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繁體字的搜尋結果,共84

  • 紀念那段永遠青春的南京時光

    紀念那段永遠青春的南京時光

     當年讀研究所的時候,有機會到南京大學交換學生一學期,是一段寶貴而愉快的人生經歷,其中有幾件關於兩岸差異的趣事,至今印象深刻。 \n 在南京時,我有個當地的好朋友,我們兩人經常討論兩岸話題。彼此有時候會因為意見不同而有「激烈討論」,不過交情反而越來越好。有一次竟然用手機簡訊跟他辯論,究竟是繁體字或簡體字比較優越的問題(當時還不流行智慧型手機),我傳繁體字,他傳簡體字,一封又一封簡訊,你來我往。 \n 習慣簡體字的閱讀 \n 他之後傳來一封簡訊,有點哀怨地說:「你沒發現我用繁體字傳短信(即簡訊)嗎?」我愣了一下,因為我真的沒意識到他用繁體字。其實上大學後,因為讀文科的關係,我們常有看簡體字論文的機會,雖然讀簡體字不成問題,但對台灣人而言,時常會覺得「卡卡的」,閱讀速度不如看繁體字這麼流暢。可是直到此刻我才發現,雖然有些簡體字,我還是看不懂(不過從前後文大多猜得出來),但已經不知不覺習慣簡體字的閱讀,甚至潛意識分不出兩者分別了。 \n 我雖然很快適應在南京的生活,但是說實話,始終吃不習慣當地食物。有一次在學校附近,竟然發現有賣「台灣便當」的小館子,便興沖沖跑去吃,不過進門一看到菜單──「西紅柿雞蛋打鹵飯」、「酸菜魚片打鹵飯」等,我心中一頭霧水,這是台灣便當!? \n 跟店家攀談才知道,原來他們是江蘇南通人。雖然號稱是「台灣便當」,但畢竟是賣給南京人吃的,並不是專賣給台灣人吃的,口味自然就在地化了。跟當地食物的重口味相比,這家小館子的食物比較甜,台灣人會覺得好吃;後來跟福建同學聊天,才得知台灣人跟福建人一樣,口味偏甜。每當我想念家鄉味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去吃這家南通人賣的「台灣便當」。 \n 南京一別已多年 \n 那個學期在南京的收穫很多,包括鍛鍊酒量。我原本在台灣很少喝酒,現在的酒量,完全是在南京被當地師友訓練出來的。回到台灣後,有一次得知吳教授從南京來台北訪問,我抱著興奮的心情跟他見面,因為時光匆匆,南京一別已是四年。吳教授邀我入座一起用餐,帶我跟其他師長敬酒,一杯又一杯;突然間又想起那個學期,幾乎每個禮拜都被南大師友請吃飯,席間暢飲啤酒,醉醺醺走回學生宿舍的日子。 \n 太多精彩的回憶 \n 那個學期在南京讀書,充滿太多精彩的、浪漫的、瘋狂的回憶,經歷的許多事情,我都是抱著「這將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心情,非常珍惜地去體驗與感受,然後埋藏在心底。 \n 有一次偶然聽到方大同的音樂,又勾起了那個學期的南京記憶。因為在南京的時候,幾乎每天在宿舍聽方大同《橙月》專輯的歌。因此,方大同的音樂對我有了不同的意義,我的QQ與微博頭像,都是《橙月》的專輯封面,那張方大同的半身照,甚至每一次去KTV,都會點方大同的歌──這是我紀念那段永遠青春的南京記憶的小祕密。

  •  兩岸一家人》紀念那段永遠青春的南京時光

    兩岸一家人》紀念那段永遠青春的南京時光

    當年讀研究所的時候,有機會到南京大學交換學生一學期,是一段寶貴而愉快的人生經歷,其中有幾件關於兩岸差異的趣事,至今印象深刻。 \n在南京時,我有個當地的好朋友,我們兩人經常討論兩岸話題。彼此有時候會因為意見不同而有「激烈討論」,不過交情反而越來越好。有一次竟然用手機簡訊跟他辯論,究竟是繁體字或簡體字比較優越的問題(當時還不流行智慧型手機),我傳繁體字,他傳簡體字,一封又一封簡訊,你來我往。 \n \n習慣簡體字的閱讀 \n他之後傳來一封簡訊,有點哀怨地說:「你沒發現我用繁體字傳短信(即簡訊)嗎?」我愣了一下,因為我真的沒意識到他用繁體字。其實上大學後,因為讀文科的關係,我們常有看簡體字論文的機會,雖然讀簡體字不成問題,但對台灣人而言,時常會覺得「卡卡的」,閱讀速度不如看繁體字這麼流暢。可是直到此刻我才發現,雖然有些簡體字,我還是看不懂(不過從前後文大多猜得出來),但已經不知不覺習慣簡體字的閱讀,甚至潛意識分不出兩者分別了。 \n我雖然很快適應在南京的生活,但是說實話,始終吃不習慣當地食物。有一次在學校附近,竟然發現有賣「台灣便當」的小館子,便興沖沖跑去吃,不過進門一看到菜單──「西紅柿雞蛋打鹵飯」、「酸菜魚片打鹵飯」等,我心中一頭霧水,這是台灣便當!? \n跟店家攀談才知道,原來他們是江蘇南通人。雖然號稱是「台灣便當」,但畢竟是賣給南京人吃的,並不是專賣給台灣人吃的,口味自然就在地化了。跟當地食物的重口味相比,這家小館子的食物比較甜,台灣人會覺得好吃;後來跟福建同學聊天,才得知台灣人跟福建人一樣,口味偏甜。每當我想念家鄉味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去吃這家南通人賣的「台灣便當」。 \n \n南京一別已多年 \n那個學期在南京的收穫很多,包括鍛鍊酒量。我原本在台灣很少喝酒,現在的酒量,完全是在南京被當地師友訓練出來的。回到台灣後,有一次得知吳教授從南京來台北訪問,我抱著興奮的心情跟他見面,因為時光匆匆,南京一別已是四年。吳教授邀我入座一起用餐,帶我跟其他師長敬酒,一杯又一杯;突然間又想起那個學期,幾乎每個禮拜都被南大師友請吃飯,席間暢飲啤酒,醉醺醺走回學生宿舍的日子。 \n \n太多精彩的回憶 \n那個學期在南京讀書,充滿太多精彩的、浪漫的、瘋狂的回憶,經歷的許多事情,我都是抱著「這將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心情,非常珍惜地去體驗與感受,然後埋藏在心底。 \n有一次偶然聽到方大同的音樂,又勾起了那個學期的南京記憶。因為在南京的時候,幾乎每天在宿舍聽方大同《橙月》專輯的歌。因此,方大同的音樂對我有了不同的意義,我的QQ與微博頭像,都是《橙月》的專輯封面,那張方大同的半身照,甚至每一次去KTV,都會點方大同的歌──這是我紀念那段永遠青春的南京記憶的小祕密。 \n(路向南/台北市) \n

  • 周揚青「2度發文」加料 曝昔努力打繁體字真正原因

    周揚青「2度發文」加料 曝昔努力打繁體字真正原因

    周揚青今(23日)坦承和羅志祥(小豬)分手,並爆料交往期間,男方不斷劈腿、偷吃,甚至還會約砲、進行多人運動,讓她徹底顛覆三觀,稍早,她在IG發限時動態吐心聲,「終於不用為了(讓)你看懂,一直打繁體了。」 \n \n周揚青偷看羅志祥手機,發現他去道每個城市,都有可以約到酒店的女生,甚至他旗下的女藝人和化妝師,都和他長期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另外他和他的兄弟們,對於那些被她們找出來玩的女生,是如此不尊重,並且會進行「正常人都無法像像的多人運動」,徹底顛覆三觀。 \n \n她坦言自己很傻,沒有在他第一次劈腿就放下,說明這不是羅志祥的第一次,但她還是謝謝對方,交往期間給她的回憶,還算是美好,也因為對方她變得更好,稍早,她在IG發限時動態吐心聲,「終於不用為了(讓)你看懂,一直打繁體了,說明她在這段感情,為對方做出不少努力。

  • 克服簡體繁體字障礙 丁全雍學測拚出好成績

    克服簡體繁體字障礙 丁全雍學測拚出好成績

    國立竹山高中學測成績,自然4科成績50級分以上4人,社會4科成績50級分以上8人;其中,丁全雍5科66級分,表現最優;黃玫禎社會組4科採計54級分,黃俊穎自然組4科採計53級分,數學及自然滿級分,均可望推甄上台、清、交、成卓越大學。 \n \n 丁全雍是新住民子弟,在他小時候父親就不幸車禍過世,媽媽將兄弟倆託付給在大陸的外公外婆照顧,自己則在台灣工作養家,他一直到高一才轉學回台就讀,初期曾經歷中文簡體轉換成繁體的適應期,不過他力爭上游,在校學業名列前茅,各科均衡發展,是師長心目中品學兼優、術業兼備的學生,他希望未來能往藥學及生化領域發展,除了對社會有貢獻外,也能減輕母親的負擔。 \n \n 竹山高中校長陳漢銘表示,學校會依每位學生在校學業及多元表現成績,適性輔導學生升學,希望所有學生都能甄選上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校系。#學測 #簡體 #繁體 #推甄

  • 繁體字、簡體字割裂文化

    繁體字、簡體字割裂文化

     大陸現在開始認識文化傳承的重要性,他們在世界各地推廣孔子學院,已經超過台灣的努力了。我覺得台灣要是再不急起直追,恐怕連中華文化的話語權,將來都不在我們手上了。 \n 很像我們在台灣看到的,以前小學生對科學四九%有興趣,到了國中瞬間掉到一九%,你就知道國中教育出了問題。現在台灣推動十二年國教,我覺得大方向是正確的,就是鬆綁,讓學生從學習中找到自我願意投入學習的動力,而大陸不行。 \n 兩岸科學教育概觀 \n 目前在大陸,你看到能夠出來參加科教活動的都是小學生,一旦到了初中,根本不可能參加活動,因為所有的重心和資源都需要投注在「應試教育」,就是應付考試的教育上面。因為那個決定他們未來的一生。 \n 尤其中國大陸的人那麼多,教育資源那麼稀少,要做就更難了。台灣現在是人口少,所以教育方針可以調整,就像一條小船要轉彎很容易,而大陸這艘巨大的大船就很困難。這也給了我們切入點,因為大陸的老師、學生、家長,總覺得科學是硬梆梆的、艱困的;在應試教育底下,有這種感覺是理所當然的。 \n 但是當他們看到了我們帶過去的觀念,輕鬆學習有趣的科學,就會覺得耳目一新。而這個方向,才真正是培養科研人才必走的道路。 \n 彭|這麼說大陸在整體教育或科學教育上,可能和台灣早期,也許六○、七○年代是比較相似的。那如果假以時日,是否可以像台灣這樣一路演進過來? \n 孫|目前看來很困難,因為它的教育資源實在有限。而家長的心態如果不改,每個孩子未來都想上明星中學、明星大學的話,這個趨勢是很難調整過來的。但是這個趨勢的調整,不單是讓孩子的科學素養得到提升,它是整體科學國力、科研國力的提升。為什麼?因為如果整體上學生的科學素質好,國家就有廣大的人才庫,可以找到更優秀的科研人才。大陸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就是它要整體提升國家的科研能力,很重要的是讓孩子能夠輕鬆、自由、有創意,而這點在目前的應試教育體系下,是很困難的。 \n 彭|那他們科研或科教的人才夠嗎? \n 孫|他們的人才主要還是在傳統的框架裡面受訓出來的。 \n 所以,如果要把這種「輕鬆愉快學科學」的態度帶過去,還需要一段時日,慢慢普及。但我覺得這也是一項很值得做的工作,而且大陸如果做起來的話,效率很高。 \n 彭|您多年來不僅從事台灣的科教,也跨足到大陸。就您觀察兩岸的學生,在科學教育上面有什麼樣的心得或體認? \n 孫|觀察兩岸的學生,我覺得是這樣:台灣的學生聰明、活潑,充滿創意,但是第一抗壓性不夠,第二台灣現在因為教育資源的缺乏-不是像大陸那種缺乏,學生要搶少數學校的名額,而是各校經費的缺乏-結果造成老師們的負擔極重,還要包含行政工作。所以老師們想要發展有創意的教學,實際上都很困難。這是因為在台灣或許受限於資源,我們的體制沒有給老師足夠揮灑的空間,讓老師帶著學生輕鬆學習,但是台灣有這個認知。 \n 大陸則沒有這個認知,不過他們的經濟資源沒問題,要做會很快。我們在北京曾經看過所謂的「尖子高中」,就是特別前沿的、頂尖的高中,可能是北大附中或北師大附中,一個班才十五個人。當我到了他們的小教室參訪,只剩十個人,我問另外五個人到哪裡去了?老師說在義大利威尼斯。現在是學期中,怎麼跑義大利去了?老師說,學生在威尼斯一天所學到的東西,遠超過在北京教室裡一天所學到的,有機會當然會想出去。 \n 另外一間學校,是從初一到高三的完全中學,校長跟我說他們從初一開始,就讓學生走班選課,和大學生一樣。 \n 今年進來的學生就是二○一七級,沒有一班、二班、三班了。我說初一生就知道選課嗎?在台灣,大學生還不知道選什麼課呢!萬一選錯了,選得不合適怎麼辦?他說他們初一上學期選得不合適,初一下學期就會改。這位校長還說,六年下來,他不要求學生的成績有多好,但是他希望讓學生知道自己想學什麼,以及未來想做什麼。 \n 這些例子,是大陸走在教育理念尖端的幾間學校。但是這些稀有的資源,不是每個人都能夠享有的,所以到底它們的存在是好是壞?是不是反而更過度地扭曲了教育資源的不足,讓大家往應試教育的方向去擠?我不知道。但是確實有一些學校,它們的觀念甚至走在台灣的前面。 \n 文化傳承是根本 \n 彭|談到教科文這三個部分,總結來講,就是希望在人才培育上面發揮功能。據您的觀察,對於人才培育,從教科文這三個構面來看,兩岸有哪些優缺點?有哪些可以努力的地方? \n 孫|我想在過去這些年,如果從比較宏觀的角度來看,台灣在中華文化的保存與發揚上,還是有一定優勢的。但我必須要說,照目前這個趨勢來看,也已經是風中殘燭了。本來我們很自豪,中華文化在每個人的教育、成長過程中,都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比方很多人會問我,孫館長,你上台能夠侃侃而談,下筆也能夠寫文章,做這個做那個,你是怎麼培養出這樣子的基礎?我說很簡單,小時候多背古文就好了。 \n 但小時候多背古文這件事情,到現在竟然會變得如此困難,在學校裡面的教課若還要減低到一個程度,我就不知道我們要怎麼樣期待孩子們能夠在文化上有足夠深厚的底蘊。 \n 彭|在大陸那一邊呢? \n 孫|大陸那邊因為從繁體字改成簡體犦,造成文化上的割裂,關於這點,我想彭教授也很清楚地注意到了。現在中國大陸的孩子們只認得簡體字,那是多可惜的一件事情。我們在「鼎立三十青銅器」的展覽裡面,每一個展出的文物後面都有四個字,從這個物件的甲骨文,到青銅器上的金文,到小篆,到楷書,從中看到中華文字的演變過程,那是一個令人感動的文化傳承啊!而簡體字就是一刀把它給切了,很可惜。 \n 但是大陸現在開始認識文化傳承的重要性,他們在世界各地推廣孔子學院,已經超過台灣的努力了。我覺得台灣要是再不急起直追,恐怕連中華文化的話語權,將來都不在我們手上了。 \n 彭|前幾天一個朋友告訴我,他陪一群大陸的大學教授,在一處古蹟裡看到題字,就是「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結果那些大陸的大學教授,對於「有龍則靈」只看得懂兩個字,因為龍和靈簡體化之後,就看不到傳統正體字的優美。我也想以這個例子,來呼應、贊同您的說法。非常高興孫維新館長和我們分享大陸教科文交流的一些經驗。(待續)

  • 台灣的明天──繁體字、簡體字割裂文化(三)

    台灣的明天──繁體字、簡體字割裂文化(三)

    很像我們在台灣看到的,以前小學生對科學四九%有興趣,到了國中瞬間掉到一九%,你就知道國中教育出了問題。現在台灣推動十二年國教,我覺得大方向是正確的,就是鬆綁,讓學生從學習中找到自我願意投入學習的動力,而大陸不行。 \n \n兩岸科學教育概觀 \n \n目前在大陸,你看到能夠出來參加科教活動的都是小學生,一旦到了初中,根本不可能參加活動,因為所有的重心和資源都需要投注在「應試教育」,就是應付考試的教育上面。因為那個決定他們未來的一生。 \n尤其中國大陸的人那麼多,教育資源那麼稀少,要做就更難了。台灣現在是人口少,所以教育方針可以調整,就像一條小船要轉彎很容易,而大陸這艘巨大的大船就很困難。這也給了我們切入點,因為大陸的老師、學生、家長,總覺得科學是硬梆梆的、艱困的;在應試教育底下,有這種感覺是理所當然的。 \n但是當他們看到了我們帶過去的觀念,輕鬆學習有趣的科學,就會覺得耳目一新。而這個方向,才真正是培養科研人才必走的道路。 \n彭|這麼說大陸在整體教育或科學教育上,可能和台灣早期,也許六○、七○年代是比較相似的。那如果假以時日,是否可以像台灣這樣一路演進過來? \n孫|目前看來很困難,因為它的教育資源實在有限。而家長的心態如果不改,每個孩子未來都想上明星中學、明星大學的話,這個趨勢是很難調整過來的。但是這個趨勢的調整,不單是讓孩子的科學素養得到提升,它是整體科學國力、科研國力的提升。為什麼?因為如果整體上學生的科學素質好,國家就有廣大的人才庫,可以找到更優秀的科研人才。大陸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就是它要整體提升國家的科研能力,很重要的是讓孩子能夠輕鬆、自由、有創意,而這點在目前的應試教育體系下,是很困難的。 \n彭|那他們科研或科教的人才夠嗎? \n孫|他們的人才主要還是在傳統的框架裡面受訓出來的。 \n所以,如果要把這種「輕鬆愉快學科學」的態度帶過去,還需要一段時日,慢慢普及。但我覺得這也是一項很值得做的工作,而且大陸如果做起來的話,效率很高。 \n彭|您多年來不僅從事台灣的科教,也跨足到大陸。就您觀察兩岸的學生,在科學教育上面有什麼樣的心得或體認? \n孫|觀察兩岸的學生,我覺得是這樣:台灣的學生聰明、活潑,充滿創意,但是第一抗壓性不夠,第二台灣現在因為教育資源的缺乏-不是像大陸那種缺乏,學生要搶少數學校的名額,而是各校經費的缺乏-結果造成老師們的負擔極重,還要包含行政工作。所以老師們想要發展有創意的教學,實際上都很困難。這是因為在台灣或許受限於資源,我們的體制沒有給老師足夠揮灑的空間,讓老師帶著學生輕鬆學習,但是台灣有這個認知。 \n大陸則沒有這個認知,不過他們的經濟資源沒問題,要做會很快。我們在北京曾經看過所謂的「尖子高中」,就是特別前沿的、頂尖的高中,可能是北大附中或北師大附中,一個班才十五個人。當我到了他們的小教室參訪,只剩十個人,我問另外五個人到哪裡去了?老師說在義大利威尼斯。現在是學期中,怎麼跑義大利去了?老師說,學生在威尼斯一天所學到的東西,遠超過在北京教室裡一天所學到的,有機會當然會想出去。 \n另外一間學校,是從初一到高三的完全中學,校長跟我說他們從初一開始,就讓學生走班選課,和大學生一樣。 \n今年進來的學生就是二○一七級,沒有一班、二班、三班了。我說初一生就知道選課嗎?在台灣,大學生還不知道選什麼課呢!萬一選錯了,選得不合適怎麼辦?他說他們初一上學期選得不合適,初一下學期就會改。這位校長還說,六年下來,他不要求學生的成績有多好,但是他希望讓學生知道自己想學什麼,以及未來想做什麼。 \n這些例子,是大陸走在教育理念尖端的幾間學校。但是這些稀有的資源,不是每個人都能夠享有的,所以到底它們的存在是好是壞?是不是反而更過度地扭曲了教育資源的不足,讓大家往應試教育的方向去擠?我不知道。但是確實有一些學校,它們的觀念甚至走在台灣的前面。 \n \n文化傳承是根本 \n \n彭|談到教科文這三個部分,總結來講,就是希望在人才培育上面發揮功能。據您的觀察,對於人才培育,從教科文這三個構面來看,兩岸有哪些優缺點?有哪些可以努力的地方? \n孫|我想在過去這些年,如果從比較宏觀的角度來看,台灣在中華文化的保存與發揚上,還是有一定優勢的。但我必須要說,照目前這個趨勢來看,也已經是風中殘燭了。本來我們很自豪,中華文化在每個人的教育、成長過程中,都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比方很多人會問我,孫館長,你上台能夠侃侃而談,下筆也能夠寫文章,做這個做那個,你是怎麼培養出這樣子的基礎?我說很簡單,小時候多背古文就好了。 \n但小時候多背古文這件事情,到現在竟然會變得如此困難,在學校裡面的教課若還要減低到一個程度,我就不知道我們要怎麼樣期待孩子們能夠在文化上有足夠深厚的底蘊。 \n彭|在大陸那一邊呢? \n孫|大陸那邊因為從繁體字改成簡體犦,造成文化上的割裂,關於這點,我想彭教授也很清楚地注意到了。現在中國大陸的孩子們只認得簡體字,那是多可惜的一件事情。我們在「鼎立三十青銅器」的展覽裡面,每一個展出的文物後面都有四個字,從這個物件的甲骨文,到青銅器上的金文,到小篆,到楷書,從中看到中華文字的演變過程,那是一個令人感動的文化傳承啊!而簡體字就是一刀把它給切了,很可惜。 \n但是大陸現在開始認識文化傳承的重要性,他們在世界各地推廣孔子學院,已經超過台灣的努力了。我覺得台灣要是再不急起直追,恐怕連中華文化的話語權,將來都不在我們手上了。 \n彭|前幾天一個朋友告訴我,他陪一群大陸的大學教授,在一處古蹟裡看到題字,就是「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結果那些大陸的大學教授,對於「有龍則靈」只看得懂兩個字,因為龍和靈簡體化之後,就看不到傳統正體字的優美。我也想以這個例子,來呼應、贊同您的說法。非常高興孫維新館長和我們分享大陸教科文交流的一些經驗。(待續) \n

  • 台灣人在大陸》平心靜氣看繁簡之爭

    台灣人在大陸》平心靜氣看繁簡之爭

    不久前在北大、清華校園掀起一波簡體字與繁體字的較量,主因乃因敢言而知名青年律師陳秋實,在公開的網路場合發表:我不是文盲,所以我學正體字。 \n \n繁簡之爭再掀波瀾 \n支持陳秋實學正體字的理由,不外乎:只要換個輸入法就可以了,不難;我在練硬筆體書法,繁體字寫出來更漂亮。繁體字叫正體字,保存了大量中國漢字的造字藝術和傳統文化;簡體字是1949年以後,為了迅速掃盲而創造出來,陳秋實表示自己已經不是文盲,他想學習更高階層的漢字;還是有不少朋友認為陳秋實用繁體字裝逼,陳秋實立即反擊:中國人連傳統中國字都丟了,你連逼都不算。 \n某次,清華大學校園書法比賽,得獎者通篇都是簡體字的書法,反而寫繁體字的港台同學心裡苦悶。 \n是以,筆者花了一點時間來比較繁體字和簡體字的來龍去脈,回頭想想馬英九所謂「識正書簡」當時引發衛道文化界的強烈批判,但在實用性上,筆者認為馬英九的說法固然也有些許道理,起碼筆者在北京讀博這段時間,識正書簡的閱讀及撰寫的習慣逐漸養成。 \n例如,比起簡體中文,繁體中文的確保留許多中文的特色。當初在創造簡體中文的時候,許多字已經喪失了原先造字的原則,或許有不少人抱持著這樣的立場。不過我們現在使用的繁體中文,到底又多麼衷於最初的造字原則呢? \n \n簡體字非共黨創造 \n華夏歷史長河下:繁體字與簡體字向來並存。 \n或許我們需要認清的第一個現實是,中文歷經幾千年的演變,很難說我們當今使用的這一套繁體中文是「正統」,其實簡體中文和繁體中文可謂同時進行,簡體字絕非是共產黨建政後所創造出來。 \n長期以來,簡體中文和繁體中文的差異一直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話題,兩者近乎相對立而存在的詞彙;如果沒有簡體,也就不會有相對應的繁體,反之亦然。在台灣,我們以使用繁體中文為傲,並且以中華文化保存者的身分自居。 \n \n繁簡之爭起源政治 \n此種文化驕傲卻引來一種偏見:台灣人在網路社群媒體上屢屢見到以「正體字」稱呼繁體中文,甚至以帶著貶意的「殘體字」來稱呼簡體中文,此種霸權式的驕傲作祟,添加了使用者對於語言的特定觀感,也就是語言學中所謂的語言態度。 \n曾有專門的語言學長團隊,針對簡體字繁體字對比,誰才是中華正統文字,在一些數據和歷史真相:首先,漢字一共有九萬多個,而被簡化的漢字只有2235個。其次,並不是先有繁體字才有簡體字,在文字演變中,繁體簡體一直同時存在,大部分的簡體字都有上千年的歷史,甚至許多簡體字比繁體字的歷史更長。第三,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筆畫最簡單,但是總量非常少;金文,延伸出更多的漢字;篆書,再次增加文字量;隸書,比今天的簡體字簡化更徹底;最後,使漢字穩定下來者,楷書可謂居功厥偉,楷書的撰寫方式是奠下繁體中文的基礎。 \n繁體字與簡體字之爭起源政治。 \n文字、歷史、政治等,總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歷史學家發現近代簡體字運動的鼻祖──太平天國,總共使用一百多個簡體字,大部分被現代使用,目的也是為了提升識字率。 \n至於1909年清宣統元年至1934年中華民國時期,先後有數百名學者提出漢字簡化,後遭到國民黨元老戴季陶強烈反對而中止。 \n1937年,北平研究所字體研究會發表的《簡體字表》第一表,已收錄1700個簡體漢字,但是抗日戰爭爆發,此工作被迫停止。 \n1949年兩岸分治後,台灣蔣介石提倡漢字簡化,後因大陸率先推廣簡化漢字,使這一問題政治化,蔣介石不再倡言漢字簡化,知識界人士誰再談論這個問題,就很可能會被扣上溝通匪幫或隔海唱和的「紅帽子」。 \n \n簡體字挽救了漢字 \n當筆者前往北京負笈念書後,由於大陸地區琳瑯滿目的簡體字,基於課業的需要也得正確認知簡體字,發現下列心得:首先,簡體字並不是憑空捏造,它的創造、改進和使用,都是來自於由下而上的普通民眾,重點得讓一般老百姓能識字溝通;其次,繁體字雖說書寫美感,始終不如簡體字易於學習的方便,簡體字的推行掃清數億文盲;第三,容易推廣至國際化,外國人遠渡重洋來華人圈學習中文,簡易的簡體字較受到外國人士的青睞;第四,簡體字的成功推廣,徹底挽救了中國文字。清朝和民國以來,知識分子一度認為中國文字過於迂腐,廢除中國文字,才是唯一出路,而這個時候推廣簡體字,無疑挽救了漢字。 \n珍惜漢字在儒家圈的無遠弗界。 \n每當聽聞有人辯論繁體字與簡體字的優劣評比,筆者認為繁體字並不能單純地被認為是中國文字的正統,要論正統,應該結合繁體和簡體,以及每個時代使用的文字,並深入到每個文字的本身,結合歷史發展的進程。再者,從近代漢字來說,沒有簡體字,就沒有漢字,簡體字代表了一種時代的精神與創新,它掃清了文盲,挽救了漢字,也使漢字越來越全球化。 \n \n繁體字的文化象徵 \n不過,筆者雖不貶抑簡體字,但仍然推舉繁體字的文化象徵,因為繁體字確實可以作為欣賞價值,若論考古價值,也近乎無與倫比的好。 \n簡體字擁護者最受不了說繁體字代表中華精神,認為繁體字不過就是一些遲早被淘汰「老字」。漢字簡化自始就有一個誤解,即是將中國文盲率居高不下歸罪於傳統漢字「難認、難讀、難寫」,但事實上影響識字率的更多是社會經濟以及教育因素,而非字體難易程度。 \n除了繁體字與簡體字之爭外,漢字文化圈中尚有日本、韓國、越南等國家有類似正體字的傳統漢字,我們應該要有更包容的心態來看待文字留給後世的文化遺產。 \n鑒此,筆者建議漢字無論怎麼演化,都是極為珍貴的人類文化的非物質資產,應當重視亦且珍惜。 \n每個學期末,筆者每次到清華園的兆欄院郵局寄信,承辦大媽初期看我這台灣人寫繁體字也是眉頭深鎖,往返幾次郵政大媽總是和我開玩笑:唷,你這個「臺」字可真是難認,可你們台灣人寫字普遍不會太潦草,郵政大媽每次這麼說,也不知誇讚筆者還是調侃筆者?(林士清/北京清華大學博士生) \n

  • 劉世芳喊還我繁體字 網友:蔡英文呢?

    劉世芳喊還我繁體字 網友:蔡英文呢?

    民進黨立委劉世芳2日在臉書上PO出一張照片,並質疑「待轉區」三個字是「簡體字」,但隨即被網友打臉,指出「轉」其實是日文的漢字,而不是簡體字,網友揶揄,「原來祖國是日本。」 \n根據中央社報導,高雄市政府養工處表示,因陸橋拆除前置作業,廠商便宜行事,才造成「待轉區」的「轉區」不是繁體字,下午已緊急要求業者改善,已在晚上7時改善完成。 \n另有網友也舉出,蔡英文於擔任黨主席時,曾在2008年寫信給當時的嘉義縣長陳明文,信中也多所用簡體字。網友批評,民進黨又是兩套標準!

  • 陸大生作業抄繁體字 網支熱議

    陸大生作業抄繁體字 網支熱議

     10年來有關繁體字教育的議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成為大陸媒體、網路的關注焦點。近日一則「大學老師留手抄10萬繁體字作業」的新聞,再度引發簡、繁體字兩者間,如何兼顧文化傳承、使用方便的輿論熱議。有網友認為,漢字由繁化簡即為方便使用;亦有網友堅持,為繼承、弘揚傳統文化,應認知傳承繁體字。 \n 「上百頁的作業,都是白紙黑字,關鍵還都是繁體字」,就讀揚州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歷史系的大一學生劉天逸,日前在朋友圈發了一組抄寫繁體字的照片,隨即引來眾多網友圍觀。而「手抄」、「繁體字」、「10萬個」等,也成為網上唇槍舌劍、相互攻防的關鍵字。不少網友留言表示「漢字簡化是大勢所趨」,且批評繁體字「不好寫、不好認」。 \n 文化傳承非走偏鋒 \n 安排此一抄寫繁體字的「另類作業」,任教於揚州大學歷史系的陳士銀強調:「因為歷史專業需要閱讀的古籍比較多,多為繁體字,難以理解,但在抄古文過程中,同學們漸漸掌握繁體字的理解和使用,考試中就會得心應手。」 \n 陳士銀的作業,並非僅止於抄寫繁體字課本。本身為研究「三禮」學的博士,他在第一堂課上課之前,先教導學生與老師間的禮儀,彼此鞠躬時需將雙手置於腹前,男生左手在外,女生則右手在外,相互鞠躬前傾九十度,此為「相見禮」。 \n 對此,光明網發表一篇評論《「手抄繁體字」是專業所需也是文化傳承》,文中指出「手抄繁體字」的教學方式,既非矯情守舊,也非譁眾取寵;將其置於與歷史研究、文化傳承相關的專業課程中,非但不是「劍走偏鋒」,而是實現「從量變走向質變」的正確引導過程。 \n 中國青年網的另一篇評論,同樣持正面肯定的態度,認為讓學生抄寫經典,多思考、多閱讀,乃是讓文化血脈不只存在於冰冷、塵封的古籍中,真正獲得傳承。結論為「手抄繁體字」既是求學的正確打開方式,也是與文化對話的正確方式。 \n 國學熱推動繁體字 \n 事實上,近年來隨著方興未艾的國學熱、詩詞熱,繁體字開始受到各級學校乃至家長的重視,也讓應否普及繁體字教育,甚至走進中小學課堂的爭論不曾停歇。早在10年前,2008年的大陸全國兩會上,來自文藝界的政協委員曾聯名遞交一份關於《小學增設繁體字教育的提案》,建議從小學開始展開繁體字教育。 \n 歷來的簡、繁體字之爭,在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的眼中,由全球的角度來看,漢字使用簡體字已是主流,但並不影響繁體字的保護、傳承,繁體字絕對可與簡體字共存。 \n 此外,有專家學者指出,不論做為文明載體或是表達工具,由繁體字至簡體字的演變,只是載體、工具狀貌的變化,並未構成對文明內涵的損害與削減,「使用簡體字與使用繁體字,都能夠傳承華夏文明」。 \n 小靈通 漢字簡化方案 \n 自1952年起,大陸的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簡稱「文改會」)收集在民間流行的簡體字進行研究後,1955年公布《漢字簡化方案(草案)》。1956年1月31日《人民日報》全文發表國務院的《關於公布〈漢字簡化方案〉的決議》和《漢字簡化方案》,並於同一年展開推行;1964年5月文改會修訂《漢字簡化方案》後,發表《簡化字總表》。 \n (賴廷恆)

  • 堅持寫繁體字被同事唸「沒效率」 網友怒批:破壞文化的作為

    現代人越來越少提筆寫字,若有書寫的機會,還會有人希望寫快一點,自然地將繁體字寫成簡體字。最近有一名堅持寫繁體字的男子,分享自己因為這個習慣被同事噓「沒效率」,讓他相當不解,直言自己對簡體字有排斥感;他的堅持引起許多網友共鳴,有人更痛批「殘體字是破壞文化」。 \n \n昨(23)日有一名男網友在《批踢踢實業坊》聊到寫字的問題,表示自己從小寫字就堅持不寫簡體字,就算是隨手的筆記或是小紙條都習慣寫繁體字,並坦承「對簡體字就是有種排斥感」;不過,他的習慣卻被同事碎唸「沒效率」,像是「體」或「關」之類筆劃多的字,他們認為寫繁體字很麻煩又費時,讓他不禁好奇有沒有其他網友像他一樣「堅持繁體字」。 \n \n有一些網友馬上回覆一堆簡體字,像是要氣死原PO,「超讨厌简体字」、「本宝宝最讨厌写简体字」、「忧郁」、「老铁写个字咋惹到你了」;不過,不少網友認為寫繁體字扯到效率有點誇張,「講效率乾脆直接寫注音啊,一堆懶人」、「寫殘體字哪來的效率,閱讀起來更沒效率」、「要效率… 直接打字最快了」。 \n \n也有些網友跳出來表示,俗體字和簡體字是不同的,更氣得直呼大陸創造的簡體字根本是殘體字,紛紛留言痛罵,「殘體字真的是破壞文化的作為」、「因為醜才不喜歡寫」、「簡體字給人劣質的感覺」、「永遠不寫簡體字」;還有人分享親身經歷,「以前數學的數寫到忘記繁體怎麼寫」、「小時候就不寫簡體字了,寫久了怕忘記繁體怎麼寫」。

  • 來到台灣 我開始寫繁體字

     很喜歡的作者李娟,九歲那年撿到一本繁體字的書。她完全不記得看了什麼,只記得看那本書的感覺。她說那是童年一次「深深的」閱讀。「那些文字,每一句話都長滿了葉子,開滿了花朵,重重阻塞視線。腳下的道路時隱時現,灌木叢生。」「讀不懂的地方就靠某種類似於『緣分』的東西進行理解,一步一步試探著觸碰。」 \n 讀繁體字的感覺很奇妙,比起簡體字,它似乎離知識更遠,卻又離真相更近。雖難以達到,但巨細靡遺。也就是這種無遠弗屆的撲朔迷離,讓繁體字充滿靈動的生命力和質感。 \n 來了台灣才開始學,上手卻比想像中快得多。因為這就是我們的血液吧,那種感覺不像是在「學習」某種東西,更像是在記憶深處挖掘、搜尋和撿拾,從體內深處翻淘。有種將自己越看越明朗的感覺。那就是我們的東西,那就是本來的我們。 \n 三個月上手繁體字 \n 當圖書館裡的書,老師的ppt,街道上的廣告牌,廁所裡的溫馨提示,全部都是繁體字的時候,你吸收是很快的。但也有人還是愛簡體,這其中也有個人選擇的原因,沒有誰好誰壞。陸生學姐抱怨她們班老師改試卷,一個簡體字扣一分!這的確蠻過分的,有歧視陸生的味道在裡頭。 \n 曾有一個大陸讀者給我留言,意思是我吃裡扒外:「你到台灣又如何?不過是學會用拼音打繁體字。」意思是我對於中華文化的追求是虛有其表。才不是呢,明明除了打字,我還會……我還會赤手空拳寫! \n 大一國文老師說,希望我用繁體字。一是多學不虧嘛。二是公平,我們寫一個字比人家台生耗時短,還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說「文字不過是工具」,好像也滿不厚道的。用繁體字,每字每句都更精緻賅要,畢竟一個字耗費的功夫不少。 \n 第一次隨堂作文,我寫不出每一個我要的字,老師允許我用手機。到了期中,可以寫百分之七十,基本上沒有讀==不出來的字了。 \n 學繁體的過程中,有簡繁交錯的過渡,偶爾還會想不起來簡字怎麼寫。做筆記用繁體的確慢,但繁體筆記更美觀:筆劃多好塑性,不信你看「一」或「必」,比起「鐵」和「實」,寫好它們更難。 \n 簡繁體的記憶碎片 \n 我不會用注音,打拼音總是不記得調繁體,ppt上面總是遺漏簡字,大家看了嘖嘖稱奇,還去猜這只是啥。台灣同學最愛叫我寫的是「數學」的「數」,奇怪,他們寫的簡體字跟我們用的居然不是同一個!字可以這樣隨便亂來的嗎!你們到底跟誰學的! \n 好像對台灣人來說,看簡體字比我們看繁體字要難,如果說繁體字是繁複彌彰層層阻隔,那簡體字就是赤身裸體難辨東西。一個台灣朋友跟我說:「英文都比簡體好讀……」有一次語言學課,老師叫我們寫簡繁的「愛」,台生就嗆:簡字的愛連「心」都沒有,還「愛」咧。 \n 可愛的記憶:例如有一天看到朋友分享,台灣同學在教她寫:「憂鬱的烏龜。」教土耳其小妹妹上國文的時候,還經常出錯!例如繁體寫錯,要麼寫成簡體。常遇到不會寫的字,我還要用手機,都被她笑:「還當老師?!居然不會寫字!」我……哼!!對小妹妹這樣的外國小孩來說,繁體字根本不像字,而像是一幅畫……她就這麼繞啊繞,補啊補的,也算是沒有斷胳膊少腿,給人畫齊全了。 \n 這一個個枝繁葉茂的文字,隨身攜帶著濃郁古樸的香氣,像冬雪中身披厚重蓑衣徐徐而至的老人。你打開門,他坐下取暖,他告訴你一路走來國家和歷史的滄桑與記憶。他的每一撇每一捺,都是來自遠方的智慧,閃爍,私語,滔滔不絕…… \n 智慧老人經典重生 \n 他繁文褥節,不要嫌棄,他遲緩僵硬,請你理解。他已下定決心,用最大的慷慨,燃盡餘生為你講述……原來那附在符號之上的枝葉,並不是遮擋視線的枝葉,汁液是孕育重生的汁液。 \n 索緒爾說語言與reality 的關係是「organize」、「construct」,甚至是「only access to reality」,台灣人的世界是裹在中文和漢語裡頭的。新馬克思主義的文化相對論告訴我們文化的作用不亞於經濟政治,在一個中文語境的文化裡,台灣切不斷跑不掉。結構主義、沙沃假設暗示,語言關係決定社會關係,繁體中文裡有對中國的認同。阿圖舍說代表個人主義和主體性的核心,潛意識也是在意識形態中形成的,拉康補充說潛意識也是一種符號系統,跟語言異曲同工。而我們在使用一種語言的同時,不可避免地會默認這套語言中暗湧的意識形態。 \n 中文藏有中華文明,源遠流長,歷久彌新,是文化的載具。台灣人身上的溫良恭儉讓,仁義禮智信,是中國哲學和東方傳統,台灣人年輕人不知道。使用繁體字的台灣人,某種程度上來說,比大陸人,更「中國」。用繁體字,用中文反罵大陸中國,這不是,很撕裂很嘲諷嗎。 \n 有一個喜歡的老師,常跑大陸。他很受學生歡迎,台陸生通吃。有一次從大陸出差回來,他說:「只要寫繁體字,你們就不會沒有希望,不要怕中國大陸。」台下都猛然點頭,很驕傲,覺得被打了雞血充滿鬥志。 \n 其實老師的言下之意是,只要保持中國傳統文化,台灣就不會沒有未來。去中國化的都是傻叉……但老師若這樣說,台下的人保證會立刻教學評鑒打零分,或者將老師五花大綁垂直扔下樓……所以表達方式還是很重要的,老師應該是有一點語言學符號學的基礎的。咳咳。 \n 繼續守望這盞燈吧 \n 我後來回想,台下那些重重點頭的台灣年輕一代,沒有一個對得起老師的那番話。現在的台灣年輕一代,逐漸把繁體字用成了另一種工具,不是書寫或表達的工具,而是與大陸區隔的工具,他們只在意這一撇一捺不增不減,規規矩矩毫不馬虎,卻忽視了文字背後的意義傳承和智慧星光…… \n 這樣下去,就會像人喪失靈魂,最終在「破」與「立」中迷失自己,在「撇清關係」和「尋找認同」的矛盾中自我拉扯無處循形……乃至自取滅亡。 \n 繁體字藏了很多文化在裡頭,如豐收的豐,招財進寶的寶,飛龍在天的龍。每一個字都是一幅山水畫,一幅民俗風景寫真,一個娓娓道來的故事,一個神祕莫測的傳說。大陸沒有繁體字了,所幸台灣還有,這盞燈,請為我們,一直點燃吧……

  • 兩岸校園超連結》來到台灣 我開始寫繁體字

    很喜歡的作者李娟,九歲那年撿到一本繁體字的書。她完全不記得看了什麼,只記得看那本書的感覺。她說那是童年一次「深深的」閱讀。「那些文字,每一句話都長滿了葉子,開滿了花朵,重重阻塞視線。腳下的道路時隱時現,灌木叢生。」「讀不懂的地方就靠某種類似於『緣分』的東西進行理解,一步一步試探著觸碰。」 \n讀繁體字的感覺很奇妙,比起簡體字,它似乎離知識更遠,卻又離真相更近。雖難以達到,但巨細靡遺。也就是這種無遠弗屆的撲朔迷離,讓繁體字充滿靈動的生命力和質感。 \n來了台灣才開始學,上手卻比想像中快得多。因為這就是我們的血液吧,那種感覺不像是在「學習」某種東西,更像是在記憶深處挖掘、搜尋和撿拾,從體內深處翻淘。有種將自己越看越明朗的感覺。那就是我們的東西,那就是本來的我們。 \n \n三個月上手繁體字 \n當圖書館裡的書,老師的ppt,街道上的廣告牌,廁所裡的溫馨提示,全部都是繁體字的時候,你吸收是很快的。但也有人還是愛簡體,這其中也有個人選擇的原因,沒有誰好誰壞。陸生學姐抱怨她們班老師改試卷,一個簡體字扣一分!這的確蠻過分的,有歧視陸生的味道在裡頭。 \n曾有一個大陸讀者給我留言,意思是我吃裡扒外:「你到台灣又如何?不過是學會用拼音打繁體字。」意思是我對於中華文化的追求是虛有其表。才不是呢,明明除了打字,我還會……我還會赤手空拳寫! \n大一國文老師說,希望我用繁體字。一是多學不虧嘛。二是公平,我們寫一個字比人家台生耗時短,還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說「文字不過是工具」,好像也滿不厚道的。用繁體字,每字每句都更精緻賅要,畢竟一個字耗費的功夫不少。第一次隨堂作文,我寫不出每一個我要的字,老師允許我用手機。到了期中,可以寫百分之七十,基本上沒有讀不出來的字了。 \n學繁體的過程中,有簡繁交錯的過渡,偶爾還會想不起來簡字怎麼寫。做筆記用繁體的確慢,但繁體筆記更美觀:筆劃多好塑性,不信你看「一」或「必」,比起「鐵」和「實」,寫好它們更難。 \n \n簡繁體的記憶碎片 \n我不會用注音,打拼音總是不記得調繁體,ppt上面總是遺漏簡字,大家看了嘖嘖稱奇,還去猜這只是啥。台灣同學最愛叫我寫的是「數學」的「數」,奇怪,他們寫的簡體字跟我們用的居然不是同一個!字可以這樣隨便亂來的嗎!你們到底跟誰學的! \n好像對台灣人來說,看簡體字比我們看繁體字要難,如果說繁體字是繁複彌彰層層阻隔,那簡體字就是赤身裸體難辨東西。一個台灣朋友跟我說:「英文都比簡體好讀……」有一次語言學課,老師叫我們寫簡繁的「愛」,台生就嗆:簡字的愛連「心」都沒有,還「愛」咧。 \n可愛的記憶:例如有一天看到朋友分享,台灣同學在教她寫:「憂鬱的烏龜。」教土耳其小妹妹上國文的時候,還經常出錯!例如繁體寫錯,要麼寫成簡體。常遇到不會寫的字,我還要用手機,都被她笑:「還當老師?!居然不會寫字!」我……哼!!對小妹妹這樣的外國小孩來說,繁體字根本不像字,而像是一幅畫……她就這麼繞啊繞,補啊補的,也算是沒有斷胳膊少腿,給人畫齊全了。 \n這一個個枝繁葉茂的文字,隨身攜帶著濃郁古樸的香氣,像冬雪中身披厚重蓑衣徐徐而至的老人。你打開門,他坐下取暖,他告訴你一路走來國家和歷史的滄桑與記憶。他的每一撇每一捺,都是來自遠方的智慧,閃爍,私語,滔滔不絕…… \n \n智慧老人經典重生 \n他繁文褥節,不要嫌棄,他遲緩僵硬,請你理解。他已下定決心,用最大的慷慨,燃盡餘生為你講述……原來那附在符號之上的枝葉並不是遮擋視線的枝葉,汁液是孕育重生的汁液。 \n索緒爾說語言與reality 的關係是「organize」、「construct」,甚至是「only access to reality」,台灣人的世界是裹在中文和漢語裡頭的。新馬克思主義的文化相對論告訴我們文化的作用不亞於經濟政治,在一個中文語境的文化裡,台灣切不斷跑不掉。結構主義、沙沃假設暗示,語言關係決定社會關係,繁體中文裡有對中國的認同。阿圖舍說代表個人主義和主體性的核心,潛意識也是在意識形態中形成的,拉康補充說潛意識也是一種符號系統,跟語言異曲同工。而我們在使用一種語言的同時,不可避免地會默認這套語言中暗湧的意識形態。 \n中文藏有中華文明,源遠流長,歷久彌新,是文化的載具。台灣人身上的溫良恭儉讓,仁義禮智信,是中國哲學和東方傳統,台灣人年輕人不知道。使用繁體字的台灣人,某種程度上來說,比大陸人,更「中國」。用繁體字,用中文反罵大陸中國,這不是,很撕裂很嘲諷嗎。 \n有一個喜歡的老師,常跑大陸。他很受學生歡迎,台陸生通吃。有一次從大陸出差回來,他說:「只要寫繁體字,你們就不會沒有希望,不要怕中國大陸。」台下都猛然點頭,很驕傲,覺得被打了雞血充滿鬥志。 \n其實老師的言下之意是,只要保持中國傳統文化,台灣就不會沒有未來。去中國化的都是傻叉……但老師若這樣說,台下的人保證會立刻教學評鑒打零分,或者將老師五花大綁垂直扔下樓……所以表達方式還是很重要的,老師應該是有一點語言學符號學的基礎的。咳咳。 \n \n繼續守望這盞燈吧 \n我後來回想,台下那些重重點頭的台灣年輕一代,沒有一個對得起老師的那番話。現在的台灣年輕一代,逐漸把繁體字用成了另一種工具,不是書寫或表達的工具,而是與大陸區隔的工具,他們只在意這一撇一捺不增不減,規規矩矩毫不馬虎,卻忽視了文字背後的意義傳承和智慧星光…… \n \n這樣下去,就會像人喪失靈魂,最終在「破」與「立」中迷失自己,在「撇清關係」和「尋找認同」的矛盾中自我拉扯無處循形……乃至自取滅亡。 \n繁體字藏了很多文化在裡頭,如豐收的豐,招財進寶的寶,飛龍在天的龍。每一個字都是一幅山水畫,一幅民俗風景寫真,一個娓娓道來的故事,一個神祕莫測的傳說。大陸沒有繁體字了,所幸台灣還有,這盞燈,請為我們,一直點燃吧…… \n(劉筱樺/陸生) \n

  • 台人赴京開咖啡廳 教客人寫繁體字

    台人赴京開咖啡廳 教客人寫繁體字

     在北京著名的南鑼鼓巷附近的胡同裡,有這樣一家咖啡館。客人進去點餐前,老闆娘總會給提供他們一張繁體字字帖,寫完之後便可憑該字帖在結帳時,享有折扣。 \n 一周只營業4天的咖啡館叫做「繁體字咖啡館」。老闆娘李雪莉,50餘歲,台中人,曾是一名小有名氣的廣告策畫人。「來到大陸,算是機緣湊巧吧。」李雪莉說。2002年,李雪莉被公司派去泰國曼谷參加廣告創意培訓,那次培訓讓她眼界大開。「那時候,我在台灣公司其實做得很開心,可是我覺得世界這麼大,自己不甘心在一個地方就這樣終此一生,我想出來看看。」 \n 當年便來到北京,這一待就是十幾年。2011年,李雪莉在高碑店的中國油畫院開了一家繁體字咖啡館。2016年搬至南鑼鼓巷附近,她笑著說道:「讀書、咖啡都是她所熱愛。」 \n 繁體字近年在大陸愈發流行,不少店家招牌上也慢慢可見繁體字樣。但李雪莉教繁體字卻不是為了趕風潮,而是想讓更多人領略漢字的美。她也因此和其中的一些人、甚至他們的家人成了朋友。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國際文化教育中心主任王曉明就是其中之一。 \n 王曉明在社科院常年負責外國留學生在華的學習,為留學生開設一門名叫「中國文字的魅力和中國文化的體驗」的課程,授課地點之一就選在李雪莉的繁體字咖啡館。她說,希望用這樣的方式,讓外國人更加深刻體會到漢字之美。她還說,我很高興看到這些年輕人喜歡傳統文化,可以讓這些文化傳承下去。

  • 外國人為何選擇來台學中文?吳鳳街訪聽到答案超認同

    外國人為何選擇來台學中文?吳鳳街訪聽到答案超認同

    全世界掀起一股中文熱潮,許多外國人會希望能到中文系國家學習最道地的語言,「吳鳳 Rifat」臉書粉絲團日前推出一支影片,因為許多外國人會問吳鳳:中文怎麼可以學得這麼好?所以吳鳳決定要來街訪來自世界各地的外國人,為什麼選擇台灣學中文?覺得學中文最難的地方在哪裡?大家的回答都對台灣抱有非常高度讚賞,像是只有台灣有繁體字,是非常有智慧的文字、也非常酷;或是覺得台灣是亞洲最開放的地方,非常適合來工作和旅遊,讓吳鳳聽了頻頻點頭表示贊同。 \n網友看完實際街訪影片,紛紛留言:「繁體字真的很美!特別是筆畫多」、「謝謝吳鳳這麼愛臺灣以及推廣臺灣的好!^_^」、「曾經遇過的外國客人都說因為他們覺得台灣說中文的腔調比較好聽,所以來台灣學XDDDD」、「吳鳳爸爸好可愛啊~!」 \n

  • 台人想台獨想瘋了 蔡正元:寫繁體字才是真正支那狗

    台人想台獨想瘋了 蔡正元:寫繁體字才是真正支那狗

    日前有位大馬女網友在臉書上抱怨,男友為了她用簡體字而嗆她,讓她相當受不了。今天前立委蔡正元在臉書上分享這則新聞,表示有台灣人想搞台獨想瘋了,認為寫簡體字就是「支那狗」,但其實寫繁體字才是真正的「支那狗」。 \n \n一位大馬女網友在臉書《靠北男友》表示,她和台灣男友交往快三個月了,但台灣男友卻強烈表達看到簡體字就不舒服的說法,更氣憤直呼用簡體字就是大陸人的行為! \n \n不過蔡正元表示,有台灣人想搞台獨想瘋了,認為寫簡體字就是「支那狗」,這種台灣人知識見解都很淺薄,根本不了解繁體字更是真正的「支那字」,寫繁體字才是真正的「支那狗」。 \n \n蔡正元也提到馬偕醫院林媽利醫師先前「85%的臺灣人是帶有臺灣原住民的血緣」的研究,表示林媽利的研究早被證明是捏造的,台灣人還想證明自己不是「支那人」,很不幸即使想轉世當「日本豬」,但DNA還是會把台灣人還原為「支那狗」!

  • 華東台校社團 教注音及繁體字

    華東台校社團 教注音及繁體字

     部分台灣學生在進入台商學校前,曾在大陸就讀中小學,但兩岸書寫字體有簡繁之分,拼音方式也大不相同,華東台商子女學校利用課餘時間開設「中文好正社」,透過社團課程為入學新生教授注音及繁體字。 \n 華東台校高二生歐陽嘉駿日前表示,國中小學都是在上海當地學校就讀,家長考量就讀台商學校具有升學優勢,可持學測成績申請兩岸的大學,因此在高中轉入華東台校。 \n 歐陽嘉駿特別提到,國中以前都在大陸當地學校就讀,因此慣用簡體字及大陸漢語拼音,高一剛轉入華東台校時,難以適應讀寫繁體字與注音,在學校老師的建議下,利用課餘時間參加「中文好正社」的校內社團課程,「注音真的不好學,我花了一個學期才學會」,他表示。 \n 華東台校高二生童冠閤也說,幼稚園到國中都在上海本地學校就讀,基於升學考量,也是在高一轉到華東台校,雖然身邊不少同儕已表明有意留在大陸就學、工作,他仍計畫屆時準備在兩岸同步申請大學,以增加錄取好學校的機會。 \n 論及台商學校學生的升學規畫,華東台校校長王先念說,該校年均7成的學生選擇回台灣讀大學;為了讓學生同步認識大陸高教體制,上海台校每年都會帶領學生參訪北京大學與北京清華大學,但該校今年就讀大陸大學的人數略為減少,往年人數可維持在25%至30%,今年則降至24%。上海台商子女學校黃棋楓認為,親友多在台灣,可能是學生選擇返台就學的主因之一。

  • 學者:台灣去中 優勢只剩繁體字

     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認為,美國青年如今熱衷前往大陸學習,導致美國人對台灣的興趣逐漸消失,國民黨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林忠山28日回應,中國歷史文物及民俗風情皆存在大陸,國際學生想要認識中國文化,理應以前往大陸求學為首選;反觀台灣社會近來追求「去中國化」,導致文化吸引力消逝,「如果要說留學吸引力,我們的優勢只剩下繁體字」。 \n 林忠山表示,中國歷史景點與文物多存在大陸,包含美國在內,各國留學生若有意探詢中國文化或學習中文,大多選擇前往大陸就學,台灣雖以保留中華傳統文化自詡,但近來政治氣氛改變,追求「去中國化」,導致台灣對海外學子的吸引力逐漸消失。 \n 中國統一聯盟主席戚嘉林則說,伴隨大陸經濟快速發展,文化話語權同步快速提升,這已是台灣所不能及;再加上大陸具備地理與環境優勢,不只擁有諸多古蹟,不少城市都擁有數百年、甚是千年的歷史,並且文化區域差異性大,「新疆與上海的風情就不一樣」,從而吸引大批國際觀光客及海外學生前往;西方人同樣明白,如果想要深度認識中國,非去大陸不可。 \n 論及台灣在傳承中華文化的作為,戚嘉林以台北故宮為例,認為館藏大批歷代中國知名文物,不只具備文化傳遞與保存作用,這些古物如今也與台灣社會融合在一起,同樣也是中華文化的一部份,應加以發揚光大,不應與中國歷史及文化有所切割。

  • 香港腳跟香港人有關係?三個讓港人最無言問題

    香港腳跟香港人有關係?三個讓港人最無言問題

    各國文化不盡相同,但常識可不能沒有!港女「海恩奶油」列出了3個最讓港人感到無言的提問,內容是他自己觀察和經驗分享,大家可以聽聽看,是不是自己對香港人也有一些小小誤解呢?網友回應:「香港跟台灣都已經列入世界遺產了!」「好少見到靚女會將腳底放上來見客,中意妳的直爽,加油!」「會不會有人問香港的叉燒包都是人肉做的!XD」

  • 旺報短評》認識字體之美

    兩岸都使用中文字,但大陸早年強推簡體字,導致這一代不識繁體,連風景區摩崖石刻「大道無為」都能讀成「采藥超人」。這不是笑話,而是必然會發生的結果。馬英九前總統認為,漢字應該識正書簡,這其實更該在大陸推廣。 \n朝鮮半島在15世紀以前用的是漢字,為了「逃脫」漢文化的影響,強行發明了現在的韓文。但韓國歷史學者若是不懂漢字,就看不懂自己過去的史書。 \n大陸當年推廣簡體字有其背景,可以很快加強識字率。原本還有漢字拼音化的想法,所幸沒有成為事實。文字的簡化是歷史的趨勢,現在的繁體漢字,其實跟古文字已經有差異,這是時代演變的結果。大陸的簡體字則是在一夕之間強行推廣,有些字悖離了造字的本意。 \n大陸自1956年開始推廣簡體字,半個世紀過去,這一代人很難再回頭讀繁體字。許多大陸朋友到台灣旅遊,每見店招、交通標識牌,都覺得有一種難言的文字之美。 \n而過去被鑴刻在匾額、門楣、風景名勝的繁體字,現在許多大陸年輕人都看不懂了。有人連自家祖先牌位上的堂號郡望都讀不出來,遑論名人手書或古代文獻。 \n把「大道無為」看成「采藥超人」、「勤能補拙」讀成「杜甫能動」是這一代中國人的悲哀。中華文化中的書法、字體之美,因此蕩然無存。唯今之計,大陸宜增加選修型態的繁體字識讀課程,鼓勵國民選讀繁體書刊,別讓中文字體之美成為歷史文物。 \n

  • 大陸瘋書寫 帶動學繁體字熱

    大陸微博近年來吹起一股「手寫熱」,許多大陸網友會在自己的微博上傳手寫詩句、經文與朋友分享,這也帶動大陸民眾學習繁體字的興趣。 \n 在微博上,可以看見許多許多網友分享各類繁體字體,許多屬於書法字體,而民眾抄寫的文字也以新詩與佛經等為主。 \n 有微博網友表示,喜歡繁體字是有原因的,小學之前就開始接觸書法,很多字帖都是繁體字,所以先入為主地喜歡。追究底蘊來說,也是繁體字更顯厚重。 \n 此外,這幾年也開始有許多人在大陸開設繁體字課程,也有大陸網友在網上分享學繁體字的心得。 \n 有大陸網友在社群討論平台知乎上提到,學繁體字並不容易,「是水磨工夫,無非熟能生巧」,最順其自然的方法就是盡量讓自己多看一些古文的書籍,熟記常見字,並可以查閱「辭源」的「繁簡字對照表」。 \n 也有大陸網友在網路上分享教育部的常用國字標準字體筆順學習網,透過學習筆劃、筆順、部首學習繁體字。1060201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