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磁北極大挑戰的搜尋結果,共05

  • 前進南極點亞洲第一隊 陳彥博當教練

    前進南極點亞洲第一隊 陳彥博當教練

    鼓勵青年勇敢做大夢的橘子關懷基金會,繼10年前完成「磁北極大挑戰」之後,今年把目標放到地球最南的另一端,啟動「前進南極點」計畫,目標在氣溫攝氏零下50度、風速每秒50公尺的極限環境中,以越野滑雪方式行進660公里、耗時30天抵達南極點,是台灣史上第一次有團隊挑戰這條極地路線,更是亞洲第一個越野前進南極點的隊伍。 \n10年參與「磁北極大挑戰」的超馬好手陳彥博,當初是團隊中最菜的隊員,如今已經蛻變為有全球四大極地大滿貫總冠軍成績的老手,因此肩負這次長征隊的極地教練,協助橘子關懷基金會創辦人劉柏園、藝人宥勝及兩位20歲的大夢青年林語萱、吳昇儒。 \n今天出席成軍記者會,陳彥博表示感謝一路走來所有人的指導,並透露就是因為參加了「磁北極大挑戰」,才確定長跑極限運動員志向,這次「前進南極點」自己在體力、經驗上沒大問題,只是過去都是獨自參賽,這次是一個團隊一起挑戰,如何凝聚大家、有效溝通,甚至是面對危險時如何做出正確判斷,對他都是全新的考驗。 \n目前陳彥博積極參與前置作業及設計訓練課程,希望用自身經驗幫助隊員安全抵達目的地,並激勵更多人用正向態度跟勇氣面對人生、追逐夢想,只要跨出步伐、出發,就對了。 \n已經是演藝圈冒險王、追夢者代表的宥勝,雖然一度顧及家人、工作有過放棄參加這次「前進南極點」的念頭,最後還是回歸初衷,決定把握機會把大夢「做好做滿」,投入這次挑戰。 \n目前就讀國立體育大學的吳昇儒,從10歲開始練田徑,是長跑選手,以往比須為了競賽控制體重,這次為了「前進南極點」任務,必須增胖10公斤,他期待透過660公里長征,探索自己的無限可能;陣中唯一女隊員林語萱,為了專心築夢,暫時從台大政治系休學,雖然自己只是素人,家人曾擔心體力能否負荷,但她相信經過這次挑戰,眼界會更加開闊。

  • 陳媽媽立消災牌位 祈求南極善緣

     在南極,陳彥博達成心願:「讓全世界知道,台灣,你真勇!」在台灣,陳媽媽向菩薩報告:「彥博平安了,菩薩慈悲。」 \n 這幾天,陳彥博連跑南極冰上馬拉松與一百公里超馬的同時,媽媽上山到寺廟或在家裡佛堂為他求平安。接連幾夜,陳家爸媽都沒好眠。 \n 陳媽媽悄悄說:「我替彥博立了『四十九天消災牌位』,連彥博和他爸爸都不知道。」陳媽媽口中念著:「我誠心向菩薩(釋迦牟尼、觀世音)祈求,彥博到南極能結下善緣。」 \n 這趟南極征途,陳彥博於人類在地球最後的邊境、最荒蕪的境地,用最原始的跑步方式,向體能極限挑戰,向世人宣告台灣真行,向大自然致敬。陳家爸媽則是這麼看以台灣之名拚搏的兒子:「想到彥博把國旗送到地球最遠的地方,讓世界知道台灣就很開心。」 \n 陳彥博在南極的任何訊息都足以牽動爸媽心弦:「前天聽到彥博在跑馬拉松(正規四十二公里賽)時左腳扭傷,我們都嚇一跳,一直想『壞了』,這樣拚一百公里行嗎?」當知道陳彥博完成南極任務,爸媽的心才篤定些,臉上也有笑意。 \n 其實,去年完成「喜馬拉雅一六○公里超級馬拉松」返國身體檢查時,陳彥博被檢查出有「潛在的問題」,但他完全沒告訴爸媽,還好這個警報後來解除。南極出發前再次身體檢查,他問自己「不安嗎?害怕嗎?恐懼嗎?」彥博的心思媽媽是知道的,只是母子都沒說出。 \n 陳彥博回想:「○八年我參加『磁北極大挑戰』時,爸媽有去送機。不過那時他們很反對我做這種挑戰,我們甚至在機場吵架。」如今,陳家爸媽已是「很心疼的支持」。 \n 未來,陳彥博還要勇闖「七大洲八大賽」的另五大極地賽。陳媽媽說:「彥博有他的抱負,我們沒有辦法為他做什麼,只有幫他求平安。」有爸媽當心靈最溫暖的靠岸,對陳彥博來說就是滿載的力量。

  • 部落格真心話 媽媽懂了他的心

    「生命有終點,即使我的終點是倒在賽道上也甘願。」陳彥博在自己部落格抒發他賦予生命的定義,竟也成了他與爸媽之間原本冷戰難收拾的融冰話語。 \n陳彥博回想:「○八年我參加『磁北極大挑戰』時,爸媽有去送機。不過那時他們很反對我做這種挑戰,我們甚至在機場吵架。」 \n陳彥博挑戰五百七十二公里磁北極長征期間,陳媽媽悄悄進入兒子的部落格,意外瞥見這段話。陳媽媽眼淚盈眶,感動於兒子的執著:「我終於比較知道彥博心裡的世界,看到這段話,我很感動。」 \n由反對到暖暖傳遞親情支持,竟只在手指點撥間,陳媽媽用一封簡訊寄給當時在磁北極風雪裡的兒子。 \n陳彥博也謹記媽媽的話:「我們是生你的父母,但是你永遠要記得,潘瑞根老師是你的『再生父母』。」 \n○七年師鐸獎得主潘瑞根是陳彥博在成淵高中時的教練,更是一直以來如父親般的心靈依靠。「彥博在高一時還屌兒郎當,沒認真看待跑步這件事,我還曾經罵他,你就滾吧,不要浪費彼此的生命,」潘瑞根說,「我想是緣分,很奇妙喔,後來彥博想通了,他執著長跑的態度讓我也佩服。」 \n昨日得知學弟達陣,林義傑喜孜孜地送上祝福:「珍惜你走過的,然後把你的足跡送給國內的年輕人與學弟們。」

  • -20℃ 陳彥博北極點馬拉松第3

    陳彥博說:「我要讓全世界知道,台灣,你真勇!」廿三歲的「夢想鬥士」陳彥博,在台北時間昨日凌晨於攝氏零下廿度的北極風雪中,以第三名的佳績完成金氏世界紀錄所列「世界最冷馬拉松」─二○一○北極點馬拉松。 \n北極點馬拉松(North Pole Marathon)是馬拉松大滿貫俱樂部的賽事之一,賽地位於北緯八十九度與九十度北極點之間的漂浮冰島巴尼歐島(Barneo)。○七年賽事不但出現最低溫零下卅七度,還探測出選手所在巴尼歐島不斷的移動。也就是說,陳彥博是在目視看不見、事實上卻一直處在移動狀態下的冰島上搏命出賽。 \n北極的天候凜冽,原定格林威治時間七日上午九時開跑的今年賽事,因為受暴風雪襲擾延至下午三時才出發。主辦單位表示,廿五位參賽選手是處在風速每小時四十五公里、攝氏零下廿度的風雪裡完成比賽的。 \n惡劣天氣 金氏紀錄最冷賽事 \n陳彥博繼○八年與學長林義傑、遊戲橘子董事長劉柏園攜手完成十六天、五百七十二公里「磁北極大挑戰」,○九年以第四名達陣大滿貫之一的「喜馬拉雅一六○公里超級馬拉松」後,又寫下首位台灣選手完成北極點馬拉松的賽史紀錄。 \n荷蘭選手羅任達爾以五小時五十八秒奪冠,最後一位抵達終點的選手成績約為十小時,所有參加選手都如願完賽。 \n求神拜佛 回到家父母才安心 \n陳彥博的媽媽吐了好大一口氣:「生命關頭在一秒之內,這兩天我們煩惱啊,來來去去的煩惱;他還要從北極下撤,等到他真正回到家才放心。」「不過想到他把國旗送到北極,讓世界知道台灣,我就替他高興。」 \n陳彥博的部落格也有許多鼓舞他的留言:「陳爸陳媽一連三天都到山上求佛拜菩薩,只要你平安回來,老和尚也帶大家祈求觀世音菩薩,願你如菩薩般,讓台灣在世界放光!」「台灣國旗因為你而閃閃發亮喔,加油!」 \n陳彥博將在十四日返國,接下來尋求逐一挑戰馬拉松大滿貫俱樂部七大賽的另五項賽事。

  • 簽生死切結書 陳彥博挑戰極馬

    「我已經簽了『生死切結書』,四月一日出發去拚金氏世界紀錄『世界最冷的馬拉松』,哈哈!」陳彥博說來輕鬆,其實他挑戰的是北緯九十度的「二○一○北極點馬拉松」。廿三歲的「夢想鬥士」陳彥博的極地超馬起點由○八年開始。那年他和林義傑、劉柏園代表台灣完成「磁北極大挑戰」。 \n前年他與學長林義傑、遊戲橘子董事長劉柏園攜手,歷經十六天、五七二公里滑雪長征,代表台灣完成「磁北極大挑戰」。 \n最冷零下37度 全世界只有25位選手 \n○九年十月底,陳彥博成為第一位完成「喜馬拉雅一六○公里超級馬拉松」的台灣人,成績第四名。長達五天的喜馬拉雅賽賽場山徑蜿蜒,從海拔一千九百公尺到最高三九四二公尺。陳彥博餘悸猶存:「第一天我就嚴重脫水,體重降了四.五公斤,被醫生逼著喝下一千CC的水。」 \n令人讚佩的是,賽會傳誦他的高尚情操。在倒數第二個檢查站時,陳彥博看到墨西哥選手倒地劇痛狂吐,他本來是可以追到前方第三名的韓國選手。但他選擇停下來,因為「幫助墨西哥選手比較重要。」 \n陳彥博獲准參加北極點馬拉松,大會官網已把中華民國國旗放在首頁。官方表示,將會有BBC與歐、美知名媒體報導,屆時陳彥博將寫下第一位台灣選手參賽的賽史紀錄。 \n自我積極訓練 冷凍庫裡騎飛輪機 \n北極點馬拉松官方選出陳彥博為全球僅有的廿五位參賽者之一,並提醒他,這項賽事有許多不可預測,○七年大風雪侵襲,造成許多選手凍傷退賽;有人掉進冰縫或遇上北極熊等危及生命的狀況。 \n陳彥博已自主訓練六個月,昨天他由內湖大潤發協助,在攝氏零下廿度的生鮮區冷凍庫裡騎了九十分鐘飛輪機。他說:「北極點馬拉松更冷,最低溫可到零下卅七度。」他將在四月五日抵達挪威,六日搭機前進北極點營地適應環境一天,七日在北緯九十度的北極點與其他廿四位極地高手在冰面風雪裡競跑。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