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秦玉玲的搜尋結果,共03

  • 歐台工商聯合會由秦玉玲當選理事長

    歐台工商聯合會由秦玉玲當選理事長

    \n創立於2016年的歐台工商聯合會(EBAT)日昨舉辦第五屆會員大會,該會與台灣國際物流暨供應鏈協會(TILSCA)展開第一個合作年,EBAT創辦人兼委任主席 Goran Gasparac 先生成功將會員及收益於兩年內雙倍增長之後,經過選舉由TILSCA理事長Cathy Chin秦玉玲成為EBAT新任理事長。 \n新任EBAT副理事長Goran Gasparac介紹:『Cathy是一位精明且在商界及政界皆受高度讚譽的實業家,我很榮幸與她共事於提升歐洲國家與台灣的貿易往來。她在推動與運作海內外商務訪問及代表團互訪的豐富經驗,是我們珍視的資產。 \nEBAT預定於今年10月舉辦盛大活動-領帶晚宴,將連結來自克羅埃西亞和其他歐洲國家的優質品牌與台灣的在地同業,創造合作商機。 \n秦玉玲表示:『我感謝被賦予機會作為理事長,並期待貢獻我的經驗與所長,協助達成 EBAT 的目標—拉近台灣與歐洲的商業距離。』 \n這次參與盛會的包括首年與EBAT成為夥伴關係的香格里拉台北遠東國際大飯店及TILSCA理事會、來自經濟部投資業務處及匈牙利貿易辦事處的與會代表,以及其他私人企業家。 \n這次活動也喜迎EBAT會員帶來的各界友人,這些預先登記與會的賓客橫跨金融、諮商、教育、科技、物流、娛樂、時尚及餐飲界。 \n歐台工商聯合會創立於2016年,是台灣兩個歐洲商會之一。EBAT向台灣、歐洲與世界各國的個人與商業實體皆開放會員申請。 \n

  • 劉嘉玲PO與張曼玉合照 偉仔拍的!破傳聞

    梁朝偉一身黑西裝,和太太劉嘉玲,甜蜜共走金馬紅地毯。昔日的緋聞情人張曼玉,一樣打扮性感,不過卻是形單影隻,壓軸登場。 \n特意將三個人錯開,避免尷尬,金馬獎頒獎典禮,梁朝偉劉嘉玲,總是愛相隨,張曼玉和劉德華一同頒獎,就是看不到三人同台,不過,這畫面,在這裡。有沒有看到,真的是劉嘉玲和張曼玉,兩人在機場,留下這張合照,劉嘉玲紅色豹紋大衣,和張曼玉黑色大衣,剛好很搭,雖然兩人中間有一咪咪的距離,沒有很靠近,不過劉嘉玲以「歲月極美」為標題,PO在微博上,五千多名網友按讚。 \n舊情人還有這一對,30年前的舊愛秦祥林,提到二秦二林,讓坐在台下的林青霞笑的好尷尬。 \n原以為林青霞上台,會對秦祥林的喊話回應,但卻什麼也沒說,互動零交集,倒是劉嘉玲和張曼玉,在機場留下這張照片,加上墨鏡裡的梁朝偉,也算是難得的三人合照。 \n

  • 張愛玲領軍 上海學 哄傳十里洋場。

    張愛玲領軍 上海學 哄傳十里洋場。

     (文接B2版) \n ,上海再度成為城市的樣本。全中國(也許北京除外) \n 以羡慕甚至仰望的目光打量上海和與它有關的一切,包括它的城市文化。今年上海書展,根據新聞報導,有「《上海鄉土音樂文化》、《上海的外國文化地圖》等「老上海」的新書亮相;《遊畫上海》、《掌鏡上海》、《謎之城》勾勒出當代上海的倒影;也有知名作家程乃珊的《上海素描》,89歲高齡的著名藝術家秦怡(阮玲玉搭檔、電影皇帝金燄遺孀)的《上海格調》,以作家本人代表的精緻海派文化,獲得了海內外讀者的熱情追捧。」 \n 雖則這股風潮很難單單歸功於張愛玲的影響——像王安憶就曾動氣反駁王德威、特地為文揭櫫自己並非張派作家;但正如孫甘露所言:「安憶是我很好的朋友,我們成長背景相似,都不是上海『土著』,她寫舊上海的故事也有想像的成分」。而張愛玲,在絕少例外(比如筆者)的情況下,往往成為這種「想像」——尤其在文革斷層之後——的憑藉。 \n 正因為這種難以抹滅的廣大貢獻,超越了世俗的流行和學術的推崇之上,張愛玲毫無愧色地成為一代大家;更於去年跳脫種種爭議,登陸北京大學百年講堂,舉辦了內地有史以來第一場張愛玲學術研討會。在大會主席陳子善的領導下,筆者和宋以朗、格非、吳福輝、馬家輝等人參與了這場歷史性的盛會,當天晚上聚餐(不敢自詡慶功宴)時大家都有些暈淘淘,唯一的遺憾,是不知「哪天也能在上海辦上這麼一場!」 \n 沒想到不到一年的時間,上海也要舉辦這樣的張愛玲盛會!名主持人、女作家淳子,對張愛玲情有獨鍾,瘋狂鑽研張愛玲,她的研究成果《張愛玲城市地圖》、《點點胭脂紅》……等書,其感性的小資情調令人讀來不忍釋手。她追尋著張愛玲的出生地、張愛玲住過的里弄或公寓、甚至張愛玲作品裡的電影院或商店等等,淘洗出一篇篇紀實散文。 \n 奇妙的上海現代性 \n 淳子是個妙人,徜徉在上海的空氣中,不管看到什麼,都想起張愛玲說過什麼,寫過什麼。上海在她心目中簡直是座神龕!聽她振振有詞地說:「蕭紅在東北只是失足女青,但是遇到了魯迅,在上海蛻變成一個女作家。潘玉良是青樓女子,在安徽完成了從良,一個妓女成為大學裡的藝術教授太稀奇了。她為什麼能夠在上海完成?因為當年住的那條路上住著陳獨秀。從這些裡面我們可以看出由於上海的現代性,由於上海的文化是和世界接軌,所以一個青樓女子才能夠在上海完成有聲有色的轉變。因為這些才子佳人他點綴了上海,所以我們也希望我們是現代版的才子佳人。」那股對上海的勁兒頭,逼得你當下不得不同意她的看法。 \n 在這麼多個「才子佳人」中,張愛玲在淳子心目中的地位硬是不同;「上海雖然住過那麼多名流,但惟有張愛玲,把自己的家族史、個人史與上海整個城市融為一體的。張愛玲是張佩綸和李鴻章之後—─據說曾經有大半個上海都是這兩家的,而張愛玲一直在搬來搬去,她仿佛找不到家,而整個上海又好像就是她的家,這種家道一落千丈的幻滅感,恐怕也只有曹雪芹這樣的人和她類似了。」 \n 憑藉著這股熱情,今年九月,張愛玲出生和逝世的月份,淳子有一個比美「行動藝術」的計劃;她邀請宋以朗先生和我,兩位代表港臺的張愛玲的研究者,住在國際飯店。國際飯店在三四十年代號稱「遠東第一高樓」,張愛玲的父親張志沂與民國政府前總理孫寶琦之女孫用蕃就是在這兒舉行婚禮——這原也不算有什淵源,特別是已斷絕父女關係的張愛玲。重要的是,和國際飯店比鄰的長江公寓(原名卡爾登公寓),是張愛玲在大陸最後的居住地。她在這裡寫出了《十八春》、《鬱金香》和《小艾》,80年代當她的姑姑張茂淵終於和她取得連繫時,張愛玲的回信是:「我也一直想找你,想不到你還在這個房子住。」 \n 當然我和宋以朗沒法子住進長江公寓——恐怕就算能,淳子也不會這樣待客吧?她請我們在中秋節住進國際飯店,欣賞長江公寓的月色——那個「紅紅地升起來了」的月色,遙想當年張愛玲「晚煙裡,上海的邊疆微微起伏,雖沒有山也像是層巒疊嶂。」的筆下情境。 \n 追尋上海學遺產 \n 這趟巡禮的行程是倒著走的追尋之旅;最高潮當然是寫出〈封鎖〉、〈金鎖記〉、〈傾城之戀〉、〈不了情〉的常德公寓。她在這裡所遇非人地結了婚又離了婚,好不容易東山再起還一再被那人悖離民族立場的政治包袱歪纏不清。然而,她畢竟是一位傑出的作家,我們探尋的是她的作品(包括她的戲劇),光憑〈公寓生活記趣〉那一篇風趣靈動的散文,已足以使常德公寓不朽。這座公寓的一樓已經開設一家張愛玲咖啡廳,是海外張迷的「朝聖」地點。他、或她們這種儀式化的舉動,出自於對張愛玲當年創作艱難的補償,這是文學超越一切政治、教條的勝利。淳子希望為我在這裡主持一場演講,第二天則換由蜚聲海內外的張學專家陳子善登場,和宋以朗展開對談。 \n 宋以朗先生和我還有其它的事要做——緊接而來的就是我的學術考證發表「張愛玲紀念音樂會」,9月28日在兩廳院舉行;而宋以朗先生正加緊整理《張愛玲、宋淇、鄺文美書信大全集》、《My Hongkong Wife》、《The Young Marshall》、〈Visting〉和〈Spy Ring〉等遺稿,為他的雙親——宋淇、鄺文美盡一份為人子女的心意。宋淇、鄺文美長期擔任文學界的無名英雄——雖則宋淇前輩已經夠有名了,但其為善不欲人知的義行——包括夏志清所言早年從宋淇那裡:「吸收到不少知識」,「知道英國批評界的近況」,向宋淇借閱霍思曼的《原詩》、李維斯的《英詩重估價》和墨瑞的《濟慈與莎士比亞》。至於宋淇幫《傾城之戀》談到50萬港幣的天價版權、乃至《怨女》、《紅玫瑰與白玫瑰》、《第一爐香》……的權利金,更是在當事人三緘其口的情況下,讓不少讀者以為「張愛玲貧病交加逝世」、「宋家天上掉下一筆橫財」。 \n 本身學術成就不低的宋以朗放棄美國工作、返港繼承父母護持張愛玲的遺志,雖然這份心意曾遭許多人污衊曲解,但宋以朗不為所動:「家母出生上海,祖籍臺山,成長於一個有基督教信仰的家庭,接受中西式教育,畢業於聖約翰大學。這成長背景培養出她處處為人著想的性格,因此終其一生,所有心力都奉獻給雙親、丈夫、兒女和親友。之前有很多年,她在張愛玲心中的重要地位都不為人知。後來我回港讀了她們的舊信,深受家母那種「捨己為人」的精神打動,所以才出版《張愛玲私語錄》,藉以向雙親致敬。」 \n 從「上海學」到「張愛玲學」,我和宋以朗先生都算是陰錯陽差(我們都不是張迷——尤其和陳子善、淳子相比),卻又順理成章地走下去。然而在宋以朗孜孜不倦地「趕工」之下,張愛玲出土的東西越來越多,留予後世讀者以及「上海學」更多的精神遺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