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石刻的搜尋結果,共86

  • 5000年前巨石刻神秘象形文字 專家破譯驚:不尋常

    5000年前巨石刻神秘象形文字 專家破譯驚:不尋常

    2年前,在埃及發現了一塊來自於約5000年前的巨石,上面還刻有神祕的象形文字,近日,德國波恩大學的考古團隊終於宣布成功破譯,這些象形文字代表著「蠍子王荷魯斯的領地」的意思,據悉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地名標誌。 \n根據《每日郵報》報導,瓦迪·馬利克河(Wadi Al-Malik)是蘇丹一條早已乾涸的河流河床遺址,考古學家們很少在這裡進行探索工作,但2年前卻從這裡發現了一塊5000多年前的神祕巨石,上方還刻有幾個象形文字。 \n為了解讀這些古老文字背後代表的意涵,德國波恩大學的考古團隊與埃及古物部合作,終於在近日成功破譯,這些象形文字由一個蠍子圖案和其他3個圖案所組成,意思是「蠍子王荷魯斯的領地(Domain of the Horus King Scorpion)」,在右上角的圓形設計,顯示出這是一個地名的標誌。 \n波恩大學的埃及學教授莫雷茲(Ludwig D. Morenz)表示,「蠍子王」是一名統治者,大約生活在公元前3070年,也是世界歷史上第一個領土國家出現階段的重要人物,教授還透露岩石銘文出現在5000多年前的偏遠地區並不尋常,但卻顯示出當時尼羅河流域古國擴張的進程,同時這個發現也有助於古埃及國家的崛起與其背後的文化。

  • 白河堡水落石出 摩崖石刻現身

    白河堡水落石出 摩崖石刻現身

     近日,隨著水位下降,北京延慶區白河堡水庫內三座連排摩崖石刻漸漸露出水面。這是水庫蓄水36年來石刻首次「現身」,當地文物部門根據石刻像的服飾、雕刻風格初步推斷,石刻可能為元明時期。 \n 坐船進入白河堡水庫,在一個被當地人稱作「佛爺灣」的地方,水邊的粗粒花崗岩峭壁上呈現了三座連排佛像。三座連排佛像每座高約1.5公尺、寬約0.9公尺,左邊和中間佛像的輪廓已經模糊,最右邊的佛像可清晰看出身形和姿態。佛像上方的石壁上,不規則分布著圓形或方形的鑿孔,可以看出這裡是經人工修飾過的。 \n 據介紹,白河堡水庫豐水期蓄水量達6000多萬立方米,目前水庫中的水量不足1000萬立方米,水位下降16米,這也是摩崖石刻「重見天日」的直接原因。 \n 在延慶區文物所的文物檔案中,存有1984年石刻還未入水時候的照片。「石刻所在的崖壁,位於明代一座叫做靖安堡的城堡附近。在遼、金、元三代,這裡曾是禦道的一段,叫做黑谷路。元代尚佛,因此禦道兩側有不少佛像石刻。」專家介紹,石刻從佛像的服飾、雕刻風格初步判斷為元明時期,具體的還需要對旁邊的字跡進行研究。

  • 頭條揭密》顯靈傳言不斷 樂山大佛淹腳目預兆大事發生?

    頭條揭密》顯靈傳言不斷 樂山大佛淹腳目預兆大事發生?

    大陸四川省日前普降豪雨,幾條長江上游支流河水暴漲,位於河邊的全世界最大石刻佛像樂山大佛的觀景平台被淹沒,河水漲高至佛像腳趾,於是有民眾依過去幾次傳言樂山大佛顯靈事件,紛紛猜測是否近期大陸還有大事發生?靈異之事雖大都屬無稽之談,多數是民眾對現實世界的心理反應,或許因大陸近年受新冠疫情與國際政治內外交迫,才引起民眾議論樂山大佛顯靈。 \n \n四川省從8月11日起多地普降豪雨,岷江、大渡河、青衣江3江上游河水暴漲,而樂山大佛正好位為這3江的交匯處的樂山市郊。連日來洪峰匯聚,江水淹沒了江邊樂山大佛佛腳平台達20公分高,遊客也被禁止靠近。樂山防汛部門說,這次岷江洪水重現為10年來首見,也是樂山境內岷江流域25年來最嚴重的一次。 \n \n所幸2日後洪峰退去,災情並不嚴重,亦無災民死亡或失蹤報告。雖然如此,網上已有不少人在討論歷年來樂山大佛顯靈事件,許多網民認為,汛期尚未結束,樂山大佛都快淹腳目了,這可能預兆著將有大事發生,好是壞的情況尚不明朗,網民間相互間提醒做好萬全準備。 \n \n樂山大佛位於樂山市郊的岷江、大渡河、青衣江3江交匯處,靠岷江旁的凌雲山中段,山上有凌雲寺,與大佛都建於唐代。樂山大佛為唐代開元年間名僧海通和尚創建,歷時90載才全部完成,佛像依山開鑿,高71米,腳背寬8.5米,為當今世界第一大佛像,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樂山大佛形勢雄偉,有詩人讚曰:「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大陸熱門電視武俠劇《風雲》有句廣為傳頌的經典台詞「水淹大佛膝,火燒凌雲窟」,指的就是樂山大佛與凌雲寺,也讓這個古蹟蒙上一層帶有武俠氣息的神秘面紗。 \n \n樂山大佛千百年來有不少顯靈傳聞,有些還見諸史籍,這些現象最多的是佛像閉眼與流淚,另外則有佛像頭頂出現日暈光環,或是其周邊現出霞光。而其中閉眼流淚多出於天災人禍頻仍年代,日暈光環或霞光多屬豐年祥瑞之兆。 \n \n近幾十年來最有名的顯靈是1959-1961年的3年大饑荒(官方稱3年自然災害)時,當年四川餓死者不計其數,很多人死了就拿破草蓆捲起扔進江中,死屍隨江水而下,常會推擠在3江交匯口再往下游漂流,而樂山大佛正處於3江交匯口形成的回水處。據說因浮屍不斷飄過,大佛不忍見眾生慘狀,以致一夜之間突然閉上雙眼。官方曾組織專家做了調查,最後仍是不了了之。當年大佛閉眼還保存有照片,照片目前在樂山大佛博物館內陳列。 \n \n樂山大佛此後還有一次閉眼是在1963年,當時大饑荒剛結束沒多久,政爭極為激烈,對毛澤東的造神運動逐步展開,最後導致十年文革浩刧,事後有人將大佛閉眼解釋為預示中國大陸將面臨中華文化的浩刦與慘絕人寰的災難。 \n \n這兩次是樂山大佛顯靈較為知名的事件,其餘被認為大佛流淚的次數亦不少。近期有些專家解釋其成因,可能是酸雨長期腐蝕石像而形成的痕跡,看在民眾眼裡,反映出當時社會與民眾自己的心理狀態而有此解讀。為避免形成民眾心理上的恐慌,現在大陸文物保護部門還為大佛編列預算進行清洗與整修。 \n \n不過樂山大佛除了閉眼示警之外,也曾現祥瑞之兆,例如2000年樂山大佛頭頂佛光乍現,一整圈環狀日暈預兆吉祥眾生。時人解讀為當年大陸有幾件可載入史冊的重要發展,包括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融入國際經濟體系,同時北京奧運會也申辦奧運成功。有說法稱,神跡多是人類對現實世界的心理反應,而非神警示人類的預言,看來此言不假。 \n

  • 故宮流觴石刻 思想起

    故宮流觴石刻 思想起

     台北市文資審查小組3日針對「新故宮」計畫可能受影響的故宮正館、廣場進行會勘,而文資人士則希望將周邊包括宿舍群,乃至1973年故宮前副院長莊嚴發現的「流觴」石刻也納入,3日會勘後已認定「流觴」石刻具文資價值,如何保存則待送文資大會後審議。 \n 莊嚴辦過3次曲水流觴 \n 近日正在展出,紀念莊嚴120周年的《一生翰墨故宮情》中也復刻了莊嚴在台灣舉辦曲水流觴的場景,莊嚴之子、攝影家莊靈指出:「父親在台灣共舉辦了3次曲水流觴」尤其1973年在台北故宮現址的溪旁發現了「流觴」石刻,研判可能日據時期便有人在此舉行過曲水流觴,當時莊嚴已從故宮退休,邀請了渡海來台的技工張銀五進行拓字,並將自己所帶的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學生一起在現場上課。 \n 除了1973年於台北故宮現址,邀請到臺靜農等藝文大家共同進行「曲水流觴」,當年也是民國以來第二個癸丑年,亦王羲之等人進行「曲水流觴」的同一干支年。「父親認為此生不可能再遇一次癸丑年,必然要辦。」莊靈說,3年前為父親《快雪時晴憶莊嚴》紀錄片還去探勘過「流觴」石刻,「這2年也再沒去看過石刻的狀況了。」 \n 心繫延續文人文化傳統 \n 莊嚴在台另於1963年和1964年,在遷台後故宮在北溝的庫房旁也舉辦過,「1963年那次只是聚會,也沒流觴也沒留下酬答作品;1964年發現附近田裡有野溪,才比較正式辦了曲水流觴。」在台心心念念地延續了文人文化傳統。 \n 新聞小辭典 曲水流觴典故 \n 古代人們為除去疾病的一種習俗,一群人坐在小河道邊,酒杯順流而下,停在誰面前誰就喝。此習俗曾被東晉書法家王羲之寫入《蘭亭集序》而傳頌千年,日本、韓國亦廣為流傳。

  • 大陸搶救大足石刻北山摩崖造像168號窟

    始建於初唐的大足石刻,1999年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不過大足石刻研究院日前完成大足石刻北山摩崖造像168號窟勘查工作之後,發現長期滲水、風化、裂隙等因素,加上洞窟的頂部裂隙縱橫交錯,導致洞窟頂部圍岩的穩定性變差,面臨失穩坍塌的危險。 \n大足石刻研究院表示,為搶救168號窟,在不破壞文物原貌的前提下,已設計2套加固方案,並召集專家學者對方案進行論證,預計2020年3月啟動,2021年12月完成。 \n北山摩崖造像168號窟高3.3公尺、寬3.14公尺、進深7.1公尺,由南宋時期工匠在窟內3面石壁上以五百羅漢為題材雕鑿而成,極具藝術價值。

  • 打擊宗教 河北炸毀世界最高摩崖石刻觀音

    外媒報導,由於大陸官方持續收緊宗教信仰的管控,河北當局上月以爆破的方式,炸毀一座世界最高的摩崖石刻立式觀音像。 \n \n根據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及人權狀況的「寒冬雜誌網」(Bitter Winter)報導,觀音像高達57.9公尺,坐落於河北石家莊平山縣皇安寺後殿之上,而皇安寺所在的沕沕水生態風景區,為「國家4A級景區」,亦是「河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n \n報導指出,去年以來中共藉整治佛道商業化為名,大力整治各地宗教場所以及露天宗教造像,各地著名的露天造像紛紛遭封蓋、拆毀,而風景區內的大型宗教造像所遭受的打擊更為嚴重。 \n \n消息指,炸毀觀音像是黨中央直接下達的命令,今年1月30日開始,省、市、縣政府領導和當地公安人員共20餘人現場指揮,下令將皇安寺景區全部戒嚴,禁止百姓進出、拍照。

  • 修復師 搶救國寶渝大足石刻翻紅

    修復師 搶救國寶渝大足石刻翻紅

     在今年大陸十一黃金周,慕名來重慶看大足石刻的遊客達到8.59萬人次,正如文物修復師陳卉麗所願,大足石刻在大家心目中又「紅」起來了。在這之前,她已傾注8年時間與心血,只為了搶修一尊千手觀音。 \n 2008年,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護工程中心主任陳卉麗就近勘測千手觀音,發現胎體風化嚴重,手指等多處細節殘缺,「必須搶救!」之後8年多,她就只做了這一件事,大足石刻千手觀音造像搶救性保護也是大陸全國石質文物保護的一號工程。 \n 個姿勢 撐一整天 \n 陳卉麗說,「一般人看千手觀音,看到它表面的病害,我們就要去找深層的原因。」找到了病因,還得對症下藥。團隊嘗試過使用敦煌石窟修復中使用過的牛皮膠,沒想到牛皮膠在重慶「水土不服」。由於重慶高溫高溼,一到4月,牛皮膠就開始發霉,黏好的金箔迅速剝落。 \n 開鑿於唐宋時期的大足石刻,歷代多次修復,材料都不一樣。陳卉麗與團隊必須一一分析這些材料起什麼作用。一些有缺陷的修復方式,比如水泥,就要想辦法去掉,「我們面對的都是無價之寶,用出去的一刀一針,都是不能撤回的。」 \n 千手觀音像占崖面積88平方公尺,展開面積220平方公尺,與山體相連,材質多樣,修復難度極高。所有的修復技藝都要先在實驗室裡試驗,再去文物局部試驗,成功後才能正式使用。每一輪試驗,都得經受住四季乾溼交替,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n 「為了適應修復工作,我們有時站著,有時半蹲,一個姿勢往往就是一整天。」文物修復員不能用空調,也不能用烤爐。凍瘡、蚊蟲叮咬,或化學試劑過敏,對他們來說都是常事,陳卉麗還因此患了嚴重的頸椎病和腰椎病。但他們能聽到那些石頭在「喊疼」,所以一刻也停下來。 \n 手掌再造 發現偏差 \n 8年過去了,陳卉麗還是遺憾時間太短。觀音像一處右手修復,就讓她耿耿於懷。 \n 一般來說,千手觀音左右對稱,可以參考另一側未殘缺的部分修復。「但我們發現有一處的右手,手鐲開口和左手相比有30度的偏差。這是當時的疏漏,還是有特別的講究呢?」陳卉麗在佛教經典中,沒有找到支持,也沒找到可參照的例子。「最後我們只能參照現有左手,打造一隻可拆卸的手掌修補上去,把這個難題暫時留給後人。」 \n 大足石刻的75處5萬多尊造像,從唐宋至今,已經進入高速風化期,能上陣修復的,只有陳卉麗和10多名同事,每一天,他們都處於超負荷的工作中。 \n 小靈通 大足石刻 \n 位於重慶市大足區境內,最初開鑿於初唐永徽元年(西元650年),歷經晚唐、五代,盛於兩宋,明清時期亦有所增刻,最終形成了一處規模龐大,集中國石刻藝術精華大成的石刻群,包括石刻造像70多處,總計10萬餘尊,為釋儒道三教合一,堪稱中國晚期石窟藝術的代表,也是中國南方石窟藝術中的頂尖之作,其中以寶頂山摩崖造像和北山摩崖造像最為著名,1999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 國文科文言文艱澀 看懂很燒腦

     今年國中會考國文科,不少考生說文言文比重多且內文艱澀,光要看懂就很「燒腦」,選文包含古今中外,不過文言文選文僅2篇,只占考題3成,兩篇文長僅共約500字,其他入題雜文則多為長文。另外,英國知名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的詩作也入題,討論性別意識。 \n 台北市介壽國中國文老師陳靜儀表示,在兩篇文言文選題之外,今年度國文科考題也出現靈活的語文知識考題,其中像是在第39題,將秦二式的封禪石刻入題,詢問考生,封禪石刻所用碑影為何種書體,考題呈現隸書、甲骨文、小篆與行書4種字體的圖片,以圖示題的方式,供考生答題。 \n 對此,新北市江翠國中國文老師陳恬伶表示,像是秦朝封禪石刻的考題,讓解題老師感到印象深刻;而這題考題屬於語文知識,市面上流通的國中國文教科書都會列舉,並非冷僻的知識點。 \n 至於摘自梁實秋散文〈旁若無人〉僅一句內文,作者提到:「我們以農立國,所以習慣大聲談話」,對此,國中會考國文科解題團老師則分析,此題文長約680字,考驗學生綜合分析的能力。 \n 基隆中山高中國中部考生王莉婷說,有題關於「東西德柏林圍牆」的題目,因為要寫出哪一年發生甚麼事、東西德建國到統一花了多少年等,讓她印象深刻。 \n 新北海山國中許皓維表示,今年國文考題面向很廣,時事題包括以圖表分辨各國教育經費分配、水質問題等,但占整體比例不高,文言文、史書方面考題則較多,較需時間閱讀,今年較特別是,考題中出現考古題不常出的歷史人物,例如伍子胥、秦始皇等。

  • 西藏驚見吐蕃摩崖石刻造像

    西藏驚見吐蕃摩崖石刻造像

     西藏昌都市察雅縣境內的察芒公路在建設時,意外被工人挖出若干吐蕃時期的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遺存,該批造像不僅分布在近10公尺長的4個轉角崖面,更採用陰線鑿刻法。 \n 察雅阿孜鄉因為察芒公路工程,意外發現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遺存。此次發現的「摩崖石刻造像」位在察雅縣阿孜鄉北方約8公里的勒布曲和色曲交匯處,且臨於勒布曲河右岸阿覺查納山嘴崖面,造像多布於近10公尺長的4個轉角崖面。 \n 當地考古專家表示,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題材多是佛與諸菩薩,並採用陰線鑿刻法。若依其造像風格、特徵,藏文題記和藝術元素觀察,此次發現的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創作年代約在西元9世紀。 \n 「發現這批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不僅讓我們找到察雅縣南部、芒康縣北部區域的吐蕃王朝時期石刻文化連結。」西藏自治區文物保護研究所考古專家夏格旺堆補充,這同時也表明高海拔區域的阿覺查納摩崖石刻造像,正好是南北交通的節點,可進一步擴大西藏乃至青藏高原東部區,吐蕃時期造像的分布空間。 \n 夏格旺堆表示,這次發現也為推動、深入吐蕃佛教藝術、藏東地方歷史、吐蕃交通史等面向的研究,提供珍貴的第一手資料。 \n 目前昌都市文化局(文物局)已在第一時間保護文物,並要求施工單位停止對「發現摩崖石刻造像處」開採石料。

  • 巴中石刻 珍貴的民間記憶

    巴中石刻 珍貴的民間記憶

     民間石刻是巴中石刻藝術資源中的另一塊瑰寶。當一塊堅硬粗礪的石頭,歷經錘擊鏨鑿,成為一件工具、一個器皿或建築的一部分,在浸潤了時光的滋養後就不再是一塊石頭,而是民間的一段珍貴記憶。巴中民間石刻的痕跡就浸潤在了那些廊簷雕欄、石階抱柱的圖案裡,浸潤在石獅、貔貅的形象塑造裡,石硯的神韻裡,石缸的鑿痕裡……。 \n 漫步在巴中的場鎮街衢,民居建築、寺廟道觀等處,觸目可見柱頂石、柱礎、踏步石、石欄杆、石影壁、石牌坊等,雕刻題材豐富,有人物、動物、神話故事等,多應用圓雕、浮雕與線刻技法,少量透雕工藝,刻工細膩,形象生動,這些傳統建築石刻技藝,折射出巴中的歷史文化意蘊,也成為巴中民間建築的點睛之筆。石獅、貔貅、麒麟等是漢族傳統文化常見的避邪物品,其中,石獅最普及也最有生命力,百姓把獅子看成能驅惡辟邪的瑞獸,巴中民間數量最多的是門墩獅和鎮宅獅。鎮宅獅散布在村寨,數量繁多,門墩獅一般置於寺廟、陵墓或大宅門前,精神氣勢威猛雄渾,石獅表現技巧通常都大膽誇張、粗細結合、陰陽並用、裝飾味濃,並巧妙地利用石頭的結構勢態進行籌畫,或大刀闊斧或精雕細刻,圓雕、浮雕、線刻並用,古樸憨厚、玲瓏親切。這些石獅形象,賦予喜慶吉祥色彩,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具有永久的感染力、震撼力和生命力。 \n 石硯最受收藏家青睞 \n 在種類繁多的民間石刻中,石硯最受巴中收藏愛好者青睞。這些端硯設計精巧,因石構圖,雕工繁簡相宜,雖是研墨揮毫、丹青染翰之物,實為案頭的絕佳藝術品。 \n 民間石刻題材豐富,技法多變,寫形傳神,鮮活生動,富有濃郁的地方色彩、生活情趣和永久的感染力,彰顯了千百年來巴中民間藝術的自由性與民間匠人豐富的創造性。 \n 巴中石刻藝術資源還包含墓葬石刻,墓葬石刻多集中於明清時期,全市登記在冊的墓刻有2045處。另有起於東漢,盛於魏晉南北朝時期,止於民國的崖墓群共上百處。 \n 模仿祠堂、廟宇修建 \n 現存較大數量是明清以來的地上石質仿木結構墓碑建築,大多是模仿中國傳統的會館、祠堂、廟宇、道觀等建築樣式修建。墓碑造型複雜,裝飾華麗,工藝精湛。其中多為體量巨大、結構複雜、雕刻精美、傳承有序的家族墓群。具有代表性的有南江縣赤溪嶽姓合葬墓、巴州區化成鎮雷將軍墓、通江縣龍鳳場鎮張氏墓等。除了墓碑建築本身,還包括主墓碑、陪碑、墓前牌坊、字形檔塔、桅杆、鎮墓獸等在內的綜合院落式的建築空間。墓碑及其附屬建築還刊刻墓誌、族譜、詩文、楹聯等書法藝術作品。 \n 巴中墓葬石刻所採用的題材和表達的內容包羅萬象,大都是古代吉祥喜慶、得道成仙、忠孝節義和趨吉避凶的傳統圖案;涉及戲劇人物、傳說故事、吉祥圖案、世俗生活等。表現手法有圓雕、浮雕、透雕、線雕及彩繪等。所有的裝飾題材、構圖複雜豐厚、意蘊深刻,富有濃厚的民間生活情趣,傳遞著濃郁的孝道文化;同時也具有深刻的思想文化內涵,體現的是巴中民間「事死如事生」的喪葬觀。 \n 石刻文化走進千家萬戶 \n 時至今日,巴中境內仍有大批石刻工匠,在石刻石雕行業續寫傳奇。據統計,目前全市石刻工藝人才近3000人,其中專業從業人員500餘人。其中,曾玉平、李積方、袁家祥等老一輩石刻藝術家早在業界聲名遠播。北京頤和園浮雕裡有曾玉平參與、眉山三蘇祠的「三蘇像」也是他的傑作。大木山書法作品群,是袁家祥和袁學順18年來潛心雕刻而成的一道藝術奇觀。此外,巴中還活躍著一群石刻藝術愛好者、收藏者、研究者,他們不僅是石刻藝術的熱愛者,同時也是石刻文化傳播者,讓石刻文化走進了千家萬戶。 \n 巴中石刻藝術源遠流長,資源豐厚,近年來,巴中將石刻藝術作為巴中文化的核心,採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切實加強石刻藝術資源保護和利用,圍繞石刻藝術進行了資源普查、理論研究和文藝創作,形成了一系列成果。

  • 陸四大書法碑林之一 坐落陰靈山

    陸四大書法碑林之一 坐落陰靈山

     巴中的石刻,其內涵和形式融合了巴中的歷史文化、紅色文化、民俗文化精髓,包括精美的宗教石刻、古樸的書法石刻、厚重的紅色石刻、華美的墓葬石刻,以及與生產生活息息相關的民間石刻5大類。 \n 書法石刻分為古書法石刻和現代書法石刻。巴中現存古書法石刻有杜甫留世唯一墨跡《嚴公九日南山詩》、蘇軾題《桔園頌》、劉伯溫題《長留天地間》、唐代巴州刺史嚴武題《奏請巴州南龕寺題名表》碑刻等。現代書法石刻以1984年建造的巴州區陰靈山書法碑林為代表,陰靈山書法碑林匯聚中外書法家題韻留跡,刻碑1300餘塊,是大陸四大書法碑林之一。 \n 杜甫、蘇軾墨跡現巴中 \n 在南龕石窟造像的老君洞內,三面石壁上鐫刻著眾多唐朝以來,文人雅士遊覽的詩詞歌賦。其中,以杜甫所作《判府太中嚴公九日南山詩》最為著名,這也是目前發現的杜甫唯一墨跡。巴中還存放許多名家留跡的古書法石刻,其中蘇軾題《桔園頌》、劉伯溫題《長留天地間》,清乾隆59年《九龍神主》,唐代巴州刺史嚴武題《奏請巴州南龕寺題名表》等,是巴中古書法石刻濃墨重彩的一筆。 \n 珍品2千幅 刻碑逾千塊 \n 如果說名家留跡的古書法石刻為巴中的歷史增添了厚度,那麼匯集千家書藝的陰靈山書法碑林,無疑為巴中的石刻文化拓展了寬度。 \n 陰靈山書法碑林,位於巴城西北陰靈山上,是大陸四大書法碑林之一。千家書藝到,靈山分外嬌。陰靈山山勢曲折,綿延森幽,古樹參天,奇峰怪石,有稀奇罕見的人頭石、飛來石、曬經石、老君石、處女松等奇石古樹。遍野蒼松綠柏,滿山峰巒疊翠,青石路面在翠色中蜿蜒而行,頗有桃源之境。古人讚之:「川北勝秀」、「巴郡第一峰」。陰靈山書法碑林就坐落在近山頂處,掩映於叢林間。 \n 書法碑林始建造於1984年,歷時十餘年,從中外近千名書法家中征得書法珍品近2000幅,刻碑1300塊,有大陸黨政軍領導人、中外知名書法家徐向前、聶榮臻、鄧穎超、宋任窮、遲浩田、劉海粟、趙樸初等數以千計的名人書家題韻留跡,歷史名人岳飛、鄭板橋、朱熹的墨跡也刻碑入林。 \n 放眼望去,1300多塊整齊劃一的灰褐色石碑因勢就形依山而立,一字排成一個碑林長廊,蜿蜒到了森林深處。細看每幅石刻,有原世界書協會長郭農書作「世界碑林,比美勝地」,有新加坡原書協會長陳聲桂書作「江雨霏霏江草齊,六朝如夢鳥只啼,無情最是台城柳,依舊煙籠十里堤」,有聶榮臻元帥書作「氣象萬千」,有宋任窮書作「青少年要重視書法練好字」,有劉海粟書作「英雄永創千秋業,保家衛國是人民」,有楊汝岱書作「巴山育新苗」,有啟功書作「暖衣飽食無婆娑,十億重聞擊讓歌,敢與中華文教盛,長源萬里讚黃河」,篆隸、行草、魏碑、唐楷,或清勁瘦硬,神完氣足;或形制雄偉,鐫刻精緻;或線條跳躍,奔騰飛揚,龍飛鳳舞以成趣,千姿百態而生輝。 \n 山壁門楣 講述文明 \n 巴中民間歷來有題刻習俗,或山壁石崖,或風景秀美之處,或匾額門楣,隨處可見民間書法題刻。在漫長的歷史長河裡,這些石刻書法作品就像一條條無形的線,穿越時間的隧道,向世界娓娓講述巴中這片土地上的文明傳承。

  • 巴中石刻 石頭上的史詩

    巴中石刻 石頭上的史詩

     巴中位於大陸心腹地帶,米倉山南麓,這裡盛產花崗岩、大理石、白花石等石材,是石刻石雕的天然材質。數千年來,在這塊神奇的土地上繁衍生息的先民,就地取材,揮錘掄鏨,將一塊塊冰冷的石頭製作成生產生活工具。 \n 歷經歲月煙塵,從實用到藝術,這些石頭變成了一件件藝術品,有精美的宗教石刻,古樸的書法石刻,厚重的紅色石刻,華美的墓葬石刻,更有與生產生活息息相關的民間石刻,其規模之宏大,藝術之精美,種類之繁多,研究價值之高,大陸少有。2016年,巴中被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授予「中國石刻藝術之鄉」稱號。我們將陸續介紹巴中獨具特色的石刻藝術和作品。 \n 據記載,巴中宗教石窟,始於梁魏,續於隋,盛於唐,經歷代增鑄,逐漸形成現今斑斕玲瓏、櫛比相連的石窟群。在巴中的南龕、西龕、北龕、水甯寺、沙溪、龍門等現存有60餘處摩崖石刻造像,保存比較好的有1萬餘尊。 \n 取材佛教經書 \n 南龕石窟為大陸十大石窟之一,坐西朝東分布著170多龕2700餘尊大小不一、形態各異的石刻雕像。雙頭瑞佛像是典型的佛帳龕,也是大陸僅有的高浮雕石刻像。西龕、水寧寺石窟等也是保存較好的唐代石窟,其中菩薩、脅侍弟子及飛天等刻畫生動,形神兼備。 \n 巴中摩崖石窟造像內容大都取材於佛教經書。南龕有釋迦佛、天龍八部、六道地藏輪回、菩提瑞佛、鬼子母、如意輪觀音、毗沙門天王、陀羅尼經幢等造像;西龕有彌勒佛、七佛龕、釋迦天尊並坐龕等;北龕有西方三聖、藥師佛與十二藥叉大將護衛像等。 \n 巴中的宗教石窟造像藝術,其造像特點和人物風格,深受北方石窟藝術的影響,既沿襲了唐代長安、洛陽一帶的石窟藝術風格,又在窟龕形式和造像內容上與之不同。 \n 巴中石窟十分注重龕楣的雕刻、彩繪。窟龕形式多為雙重龕,外龕呈長方形,敞口平頂,內龕有素面圓拱龕、帶桃形龕楣的圓拱龕、佛帳龕三種形式。尤其是佛帳龕與北方早期佛帳龕不同,北方的龕像中大量流行的是垂帳紋龕窟,而巴中多為「房形龕」或「佛帳龕」,比北方佛帳龕複雜得多。 \n 在龕內裝飾方面,其頂上多飾重簷,重簷下懸帳、鈴等物,形成龕楣。主尊身後常有淺浮雕菩提樹、天龍八部、飛天等,龕楣和龕柱多飾忍冬、卷草、蓮花、團花、寶珠等。其雕刻精美的龕楣和龕柱最富魅力,尤其是用菩提雙樹裝飾龕窟壁面在巴中特別突出,為巴中獨有。 \n 巴中石窟所塑造的人物風格受唐代長安洛陽一帶藝術風格影響,佛像面部豐滿,身軀魁偉,菩薩雍容華貴,其形象多體現了武則天時代創下的體態豐圓、櫻桃小嘴、腰枝微扭和安詳寧靜的模樣。 \n 川北風情濃厚 \n 巴中石窟造像尤其在人物造型上,許多造像並未按佛教故事描述的那樣去雕刻,而是打破傳統雕像模式,並帶有明顯的川北風情。 \n 在南龕68號「鬼子母佛」像前,我們看到龕基上浮雕有這樣一組形象:一位婦女頭挽圓餅樣髮鬃,穿著雙領外翻式外衣,外著長裙,盤腿而坐,懷中抱一小孩,身邊左右各坐四個戴項圈、手鐲、腳鐲的肥胖可愛小孩,這頗似當時一位多子多福的普通婦女形象。巴中石窟的天王像衣服與佛教故事中描述也不同,佛教描繪的是半裸,而巴中是全冕冠,且腳穿草鞋,十分突出地表現了川北地方特色和生活習俗,大陸罕見。 \n 使用多色彩繪 \n 巴中石刻精湛的雕刻技藝不但體現在雕鑿上,而且以綠、紅、白、粉、藍、土紅色等進行彩繪,裝飾華麗,色彩變幻多樣,使龕楣清新精美,氣勢磅礡。這些生動的造像、精美的描繪、精巧的裝飾,共同構成了巴中宗教石窟精美絕倫的華章,被大陸國內外專家譽為「盛唐彩雕大陸第一」。 \n 縱觀巴中石窟,一尊尊精美的雕像,無不向人們展示言語之外的訴說、文字之外的文明,給人們留下了無盡的藝術享受,讓人們從中品味大巴山人的智慧結晶。

  • 資陽安岳 10萬餘尊石刻申遺

    資陽安岳 10萬餘尊石刻申遺

     從9月下旬直到11月20日,一場關於川渝石窟保護與傳承的展覽在台灣高雄市佛光山佛陀紀念館舉行,吸引了不少觀眾。作為中華文明史上的瑰寶,提及「石窟造像藝術」,敦煌、雲岡、龍門、麥積山、大足石刻蜚聲中外,而散落於中國西南地區、獨具一格的安岳石刻,則幾乎被世人所遺忘。 \n 四川省資陽市安岳縣被稱為「中國民間藝術(石刻藝術)之鄉」,全縣現存摩岩石刻造像10萬餘尊,開鑿年代始於初唐,興於盛唐、兩宋,延續至明清,並以古、多、精、美而聞名於世。有人做過測算,如果將安岳境內的佛像首尾相連,足足有5公里長。 \n 2016年12月中旬,資陽市重提安岳石刻申遺。今年11月初,該市已啟動安岳石刻的立法保護工作,目前正開展立法前期調研。 \n 摩岩石刻造像230餘處 \n 「安岳石刻在中國石刻史上具有『上承雲岡、龍門石窟,下啟大足石刻』的特殊地位。」安岳縣旅遊局局長、文物局局長劉毅介紹,安岳石刻是中國石刻藝術成熟和鼎盛時期的作品,具有很高的雕刻藝術價值,大多是體態豐滿,雍容華貴的唐代風格,也有一些精細華美、瓔珞蓋身的宋代特徵。全縣69個鄉鎮無一沒有石窟,現存摩岩石刻造像230餘處、10萬餘尊、石刻經文40餘萬字。 \n 代表中國雕刻藝術最高水準的造像之一──安岳毗盧洞紫竹觀音,被譽為「東方維納斯」「中國最美觀音」,突破佛教規制的端莊嚴肅,飄逸雅麗,雕刻精巧細膩,寫實意味濃厚,世俗化、地方化特徵明顯,被認為是一位典型的四川女性。 \n 考證表明,臥佛院內的左側臥佛同樣精美絕倫,是中國最大一尊刻在崖壁上的左側臥佛。臥佛院內,1300多年前幾十萬字石經依然可辨,刊刻年代屬於盛唐,是目前發現最早的佛經石刻,臥佛溝是迄今大陸發現最大的摩崖經窟。 \n 地方立法保護重啟申遺 \n 為了保護石窟文物,安岳縣多管齊下,初見成效。目前資陽市已啟動立法保護工作,正開展立法前期的調研。為了更好地保護石刻,安岳縣今年還成立了石刻保護所。 \n 周永強是四川大學考古專業畢業的研究生,他的日常工作就是奔走於安岳縣鄉鎮間,對分布的石刻保護進行研究。幾年間,他在安岳境內新發現的石刻題記、銘記有100餘處,其中還有清代書畫家徐觀海的石刻詩文。近期安岳石刻方面的題記、銘記將結集出版。 \n 據悉,安岳縣今年已重啟安岳石刻的申遺工作,並力爭2018年內將安岳石刻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n 打造石刻文化生態旅遊 \n 前不久召開的安岳縣「旅遊強縣」研討會上,提出開發全域石刻文化生態旅遊產業,打造中國檸檬國際石刻文化旅遊中心,致力於安岳石刻保護,規畫安岳石刻文化旅遊綜合體、石刻文化主題博物館等專案,孵化石刻文創產品等。 \n 安岳縣以石刻觀光、檸檬養生、休閒度假、宗教朝聖為發展重點,正以建設"國際石刻文化旅遊中心"為目標,加快推進石刻文化旅遊資源保護向保護性開發轉變,全面推進文物保護、陳列展示、環境提升、配套設施4大工程和實施景區建設工程。 \n 目前,資陽市聯合其他市州,在川渝地區推出了3條精品旅遊線路,即精品石刻線路:大足石刻-安岳石刻-樂山大佛;渝西川東旅遊聯盟:大足-潼南-榮縣-安岳;川南旅遊聯盟:蜀南竹海-樂山大佛-自貢恐龍-安岳石刻。

  • 千佛岩東風堰 摩崖石刻鬼斧神工

    千佛岩東風堰 摩崖石刻鬼斧神工

     蘊育著1400多年的歷史、而有「天府明珠」之美譽的夾江縣,是中國著名的書畫紙之鄉,也是樂山市日前的旅遊試點縣。所謂夾江,就是兩山夾一江,由大觀山和依鳳崗對峙,青衣江從中蜿蜒而過,「兩岸青山相對出,一江碧水自中流」的優美詩句於是油然而生。 \n 走訪夾江縣,最為人所稱頌的便是「千佛岩─東風堰」特色景區,其鬼斧神工的景象,遊客無一不嘆為觀止。當地講解員馬傳焱介紹,夾江千佛岩共有2471尊摩崖石刻、162窟石像,始於隋唐,延及明清,2006年被列為全大陸重點保護文物。這些佛像個個栩栩如生、排列有致,其中,有135尊佛像設置在江邊,目的為鎮水作用;因為以前江邊經常發生洪水災難,人們於是設置釋迦牟尼佛,青衣江的洪水問題才得以解決。 \n 值得一提的是,千佛岩和樂山大佛雖然於同一時間製造,但千佛岩是由民間所鐫刻的,內容更加豐富多樣,且工程不像大佛浩大,因此比大佛早90多年完成,人們還會將願望刻在岩石上,以達成心理安慰。據悉,專家為了呈現大佛最好的面容,前前後後依照千佛岩135尊佛像面容修繕了3次。 \n 而在千佛岩山底下,有一條水渠穿山而過,這就是著名的「東風堰」。東風堰是四川省唯一的「世界灌溉工程遺產」,也是繼樂山大佛及峨眉山後的第三處世界遺產。 \n 談及東風堰歷史,是於康熙元年修建,距今已延續使用350多年。馬傳焱表示,當時毘盧寺僧人捐錢修建東風堰,因此又稱「毘盧堰」。後來青衣江水位下降,下游缺水,民國時任夾江縣令於是帶領人們鑿出「穿山堰」,總長300多公尺,穿山而過,以保護千佛岩佛像免於破壞,並達到自流灌溉農業之效,為樂山市第二大水利工程。

  • 劉能風放下屠刀 成大足石刻傳人

    劉能風放下屠刀 成大足石刻傳人

     7月底金磚四國勞工就業部長會議召開,世界文化遺產大足石刻第16代傳人劉能風受邀表演,其石雕技藝讓外賓驚為天人;但誰也想不到,這位享譽盛名的藝術傳人,曾經當過屠夫。 \n 20多歲時,一名獸醫告訴劉能風一定要有拿手絕活,1980年代重慶老家大足石刻對外開放,他就不斷鑽研石雕手藝,從此逆轉人生,他說:「這是一個好的時代。」 \n 紫袍玉石雕獲專利 \n 60歲的劉能風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民間工藝美術家」的稱號,談起他放下屠刀、拿起雕刀的精采人生,他說到:「這是一個好的時代,重視技能人才、倡導工匠精神,不僅能推動供給側改革,還將為當代青年提供更多元的成長路徑選擇。」要想成為技能人才,關鍵在於用心與堅持,同時必須把握對的時機。 \n 劉能風生於物質匱乏的1950年代,13歲便獨立過活,靠殺豬賣肉謀生。直到20多歲,一名獸醫告訴他:「人活在這世上,一定要有拿手絕活。」劉能風把這句話放在心上,1980年回到重慶老家,恰巧遇到大足石刻對外開放,想起了獸醫的話,決定致力於石雕技術。起初路途艱辛坎坷,但劉能風勤勉不懈,精湛作品終於被伯樂挖掘;從四川美術學院雕塑廠工人、1988年的紅軍長征紀念碑製作,到擁有個人專利的紫袍玉石雕,劉能風出類拔萃的技藝成就,吸引眾多徒弟爭相上門討教。 \n 堅持專業 傳承技藝 \n 「我們一定要對自己嚴格要求,盡最大努力做到美、雅、趣。」對於專業技能的培養,劉能風有著不變的信念,創作時則要按照現代人的審美去思考每一步的琢磨,他的徒弟還透露:「老師一輩子都按照這些理念做事,為了雕一尊羅漢像,可以把自己關在屋裡三天三夜。」劉能風對專業的堅持,從作品中便能心領神會。 \n 去年7月,劉能風當選市民協主席,他說雖然自己年紀大了,更有義務要把石雕技藝發揚光大,並搶救重慶珍貴的傳統文化,因為這是對國家民族的記憶傳承,任重道遠。 \n 中國就業促進會副會長陳宇說:「一個沒有多元化技能的國家,不可能成為一個繁榮的經濟體,也不可能在世界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近年來,大陸越來越重視技能人才的培訓,像是劉能風提到的「技能大師工作室」,目前就有594個,全國的高技能人才更高達4791萬人,政府制訂了相關辦法保障技能人才,提高社會地位,為國家的經濟轉型升級注入新的動力。

  • 華梵美術系畢展 展出33幅摩崖石刻金剛經

    華梵美術系畢展 展出33幅摩崖石刻金剛經

    私立華梵大學美術與文創學系即日起至5月2日,在中正紀念堂3樓藝廊舉辦《藝想天開》畢業展,展出33條幅仿摩崖石刻金剛經,由8名研究生共同創作的巨型條幅書法布滿整個牆面,氣勢壯觀,也呈現出拓印感,吸引遊客駐足圍觀。 \n \n參展研究生郭仁示表示,33幅摩崖石刻金剛經是他與其他7名同學共同構思創作,創作靈感來自於佛祖說法並與弟子互動,作品由教授黃智陽起寫第1條幅《佛說金剛經》,接著每名同學各寫4條幅,從《如是我聞》到《善女子》,總計33條幅,比喻佛陀世界的33天且天外有天。 \n \n華梵大學表示,這次參展作品除了仿摩崖石刻金剛經外,還有研究生及大學部學生的書法、彩墨及複合媒材等,歡迎民眾參觀。

  • 世界文化遺產  陸大足石刻臥佛啟動修復

    世界文化遺產 陸大足石刻臥佛啟動修復

    中新社報導,被列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的大陸重慶大足石刻最近啟動露天臥佛整體修復,預計整體修復完成時間在8年以上。 \n 大足石刻在1999年12月1日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 \n 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長黎方銀表示,由於臥佛長期暴露在露天環境,受水、大氣汙染等酸性水溶液侵蝕,尤以水害最為嚴重;不僅破壞石刻、滋生微生物,更加劇臥佛風化。此外,臥佛外觀破損,顏色脫落,許多部位殘缺不全,已到了不得不修的地步。 \n 黎方銀說,中國石質文物保護一號工程大足石刻千手觀音修復主要解決視覺效果和安全問題,而臥佛修復則是原狀修復,保證歷史風貌;「相比千手觀音修復,臥佛修復難度更大。」 \n 他表示,中國大陸國家文物局已組建多所研究院所和高校專家團隊進駐大足,目前正進行前期調查研究,修復工作量不亞於千手觀音修復,預計整個修復完成時間不低於8年。 \n 中國大陸石窟研究界素有「北敦煌、南大足」之說。大足石刻始鑿於唐朝永徽元年,是一處大規模摩崖造像群。臥佛即為釋迦牟尼涅槃佛像,全長31公尺,是大足石刻最大的一尊造像,亦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石雕半身臥佛像。 \n 這尊臥佛是罕見的半身像,下半身隱入石岩中;頭北腳南,背東面西,右側而臥。兩眼半開半閉,似睡非睡。在臥佛前從地下湧出18弟子,形態各異,但皆作悲慟狀。佛像正中有一香案,擺著香花水果等各種供品,香煙繚繞上達雲端,雲端上有女像9人。1060301 \n

  • 北朝石刻經文 花蓮展出撼人心

    北朝石刻經文 花蓮展出撼人心

     大陸山東省石刻藝術博物館與花蓮縣文化局,結合至聖先師孔子與氣勢恢宏的北朝佛教文物,展出漢代以來53幅歷代孔子拓印畫像,以及高達17米的《石頌》、《大空王佛》等佛教摩崖刻經,通過震撼人心的經典之作,讓民眾就近感受齊魯文化之美。 \n 「大哉孔子聖像‧聖跡圖展」暨「大空王佛,山東北朝佛教摩崖刻經拓片展」,昨日在花蓮縣文化局美術館開幕,展出山東博物館、孔府文物檔案館珍藏的漢代壁畫、畫像石上的孔子像,展品採用高模擬技術製作,完整還原、呈現歷代孔子畫像風貌。 \n 其中高達17米的鄒城鐵山《石頌》、東平洪頂山《大空王佛》等14幅經典石刻拓片,為魏晉南北朝時山東境內最早的摩崖石刻經文,又以有「書仙」、「大字鼻祖」的北齊高僧安道一手書的「大空王佛」四字,最為敦實穩健、筆勢飛動,讓人嘆為觀止。 \n 文化局副局長曾芳榮說,透過單元式介紹,讓民眾穿越歷史的迷霧,全覽孔子的聖跡,感受視覺震撼的北朝佛教文化經典作品。山東石刻藝術博物館長管國治也表示,盼在弘揚齊魯文化,以及「玄」及「儒」審美情緒的追求上,藉此找尋屬於兩岸共同的血脈及文化精神。

  • 山東石刻藝術展 17米佛經拓片氣勢驚人

    山東石刻藝術展 17米佛經拓片氣勢驚人

    山東省石刻藝術博物館與花蓮縣文化局,結合至聖先師孔子與氣勢恢宏的北朝佛教文物,展出漢代以來53幅歷代孔子拓印畫像,以及高達17米的《石頌》、《大空王佛》等佛教摩崖刻經,通過震撼人心的經典之作,讓民眾就近感受齊魯文化之美。 \n \n 「大哉孔子聖像‧聖跡圖展」暨「大空王佛,山東北朝佛教摩崖刻經拓片展」,昨日在花蓮縣文化局美術館進行開幕,展出山東博物館、孔府文物檔案館珍藏的漢代壁畫、畫像石上的孔子像,展品採用高模擬技術製作,完整還原、呈現歷代孔子畫像風貌。 \n \n 其中高達17米的鄒城鐵山《石頌》、東平洪頂山《大空王佛》等14幅經典石刻拓片,為魏晉南北朝時山東境內最早的摩崖石刻經文,又以有「書仙」、「大字鼻祖」的北齊高僧安道一手書的「大空王佛」四字,敦實穩健,筆勢飛動,讓人嘆為觀止。 \n \n 文化局副局長曾芳榮說,透過單元式介紹,讓民眾穿越歷史的迷霧,全覽孔子的聖跡,感受視覺震撼的北朝佛教文化經典作品;山東石刻藝術博物館長管國治也表示,盼在弘揚齊魯文化,以及「玄」及「儒」審美情緒的追求上,藉此找尋屬於兩岸共同的血脈及文化精神。

  • 泉州出土印度教石刻 謎題有新解

    泉州出土印度教石刻 謎題有新解

     神祕的宗教石刻,代表辟邪的怪獸,還是金翅鳥?豐腴的美人是哪位神祇的妻子……都說泉州是「宗教博物館」,林林總總的宗教石碑,還有許多未解之謎。「泉州元代印度教寺的復原研究」課題小組,親赴南印度與斯里蘭卡探訪研究。 \n 3日上午,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舉行專題彙報,有些觀點刷新此前學界的認知。從20世紀開始,泉州陸續出土近300方印度教石刻,是目前大陸在本土唯一發現的印度教寺石構件。這些石刻多數保存在泉州海交館宗教石刻陳列館。 \n 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館副研究員王麗明介紹,泉州印度教石刻風格與南印度非常相似,但不能就此判定源自南印度,還需要更多的調研。 \n 此行調查確定兩地相似的石刻造型,如神猴哈奴曼、獅子、大象,類似的雙人角力造型,毗濕奴手中所拿的法器等。 \n 另外,此行為泉州復原印度教寺廟掌握了第一手資料。原來發現的石構件可能安裝在什麼位置,印度教寺廟的建築結構是怎樣,都有了詳細的認知。同時與印度當地學者建立初步聯繫,為今後的深入工作奠定基礎。據悉海交館一樓宗教石刻展覽擬根據調研成果,進行部分調整。 \n 泉州有一方奇特的神獸石像。此前研究者認為,有尖尖的雙耳,突出的眼睛,獠牙外露,舌頭吐出,也許是印度教中的金翅鳥。而當地人認為的金翅鳥卻是人身鳥翅,只有鼻子是鳥狀的。他們表示,泉州的所謂「金翅鳥」,其實代表惡魔,是辟邪之用。不過惡魔也分善惡,惡魔吐出的長舌頭,可以吸納不好的東西,吞進肚子。 \n 泉州海交館有人物立像。男子雙手合十站立。此前有學者認為男子是武士,也有人說,雙手合十是為了表達膜拜。到南印度後,學者們發現,幾乎每個寺廟都有類似雕刻,表達的是歡迎之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