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白先勇的搜尋結果,共260

  • 崑曲博物館新一期特展 呈現臺灣當代新編崑劇多元美學

    古老的崑劇,在臺灣綻放什麼樣的新面貌?中央大學崑曲博物館首次推出以「臺灣當代」為主題,舉辦「蓬萊新韻——臺灣當代新編崑劇特展」,結合攝影名家許培鴻、畫家許美玲的作品,以豐富的手法,展出臺灣新編崑劇的創意,現場除了展示臺灣多部新編崑劇的手稿、戲服與製作記錄,白先勇青春版《牡丹亭》第一版演出柳夢梅、杜麗娘戲服,更渡海來臺,首次在崑曲博物館展出,白先勇、曾永義均將出席7月3日的開幕式,當日並舉辦已故作家、戲曲研究家孟瑤教授藏書捐贈儀式。臺灣當代崑劇的多元美學,在展館呈現迷人風貌。

  • 孽子40年 白先勇感同身受

    孽子40年 白先勇感同身受

     今年是同婚通過一周年,也是作家白先勇的同志文學代表作《孽子》出版40周年,日前白先勇在一場座談會上提及這本書的靈感,來自美國的一部報導文學,書中提及一位父親發現自己的兩個兒子被騙去拍裸照,他深入追查竟發現,全美每年有一百多萬名青少年離家,其中有一大部分是因為同性戀傾向而被家人趕出家門。

  • 孽子舞台劇九月重返 白先勇談小說創作靈感

    孽子舞台劇九月重返 白先勇談小說創作靈感

    今年是同婚通過一周年,也是白先勇的同志文學代表作《孽子》的出版40周年。原訂上半年在衛武營、台中歌劇院以及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的《孽子》舞台劇,因疫情兩度延期後取消。如今防疫解封,藝文活動恢復,28日創作社劇團也宣布,《孽子》舞台劇將在今年九月底到十月中重返衛武營、台中歌劇院以及台北國家戲劇院舞台,七月起陸續開始售票。

  • 玉米田裡寫上海交際花 白先勇的1949集體記憶

    玉米田裡寫上海交際花 白先勇的1949集體記憶

    防疫有成,藝文活動解禁。28日下午,白先勇與出版《台北人》的爾雅出版社創辦人隱地、出版《孽子》的允晨文化總編輯廖志峰在紀州庵文學森林的講座中,暢談兩本書的出版點滴。白先勇回憶,25歲時,他正在美國愛荷華州攻讀創意寫作班,「那裡到處是玉米田,我就在一片玉米田裡,背景非常不合的寫出了《台北人》裡的上海交際花。」

  • 白先勇開直播 出版社邀讀者出來面對

    白先勇開直播 出版社邀讀者出來面對

     影片「說書」不是新招,但為了防疫,如今有出版社、作家開始將講座改為線上直播,藉由網路和讀者即時交流。像是作家白先勇原定於台北國際書展期間舉辦新書講座,因疫情取消後,日前首度在臉書上開直播,與讀者大聊新書。有出版社也早就嗅到網路內容的潛力,逗點文創結社負責人陳夏民今年初就開始在臉書做直播節目,也在IG辦線上活動,邀讀者和作家隔空「出來面對」。 \n 作家白先勇近日出版《白先勇的文藝復興》和《紅樓夢幻》,然而原本二、三月的講座活動,如今都因為疫情取消。聯合文學出版社總編輯周昭翡表示,原本正愁新書出版卻沒消沒息,同事們靈光一閃,決定在白先勇1960年3月5日辦《現代文學》雜誌60年後的日子,在臉書開直播辦有獎徵答,還邀請曾經營「作家事」粉專直播節目的作家陳栢青、顏訥跨刀相助。 \n 周昭翡表示,節目中陳栢青、顏訥借來崑曲的戲服,扮貴妃醉酒和柳夢梅,現場即席唱一段,「白先勇老師本來就很會講,兩位年輕作家又有直播經驗,也熟悉白老師的作品,目前影片有8千多次瀏覽,據說在文學類的直播影片中算是成績不錯的。直播完隔天,也有觀察到銷售數量增加。雖然還不熟悉直播,但無論如何,只要有嘗試,就有可能達到一點效果。」 \n 而在出版社利用線上工具方面,寶瓶出版總編輯朱亞君也在臉書上用影片推介新書,逗點文創結社負責人陳夏民則在臉書做直播節目《閱讀沒有句點》,每周跟讀者聊閱讀,「逗點十年,讀者的樣貌也改變了,我必須要重新認識我的讀者、知道我的讀者是一群什麼樣的人,所以我決定用直播,接下來我也希望把出版行銷的重心能轉到線上。」不管時間長短,他時間一到就開直播聊天,後來發現每次往往有5、60人在看,「其實也等於辦了一場中型的活動。」 \n 陳夏民表示,舉辦一場實體活動,場租等各種成本可能就超過一萬元,但卻很難賣到超過一萬元的書,「辦實體活動其實非常珍貴,一個活動假設來20、30人,如果能有直播影像、有文字紀錄,就能讓更多人看到,還能轉化成不同的內容形式,就算沒有很多資源,就算剛開始影響力小,做久了這些內容就都會是自己的。」 \n 陳夏民也參考外媒的書評版面,在IG辦線上活動,邀請讀者分享閱讀心得和對作家提問,再由作家線上回覆,「出版社可以思考適合的線上活動方式。在疫情影響下,業者今年最大的挑戰就是出版消息很難傳布出去,拳腳無法施展,卻也剛好可以藉此機會思考,出版品牌該如何跟讀者更有效的溝通。」

  • 40年前著作讓輿論噤聲 白先勇:誠實才能感動人

    40年前著作讓輿論噤聲 白先勇:誠實才能感動人

    經典文學作品《孽子》40年來屢次被翻拍成戲劇作品,2020年經典重返的版本,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延至4月起於高雄、台中、台北演出,作者白先勇日前接受POP Radio《POP大國民》主持人蔡詩萍專訪時表示,創作《孽子》時未因為社會氛圍修改,不受顧忌,直言「作家要100%對自己誠實,才能感動別人」。 \n白先勇對《紅樓夢》有高度推崇,雖然是18世紀的陳述,內容卻超越時代,也不受時間限制,也認為曹雪芹承擔了中華文化的傳統,筆下的《紅樓夢》則寫出了華人的普世處境,「應該列為世界小說的前三名」。白先勇在台大、清大分別開課與講座,他認為《紅樓夢》絕對應該列入大學生的必讀書單。 \n \n \n \n \n蔡詩萍提出觀察,好奇年輕世代容易不耐煩,文學或戲曲如何創造新形勢?白先勇說「年輕世代也是人」,認同時代流轉造成閱聽眾習慣的改變,但他對年輕人有信心,並舉出劇長9小時有如文化工程的崑曲《牡丹亭》說明,當中融合台灣舞台設計美學與中國演員、音樂交流,他發現無論兩岸四地(中港台澳)或新加坡,觀眾反應竟是一樣的,「看了美的東西就會驚醒」。 \n《孽子》40年歷經台灣社會自由度轉變,思想逐漸多元。白先勇稱80年代剛發表《孽子》,輿論「一片鴉雀無聲」,「可能不知道怎麼評論」。隨著《白先勇的文藝復興》、《紅樓夢幻》先後推出,蔡詩萍關心白先勇是否仍會持續創作小說?白先勇爽朗回應「還是想寫」,他表示有關父親白崇禧的書已完成,崑曲也達成階段性任務,應該有時間再進行新的創作。 \n

  • 紅樓夢幻:《紅樓夢》的神話結構

    紅樓夢幻:《紅樓夢》的神話結構

     作者/白先勇、奚淞出版社/聯合文學 \n 白先勇、奚淞聯手解紅樓,不道人物心機,專注演說上層綿密的神話結構,撥開繁華故事表象裡、潛藏「明心見性」的心性世界。聚焦鮮少被人注意、所謂「草蛇灰線」的人物英蓮,於她貫穿小說全場的悲劇現象,提出前所未聞的新解,侃侃而談靈魂人物賈寶玉,一步步歷經紅樓夢幻,終入「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之境的出離真相。 \n 這是一場觸及靈魂的深度談論,完整詮解這齣文學史上最偉大的夢幻劇。包含奚淞設計手繪〈夢幻舞台〉圖檔,一筆一線逐次搭建《紅樓夢》的神話結構,深切剖析個中的佛學意涵與神話象徵。

  • 白先勇清大開講 學子搶修紅學

    白先勇清大開講 學子搶修紅學

     清華大學邀文學家白先勇開設文學講座《紅樓夢》,課程由白先勇領銜,廣邀海內外多位紅學專家,從文學、美學、性別、戲劇、現代科技等多元角度賞析《紅樓夢》,一開放就吸引超過500名學子搶選修,知名戲劇「一把青」女主角連俞涵也出席4日開課典禮。 \n 白先勇前年曾到清華大學主講《青春版牡丹亭》,昨表示很高興能到清華大學講紅樓夢,希望能帶動清華學生閱讀經典的風氣,他認為清華的學生素質很高,希望理工科的學生來選修,因為無論主修什麼科系,最後的目的都是服務人類,經典的紅樓夢可幫助了解人、人文及文化。 \n 面對疫情,白先勇說,紅樓夢很大的主題是談無常,賈府的繁華意境一夕間就變化,就像人生的現象總是起伏,在這波突如其來的起伏中,從而了解人生的道理。 \n 白先勇清華文學講座選課系統才開放3天,就有530位學生登記,該門課還邀美國史丹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化系教授艾朗諾(Ronald Egan)、波士頓大學中國文學與比較文學系教授葉凱蒂(Catherine Yeh)分別就翻譯與性別來解析《紅樓夢》。 \n 講座獲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大力支持,清華大學校長賀陳弘一家人也是白先勇的書迷,他說,清華學生是公認的聰明活潑進取,如藉著這堂文學課,多一分溫柔敦厚,增加人生的領悟,很有意義。

  • 白先勇開紅樓夢講座 一把青女主角現身清大助陣

    白先勇開紅樓夢講座 一把青女主角現身清大助陣

    清華大學本學期開設白先勇清華文學講座《紅樓夢》,由紅學大師白先勇領銜,廣邀海內外多位紅學專家,包括美國史丹佛大學及波士頓大學教授等,從文學、美學、性別、戲劇、現代科技等多元角度賞析《紅樓夢》。課程一開放選修就吸引超過500名清華學生搶修,並開放部分名額供新竹高中、新竹女中學生旁聽。 \n \n清華大學校長賀陳弘、大力支持促成此講座的台積電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曾繁城,及曾演出由白先勇作品改編的電視劇《一把青》女主角連俞涵都出席了開課典禮,見證紅學研究的盛會。開課典禮後,白先勇擔任講座首發課程教師,以《紅樓夢》後40回的悲劇力量為主題,談賈寶玉出家與林黛玉之死。 \n \n白先勇前年曾到清華大學主講《青春版牡丹亭》,成為此次開設清華文學講座的契機。白先勇表示,很高興能到清華大學講紅樓夢,也希望能帶動清華學生閱讀經典的風氣。白先勇說,文學是民族心靈上最深刻的投射,能幫助我們更深刻地了解自己,也有助於青年的人格養成,所以他認為《紅樓夢》是大學生必讀的一本書。 \n \n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白先勇也有感而發,他指出,「無常」的課題貫穿了《紅樓夢》全書,近期疫情肆虐也是屬於現代人生活的無常,若讀者能從《紅樓夢》中人物的人生起伏獲得養分與智慧,就更能應對人生不同的境遇。 \n \n此次白先勇清華文學講座由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全額贊助,基金會董事長曾繁城表示,希望透過此次講座深化青年學子的人文素養,為理工氛圍濃厚的高等學府注入人文活水。 \n \n連俞涵則表示,首次閱讀《紅樓夢》是高中時期,這部經典帶領她以不同角度觀察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隨著年紀增長,閱讀《紅樓夢》也有了不同領悟,並能將書中的人情世故帶入日常應用,她笑說清華學生真的很幸福,能在白先勇大師的引導下細讀《紅樓夢》。

  • 理解同志情 白先勇盼珍惜上天禮物

    理解同志情 白先勇盼珍惜上天禮物

     作家白先勇紅遍海內外的長篇小說《孽子》,描述同志故事,被法國《世界報》選為近80年來全球百大最佳小說之一,如今舞台劇版本3月下旬將再重演,白先勇表示,「我覺得同志的命運是上天賦予的,既然是上天給的,就應該要珍惜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我們走不同的路,也會到達嚮往中的樂園。」 \n 回憶40年前寫作《孽子》,全世界普遍保守的社會狀態,歷經時代變遷,現在世界各地、包括台灣,同婚也已經合法,白先勇說,「就像是小說裡的主角,最終找到伊甸園,這部小說也有了新意義。」 \n 在《孽子》小說裡,主角李青因性向被老父趕出家門,白先勇表示,作為同志,他很能理解同志們在生活上、人際面所遭遇的壓力,特別是和家人的相處,「很多孩子會怪父母親不了解自己,但這是相對的事,孩子們往往也不太了解父母親。假如知道父母親不太能夠接受這件事,我倒認為,不一定要那麼快刺激他們,而是慢慢引導,因為,在父母親眼中,終究還是愛孩子,不管如何,都愛。」 \n 此外,白先勇鼓勵青年同志族群,勇敢發揮最好的自己,無懼他人的眼光,「對自我的了解很重要,不要把社會對你的偏見,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別人罵很難聽的話,不要聽,重要的是自己肯定自己。假如你的朋友、親戚知道你的同志身分,因此不和你往來,那就不要往來了,真正愛你的人,不會因為你是同志而改變。」 \n 《孽子》有電影版、英語舞台劇版、台劇版和中文舞台劇版,白先勇說,曾有個家庭,男孩與父親因性向起了衝突,「但那名父親看了電視劇,覺得對孩子過意不去,請電視台在播映時加上跑馬燈快訊:『我懂你了,請你回家好嗎?』我想,這就是人倫間的真情流露。」 \n 白先勇說,與其說《孽子》是同志作品,其實更像是一場「尋父記」,「『孽子』是被社會、學校、家庭放逐的一群人,漂泊在外,拚命尋找家,失去父親的愛,就再找一個父親。我寫的時候,沒有思考這麼多,但卻像是寫出同志們的預言,來到了同婚通過的現今,很高興同志們在法律與身分上,都有更多保障了。」

  • 高空綢吊 舞出同志纏綿之愛

    高空綢吊 舞出同志纏綿之愛

     舞台上的兩名男演員,以高空特技綢吊交纏、舞動,不說一句話,透過肢體與舞蹈,傳達對彼此的情感,這是6年前《孽子》舞台劇版首演時,讓觀眾悸動的一幕,今年將再重現。 \n 白先勇表示,相較電影電視劇版本,舞台劇版本多了抽象表現空間,「像是這段情感、情慾流動的戲碼,如果以寫實呈現,反而無法真正傳達,但透過舞蹈,可以表現兩人初戀的甜蜜,分離時,哀傷到極點、想把對方殺掉,最後又自己瘋掉的狀態。」 \n 《孽子》故事描述高中生阿青因同志性向被父親逐出家門,他在台北新公園結識小玉、吳敏、老鼠等好友,在外頭尋找安身立命之處,卻也心繫家中老父,離家工作的母親,還有最愛的弟弟,但一家人最終仍無法團圓。 \n 白先勇表示,這齣戲雖沉重,卻也有許多溫暖,他最喜歡的段落,是李青牽著陌生小孩唱〈踏雪尋梅〉,「在那一刻,李青像是回到無憂無慮時刻,那也是他最渴望的、家的感受,雖然那時刻再也回不去了。但這個段落,我仍為他安排了希望與溫暖。」

  • 白先勇:同志的命運 是上天給的禮物

    白先勇:同志的命運 是上天給的禮物

     作家白先勇紅遍海內外的長篇小說《孽子》,描述同志故事,被法國《世界報》選為近80年來全球百大最佳小說之一,如今舞台劇版本3月下旬將再重演,白先勇表示,「我覺得同志的命運是上天賦予的,既然是上天給的,就應該要珍惜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我們走不同的路,也會到達嚮往中的樂園。」 \n \n 回憶40年前寫作《孽子》,全世界普遍保守的社會狀態,歷經時代變遷,現在世界各地、包括台灣,同婚也已經合法,白先勇說,「就像是小說裡的主角,最終找到伊甸園,這部小說也有了新意義。」 \n \n 在《孽子》小說裡,主角李青因性向被老父趕出家門,白先勇表示,作為同志,他很能理解同志們在生活上、人際面所遭遇的壓力,特別是和家人的相處,「很多孩子會怪父母親不了解自己,但這是相對的事,孩子們往往也不太了解父母親。假如知道父母親不太能夠接受這件事,我倒認為,不一定要那麼快刺激他們,而是慢慢引導,因為,在父母親眼中,終究還是愛孩子,不管如何,都愛。」 \n \n 此外,白先勇鼓勵青年同志族群,勇敢發揮最好的自己,無懼他人的眼光,「對自我的了解很重要,不要把社會對你的偏見,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別人罵很難聽的話,不要聽,重要的是自己肯定自己。假如你的朋友、親戚知道你的同志身分,因此不和你往來,那就不要往來了,真正愛你的人,不會因為你是同志而改變。」 \n \n 《孽子》有電影版、英語舞台劇版、台劇版和中文舞台劇版,白先勇說,曾有個家庭,男孩與父親因性向起了衝突,「但那名父親看了電視劇,覺得對孩子過意不去,請電視台在播映時加上跑馬燈快訊:『我懂你了,請你回家好嗎?』我想,這就是人倫間的真情流露。」 \n \n 白先勇說,與其說《孽子》是同志作品,其實更像是一場「尋父記」,「『孽子』是被社會、學校、家庭放逐的一群人,漂泊在外,拼命尋找家,失去父親的愛,就再找一個父親。我寫的時候,沒有思考這麼多,但卻像是寫出同志們的預言,來到了同婚通過的現今,很高興同志們在法律與身分上,都有更多保障了。」

  • 白先勇《孽子》重現舞台!北中南巡演探人倫情愛

    白先勇《孽子》重現舞台!北中南巡演探人倫情愛

    2019年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國家,是亞洲同志人權新里程碑!文學大師白先勇經典小說《孽子》被視為現代華人同志文學先鋒,並曾改編成電影、電視劇。2014年由國家兩廳院主辦,將《孽子》改編成同名舞台劇獲得高度迴響!睽違六年,千呼萬喚重磅重返劇場!由國家兩廳院授權重製,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主辦高雄場次,台中國家歌劇院協辦台中場次,共同促成了《孽子》2020巡演國家表演藝術中心高雄、台中、台北三館的計畫。 \n \n \n《孽子》描述在禁忌猶深的1970年代,台灣同志族群被家國拒斥的邊緣處境。故事傳述同志戀人不悔的狂情烈愛,細訴孽子們對家的渴望,以及父子親情的悔罪與救贖。《孽子》以人倫為主題,圍繞著親情、愛情、友情等議題,數十年來感動過無數不同世代的讀者和觀眾。在社會漸漸開放、台灣同性婚姻已然合法的今天,《孽子》的存在也產生了新的意義,值得大家好好地再感受一回。 \n \n不同於影視作品的寫實拍攝,舞台劇重「情」,除了「龍鳳血戀」的新公園傳奇之外,本劇更著墨於父子親情的悔罪與救贖,凸顯了孽子們對「家」的渴望與追尋。舞台上以重現昔日同志聚集地-新公園(今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的蓮花池為主要場景,加上舞蹈意象元素,在虛實交錯的導演手法中,沒有黎明的神祕「黑暗王國」被召喚,再現新公園「青春鳥群」的悲歡年華。 \n \n \n《孽子》主創及表演團隊乃囊括文學、劇場、舞蹈、影視、音樂等各領域菁英,跨界攜手共同創作。編劇白先勇、施如芳;導演曹瑞原、舞蹈編導吳素君、王孟超的舞台、黃祖延的燈光、杜篤之的音效設計、姚君的服裝造型、王奕盛的影像,建構本劇多層次氛圍格局,恢弘氣勢之外,格外虐心動人。此次並邀請曾執導台灣首齣BL搖滾音樂劇《新社員》而備受矚目的中生代劇場創作者黃緣文擔任復排執行導演。 \n \n來自影視及劇場的實力派演員陣容則有丁強、陸一龍、樊光耀、張耀仁、周孝安、張逸軍、李劭婕、劉士民、王振全、郭耀仁、廖原慶、林貫易等人。除2014年的演出班底外,此次白先勇老師和曹瑞原導演更親自選角,加入了電影《大餓》男主角、兼具陽光與憂鬱氣質的張耀仁(飾李青);以《CSIC鑑識英雄》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近期在電視劇《國際橋牌社》中表現亮眼的周孝安(飾龍子);作品橫跨影視與劇場的李劭婕(飾李青之母),將挑戰本劇唯一女性角色;劇場潛力新星廖原慶(飾楊教頭);以及舞者出身的新銳凱渥男模林貫易(飾小玉)。 \n \n \n《孽子》將分別於3月21日、22日高雄衛武營歌劇院,3月28日、29日台中國家歌劇院,5月15日至17日台北國家戲劇院巡迴演出。

  • 高空綢吊舞動 扮演《孽子》同志纏綿真情

    高空綢吊舞動 扮演《孽子》同志纏綿真情

    舞台上的兩名男演員,以高空特技綢吊交纏、舞動,不說一句話,透過肢體與舞蹈,傳達對彼此的情感,這是6年前《孽子》舞台劇版首演時,讓觀眾悸動的一幕,今年將再重現。 \n \n白先勇表示,相較於電影、電視劇版本,舞台劇版本,多了一點抽象的表現空間,「像是這段情感、情慾流動的戲碼,如果以寫實呈現,反而無法真正傳達,但透過舞蹈,可以表現兩人初戀時的甜蜜,到分離時,哀傷到極點、想把對方殺掉,最後又自己瘋掉的狀態。」 \n \n《孽子》故事描述18歲的高中生阿青,因為同志性向而被父親逐出家門,他在台北新公園裡結識小玉、吳敏、老鼠等好友,相互扶持,在外頭尋找一方安身立命之處,尋找情感的歸處,卻也心繫家中老父,離家工作的母親,還有最愛的弟弟「弟娃」,但一家人最終仍支離破碎,無法團圓。 \n \n白先勇表示,這齣戲雖然本質上很沉重,卻也有許多溫暖,他自己最喜歡的段落,是李青牽著一名陌生小孩,一起唱〈踏雪尋梅〉,「在那一刻,李青像是回到還沒離家前,和弟弟一起快樂地吹著口琴,無憂無慮的時刻,那也是他最渴望的、家的感受,雖然那時刻,再也回不去了。但這個段落,我仍是為他安排了希望與溫暖。」

  • 白先勇《孽子》40周年 舞台劇將登衛武營

    白先勇《孽子》40周年 舞台劇將登衛武營

    作家白先勇經典同志小說《孽子》發表40周年,6年前改編成舞台劇,首演佳評如潮,今年進行重製,3月21、22日將在高雄衛武營歌劇院演出。白先勇表示,邊緣人物努力成家是全劇重心,去年台灣同婚合法化,此時上演更具意義。 \n \n 衛武營藝術總監簡文彬說,白先勇的長篇小說《孽子》舞台劇版本,2014年在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創下8場、1萬2000張票完售佳評,如今重製版將在衛武營重現,是衛武營連結經典作品與當代對話的嘗試,也是和高雄市府春天藝術節合作的強檔節目。 \n \n 白先勇3日下午率領舞蹈總監吳素君、劇中演員周孝安、張耀仁、張逸軍參加宣傳活動,他說,《孽子》從電影、連續劇演到舞台劇,為了在短短3小時舞台劇呈現「龍子」、「阿鳳」激情複雜的戀情,特別採用舞蹈抽象表現,卻意外成為全劇最揪心片段。 \n \n 「孽子也是人子!」白先勇說,《孽子》講述一批被家庭、社會遺棄的邊緣人物,如何努力重建家庭,小說發表40年來社會劇烈變動,尤其去年台灣同婚合法化,許多同志已能組織家庭,這部舞台劇對他們特別有意義。 \n \n 2020《孽子》手法更細膩,跨界邀請劇場、影視、舞蹈、流行樂界大咖合作,執導過《孽子》電視劇的導演曹瑞原再度上陣,音樂由名詞曲創作人林夕、陳小霞、張藝參與創作,楊宗緯演唱主題曲,榮獲12座金馬獎最佳音效獎的杜篤之操刀音效設計。

  • 白先勇的文藝復興

    白先勇的文藝復興

     作者/白先勇 出版社/聯合文學 \n 《白先勇的文藝復興》是理解體悟白先勇文藝脈絡最為完整的一部散文集。主要收錄關於文學、藝術活動的文章。從創辦《現代文學》雜誌、製作《遊園驚夢》、《孽子》舞臺劇,到力推《青春版牡丹亭》復興崑曲的美學價值,再到細讀天下第一書《紅樓夢》。 \n 這些文章的時間跨度,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直至如今,白先勇所念想的是,重新發掘文化傳統的精髓,並接續現代世界的新文化,換句話說,我們需要一場新的五四運動。白先勇說:「我所有的準備,都是為了中華文化的『文藝復興』。」

  • 我的文藝復興夢

    我的文藝復興夢

     《白先勇的文藝復興》這個書名不免有點誇張,書名的最後加一個「夢」字會比較恰當。我少年時期住過上海、香港,這些都是比較西化的城市,我在香港初中進讀拉薩書院(La Salle College),那是一間耶穌會教士創辦的中學,很多老師是愛爾蘭教士,在那裡我們要念聖經,是我第一次接觸到西方宗教天主教。後來在臺灣上大學,念的是外文系,更進一步受到西方文學、西方文化的感身影響。當時對西方文明近世紀的偉大成就,無限景仰、由衷欽佩。西方人這幾個世紀迸發出來的創造力,在各個領域:文學、音樂、藝術、戲劇等等,皆有驚人的成就,科學、醫學更是領先世界。稍微研究一下西方文化發展歷史,便知道西方人之所以在近世紀有如此傑出的文化成就,皆源自於十四至十六世紀,從歐洲爆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文藝復興」(Renaissance),那是一個人類思想大解放的運動,其淵源悠遠,內容廣博複雜,其靈感得之於歐洲經過中世紀一段「黑暗時期」之後,重新發現古希臘、古羅馬文明。 \n 中國二十世紀初也發生過一場文化運動──「五四運動」。中國傳統文化自十九世紀以來,一直衰蔽不振,同時遇到西方文化強勢入侵,加速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分崩離析。民國初年,一群有志之士發動「五四運動」,企圖振興中國文化,這場運動受到西方文化的啟發,其核心內容為反叛傳統、求新望變,希望創造出中國的新文學、新思想、新文化。可惜接踵而來的戰爭與革命把這場文化運動的動力沖散截斷了。「五四運動」在知識界產過鉅大影響,但其文化成就不算突出。 \n 我在臺大外文系念書的時候,我們那一屆以及前後屆,有一群頗富才情又懷抱共同理想的同學,王文興、歐陽子、陳若曦、李歐梵、戴天、葉維薕、劉紹銘……由我登高一呼,眾志成城,在一九六○年創辦《現代文學》,我們創辦這本雜誌,多少也受了「五四」先賢所辦的《新青年》、《新潮》等雜誌的鼓勵,希望在臺灣能夠開創一條嶄新的文學道路。一方面我們受了西方現代主義(Modernism)的影響,把「現代主義」大師的經典作品引介給臺灣讀者。但我們對傳統的態度與「五四運動」卻迥然不同,我們沒有推翻傳統的衝動,因為以儒家思想為中心的宗法社會從「五四」,歷經抗戰革命,已經崩潰瓦解,我們這群戰後成長的一代是在傳統的廢墟上企圖建立一座新的文學殿堂。《現代文學》搭了一個平臺,讓一群有創作才能的青年作家恣意耕耘,這群作家日後在臺灣文壇都扮演了重要角色,有幾位卓然作家,引領臺灣文學一代文風。從那時起,我在朦朧間,已經開始在做我的「文藝復興」夢了,希望有一天,中華民族也能興起一個歐洲式的Renaissance。 \n 我從文學跨入戲劇、戲曲的領域是一九八二年,我參與製作編寫《遊園驚夢》舞臺劇開始,《遊》劇在當時引起極大迴響,在臺北國父紀念館公演十場,場場滿座,一流的演員、一流的舞臺藝術家的投入,盛況空前,替臺灣戲劇演出史豎立了一道里程碑,這是第一次把中國京崑戲曲融入現代舞臺劇中,《遊》劇也引起了對岸戲劇界的興趣,一九八八年,由上海青年話劇團傑出導演胡偉民策劃,聯合上海崑劇院、上海戲劇學院、廣州話劇團,共同演出大陸版《遊園驚夢》舞臺劇,由上崑名旦華文漪擔綱,崑曲泰斗俞振飛、上海戲劇學院院長余秋雨都參加製作。首演在廣州,後北上上海,又轉移香港,各地演出轟動,是大陸文革後,第一次有《遊》劇這類舞臺劇出現。 \n 《遊園驚夢》這篇小說是敘述崑曲名伶錢夫人藍田玉的一生遭遇,劇中有大量的崑曲演出唱段,引起很多觀眾對崑曲的注意。從那時起,我開始思考崑曲的命運。崑曲興盛於晚明至清朝乾嘉時期,獨霸中國劇壇兩百多年,是當時的國劇。崑曲的表演美學超越其他一切劇種,是明清時代最高的文化成就之一。可是自十九世紀晚期以來,崑曲一直衰微不振,民國時期,崑曲幾乎從舞臺上消失,「文革」十年,崑曲完全被禁止。即使「文革」過後,崑曲恢復演出,但一直未能振衰起敝,仍處在掙扎求生存的困境。我當時省思,曾經有過如此輝煌歷史而且深入民間的藝術,竟然長期衰頹,隨時有滅絕的危險。如何拯救一種重重病危的藝術文化?於是便有青春版《牡丹亭》的誕生。二○○三年,一群有文化抱負的有心人:學者、藝術家、戲曲大師,有志一同,打造出三本二十七折,演出九小時的崑曲大戲《牡丹亭》,這齣有四百年歷史的經典劇目注入現代舞臺藝術的元素,喚回崑曲青春的生命,使得這一個古老的劇種在現代舞臺上重放光芒。我們起用青年演員,號召青年觀眾。從二○○四年台北首演以來,青春版《牡丹亭》橫掃兩岸四地、歐美各國,已經演出三百六十多場,曾經進入四十多所各地高校,觀眾人次五十萬以上,其中七成為年輕觀眾,青春版《牡丹亭》的影響,遠遠超過我們當初的預期,如果說青春版《牡丹亭》一齣戲振興了一個劇種,不算誇大之辭。二○一八年,校園版《牡丹亭》在北大首演成功,這在崑曲演出史上又是一道里程碑,校園版《牡丹亭》由北京十六所大學、三十八位學生組成的劇組演出,由青春版《牡丹亭》演員一對一教授,四位杜麗娘、三位柳夢梅,校園版《牡丹亭》的學生演員認真演出,幾乎達到職業水準,觀眾反應空前熱烈,校園版《牡丹亭》接著到天津南開大學、南京大學、香港中文大學、臺灣高雄演出,處處受到歡迎。二○○五年,青春版《牡丹亭》首次到北大演出,當時98%的學生從沒有看過崑曲演出,十三年後,北京大學生自己組團演出《牡丹亭》,這是中國青年菁英集體的文化覺醒,由此,我也看到二十一世紀中華民族發生一場「文藝復興」的可能。 \n 歐洲「文藝復興」其淵源來自古希臘、羅馬文明的啟發。中國二十一世紀的「文藝復興」也應該從我們自己的傳統文化中去尋找靈感,然後再結合現代文明,而創造出一種新的中國文化。「五四運動」推翻傳統的激進思想,恐怕是一個錯誤。歐洲「文藝復興」從文學、藝術、戲劇開始,英國的「文藝復興」便得力於莎士比亞的戲劇。中國崑曲的美學的確值得研究提倡,從振興崑曲成功,讓我得到啟發,我們傳統文化中許多有過燦爛成就的藝術,是否也能讓其在二十一世紀的舞臺上重新綻發出新的生命力。 \n 《紅樓夢》是中國文學最偉大的小說,是中華文化中一座巍巍高峰,《紅樓夢》繼承了中國文學詩、詞曲、小說的大傳統,揉合了中國哲學宗教儒、釋、道三大源流,成書於十八世紀,中國傳統文化由盛入衰的關鍵時刻,對中華文明做了一個總結。「五四」以來的文學史往往把《紅樓夢》歸類為「章回小說」、「傳統小說」甚至「舊小說」,這種歸類法都不十分精確。《紅樓夢》雖然繼承了中國文學的大傳統,但在小說藝術上卻極富開創的現代性。「五四」文學史把魯迅當作中國近代小說的始祖,其實中國的「現代小說」應該起源於《紅樓夢》。中華「文藝復興」,《紅樓夢》必定成為追溯文學靈感的標桿之一。 \n 二○一四至二○一五年,我有機會在臺灣大學講授了三個學期的《紅樓夢》,把一百二十回從頭講了一遍,後來講義編輯成書:《白先勇細說紅樓夢》,算是我對這本天書下了一個新的注解。同時我把《紅樓夢》兩個最重要的版本「程乙本」、「庚辰本」做一次詳細的比較,指出「庚辰本」一百七十多項誤謬或者不及「程乙本」之處。自一九八二年大陸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庚辰本《紅樓夢》以來,「程乙本」完全被邊緣化,這是紅學界一大危機,「程乙本」自從一七九二年(乾隆五十七年)出版以來,有二百多年的歷史,民國時期經過胡適大力推薦,一九二七年亞東版「程乙本」《紅樓夢》出版,流行海內外,影響了幾代讀者,成為當時的標準本。這樣重要的一個版本,竟然被忽略湮沒。二○一六年,在我極力奔走下,得到趙廷嚴基金的資助,促成時報文化出版社重新刻印桂冠版「程乙本」紅樓夢,大陸理想國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也同步出版簡體版。由此,「程乙版」得以復活。中國最偉大的小說,理應採用最佳版本來發行。 \n 自從一九六○年創辦《現代文學》,一場「文藝復興」夢做到如今,算算已經一甲子六十年,一個人當然無法完成「文藝復興」這樣一項鉅大文化工程。但如果一連幾代都有一批孜孜矻矻的有心人致力於文化建設,說不定迸出幾位像湯顯祖、曹雪芹的大天才來,中華民族的「文藝復興」也許就不是一個夢了,我由衷的期盼,二十一世紀,中華民族能夠恢復我們的「大漢天聲」,這是我多年的悲願。(本文摘自《白先勇的文藝復興》,聯合文學出版)

  • 國文被讚爆 蔣渭水白先勇入題

    國文被讚爆 蔣渭水白先勇入題

     今年學測國文科考題出了白先勇〈遊園驚夢〉、蔣渭水〈入獄賦〉等,相當精采。高中及補教老師都稱讚,今年國文科考點精準,最重要的是並沒有「為素養而素養」、也沒有因為跨領域而失去學科本質,是鑑別度非常高的考題。 \n 成功高中教師李仁展表示,雖然近年學測要求跨領域、素養題,但今年考題卻回歸比較傳統的國文學科本質,文學傾向比前兩年高,考了聊齋誌異、蘇軾宋詞、朱光潛〈文學的趣味〉、對照洪醒夫〈散戲〉與白先勇〈遊園驚夢〉、蔣渭水〈入獄賦〉等。 \n 中山女高教師李明慈大讚「陸游熬粥」這一題表、圖、文3種文本組合又呼應時事,題目出得非常精彩,又沒有失去學科本質;基努李維《駭客任務》隱喻經濟指標掩蓋的事實,也是跨領域的佳作。 \n 李明慈也表示今年選材多選大家,如黃春明〈心裡的桃花源〉、哈佛教授桑德爾〈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第9題考填詞,素材是小說、戲曲跟史書,能夠找這樣的素材,非常不容易。 \n 建國高中教師周杏芬表示,今年國文難度比去年高,但是非常多元、鑑別度高,能用知識整合學術探究情境,例如談宋詞元曲、甲骨文等,而不只是單純從閱讀題裡擷取答案。她特別提到王德威這一題的表格形式,反映了108課綱未來大考卷卡合一的趨勢。 \n 補教老師林馨指出,今年國文科出題相當用心,不但題目漂亮,而且沒有爭議題。不過,文言文比例提高,與白話文結合出題,重視課內知識的延伸應用,未來考生學習也將不再區分課內課外知識領域。 \n 台南一中蘇姓考生說,今年學測國文的文言文考題數量較多,必須花較多時間答題,印象比較深刻的題目,則是有題目提到書信、史記,但沒有特別的時事題,整體來說要獲得高分不難。

  • 名人愛讀紅樓!蔣勳側重小人物 李渝發現精緻的淘氣

    《紅樓夢》是文學愛好者心目中的經典,兩岸的出版市場也有許多「紅學」相關書籍,長銷不墜。不過近年在台灣,不少非學術圈的作家、文化圈人士也開始寫自己的《紅樓夢》讀書心得,提供不同的視角。清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楊佳嫻表示,這些書提供了小說家、藝術家的觀點,成功的讓經典重回大眾視野。 \n楊佳嫻表示,例如蔣勳從專欄文章改寫而來的《微塵眾》系列書籍,就提供給非學術圈的讀者有趣的切入角度,很適合一般讀者,「《紅樓夢》裡其實有幾百個角色,一般人可能只會知道幾個主要角人物如賈寶玉、林黛玉、王熙鳳、劉姥姥等。蔣勳的書的有趣之處,在於他並非從主角切入,而是談主角身邊的小人物。其實這些小人物,在小說裡都發揮了很重要的功能。」 \n小說家李渝也曾出版《拾花入夢記 》談《紅樓夢》。楊佳嫻表示,李渝有藝術史背景,又以小說家觀點出發,淺顯易懂,「例如一般認為賈寶玉的父親賈政是個迂腐、不了解自己兒子的人,但李渝注意到書中賈政形容賈寶玉學了些『精緻的淘氣』,認為這代表賈政認為兒子的淘氣是有品味的,並非完全不了解兒子,只是受限於時代和環境,只能限制他。」 \n此外,近年喜歡《紅樓夢》的讀者,對於白先勇在台灣大學開的「《紅樓夢》導讀」通識課也不會陌生,課程內容的影片除了能在台大開放式課程平台觀看,也出版成《白先勇細說紅樓夢》套書。 \n楊佳嫻表示,白先勇談紅樓夢,不只談內容,更牽涉到版本問題,「一般讀者比較不在意版本,但白先勇是資深讀者,所以會注意到不同版本中對某些角色的寫法不一樣。這套書很適合對《紅樓夢》已經有些了解的讀者去讀,比較能跟書中的觀點對話。」 \n《紅樓夢》最早是手抄本,流傳至今有「庚辰本」、「程乙本」等多種版本。胡適認為「庚辰本」是正統,後40回是高鶚「偽書」,但白先勇則推崇「程乙本」,根據其中角色的描述,認為「程乙本」較為合理,而且是由曹雪芹完成,高鶚等人只是整理出版,再度掀起討論。

  • 大陸人看台灣》為台灣作家的聲音所傾倒

    最近,只要有空閒,就會打開手機循環播放《我們在島嶼朗讀》系列短片。此系列短片是由白先勇、余光中、周夢蝶、瘂弦、林文月、楊牧、王文興等當代台灣著名作家,親自參與錄製的。更為難得的是,作家們還親自朗讀其所著的經典作品中的精彩片段,令人驚喜不已。 \n \n我們在島嶼朗讀 \n最初迷上《我們在島嶼朗讀》,是因為裡面有白先勇先生。很多台灣作家我都非常喜歡,而白先勇先生是我最喜歡的台灣作家之一。我的床頭永遠都會放上一本白先勇先生的著作。 \n白先勇先生筆下的人物,各個生動,形象鮮活,讓人讀過一遍就會深深印在腦海裡,不會忘記。例如提起金大班,腦海中就會浮現出,她身襲一件黑紗金絲相間緊身旗袍,向客人嘴一咧,一隻鱷魚皮皮包在空中亂揮兩下的樣子;而對一隻手拈住麥克風,一隻手卻一徑滿不在乎地挑弄她一頭蓬得像隻大鳥窩似的頭髮,翹起下巴頦兒,唱著「東山哪,一把青……」的朱青,印象尤為深刻。 \n不得不說,很多中華傳統文化都是通過白先勇先生的著作,才有所了解並喜歡的。就像讀過《遊園驚夢》,立刻被崑曲的高雅所吸引。尤其,白先勇先生策畫的青春版《牡丹亭》,更是百看不厭。白先勇先生的散文一點也不遜色他的小說,例如〈樹猶如此〉、〈父親歸真〉、〈寫給阿青的一封信〉都非常精彩。 \n「春日負暄,我坐在園中靠椅上,品茗閱報,有百花相伴,暫且貪享人間瞬息繁華。」沒想到白先勇先生不僅文字優美,聲音也富有詩意。充滿真摯情感的聲音,唯美意境的畫面,使我深深陶醉其中。 \n周夢蝶先生被人稱為「孤獨國主」。林清玄先生還親切地稱他為「周公」。早年,林清玄路過周夢蝶的書攤時,都會小立一下,買兩本書,和他閒聊幾句。 \n周夢蝶先生吃飯很慢,有時一頓飯甚至會吃上兩個小時。一次,林清玄就好奇地問他,為什麼吃飯那麼慢?周夢蝶回答道:「如果我不這樣吃,怎麼知道這一粒米與下一粒米的滋味有什麼不同呢?」 \n周夢蝶先生這句富有禪意的回答,使我感觸頗深。是啊,很多事情若不慢下來細細品味,又怎麼能夠體會出其中真正的含義呢。或許,生活在如今這快節奏的時代裡,人們早已認不清「慢」的價值,才會一味貪求「快」。因而,疲憊不堪者有之,迷失方向者更是大有人在。 \n「花為誰設?這心香欲晞未晞的宿淚……」畫面中年邁清臞的老者,聲音卻鏗鏘有力,頓挫有序。一字一板,聲聲入耳,字字動心。原來,這就是鼎鼎大名的孤獨國主周夢蝶。 \n「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余光中先生的這篇《鄉愁》可說是再熟悉不過了。能夠欣賞到余光中先生親自朗讀的畫面,真是興奮不已。「就這麼,三十年的歲月成串了,一年還不到一寸,好貴的時光啊!」當余光中先生朗讀至此時,我的眼眶竟不自覺地濕潤起來。 \n「隨便選一種危險給上帝吧,要是碰巧你醒在錯誤的夜間,發現真理在傷口的那一邊……」不得不承認,的確被瘂弦先生那標準的播音式朗讀,以及優美的詩句所傾倒。 \n \n升華寶島台灣的美 \n影片雖說精彩,不過每段僅有幾分鐘而已,意猶未盡在所難免。只好跑去書店,將余光中先生的《左手的繆斯》、《白玉苦瓜》,周夢蝶先生的詩選《鳥道》和瘂弦先生的《瘂弦詩集》買回來,慢慢品讀。 \n美麗的台灣島嶼,山水秀麗,舉世聞名。其實,台灣的優秀作家們,更是寶島一道道靚麗的風景線。正因這些靚麗的風景線,才使得寶島台灣的美,為之升華,美的富有內涵。 \n(朱同慶/瀋陽市)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