只台北市長柯文哲認為暫不可行,就連國民健康署長邱淑媞今天都在臉書開罵,指病歷中文化是「醫病皆傷」。 \n \n邱淑媞提到,目前並沒有禁止病歷使用中文,而是大家習慣使用英文。即使不入法,只要用中文是美事一樁,現況並不影響大家使用,尤其對於以提供給病人為目的的病歷摘要或健檢報告等,更應該使用中文,但病歷中若沒有統一中文用詞,同一件事有不同寫法,恐製造更多誤解,憂及病人安全。 \n \n邱淑媞表示,醫護人員從早到晚幾乎都在寫病歷,這樣全面性的改變,使他們要花很大力氣與時間去適應,會剝奪他們原本要用在病人身上診治病情,與解說病情的時間 。 \n \n邱淑媞認為,對病人與其他人來說,病歷看不看得懂,或者進一步說,對病情不了解、懷疑醫方該做的事到底有沒有做,困難可能不在於書寫的語文,而在於醫療確實有其專業性,加強溝通可能比用什麼語言寫更重要。

  • 洪惠風醫師:病歷中文化好溝通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天公開反對病歷中文化,認為無助化解醫療糾紛,但英文病歷咁有卡好?新光醫院心臟內科主任洪惠風強力主張,醫師寫的病歷可分敘述型及專業型兩個部分,敘述型是病人主訴和病史,當然要用病人看得懂的中文寫,醫病溝通才不會誤診病情。 \n 洪惠風舉例,10多年前遇上一位複診病人,他看著英文病歷上的「chest tightness」問病人「心肝綁綁有卡好沒?」不料病人不以為然地回答「我就不曾心肝綁綁,我是胸坎匝匝。」原來病歷上的記載跟病人實際的感受差很大,自此,他開始主張病歷的敘述內容國、台語書寫,專業部分則維持英文。 \n 洪惠風指出,許多用語聽起來差之毫里,代表的意思卻差之千里,例如「胸坎」不是「心肝」,「匝匝」不是「綁綁」;而病人對胸口不適的形容詞多樣,包括「堵堵、憋憋、悶悶、縮縮、漲漲」等,都代表各種不同的疾病,或一種疾病的不同嚴重程度,這些都是攸關醫師正確診斷的線索。 \n 他說明,如果病人說自己「胸坎匝匝」,可能只有一半機會是狹心症,但如果以「綁綁」形容,就很像是狹心症了,而病人若感覺「ㄗㄜㄗㄜ」,則要考慮食道胃酸逆流;然而,在英文病歷中這些形容詞幾乎沒有差異,醫師大多以最簡單常用的英文字「Chest tightness」代表一切。 \n 洪惠風表示,歐洲國家及日本的病歷全以本國語言書寫,而韓國、泰國、印尼等國則以本國語言寫病史敘述,專業型內容仍用英文。他強調,為了醫師診斷及與病人好溝通,敘述型病歷應用國、台語書寫,專業內容則維持英文。 \n 衛生福利部醫事司司長王宗曦表示,衛福部已在2010年公告13項病人常用表單應以中文書寫,如病歷摘要、治療計畫、手術說明書、手術同意書、藥袋等;而醫事人員間執行業務的病歷,尤其是醫師,其養成過程都使用英文,突然要求改寫中文,必須配合整個養成教育的改變,有待謹慎思考。

  • 民團籲推病歷中文化 擬國際控訴

     醫療改革基金會、法律扶助基金會等民間團體今天要求,衛生福利部應推動病歷中文化,否則不排除向國際兩公約監督機構或WHO提出控訴。 \n 民主進步黨籍立委尤美女、劉建國、「病歷中文推動聯盟」發起人、醫師高克培、醫療改革基金會董事長劉梅君等人召開記者會,要求衛福部兩個月內令各層級醫療院所,張貼海報,告知病家可依法要求院方提供中文病歷摘要;並在1個月提出病歷中文化完成時間表。 \n 尤美女說,病歷中文化是保障病患人權,行政院人權保障推動小組也決定要推動,衛福部罔顧行政院所核定的行動方案,監察院也曾對推動病歷中文化一事向當時的衛生署提出糾正,認為主管機關輕忽怠慢、推辭延宕等疏失。 \n 她表示,今天所講的病歷中文化不是病歷摘要中文化,她再次呼籲衛福部盡速落實病歷中文化。 \n 高克培說,醫療人權強調病歷的可讀性、親近性,要求政府應向民眾公開承認病歷中文化是醫療透明化、公平化、醫療人權與醫病關係必要的基礎建設等訴求,否則不排除近期內向國際兩公約監督機構、甚至世界衛生組織(WHO)提出控訴。1040109 \n

  • 病歷中文化 衛福部:持續推動

     對於民間團體要求病歷中文化一事,衛福部今天表示,相關政策已推動多年,今年1月更成立「病歷及病人資訊中文化諮議會」,將持續落實資訊中文化。 \n 醫療改革基金會、法律扶助基金會等民間團體今天要求,衛生福利部應推動病歷中文化,否則不排除向國際兩公約監督機構或WHO提出控訴。 \n 衛生福利部發言人王哲超表示,國內醫事人員養成教育及醫療教材多是英文,在國際接軌及促進醫學學術交流,用英文書寫病歷具有長期習慣性及專業性,自民國93年就透過修法推動。 \n 醫事司司長王宗曦說,衛福部重視病人知的權益保障和安全,已在醫療法內規定,提供給病人的病歷摘要需以中文提供,也規定醫療機構提供本國人病歷摘要也應以中文書寫。 \n 她說,對於中文化部分持續推動,醫學專有名詞中英對照線上查詢網站已完成架設,持續新增「醫療專有名詞統一中文譯名」資料庫的數量,提供醫療機構撰寫成病歷參考。 \n 她表示,今年1月更成立「病歷及病人資訊中文化諮議會」,資訊中文化政策仍會持續推動並逐步檢視推動成果,落實「病人需求為中心之資訊中文化」政策目標。1040109 \n

  • 電子病歷 應開放患者查閱

     近日衛生署宣布「電子病歷」將於十一月上路,開始服務國人。這項迎合世界潮流的措施的確可以增進醫療提供者的方便性以及節省醫療資源的浪費,非常值得國人企盼。只可惜對醫療消費者而言,大有不近人情、更有不合法理之處! \n 「為恐成為病患資料暴露的漏洞」,衛生署規畫有閱讀電子病歷權限的機制,依據所有媒體的報導,「病患簽署同意書」後,「醫師」即可上「雲端」調閱病患過往在其他醫院的病歷、包括檢驗、門診用藥記錄等,而患者本人以及家屬不在「閱覽病歷」的權限之內。追根究柢,電子病歷的設計,依據的是民國九十八年八月十一日衛生署公布的《醫療機構電子病歷製作及管理辦法》,此「行政命令」從頭到尾對患者的權力一字未提。整體流程就好像一個人只有「允許某些客人進入自己家」的權力,自己反而永遠被拒之門外。因此,衛生署的「電子病歷」誠然是科學和經濟面的進步,但是以醫療人權而言,是「不長進」的、令人失望的。 \n 另外,無論是傳統紙式病歷或是電子病歷,都屬個人資料,而《個人資料保護法》第一條:促進個人資料之合理利用,以及第三條和第十一條:「查詢或請求閱覽、補充、更正或刪除」的權力,都強調個人對個資的控制權。此法修訂並由總統頒布,且不論總統位階高於衛生署、或法律優先於行政命令,《個人資料保護法》修訂的基礎更經九十四年大法官的釋憲:「保障人民對其個人資料之使用有知悉與控制權及資料記載錯誤之更正權」。 \n 且以民主和電子病歷都比我們先進的英國、美國為例,他們患者不但早有檢閱自己病歷的權利,還可以「在以書面詳述原因指正錯誤的情況下,要求更改不正確的病歷記錄」,有了電子病歷之後,行使此權更是方便。反觀我國,雖然兩三年來,我們病人已經可以影印自己的病歷(以英文記載),或「必要時可以申請中文病歷摘要」,可是一般百姓、尤其是醫療資源比較差的地區,除非搬家或打官司,試問誰敢輕易向醫師要影印病歷或申請中文病歷摘要? \n 病歷對我國的病人就像是藏在「霧裡」、永遠是醫師獨有的密件,如今衛生署設計的電子病歷,更把他們的病歷送到了「雲端」,為德不卒,無論我們臺灣「要自稱是個民主、法治的國家」或是總把「以病人為中心」朗朗上口的衛生署,都該省思,閱讀電子病歷的權限,也開放給患者們吧! \n (作者為醫師,「推動病歷中文化行動聯盟」發起人)

  • 論述空洞化?找回知識分子的熱情

    如果政黨輪替是度量民主的一項指標,至今二度輪替的台灣,完全民主了嗎?如果沒有,知識分子還能如何使力?進一步問:台灣的知識分子在哪裡?中研院副研究員錢永祥由「論述」談起,扣連到台灣知識分子應該扮演的社會角色,引發其他與會者相互思辯。 \n論述 還值得討論嗎? \n錢永祥定義——所謂論述,是將觀察到的問題與提出的訴求,建構成一套完整、連貫的說法,包括嚴謹的思辯論證,及對價值觀的描述。也就是說,當知識分子提出一套論述,他必須針對社會「現狀」提出分析、批判,並能對「理想」狀態提出展望與追求。簡言之,論述可以是知識分子用以改革社會的武器。 \n他認為一九八○是台灣知識分子「論述的分水嶺」,前此四十年是「大論述」的時代,之後則是「小論述」當道。 \n「一九八○年代前的卅至四十年,『刊物』是知識分子的聚合,他們用『論述』去推動社會的變革。」錢永祥指出,在這階段台灣知識分子論述的對象無非是「民主」、「自由」、「人權」等放諸四海皆準的普世價值。 \n但一九八○年後,台灣逐步走上解嚴之路,分析、批判「國家大政」的政論刊物逐漸讓出舞台,社會力從集體制約走向個人解放,或如錢永祥所言:「同志、原住民等弱勢族群開始發聲—這是一個『小論述』的時代,散佈在社會各群體裡。」,「大論述的時代,知識分子的角色定位很清楚,但在小論述裡,知識分子的位置在哪?」錢永祥一針見血指出,知識分子從早期扮演先知者、領路人,近二、三十年退化成進入政務體系扮演「純粹功能性」的角色,正是因為論述失去了它的道德動力,不談理想,也不再標舉價值。 \n王健壯表示,二○○○年首次政黨輪替後,許多知識分子自我閹割、選邊站、甘願被政治收編,也是現象。 \n林濁水提出「論述在地化」的思考,早期台灣知識分子的「大論述」是典型的「拿來主義」,西方談民主、自由,若不能與社會實境進行對話,最後恐怕淪為四不像,因此他認為,有沒有「問題意識」?有沒有關心、發掘公共問題的熱情?恐怕台灣的知識分子更須迫切回答的問題。 \n網路世代與新公民社會 \n許多人認為學運世代之後,,過去那種風起雲湧的時代,再也無法回頭!中正大學傳播系主任羅世宏卻認為,青年的聲音並未消失,而是以一種嶄新的「網路世代」呈現,他們積極投入的身影,「網路時代正在形塑新的公民社會!」 \n其實,網路世代並非外界想像的那麼負面,他們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以中國大陸而言,網路人口已達三‧八四億,使用手機上網的用戶在過去一年就增加了一‧二億,讓中國政府不得不祭出多項措施來防堵。 \n近來崛起的部落客韓寒,是透過網路去關心公共事務,在原本相對「無聲的中國」扮演公民發聲的角色,輿論影響力完全不輸給主流媒體。 \n在台灣,苦勞網、青年九五聯盟、莫拉克風災等獨立新聞網中,也在在顯現網路世代影響政府決策的能力。正因為國家權力和主流媒體的失職,正好反映出網路世代對於「公民社會」的重要性,而社會也有責任創造條件,讓年輕的網路世代願意繼續關心社會、參與社會以及保障公民記者的採訪權利,以維護發展生機。 \n公共性是知識分子唯一依歸 \n什麼是專家與知識分子的差別?「公共性」,應是最貼切的答案。門諾醫院總執行長黃勝雄指出,有知識者如果只為特定人士服務,他就只是為御用;但如果他為社會公義而犧牲而服務,就是公共的知識分子。 \n黃勝雄留美多年,是享譽國際的腦神經外科權威,五十五歲他返鄉行醫,落腳在花蓮,服務對象以山地偏鄉的弱勢族群。 \n針對國內近來爭議不休的醫學相關爭議,黃勝雄批判「官方論述」背後的矛盾。 \n衛生署及立法院推動病歷書寫中文化,他認為根本就是迷思。「政府鼓勵各大醫院經營國際醫療,好讓外國人來台觀光就醫,那麼用中文寫的病歷,如何和國際接軌?」 \n健保費調漲,台北市、高雄市積欠保費不還,政治領導人也罔顧公平原則,保費最後調到小老百姓頭上,是「民主政治的恥辱」。 \n蘊育台灣文化潛力 做「中國的學校」 \n如果大論述的崩解是全球化的結果,那麼不管是中國或台灣的國族論述式微之後,面對世界及崛起中的中國,台灣可以拿出什麼?中央研究院副院長王汎森不假思索地說:「文化」。 \n王汎森認為,台灣的文化界應該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尋找一個更具挑戰性的任務,塑造一個文化理想,激發出強大的文化實力。 \n隨著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台灣的文化也越趨多元,揉雜了本土與國際的風貌。不管人們喜歡不喜歡台灣基本上是多種文化層疊造成的,包括原住民文化、台灣文化、日本文化、中華文化、西方文化。相較於台灣早期政治意識型態對文化的控制,王汎森表示,台灣的文化生機已經脫離了由上而下的管制。 \n談到台灣未來的文化生命力,要必須維持文化的多元主體性與開放性,這也是最健康最具創造性的態度。變成由人們調動各式社會資源揮灑出來的創意,如報章雜誌報導,台灣學子參加國際創意競賽常獲大獎就是一例。 \n觀察台灣當今的青少年文化,王汎森指出,台灣社會普遍出現「意義的個人化」現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也都勇於表現自己。年輕的一代有人堅持開一間極富特色的咖啡館,也有人返鄉經營有機農業,不為商業邏輯而牽制、但能豐富個人意義的生活。這些個人特色都是台灣文化的「關鍵性潛力」。 \n要認識「人文是改變社會的巨大力量」,王汎森說,台灣以往過於重視科技而忽略人文是不可小觀的實力。文化有其集體性,王汎森憂心,社會整體文化向資本邏輯靠攏的趨勢,台灣社會整體的文化正受到「產值邏輯」的衝擊,學術研究追求產值,出版業要求銷路,市場上充斥教授成功術、厚黑學等書籍,就連考量文化事務也過度計算投資報酬率,根本忘了文化底蘊需要長時間累積。 \n換言之,台灣年輕的一代接受多元價值的薰陶,但弔詭的是,王汎森認為,台灣文化的未來不該只是計較產值,也不應只是向「西方」或「中國」等單一價值看齊,而應以多元為基礎,做最有生機的吸收與創造。 \n我認為:「台灣文化界應該給自己設定個目標,找出個具挑戰任務,激發強大的文化實力。」王汎森引述十九世紀末美國史學家John L. Stoddart的作品《雅典》中的一段話,說明一個國家的重要與否,不在於它的規模,而在於它的文化實力。「雅典是羅馬的學校」從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台灣已經在許多方面成了中國的學校,如果要為台灣文化找到一個具挑戰性的目標,我們是不是可以這樣考慮:除了經濟、商業、自由、民主、法治之外,積極努力發展出具有辨識性的特色,成為全世界豐沛而有領導性的文化力量。 \n知識分子從政的論辯 \n知識分子似乎離不開「學而優則仕」的宿命,本次與會學者中,亦有多人曾在政府任職。知識分子應否為官?曾經為官者是否還能算知識分子?與會者眾說紛紜。 \n林碧炤曾認為學者作官不是壞事,知識分子有好的想法或完整的論述,要化為政策才能造福人民。但他提醒政途險惡,毫無從政經驗的學者推上火線,猶如把小白兔送入叢林。 \n台大法律系教授葉俊榮評估「學者從政」的利弊:(一)他留下了什麼樣的政績?(二)從政對其個人有何影響?他表示,學者從政應有理想、有論述,他認為學者與作官未必互斥,但不好的學者,作官也不會及格。 \n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曾出任民進黨政府的政務委員,他認為知識分子的自我要求,並不因作官而改變,但為官與否,除了個人主觀的期許,還須考慮客觀環境,未被充分授權實踐理想的場域,就不應該去從政。 \n朱敬一則認為知識分子不應作官。他擔心從政會限縮知識分子觀察社會的角度,進而削弱批判的力道。 \n王健壯從資深新聞工作者的角度,憂心知識分子被政治吞噬。他表示,台灣兩次政黨輪替,受害最深的就是知識分子,每輪替一次,知識分子的人數就減少一次,當官之後就背叛了自許為知識分子的初衷。 \n與會學者都同意,知識分子不能空有論述而無實踐,從政只是實踐的方式之一。政大校長吳思華表示,有些人不論述、但以行動去改變社會,也應受到尊敬。 \n朱敬一則說,他不期待一位創造新論述的領導者,他期待的是像美國總統歐巴馬一樣的「大實踐的領導人」,但可惜當代台灣社會還未出現。

  • 病歷中文化要加快實施

    事關病患「知」的權利的病歷中文化問題,輿論雖已呼籲多年,但衛生署卻未在定期內完成推動計畫,實有失職責,怪不得監察院昨日通過糾正案,要求衛生署限期提出推動方案。 \n對此,衛生署醫事處長為醫生們緩頰,表示醫師接受的醫學教育都是英文,艱深的醫學專有名詞,就算翻成中文,民眾也看不懂,何況許多疾病名稱,並無一致的譯名;所以中文化非一蹴可及。 \n但他的理由,實有可議之處,民眾看不懂中文,難到看英文就會看得懂?醫師們愛以英文呈現病歷,恐怕只是知識權力的驕傲罷了。若說英文好打、好寫,其實以電腦的發達,只要設計好程式代碼,你打英文前幾個字,就會出現對應的中文名稱了。至於怕民眾看不懂醫學名詞,只要衛生署召集國立編譯館及各科醫學專家,編一本民眾易懂的標準譯名錄及醫學辭典或電腦資料庫,方便民眾查詢,應該也不是問題。 \n以前診所開藥方,從不註明藥名,只由護士說明各種藥怎麼吃法,現在不是在收據上都會打上中英對照的藥名和可能的副作用嗎?筆者如拿到藥,通常就會上網去查一下這些藥的成分和效果、副作用等,這就是已顧慮到民眾知的需求了,難道病歷就不能做到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