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米格的搜尋結果,共194

  • 韓戰重創9架敵機 解放軍空軍英雄王海逝世

    韓戰重創9架敵機 解放軍空軍英雄王海逝世

    曾在韓戰中支援北韓對抗南韓與美軍的大陸空戰英雄、前解放軍空軍司令王海於8月2日上午去世,享年94歲。王海是大陸至今為止最著名的空戰英雄,在韓戰中曾擊落擊傷9架敵機。

  • 俄米格蘇愷2公司將聯合開發第6代戰機 與美歐展開競爭

    俄米格蘇愷2公司將聯合開發第6代戰機 與美歐展開競爭

    俄羅斯最著名的2家戰機製造商米格航空器集團和蘇愷公司已決定聯合開發第6代戰機,身兼這2家公司總經理的塔拉先科受訪時明確表示,他們設定美國與歐洲為主要競爭對手,要加強米格和蘇愷在該領域擁有的最佳能力,並開發出新的第六代飛機。 \n \n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今年2月被任命蘇愷公司總經理的塔拉先科說:「“我們的競爭對手是美國和歐洲飛機製造商。為了在行業中保持穩固的佼佼者地位,我們需要加強目前米格和蘇愷在該領域擁有的最佳能力,並開發出新的第六代飛機。在共同任務和共同目標框架內將潛力結合起來是實現重大突破的巨大能力,其他外國公司沒有這種能力。」 \n \n塔拉先科解釋說,未來將在米格和蘇愷公司原有的基礎上組建聯合航空製造集團公司戰鬥航空部門,預計新的部門設立將在今年年底前完成。第6代戰機將由將由這個新成立的聯合航空軍用航空部門開發。 \n \n報導說,目前俄羅斯已經開始批量生產第5代蘇-57戰機,今年首架飛機將接裝俄羅斯空天軍。 \n \n伊利亞•塔拉先科今年2月被任命擔任蘇愷公司總經理,這樣一來,他已身兼3職——除了蘇愷公司外,塔拉先科還領導米格航空器集團,以及負責聯合航空製造集團的銷售和軍事技術合作。 \n \n蘇愷航空集團目前是俄羅斯聯合航空製造公司的一個子公司,為俄羅斯主要的軍用航空器製造商,其前身為帕維爾.蘇愷在1939年創立的蘇聯蘇愷設計局,蘇聯解體後合併了新西伯利亞航空產品聯合體(NAPO)、共青城航空產品聯合體(KnAAPO),以及伊爾庫茨克航空公司合併組成蘇愷航空集團,2006年再與其他航空集團合併為聯合航空製造公司。 \n \n米格航空器集團其前身為由米高揚和古列維奇於1939年共同創立的蘇聯米高揚-古列維奇設計局,其設計的米格戰機在冷戰時期名揚世界。同樣於2006年與俄國其他主要航空、航太設計或製造公司合併為聯合航空製造公司。 \n \n

  • 威嚇大陸 日本高超音速飛彈曝光

    威嚇大陸 日本高超音速飛彈曝光

     日本防衛副大臣山本朋廣最近視察航空自衛隊航空裝備研究所,在公開畫面中,一具疑似高超音速飛行器的模型引人關注。 \n 對於日本防衛省高超音速武器研製計畫,俄軍事專家瓦西里.卡申評論說,最近不斷出現有關日本高超音速武器計畫表明,未來10年日本有可能對安全政策進行重大調整。日本具有強大的整體工業潛力,再加上對軍工多年的投資,在國內政治局勢擺脫美國影響後,能夠獨自解決自身安全問題,獨立生產將給日本在該地區的任何對手,包括中國,造成威懾。 \n 日官員視察研究所 \n 日本防衛副大臣山本朋廣7月7日當天視察日本自衛隊航空裝備研究所。山本朋廣聽取關於新一代戰鬥機的清況,背景的飛行器模型引起關注。從外形特徵上分析,很可能是日本在研發中的高超音速飛彈模型。 \n 日本去年年底高調曝光研製中的「高速滑空彈」飛行器,首次舉辦的「防務與安全設備國際博覽會」(DESI)上展示。這種飛行器實際上是一種高超音速飛行裝置,採用與俄羅斯「先鋒」飛彈類似的助推滑翔飛行模式,可以5倍音速以上的速度飛行,公開動畫中展示日本「高速滑空彈」從發射到彈箭分離,然後進行滑翔飛行,再準確命中水面航母的模擬過程。 \n 另據外媒報導,7月2日印度米格-21戰機在尼泊爾邊境被尼泊爾防空部隊擊落,飛行員彈射逃生後被俘虜,而尼泊爾軍隊拒絕交還印軍飛行員! \n 印軍飛行員被俘虜 \n 尼泊爾部隊實力不強,沒有海岸線且經濟落後,尼泊爾只有陸軍,沒有海軍和空軍,唯一的航空中隊和固定翼飛行小隊也屬陸軍司令部管轄。尼泊爾每年軍費不到兩億美元,軍隊人數只4.6萬人,都是志願役。 \n 尼泊爾航空中隊清一色是輕型運輸機和運輸直升機,不可能派遣飛機去迎戰印度米格-21。有5個步兵旅,武器都是印度援助和淘汰下來的二手貨,輕武器以印度製造的英薩斯5.56毫米步槍為主,重武器只有150輛俄羅斯的BTR-70裝甲車和750輛印度製造的APC型和MMRV型防地雷車。 \n 尼泊爾為擺脫對印度的依賴,2006年開始強化軍隊的建設,提高武器裝備多元化,航空中隊從中國引進新舟-60和運-12E運輸機,步兵部隊從中國購買175輛WZ551型裝甲車。還從中國進口雷達和防空飛彈,由於軍費有限,只購買單兵防空飛彈,飛彈中最為出名的型號就屬飛弩-6單兵防空飛彈。 \n 飛弩-6單兵防空飛彈最大射程5500公尺,最大射高3800公尺,飛彈速度接近2馬赫。具備射後不理和抗干擾能力。在敘利亞內戰中多次擊落米格機和直升機,如果擊落印度米格-21戰機,可能就是飛弩-6立的功。

  • 印度為中印邊境衝突急購33俄製戰機 專家搖頭:買錯了!

    印度為中印邊境衝突急購33俄製戰機 專家搖頭:買錯了!

    早在這次的中印邊境血腥衝突前,印度空軍就迫切需要新戰機,如今它更是需要得十萬火急。 \n《富比士》(Forbes)雜誌的評論指出,雙方在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爆發的衝突中,印軍有20人喪生,而解放軍據說也有43人死亡或重傷。也難怪後來會傳出,新德里砸下7.8億美元(近231億台幣),向俄羅斯訂購了足以裝備或重新裝備2中隊的33架戰機。印度買戰機不奇怪,奇怪的地方在於,它竟然買了21架米格(MiG)-29和12架蘇(Su)-30戰機。 \n專家認為,就山區巡邏來說,蘇愷(Sukhoi)戰機尤其不適合。印度空軍約有230架蘇-30和60架米格-29,長久以來,一直打算添購戰機以推升戰力。未來它還計畫採購83架自製的「光輝」輕型戰機(Tejas LCA),以及144架外國製造的中型戰機。新德里認為,萬一情況需要,必須同時對付巴基斯坦和中國大陸,就需要把部署前線的飛行中隊從28支增為40支。 \n而目前的28支中隊裡,戰機種類繁多,其中有印度製和俄製戰機、有法製幻象(Mirage)2000與「飆風」(Rafale)戰機,也有歐洲「美洲豹」(Jaguar)攻擊機。目前除了「飆風」,蘇-30和米格-29在印度中型戰機的候選名單上外,美國的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和波音(Boeing)也分別以高度升級的F-16,還有F/A-18E/F力圖搶食這高達數十億美元的大單。另一方面,瑞典紳寶集團(Saab AB)也指望「獅鷲」(Gripen)能獲得新德里青睞。 \n航空專家庫柏(Tom Cooper)對印度空軍為了滿足迫切的需求,會想要大批採購蘇-30和米格-29感到訝異。儘管蘇-30在紙上看來令人印象深刻,但和西方戰機相較,卻缺乏必要的性能與戰力。他指出,印度空軍雖有200-250架蘇-30,可是要轟炸巴基斯坦的恐怖組織時,還是得動用幻象2000。 \n例如,2019年2月印度與鄰國巴基斯坦為了喀什米爾交火時,就出動了幻象2000,精準攻擊了巴基斯坦境內的疑似恐怖份子基地。而巴國則以F-16戰機反擊,最後印度損失了1架米格-21戰機。再回顧1999年,當時印度出動俄製戰機,但攻擊巴基斯坦的高山基地時,卻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還搞不定。最後幻象2000出馬,才成功摧毀了巴國的關鍵總部。 \n庫柏認為,數十年來,印度空軍幻象2000發揮的戰力始終優於蘇-30。而幻象2000的接班人「飆風」也是印度較優的戰機,可是新德里卻只訂購了36架。分析指出,蘇-30不僅缺乏最新的精準空對地飛彈,縱使從高海拔空軍基地出動,也無法有效支援印度在中印邊界「實際控制線」(LAC)的軍事行動。 \n此外,庫柏說,巴庫拉仁波切機場(Kushok Bakula Rimpochee Airport)位於海拔11,000英尺(約3352米),而蘇-30只要能發射攜帶的兩枚空對空飛彈,印軍就夠高興了。更糟的是,每出擊一次,它們的剎車碟和輪胎就得更換。既然如此,印度空軍究竟為什麼要買蘇-30?顯然這是出自政治考量,國營印度斯坦航空公司(HAL)獲得授權,得以在印度製造。而新德里採購蘇-30,錢最後還是會回到印度企業的口袋。 \n至於較輕的米格-29在列城(Leh)的表現雖然比蘇-30好,但並不意味對印度來說,這老舊的米格機是正確的選擇。新德里打算向老俄採購的米格-29顯然已過時,俄方在交機前,還得加以翻新。庫柏認為,米格-29根本就無法勝任維護邊境的重責大任。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北捷LINE貼圖超夯!4小時下載30萬次額滿

    北捷LINE貼圖超夯!4小時下載30萬次額滿

    台北捷運公司的「就想約你-北捷解疫新生活」活動再創佳績,捷運阿魯LINE貼圖開放免費下載30萬次,在4小時內就額滿,沒搶到的民眾,可加入「台北捷運生活讚」的LINE官方帳號及「台北捷運」臉書粉絲專頁,獲得第一手好康資訊。 \n \n台北捷運公司表示,繼「熊讚」及「學姊x阿魯」二波北捷貼圖獲得好評,第三波以「忠心守護」及「熱心助人」性格設計之插畫米格魯犬「阿魯(A-Ru)」,結合流行用語設計「讚」、「蝦咪」、「甘溫」、「森七七」等八款可愛又溫馨的阿魯貼圖,提供限額30萬免費下載名額,一開放下載4小時內立即額滿。 \n \n台北捷運公司指出,接下來,還有6月23日的「捷運阿魯帶你抽點數」活動,只要成為台北捷運生活讚LINE好友,並下載台北捷運Go App加入會員,前5000名完成以上任務的朋友,即可獲贈及參加LINE Points抽獎! \n \n另外,因應解疫新生活,台北捷運公司也推出「就想約你-北捷解疫新生活」首波系列活動,約你享折扣、遛小孩、聽音樂、看展覽、做運動、來旅行!活動內容包括,北投會館背包客套裝行程、搭捷運遊臺北、街舞大賽、音樂表演、常客優惠大回饋等。台北捷運就是要你好好玩、好健康、好放鬆、好優惠!

  • 被擊落的美F-117 動搖空戰霸權

    被擊落的美F-117 動搖空戰霸權

     1999年夏天發生很多事。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遭美軍轟炸。另外,南聯盟擊落一架F-117隱形轟炸機,同樣震動軍事圈。F-117摧毀美國空中武力無敵的形象。 \n F-117被擊落,有俄羅斯薩姆飛彈擊落的說法,現在沒有定論。專業航空雜誌上,發現俄羅斯和南聯盟有不同的說法,一說這架F-117是被米格-29戰鬥機擊落。 \n 吸收雷達波 機身隱形 \n F-117的隱形設計和飛機外表塗抹可吸收雷達波的塗料,這架飛機達到雷達隱形效果。F-117除了可執行常規任務還可以攜帶核彈。F-117雷達反射面積僅相當於一隻鳥。 \n 南聯盟提供的訊息,3月27日晚上,美軍一架F-117轟炸機從義大利空軍基地起飛空襲貝爾格勒。美軍戰機沿著計畫好的空中走廊進入南聯盟領空,與一架正在執行戰鬥巡邏任務的米格-29戰鬥機遭遇。這架戰鬥機是由南聯的空軍中校格沃茲堅.久基奇操控。久基奇發現F-117,按下空對空飛彈按鈕,第一發就命中了目標。飛機被擊中後,有兩種說法,一為當地電視媒體報導,飛行員彈射跳傘,F-117中彈後在空中解體。二為飛機中彈後又飛了十幾公里,墜落在貝爾格勒郊區。 \n 媒體分析,認為是被米格機擊落,也可以說是技術故障或者飛行員犯錯。被擊落的德維利上尉回美國時說,被擊落的時候,費了很大的功夫才抓住彈射裝置。安全帶捆得太死,飛機墜落時超載太大,無法構著安全把手。跳傘後按照訓練躲藏等救援。埋好降落傘,躲在著陸點200公尺處田野中。 \n 依賴情報 難獨自出任務 \n 據蘇聯國防部情報,海灣戰爭第一天,一架F-117被伊拉克防空部隊俄製飛彈擊中。飛機不像西方媒體說的神乎其技,該機的機動性差,飛行速度慢,作戰半徑也小,飛機上沒有配備空戰雷達,只能借助熱視系統搜索目標,飛行員的操作難度高。 \n 每次出任務,F-117只能依賴各種情報,為空中安全避免撞擊,戰機只能單獨出動。在目視範圍內被發現,就會被擊落。米格-29戰鬥機記錄如屬實,就是這些原因獲得戰果。

  • 專訪》最後一位偵照大陸的飛官 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退役

    專訪》最後一位偵照大陸的飛官 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退役

    前空軍副司令張延廷於5月1日退役,張延廷是空軍最後一位曾飛進大陸偵照的現役飛行員,也是唯一曾兩度飛到釣魚台進行偵照任務。張延廷的退役,紀錄空軍一個世代的交棒。 \n 張延廷自空軍官校畢業後,分發到空軍12隊,又稱「虎瞰部隊」,全稱是空軍第12戰術偵察機隊。張延廷前後飛到大陸偵照10餘次,飛行最遠的位置,北到浙江的溫州機場,南至廣東的澄海機場。依當時兩岸默契,我偵照機最多只能飛進大陸沿岸15浬內,張延廷算飛到陸地很裡面了。 \n 張延廷說,他自民國70多年即飛到大陸偵照,當時還沒有衛星攝影這回事,軍情局情報員現地取得的情報有限,因此,有關大陸沿岸的軍用機場部署,都是空軍12隊偵察冒險拍回來;當時飛的是F-104戰機,相機重量就達400磅,底片長度有2000多呎。 \n 他說,偵照的目的有4,第1是機場進駐兵力與機型;第2是雷達站,拍照後就知中共用什麼型的雷達;第3是飛彈陣地;第4是軍港。 \n 張延廷說,飛一趟約1小時多,心情很緊張,是很機密的任務,空軍都會派很多戰機支援,計畫非常周詳,包括伴機有4架,這也是跟著往大陸飛,同時還有區域掩護,這些戰機在遠處,一旦有問題,可以馬上往前,此外,還有接應掩護的戰機,以及預備掩護的編隊,在基地的待命警戒室還要有4位飛行員待命,總之,為達成偵照任務,空軍出動大批兵力護駕。 \n 張延廷說,他親眼見過米格機監控他,那時中共只有米格19戰機,也就是殲6機,雙方為避免擦槍走火,不會做過火動作。有一次,張延廷飛到大陸內地偵照,碰到米格機壓他,即是不讓他再往更裡面飛,他也就沒再往裡面飛,做完偵照任務即回。 \n 張延廷說,當時大陸情報已很厲害,從戰管監聽就已經知道是我空軍那位飛行員出的任務,12隊飛行員的聲音,他們都認得,例如他在空中與伴機,或地面戰管聯絡時,即使聲音有點啞,大陸戰管也能研判飛的人是張延廷,但有點感冒。張延廷說,大陸對我飛行員掌握的這麼清楚,應是當時叛逃到大陸的飛行員所提供。 \n 張延廷還兩度飛到釣魚台偵照,這也是空軍戰機最後一次飛釣魚台偵照。 \n 當時吳敦義當高雄市長,要舉行聖火繞釣魚台,頓時周邊情勢緊張,他飛了兩趟。張說,現在軍機如果飛釣魚台,日本、大陸等都會跳起來抗議,已經不能飛了。 \n 張延廷早年在唐飛推薦下,曾擔任參謀總長劉和謙上將的隨員,也當過參謀本部情報次長、空軍官校校長等職,今年5月1日退役,F-104飛行時數約1400小時。他退役後,空軍已無任何現役飛行員飛到大陸。 \n 自民國88年7月13日後,大陸奪回海峽中線以西空域,自此,我軍機巡弋即退到中線以東迄今,也再無戰機飛進陸區。

  • 空戰英雄歐陽漪棻逝世 創下擊落2架擊傷2架米格機紀錄

    空戰英雄歐陽漪棻逝世 創下擊落2架擊傷2架米格機紀錄

    民國45年在馬祖上空擊落2架米格機擊傷2架米格機,創下721馬祖空戰大捷輝煌紀錄的空戰英雄歐陽漪棻,傳出已於今天中午病逝於台中榮總,享年90歲高壽。歐陽漪棻當年創下紀錄後,獲頒青天白日勳章,成為我空軍進入噴射時代獲此殊榮的第一人。 \n \n退休後的空戰英雄歐陽漪棻老師,居住於台中,投入教會慈善工作,每星期有一半的時間,在中部各地的老人院、榮家、少年感化院等地傳播福音、傳播愛心,如今英雄遠去,昔日的英姿與永遠的空戰英雄,將獲得獲得大家永遠的尊敬。 \n \n根據空軍司令部在臉書專頁上的介紹,四十五年七月初,空軍總司令部情報署獲知中共空軍已將大批飛機部署在江西南昌基地,為能詳細掌握情報,空軍作戰司令部派遣戰術偵察機深入大陸境內實施偵照,由第六大隊十二中隊戚榮春中校、田建南上尉駕駛RF-86F執行任務。 \n \n為確保偵察機安全完成任務,空軍另派第五大隊負責掩護,由大隊長冷培澍率領彭傳樑、霍懋新、梁國俊等人駕駛四架F-86F軍刀式戰鬥機,飛往福建外海接應,嚴防共機追擊;同時駐防臺南基地第一大隊與駐防嘉義第四大隊各出動四架F-84G雷霆式戰機,針對三都澳及羅源灣共軍水面艦艇進行轟炸,藉以擾亂共軍指揮系統的判斷,策應偵察任務。因戰術配合得當,兩架偵察機順利飛抵江西南昌偵照,返航時遭共軍米格機群追趕。 \n \n冷培澍大隊長率領的編隊接獲機群與共軍米格機接戰的訊息,迅速前往支援,協同第四大隊四架F-84G戰機作戰。由於米格十七型戰機速度較快,面對八架米格機,第四大隊歐陽漪棻中尉發揮飛行戰技,掌握高度與速度的優勢,主導空戰局面,不僅化解分隊長蔡雲輝上尉遭共機尾隨的危機,並與蔡雲輝兩次合作,藉誘敵戰術,痛擊共機。 \n \n我空軍締造七二一馬祖空戰大捷,國人為之振奮;七月二十二日,歐陽漪棻中尉、冷培澍中校、彭傳樑中校、霍懋新上尉、蔡雲輝上尉、梁國俊中尉、戚榮春中校等七人北上參加祝捷活動,成為目光焦點,隔日由空軍總司令王叔銘上將率領晉見先總統蔣公,並親頒青天白日勳章給立下首功的歐陽漪棻老師。 \n \n

  • 雷霆英雄歐陽漪棻逝世 創下擊落2架及擊傷2架米格機的紀錄

    雷霆英雄歐陽漪棻逝世 創下擊落2架及擊傷2架米格機的紀錄

    空軍臉書指出,享譽國際海內外,雷霆英雄歐陽漪棻老師今(5)日仙逝於臺中榮民總醫院,享壽90歲,空軍司令部全體官兵深表遺憾與不捨,後續將全力協助家屬善後事宜,以表達追思崇敬之意。 \n \n歐陽漪棻老師生於民國19年,官校32期畢業,民國45年7月21日,時為中尉的歐陽老師駕機至福建平潭上空執行偵照掩護任務時,與中共米格17型戰機遭遇,以劣式機種F-84型機,與共機纏鬥,憑藉著高超的戰技與隊友互助的精神,創下擊落2架及擊傷2架的紀錄,史稱721馬祖空戰大捷,並獲頒「青天白日勳章」乙座。 \n \n歐陽漪棻老師憑藉著優異的飛行技術,以及愛國的信念,奮勇抗敵締造輝煌紀錄,傳承我空軍忠勇軍風,矢志捍衛國家安全的精神,足為後輩官兵表率。

  • 北韓破例在前線部署米格29戰機

    北韓破例在前線部署米格29戰機

    據悉,北韓軍方的數架最新型的米格29戰鬥機已部署在前線。最近,北韓空軍的飛行活動達到了平時的2-3倍。北韓在接連進行「新型4件套」導彈挑釁的同時,還進行了活躍的軍事活動,軍隊內外的緊張感正日益高漲。 \n \n 《朝鮮日報》網站今天報導,南韓軍方相關人士當天透露:「主要部署在平壤附近活動的北韓米格-29戰鬥機,最近被部署到了前線。前方地區的行動也有所增加。」另一位南韓軍方相關人士說:「感覺上,我們應對出擊的次數是平時的2-3倍。」 \n \n 南韓軍方內外分析認為,北韓這種的行動與所謂「對南韓打擊用新型導彈4件套」開發密切相關。韓國國防安全論壇專業研究委員申宗宇(音)說:「原本部署在平壤周邊的米格29戰鬥機被部署到前線,這是想削弱韓美偵察活動。」美國從北韓預告「聖誕禮物」的去年年底開始,在朝鮮半島上空派出了RC-135S(眼鏡蛇)等特殊偵察機,對北韓展開監視活動。 \n \n 前一天,北韓官方媒體在報導北韓國務委員金正恩視察「航空軍追擊襲擊機連隊」時,還破例公開了假設米格29戰機等擊落敵方飛機的空對空導彈發射場面。 \n \n 南韓情報當局相關人士說:「北韓在新冠疫情當時停止了軍事活動,後來才恢復演習,演習密度也隨之提升。這也可能屬於冬季訓練的一部分。」 \n

  • 買下46架F18 他擁有最威私人機隊

    買下46架F18 他擁有最威私人機隊

    過去30年來,空美公司(Air USA Inc.)創辦人柯林(Don Kirlin)服務於航空公司,買賣房地產,成立了全球最大的跳傘大會。而更驚人的,就是他建立了連自己都難以置信的私人空軍。 \n據《動力》(The Drive)網9日報導,早自1994年起,柯林就進口了第一架外國軍機L-39「信天翁」(Albatross)噴射教練機,而這在當時是極為複雜,並充滿了陷阱和未知數的。 \n從此他重複了這採購過程數十次,並成為美國第一名米格-29「支點」(Fulcrum)戰機的私人買家。當然,他的第一已不計其數。如今他擁有8張美國菸酒槍炮及爆裂物管理局(Bureau of Alcohol, Tobacco, Firearms and Explosives,ATF)執照,得以擁有軍用機關槍和大砲,還有成千上萬用來發射的砲彈。 \n此外,他也是敵對空中支援市場(adversary air support market)的先驅之一。2000年代初,他加入了空優戰術公司(Airborne Tactical Advantage Company,ATAC)。而公司與海軍簽約,提供噴射靶機,還有裝備電子戰吊艙的「敵機」,模擬從敵方巡弋飛彈到戰機的種種標的,以供海軍和軍陸戰隊的戰機及水面戰艦進行訓練。 \n早期空美是空優戰術公司的轉包商,大多數都是支援軍機陪練。當初柯林發揮巧思開創的模擬敵機陪練市場,如今已出現爆發性成長。 \n隨著市場迅速擴大,為了因應需求,空美必須增加營運量和複雜度。而它最引人矚目的空前大手筆採購,就是向澳洲空軍採購F/A-18A/B戰機。其實在它之前,加拿大已經買了25架,而剩下的空美全包了。空美預計共可接收46架F/A-18A/B,而其中36架目前仍在服役,澳洲皇家空軍將在2021年底全盤淘汰這些戰機,由F-35A戰機加以取代。 \n除了戰機外,空美還將買下澳洲空軍所有的F/A-18庫存備件與測試裝備。據柯林說,光是這些寶貝,價值就超過10億美元(約300億台幣)。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伊朗武器禁運將解除 或買殲10-C

    伊朗武器禁運將解除 或買殲10-C

     聯合國對伊朗武器禁運將在今年10月到期,意味著伊朗可從國外採購先進武器裝備,美媒列出伊朗最可能採購的五款中、俄所研製的戰鬥機。 \n 目前伊朗空軍狀況堪憂,自蘇聯解體以來,伊朗從來沒有獲得任何新型戰鬥機,伊朗的航空部隊主力仍是老舊的美制F-4D/E和F-5E戰鬥機、蘇聯製造的米格-29戰鬥機和中國製造的J-7戰鬥機所構成,還有海灣戰爭期間獲得的幻象F1戰鬥機和蘇-22戰鬥機,以及伊朗在兩個作戰中隊部署的美製F-14A重型戰鬥機。伊朗近年來對F-14A戰鬥機進行現代化,是目前伊朗唯一能夠攜帶現代空對空飛彈作戰的飛機。 \n 90年代,伊朗試圖從俄羅斯購買先進戰鬥機,以補充此前從蘇聯購買的米格-29和蘇-24戰鬥機機隊,但俄羅斯在西方壓力下拒絕向伊朗提供武器。 \n 隨著俄羅斯與西方國家關係的惡化,中、俄雙方可能願意向伊朗提供戰鬥機,包括中端甚至是高端型號的戰鬥機。 \n 中、巴聯合研製的「梟龍」JF-17在價格上有優勢,JF-17 Block2戰鬥機是很好的選擇,可用於替換目前伊朗裝備的J-7、F-5和F-4等低成本戰鬥機。 \n JF-17戰鬥機具備的搭載主動雷達導引的空對空飛彈能力,對伊朗來說是不小的吸引力,JF-17戰鬥機將會成為伊朗空軍作戰部隊的補充。Block 3版本的JF-17戰鬥機對伊朗來說可能更有吸引力,該型號將安裝性能更為強大的AESE雷達、更先進的發動機,可能裝備PL-15空對空飛彈。 \n 儘管這款戰鬥機仍未服役,但考慮到JF-17的推進速度如此之快,一旦訂購可能在2025年前就能開始交付伊朗。至於殲-10C型戰鬥機的外貿版本(殲-10CE),也是中國目前最先進的外貿戰鬥機,殲-10C近年來也成為殲-16、殲-20重型戰鬥機的主要替代機種。 \n 殲-10C可看作是米格-35的直接競爭對手,雖然更輕且更便宜,殲-10C在隱形性能方面更有優勢。但殲-10C相較於米格-35的主要缺點,除了機動性相對弱一點外,在空對空作戰時,殲-10C所搭載的PL-15導彈射程也比R-37M要短。 \n 不過中國在長程空對空飛彈的研發上,投資要比俄羅斯更多,不久的將來可能會推出新型號,性能超過R-37。殲-10C的戰鬥性足以與以色列和沙烏地的F-15重型戰鬥機,以及美國F-18「超級大黃蜂」戰鬥機一較高下。

  • 俄最新米格-35能以無人駕駛模式著陸

    俄最新米格-35能以無人駕駛模式著陸

    俄羅斯米格飛機製造公司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表示,最新的俄羅斯米格-35戰鬥機將能夠以無人駕駛模式降落,已經研發出相關技術,新技術將使它更容易在惡劣的天氣條件下著陸。 \n \n 該公司表示,已取得飛機降落時的自動控制系統專利,該系統提高了惡劣天氣條件下飛行的安全性,使飛行員能夠以自動模式在更短的時間內進入滑行,繼續下降直到看到為止。新技術將在米格-29M/米M2和米格-35飛機上的使用。 \n \n 該公司總經理塔拉先科說,計劃把該系統作為有前景的現代化米格品牌航空系統推廣。他說:「這項工作在進行中。我們工程師的主要優先事項之一是飛機使用安全和最高效率。」

  • 陸機先行者 殲-10打破40年仿製歷史

     中國航空工業從上世紀50年代,從蘇聯得到大量飛機資料和專家,使中國大陸從農業國,升級為工業國。隨著米格-19和米格-21戰機的引進,中國設計師接觸到2倍超音速技術,並迅速從複製轉向改良。 \n 在上世紀60年到80年代,除了繼續製造落後的米格-19和米格-21改良型外,新機幾乎乏善可陳,蘇聯則開發了米格-23、蘇-15、米格-29、蘇-27等兩代戰鬥機,前2種是複雜航電可中距攻擊的二代機,而後2種則是先進的三代戰鬥機。 \n 殲-10戰鬥機打破中國戰鬥機40多年仿製歷史。早期中國推出殲-8以及殲-9兩款戰鬥機,由於缺乏經驗和基礎,這兩款戰鬥機並沒有成功,殲-8戰機在西元2000年才達到設計指標,而成都飛機設計所提出的殲-9高空高速戰鬥機,由於嚴重脫離中國工業實際基礎,早死在圖紙上。 \n 80年代初,基於殲-9技術基礎上做了全新的氣動布局,這就是單發全動鴨翼腹部進氣的新型殲擊機方案,結合先進的「電傳飛控」系統,以及先進的火控雷達和空對空飛彈技術,成為中國空軍殲-10戰鬥機的初步原型。 \n 殲-10戰鬥機總體設計來看算是十分優秀,採用國際先進標準,以西方最先進戰機為基礎,大量採用先進西方設計標準,讓戰鬥機具備世界級別性能!成都飛機設計所大量採用外國標準,尤其是美國軍標,做為主要飛機設計標準和規範,這也讓中國飛機設計師發現,俄製飛機落後西方許多。 \n 殲-10使用當時最先進的維修標準,使得飛機從設計開始就嚴格約束設計師,製圖時要求讓飛機好修,最重要的是飛控標準,對飛控系統高度重視,這也是中國第一次成功攻克電傳飛控系統製造,讓殲-10可使用年限達20年,並成功在解放軍空軍成軍。

  • 座艙中的回憶:米格機空中追擊

    座艙中的回憶:米格機空中追擊

     米格十九的最大速度只有一點二馬赫,所以他保持著這個速度繼續轉向東飛,等他衝到兩萬五千呎高度的時候,他再度轉頭去搜尋,卻發現那架飛機仍然在他的五點鐘方向,只是距離比剛才遠了一些。郭聖先思索著,如果現在向右轉回台灣的話,等於是平白送個機會給了那架在尾部窮追不捨的敵機,讓它可以接近自己。 \n 這種方式最大的缺點是燃油流量不大,加油時間較長,同時因為加油機伸展出來的加油管是軟管,會在空中隨著氣流擺動,受油的飛行員必須小心操縱著飛機向加油管接近,才能將受油管與加油管順利接上。 \n 宜蘭外海練習空中加油 \n 另外一種加油裝置則是由一位坐在加油機尾部的加油士操作加油機下方的一個硬式加油管,直接插進RF-101機背上的一個受油口。一般美國空軍的飛機都採用這種加油方式。 \n 雖然美國空軍都是使用機背的受油口來加油,但是不知為了什麼,美軍卻讓四中隊的RF-101飛行員使用第一種方式,亦即軟管的空中加油。 \n 為了訓練我國RF-101飛行員空中加油的技術,美軍派來了一位教官,對四中隊的飛行員們講授軟管式的加油原理及技巧。美軍教官說,加油機機翼下施放出來的軟式加油管接頭,在最外面有個加油罩,形狀很像籃球框,外圈是一層很厚的橡皮。因此即使受油的飛機在向加油機接近時,被加油管撞到機身,也沒有關係。加油罩的中心則是加油管的接頭,由磁鐵製成,當RF-101的受油管進到加油罩裡,就會被加油管的強力磁鐵吸住。一旦加油管與受油管接妥,加油機與RF-101座艙裡的相關信號燈就會變綠,這時加油機內的加油士就會把幫浦打開,讓燃油由KB-50流向RF-101。 \n 空中加油的地面課程完畢之後,真正的空中加油練習是在宜蘭外海進行。美軍派出一架KB-50加油機與四中隊的RF-101展開訓練。和KB-50進行協同訓練並不容易,問題在速度:KB-50是由螺旋槳推動,在六千呎的空層最快只能飛到兩百二十浬,而RF-101的空速降低到兩百二十五浬以下的時候,必須放下襟翼,以增加升力。在這種低速放下襟翼,RF-101的操縱性能就大打折扣,此時飛行員又必須將兩具發動機中的一具後燃器打開,以增加推力來維持升力及起碼的操縱性。 \n 當加油管與受油管接妥,燃油開始流向RF-101的時候,RF-101的重量會越來越重,這時飛行員必須非常小心的將油門慢慢推上,保持飛機的速度。如果在這個時候油門控制不當,使得RF-101沒有保持與加油機同樣的速度,加油管就會鬆脫,整個步驟就得重來一次。 \n 當時四中隊的每一位飛行員,都曾在宜蘭外海上空受過這種空中加油訓練。然而到郭聖先出任務的那天為止,還沒有任何任務的距離遠到需要空中加油。因此,郭聖先對於他即將成為「中華民國空軍第一個在執行作戰任務中,需要空中加油的飛行員」感到興奮,也有些惶恐,因為這其中的變數太多,萬一無法與加油機如期在東沙上空會合,或是加油過程中有任何意料之外的事發生,都會讓這次任務無法順利完成。 \n 郭聖先在座艙裡繼續看著航圖。順著東沙島往西,海南島與東沙之間的距離在地圖上僅是幾寸的距離而已,但是他必須要以四百多浬的速度飛上四十分鐘,然後在海南島以東六十浬的地方將副油箱拋棄,開始以大角度爬高,一直衝到四萬呎高空,接著朝向海口直奔而去。 \n 米格19海南島唯一對手 \n 郭聖先很容易想像:自己爬高之後,中共的雷達一定已經看到了這位高速前來的不速之客。不過郭聖先的RF-101是飛在四萬呎的高空,地面的高射砲對他並不構成任何威脅,加上根據美軍簡報當地並沒有佈署地對空飛彈,所以他在海南島唯一會碰上的對手,應該就是駐在那裡的米格十九了。 \n 郭聖先對於米格十九並不陌生。就在前一年的十一月十五日,他在執行對寧波樟橋一帶的偵察任務時,就曾經在進入目標之前,遇到前來攔截的米格十九。 \n 當天郭聖先由桃園起飛,也是保持著低空向寧波方面前進。飛機通過寧波東邊的桃花島時,他帶起機頭,打開後燃器,飛機在強大的推力下很快就衝到四萬呎高度。然後他輕輕將駕駛桿推前,讓飛機再俯衝到三萬五千呎高度,那時速度已經高達一點一馬赫。就在郭聖先預備向左轉向目標開始偵照的時候,眼角餘光似乎瞥見自己的右側有個東西在那裡。他立刻轉頭向右看,發現在他四點高方位有一架米格十九,機頭帶著橘黃色的煙硝向他衝來。他判斷那橘黃色的煙不是敵機在開炮,就是在發射火箭,於是他立刻向右壓桿,讓飛機以大坡度向右翻滾而下,同時推頭讓飛機進入俯衝。 \n 飛機在後燃器的推力及俯衝的狀態下,很快就飆到了一點三馬赫,而他知道米格十九的最大速度只有一點二馬赫,所以他保持著這個速度繼續轉向東飛,等他衝到兩萬五千呎高度的時候,他再度轉頭去搜尋,卻發現那架飛機仍然在他的五點鐘方向,只是距離比剛才遠了一些。郭聖先思索著,如果現在向右轉回台灣的話,等於是平白送個機會給了那架在尾部窮追不捨的敵機,讓它可以接近自己。於是他決定繼續往東,直接前往琉球的嘉手納美軍基地落地。此時他的高度已經到了五千呎以下,離開浙江海岸也超過一百浬,據他對中共空軍的認識,他們不會追出海那麼遠。眼看他自己的油量也已經偏低了,於是他拉起機頭,將飛機衝到四萬呎以上,頓時飛機的尾部就產生了粗大的凝結尾,明顯可見。他將飛機帶到這個高度是有原因的,因為任何前來攔截他的飛機也會產生凝結尾,這樣他就可以及早發現。(待續)

  • 我以我血獻青天──座艙中的回憶:米格機空中追擊(三)

    我以我血獻青天──座艙中的回憶:米格機空中追擊(三)

    這種方式最大的缺點是燃油流量不大,加油時間較長,同時因為加油機伸展出來的加油管是軟管,會在空中隨著氣流擺動,受油的飛行員必須小心操縱著飛機向加油管接近,才能將受油管與加油管順利接上。 \n \n宜蘭外海練習空中加油 \n \n另外一種加油裝置則是由一位坐在加油機尾部的加油士操作加油機下方的一個硬式加油管,直接插進RF-101機背上的一個受油口。一般美國空軍的飛機都採用這種加油方式。 \n雖然美國空軍都是使用機背的受油口來加油,但是不知為了什麼,美軍卻讓四中隊的RF-101飛行員使用第一種方式,亦即軟管的空中加油。 \n為了訓練我國RF-101飛行員空中加油的技術,美軍派來了一位教官,對四中隊的飛行員們講授軟管式的加油原理及技巧。美軍教官說,加油機機翼下施放出來的軟式加油管接頭,在最外面有個加油罩,形狀很像籃球框,外圈是一層很厚的橡皮。因此即使受油的飛機在向加油機接近時,被加油管撞到機身,也沒有關係。加油罩的中心則是加油管的接頭,由磁鐵製成,當RF-101的受油管進到加油罩裡,就會被加油管的強力磁鐵吸住。一旦加油管與受油管接妥,加油機與RF-101座艙裡的相關信號燈就會變綠,這時加油機內的加油士就會把幫浦打開,讓燃油由KB-50流向RF-101。 \n空中加油的地面課程完畢之後,真正的空中加油練習是在宜蘭外海進行。美軍派出一架KB-50加油機與四中隊的RF-101展開訓練。和KB-50進行協同訓練並不容易,問題在速度:KB-50是由螺旋槳推動,在六千呎的空層最快只能飛到兩百二十浬,而RF-101的空速降低到兩百二十五浬以下的時候,必須放下襟翼,以增加升力。在這種低速放下襟翼,RF-101的操縱性能就大打折扣,此時飛行員又必須將兩具發動機中的一具後燃器打開,以增加推力來維持升力及起碼的操縱性。 \n當加油管與受油管接妥,燃油開始流向RF-101的時候,RF-101的重量會越來越重,這時飛行員必須非常小心的將油門慢慢推上,保持飛機的速度。如果在這個時候油門控制不當,使得RF-101沒有保持與加油機同樣的速度,加油管就會鬆脫,整個步驟就得重來一次。 \n當時四中隊的每一位飛行員,都曾在宜蘭外海上空受過這種空中加油訓練。然而到郭聖先出任務的那天為止,還沒有任何任務的距離遠到需要空中加油。因此,郭聖先對於他即將成為「中華民國空軍第一個在執行作戰任務中,需要空中加油的飛行員」感到興奮,也有些惶恐,因為這其中的變數太多,萬一無法與加油機如期在東沙上空會合,或是加油過程中有任何意料之外的事發生,都會讓這次任務無法順利完成。 \n郭聖先在座艙裡繼續看著航圖。順著東沙島往西,海南島與東沙之間的距離在地圖上僅是幾寸的距離而已,但是他必須要以四百多浬的速度飛上四十分鐘,然後在海南島以東六十浬的地方將副油箱拋棄,開始以大角度爬高,一直衝到四萬呎高空,接著朝向海口直奔而去。 \n \n米格19海南島唯一對手 \n \n郭聖先很容易想像:自己爬高之後,中共的雷達一定已經看到了這位高速前來的不速之客。不過郭聖先的RF-101是飛在四萬呎的高空,地面的高射砲對他並不構成任何威脅,加上根據美軍簡報當地並沒有佈署地對空飛彈,所以他在海南島唯一會碰上的對手,應該就是駐在那裡的米格十九了。 \n郭聖先對於米格十九並不陌生。就在前一年的十一月十五日,他在執行對寧波樟橋一帶的偵察任務時,就曾經在進入目標之前,遇到前來攔截的米格十九。 \n當天郭聖先由桃園起飛,也是保持著低空向寧波方面前進。飛機通過寧波東邊的桃花島時,他帶起機頭,打開後燃器,飛機在強大的推力下很快就衝到四萬呎高度。然後他輕輕將駕駛桿推前,讓飛機再俯衝到三萬五千呎高度,那時速度已經高達一點一馬赫。就在郭聖先預備向左轉向目標開始偵照的時候,眼角餘光似乎瞥見自己的右側有個東西在那裡。他立刻轉頭向右看,發現在他四點高方位有一架米格十九,機頭帶著橘黃色的煙硝向他衝來。他判斷那橘黃色的煙不是敵機在開炮,就是在發射火箭,於是他立刻向右壓桿,讓飛機以大坡度向右翻滾而下,同時推頭讓飛機進入俯衝。 \n飛機在後燃器的推力及俯衝的狀態下,很快就飆到了一點三馬赫,而他知道米格 \n十九的最大速度只有一點二馬赫,所以他保持著這個速度繼續轉向東飛,等他衝到兩萬五千呎高度的時候,他再度轉頭去搜尋,卻發現那架飛機仍然在他的五點鐘方向,只是距離比剛才遠了一些。郭聖先思索著,如果現在向右轉回台灣的話,等於是平白送個機會給了那架在尾部窮追不捨的敵機,讓它可以接近自己。於是他決定繼續往東,直接前往琉球的嘉手納美軍基地落地。此時他的高度已經到了五千呎以下,離開浙江海岸也超過一百浬,據他對中共空軍的認識,他們不會追出海那麼遠。眼看他自己的油量也已經偏低了,於是他拉起機頭,將飛機衝到四萬呎以上,頓時飛機的尾部就產生了粗大的凝結尾,明顯可見。他將飛機帶到這個高度是有原因的,因為任何前來攔截他的飛機也會產生凝結尾,這樣他就可以及早發現。(待續) \n

  • 消防米格魯打敗鐮刀死神 一氧化碳宣導趣味十足

    消防米格魯打敗鐮刀死神 一氧化碳宣導趣味十足

    桃園市消防局第二大隊為加強民眾預防一氧化碳中毒觀念,15日上午在中壢區中正公園舉辦宣導活動,由帥氣的消防隊員打扮成「消防米格魯」,對戰「鐮刀死神」一氧化碳,寓教於樂趣味十足。 \n \n桃園市消防局第二大隊長陳文宗說,要避免一氧化碳中毒,使用燃氣熱水器必須保持室內環境通風,陽台衣物也不要掛得太密集,以免影響空氣流通。本次宣導結合時下最夯的戶外實境解謎遊戲,緊扣燃氣熱水器安裝、用火用電安全、火場逃生、地震體驗、滅火器遭做、CPR教學,讓小朋友從遊戲中認識消防安全重要。 \n \n第二大隊也特別找來帥氣消防同仁打扮成「消防米格魯」,對戰象徵一氧化碳的「鐮刀死神」,希望從趣味活動中讓小朋友認識正確的消防觀念。

  • 兩岸史話-機不如人 兄弟,打死我算了﹗

    兩岸史話-機不如人 兄弟,打死我算了﹗

     就在這絕望的關頭,上述那條逃命守則卻突然閃現在腦中;他冷不防,猛然地降低了飛機的速度,只見尾隨的米格機減速不及,瞬間竄飛到他的前方,就在這千載難逢的時刻,他全力開火,扣發了八挺機槍,只見米格機發出一縷黑煙,機艙蓋也隨即脫離,而不得不迅速脫離戰場,毛節盛也因而躲過了一場幾乎令其喪命的災難。 \n 1950年代初,中隊長以降的飛行員大致由這批留美的飛行員所組成, 而中隊長以上的指揮官,則是由曾經歷經過抗戰初期最艱苦歲月的中央航校畢業生所擔綱,這批航校畢業生堪稱是國府空軍史上,素質最好、作戰最勇敢的一群人。 \n 1950年代初對台灣安全最大的威脅就是:共軍挾著內戰勝利的餘威以及一鼓作氣的士氣,拿下澎湖或直接進攻台灣本島。所以當時防衛台灣的戰略就是:除了本島的陸上防禦外,更要利用金、馬、大陳等外島,牽制浙江、福建沿海的港口及機場,增加共軍集結渡海的難度,同時利用海、空軍的的機動能力,攔截共軍任何可能渡海的船艦。無疑地,空軍在這項戰略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n 機隊迅速完成備戰 \n 1949年空軍各大隊陸續進駐到所指定的各基地,並且迅速地完成了相關的 備戰工作。各基地每天要派出數批戰機飛到台海及浙閩沿海上空巡邏,遇到特殊情況,還要派遣偵察機深入內陸照相。 \n 當時屏東、桃園基地巡邏的區域較廣。根據唐飛的回憶錄(王立楨,2016):1953年桃園第五大隊配備的是F-47(螺旋槳),該機型馬力及火力都很強大,二戰末期曾經讓德軍吃足了苦頭,但它的缺點就是低空巡邏時散熱非常差,一趟到大陳島近四小時的任務下來,飛行員絕對是汗流浹背渾身濕淋淋地跨出座艙,雖然每人出發時都會帶了一壺水,但飛到一半就喝完了,一趟任務下來,體重因流汗而輕個一兩公斤,都是稀鬆平常的事,有時連襪子都要濕透。而南台灣屏東基地的飛鷹們,夏天遇到警戒時,必須身著飛行衣,在沒有冷氣的機棚內待命。當年,這批年輕的飛鷹們,就這樣日夜不停的守護著台灣。 \n 空軍官校生集體到台灣 \n 幼校成立於1940年,專門招收各地小學畢業生(勝利後也招收初中畢業生);於高中畢業後直接進入空軍官校,是空軍培訓飛行員的搖籃。 \n 1948年,空軍有計畫地將四川成都空軍幼校以及杭州筧橋空軍官校(也以幼校畢業生為主)的在校生,集體空運到台灣,這批人經訓練後,成為50年代台灣空軍基層飛行人員的主力。較不為人知的十二偵察中隊的宋俊華、鄒寶書、林佐時、王兆湘、吳寶智、金懋永、馮紀、鄭國維、何建彝、梁樹權、唐普慶、唐剛正、佘錦澤、曾祥華、陳桂清、余建華,施啟曙 ,近年為大家所熟悉的黑貓中隊成員:華錫鈞、王太佑、陳懷、郄耀華、張立義、王錫爵、劉宅崇、李南屏,黑蝙蝠中隊的戴樹清、韋盛和、聶經淵、庾傳文、葛光遼、盧維恒,以及曾經擊落過米格機的錢奕強、毛節盛、林文禮、秦秉鈞、歐陽漪棻等,都出自於空軍幼校。 \n 1950年初,蘇聯開始援助共軍米格-15噴射戰鬥機。自此,以飛機的性能而言,國府空軍的的主力F-47以及P-51螺旋槳飛機已經明顯的落後,直到1953年在台灣獲得了F-84噴射戰鬥機後,這劣勢才稍有改善,但F-84的性能仍然遜於米格-15及米格-17。 \n 所以在換裝F-86以前(1954),空軍的飛行員是靠著優良的素質以及紮實的訓練,才能硬生生地挺過那一段困窘的時光,當然也因而犧牲了不少優秀的飛行員 。 \n 據前行政院長唐飛的回憶(唐飛,從飛行員到上將之路,王立楨):1953年空軍當局就警告所有飛行員,盡量避免與米格-15遭遇,一但無法避開,就要誘使米格機降低速度,讓它飛在不甚靈活的低速下,這才有脫身的可能。 \n 唐飛的同學毛節盛就曾經利用這一脫逃的技巧,成功地躲過了米格機的追擊,進而反敗為勝,創下了以螺旋槳飛機擊傷噴射機的空戰記錄。 \n 毛節盛告訴筆者,1954年5月11日,當他和領隊金華上尉駕駛F-47N於大陳上空巡邏時,遭到兩架米格-15從後上方高速的突襲,為了躲開米格機的射擊,他運用了各種飛行特技,不時轉變方向與高度,做垂死的逃脫。 \n 他當時就如同開著一輛笨重的大卡車,在彎彎曲曲、高低起伏的山路中高速行駛,試圖躲避後方跑車彈淋如雨般的追擊;短短數分鐘內,他用盡了全身的精力,卻仍然無法擺脫窮追猛打的米格機,最後他筋疲力竭,幾乎要放棄這場格鬥,甚而有了一閃念:兄弟,打死我算了吧! \n 然而就在這絕望的關頭,上述那條逃命守則卻突然閃現在腦中;他冷不防,猛然地降低了飛機的速度,只見尾隨的米格機減速不及,瞬間竄飛到他的前方,就在這千載難逢的時刻,他全力開火,扣發了八挺機槍,只見米格機發出一縷黑煙,機艙蓋也隨即脫離,而不得不迅速脫離戰場,毛節盛也因而躲過了一場幾乎令其喪命的災難。 \n 毛節盛是幸運的,在F-47完全淘汰以前,共有8架F47以及2架P51遭到米格-15的擊落,犧牲了10名飛行員。(待續)

  • 利比亞叛軍米格23 遭肩射飛彈擊落

    利比亞叛軍米格23 遭肩射飛彈擊落

    利比亞內戰仍持續。一架屬於利比亞國民軍(LNA)陣營的 MiG-23ML戰機,在12月7日被利比亞民族協議政府(GNA)的部隊,以俄式肩射飛彈所擊落。LNA承認失去戰機,但他們的說法是機械故障。 \n航空學家(the aviationist)報導,據推特的照片,被擊落的MiG-23戰機編號是26144,這架戰機屬於利比亞東部班加西的LNA陣營所有,飛行員可能是經驗豐富的準將,名叫阿邁爾‧艾爾-加甘姆(Aamer Al-Jagam),將軍在被擊落前彈射成功,可能被GNA陣營所逮獲。 \n網路上還有GNA部隊拿肩射飛彈(MANPADS)瞄準並射擊MiG-23的畫面,雖然影片品質很差,但片段仍然看的出來,該型肩射飛彈似乎是俄製的9K32 「飛箭2式」(Strela-2),北約稱此型飛彈為薩姆7型-聖杯式(SA-7, Grail),是蘇聯第一種低空紅外線引導的人員攜行飛彈,射程在50~3700公尺。中國大陸也有此型飛彈,並且自行仿製成功,稱為紅纓6型(也稱飛弩6型,FN-6)。 \n在今年4月14日,GNA也用肩射飛彈擊落LNA的MiG-21戰機,據稱當時使用的是大陸製造的紅纓6型,所以航空學家並不確定這一次擊落MiG-23的飛彈,倒底是俄製的,還是大陸製的。 \n值得注意的是,11月21日,一架的美國無人機在利比亞墜毀,在前一天,義大利空軍的無武裝的MQ-9A掠奪者B( Predator-B)無人機也在的黎波里附擊遭到擊落。美國在昨天判斷,無人機是被俄式防空系統所擊落的。 \n今年4月,利比亞爆發格達費死後最大的內戰,駐地在班加西的陸軍元帥哈利法‧哈夫塔爾(Khalifa Hifter),在4月以LNA的名義,對首都的黎波里發動突然襲擊,但是的黎波里的合法政府,則很快得到 GNA的支援,這幾個月的戰鬥,雙方持續僵持,仍看不出明顯的優劣。 \n \nMiG-23是蘇聯時期的俄式戰機,採用可變翼設計,可調整在16°、45°、72°三個角度,極速可達2.3馬赫,是1970年代第三世界相當受歡迎的戰機,全球產量達到5千架。

  • 殲20能否擊敗蘇57?一場既聯合又鬥爭的競賽

    殲20能否擊敗蘇57?一場既聯合又鬥爭的競賽

    俄羅斯第5代戰機蘇-57在國內外飽受質疑,但鄰近的中國大陸卻普遍給予相當寬容的評價。雖然如此,俄專家們卻未因此投桃報李給予殲-20任何好評,其中原因除了殲-20仍使用俄製發動機之外,俄方也認為殲-20開發團隊模仿了俄5代戰機原始方案中的設計。殲-20與蘇-57既有技術上極複雜的關係,政治上俄方也有意向大陸輸出蘇-57,這使得2款戰機的比較難以呈現客觀的評價。 \n \n美媒《國家利益》報導指出,蘇-57在俄軍擴大採購後,量產的數量比早先預期的要大得多,莫斯科也正在努力將這架第5代戰機對外推銷,對象包括土耳其、印度與中國大陸。 \n \n報導說,長期以來大陸一直是俄製武器大買家,過去幾年裡大陸媒體因而相當熱衷於追踪蘇-57的發展,對蘇-57的評論也大都屬正面評價。但是,俄羅斯如何評價大陸自製的殲-20?這個問題雖然偶爾出現,但顯然多數俄國專家對此議題並不熱中。 \n \n報導指出,見諸媒體的俄羅斯對殲-20評價都不太高,俄軍事媒體《RG》最近有關大陸是否進口蘇-57的報導中認為,蘇-57既不會比殲-20好,也不會比殲-20差,兩者在不同的操作目標上會有不同的表現。殲-20的設計是隱形導彈平台,可以穿透精密的防空系統,摧毀敵方準關鍵基礎設施或軍事資產;蘇-57則是空戰優勢平台,除了隱形和地面攻擊功能外,有更好的空中纏鬥能力。因此,中共空軍不應購買蘇-57,而是應該增加購買殲-20。 \n \n俄羅斯的專家們談及殲-20時,最常提到的有兩件事。首先,中共的殲-20設計從2000年俄羅斯5代戰機計劃中汲取了很多靈感,俄羅斯《祖國兵工廠》雜誌副總編輯德羅茲堅科(Dmitry Drozdenko)對《衛星通訊社》說,殲-20的設計大量來自於俄羅斯未採用的米格-1.44方案,該方案最早是為競標PAK-FA專案而來,曾於2000年進行首飛。中共殲-20除了與它有相似的鴨翼構型與尾部設計外,兩架戰機之間還有許多「不可思議的相似之處」。 \n \n其次,中共官方雖未正式宣布,但外界與媒體都知道殲-20採用俄製AL-31F發動機,中共在這款發動機上大約花了50億美元。 \n \n俄羅斯國家通訊社塔斯社(TASS)也回應上述的說法,指出殲-20確有MiG-1.44獨特的鴨翼氣動設計與AL-31F發動機,但未提及中共在設計方案上是否徵詢過俄羅斯的戰機設計專家。 \n \n報導指出,媒體一直傳出殲-20計劃更換大陸國產的渦扇-15發動機,但由於這款發動機尚未十分成熟,可靠性不夠,只好以較低階、推力較小的渦扇-10B發動機做為量產殲-20時的代用品。 \n \n目前看來莫斯科無意進口大陸製的殲-20,卻很想把蘇-57賣進中國大陸。不過要大陸花這筆錢,還需要足夠的理由證明蘇-57擁有殲-20所缺乏的能力。目前俄中軍事關係發展過程中,兩國5代戰機的較量已幾乎可以平起平坐,雙方應該都不會想當小老弟才是。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