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空中巴士的搜尋結果,共343

  • 向拜登示好?德國傳促歐盟暫緩對美加徵關稅

    向拜登示好?德國傳促歐盟暫緩對美加徵關稅

    美國的傳統盟友已紛紛向拜登(Joe Biden)祝賀,川普(Donald Trump)執政下與美尤其交惡的德國更送上實際大禮,傳出打算提議歐盟延後周二(10日)將生效、對美國40億美元產品加徵的關稅,採取更傾向和解方法來解決貿易爭端。

  • 本土公司獲第29屆國家磐石獎

    本土公司獲第29屆國家磐石獎

     經濟部中小企業處、中華民國全國中小企業總會今年舉辦第29屆國家磐石獎,及與僑委會共同舉辦海外台商磐石獎,於11月3日揭曉。本土股份有限公司等12家榮獲中小企業最高標竿的第29屆國家磐石獎殊榮。

  • 用氫氣飛行 空中巴士發表三款零廢氣商用機

    用氫氣飛行 空中巴士發表三款零廢氣商用機

    空中巴士日前發表三種全球首創的零廢氣商用飛機概念機,可望在2035年問世。對於零廢氣飛行的目標,這些概念分別代表不同的策略,探索各種科技發展途徑與空氣動力構型,支援空中巴士領導業界,達成無碳化目標的努力。

  • K董了不起 空中巴士罕見用「繁體中文」歡慶星宇航空租新客機

    K董了不起 空中巴士罕見用「繁體中文」歡慶星宇航空租新客機

    星宇航空因應疫情,「K董」張國煒逆勢操作,決定加租12架客機包含8架A330-900neo客機,此舉更讓星宇航空Starlux Airlines成為台灣第一家使用A330-900neo的航空公司。而空中巴士(Airbus)昨(12日)更在臉書上罕見用「繁體中文」歡慶A330neo廣體客機加入星宇航空機隊。

  • 波音決定747三年後停產 巨型噴射機時代將走入歷史

    波音決定747三年後停產 巨型噴射機時代將走入歷史

    波音在近期的財報中表示,已決定在完成最後一批訂單後停止747的生產,2023年關閉裝配線。從第一次石油危機中「浴火」而來、紅遍全球的「珍寶」(Jumbo,意即巨無霸),終究沒有逃過這一次的民航業低谷。同時空中巴士也在去年宣布A380停產,這象徵著巨型噴射機的時代的終結。 \n \n目前波音747只有16個未完成的訂單,都是747-8F貨機版本的訂單。這款飛機的生產速度非常緩慢,每年只生產6架,而波音787的年產量是168架。據悉,波音已經在一年多前完成了零件採購,按照目前的生產和交付速度,波音747生產線將在2023年正式關閉。 \n \n1960年代,美國泛美航空的創始人兼主席胡安·特里普希望波音能為其研發一款載客量比波音707大1.5倍的客機,這樣他可以降低30%的票價,讓更多的人能夠坐上飛機,他甚至為此發明了「經濟艙」這個詞彙。波音接受了這一挑戰,於1965年與泛美航空簽訂了協議,儘管當時波音還欠著相當於今天142億美元的債務。 \n \n波音面對的第一個挑戰是必須找到一家足夠大的工廠來組裝這架客機。波音在華盛頓州西雅圖以北48公里的一塊780英畝的土地上從頭開始建設,耗資2億美元,這就是現在波音埃弗雷特工廠的緣起。 \n \n起初,波音747被設計為一架雙層飛機,但當560名志願者參與機艙模擬疏散時,這一設想就被排除了:所有志願者疏散完畢需要2.5分鐘,遠遠超過美國航管局(FAA)允許的90秒的最長時間。 \n \n之後,「波音747之父」喬·薩特創新性地提出寬體單層雙通道概念及客、貨兩型同時開發的思路,設計出了全新的佈局方案,並成功地說服泛美航空,改變其「雙層」初衷,轉而接受「單層」構型。 \n \n波音747的研發歷時兩年多,1969年2月9日,全球首架波音747在西雅圖首飛。試飛並不是沒有問題,波音當時的首席飛行員Jack Waddell發現普惠的一個發動機比其他發動機要熱得多;其中一個機翼也在高速飛行時出現了「顫振」問題,但飛機依然安全著陸了。 \n \n1970年1月15日,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森的妻子、第一夫人帕特·尼克森在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為波音747飛機正式施洗命名。一周後的1月21日,336名乘客支付了相當於5200美元的機票費用,泛美航空公司的紐約-倫敦747航班起飛了,這意味著波音747正式投入商業運營。 \n \n20世紀80年代,隨著民航需求增長和樞紐機場的蓬勃發展,航空公司不斷訂購波音747,747也創造了寬體客機的「商業奇跡」,被譽為波音最成功的機型之一:自1968年投產到2023年的預計停產期,其生產時間長達55年。到目前為止,波音已經生產了1557架左右波音747,但目前除了仍待交付的16架747-8F貨機外,其他型號都已經停產。 \n \n50多年來,波音747為世界各地運送了近40億人次的旅客,讓「經濟艙」和「洲際旅行」成為了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 \n \n由於波音747設計獨特,有充裕的改造空間,而且航程夠遠,便於跨國訪問,使其成為世界各國領導人使用最多的專機機型。也因此,她被譽為「空中女皇」。 \n \n美國總統專機「空軍一號」,也被稱為號稱「空中白宮」,由波音747 200B改裝而來,共有兩架。韓國總統文在寅的專機是從大韓航空租賃的波音747-400。日本的國家領導人行政專機為波音747-400,由航空自衛隊管理,負責搭載天皇、首相和其他高級官員出訪海外。印度使用4架平均機齡為25年的波音747-400客機作為政府官員遠程出行專機。 \n \n此外,波音747也是運載太空梭的首選:太空梭如果因為天氣狀況不能在預定著陸點著陸,通常需要在NASA的起飛設施上搭個「便車」。 \n \n波音747半個多世紀的生產和運行也並不總是一帆風順:波音747在首飛後不久就遭遇了嚴重的經濟衰退,隨之而來的1973年石油危機讓不少航空公司停飛或削減其747飛機與訂單,畢竟四個發動機太耗油。 \n \n此外還有一些空難事件相伴:1988年12月,泛美航空波音747所執飛的103航班在洛克比上空被炸彈炸毀,263名乘客和16名機組人員遇難。1977年,兩架波音747在加那利群島城市特內里費的洛斯羅迪歐斯機場跑道上相撞,造成583人死亡,這也是航空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空難事件。進入2000年之後,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747的生產已接近尾聲:2015年,747的生產線每月只生產一架飛機,而現在,波音747的產量僅為每兩個月一架。目前波音7478F是唯一仍在生產中的型號。即便這樣,2016年之後,波音在每條生產線上的損失都在4000萬美元左右。在過去的四年裡,波音一共損失了超過9億美元。 \n \n進入2020年後,由於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民航業業務被迫收縮減少,貨運業的情況要好一些,但仍沒有足夠的需求來維持747-8F的生產線。關閉已經越來越不賺錢的747生產線至少可以彌補波音在其他方面的損失。可以預見的是,體型更小、航程更靈活,燃油經濟性更高,各方面表現更為優越的飛機將成為這一時代的主流。 \n \n波音747小檔案 \n \n特點:裝載四個發動機、長航程、大載重量。巡航高度:13700公尺。最大載油量:134噸。貨軍載:90噸。最大速度:0.88馬赫。最大航程:13000公里。暱稱:「空中女皇」。累計產量:1557架 \n \n(截至2019年11月)創造紀錄:自1970年投入服務,到A380出現前,它保持單機載客量最大的世界紀錄長達37年。貨運型則承擔了世界航空貨運的一半。 \n \n系列型號:747SP又稱747-100SP,是波音747-100型的縮短型,1975年首航。747-200(1971年2月開始服役)。747-300(1983年3月進入市場)。747-400(1989年2月開始服役)。747-8(貨運型2011年10月開始服役;客運型2012年6月開始服役)

  • 巨嘴鴨搭「空中便車」直接停在大型猛禽翅膀上 網驚:太有種了

    巨嘴鴨搭「空中便車」直接停在大型猛禽翅膀上 網驚:太有種了

    高山兀鷲(Himalayan vulture)是地球上飛得最高的大型高原猛禽,其食腐習性和天葬故事最為人所熟知,沒想到印度一名生態攝影師Samir Sachdeva卻意外捕捉到,竟有一隻巨嘴鴨(Large-billed crow)直接將高山兀鷲當作「坐騎」,悠哉地像是搭乘空中巴士一樣毫無違和感,驚奇畫面讓人看了嘖嘖稱奇。 \n事實上這張照片早在3月時,就被Samir Sachdeva分享在社群媒體上,直到最近又再度受到討論。Samir Sachdeva透露,事發當天,他在位於西孟加拉邦大吉嶺的住處賞鳥,沒想到卻意外目擊一隻高山兀鷲在離他家超近的樹上休息,「老實說,就連當地人都沒有這麼近距離觀賞過這種大型鳥類!」 \n不過當時,卻有一群巨嘴鴨正在騷擾高山兀鷲,他當下壓抑著滿腔激動,持續觀察了一陣子,意外發現有一隻大膽的巨嘴鴨不斷試著在高山兀鷲的翅膀和尾巴上降落,「來來回回至少3次!」讓他看得瞠目結舌。不少網友看完這幕驚奇畫面,也不禁打趣笑說「烏鴉真的很有種」、「只有烏鴉敢做這種事」、「實在太神奇了」、「偉大的航班」、「一種公共運輸的概念」。

  • 後疫情時代!航空界撐不住 阿聯酋航空宣布裁員9000人

    後疫情時代!航空界撐不住 阿聯酋航空宣布裁員9000人

    \n後疫情時代,真的是航空業生存和淘汰的長期寒冬,像是民航機製造龍頭「空中巴士」(Airbus)先前就因為全球化和廉航崛起浪潮,不得不停產全世界最大客機A380,類似的命運,也同樣發生在競爭對手、波音公司的747上,預計於2020年加速波音747淘汰退役。 \n蒙受巨額虧損的空中巴士,疫情以來就已經將其產能縮減了三分之一,但是空巴的大客戶、全球航空龍頭之一的阿聯酋航空( Emirates ),也撐不下去了。根據英國廣播《BBC》報導,阿聯酋航空總裁克拉克(Tim Clark)宣佈,由於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阿聯酋航空預計裁員超過9000人,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長途航空公司,首次對外宣布裁員人數。 \n \n中東地區最大、以豪華高價聞名的阿聯酋航空,也禁不住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重大打擊,早在6月初,阿聯酋就裁掉600名機師和6500空服員,根據報導,阿聯酋航空已裁員10%員工,但是在後疫情時代,克拉克表示,可能需要裁掉更多人,人數可能達到15%! \n \n克拉克受訪時表示,雖然阿聯酋航空的處境不像其他航空那麼糟,但疫情的爆發也使得公司的命運有所改變;在疫情爆發前,阿聯酋航空原本正邁向高峰,走向有史以來最好的年頭,但事後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也迫使航空公司必須做出大幅裁員的決定。 \n報導指出,被裁員的機師多數為空中巴士 A380 的機師,而非波音 777 機型的人員;目前阿聯酋航空約有4500名機師,其中有700名機師將會在本周收到通知,因此約有1200名機師在後疫情時代被迫裁員。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慘爆!1架飛機都賣不掉 空巴連3個月訂單掛0

    慘爆!1架飛機都賣不掉 空巴連3個月訂單掛0

    受到新冠疫情衝擊,空中巴士(Airbus)6月訂單再度掛零,今年已經連續3個月一架飛機都賣不出去,上半總共交機196架,較去年同期暴跌5成,墜入16年來谷底,由於營運面臨空前挑戰,上周宣布裁員 1.5 萬人。 \n \n美國財經媒體報導,空巴周三(8日)表示,6月訂單又掛零。不過6月交機為36 架,比5月的24架大幅成長50%,4月疫情高峰時最慘只交機14架。今年上半年累計交機196架,相較去年同期389架,衰退幅度高達49%。 \n \n空巴證實有一張訂單被取消,今年來飛機訂單減少298架,凸顯接單情況持續惡化。 \n \nAgency Partners 分析師Sash Tusa表示,空巴今年交機量可能為603架,疫情流失的訂單反映在明、後年,因此,2021年交機將大降到355架,2022年稍回升到416架,依此推估空巴可能必須再減產30%。 \n \n空巴為歐洲最大航太集團,受到疫情打壓,旗下規模550億歐元(約618億美元)的飛機事業業績掉了4成,由於營運陷入困境,上周宣布1年內裁員1.5萬人。空巴今年來股價崩跌50%。 \n

  • 2009年墜毀大西洋 A330最嚴重事故

    2009年墜毀大西洋 A330最嚴重事故

     A330型客機是歐洲最大飛機製造商空中巴士(Airbus)生產的中長程廣體飛機,1992年進行處女航,2年後投入商業飛行,之後成功讓空巴擴大廣體客機的市占率,安全紀錄大致良好,最嚴重的1次飛安事故發生在2009年6月,法國航空1架A330-203型客機從巴西里約熱內盧飛飛往巴黎戴高樂機場途中,空速管結冰導致墜毀在大西洋,機上228人全部罹難。 \n 截至去年12月,空巴累計獲得1823架A330型系列客機訂單,已交付1492架,波音767、777以及787夢幻客機都是其競爭機型。土耳其航空為其最大用戶,華航和長榮航空則自1990年代末起先後引進A330,是飛航亞洲區域航線的主力機種。 \n 在飛安事故上,除2009年事件,較嚴重的事故還有2010年5月,泛非航空一架空中巴士A330-202型客機從南非約翰尼斯堡起飛,在利比亞的黎波里國際機場降落時墜毀,造成103人罹難。 \n 在2008年10月澳航一架A330型客機從新加坡飛往澳洲伯斯,在3.7萬英尺高空突然電腦失靈,幸好機長蘇利文成功緊急迫降,機上315人全部生還。澳航在2006年9月和2008年12月也曾發生類似A330型客機電腦系統故障狀況,所幸無人傷亡。 \n 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航空產業鍊,空巴日前宣布該公司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裁員計畫,將於1年內全球裁員1.5萬人占全體員工11%,公司預期航空產業要到2025年才會完全恢復。

  • 空中巴士自救 裁員1.5萬人減產4成飛機

    空中巴士自救 裁員1.5萬人減產4成飛機

    歐洲空中巴士集團(下稱「空巴」)在宣佈計劃裁減1.5萬個工作職位後,執行長福里(Guillaume Faury)與全球人力資源總監巴里爾(Thierry Baril)當地時間7月1日接受法國媒體聯合採訪時表示,裁員是空巴減少成本的方法,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空巴裁員的計劃不會改變。 \n \n福里當日披露了空巴重組計劃與裁員細節。他表示,空巴計劃10月底前完成所有程序,將在未來的兩年裡削減40%的產量。法國政府與工會對此表示反對,空巴與工會的對話於7月2日正式開始。 \n \n分析師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了全球整個航空產業鏈,居民與商務出行減少,導致航空公司現金流緊張,進而推遲飛機製造商的飛機交付。他認為,飛機製造商不得不通過接受政府救助、節省成本的方式應對。「航空行業門檻很高,疫情不會降低空巴的競爭力,因為全球只有波音和空巴兩家飛機製造商。在沒有疫情情況下,新訂單交付可能得3~5年後,這是明顯的供不應求。」 \n \n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前,空巴已計劃於今年裁減2665個工作職位。疫情暴發後,空巴通過採取部分失業政策、減少員工工作時長、取消向股東派發股息等方式削減成本。 \n \n福里表示,空巴仍需大幅減產和裁員,進而確保未來的發展。他表示,空巴將最先啟動提前退休計劃和自願裁員計劃。對於在職員工,也將啟動工資限制、減少休假等措施。 \n \n法國政府並不希望空巴通過裁員的方式削減成本。法國交通部國務秘書傑巴里(Jean-Baptiste Djebbari)7月1日在接受法國媒體採訪時表示,法國政府已向空巴提供救助資金,空巴答應的條件即不會大規模裁員。空巴如果使用這筆資金研發清潔能源飛機,可以保留500多個職位。 \n \n法國工會方面重申反對強制裁員,並計劃與空巴就此展開談判。 \n \n福里7月1日在接受圖盧茲當地媒體採訪時表示,雖然法國政府推行了部分失業的政策、提供了救助資金,但這不能緩解空巴的危機。空巴已盡最大努力緩解失業問題,之前空巴計劃裁員的人數為3.6萬人。他還表示,此次裁員已對藍領工人做出了最大的保護,受裁員波及最大的群體是工程師。 \n \n巴里爾(Thierry Baril)則表示,如果未來一段時間內,法國政府可以通過減免稅收的方式為空巴提供幫助,有可能減輕集團的財務壓力。 \n \n此前,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法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學教授趙永升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便提及,歐洲各國政府在救助這些企業時,已將不能裁員作為救助前提,現在空巴仍宣佈裁員計劃,可能是為了與政府討價還價,爭取更多的救助。 \n \n福里表示,全球航空業面臨的最大問題仍是需求下降。他表示,目前國際航空流量減少了98%,歐洲70%~90%的飛機在幾周內無法起飛。由於流量下降和流動性危機,航空公司已陷入財務困境,這使得他們要求推遲交貨。 \n \n福里透露了空巴最新的交付數據。他表示,空巴在4月計劃交付75架客機,實際交付14架,5月交付24架。4~5月沒有接到任何一份新訂單。空巴一季度財報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空巴淨虧損為4.81億歐元,而在去年同期則有4000萬歐元的淨利潤。 \n \n法國ECTAR咨詢公司航空專家邦納利認為,預計在未來的五年內,新飛機的需求將繼續下降40%~60%。 \n \n福里表示,疫情已使航空業面臨結構性危機。除節省成本外,集團也在尋找新的盈利方式。他表示,空巴集團已獲得由航空工業企業與政府投資的約達4億歐元的投資基金,空巴將據此開展創新項目。 \n \n不過,福里也提醒,大家對空巴的前景不用過於悲觀。空巴遇到的問題是訂單交付延後而非取消。他表示,雖然空巴計劃減產,但不會關停任何總裝線,空巴旗下全系列客機都將繼續生產,只是進度會放緩。 \n \n此外,也有觀點認為,空巴之所以會陷入困境,問題不僅在於需求下降、現金流斷裂,還在於空巴前幾年全力押注民航,而忽略了軍事訂單。數據顯示,目前空巴的軍用訂單僅有15%,十年前這一數字為30%,而波音公司的軍事訂單比例則高達40%。

  • 空中巴士估今明兩年產量較原先目標大減40%

    空中巴士周一預測今年和明年的飛機產量,將較疫情爆發前的計劃產量大減40%,因疫情重創航空旅遊需求,空巴要加快重整計劃而威脅裁員來因應,產量要到2025年時才會恢復正常。知情人士預測空巴將裁員1.4萬人到2萬人之間。

  • 法國搶救航空重鎮

    法國搶救航空重鎮

     新冠肺炎疫情使航空業需求降至冰點,也讓歐洲航空大城土魯斯一蹶不振,迫使法國政府砸150億歐元解救航空業。 \n ■Once basking in wealth from air transport, France's fourth largest city is alarmed by whispers that it could suffer a fate similar to Detroit, ravaged by recession in the auto industry. \n 住在法國第四大城土魯斯(Toulouse)的杜馬斯(Serge Dumas)三個月前只擔心一件事,那就是訂單多到來不及出貨,沒想到才過三個月就人事全非,現在他只擔心如何保住45名員工的飯碗。 \n 杜馬斯經營的Gillis Aerospace位在土魯斯北邊,專門生產飛機板金扣件與螺栓等零件,最大客戶是總部位在土魯斯的空中巴士(Airbus Group)。今年3月全球疫情惡化,各國實施邊境管制及旅遊禁令嚴重打擊航空業,航空公司、飛機製造商到零件供應商全遭殃。 \n 杜馬斯表示:「今年2月我們還陶醉在大批訂單當中,總是在最後一刻才趕上交貨期限。沒想到才過幾天我們就從加速生產變成緊急減產,大家都嚇壞了。」 \n 年營收500萬歐元的Gillis Aerospace是法國典型的中小企業,而這類規模的飛機零件製造商遍布土魯斯周圍地區,多年來地方經濟以空中巴士為中心形成一個航空重鎮。 \n 疫情衝擊10萬個工作 \n 法國政府深知土魯斯身為歐洲航空大城的重要性,於6月9日提出規模150億歐元(約170億美元)的航空業紓困方案,並警告法國航空業從航空公司到上游零件製造商共10萬個工作機會受疫情衝擊。 \n 這150億歐元紓困金包括政府先前宣布的70億歐元法國航空紓困案,以及針對飛機零件供應商所成立的投資基金,初步規模5億歐元,目標最高規模可達10億歐元。 \n 紓困方案另針對航空業上游承包商提供規模3億歐元的各種補助,並承諾未來三年投資15億歐元推動航空業發展綠能科技,其中3億歐元將在今年投入研發。法國財政部長樂梅爾(Bruno Le Maire)表示:「我們必須拯救法國航空業。」但他也坦言航空業「復甦之路漫長」,估計至少要到2023年才能恢復疫情前的水平。 \n 底特律症候群恐再現 \n 疫情惡化後全球大量班機停飛,航空業縮減或延後飛機訂單,迫使空中巴士減產35%至40%,也讓法國地方經濟過度仰賴單一產業問題浮上檯面。 \n 土魯斯因空中巴士而躍升歐洲航空重鎮,如今恐怕成為下一個底特律。法國四大智庫今年5月不約而同警告,土魯斯可能陷入「底特律症候群」。 \n 土魯斯所在的奧克西塔尼(Occitanie)地區商會會長迪克雷森佐(Alain Di Crescenzo)表示,飛機零件供應商在當地創造8.6萬個工作機會,另有3萬個工作機會來自空中巴士及其他飛機製造商。空中巴士每年花50億歐元採購當地生產的零件。他表示:「空中巴士一咳嗽,大家都會感冒。」 \n 該商會估計空中巴士今年零件採購量減半,對有貸款在身的零件供應商而言損失相當慘重。迪克雷森佐估計,當地就業市場將有4萬個工作機會受到直接衝擊。 \n 近日隨著法國各地陸續解封,政府補助的勞工無薪假方案也即將到期,法國企業最快自7月起就得自行承擔員工無薪假的成本。迪克雷森佐表示:「屆時底特律效應就會顯現。假設我們坐以待斃,將會扼殺歐洲最大航空城。」

  • 空中巴士防疫不馬虎 飛機艙內濾網大升級

    空中巴士防疫不馬虎 飛機艙內濾網大升級

    空中巴士公司北亞區業務負責人吉諾(Stephane GINOUX)18日透過視訊系統舉辦記者會,指出公司的飛機上透過先進空氣濾淨HEPA濾網,空氣每2到3分鐘更換一次,提供醫院等級的空氣過濾,且更換時間比一般醫院的10分鐘還短,洗手間與廚房空氣直接排出,飛機是空氣最乾淨的地方,至今未曾聽聞有旅客在飛機上被感染。 \n吉諾指出,空巴自1994年就使用HEPA系統濾淨空氣,這些措施是航空業界的集體努力成果,參與單位包括國際空運協會(IATA)、國際民航組織(ICAO)、國際機場協會(ACI)、以及各國主管機關、航空公司、機場、以及飛機製造商。 \n吉諾指出,安全搭機旅行的過程始於機場,現已採行的措施包括限制進入航站大樓人數、體溫測量、以及在從報到至登機的每個過程中盡量減少與他人接觸。 \n在登機門,現已開始執行保持適當社交距離的措施,航空公司已採取新的登機與下機流程,以及限制隨身行李大小,避免在走道上發生擁塞。 \n吉諾表示,登機之後飛機客艙是低感染風險的環境,原因包括先進的通氣與過濾系統,以及機內的空氣流動方式。 \n他說:「清淨的空氣一向是空中巴士客艙設計的重點,機上對氣流、氣壓、溫度與空氣品質不斷保持監測。客艙內空氣每隔兩至三分鐘更新一次。事實上,飛機客艙內的空氣品質水準與醫院手術室相當。」 \n空氣是從上方行李箱附近的出風口進入客艙,然後以每秒一公尺的速率往下流動。往下的強力氣流可避免空氣在客艙內前後流動,降低交互感染的風險。 \n空氣由地板的出風口吸出客艙之後,通過高效率空氣微粒(HEPA)濾網。這種濾網能夠從客艙空氣移除99.5%的微粒,包括細菌、病毒、以及相對較大的冠狀病毒。過濾後的空氣接著與來自外部的新鮮空氣混合,然後進入客艙。 \n吉諾表示,航空公司已加強班機降落後與起飛前的清潔措施,範圍涵蓋飛機客艙內的每個座位、廚房與洗手間。各國主管機關也要求加強清潔措施,而且只能使用經飛機製造商批准的清潔劑。航空公司已開始使用有效時間更長的新產品,提供長達五天的保護效果。 \n另公司也與合作廠商研究推出不會附著細菌的座椅纖維,以及抗菌材質的置物箱把手等。 \n此外,航空公司還為乘客與組員引進額外的保護措施。這些包括在機上必須配戴口罩;減少乘客與組員接觸的新服務方式;以及在登機、飛行與下機時改變乘客動線。 \n吉諾表示:「航空業至今採取的措施,將為乘客與組員確保安全的環境。這讓我們深信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刻,乘客仍然能夠放心搭機旅行。」

  • 史坦利出任空中巴士亞太區總裁

    史坦利出任空中巴士亞太區總裁

    空中巴士宣佈任命阿南德˙史坦利(ArnandStanley)為空中巴士亞太區總裁。這項任命將於2020年7月1日生效。 \n史坦利的工作地點在新加坡,領導空中巴士各部門在亞太地區的策略與未來定位。他將負責商用飛機銷售與客戶事務、集團政府事務、工業與合作關係、以及空中巴士在亞太地區的營運。此外,他將與空中巴士直升機、國防、以及太空部門的亞太區主管密切合作。 \n史坦利於2018年加入空中巴士,擔任空中巴士印度公司總裁兼董事總經理,負責空中巴士業務開發,還有與客戶、政府、以及業界夥伴合作,提升空中巴士的地位。 \n加入空中巴士之前,史坦利曾在民用航太、國防、以及直升機產業歷任要職,以及負責策略管理與併購規劃。他曾任職於Linde集團、UTC、普惠、洛克希德馬汀、以及塞科斯基等公司。他擁有廣泛的國際經驗,已在亞太地區工作超過二十年。 \n空中巴士商務長Christian Scherer表示:「史坦利為空中巴士帶來豐富的經驗,曾經為本公司在印度創造非常正面成績。他的成功經驗使他成為在亞太市場領導空中巴士的適當人選。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刻,我們知道能夠仰賴史坦利,繼續專注於支援客戶,並且與亞太航太業頂尖夥伴合作提升我們的地位。」 \n史坦利擁有美國維吉尼亞達爾登大學的企管碩士學位、印度安達拉大學的工程學士學位、以及德里國際管理碩士學位。 \n

  • 《其他股》疫情+737Max凍結 晟田Q2剉咧等

    航太關鍵零組件製造廠晟田(4541)下午舉行法說,黃(方方土)宇協理說,新冠肺炎疫情來得又快又急,再加上737 Max還無法出機,預期第2季營運所受到的衝擊將會最為嚴重,第3季末到第4季營收將會漸漸回穩,由於訂單沒有消失只是延後,若疫情沒有重大變化都在控制內,預期2021年航太營收將慢慢恢復。 \n 黃(方方土)宇指出,受到疫情影響無論是波音、空中巴士及GE Aviation都陸續停工,航太零組件市場需求下降,衝擊公司首季航太營收占比略降至70%,而精工產業部分營收占比增至30%,由於航空製造部分受到影響很大,因此將會積極爭取精密產業營收成長,預期Q2、Q3精工營收占比還會再增加。 \n \n 新冠新冠肺炎疫情3月開始席捲歐美,波音、空中巴士及GE Aviation陸續停工,5月起歐美陸續解除封城,但因生產產能停了一段時間,就算復工也有延遲效應,供應鏈會受到影響,交貨時間會往後推,預期影響時間將會到7月左右。而737Max也傳出好消息,波音預計將在8月重新恢復737Max的交機,疫情若沒有重大變化,黃(方方土)宇為,2021~2022年間航太製造業將恢復到2019年時的狀態。 \n \n

  • 空中巴士產線面臨嚴重危機 警告將大裁員

    空中巴士產線面臨嚴重危機 警告將大裁員

    歐洲最大飛機製造商空中巴士27日致函員工,指該公司現金正嚴重流失,需要迅速削減成本,如透過裁員,以適應航空業的急劇萎縮。 \n空中巴士執行長佛瑞(Guillaume Faury)日前發給員工的信中表示,由於航空公司客戶面對生存危機,無法接收新飛機,因此空中巴士的交付計畫面臨挑戰,同時公司在重新評估航空航太業的長期前景。他說,本月初宣布減產三分之一的計畫可能還無法反映出最壞的情況。 \n佛瑞寫道,「我們的現金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失,這可能威脅到我們公司的生存。」他說:「我們現在必須緊急採取行動,以減少我們的現金支出,恢復我們的財務平衡,並最終恢復對我們命運的控制。」 \n對這一內部通訊,空中巴士拒絕置評。空中巴士及其美國競爭對手波音公司,正努力因應新冠肺炎大流行導致的需求暴跌,新冠疫情已重創商業航空業。 \n空中巴士已將其流動性增加150億歐元,期能渡過危機,而波音正在就美國政府援助進行談判。兩家公司都在為裁員做準備,同時在尋求衡量經濟衰退的深度和復甦的速度。

  • 空巴示警疫情衝擊大

    空中巴士(Airbus)執行長法瑞(Guillaume Faury)在第一季業績出爐前幾天,透過郵件向員工說明新冠肺炎對業務的衝擊,稱空巴「燒錢的速度前所未見」,意味著公司將進一步裁員,且近期生產率銳減逾三成尚未反映最壞的情況。

  • 《國際產業》空巴面臨生死關頭 警告員工恐擴大裁員

    歐洲飛機製造商空巴(Airbus)就新冠肺炎疫情危機的衝擊發布慘淡的評估報告,要13萬5,000名員工對公司可能擴大裁員做好準備,並警告若不立即採取行動,公司將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 \n \n在一封上周五給員工的信中,空巴執行長佛里(Guillaume Faury)表示,公司正以前所未見的速度流失現金,最近生產率減少三分之一或更多,並未反映最糟的情況。 \n \n空巴將在未來幾天公布第一季財報。新冠肺炎疫情使全球航空公司陷入生存困境,自3月中旬起飛機交付已幾乎全面喊停。 \n \n佛里表示,由法國的3000名員工開始,空巴已經實施由政府輔助的請假機制,但現在可能必須規畫更廣泛的措施,「如果我們現在不採取行動,空巴能否存活將成為未知數」。

  • 空中巴士派機運送口罩 支援歐洲對抗新冠肺炎

    空中巴士派機運送口罩 支援歐洲對抗新冠肺炎

    空中巴士近日派機在歐洲與中國大陸來回飛行,將口罩 運交法國、德國、西班牙與英國的醫療系統,支援對抗新冠肺炎危機。 空中巴士派出的飛機是一架A330-200,目前正在改裝為多用途空中加油運輸機(MRTT)。 這架飛機於3月26日從西班牙Getafe的空中巴士廠區出發,隔天抵達天津的空中巴士廠區, 然後在3月28日載運超過四百萬個口罩返抵西班牙。 \n過去這段時間,空中巴士曾派出A330-800與 A400M在歐洲與中國大陸之間來回運貨,向歐 洲各地醫院與公共服務單位捐贈數千個口罩。

  • 超猛!謝金河叫朋友搶這檔  結果暴賺1倍

    超猛!謝金河叫朋友搶這檔 結果暴賺1倍

    美股歷經2周的慘烈殺戮後,本周暴力彈升逾4千點,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表示,這一波反彈是人為力量創造的報復式反彈,美股續漲力有限,他還透露,波音公司跌至89美元時,跟朋友說可以搶反彈,沒想到波音一口氣漲到180美元以上,這種跌深反彈,就是「富貴險中求」,但疫情持續延燒,全球股市仍有漫長考驗。 \n \n謝金河上周在臉書貼文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航空觀光業受重創,他一向不贊成投資航空股,但製造飛機的波音股價100美元以下可以找買點,波音去年因為737Max的問題,股價從460美元跌下來,現在股價破百,已經下跌78%,全球商用飛機製造商只有空中巴士及波音,波音也代表美國的國家隊,如果波音垮了,美國也剩半條命了。 \n \n他稍早表示,在波音公司跌至89美元時,跟很多朋友說波音不會倒,可以搶反彈,沒想到波音一口氣漲到180美元以上,這次美國四大航空公司及三大郵輪股在短短三個交易日幾乎大漲1倍,這是標準的跌深反彈,也符合富貴險中求定律。 \n \n波音股價周五慘崩10%,來到162美元,過去4個交易日飆漲近90%。目前波音已告知美國財政部不會參與政府紓困計畫。但若未來幾個月情況變得更糟,波音也可能改變心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