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繡旗的搜尋結果,共20

  • 北管樂繡旗 將修復展出

    北管樂繡旗 將修復展出

     花蓮福蘭社北管樂繡旗為重要漢民文化資產,為永續保存,市公所於29日在文化局美術館辦理31面旗幟轉贈儀式,文化局也將積極向文資局申辦修復計畫。現場請來花蓮社傳統北管樂隊演奏,文化局長江躍辰表示,修復後將提送「一般古物」審核,並展出讓民眾得以一飽眼福。

  • 漢民傳統風采再現 文化局受贈31面北管樂社繡旗

    漢民傳統風采再現 文化局受贈31面北管樂社繡旗

    花蓮福蘭社北管樂繡旗為重要漢民文化資產,為永續保存與維護,市公所於29日於美術館將31面珍貴旗幟捐贈予文化局,文化局將積極向文資局申辦修復計畫。現場請來花蓮社傳統北管樂隊演奏,在北管樂聲襯托下,更顯旗幟歷史痕跡。文化局長江躍辰表示,修復後將提送「一般古物」審核,並展出讓民眾得以一飽眼福。

  • 花蓮首次大批「繡旗」捐贈 將申請縣級文物

    花蓮首次大批「繡旗」捐贈 將申請縣級文物

    花蓮市公所將於29日捐贈一批先民北管樂隊「花蓮福蘭社繡旗」予縣內文化局,包含綵、三角旗、大獅旗、壓帆等三十多件珍貴文物,時間最早可追溯至1920年代日治大正年間。花蓮市長魏嘉賢表示,希望透過文化局豐富資源與人才,將繡旗修復後展示出來,流傳漢人珍貴文化。

  • 罕見百年繡製龍皮 提報國家重要古物

    罕見百年繡製龍皮 提報國家重要古物

    北港飛龍團保存1件近百年繡製龍皮,其繡工精緻與一般印染、彩繪龍皮大不相同,經學者考證後認為品相完整極為罕見,17日由飛龍團會同雲林縣政府提報為「國家重要古物」,藉此記錄北港地區古早的藝陣文化,同時為雲林縣再添1件國家級文物。

  • 日據時代名片 記錄當年賈紳贈繡旗歷史美談

    日據時代名片 記錄當年賈紳贈繡旗歷史美談

    \n 北港鎮集雅軒北管藝陣保存1面已超過1甲子歷史的「雙獅戲球」繡旗,旗上繡有「北港街新街蔡裕斛寄贈」,24日文史工作者捐贈1張日據時期蔡裕斛名片,藉由2件文物的結合,訴說當時士紳熱心地方文化,不惜重資贈旗的歷史美談。 \n \n 北港集雅軒為北管支系,清咸豐3年由笨港蔡及、陳貞、吳石等人發起,日據時期及光復後因應地方迎神賽會需求,盛極一時。集雅軒保存諸多文物,其中1面日據時期的「雙獅戲球」繡旗保存完整,極具代表性。 \n \n 集雅軒總幹事吳登興表示,此旗的特殊點在於從旗面上方「北港街新街蔡裕斛寄贈」落款文字,可看出北港街為日據時期北港的稱呼,清代則稱呼笨港或笨北港,光復後才稱為北港鎮。 \n \n 蔡裕斛曾任北港朝天宮委員,是北港重要士紳家,日據昭和初期其家族投資北港戲院、博愛醫院,不僅事業龐大,對於地方事務更是熱心參與,因此才會不惜重資,贈予集雅軒1對繡旗。 \n \n 繡旗主要是增強藝陣的氣勢,「雙獅戲球」繡旗若請現今繡工製作,估計約要百萬元,日治時期此旗的造價可買1大片農地。目前1面繡旗由集雅軒寄放在北港文化中心,另1面則由北港朝天宮保存。 \n \n 吳登興說,日前他透過網路蒐集到1張日據時期蔡裕斛的名片,名片上的地址為北港街新街,與繡旗上方「北港街新街蔡裕斛寄贈」落款文字相符合,2件文物的搭配,為古物與捐贈者述說著一段富商熱心地方文化的歷史美談。

  • 百年飛虎繡旗列古物

    百年飛虎繡旗列古物

     北港鎮哨角藝陣「震威團」保留1面清朝飛虎繡旗,委託在地藝師吳登興研究調查,並由雲林科大學生邱彥翔協助製作提報文件,28日收到縣文化處公告文件,正式指定為一般古物,成為北港迎媽祖的清代重要文物依據。 \n 飛虎繡旗為長方形旗身,外形有如菜刀,因此又稱菜刀旗,藍色底布上繡有八寶金蔥雲彩、凸繡飛虎圖樣,以及臺笨震威團與恭迎聖駕字樣,由於年代久遠毀損嚴重,震威團積極爭取由縣政府指定為古物,以利永續保存。 \n 北港震威團會長蔡世模表示,此面繡旗是在10年前整理文物時發現的,他認為很有保存價值,但一直找不到學者專家協助溯源,得知在地藝師吳登興致力古物保存,特地請他幫忙調查。 \n 吳登興指出,繡旗推測為清光緒13年以前、雲林未設縣治時期的文物,距今約130年,當時北港稱為「嘉義笨港」,繡旗最重要的飾物是「臺、笨」2字,為清領時期北港歸屬嘉義縣證明。 \n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臺」這個字,可能是北港媽祖需至大陸湄洲進香,特別以「臺」字區別,相關文字也曾出現在需對大陸交易的郊行,所以飛虎繡旗可說是北港迎媽祖的清代重要文物。 \n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全球刺繡中心,近日以科學儀器檢驗飛虎繡旗發現,此旗與笨北港集雅軒繡製彩旗時代接近,2件都繡有清代的字樣,極具歷史參考價值,是研究笨港歷史的重要古物。

  • 北港震威團清朝繡旗 獲得文化處古物認定

    北港震威團清朝繡旗 獲得文化處古物認定

    雲林縣北港鎮哨角藝陣「震威團」保留一面清朝飛虎繡旗,委託在地藝師吳登興研究調查,並由雲林科大學生邱彥翔協助製作提報文件,28日收到縣文化處公告文件,正式指定為一般古物,成為北港迎媽祖的清代重要文物依據。 \n \n 飛虎繡旗為長方形旗身,外形有如菜刀,因此又稱菜刀旗,藍色底布上繡有八寶金蔥雲彩、凸繡飛虎圖樣,以及臺笨震威團與恭迎聖駕字樣,由於年代久遠毀損嚴重,震威團積極爭取由縣政府指定為古物,以利永續保存。 \n \n 北港震威團會長蔡世模表示,此面繡旗是在10年前整理文物時發現的,他認為很有保存價值,但一直找不到學者專家協助追溯其歷史源由,得知在地藝師吳登興這幾年致力古物保存,特地請他幫忙研究調查。 \n \n 吳登興指出,繡旗推測為清光緒13年以前、雲林未設縣治時期的文物,距今約130年,當時北港稱為「嘉義笨港」,繡旗最重要的飾物是「臺、笨」2字,為清領時期北港歸屬嘉義縣的證明。 \n \n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臺」這個字,可能是北港媽祖需至大陸湄洲進香,特別以「臺」字加以區別,相關文字也曾出現在需要對大陸交易的郊行,所以飛虎繡旗可說是北港迎媽祖的清代重要文物依據。 \n \n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全球刺繡中心,近日以科學儀器檢驗飛虎繡旗發現,此旗與笨北港集雅軒繡製彩旗時代接近,2件都繡有清代的字樣,極具歷史參考價值,是研究笨港歷史的重要古物。

  • 繡品「暫時性加固」技術 搶救早年文物

    繡品「暫時性加固」技術 搶救早年文物

    雲林北港集雅軒今年與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合作,進行百年文物「集雅軒繡製綵旗」修復,15日針對尚未列入文化資產的早期繡品,利用「暫時性加固」技術加以保存,搶救這些珍貴的歷史文物。 \n \n 北港鎮集雅軒北管藝陣保存1面清朝時期繡製彩旗,已有160餘年歷史,由於年久失修多所破損,為重現繡旗原貌,今年3月由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刺繡中心展開修復,預計花費112萬元,讓繡旗重現風華。 \n \n 不過其他尚無未列入文化資產的早期繡品,則面臨繡線與配件持續鬆落遺失的困境,為解決這個問題,刺繡中心利用「暫時性加固」技術,在缺乏經費的情況下,最大限度的保留了這些繡品的歷史訊息。 \n \n 刺繡中心說,繡品文物「暫時性加固」技術,主要是運用網紗來覆蓋繡品文物表面,以防止繡線、金屬蔥線和副料持續磨損脫落。鬆脫的物件被包覆在網紗內,不會再掉落遺失,網紗亦能支撐立體繡的重量。 \n  \n 集雅軒總幹事吳登興指出,北港百年藝陣集雅軒,蒐藏大批早期北管陣頭的繡品文物,卻沒有充裕經費來修復保存,因此許多早期繡品文物皆已嚴重破損脫落,急需進行「暫時性加固」處理。

  • 一面繡旗可換好幾頭牛 「雙獅戲球」繡旗紀錄地方歷史

    一面繡旗可換好幾頭牛 「雙獅戲球」繡旗紀錄地方歷史

    北港鎮集雅軒北管藝陣保存1面「雙獅戲球」繡旗,已超過1甲子歷史,繡旗上有「北港街新街蔡裕斛寄贈」文字,紀錄日治時期北港地區稱呼、地方士紳故事,其繡工精美、價值不菲,在當時可以換得好幾頭牛。 \n \n 北港集雅軒為北管支系,清咸豐3年由笨港蔡及、陳貞、吳石等人發起,日治時期及光復後因應地方迎神賽會需求,盛極一時。集雅軒保存諸多文物,其中1面日治時期的「雙獅戲球」繡旗保存完整,極具代表性。 \n \n 集雅軒總幹事吳登興表示,此旗的特殊點在於從旗面上方「北港街新街蔡裕斛寄贈」落款文字,可看出北港街為日據時期北港的稱呼,清代則稱呼笨港或笨北港,光復後才稱為北港鎮。 \n \n 蔡裕斛曾任北港朝天宮委員,是北港重要士紳家,昭和初期其家族投資北港戲院、博愛醫院,不僅事業龐大,對於地方事務更是熱心參與,因此才會不惜重資,贈予集雅軒1對繡旗,其中1面繡旗目前由朝天宮珍藏。 \n \n 經考據,「雙獅戲球」繡旗製作於昭和初期,約有7、80年歷史,旗面的雙獅戲球、雙鳳朝牡丹立體圖案,做工非常精緻,是北港現存少有的日治時期經典作品。 \n \n 吳登興說,繡旗主要是增強藝陣的氣勢,後來變成拼陣的行頭。「雙獅戲球」繡旗若請現今繡工製作,估計約要百萬元。日治時期土地便宜,此旗的造價在當時可買1大片農地,或是好幾頭牛。

  • 集雅軒清朝繡旗破損 百萬整修

     北港鎮集雅軒北管藝陣保存1面清朝時期繡製彩旗,已有160餘年歷史,由於年久失修多所破損,為重現繡旗原貌,29日由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刺繡中心展開修復,預計花費112萬元、耗時2年,讓繡旗重現風華。 \n 歷史悠久的集雅軒保存諸多文物,其中最具代表性為1面清朝時期繡旗,正面繡有「笨北港集雅軒」字樣、背面為雙龍拜塔圖,立體繡工非常精緻,卻因年代久遠嚴重破損,亟待修復。 \n 昨天台南應用科技大學人員前往北港文化中心,將繡旗帶回校方的全球刺繡研究發展中心,展開為期2年的修復工作,縣府文化處、集雅軒人員,以及縣議員蔡岳儒、蘇治芬祕書許玉明等人到場協助。 \n 全球刺繡研究發展中心主任盧亨如表示,此面繡旗的褪色情況嚴重,繡線也多所脫落,第1年將進行全面檢查與歷史考證,徹底了解其結構與年代,第2年再展開整體維修。 \n 集雅軒理事長郭獻玉、前理事長蔡岳儒、總幹事吳登興說,繡旗不僅具有工藝上價值,旗面「笨北港」3個字,更顯示清朝時期的笨港主要範圍位於目前的北港地區,兼具文化與歷史意義,彌足珍貴。

  • 搶救百年北管藝陣繡旗 文化部編列百萬經費修復

    搶救百年北管藝陣繡旗 文化部編列百萬經費修復

    雲林縣北港鎮集雅軒北管藝陣保存1面清朝時期繡製彩旗,已有160餘年歷史,由於年久失修多所破損,為重現繡旗原貌,29日由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刺繡中心展開修復,預計花費112萬元、耗時2年,讓繡旗重現風華。 \n \n 歷史悠久的集雅軒保存諸多文物,其中最具代表性為1面清朝時期繡旗,正面繡有「笨北港集雅軒」字樣、背面為雙龍拜塔圖,立體繡工非常精緻,卻因年代久遠嚴重破損,亟待修復。 \n \n 今天台南應用科技大學人員前往北港文化中心,將繡旗帶回校方的全球刺繡研究發展中心,展開為期2年的修復工作,縣府文化處、集雅軒人員,以及縣議員蔡岳儒、蘇治芬祕書許玉明等人到場協助。 \n \n 全球刺繡研究發展中心主任盧亨如表示,此面繡旗的褪色情況嚴重,繡線也多所脫落,第1年將進行全面檢查與歷史考證,徹底了解其結構與年代,第2年再展開整體維修,確保其歷史性不被破壞。 \n \n 集雅軒理事長郭獻玉、前理事長蔡岳儒、總幹事吳登興說,繡旗不僅具有工藝上價值,旗面「笨北港」3個字,更顯示清朝時期的笨港主要範圍位於目前的北港地區,兼具文化與歷史意義,彌足珍貴。

  • 清末代皇后!原定皇后之位竟不是婉容而是她?

    清末代皇后!原定皇后之位竟不是婉容而是她?

    末代皇帝溥儀有「一后一妃」,即皇后婉容和淑妃文繡,三個人最後的結局可以說是「不歡而散」。婉容做皇后在現在看來好像是順理成章,家世顯赫、長得也漂亮,但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一開始的皇后定的可不是婉容,而是後來被封為淑妃的文繡,那麼,婉容這匹黑馬是如何脫穎而出最終成為皇后的呢? \n \n文繡生於宣統元年農曆十一月初八,其家世為滿州八旗中的鄂爾德特色蒙古族,雖在八旗中屬於上三旗的鑲黃旗,但文繡家在她那一代的時候家道中落,已經沒落了,居住在當時北京南城的花市,文繡和她的家人們還時常幫別人做點針線活補貼家用。 \n而婉容就不同了,大門大戶,長得也漂亮,典型的「白富美」。他父親榮源的爺爺是當年的吉林將軍長順,他母親也是乾隆皇帝的後人,典型的愛新覺羅氏,可謂家門顯赫。 \n \n一開始,溥儀準備選后時,大家可別覺得這就是溥儀自己夫妻的事,雖然那個時候溥儀已經退位了,不再是實質上的皇帝,可「皇帝」的名號還在,有很多人還是想攀龍附鳳的,比如袁世凱、徐世昌、辯帥張勛都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可後來都因種種原因沒成。而這個時候,文繡的五叔華堪動起了腦筋,這位華堪以前是吏部的尚書,和宮中關係很好,特別是和當時敬懿皇貴太妃關係甚密,因此就通過這位老太妃想把文繡內定為皇后。 \n \n可這個時候,另一位皇貴太妃端康不滿了,這位端康皇貴太妃就是當年珍妃的姐姐,據溥儀在《我的前半生》這本書裡寫道:「敬懿太妃原是同治的妃,她總忘不了慈禧在遺囑上把我定為承繼同治、兼祧光緒的這句話,隆裕太后在世時不滿不睬這一套,並不因為這句話而對同治的妃有什麼尊重的表示,反而把同治的妃打入冷宮,是使她非常仇恨的。隆裕死後,雖然太妃被我一律以皇額娘相稱,但袁世凱又來干涉『內政』,指定端康主持宮中,因此,敬懿依然不能因『正宗』而受到重視,她的夙志未償,對端康很不服氣。我和端康吵架時受到她的暗中支持,就是這個道理。議婚過程中,這兩個太妃都把『冊立皇后』問題看做取得優勢的重要步驟,各自提出了自己中意的候選人,互不相讓。」 \n可以看出,溥儀選妃實則也是兩位皇太妃在暗暗競爭,鞏固自己的地位,而溥儀書中提到的端康皇貴太妃提出的人選就是後來的皇后婉容。 \n \n不僅僅兩位皇貴太妃在暗暗較勁,溥儀的六叔載詢和七叔載濤也參與了進來,載濤支持婉容,載詢則支持文繡。可這最後還得靠婚禮的主角溥儀來定。在《我的前半生》中,溥儀提及了自己這段選妃的過程,說當時是「照片選妃」,放了四個女孩的照片給他選,而溥儀當時並不想結婚,就隨意在文繡的照片上畫了個圈,定了她。就這樣,選後的結果呈到了當時的端康皇貴太妃那,一看沒選婉容,頓時很生氣,又讓他重選,原因是文繡出身貧寒,相貌不好,而婉容出身高貴,相貌較好。所以,最終溥儀改選了決定,可文繡也已經被皇帝圈過了,那就不能再另嫁他人了,因此,最終也給了溥儀做妃子。最終,婉容這匹黑馬榮登鳳位,而文繡也至少當了個妃子。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末代皇帝溥儀一生中的五個女人 大多是他的玩物?

    末代皇帝溥儀一生中的五個女人 大多是他的玩物?

    溥儀是一位有著特殊身份的歷史名人,他的人生歷經清末時代、民初北洋時代、偽滿洲國時代和新中國時代,貫穿整個中國近現代史。溥儀一生娶過五個女人,從清末高貴出生的皇后到新中國的普通公民,這幾位女人伴隨著溥儀的一生,同時也見證了那個時代中國的變遷。 \n \n愛新覺羅·溥儀(1906年—1967年)清朝最後一任皇帝同時也是中國歷史上的最後一位皇帝,1909年登基做皇帝到1911年辛亥革命後退位,在位3年,年號「宣統」,後有過短暫的張勛復辟,1931年日本佔領了東北三省後任偽滿洲國「康德皇帝」。 \n1924年11月5日,馮玉祥軍隊包圍紫禁城,其部將鹿鍾麟率部入故宮趕走了溥儀。溥儀隨後寓住天津,先後居住於天津張園和靜園兩處私宅。1931年日本佔領東北之後,建立滿洲國,日本人欲將溥儀從天津秘密運送到東北省大連和長春。抵達滿洲後,於1934年3月1日登基稱帝,年號康德,在這段期間,任何重大決定都要得到日本軍的批准,所以稱他為傀儡皇帝。日本二戰失敗後,滿洲國解體。1945年,溥儀被日本軍挾持去日本,在機場被蘇聯紅軍逮捕,溥儀被帶到蘇聯境內,東京審判期間曾經出庭作證。1950年移交給中國共產黨,後在撫順戰犯所改造,1959年特赦出獄,1967年患腎癌在北京去世。 \n \n郭布羅·婉容(1906年—1946年)字慕鴻,祖籍是黑龍江省達斡爾族正白旗人,出生在北京帽兒胡同的郭布羅府。父親榮源為內務府大臣,在天津長大的婉容,受到西方文明的熏陶,西化程度遠遠高於北京紫禁城的溥儀。她不僅有出身顯赫的背景、相貌標致秀美,身段高挑優雅、氣質高貴端莊,而且琴棋書畫無所不通。才貌雙全的婉容16歲被選入宮,但婚後的婉容並不幸福,時局的變化和溥儀的冷落,讓這位才女染上了毒癮,又和溥儀的侍衛通姦,後被溥儀打入冷宮,沉重的精神打擊加重了婉容的精神分裂,昔日美貌高雅的皇后變成了骨瘦如柴的活鬼。婉容的精神崩潰了,身體也被摧殘,兩條腿甚至已不會走路,由於常年圈在黑屋中,眼睛也幾乎近於失明。直到1946年病死在吉林的監獄裡,被當地人用草蓆捲著,埋到了山坡上,才把這段悲哀的人生畫了一個句號。 \n \n文繡,學名傅玉芳,姓額爾德特氏,蒙古族,家祖跟隨多爾袞入關。生於1909年12月20日,祖住北京方家胡同。因家境日漸貧寒,母女們靠在花市承接針線活為生。因文繡祖上是已入旗籍的蒙古族,符合后妃的候選條件,文繡的五叔華堪把她的照片,送交給內務府。端康太妃不滿意文繡的出身貧寒,和又矮又醜的長相,不同意文繡為皇后,令溥儀重選婉容為後,文繡為妃。 \n14歲的少女,一踏進高大的圍牆,便失去了一切自由。直到1924年溥儀離開皇宮來到了天津,她感到生活壓抑,而且結婚九年,溥儀都未與文繡同居一次,又備受冷落,不堪忍受,因此使她決然與溥儀離婚,掀起一場中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皇室離婚風波。 \n文繡向天津法院提出了訴狀,最終在天津市的人民支持下,於1931年正式和溥儀離婚,後來和國民黨軍官劉振東結了婚,1953年9月17日晚10時,文繡因心梗死於家中,當時只有劉振東守在身旁,終年43歲,一生沒有子女。 \n \n溥儀的第三位妻子是潭玉齡,1920年生,滿族人,他他拉氏。經婉容姑母貝勒毓朗之女介紹,潭玉齡17歲與溥儀於1937年結婚,封為「祥貴人」。婉容在長春精神崩潰後,日本軍方面打算給溥儀安排日本女人為妾,溥儀堅持不娶日本女人,不久,貝勒毓朗的女兒立太太把譚玉齡介紹給溥儀。當時,譚玉齡17歲,正在中學學堂唸書,溥儀從照片上看到這位少女,面目清秀,嫻靜文雅的露出恬淡的笑意。溥儀覺得滿意,決定與她結婚。譚玉齡的出現,使溥儀乾枯的心靈得到了潤澤。但好花易謝,好景難長,婚後7年,譚玉齡便帶著一團難解的謎消失在另一世界。據溥儀後來回憶說:「是日本人害死她的!」 \n \n溥儀的第四位妻子是李玉琴,1927年生,長春人,漢族。1942年被日本軍挑選入宮,封為「福貴人」。1957年與溥儀離婚。2001年因肝硬化逝世。 \n譚玉齡死後,日本軍又開始張羅著給溥儀找日本女人為妾,溥儀依舊不從,便推託說:「譚玉齡屍骨未寒,暫時不想結婚。」後來,在60多張女學生照片中,溥儀選中了李玉琴。因為李玉琴當時才15歲,從照片上可以看出她的天真和單純,這正是溥儀所需要的。李玉琴被冊封為福貴人,溥儀看著胖乎乎的玉琴說:「以後遇到什麼不吉利的事情,用你的福就可以克住了。」解放後她當上了長春市政協委員,有自己溫暖的家庭,可以說她是幸福的,然而在過去幾十年中,她卻走過了一段很曲折的路。日本人給溥儀找女人只是為了更​​方便的監視他的一舉一動,其實溥儀也知道,所以溥儀從未娶過日本人。 \n \n1959年,溥儀得到特赦後,他的個人生活發生了新的變化。1962年他和一個叫李淑賢的杭州籍護士結婚了,結婚那年,她是個37歲的大姑娘,而溥儀這一年已經56歲了。婚後兩人相親相愛,幾乎達到不能分離的地步。溥儀曾向李淑賢說:「以前我在宮中時,根本不懂夫妻之間應有的相互關係,妻子是我的玩物和擺設,高興了就去玩一會兒,不高興就幾天不理。我是從來不知愛情為何物的,只是遇見你,才曉得人世間還有這樣甜蜜的東西存在。」溥儀無微不至地關懷妻子。 \n1963年夏季北京暴雨如注,公共交通一時受阻,溥儀下班後,急忙從家中取了一把傘,冒雨趟水去接李淑賢。他等了半天,不見李淑賢的人影,只能往回走。突然,他發現路上有個沒上蓋的水道口,溥儀生怕妻子路過那裡踩了進去,於是,就在那裡直挺挺地守了好一會兒。 \n溥儀和李淑賢在一起幸福地生活了5年。1967年10月17日,溥儀因患腎癌而逝世。溥儀逝世時,正處於「文革」期間,李淑賢在周總理和政協的關懷下,生活一直很好。溥儀逝世整整30年後,1997年6月9日,她因為肺癌逝世,享年72歲。 \n縱觀溥儀一生,雖然多次結婚,膝下卻未有一子。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武德宮財神南巡 279公分全國最大頭旗現身

    武德宮財神南巡 279公分全國最大頭旗現身

    北港鎮武德宮財神廟將於明年1月展開南巡會香活動,為此邀集國內彩繪與刺繡名師,共同創作1幅國內最大的刺繡頭旗,旗身高達279公分,30日進行展示,龍虎圖騰精緻細膩,是1幅極具藝術價值的傳統工藝品。 \n \n 北港武德宮自開宮以來,均服膺神治,大到廟宇殿堂的格局設計,小到神龕詩文對聯、各項活動日程,全都由神明扶鸞降駕所出,不假人意,今年財神爺降鸞指示舉辦南巡會香活動,並且要求製作全新神轎與頭旗。 \n \n 廟方因此先委請嘉義彩繪名師林劍峰,依照照財神爺的指示繪製高達4尺8的布質龍虎旗,再委由豐佑繡莊負責人陳俊達,以傳統工法進行立體刺繡,結合國內兩大名師共同創作這幅超大型頭旗。 \n \n 武德宮主委林安樂說,為了明年1月25至28日的南巡會香,武德宮製作了開宮以來的首次香條,也在財神爺降鸞指示下,斥資近200萬打造1頂神轎外,以及花費30餘萬元繡製了這幅高達9呎3、國內最大的頭旗,讓南巡會香變成1場傳統藝術的工藝饗宴。

  • 建中117周年校慶 儀隊、樂旗隊揭開序幕

    建中117周年校慶 儀隊、樂旗隊揭開序幕

    台北市建國中學今慶祝117周年校慶,由儀隊、樂旗隊演出揭開序幕。建中樂旗隊今年獲得DCI(美國鼓號樂隊聯盟)世界錦標賽國際組銅牌、Sound Sport賽金牌,繼去年推出穿著建中制服的造型娃娃,今年又設計出「紅樓小駝客」娃娃與「駝客枕」義賣,希望湊足明年度參賽經費。 \n \n樂旗隊家長後援會長胡守任表示,去年校慶時曾推出穿著卡其色制服的「好學生版本」,今年則是穿外套,表情帶點小聰明與酷樣的娃娃。「紅樓小駝客」身高約34公分,穿著建中外套、內有小背心,還背著書包,最特別的是衣服上能繡上學號。 \n \n胡守任說,明年樂旗隊將在加拿大牛仔節、世界樂旗大賽等2項比賽中擇一參加,學生寒、暑假維持每天超過10小時集訓,平日每周也練習至少3天,家長作為支援角色,希望透過義賣,更快募到資源。

  • 刀妃革命!勇敢離婚的滿清末代皇妃

    刀妃革命!勇敢離婚的滿清末代皇妃

    滿清末代皇妃-文繡(1909年12月20日-1953年9月17日),字蕙心,自號愛蓮,蒙古族,鄂爾德特氏,滿洲鄂爾德特氏端恭之女,為清朝末代皇帝溥儀的妃子,溥儀冊封其為淑妃。 \n文繡生於宣統元年農曆十一月初八,其家世為滿州八旗中的鄂爾德特色蒙古族,在八旗中屬於上三旗的鑲黃旗。父親名端恭,曾任內務府主事。文繡為端恭的繼配漢族蔣氏的長女。 \n文繡自入宮之後,並未獲得溥儀的寵幸。宮裡四位太妃及僕役都對她的嫻靜有禮讚譽有加,但卻並未改善溥儀對她的冷落,相反的,不論是在紫禁城、或於民國十三年隨溥儀岀宮之後,她和溥儀九年的婚姻,可以說是一段灰暗慘澹的歲月。 \n1931年8月23日,文繡正式向溥儀要求離婚,原因是她再也承受不了溥儀對她的冷落,和宮中的不自由。這件事情對於皇室及前清王公大臣,還有溥儀本身都造成相當大的震撼,這可以說是對舊式文化的一種挑戰,之後的兩個月,淑妃文繡堅持自我的想法,不顧家族的反對和指責,也不理睬溥儀聘請的律師所提出的和解方案,堅決的向天津地方法院要求和溥儀離婚。 \n而「刀妃革命」一詞源自於文繡寫信反駁其兄的嚴正措辭,因此被當時的人們稱之為「刀妃革命」。淑妃文繡的妹妹文珊,是她家族中唯一一位支持她與溥儀離婚的人。在經過兩個月的雙方律師簽字和談的結果是:淑妃文繡和溥儀皇帝完全斷絕關係,溥儀必須支付五萬五千銀元作為贍養費,而文繡終身不得再嫁,雙方互不損害名譽。 \n文繡在離婚後辦了一所小學(四存中小學)並任教於該校,一直到1953年9月17日,因心肌梗塞逝世,年44歲,安葬於北京安定門外義地。同時她也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擔任過教職的皇妃。 \n

  • 大甲媽9天8夜遶境 今晚回鑾鎮瀾宮

    大甲媽9天8夜遶境 今晚回鑾鎮瀾宮

    喝口水、喘口氣又要再出發,媽祖遶境的隊伍中她們是最安靜的一群姐妹,手拿旗幟、列隊前進繡旗隊已經有超過50年的歷史,大大的斗笠底下每張臉孔都有自己的故事。 \n一走就是4、5個小時,坐在路邊或鑽進卡車裡是她們休息的方式,克難嗎她們可不這麼認為,而沿途都有熱心的民眾提供點心、茶水,就連想順便減肥也只能以失敗告終。 \n長長的遶境隊伍絕對少不了這群堅毅的臉孔,她們是媽祖的女兒,她們說要一直走下去。 \n

  • 平武10萬條羌繡茶旗 走進台灣

    平武10萬條羌繡茶旗 走進台灣

     12月2日,在四川省平武縣平通鎮牛飛村走馬羌寨木樓裡,十幾位繡娘正嫺熟地穿針引線繡羌繡茶旗,「我們最近接到了台灣客戶訂制的10萬條茶旗,將分批分時段製作,確保按期交貨。」羌繡非遺傳承人沈豔燕興奮地說,「今後,我們還將開發出更多的羌繡產品,讓更多的羌繡產品走進台灣。」 \n 今年夏天,沈豔燕到一位定居成都的台灣朋友徐女士家做客。喝茶時,她見到徐女士茶桌上有一條粗布茶旗,隨口說了一句,「要是繡上一點羌繡,估計更有味道。」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不久後朋友就打電話說,有位台灣客戶要訂製10萬條羌繡茶旗,但需要考察她們的繡功。「台灣客戶需要的茶旗繡的面積不大,但附加值很高,粗布棉線非常適合婦女農閒時繡。」沈豔燕趕緊和繡娘們一起設計花形,以最快的速度將樣品發過去。憑藉羌繡的傳統特色和過硬的繡功,沈豔燕的羌繡得到了台灣客戶的認可。 \n 據瞭解,古羌茶旗採用羌族生活中傳統的亞麻繡布和繡線繡製,具有耐高溫、耐洗刷、不褪色、不起球的特點。純手工的羌繡圖案運用了羌繡素繡配色方法和傳統針法的紮花、挑花、勾繡等技藝製作,工藝精湛、圖案精美,既注重結實耐用、繡製方便,又強調裝飾效果,使繡品得到審美和實用的完美融合。

  • 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 明晚起駕

     通霄鎮拱天宮白沙屯媽祖文化節系列活動即將展開,管理委員會主委洪文華四日凌晨帶領信徒向媽祖拈香祝禱,隨即從媽祖身旁請出頭旗,再交由進香團頭旗團的成員,懸掛在門口的龍柱上讓信眾參拜,也代表為系列活動揭開序幕。 \n 昨天一早信眾陸續湧入宮內,紛紛手持清香並以素果祭拜,令旗另須「過爐開旗」象徵領有兵馬,同時也向媽祖稟報即將徒步南下進香。放頭旗儀式為神奇的徒步進香,隊伍預定六日深夜十一時四十五分起駕,南下北港朝天宮,展開八天七夜的宗教之旅,預定十四日下午二時半回宮。 \n 洪文華說,兩百多公分大的頭旗繡有雙龍,及白沙屯拱天宮天上聖母字樣,頭旗就像軍隊的行軍旗,旗幟是四方形,旗杆為木造劍形。放頭旗象徵媽祖統帥軍隊、調兵遣將,啟駕前先整頓三軍。 \n 白沙屯媽祖進香文化全省歷史最悠久、徒步進香行程最遠的進香隊伍,徒步往返雲林北港朝天宮全程近四百公里,縱跨中部四縣市,尤其前進路線全依媽祖鑾轎指引,行蹤飄忽不定,上橋、渡溪都可能,別具特色。 \n 進香活動全以擲筊決定,媽祖指示四日凌晨放頭旗、登轎,七日子時出發,十四日回宮,預估將有上萬信徒跟隨,虔誠參與一趟身心體能的考驗與信仰的淬鍊。

  • 北港百年飛龍團重新開館

    北港百年飛龍團重新開館

     北港朝天宮香火鼎盛,信徒組成各種藝陣迎神賽會,已有一百零二年的飛龍團為慶祝建國百年,三日正式舉行開館典禮,館內兩面高達五公尺的飛龍旗,七十餘年前製作時「繡倒三間刺繡店」,記錄著飛龍團的輝煌歷史。 \n 北港飛龍團成立於清宣統元年,至今已有一百零二年歷史,是國內最早的舞龍團之一,早年以朝天宮為團址,後來自行到外成立會館,隨著時光流逝,會館乏人管理,今年適逢建國百年,團員們決定重新整建會館,昨天正式啟用。 \n 新會館位於仁和路上,成員們依古禮焚香祭拜,並著手整理早年存留下來的龍頭、龍身,會員吳登興表示,龍頭與龍身因年代久遠,多所破損,需花費一番功夫整理,但七十餘年前製作的兩面飛龍大旗,卻是完好如初。 \n 吳登興說,日治時代嘉義水上機場落成啟用時,飛龍團受邀表演,為壯大聲勢,團員們集資製作了兩面高達五公尺的手工浮繡大旗,結果因工程過於浩大,竟繡光了三家刺繡店的繡線,直到第四家才完工,「繡倒三間刺繡店」消息不脛而走。 \n 兩面大旗的造價在當時可以買一棟小樓房,為了保存兩面大旗,特別製作一個鋁製外箱以及一個檜木內箱,也因如此用心,這兩面七十餘年的大旗才能完整的保存下來,成為傳承飛龍團的歷史見證。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