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童養媳的搜尋結果,共17

  • 娶不到妻! 他迎娶自己超正妹妹

    娶不到妻! 他迎娶自己超正妹妹

    不管男女生到了適婚年齡,就會想要成家,尋找另一半一起攜手過下半輩子,但如果討不到老婆怎麼辦?除了許多人熟知的尋找外配,還有什麼方法呢?這段影片最近在微博上瘋傳,背後原因讓許多網友傻眼。

  • 童養媳生活悽慘!每晚做這害羞事

    童養媳生活悽慘!每晚做這害羞事

    在現代,不管是什麼性別都可以自由地戀愛,選擇陪伴自己走完後半生的對象,但是在古代卻沒有辦法隨心所欲,尤其因為女性的地位較低下,婚姻大事基本上都必須聽從家裡的安排,貧窮人家的女兒們還可能會被賣出去當作丫環、侍女,甚至成為別人家的童養媳。

  • 童養媳養大後卻嫁別人 反過來與「未婚夫」爭財產

    童養媳養大後卻嫁別人 反過來與「未婚夫」爭財產

    桃園一名徐姓婦人,55年前被領養為「童養媳」,並因此自幼就生活在養父家,未料成年後,「未婚夫」與別人結婚,而徐婦也另嫁他人,與「未婚夫」成為兄妹,並因此在養父母過世後,因繼承問題,與「未婚夫」以及其姐妹爭奪遺產。

  • 簡舒培雙重標準 游淑慧:吳音寧是大小姐 韓國瑜是童養媳?

    簡舒培雙重標準 游淑慧:吳音寧是大小姐 韓國瑜是童養媳?

    日前質詢北農市場改建案惹怒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綠議員簡舒培,慘遭網友挖出7月曾質詢柯P叫「前北農總經理韓國瑜來議會羞辱議員,叫現任總經理吳音寧來議會被議員羞辱」,網友看完怒轟民進黨沒下限。對此,國民黨台北市議員候選人游淑慧感嘆「韓國瑜是童養媳,吳音寧是自家的大小姐?這個政黨永遠就用雙重標準在做事,在野也亂、執政也鬧」! \n \n簡舒培日前質詢指出,吳音寧的第一果菜批發市場改建案,較市府方案節省11億,引發果菜市場改建之亂。只見簡舒培慘遭網友挖出7月曾質詢柯P,以前的北農總經理都不用來備詢,質疑為何柯當市長後,兩個北農總座韓國瑜、吳音寧都來議會備詢,甚至怒批柯「叫韓國瑜來議會羞辱議員,叫吳音寧來議會被議員羞辱。」網友看完怒轟叫韓國瑜來質詢的不就是你們民進黨,要簡舒培不要再秀下限!要是簡能再當市議員根本是台北市恥辱! \n \n對於簡舒培的指控,游淑慧於臉書PO表示,「去年簡舒培質詢柯P為何要讓韓國瑜來議會羞辱議員,今年同一個議員卻變成另外一個總經理的『發言人』?看看民進黨市議員怎麼羞辱韓國瑜和市府官股代表?要家裡有喪事請假才同意!市議會的議事紀錄為證:到底是韓國瑜喜歡到議會羞辱議員?還是民進黨議員,用『不開會』、用『散會』來威脅市政府、威脅韓國瑜」? \n \n游淑慧更感嘆「來也被罵,不來也被罵!韓國瑜是童養媳,吳音寧是自己家的大小姐?這個政黨永遠就用雙重標準在做事,在野也亂、執政也鬧」! \n

  • 律師說法》無緣當夫妻 「媳婦仔」有權繼承遺產?

    律師說法》無緣當夫妻 「媳婦仔」有權繼承遺產?

    5旬李姓婦人從小被王家收養當「媳婦仔」(童養媳),養父母原本安排李女與親兒子結婚,但李女成年後,「未婚夫」王男愛上另名女子,後來李嫁給別人,和王男無緣當夫妻,成為「兄妹」。 \n \n養父母過世後,李女因小時候沒有辦收養手續,無法繼承遺產,告「無緣的丈夫」王男,打官司確認收養關係存在,和王男爭遺產。法官審理時,認為李女入被王家收養時,便與養父母發生收養關係,判決收養關係存在,李女可以繼承遺產。 \n \n●法律評析 \n在臺灣民間習慣之「媳婦仔」,就是童養媳之俗稱,係以將來擬婚配養家特定或不特定男子為目的而收養。 \n \n一、收養的法律要件 \n \n1.形式要件-必須有書面(民法第1079條) \n \n2.實質要件- \n \n(1).收養之合意:就是養父母有收養的意思、養子女有被收養的意思。 \n(2).符合法定年齡間隔:養父母的年齡要長於養子女20歲以上,但夫妻共同收養時,夫妻之一方長於被收養者二十歲以上,而他方僅長於被收養者十六歲以上,亦得收養。夫妻之一方收養他方之子女時,應長於被收養者十六歲以上。(民法第1073條)。 \n(3).禁止近親或輩分不相當的收養: \n \n直系血親:為維持我國傳統倫理觀念,直系血親及直系姻親,應不許收養為子女,但為顧及婚姻及家庭生活之美滿,收養配偶之子女為養子女者,例外准許。 \n直系姻親,但夫妻之一方,收養他方之子女者,不在此限。 \n旁系血親,在六親等以內及旁系姻親在五親等以內,輩分不相當者。(民法第1073-1條) \n \n(4).養父母若為夫妻,須共同收養養子女:由夫妻共同收養,是為了維持家庭的和諧(民法第1074條)。 \n(5).禁止同時被收養(民法第1075條) \n(6).被收養人有配偶時,應得配偶同意:為維持婚姻和諧,夫妻之一方被收養時,應得他方之同意(民法第1076條)。 \n(7).被收養人之親生父母尚生存者,須得親生父母之同意:收養關係成立後,養子女與本生父母之權利義務於收養關係存續中停止之,影響當事人權益甚鉅,故應經父母之同意(民法第1076-1條) \n \n3.必須有法院認可 \n \n二、本案分析 \n \n我國社會早年間有收養養女使其為婢或娼之惡習,如果不由國家機關積極加以干涉,不易杜絕其弊害,因此於民國74年,規定收養子女應聲請法院認可。本案的李姓婦人被王姓男子收養時,還沒有收養須有法院認可的規定,因此不易認定李姓婦人是否具有養女身分,再加上後來李姓婦人也並未嫁給王姓男子家的兒子,所以因為是否為養子女的身分而發生繼承權的紛爭。 \n \n民法上的繼承順位,除了配偶之外,是以直系血親卑親屬為第一順位繼承人,配偶如果沒有喪失繼承權的事由,就永遠與其他繼承人為第一順位繼承人。至於養子女與養父母及其親屬間之關係,根據完全收養原則,除法律另有規定外,權利與義務與親生的婚生子女都完全相同。也就是說,養子女在繼承上,與親生子女是相同的。現在,經過法定的收養程序,養子女與養父母的其他子女就會共同有繼承遺產的權利。 \n \n本件法院認為王姓男子當初有收養李姓婦人的意思,所以判定李姓婦人具有王家養女的身分,而有繼承權。若探究王姓男子當時的意思,有可能見年幼李婦而心生憐愛,欲在往後以對待親生女兒般養育她,那麼可以說王姓男子確實有收養李婦的意思,但也可能依當時社會風氣,王姓男子若知日後李姓婦人有意與自己孩子分遺產,是否還有收養的意思就未可知了。 \n \n本案例地方法院判解是否妥適?是有爭議的,當事人仍可上訴救濟。畢竟收養的意思,就是把別人所生的小孩,透過法律上的程序,當作自己的小孩,早期收養目的,大多是收養他人男性小孩,以傳宗接代,並且冀望有後代祭祀祖先,而且財產也有人繼承。這和日據時期台灣習慣所稱「童養媳」,是為日後嫁給養家男性之目的大相逕庭,此由台語俗話稱他人為「媳婦仔」,多帶有訕笑貶抑之意可見,因為童養媳在家中地位極低。 \n \n参酌最高法院75年台聲字第342號判決,收養係以與他人之子女發生婚生子女關係為目的之契約,此觀民法第1072條之規定自明。所以童養媳原本目的是否為與他人之子女發生婚生子女關係恐怕是大有疑問的。 \n \n又依行政機關見解100年6月8日法律決字第1000006263號函認為:「日據時期台灣習慣所稱媳婦仔與養家無擬制血親關係,除有與養家依法另行成立收養關係外,似不能認其具有養女之身分。又媳婦仔嗣後於養家招贅或由養家主婚出嫁者,視為自該時起與養家親屬發生準血親關係,惟身份轉換時,仍須收養當時具備收養之要件。」此見解較符合法律目的及實際狀況。 \n \n換言之,本案當初收養童養媳不能認其具有養女之身分。日後童養媳出嫁他人也必須是在養家父母的主婚下出嫁,而且具備當時法律規定有關收養之要件始可。故本案例不宜逕為認定具養女身分得繼承遺產。 \n \n三、向法院辦理收養時的應備文件: \n \n(1).聲請書狀。(可參酌司法院全球資訊網/書狀範例/貳、少年及家事;或逕向各地方【少年及家事】法院訴訟輔導科洽詢) \n(2). 收養契約書。 \n(3). 收養者及被收養者戶籍謄本(或護照等身分證明文件)。 \n(4). 被收養者配偶之同意書。 \n(5). 被收養者父母的同意書。同意書要經公證,並檢附相關證明文件。 \n(6). 收養人的健康證明(例如公立醫院體檢資料)。 \n(7). 收養人的在職證明。 \n(8). 收養人的財力證明(例如不動產權狀影本、存款證明、扣繳憑單或其他證明)。 \n(9). 收養人的警察刑事紀錄證明。 \n(10). 收養者或被收養者一方為外國人時,收養符合該國法之證明文件。 \n(11). 以上文件如在境外作成,應經當地中華民國駐外機構驗證或證明;如係外文,並應附具中文譯本。 \n(12). 被收養人為大陸地區人民,相關文件應經當地公證機構公證,再經海基會認證。 \n(13). 其他法院要求提出的文件。 \n(14). 聲請費用新臺幣 1,000 元 \n \n(本文轉載自天秤座法律網)

  • 86歲童養媳阿嬤 無怨無悔照顧智障兒55年

    嘉義縣中埔鄉86歲翁阿嬤,6歲便成為童養媳的她,年輕時任勞任怨的為家庭付出,55歲兒子小時候得了腦膜炎導致成為重度智障者,長年由她照顧其生活起居,母子倆相依為命。華山基金會中埔站接手服務長達5年,不定期提供關懷訪視及物資協助等。阿嬤曾表示:「從來就没有人替她過生日,就連自己也忘了那是什麼」。28日上午,華山基金會幫她舉辦一場永生難忘的慶生會。 \n \n 28日早上,在眾多義工陪同下,翁阿嬤兒子親手創作生日卡片,並將卡片遞送給母親,並餵媽媽吃蛋糕,現場氣氛溫馨且感動,也讓阿嬤感動到掉下眼淚。 \n \n 華山基金會全台照顧了許多像翁阿嬤這樣弱勢無助的「老寶貝」們,需要社會大眾持續的關心與溫暖,嘉義區於106年的服務經費仍苦無著落,目前尚有300位長輩待認助,懇請社會大眾秉持愛護長者行善積德的心,支持弱勢長輩服務。

  • 獨力扶養13子女 百歲張碧獲頒模範母親

    獨力扶養13子女 百歲張碧獲頒模範母親

    無私的繼母一視同仁慈愛待人!員林市百歲人瑞張碧,從童養媳嫁作張家繼室,在先生病倒後,仍含莘茹苦一手拉拔大13名子女,個個都讀到高中、大學以上,今(1)日獲模範母親表揚,子孫五代同堂,近30人前來陪她受獎。 \n \n 1918年出生於埔心鄉東門村的張碧,因家貧被出養到黃家當童養媳,後來養父母又將她嫁給員林張家當繼室,當時張家已有7名子女需要照顧,夫妻倆又陸續生下三子三女,身為經濟支柱的先生不堪勞累最後病倒,張碧只能咬牙一肩挑起養家重擔。 \n \n 不識字的她早年除了要侍奉公婆、下田務農,忙於照料13名子女之餘,還四處幫鄰里較富裕的家庭洗衣,並幫工廠做家庭代工,克勤克儉養育13名子女,讓他們個個都讀到高中、甚至大學畢業。 \n \n 女兒張春回三姊妹就近嫁在員林,她說母親若沒北上住兄長家時都能就近照料,母親待人和氣不挑食,平時喜歡吃花生配烏龍茶,飯後習慣出門小散步,飲食作息正常、保持清心寡慾就是最簡單的養生之道。 \n \n 張春回說,從小母親在鄰里間就慈悲忍讓,常以身作則教育子女「有量才有福」,對大媽留下的七名子女亦視如己出,還讓大房的哥哥到日本留學,即便不識字兄弟姊妹們仍很尊敬她,昨天除二哥專程從越南趕回來陪母親受獎,大媽的子女也專程前來慶賀。 \n \n 民生里里長黃國禎說,張碧阿嬤年輕時就勤儉持家相夫教子,過去事親至孝的她如今兒孫滿堂,也都個個成才又孝順,由於早年困苦的生活更能體會貧苦人家的生活不易,這些年常低調默默行善,很受鄰里間推崇敬重,獲獎是實至名歸。

  • 郎祖筠推新戲 童養媳思想起

     郎祖筠的春河劇團回來了!2008年春河劇團在連年虧損狀態下,加上郎祖筠父親生病,因此只得封箱暫停演出,如今再出發,將於5月推出新作《我妻我母我丈母娘》。 \n 郎祖筠表示:「這些年來以獨立演員身分演了很多戲,但內心仍是渴望有自己的創作,希望回到自己的製作團隊再出發。」 \n 春河劇團成立於2000年,曾推出音樂劇《愛情哇沙米》、黃梅調《梁山伯與祝英台》、推理劇《有錢沒命花》等作品,本次復出,由郎祖筠和方芳聯手原創劇本《我妻我母我丈母娘》,大談因果,找來星星王子,從占星學角度,用「前世」和「今生」分析談論婆媳問題和親子關係。 \n 郎祖筠說,在她小時候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表姐要嫁給表哥,最後變表嫂?她說:「後來長大才知道,原來表姐是童養媳,所以只得嫁給表哥,幸好她的小孩們都很乖,否則我覺得她真的過得很不快樂,而且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童養媳』誕生?」 \n 從這個親身經歷作聯想,郎祖筠發現到人世間那些人與人的牽絆、難以解釋的關係,或許冥冥中都有因果關聯,她說:「我和方芳在架空的時間之下,安排了一個男人和妻子、母親和丈母娘同住一個屋簷下,夾在夫妻之情和親子之愛間的他,經常非常為難,之所以會遇到這樣子的狀態,原來是因為在前世裡,這三個女人都是男人的老婆。」 \n 也由於郎祖筠除了導演和編劇,還親自參與演出,她找來了新生代導演許柏昂擔任執行導演,許柏昂說:「全劇分為上下半場,上半場是古裝,也是『因』,下半場換上時裝來到現代,顯現出『果』,在因果對照之下,為通俗的家庭倫理劇添增了娛樂性和話題。」 \n 《我妻我母我丈母娘》自5月13起至9月24日,將巡演於新竹、高雄、台北和桃園中壢。

  • 童養媳潘靜竹 60歲出書圓夢

    童養媳潘靜竹 60歲出書圓夢

     從小夢想當作家、藝術家,阿嬤臨終將她送給姑姑當童養媳,潘靜竹直到60歲才一圓作家夢!經營「府城舊冊店」多年的她,甚少提及這段往事,16日以「末代童養媳自修歷程」發表《走揣生命地圖》,鼓勵年輕人永不放棄。 \n 「我活到60歲都能出書了,年輕人,你們有什麼好卻步的?」潘靜竹數十年來熱中推廣台語文學、投身公益,府城舊冊店也提供許多有志者一個平台,她很少提及童養媳的人生歷程,透過人生第一本書的問世,才娓娓道出身世,希望砥礪更多人不要宿命。 \n 潘靜竹說,自己出身台北、本姓劉,父母食指浩繁,她身為家中第3個女兒,10歲時,阿嬤在臨終前交代雙親把她送給只育有一子的姑姑當童養媳,她來到台南跟著姑丈改姓潘。她說,姑丈家經營餅乾工廠,童養媳必須分擔家務,她12歲就會燒灶煮菜,寒暑假必須煮給工廠30名員工吃飯。 \n 這段童養媳人生持續到24歲。她說,自己與年長2歲的表哥情同手足,加上表哥讀大學就結識女友,彼此心照不宣,她也在24歲,為了離開這個家的枷鎖,倉促嫁給前夫,10年後離婚收場。 \n 個性開朗的她說,自己不認命,更沒有放棄夢想,10年來創作不輟,以環保媒材做裝置藝術、油畫,搭配散文、台語詩詞,不時巡迴各地辦展,更向文化部申請經費,完成出書夢。昨天新書發表會上,她宣布義賣100本書,所得捐給聲暉,協助聽障者打造一個家。

  • 現代版童養媳毀婚 新郎不是我!男怒

    台北市知名幼稚園少東提告遭到騙婚詐財,11年前和讀過幼稚園的紀姓女童的母親談好,等女童長大就許配給他,負責女童學雜費等開銷長達9年,沒想到女童長大後嫁給別人,因此提出告訴,少東的律師出面替他叫屈。

  • 童養媳阿嬤 一圓婚紗夢

    童養媳阿嬤 一圓婚紗夢

     披上雪白的婚紗、手捧鮮紅花束,阿嬤洋溢幸福的笑容,兒時來到夫家當童養媳後,從未穿過婚紗、踏上紅毯,心裡一直留著缺憾,宜蘭縣政府要募集有類似境遇的阿嬤,在10月12日的祖父母日,披上白紗、執子之手,一圓婚紗夢。 \n 宜蘭縣首次登場的祖父母日,選在重陽節前夕舉辦,規畫鼓舞賀萬歲、我家的不老騎士、親情大集合園遊會等活動,其中「圓阿嬤的婚紗夢」,是為從未穿過婚紗的阿嬤量身打造,幫助心中留有缺憾的阿嬤,一圓數十載未竟的婚紗夢。 \n 65歲的阿嬤張月,6歲來到夫家當童養媳,與大她10歲的丈夫結褵後,生了3女1子,50個年頭過去,阿嬤從未穿過婚紗,這件事成為她心中的遺憾,認為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很擔心說出去之後,「怕丟臉!」遲不敢吐露這件事情。 \n 縣府找來張月拍攝微電影,透過鏡頭細細述說,仍有很多像張月一樣的阿嬤,幼時被送去當童養媳後,從沒穿過婚紗、走過紅地毯、接受眾人祝福,因此,社會處將募集100名從未穿過婚紗的阿嬤,在活動當日攜伴一圓婚紗夢。 \n 「足歡喜!」得知即將披白紗,阿嬤笑開懷;社會處長邵治綺說,當日將準備婚紗、禮車、攝影等服務,讓阿嬤度過難忘的一刻,活動結束後,還有全家福相簿、民宿蜜月房間等好康,邀請阿嬤「來宜蘭圓夢!」即日起至25日可上活動官網(http://www.foreveryoung.e-land.gov.tw)或郵寄報名。

  • 柯、阿一字差 童養媳險失繼承權

     日據時代就成為童養媳的「柯氏足」,光復後欲冠夫姓林,但因戶政人員筆誤,將「林柯足」誤載為「林阿足」並沿用至死。柯家後代認為她已與本家脫離關係,無資格繼承財產,向法院聲請確認繼承權不存在。法院認為當初是誤錄,駁回本家之訴,一字登錄之差,險讓「林柯足」子女無法繼承一筆位於中和區的土地。 \n 台灣早期有所謂「童養媳」習慣,俗稱「媳婦仔」,一名原叫「柯氏足」的女子,自小進入林家待嫁,但因林家沒有男嗣「無對頭」,只好另外招贅一名林姓男子與柯氏足結婚,延續香火。 \n 柯氏足的本家生父於民國卅四年過世,其位於中和區的一片土地,由長子柯逸徹與柯氏足共同繼承。但柯逸徹的子孫認為,柯氏足結婚後登記更名為「林阿足」,顯然已經去除本生家姓改從養家姓,應無繼承之權,向板橋地院聲請確認繼承權不存在。 \n 法院調閱戶政資料後發現,柯氏足後來確實更名為「林阿足」,並沿用至七十六年死亡。但調查發現,台灣光復後,林家在初次設籍的「戶籍登記申請書」上,「柯氏足」開始冠夫姓,登載的是「林柯足」。直到卅九年戶政機關重新過錄戶籍謄本,才開始誤將「林柯足」登載為「林阿足」。 \n 柯家後人認為,既然是誤載,為何林柯足一直到死都沒發現,提出異議。但經查林柯足與丈夫目不識丁,的確有可能無法發現錯誤,以致到死之前都不知冠錯姓氏。 \n 判決書也指出,按照現行法令,「媳婦仔」與養家為「姻親關係」,並無擬制血親關係,法律上的性質與養女有別,對養家財產不得繼承,反而是與本生父母之間,有互為繼承權利。 \n 因此,法院認為,林柯足確可繼承生父遺產,亡故後轉由其子女繼承堪可採信,駁回柯家後人之訴。全案仍可上訴。

  • 阿婆講古-陳黃福妹:當童養媳 一生吃苦

    阿婆講古-陳黃福妹:當童養媳 一生吃苦

     北埔鄉婦陳黃福妹現年八十八歲,是苗栗南庄人,六歲時被婆婆從苗栗南庄背到北埔鄉的千段崎大深山裡收養。印象所及,婆婆背著她走山路,她在背後掙扎,婆婆的髮髻被她抓斷了,從此就陷於受虐的苦日子。 \n 阿婆說,古話說「有妹莫嫁千段崎。」那真不是人所過的日子,她六歲到千段崎,開始跟著婆婆工作到五十幾歲,才跟著丈夫到北埔大街定居,有了自己的生活。 \n 阿婆表示,她六歲開始就要背四個姑姑長大,整天在忙碌中度過,根本沒有童年,只記得背永遠都是溼的,是被姑姑們的尿所浸染,一直背到十八歲,與丈夫送作堆到新婚那一天,婆婆給她的新婚禮物是有很多補丁的一床棉被。 \n 陳黃福妹自己生了八個小孩,還替離婚大伯照顧前妻所生的兒子,自已所養的十二條豬賣掉,還跟親戚借了五萬元替大伯的兒子成婚,這就是童養媳的宿命。 \n 說到一生所受的苦,近九十歲的阿婆就淚流滿面,她說,嫁到北埔大南坑陳家,是造紙的大戶,又耕很多山田與茶園,講是大戶,卻會做死童養媳。她前面生了三個女兒,婆婆恐嚇說,再生一個女的就要把她休掉,還好第四個生了兒子。 \n 她一輩子感覺都在懷孕,總共生了八個,其中有五個女兒,婆婆說要送人,她以死相抗,阿婆說「我是童養媳,知道童養媳的苦,我一個都不送人!」 \n 阿婆的先生年輕時曾是日軍文職少尉,跟在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宏身邊,在高雄海軍要塞做了四年工程,但阿婆是童養媳,沒有享受過一天先生帶給她的幸福,她一生所受的苦,是典型客家傳統鄉婦的宿命。

  • 未婚老翁申請補助 才知戶口多5妻兒

     八十三歲從沒結過婚的黃姓老翁,為申請低收入補助,請友人代為調閱戶籍謄本,卻發現他多了個老婆,還有四名子女,申請受阻。黃告上法院表示,該女是長輩在他幼時招來的童養媳,早就離家好幾十年,四個孩子根本不是他的。板橋地院昨審結,據親子鑑定結果,確認黃與四名子女親子關係不存在。 \n 黃姓老翁在審理期間表示,年幼時他曾被牛撞傷,造成他身心發展遲緩,不僅身材瘦小,智商與理解力不佳,他說,出生後他一直待在彰化鄉下,幫人養牛換取三餐,有時還得靠哥哥接濟。 \n 黃翁說,先前他罹患睪丸癌,兄長又不幸過世,生活陷入困難,他因為不識字,請友人代為調閱戶籍謄本,希望能申請低收入戶補助,沒想到發現自己多了個老婆林女與四名子女,申請受到阻礙。 \n 黃翁無奈表示,他活到八十幾歲,從沒結過婚,林女是長輩小時候幫他招來的童養媳,入籍黃家,但對方看他「生這樣」,早在十幾歲時就離家出走,他和林女從未有男女情誼,但林女在戶籍謄本上不僅冠夫姓,四個孩子也都姓黃,讓他覺得莫名其妙。 \n 林女的黃姓長子表示,他們確實不是黃翁所生,他們也從來沒有見過他,一家人目前都住在雲林:他說,兩人的結婚登記確實是偽造的,但非母親所為,且母親曾向黃翁要求退出戶籍,卻被拒絕。 \n 四人在審理期間到醫院進行親子鑑定,結果顯示雙方為親子關係的結果微乎其微,昨審結,判決黃翁與四名子女的親子關係不存在。全案可上訴。

  • 南都周刊-陸男女比例失衡莆田童養媳風再起

     ▼▼影視作品中,被凌虐的苦命童養媳向來是最賺人熱淚、拉抬收視率的題材。回到現實生活,童養媳文化早已在台灣絕跡,但在男女人口比例嚴重失衡的大陸卻越來越盛行,連帶讓拐賣女童的犯罪率大增。 \n 大陸1960年代末期實施俗稱「一胎化」的計畫生育政策,原意是抑制人口快速增長,但在中國傳統「重男輕女」的觀念下,導致50年後的今日,19歲以下的人口性別比嚴重失衡,預計2020年大陸至少有2400萬名男性找不到配偶;因此,原本適婚對象難覓的農村社會,又興起買個女兒當童養媳的風潮。 \n 《南都周刊》即以曾為童養媳文化「重鎮」的福建省莆田市為中心,報導這個再度成為風潮的「傳統習俗」。 \n 傳統婚俗延續至今 \n 童養媳是中國古代一種婚姻習俗。把女兒送養的事,早在漢代已出現,到了宋朝已成為正式婚俗,通常是把未成年的女孩送養或賣到另一家庭,由該家庭撫養,長大後則與養家的兒子正式完婚,結為夫妻。 \n 閩南語、粵語中稱童養媳為「新婦仔」,台灣稱這種婚俗為「送做堆」,江南地區則說是「養媳婦」。 \n 福建省莆田市就是童養媳文化相當盛行的地方。據2008年莆田市人口資料顯示,當地人口逾3百萬人,不過今年4月幫助童養媳尋親的《回家網》所公布的《中國福建莆田童養媳問題調查》報告,赫然發現莆田地區的童養媳人數居然在12萬到60萬之間,占總人口數4%到20%。 \n 被當地人稱為「長樂子」、「閩侯子」的童養媳,部分來自莆田本市及附近福清、閩侯、長樂等地的貧困家庭,但絕大多數來自遙遠的貴州省、四川省、雲南省等地,她們是被人販子誘拐到這裡的。 \n 民間力量助長樂子找家 \n 1950年大陸頒布《婚姻法》後,童養媳不僅數量銳減,某種程度上童養媳也有婚配自由;但在1970年代後期,因買賣婚姻、女方索取聘金彩禮等現象出現,童養媳文化又在當地農村抬頭。 \n 儘管這群童養媳的命運不同,但一致希望能找到原生家與親生父母。今年5月8日母親節,來自莆田的童養郭源英終於在長樂市見到親生父母,而這條尋親路,她走了35年。 \n 郭源英在莆田市靈川鎮一家服裝廠工作,與許多童養媳一樣,從懂事之後,就開始從蛛絲馬跡中,尋找原生家庭的線索;近幾年,莆田童養媳的問題受到社會大眾關注,開始有民間力量介入,集結資源做更有效的搜尋,幫助這些自幼被送養或拐賣的童養媳找到回家的路,郭源英就是透過「長樂熱線尋親專欄」找到父母的第9個幸運兒,但仍有更多人至今仍在尋親路上顛簸前行。 \n 媒婆抱養 利潤可觀 \n 在長樂市見到親生父母後,郭源英與母親李秀鳳一夜不成眠。提起當初骨肉分離,李秀鳳淚流不止。她表示,郭源英是她的么女,1976年出生時,家裡已有3個孩子,分別是4歲、3歲與15個月,實在無力撫養新生兒。她表示:「別人勸我,如果把2個孩子都留著,可能2個都會死,送出去1個或許還能活下來。」 \n 掙扎4天,李秀鳳忍住心痛,把這女嬰託給媒婆(即是仲介)。郭源英被送到莆田市之前,曾在數個媒婆手中轉賣,最初45元(人民幣,下同),最後被莆田市平海鎮的陳愛英以89元買走。 \n 陳愛英也是莆田市的童養媳,因為常有貧窮的長樂家庭詢問有沒有人要抱養女嬰,她覺得有利可圖,開始兼做媒婆。莆田市的資料顯示,1983年時莆田農村勞力的平均年收入為622元,郭源英的「售價」相當2個月的收入,利潤可觀,也難怪陳愛英會成為媒婆。 \n 只是陳愛英並沒有把郭源英轉賣,因為她生了3個兒子,怕未來會付不起昂貴的禮金,娶不到媳婦,就把女嬰留下來當童養媳。但因「同姓不能結婚」的禁忌,才把女嬰取名為為郭源英。 \n 莆田車站是販嬰中心 \n 之所以找得到親生父母,全賴郭源英的好記性。她表示,13歲那年在自家專門放各種重要證件的小盒子裡無意中看到一封信,收信人寫著「陳愛英」,寄信地址是長樂。信裡裝的是前一對養父母為了報戶口,託媒婆陳愛英向郭源英親生父母要的出生證明。 \n 因此,郭源英很早就知道身世,村裡人人叫她「長樂子」。但她並非唯一,村裡幾乎家家都有童養媳,她回憶說:「一群孩子圍在一起玩的時候,只要有人叫一聲『長樂子』,就會有好多孩子回頭。」 \n 事實上,在平海鎮乃至整個莆田地區,還有許多「長樂子」與「閩侯子」,現年38歲的林秀珠與王海樂就是其中2名,她們都是養母在莆田車站買回來的。當時的莆田車站就像是一個銷售嬰孩的農貿市場,供需都可在此獲得滿足。 \n 以林秀珠為例,她是由一名住在莆田忠門鎮的中年男子從長樂市拎回來的,當時她連臍帶都還沒斷,就放在一個旅行箱裡被帶到莆田市。王海樂則是由一名長樂女子賣給養母,為了殺價,王海樂的外婆還故意抱著她小跑了幾步,才裝做被媒婆追上,雙方就在路邊喊價,從100元降到了94元,王海樂就這麼成了養母的孩子。 \n (文轉C3版)

  • 南都周刊-長樂子尋親路崎嶇回家夢難圓

     (文接C2版) \n 《莆田市志》記載,收養童養媳是莆田地區由來以久的陋習,在山區、沿海尤為盛行。貧苦人家養不起女兒,多賣給人家當童養媳,甚至有些富裕人家也認為女兒是「賠錢貨」,從小送人當童養媳,以免出嫁時還得支付一大筆嫁妝。 \n 的確,在農業社會與現今的大陸農村,女性一般不被認為是勞力,而且多數家庭重男輕女、想養兒防老,多數家庭最後就決定把過多的女兒送出去,全力培育男孩。 \n 女兒被拐走 父母睹物思人 \n 目前住在長樂市、1972年出生的鄭曉梅就是這種制度下的犧牲品。她與原生家庭相認後,才知道父母為了能多生養兒子,分別在1974年、1978年、1982年、1983年送出4個女兒,只留下3個女兒、2個兒子。 \n 此外,莆田還有許多童養媳是從小就被人口販子從遙遠的外省拐賣至此,北高鎮後吳村的彭清蘭就是1988年由貴州被拐賣到這,當時她才9歲。 \n 彭清蘭記得小二放暑假的第3天,她與大伯父的女兒一起到20公里外的貴州省六盤水市六枝特區,去找在當地上班的父親。翌日,她們在街道閒逛時,遇到1名操當地口音、抱著2歲男孩的中年婦女,假稱要帶她們去找父親,連哄帶騙地把她們帶到莆田市轉賣給當地人家當童養媳。 \n 由於彭清蘭哭鬧著要回家,原先的買家受不了,把她轉賣給現在的養父母,從此,她成了有3個姊姊、3個弟弟,和1個也是童養媳妹妹的「吳玉琴」。日前,她與7歲就從貴州被拐賣的另一名同村童養媳蕭光豔透過《回家網》志工的幫助,終於找到在貴州的家人。 \n 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 \n 莆田的童養媳長大後都要嫁給養家「哥哥」,郭源英也不例外,所以養母不覺得她有上學的必要。幸好鄰居有人勸她的養母:「你總得讓孩子分得清男廁所女廁所呀!」她才得以上小學,但念完2年級,養母就不再讓她去學校了。 \n 原本養母打算讓郭源英與3子結婚,但2人關係很差,郭源英表示:「他經常不由分說地摑我耳光,把我的耳朵都摑青了。」 \n 由於3哥另娶,郭源英不必嫁給從小暴力相向的丈夫,但養父母卻沒放鬆過對她的管控,先是打算讓她嫁個離過婚的老頭子,在她拒不從命後,又安排她在18歲時,嫁給大她10歲的男人。 \n 養父母從男方處得了2.2萬元禮金,雖已高於當時8千元的「行情」,但養家沒給任何陪嫁品。婚後,郭源英生了2個兒子,與丈夫彼此像陌生人,於是在4年前離婚,帶著兒子過活。 \n 兄妹亂倫壓力大 \n 抱養童養媳的目的是為了降低婚姻成本,但1982年之後,農民收入逐年提高,可承受正常的婚姻支出,加上嚴厲的計畫生育政策,養家的男孩大多不願與童養媳成婚,童養媳文化因而逐漸式微。 \n 事實上,童養媳的婚姻多半不能有幸福的結局。進化心理學的韋斯特馬克效應(Westermarck effect,台灣譯為亂倫退避機制)認為,同一家族長大的兒童會發現彼此之間沒有性吸引力,即使有強烈的社會壓力強迫他們配對也一樣。 \n 例如,2005年2月,莆田東海鎮坪洋村發生一起殺人案,男子朱世文用板凳打死妻子朱秀美。經過調查,殺人案肇因於朱秀美的童養媳身分,導致朱世文心理偏執而造成慘劇。 \n 因這起事件,童養媳的命運受到關注,加上她們年紀漸長,積極尋找原生家庭的案例越來越多,感動一些熱心的民間團體,開始集結資源為她們尋親,「長樂熱線尋親專欄」就是其中之一。 \n 專欄創辦人張善國表示,2006年在長樂電視台遇到想刊登尋親啟事的王海樂,被她的故事感動,才決定幫她在網站上免費發布尋親啟事;消息傳開後,找張善國的童養媳越來越多,他乾脆開闢專門的尋親網站,登記、公布、宣傳莆田市的童養媳和長樂市尋找女兒的父母的資訊,協助他們尋找親人。 \n 拐賣違法 媒婆不敢老實說 \n 童養媳要找原生家庭並不容易,張善國表示,媒婆即使記得什麼也不會透露,其一,他們大多不識字,抱送過的孩子多但沒有任何記錄;其次,近幾年大陸公安部門積極打擊人口販子,媒婆意識到當年買賣人口觸犯法律,追訴時效還沒過,不敢說真話。 \n 志工姚誠對此有所質疑:「媒婆就是人口販子的一個組成部分,行為涉及犯罪,因此沒有哪個媒婆承認自己帶來的這個孩子是拐來的,都說成是抱養。」 \n 據《莆田市志》記載,長樂歷來是人口拐賣的一個重要中轉站。1973年到1975年,從四川流入長樂的童養媳有1020人;四川有關地、縣更是多次派工作組來長樂市要求解救被拐賣的婦女。 \n 雖然有《回家網》、尋親專欄等民間力量幫童養媳找回家的路,但志工們認為要原生家庭也有意願找送養或被拐賣的女兒,尋親任務才能成功。張善國表示,「如果只有女兒出來找父母,僅有50%的成功率;如果父母也能出來尋找的話,那尋親就有100%的成功率了。」 \n (取材自《南都周刊》)

  • 美味傳承-欣葉阿嬤 不甘平凡

     一邊說話的阿嬤,左眼抖個不停,原來阿嬤左眼早就哭壞了,而這眼淚竟是年輕時不願意做童養媳所哭壞的。「以前生女兒就跟別人家換媳婦,我雖是童養媳的命,卻不願意輕易認命。」阿嬤說起古早的這一段往事,還是激動不已。 \n 那年他8歲,她5歲,上課時老師問:一隻狗有幾隻腳?沒想到他居然回答:5隻。「我讀書是排在最前面,他則是『尚尾溜』,叫我怎麼甘心嫁給他?」 \n 如今就算有萬貫家財也治癒不了阿母的眼睛,對母親呵護備至的李秀英,總希望母親天天吃喝玩樂,什麼都不要動手,什麼都不必煩惱,可是老人家閒不下來,去年端午節還搶著要綁粽子,阿嬤說:「我本來不會包粽,是用沙子一直練習才學會的喲!」 \n 「我炒好一鍋配料,一回頭就少了半鍋,原來阿母偷拿走,藏在房間裡,說什麼就要自己綁粽給兒孫吃。」李秀英說,凡事親力親為是跟阿母學的,而欣葉有一位董娘,再加一位董嬤,員工無時無刻不戰戰兢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