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皇族的搜尋結果,共69

  • 未來日皇悠仁 似進入叛逆期

    《女性自身》週刊報導,宮內廳相關人士指出,未來的日皇,現在12歲的悠仁對父母、日皇德仁的胞弟秋篠宮夫妻開始有了反抗的態度,似出現叛逆期的徵兆。例如,在欣賞音樂會時,中間休息時間悠仁準備離席被紀子妃制止,但他仍不顧地離開,紀子還緊張地追上去。

  • NBA》科爾稱讚柯瑞家族如同皇族

    NBA》科爾稱讚柯瑞家族如同皇族

    西區決賽今日在甲骨文球場點燃戰火,這將是NBA史上第一次有兄弟檔在分區冠軍賽展開鬩牆之戰。勇士教練科爾賽前受訪時稱讚柯瑞家族猶如NBA的皇室家族,是如此的顯耀與尊榮。

  • 歷代男性都有「仁」!日皇族命名規則揭密

    歷代男性都有「仁」!日皇族命名規則揭密

    日皇明仁今天退位,德仁5月1日正式即位為日本第126代天皇,值得注意的是,攤開歷代天皇名冊,名字多以「仁」(hito)字結尾,意思是道德高尚之人。

  • 兩岸史話-籠絡科爾沁部 清皇族公主頻下嫁

    兩岸史話-籠絡科爾沁部 清皇族公主頻下嫁

     雖然此時女兒已經許配給了人家,但明安一聽說努爾哈赤求婚,還是趕緊回絕了先許之婿,把女兒送到了努爾哈赤大營。努爾哈赤見此,以禮相迎,大宴成婚─滿蒙之間延續數百年的姻戚關係,即由此拉開了帷幕。

  • 《和親美人計》──籠絡科爾沁部 清皇族公主頻下嫁(二)

    1612年,努爾哈赤聽說科爾沁台吉(台吉,源於漢語皇太子、皇太弟,是蒙人對部落首領的一種稱呼,一般有黃金家族血統的首領才能稱台吉)明安有個女兒,甚為漂亮賢淑,便遣使求聘。雖然此時女兒已經許配給了人家,但明安一聽說努爾哈赤求婚,還是趕緊回絕了先許之婿,把女兒送到了努爾哈赤大營。努爾哈赤見此,以禮相迎,大宴成婚─滿蒙之間延續數百年的姻戚關係,即由此拉開了帷幕。兩年之後的一六一四年,努爾哈赤又讓第八子皇太極娶科爾沁部莽古思之女哲哲為妻(後尊為孝端皇后)。次年,努爾哈赤自己又娶了科爾沁台吉洪果爾之女為妻。

  • 兩岸史話-吐蕃喇嘛 鼓勵皇族參與性儀式

    兩岸史話-吐蕃喇嘛 鼓勵皇族參與性儀式

     明朝排斥蒙古人所大力支持的吐蕃喇嘛教,代之以中原的儒、道思想和傳統。明朝試圖恢復蒙古人的貿易體系,但功虧一簣,此後即下令燒毀出海船隻,禁止百姓出國,且耗費巨資建造高大新城牆,將中國百姓鎖在國內,將外國人阻隔於外。生活於東南亞諸港的成千上萬名華人,因此流落異鄉,有家歸不得。

  • 草原霸主成吉思汗──吐蕃喇嘛 鼓勵皇族參與性儀式(四)

    統治中國的蒙古可汗,與漢人子民愈來愈隔閡,又無力遏止瘟疫蔓延,於是轉而在吐蕃喇嘛的宗教世界裡尋求慰藉。喇嘛鼓勵他們擺脫外在塵世虛幻的紛擾,轉而進行有助於提升個人靈魂的事。喇嘛讓蒙古皇族相信,每釋放一名犯人,就多一分福報,來世就能過得更好;結果很快的,釋囚一事大為盛行。

  • 鈕承澤打破沉默談「妖魔與LOVE」網友酸爆:皇族翻牌子

    鈕承澤打破沉默談「妖魔與LOVE」網友酸爆:皇族翻牌子

    知名導演鈕承澤(豆導)因為捲入性侵疑雲,形象大傷,7日上午頂著光頭造型,前往大安分局說明案情後疾呼「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鈕承澤已經死了!」而他昨(8日)晚間被直擊現身跑步,今早首度打破沉默,透過臉書發文談「妖魔與LOVE」,似乎是在回應外界公審對他不公平。 \n \n面對北檢審理前夕,鈕承澤今天在臉書寫下「妖魔都是自身的恨與惡創作的,在砸下石頭之後,請閉上眼睛,感受愛就會更有力量將世上的仇恨與惡念化解消融…LOVE」。 \n \n不過鈕承澤48字感言似乎不被網友買單,甚至還有PTT鄉民表示看不懂,直呼「這種文青式的風格,我真的看不太懂…想表達什麼?」其餘網友紛紛提出解答,「我是皇族,什麼性侵,我這是翻牌子」、「你們這些hater故意把我妖魔化」、「翻譯:閉上眼睛就不關我的事了」、「你用你的指尖阻止我說再見」;也有人狠酸「是不是想說這是正常情慾的流動」。

  • 清朝皇族後裔?日本「愛新覺羅」正妹院長回應了!

    清朝皇族後裔?日本「愛新覺羅」正妹院長回應了!

    清朝皇族愛新覺羅的後裔竟然出現在日本?日本東京一位眼科院長日前在網路上受到不小討論,除了外型亮眼之外,她的本名竟然就叫做「愛新覺羅維」,特別的姓氏引來大批網友關注,同時也好奇她的家世背景。 \n \n有網友日前在推特上好奇PO文問道「在大井町車站看到這個看板,經歷和名字實在太厲害了,真的是(清朝皇族)後代嗎?」畫面中只見一塊廣告看板上刊登著眼科女院長的亮眼學經歷,不僅擁有高顏質,2007年畢業於名古屋大學醫學系,2017年取得東京大學醫學系研究科外科博士學位後,同年進入東京遞信病院工作,並於2018年擔任大井町眼科院長,專治白內障與各種眼疾。 \n \n除此之外,她的語言能力也不容小覷,標榜看診提供中英日3聲道服務,讓同樣在東京的外國人就診時也能溝通無礙。 \n \n不過最備受討論的不外乎是她獨特的「愛新覺羅」姓氏,讓外界好奇她和清朝末代皇帝溥儀有沒有血緣關係?因為自從清朝被推翻之後,有不少愛新覺羅氏都赴日定居。對此,一名和她曾在同一單位實習的網友透露,「雖然透露個人資訊不太好,但是愛新覺羅維真的是清朝後代喔。」 \n \n面對外界議論紛紛,正妹女院長也特別在東京大學醫學部直屬病院的網站上澄清,直言自己並非是清朝皇裔的嫡系後代。另外,在社群網站上也不難看出她已經死會,最大的女兒也已經是小學生了。

  • 末代皇族實錄──不當皇帝 我在世上有何意義(三)

    他跟我一樣地不明白,復辟的做法和日本人宣傳的「滿洲民眾要求獨立自治」的說法,是配不上套的。這時日本人在國際上十分孤立,還不能把這場傀儡戲立刻搬上臺去,因此關東軍並不急於定案,暫時仍用什麼「自治指導部」、「維持會」等名目支撐著。 \n \n搶這個首揆椅子 \n \n羅振玉認為鄭孝胥被他封鎖住,其他人更無法靠近我的身邊,無從代表我和日本人去說話,他大可用獨家經理的身分,不慌不忙地和日本人辦交涉。復辟大清和另立國家之爭正懸而未決,我和鄭孝胥到了旅順,出乎羅振玉的意外,他對鄭孝胥的封鎖失了效,關東軍方面請鄭孝胥去會談。羅振玉既不知道鄭孝胥和東京軍部的關係,也想不到鄭孝胥在離津之前就認識了上角利一。 \n就像我出宮那年,羅振玉與日本竹本大佐的關係變成了鄭孝胥的關係一樣,這回羅振玉帶來的上角也很快變成了鄭孝胥的朋友,成了鄭與關東軍之間的橋樑。鄭氏父子到了營口、旅順,和甘粕正彥談了幾次心,關東軍因此瞭解到他父子遠比羅振玉「靈活」,不像羅振玉那樣非有蟒袍補褂、三跪九叩不過癮,因此樂於以他為交易對手。 \n鄭孝胥被看中了之後,第一次和板垣會面(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在旅順),聽到板垣要叫我當「滿蒙共和國大總統」,先很驚訝,後來明白了日本軍方決不肯給我一頂皇帝帽子,便馬上改了主意,由他兒子鄭垂出面找軍方選中的殖民地總管駒井德三,表示日本如果認為「帝國」稱呼不適於這個新國家的話,只要同意他任未來的內閣首揆,一切沒有問題,他可負責說服「宣統帝」接受其他的元首稱號。 \n順便說一句,這時搶這個首揆椅子的,卻大有人在。不但有羅振玉,還有張景惠、臧式毅、熙洽等人。熙洽幾次派人送錢給我,共有十幾萬元,求我授他「總理」之職。鄭孝胥自然很著急,所以忙不迭地叫鄭垂從旁搶先遞「價碼」。駒井德三把這袖筒裏來的價碼告訴了本莊和板垣,於是鄭孝胥便成了奉天關東軍司令官的客人。就這樣,關東軍的第一交易對手由羅振玉變成了鄭孝胥。 \n自然,這些真象是我在封鎖中所看不透的。我所見到的是另外一樣…… \n我到旅順以後,感到最惶惑不安的,倒不是因為受到封鎖、隔離,而是從上角這幾個日本人口中聽到,關東軍似乎連新國家的國體問題還沒定下來。 \n這對我說來,比沒有人在碼頭上迎接我更堵心。沒有人迎接,還可以用「籌備不及」、「尚未公布」的話來解釋。「國體未定」又是怎麼回事呢?國體既然未定,土肥原幹麼要請我到滿洲來呢? \n鄭孝胥和上角向我解釋說,土肥原沒有說謊,關東軍支持我復位和主持大計的話全不錯,不過這是滿洲的事,當然還要和滿洲人商量,沒有商量好以前,自然叫做「未定」。 \n \n大起恐慌 人人憤慨 \n \n我已經不像在湯崗子那樣容易相信這些人了,但我又找不到任何別人商議事情。這還是我第一次離開我的師傅。在沒師傅指點的情形下,我只好採取商衍瀛的辦法,找神仙幫忙來解答問題。我拿出從天津帶來的一本《未來預知術》,搖起了金錢神課。記得我搖出了一課「乾乾」卦,卦辭還算不壞。於是我就這樣的在鄭孝胥、羅振玉和諸葛亮的一致勸導下,捺著性子等待下去。 \n有一天,上角來問我,是不是認識馬占山。我說在天津時,他到張園來過,算是認識吧。上角說,板垣希望我能寫一封信,勸馬占山歸順。我說在天津時已曾寫過一封,如果需要,還可以再寫。這第二封勸降書並沒有用上,馬占山就投降了。雖然我的信未發生作用,可是關東軍請我寫信這件事給了我一種安慰,我心裏這樣解釋:這顯然是日本人承認我的威信,承認這塊江山必須由我統治才行。我是誰呢,不就是大清的皇帝嗎?這樣一想,我比較安心了些。 \n這樣等了三個月,到我過生日的第二天,即一九三二年二月十九日,忽然來了一個消息,剛剛復會的「東北行政委員會」通過了一項決議,要在滿洲建立一個「共和國」。所謂東北行政委員會是二月十八日復會的,這個委員會由投降的原哈爾濱特區長官張景惠、遼寧(這時被改稱奉天)省主席臧式毅、黑龍江省代理主席馬占山和被這委員會追認的吉林省主席熙洽組成,張景惠為委員長。二月十九日,這個委員會在板垣導演下通過了那項決議,接著又發表了一個「獨立宣言」。這些消息傳來之後,除了鄭氏父子以外,我身邊所有的人,包括羅振玉在內無不大起恐慌,人人憤慨。 \n這時占據著我全心的,不是東北老百姓死了多少人,不是日本人要用什麼辦法統治這塊殖民地。它要駐多少兵,要採什麼礦,我一概不管,我關心的只是要復辟,要他們承認我是個皇帝。如果我不為了這點,何必千里迢迢跑來這裏呢?我如果不當皇帝,我存在於世上還有什麼意義呢?陳寶琛老夫子以八十高齡的風燭殘年之身來到旅順時,曾再三對我說:「若非復位以正統系,何以對待列祖列宗在天之靈!」 \n我心中把土肥原、板垣恨得要死。那天我獨自在前肅親王的客廳裏像發了瘋似地轉來轉去,紙煙被我捏斷了一根又一根,《未來預知術》被我扔到地毯上。我一下子想?了我的靜園,想到假如我做不成皇帝,還不如去過舒適的寓公生活,因為那樣我還可以賣掉一部分珍玩字畫,到外國去享福。這樣一想,我有了主意,我要向關東軍表明態度,如果不接受我的要求,我就回天津去。我把這主意告訴了羅振玉和鄭孝胥,他們都不反對。羅振玉建議我先送點禮物給板垣,我同意了,便從隨身帶的小件珍玩中挑了幾樣叫他去辦。恰好這時板垣來電話請鄭羅二人去會談,於是我便叫陳曾壽為我寫下必須「正統系」的理由,交給他們帶給板垣,叫他們務必堅持,向板垣說清楚我的態度。(系列完) \n

  • 末代皇族實錄──我只是紙牌上的皇帝(二)

    在旅順住的是大和旅館。又是在對翠閣的一套做法,樓上全部歸我們這幾個人佔用,告訴我不要下樓,樓下的人也不准上來。上角和甘粕對我說的還是那幾句:新國家問題還在討論,不要著急,到時候就有人請我到瀋陽去。 \n \n \n斷絕我和別人來往 \n \n在這裏住了不多天,鄭孝胥父子便獲得了羅振玉一樣的待遇,不但外出不受阻攔,而且還可以到大連去。這時鄭孝胥臉上的鬱鬱不樂的神色沒有了,說話的調子也和羅振玉一樣了,說什麼「皇上天威,不宜出頭露面,一切宜由臣子們去辦,待為臣子的辦好,到時候皇上自然就會順理成章地面南受賀」。 \n又說在事成之前,不宜宣揚,因此也不要接見一切人員,關東軍目前是這裏的主人,我在「登極」之前,在這裏暫時還算是客人,客隨主便,也是理所當然。聽了他們的話,我雖然心裏著急,也只好捺下心等著。 \n事實上,這些口口聲聲叫我皇上的,這些絞著腦汁、不辭勞苦、為我奔波著的,他們心裏的我,不過是紙牌上的皇帝,這種皇帝的作用不過是可以吃掉別人的牌,以贏得一筆賭注而已。日本人為了應付西方的磨擦和國內外的輿論壓力,才準備下我這張牌,自然他們在需要打出去之前,要嚴密加以保藏。鄭羅之流為了應付別的競爭者,獨得日本人的犒賞,也都想獨佔我這張牌,都費盡心機把持我。於是就形成了對我的封鎖,使我處於被隔離的狀態中。在湯崗子,羅振玉想利用日本人規定的限制來斷絕我和別人的來往,曾阻止我和鄭孝胥與日本關東軍的接觸,以保障他的獨家包辦。到了旅順,鄭孝胥和日本人方面發生了關係,跟他唱上了對臺戲,於是他只好亡羊補牢,設法再不要有第三個人插進來。在防範我這方面,羅和鄭聯合起來,這就出現了鄭羅二人一方面聯合壟斷我,一方面又勾心鬥角地在日本人方面爭寵。 \n這些事實的內幕,我當時自然不明白。我只覺出了羅振玉和鄭孝胥父子跟日本人沆瀣一氣,要把我和別人隔離開。他們對於佟濟煦和只知道算卦求神的商衍瀛,不怎麼注意,對於從天津來的要見我的人,卻防範得很厲害,甚至連對婉容都不客氣。 \n我在離開靜園以前,留下了一道手諭,叫一名隨侍交給胡嗣瑗,命他隨後來找我,命陳曾壽送婉容來。這三個人聽說我在旅順,就來到了大連。羅振玉派人去給他們找了地方住下,說關東軍有命令,不許他們到旅順來。婉容對這個命令起了疑心,以為我出了什麼岔子,便大哭大鬧,非來不可,這樣才得到允許來旅順看了我一次。過了大概一個月,關東軍把我遷到善耆(這時已死)的兒子憲章家裏去住,這才讓婉容和後來趕到的二妹、三妹搬到我住的地方來。 \n \n \n恐懼在壓迫著我 \n \n我本來還想讓胡嗣瑗、陳曾壽兩人也搬到我身邊,但鄭孝胥說關東軍規定,除了他父子加上羅振玉和萬繩栻這幾個人之外,任何人都不許見我。我請求他去和甘粕、上角商量,結果只准許胡嗣瑗見一面,條件是當天必須回大連。胡嗣瑗在這種情形下,一看見我就咧開大嘴哭起來了,說他真想不到在我身旁多年,今日落得連見一面都受人限制,說得我心裏很不自在。一種孤立無援的恐懼在壓迫著我,我只能安慰胡嗣瑗幾句,告訴他等我到了可以說話的時候,一定「傳諭」叫他和陳曾壽到我身邊來。胡嗣瑗聽了我的話,止住了哭泣,趁著室裏沒人,一五一十地向我訴說了鄭羅二人對他們的多方刁難,攻擊他們是「架空欺罔,挾上壓下、排擠忠良」。 \n胡嗣瑗和陳曾壽住在大連,一有機會就托人帶奏摺和條陳來,在痛罵鄭羅「雖秦檜、仇士良之所為,尚不敢公然無狀、欺侮挾持一至於此」之外,總要酸勁十足和焦急萬分地一再說些「當茲皇上廣選才俊,登用賢良之時,如此掣肘,尚有何希望乎?」這類的話。胡嗣瑗曾勸我向日本人要求恢復天津的形勢,身邊應有親信二三人,意思是他仍要當個代拆代行的大軍機。陳曾壽則對我大談「建國之道,內治莫先於綱紀,外交莫重於主權」,所謂「綱紀最要者,魁柄必操自上,主權最要者,政令必出自上」,總之一句話,我必須有權能用人,因為這樣他才能做大官。這些人自然鬥不過鄭羅,在後來封官晉爵的時候,顯貴角色裏根本沒有他們。後來經我要求,給了陳曾壽一個秘書職務,但他不幹,請假走了,直到以後設立了內廷局叫他當局長,他才回來。胡嗣瑗曾和陳曾壽表示決不做官,「願以白衣追隨左右」,我給他弄上個秘書長的位置,他才不再提什麼「白衣」。由於他恨極了當國務總理的鄭孝胥,後來便和羅振玉聯合起來攻鄭。結果沒有攻倒,自己反倒連秘書長也沒有做成,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n我到旅順的兩個月後,陳寶琛也來了。鄭孝胥這時成了關東軍的紅人,羅振玉眼看就要敗在他手裏,正當他接近全勝,他和關東軍的交易接近成熟的時候,看見威望超過他的「帝師」出現在大連,立刻引起了他的警惕。他生怕他這位同鄉會引起日本人更大的興趣,急忙想攆陳回去。所以陳寶琛在旅順一共住了兩宿,只和我見了兩面,就被鄭孝胥藉口日本人要在旅館開會給送走了。 \n同時,天津和北京的一些想做官的遺老們藉口服侍我,跑到旅順來,也都被鄭孝胥和甘粕正彥擋了駕。就連恭親王溥偉想見我也遇到攔阻。我過生日的時候,他們再找不到藉口,才無可奈何地讓一部分人見了我,給我祝壽。其中有寶熙、商沭瀛、沈繼賢、金卓、王季烈、陳曾壽、毓善等人,後來在偽滿成立時都成了大小新貴。 \n當時互相傾軋、你爭我奪的不但有遺老,在日本浪人和特務之間也不例外,得勢的當然是板垣手下的上角和甘粕這一夥。當過我父親家裏家庭教師的遠山猛雄本想到我身邊沾沾光,由於不是軍部系統的,最後都給上角和甘粕擠走了。 \n發生在鄭與羅之間的鬥爭是最激烈的。這是這對冤家最後的殊死戰,因此都使用出了全身的力氣。羅振玉利用他和板垣、上角利一這些人的勢力,對鄭孝胥一到東北即行封鎖,是他的頭一「招」。他自恃有首倡「迎立」之功,相信只要能把我壟斷在手,用我這張牌去和日本人談判,一定可以達到位居首輔的目的。可是他在談判中,一上來就堅持要大清復辟。日本方面對他這個意見不感興趣。 \n(待續) \n

  • 末代皇族實錄──見不到高呼萬歲的百姓(一)

    編者按:溥儀三歲登基,三年退位,卻是全世界最為熟知的一位中國皇帝。 \n他,也是結束了中國四千餘年帝制的末代皇帝。 \n這位唯一為自己作傳的皇帝溥儀回憶說道:「我的興趣除了復辟,還是復辟。我不懂愛情,在我看來,夫妻關係就是主奴關係,妻妾都是君王的奴才和工具。」 \n就讓我們藉著這本《末代皇帝自傳》,一窺炫麗宮廷背後,不為人知的真相。 \n在淡路丸上,鄭孝胥講了一整天治國平天下的抱負。十三日早晨,我們到達了遼寧省營口市的「滿鐵」碼頭。 \n \n復辟不易 樂得太早 \n \n \n為什麼去瀋陽要從營口登陸,這個問題我根本不曾考慮過,我想到的只是東北民眾將如何在營口碼頭上來接我。在我的想像中,那裏必定有一場民眾歡呼的場面,就像我在天津日租界日僑小學裏看到的那樣,人們搖著小旗,向我高呼萬歲。但是船身越靠近碼頭,越不像那麼回事。那裏並沒有人群,更沒有什麼旗幟。等到上了岸,這才明白,不但迎接的人很少,而且全是日本人。 \n經過上角利一的介紹,才知道這都是板垣派來的人,為首的叫甘粕正彥。此人在中國知道他的不多,在日本卻大有名氣。他原是個憲兵大尉。日本大地震時,日本軍部趁著震災造成的混亂,迫害進步人士,遭難的大杉榮夫婦和七歲的孩子就是死在他手裏的。震災後,這個慘案被人揭發出來,在社會輿論壓力之下,軍部不得不讓他充當替罪羊,交付軍事法庭會審,處以無期徒刑。過了不久,他獲得了假釋,被送往法國去念書。他在法國學的是美術和音樂,幾年之後,這位藝術家回到日本,隨即被派到關東軍特務機關。據二次大戰後日本出版的一本書上說,作為「九一八」事變信號的柳條溝鐵道的爆炸,就是他的一件傑作。在營口碼頭上,我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彬彬有禮的戴細腿近視眼鏡的人,會有這麼不平凡的經歷。如果沒有他的傑作,也許我還不會到東北來哩。 \n甘粕正彥把我和鄭氏父子讓進預備的馬車,把我們載到火車站。坐了大約一個多鐘頭的火車,又換上了馬車。一路上沒聽到任何解釋,稀裏糊塗地到了湯崗子溫泉療養區。我懷著狐疑的心情走進了對翠閣溫泉旅館。 \n對翠閣旅館是日本「滿鐵」的企業,日本風格的歐式洋樓,設備相當華麗,只有日本軍官、滿鐵高級人員和中國的官僚有資格住。我被帶進了樓上的非常講究的客房,在這裏見著了羅振玉、商衍瀛和佟濟煦。羅振玉給我請安後即刻告訴我,他正在和關東軍商洽復辟建國的事,又說在商談結束前,不宜把我到達這裏的消息洩露出去,而且除了他之外別人也不宜出頭露面。他這話的真正用意我沒有領會,我卻自以為弄清了一個疑團:怪不得沒有熱烈歡迎的場面,原來人們還都不知我來。我相信和關東軍的談判是容易的,不久就可以宣佈我這大清皇帝在瀋陽故宮裏復位的消息,那時就不會是這樣冷冷清清的了。我想得很高興,全然沒有注意到鄭氏父子的異樣神色。我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餐別有風味的日本飯菜,在窗口眺望了一會這個風景區的夜色,就心曠神怡地睡覺去了。 \n過了一宿,我才明白這次又樂得太早了。 \n \n \n「新國家」還在討論 \n \n漱洗之後,我招呼隨侍祁繼忠,說我要出去蹓躂一下,看看左近的風景。 \n「不行啊,不讓出去啦!」祁繼忠愁眉苦臉地說。 \n「怎麼不行?」我詫異地問。「誰說的?到樓下去問問!」 \n「連樓也不讓下啊!」 \n我這時才知道,對翠閣旅館已經被封鎖起來,不但外面的人不准進到旅館範圍裏來,就是住在樓下的人也休想上樓(樓上只有我們這幾個人住)。尤其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連樓上的人也不許下去呢?找羅振玉,羅振玉已不知何往。鄭孝胥父子都很生氣,請我找日本人問問這是怎麼回事。陪我們住在這裏的日本人,帶頭的是上角利一和甘粕正彥。祁繼忠把上角找來了,他笑嘻嘻地用日本腔的中國話說:「這是為了安全的,為了宣統帝安全的。」 \n「我們在這裏住到什麼時候?」鄭孝胥問。 \n「這要聽板垣大佐的。」 \n「熙洽他們呢?不是羅振玉說熙洽要接我到奉天嗎?」 \n「這,也要聽板垣大佐的。」 \n「羅振玉呢?」鄭垂問。 \n「到瀋陽找板垣大佐去了。現在還在討論著新國家的問題,討論出一致的意見,就來請宣統帝去的。」 \n「糟!」鄭垂一甩手,忿忿地走到一邊去了。這個「君前失禮」的舉動很使我看不慣,不過這時更引起我注意的,卻是上角說的「新國家」問題還在討論。這可太奇怪了,不是土肥原和熙洽都說一切沒問題,就等我來主持大計了嗎?上角現在說「還在討論」,這是什麼意思呢?我提出了這個問題,上角利一含糊其詞地回答說: \n「這樣的大事,哪能說辦就辦的?宣統帝不要著急,到時候自然要請宣統帝去的。」 \n「到哪裏去呢?」鄭垂匆匆地走過來插嘴,「到奉天嗎?」 \n「這要聽板垣大佐的。」 \n我很生氣地躲開了他們,到另一間屋子叫來了佟濟煦,問他從瀋陽拍來電報說「萬事俱妥」是什麼意思。佟濟煦說這是袁金鎧說的,不知這是怎麼鬧的。我又問商衍瀛,他對這件事怎麼看,他也沒說出個什麼道理來,只抱怨這地方沒有「乩壇?,否則的話,他一定可以得到神仙的解答。 \n這時我還不知道,日本人正在忙亂中。日本在國際上處勢孤立,內部對於採取什麼形式統治這塊殖民地,意見還不統一,關東軍自然還不便於立刻讓我出場。我只感覺出日本人對我不像在天津那麼尊敬了,這個上角也不是在天津駐屯軍司令部裏的那個上角了。我在不安的預感中,等待了一個星期,忽然接到了板垣的電話,請我搬到旅順去。 \n為什麼不去瀋陽呢?上角利一笑嘻嘻地解釋說,這還要等和板垣大佐談過才能定。為什麼要到旅順等呢?據上角說,因為湯崗子這地方附近有「匪」,很不安全,不如住旅順好,旅順是個大地方,一切很方便。我聽著有理,於是這天晚上搭上火車,第二天一早到了旅順。(待續) \n

  • 超夯正妹眼科院長!起底背景竟是「皇族後代」

    超夯正妹眼科院長!起底背景竟是「皇族後代」

    日本東京最近一位眼科正妹院長在網路上引發廣大討論,不僅僅是她的亮麗外表和高學歷,而是她的家世背景真的太讓人好奇了,因為她的姓氏「愛新覺羅」可是清朝的國姓啊,不得不讓人聯想到她究竟是不是皇族後代呢? \n綜合日媒報導,這名美女名叫愛新覺羅維(あいしんかくら い),2007年畢業於名古屋大學醫學系,而更在2017年取得東京大學醫學博士學位,有著豐富臨床經驗的她,現在是大井町眼科(アイクリニック大井町)的院長。據悉,她還能通英文與中文,真的是太厲害了,可說是人人稱羨的人生勝利組啊! \n但她的姓氏也讓人非常好奇,就竟她和末代皇帝溥儀溥儀有沒有血緣關係呢?事實上,愛新覺羅的後代有許多人在日本生活,就連溥儀的弟弟溥傑也與日本非常有淵源。 \n關於這個身世之謎,就有一位自稱和她在同一個單位實習的網友在推特上說:「在網路上講太多個人資料不太好,不過我跟她雖然不是同屆但是在同一個單位實習,可以確定她真的是後代喔!」 \n其實不管這位美女院長是不是皇族後代,重要的還是她的醫術,大家還是將重點放在她的專業上吧!

  • 獨/林煒媽媽真的姓「愛新覺羅」!滿清皇族後裔巧合演過「福康安」

    獨/林煒媽媽真的姓「愛新覺羅」!滿清皇族後裔巧合演過「福康安」

    「花系列」小生林煒最近在台灣拍攝《鄧麗君之我只在乎你》,等戲空檔也追起超夯清宮劇《延禧攻略》和《如懿傳》。他表示,追劇後忽然對「愛新覺羅」家族燃起興趣,原來他的媽媽不僅是滿清正黃旗,也是愛新覺羅家族後代,滿清被推翻、民國成立後,家族全改姓金,但媽媽約5年多前改回本姓「愛新覺羅」,他還常跟媽媽抱怨:「您的姓太長了!加上名字就有6個字!」 \n \n林煒表示,外祖父和清朝最後一個皇帝溥儀是堂兄弟,小時候常聽媽媽說起家族的事,他總是心不在焉,雖然自己身上也有四分之一的愛新覺羅家族血統,但清朝對他來說太遙遠也沒有感覺,不過他1990年演出金庸《雪山飛狐》中的「福康安」,天生是滿族臉,剃了光頭後還真的很像清朝人,當時媽媽和舅舅等親戚看他演清朝王爺都很開心,但當時他只專注在演戲上,壓根沒去想過自己血統問題。 \n \n不過住在香港的媽媽,幾年前把姓氏改回「愛新覺羅」,他才稍微開始「有感」,尤其他每次填寫文件時就挺麻煩,特別是寫英文拼音總是怕拼錯,他還為此跟媽媽抱怨她名字太長、父母欄寫不下。有些朋友還會故意開玩笑,叫他「貝勒爺」。 \n \n最近,因為《鄧麗君》劇組幾乎所有人拍戲空檔都拿著iPad在追《延禧攻略》,從不追劇的他,也開始跟著看,哪知一看就入迷,「我第一天就一口氣看20集!3天就追到68集!明明已經坐到腿麻、屁股快開花,就是離不開,忍不住一集集看下去,本來還想著白天要跑打球、跑銀行,結果一覺醒來又繼續看,什麼事都沒做,看得累到快要吐血啦!」 \n \n成為忠實劇迷的他,更因此開始對自己的血統產生興趣,甚至上網google「愛新覺羅」、「富察」等各家族的起源、滿清八旗分佈,以及是否真有那些劇中後宮妃嬪。他笑說:「下次回家要好好專心聽媽媽講她的故事了!」 \n \n林煒透露過去曾有香港醫療團隊找上他,希望能取他的細胞進行研究,進行「愛新覺羅」家族的基因解碼,但他不想要解開什麼基因秘密,不管是優點或缺陷,他都沒興趣也不想知道,因此婉拒。不過他說,自己的長相確實就是滿族臉,北京至今也還有很多滿族後代,他上部戲的製作老闆也是滿族人,一見到他就笑說:「我一看你就知道是同家人!」 \n \n林煒大誇《延禧攻略》整體都很棒,劇情緊湊,從劇本、燈光、美術、服裝、化妝、道具樣樣好,演員更是個個表現到位,他特別欣賞聶遠、秦嵐、吳謹言等人的演技,尤其聶遠飾演的乾隆皇帝,演得很接地氣、還多了皇帝生活化一面,角色非常吸引人。

  • 日女皇族絢子今秋結婚 兩人一見鍾情

    日本皇族高圓宮家的三女絢子與大型海運公司「日本郵船」職員守谷慧將於8月12日訂婚,10月29日在澀谷的明治神宮舉行結婚儀式。兩人相識半年即決定走入結婚殿堂,除了雙方母親是舊識外,驟失親人的共同經驗也讓兩人心靈更接近。 \n \n  32歲的守谷和27歲的絢子2日在宮內廳召開記者會,正式宣布結婚喜訊。絢子表示,「兩人是在母親(久子妃)的介紹下,於去年12月認識的。今年有次兩人一起吃完飯後,守谷突然求婚,當時並沒有立刻答應,直到4月才答應。」 \n \n 絢子說,「我不知道母親當時介紹守谷是出於什麼想法,但是兩人初次見面就非常聊得來,聊到開心的忘記時間。」「我們很自然地彼此吸引而走到今天,應該是兩位母親牽線結下的良緣吧。」 \n \n 久子妃和守谷已故的母親季美枝是20年來的舊識,季美枝3年前在柬埔寨從事救濟世界貧窮兒童的NPO組織「無國界兒童們」活動時突然病死,守谷為繼承母親遺願也擔任該組織的理事。久子妃去年12月參加該組織設立20周年時,介紹守谷給絢子認識。 \n \n 兩人在記者會上被問到彼此的印象時,「我對絢子的第一印象是,她是個開朗、積極的人,和她在一起時,她不管和誰接觸都很溫暖,她的溫柔體貼深深打動了我,也逐漸地讓我萌生想與她共度此生的想法。她也能理解我對於親人突然過世的心情變化,這讓我們心靈的距離變得更近了。」 \n \n 絢子則表示,「他的決斷力讓我感到很有魅力」、 「我的父親高圓宮、他的母親都突然過世,因此我們倆都認為,『今天有的未必明天一定會有』,日常生活不要太過於習以為常,我們希望即使是平日的小事,都能讓我們感到開心、快樂。」兩人異口同聲地表示,「希望能營造笑聲不斷,開朗的家庭」。 \n \n 絢子在取得城西國際大學碩士學位後,去年6月起在城西國際大學擔任研究員。守谷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日本郵船上班,平時熱愛馬拉松等運動,還參加鐵人3項比賽。 \n \n 高圓宮是已故皇族憲仁親王的宮家,他是三笠宮崇仁親王的第3個兒子,是昭和天皇的侄子、現任日皇明仁的堂弟。憲仁親王與久子妃育有3個女兒,長女承子未婚,次女典子4年前嫁給島根縣出雲大社神職人員千家國麿,已從皇室除籍。

  • 日本女皇族又將少1人  絢子傳喜訊母親是紅娘

    日本女皇族又將少1人 絢子傳喜訊母親是紅娘

    日本皇族高圓宮家的三女絢子傳出喜訊。她將與由母親、憲仁親王妃久子牽線結識的大型海運公司「日本郵船」職員守谷慧結婚。兩人預定7月2日召開記者會,宣布結婚喜訊,今年秋天正式完婚。 \n \n  NHK報導,絢子今年27歲,在取得城西國際大學碩士學位後,去年6月起在城西國際大學擔任研究員。守谷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日本郵船上班,平時熱愛馬拉松等運動,還參加鐵人3項比賽。 \n \n 守谷在正業之外,還擔任專門援助世界貧窮兒童的NPO組織「無國界兒童們」的理事,久子10年前在參加該組織的活動時認識了守谷,由於絢子對國際福祉活動感興趣,久子於是介紹兩人認識。 \n \n 宮內廳指出,兩人於去年12月首次見面,今年4月高圓宮邸舉行派對時,守谷與其家人都獲邀參加,久子也認同兩人交往。絢子已向日皇明仁夫婦報告結婚的想法,兩人預定今年秋天在東京正式完婚。 \n \n 高圓宮是已逝皇族憲仁親王的宮家,他是三笠宮崇仁親王的第3個兒子,大正天皇的皇孫、昭和天皇的侄子、現任日皇明仁的堂弟。 \n \n 憲仁親王與久子妃育有3個女兒,長女承子未婚,次女典子4年前嫁給島根縣出雲大社神職人員千家國麿,已經從皇室除籍。 \n \n 日本皇室陰盛陽衰,《皇室典範》又規定,女性皇族下嫁民間後就必須脫離皇籍。秋篠宮的長女真子日前傳喜訊,但延後婚期,絢子結婚之後,日本皇族又少1人,可能再度引起是否該修《皇室典範》的討論。

  • 甘肅完顏皇族守墓人 視岳飛為敵

    甘肅完顏皇族守墓人 視岳飛為敵

     中華民族都視岳飛為民族英雄,甚至敬為神明供奉膜拜。然而在大陸甘肅有一個村子,村民居然都把岳飛當仇人,這段恩恩怨怨談起來,竟有800多年之久。 \n 史書記載,金朝滅亡後,元朝統治者下達了「女真完顏一族罪不可赦」的命令。據說當時的大多數完顏皇族後裔都被元軍屠殺殆盡。但百密總有一疏,在金朝滅亡之前,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的孫子,也就是第四子金兀朮(完顏宗弼)的兒子完顏亨,被海陵王完顏亮毒殺後,其族人帶著他的遺骨逃到了今天的甘肅省平涼市涇川縣境內。 \n 複姓完顏的女真族人 \n 族人將完顏亨的遺骨葬到當地的「九頂梅花山」之後,為了守陵在當地定居下來。金朝滅亡後,定居於此的完顏亨族人也就成了完顏皇族倖存的皇族血脈,也留下了一支複姓完顏的女真族人。 \n 他們世世代代都告誡子孫要守護完顏亨的墓葬,800多年後的今天,當初這支金朝皇族後裔的避難所已經發展成為了一個完顏村。村中5000多名村民都是這支金朝皇族後裔的皇族後人。 \n 在外村人的眼中,完顏村的村民都視岳飛為仇人,從來不看有關於岳飛「精忠報國」的戲曲,也從來不聽岳飛的事蹟。如果有的戲班子在完顏村附近演唱有關岳飛的戲曲,說不定還會被完顏村村民轟走。據猜測,這可能和他們是金朝皇族後裔的身份非常有關,宋金勢不兩立。 \n 此外,完顏村民也都遵守著世代相傳的一個任務,守護著村旁「九頂梅花山」上的一座神祕古墓。他們知道古墓中埋著自己的祖先完顏亨,這是外村人過去不知道的事。 \n 完顏村也遺存金朝時修建的完顏皇族祠堂,800年來一直掛著金朝歷代皇帝和開國重臣的畫像。據當地考古專家詳細考證表示,古墓和畫像都有據可靠,非常真實。完顏村的村民也確實都是金朝開國皇帝完顏阿骨打的後人。 \n 為抗日川軍守墓74年 \n 在近代,也有一則感人的守墓事蹟。74年前的抗日戰爭,一支川軍部隊在河南狙擊日軍,在浴血抵抗中,團長彭仕復等人犧牲殉國。之後,他和戰友被埋在洛陽新安縣南李村鎮,當地百姓自發為他們守墓至今。 \n 經過多年追查,去年彭仕復的子孫終於找到墓地。為了報答新安村民的守墓,彭仕復的媳婦李曉珍今年特地回到當地的幼兒機構進行支教,以此報恩村民守墓74年,也回饋當地志願者的熱心尋找。 \n 小靈通 完顏阿骨打 \n 金朝開國皇帝,女真族,生於1068年8月1日,卒於1123年9月19日,虎水(今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東南阿什河)人,漢名完顏旻。善騎射,力大過人。1114年,阿骨打起兵反抗遼朝,1115年建國號「金」,年號「收國」,建都會寧府,在位9年,終年56歲,廟號金太祖。作為女真總首領,完顏阿骨打完成了建國、破遼兩件大事,女真族的歷史自他開啟了一個新時期。(王曉鈴)

  • 兩岸史話-八旗不代表就是皇族

    兩岸史話-八旗不代表就是皇族

     所謂的八旗是滿洲人的部族組織,每個部族都有自己的軍旗。軍旗的顏色分別是黃色、白色、紅色、藍色四色,當中又分為有邊的軍旗(鑲)和沒有邊的軍旗(正),總共八種軍旗。部族的名稱就是以軍旗的顏色稱呼,八部族統稱八旗。幾乎只要是滿洲人,就隸屬於八旗的某一旗之下。除了滿洲人之外,已經滿洲化的蒙古人、漢人、朝鮮人、俄羅斯人等也被編入八旗之內,被視為是滿洲人。因此,滿洲人和被編入八旗的其他種族的人,統稱「旗人」。 \n 一六四四年初,李自成前進北京,經過山西省的太原、大同、宣府(河北省宣化)、居庸關,於四月二十三日進逼北京。二十四日,崇禎帝逃至宮廷後方萬歲山的壽皇亭,翌二十五日拂曉,自縊身亡。於是,明朝自朱元璋在南京即帝位以來,經過二百七十六年後滅亡。中國史的第三期前期到此結束,進入後期。 \n 這時,明朝將軍吳三桂駐紮於山海關,負責防禦清軍。北京沒有了皇帝,自己被夾在反叛軍和清軍之間孤立無援,吳三桂於是遣使前往清朝的首都瀋陽,向過去的敵人滿洲人提出同盟的請求。 \n 清朝實權範圍尚少 \n 當時在清朝掌握實權的是努爾哈赤的第十四個兒子,也就是順治帝的叔父多爾袞,他是非常優秀的皇族,同時也是順治帝的監護人。多爾袞立刻接受吳三桂的提議,清舉全軍前進山海關。 \n 占領北京的李自成率領二十萬大軍來到山海關,但不敵吳三桂軍和清軍的聯軍而大敗。李自成逃回北京,在紫禁城的宮殿即位稱帝後放火燒毀宮殿,滿載掠奪而來的金銀財寶逃離北京,前往西安。 \n 多爾袞率領大軍進入北京。明朝廷的百官一致懇求多爾袞即帝位,多爾袞笑著說:「我不是皇帝。真正的皇帝晚一點就來了。」接著從瀋陽迎來順治帝,讓他坐上紫禁城的皇帝寶座。就這樣,清朝建國後八年明朝自己滅亡,中國的統治權轉移到了清朝的手裡。 \n 順治帝坐上北京的皇帝寶座當時,中國的情勢依舊混亂。北京由滿洲人占領,但華中和華南各地依舊有許多明朝的殘黨,繼續抵抗清朝的統治。主要是靠吳三桂等從明朝投降的漢人將軍平定這些勢力。 \n 華南地區由三位漢人的將軍率領各自培養的軍隊駐紮。雲南省有平西王吳三桂、廣東省有平南王尚可喜、福建省有靖南王耿繼茂,稱為「三藩」。「藩」是屏障的意思,代表保護北京清朝皇帝的屏障。 \n 這些漢人將軍在清朝剛入中國的時候,負責平定明朝的殘餘勢力,之後也負責防禦逃往台灣繼續與清朝抵抗的國姓爺鄭成功。換句話說,三藩幾乎屬於獨立的王國,清朝的實權僅限首都北京附近的地方。 \n 然而,由於河北省原本就是明朝皇帝的直轄領地,進入北京後的清朝滿洲人各自分割莊園,占為私領。於是河北省成為了滿洲人的移住地。 \n 北京原本有兩道城牆,中華人民共和國拆除所有城牆,改成寬闊的道路,其內側是原本的城內,大約從天壇公園以北稱作外城,北京中央車站以北稱作內城。內城的正中央是紫禁城,呈南北延伸。雖然現在已經看不到任何蛛絲馬跡,但紫禁城周圍原本有被稱為皇城的紅色城牆。紫禁城裡有皇帝一家居住的宮殿群,皇城則是侍奉皇帝的下人們居住的地方。現在中國共產黨高級幹部居住的中南海原本也是皇城的一部份。 \n 北京的外城是漢人居住的區域。相對於此,北側的內城則是滿洲人的居住區域。內城的市街以紫禁城和皇城為中心分為東西兩邊,東西的市街又各分為四個區塊,每一個區塊各是滿洲人「八旗」的軍營。 \n 所謂的八旗是滿洲人的部族組織,每個部族都有自己的軍旗。軍旗的顏色分別是黃色、白色、紅色、藍色四色,當中又分為有邊的軍旗(鑲)和沒有邊的軍旗(正),總共八種軍旗。部族的名稱就是以軍旗的顏色稱呼,八部族統稱八旗。幾乎只要是滿洲人,就隸屬於八旗的某一旗之下。除了滿洲人之外,已經滿洲化的蒙古人、漢人、朝鮮人、俄羅斯人等也被編入八旗之內,被視為是滿洲人。因此,滿洲人和被編入八旗的其他種族的人,統稱「旗人」。 \n 八旗當中,三旗是清朝皇帝個人的領民,其他五旗則由不同的皇族帶領,就算是皇帝也不得干預其內政。這一點與蒙古等遊牧帝國的大汗和聯合部族的關係非常相似。 \n 輔佐順治帝坐上北京皇帝寶座的功臣多爾袞於一六五○年死去。已經十三歲的順治帝從翌年開始親自參與政務。由於出身皇族的監護人死去,之後由皇帝身邊的內大臣掌權。內大臣指的是打理宮中雜事的滿洲人貴族。 \n 一六六一年,順治帝染上天花。臨終前把八歲的第三子玄燁叫到床前,指名他為皇太子,於二月五日死去,年僅二十四歲。 \n 康熙即位大臣掌權 \n 皇太子玄燁即位,是為清聖祖康熙帝(一六六一-一七二二年在位)。輔佐年幼康熙帝的是順治帝的四個心腹內大臣,分別是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鰲拜。 \n 即位當初,由於康熙帝尚且年幼,只需要在輔佐的內大臣決定的案件上簽名即可。四位內大臣與地方的有力人士,尤其是與三藩的漢人之王聯手,掌握巨大的權力。(接右頁)

  • 何家自豪正黃旗?「真皇族後裔」出面:笑掉大牙

    何家自豪正黃旗?「真皇族後裔」出面:笑掉大牙

    近日名嘴許聖梅爆料何家不能接受領養小孩,是因為對血統的堅持,何家姊姊曾撂話:「我們家可是正黃旗,在滿清我弟弟可是貝勒爺」,看得出他們很自豪,婚變風波衍生出血統戰,不過,身為「真皇族後裔」的郎祖筠,則霸氣出面嗆聲「笑掉我大牙!」 \n郎祖筠在臉書笑說:「正黃旗怎麼樣?我滿姓鈕祜祿,遼金時代就有我們這支」,透露自己祖先不僅是皇親國戚,還出過好幾位皇后、親王,更是為皇帝監督江南的王爺,「我們吭氣了嗎?」 \n她霸氣開砲「現在西元2017年,你還當自己是貴族?」表示看完新聞後忍不住大笑,「笑掉我大牙」,網友大讚她說得好,「什麼年代了還正黃旗」、「郎姐金安~居然是甄嬛族裔」、「快賞她一丈紅」。

  • 「清皇族後代」女友嗆:你們漢人都奴隸 他一句話神回

    「清皇族後代」女友嗆:你們漢人都奴隸 他一句話神回

    一名男網友在臉書發文抱怨,無奈說女友整天炫耀自己是清皇族後代,每次帶女友認識朋友,她都要自報家門,搬出祖宗身家歷史,甚至某次失控,嗆家裡長輩:「你們漢族都奴隸!」 \n \n原PO在臉書粉專「靠北女友」貼文,每次帶女友見友人時,「她就說自己以前家裡的人是什麼王爺,還是什麼八旗軍的」,讓原PO的友人都一臉疑惑。某次原PO帶女友回家吃飯,當電視正在播「朱元璋」,女友突然「皇族氣息爆發」,開始批評明朝,和長輩聊天時還沒大沒小說:「你們漢人都奴隸!」 \n \n回家後,女友還繼續炫耀「皇族」尊貴血統,原PO終於受不了大喊:「 我在床上當妳的朕更厲害,妳再不閉嘴改過,我就夜夜讓妳後悔!」網友看完貼文爆笑,紛紛打趣回覆說,「她....需要看精神科嗎?」、「打入冷宮 」、「你明天開始都穿官服跟她出門」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