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纏足的搜尋結果,共17

  • 三寸金蓮驚悚近照曝光 腳裹成高跟鞋四指下彎變形

    三寸金蓮驚悚近照曝光 腳裹成高跟鞋四指下彎變形

    纏足又稱裹腳、裹小腳,直至北宋元豐後開始流行,宋代人認為女性小腳很美,且要把腳纏的「纖直」又不弓彎,一開始流行於妓女間,之後影響到中上層階級,到了元代則以「纖小」為流行,而明代更是裹小腳的興盛時期,要求足形弓彎,並且逐漸普及化,一般階層婦女也開始流行裹小腳,其中「三寸金蓮」近照曝光後,讓不少人非常驚訝。

  • 《秘聞23錄》古代怎分辨女子是漢族或滿族?竟要看私密處

    《秘聞23錄》古代怎分辨女子是漢族或滿族?竟要看私密處

    清朝是歷史上少數不是由漢人建立政權的特殊年代,從1644年清朝入關以來,漢族人和的滿族人在這200年間有著極大差距的社會地位。舉例來說,只有滿族貴族女子有資格成為後宮嬪妃,漢族女子則多淪為宮女和奴婢,但究竟要怎麼判斷女子是漢族還是滿足呢?竟然只需要看私密處便知。 \n滿族源於女真族,入關後一直積極同化各地漢人,推行「剃髮易服」政策,讓他們改變漢人原有的髮型和服飾。其中一個名為「一耳三鉗」的傳統,就是指女兒出生後,會替她1耳穿上3個耳洞並戴上耳環的習俗,富者的耳環會用金、銀、翠、玉等材料製作,貧者以銅圈充之,和漢族婦女一耳一墜的習慣大不相同,所以從女子耳環的樣式、數量就可以大概知道她的身分和地位。 \n除了耳朵之外,還可以從「腳」部看的出來,漢人喜歡女子「三寸金蓮」的樣貌,所以從北宋開始直到明朝都很風行女子「纏足」,但清朝開始卻禁止滿族婦女效仿漢族婦女纏足,連皇太極、順治皇帝和康熙帝都曾下詔嚴格禁止。所以,雖然耳朵和腳對保守的古代女子來說都是很私密的部位,但也是能快速判斷滿漢兩族身分的方法,也能看出兩族之間極端的文化差異。 \n

  • 《秘聞23錄》古代妃嬪最私密處 為何連皇上都不能看?

    《秘聞23錄》古代妃嬪最私密處 為何連皇上都不能看?

    古代封建社會中,位居九五之尊的皇帝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除了天下百姓之外,後宮中的嬪妃更是對皇上百依百順,就算再不合理的要求也都要答應。但據說妃子身上有一處私密部位,就算是皇帝也絕對不能看,究竟是哪裡呢? \n每個時期都有各自對女性的獨特審美,根據歷史典籍的記載,北宋時期對腳小的女性特別著迷,因此出現「纏足」的現象。南宋時期開始則正式在女子之間流行,著名文學家蘇軾甚至曾在「菩薩蠻詠足」寫道「塗香莫惜蓮承步,長愁羅襪凌波去;只見舞回風,都無行處蹤。偷立宮樣穩,並立雙跌困;纖妙說應難,須從掌上看。」來讚嘆女子纏足之美。雖然各朝代對纏足的方式有些微的差別,但是同樣都對女子腳部造成嚴重傷害,不但會骨折、變形,沒處理好還可能會引起發炎與化膿。 \n所以對女子來說,被纏足的小腳褪去包裹的白布和只有三吋大的精緻弓鞋之後,畸形腳的真面目是最私密的部位,除了自己幾乎沒有人看過。而宮中的妃嬪們,為了在三宮六院中脫穎而出,無不費盡心機也要博得皇上的寵愛,因為擔心皇帝看到醜陋的腳會厭惡自己,寧願失失去性命也不能讓他看見,希望能永遠在皇帝心中留下完美的印象。

  • 你知道嗎?古代男人也會纏足 竟為玩弄女人

    在很多人的印象當中,「三寸金蓮」是古時女子的專利,如果說男子也有纏足,肯定被視為天大的笑話,但事實就是有「大老爺們」纏小腳的,這不但在小說當中有描寫,而且在零零散散的各種史料當中也不乏記載。清代章回小說《鏡花緣》寫男子林之洋來到女兒國,被國王看中,封為王妃,命宮女為他纏小腳,作者李汝珍把纏足過程描寫得活靈活現。 \n文中寫道,須先用明礬塗在腳縫,五個腳指緊靠一起,用力彎成弓狀,然後用白綾纏裹,纏上兩層,用針線密縫,一面狠纏,一面密縫,纏完後,腳如炭火炙燒,疼痛劇烈。隨後日子需要他人攙扶走動,以活絡筋骨,如此日復一日緊緊纏裹,並用藥水熏洗,不到半月,腳麵彎曲,折作四段,十趾腐爛,鮮血淋漓。久而久之,腐爛的血肉變成膿水,流盡後只剩幾根枯骨。 \n雖然《鏡花緣》的表述讓人不寒而栗,但確實是對纏腳入木三分的描寫。在乾隆年間的《清代聲色志》記載,乾隆末年,有個叫胡么四的扮演女角的演員,自小時候學藝起,就把自己的腳纏成小腳,只是為了在演戲時讓自己更像女人。其實早在明代,就已經有了男人纏腳的記錄,一個名叫桑沖的男子,是男子纏足的經典案例。 \n明成化年間,桑沖女扮男裝,拜師學習女紅,這項專長使得富貴人家的閨中秀女,紛紛向他學習刺繡之類的針線活,晚間更會和向他同寢的女性,同床共枕。豈料,他被發現原來是男人身,僅是為了方便玩弄女性,才把自己的腳也纏成小腳,扮成女性。東窗事發,身分敗露的桑沖,被送到官府凌遲處死。此外男子纏足的紀錄,還被記載在明清文學中,像是蒲松齡的《聊齋志異》等等。 \n【本篇文章非正式史實觀點,如有不同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中國婦女血淚史!裹小腳為何被稱作「金蓮」?

    女子以腳小為美!裹腳纏足可以說是中國古代的一種陋習,女子到了特定年齡後,便會用布帶把雙腳緊緊的纏繞,包裹起來,限制住雙腳的自然生長,最終構成尖彎瘦小、形如菱角的錐形。雙腳纏好後,再穿上綢緞或布面的繡花的尖形小鞋,此即為「三寸金蓮」。 \n \n然而關於纏足的起源眾說紛紜,有民間傳說指纏足始於隋朝,相傳有一女子十分痛恨隋煬帝的暴政,在他東游江都時,藉由選美接近,她將鞋底刻上蓮花,走路時地上會印出一朵朵蓮花,惹得煬帝開心,想要玩賞玉足,則召其近身。 \n而她在事前已將一把蓮瓣匕首用布條緊緊裹在了腳上,當煬帝慢慢解開她腳上的布條後,立即抽出匕首,沒想到事蹟敗露,便投河自盡了,而民間為紀念她,遂紛紛效仿裹足。 \n \n另一說法則為南唐李後主的一位嬪妃,能歌善舞,他命人製作了高六尺的金蓮台,用各種珠寶綢帶裝飾,命​​妃子以帛布裹足,使腳變得彎曲作新月狀,小巧的腳穿上素襪在金蓮花台上起舞,舞姿便顯得更加優美。 \n但這些,都只是民間傳說。考據發現,唐朝時纏足已經出現,名家詩作中就有提到「耀粲織女之束足」、「鈿尺裁量減四分,纖纖玉筍裹輕雲」等等;在唐宋時,纏足只是流行於上層貴婦和妓女群體,究竟為何裹出來的小腳又被稱為「金蓮」呢? \n \n有學者認為,小腳之所以稱之為金蓮,可以從佛教中的蓮花文化進行探索。蓮出淤泥而不染,在佛教中是一種美好、高潔、吉祥的象徵。而且在佛教藝術中,菩薩多是赤著腳站在蓮花上的,所以以蓮花來稱婦女的小腳實則是一種美稱。 \n至於為什麼還要在「蓮」前面加一個「金」字呢?這是因為中國人的傳統語言習慣喜歡以「金」來形容貴重或美好事物,常見的如「金口」、「金鑾殿」等等。 \n \n雖是美稱,但實際上對中國古代女性的身心都是一種折磨,「裹小腳一雙,流眼淚一缸」,便是對這種陋習的直接控訴。長期纏足不僅使得雙腳畸形嚴重,超過了三寸還會被嘲笑。而且足部比身體任何部位都隱私,除了丈夫以外的其他男子不能摸,也不行看,生活中需十分小心。 \n到了晚清,維新派的康有為和梁啟超等人開始大力開展反纏足運動。民國初年,孫中山正式發布命令勸禁全國纏足,直到新中國成立後,這一陋習才得以徹底被消滅,中國婦女纏足的血淚史也終於結束。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消失的「亮腳會」!女子金蓮供男人品足

    在山東省煙台地區,至今民間還廣為流傳著一句民謠:「掖縣鬼子,黃縣嘴子,蓬萊腿子」。說的是掖縣人鬼心眼多(經營之道),黃縣人耍嘴皮子(商業天賦),蓬萊人擅長活動(吃苦耐勞),如今黃縣、掖縣已經消失,但口頭禪卻依然流傳於坊間。掖縣西由鎮的「亮腳會」,過去曾經熱鬧一時,只不過如今,隨著歷史的逝去,也漸漸無人知曉了。 \n西由鎮上令人傳唱不絕的「亮腳會」,是在農曆六月十三的舉辦,檯子上坐滿了看光景的大姑娘小媳婦,引得人頭攢動,熙熙攘攘。原來清末民初,婦女裹足的風氣尚存,女子的三寸金蓮,被各種顏色的布鞋包裹著,小腳成了光景,來往行人不自覺地既看戲又看人,一傳十,十傳百,西由鎮上看小腳便出了名。 \n索性,大方的西由女人借梯子上樓,一番精心打扮,早早來到土台上排排坐好,展示自己的「三寸金蓮」和繡花鞋。後來,隨著富家小姐和西由以外的女子參與進來,「亮腳會」也就名聲在外了。男人們圍觀小腳,有的則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中了腳也看中了人,很多姑娘找到了如意郎君。後來,隨著婦女解放纏足陋習,「亮腳會」才慢慢淡出了舞臺,成為塵封的歷史。 \n

  • 真的嗎?古代婦女比男性長壽竟是因為纏足?

    在中國封建古代社會中,婦女的美醜有很長一段時間中是以腳的大小為標準。在很多人眼中,婦女唯有「三寸金蓮」,才配得上美女二字;只因走路起來婀娜多姿、體態柔美,就這樣興起了纏足的惡習。在封建社會中,纏足並不是現代所說的一種「陋習」、「病態」,反倒是許多男子都喜歡這種三寸金蓮。認為三寸金蓮的婦女更有弱柳扶風的柔弱姿態,讓人心中升起一股保護的心態。 \n從歷史文獻來看,這纏足的習慣應該是起源於南唐的宮廷之中。上有所好,下必仿之。於是,纏足的風尚便逐漸從宮廷傳播到大臣家眷,而後傳到了普通平明百姓之中。到了南宋已經得到了普及。宋末則是以大足為恥。從嚴格的醫學角度來看;纏足與健康長壽看似並沒有多大關係,不過事實上卻並非如此。 \n一些研究表明,古代女性會比男性長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於纏足有關。纏足之後,腳趾彎曲在腳底,前腳掌不能著地,這樣一來走路就主要是靠腳跟的力量。從中醫上來講,人衰老的原因主要是腎氣虛衰引起的。長期用腳後跟走路能更多地刺激腳後跟的腎經穴位,於是這便促進了女性的身體健康。不過;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纏足只能說是古代封建制度對女性的束縛纏足也是一種「病態」的表現。因此到了現在,纏足已經不再被人們推崇了。

  • 古代裹小腳竟是為了滿足男人「性需求」?

    裹腳也叫纏足,是中國古代的一種陋習,即把女子的雙腳用布纏裹起來,使其變成為又小又尖的三寸金蓮,這也一度成為中國古代女子審美的一個重要條件。但是,古代婦女纏足起始時間以及裹足小腳被稱為金蓮的原因,卻始終是一個謎。 \n纏足的目的在限制腳的成長,並把已成長的腳拗折彎曲,所以纏足的年齡自然是愈小愈好,愈小腳愈軟愈容易裹小,但是太早裹足,又怕它腳裹好了不會走路,也怕她年紀太小無法忍痛。一般都在小女孩會走路以後才開始裹腳,在中國生下來就算是一歲,平均會走的時候是三歲,讓腳發育一年,到了四、五歲的時候就有人開始裹腳,各地風俗不同裹腳的年齡也有不同。 \n纏足過程: \n纏腳的時候讓女孩坐在矮凳子上,裝熱水在腳盆裡,將雙腳洗乾淨,趁腳還溫熱,將大拇趾外的其他四趾盡量朝腳心拗扭,在腳趾縫間撒上明礬粉,讓皮膚收斂,還​​可以防黴菌感染,再用布包裹,裹好以後用針線縫合固定,兩腳裹起來以後,往往會覺得腳掌發熱,有經驗的人不會一開始就下狠勁裹,最好是開始裹的時候輕輕攏著,讓兩隻腳漸漸習慣這種拘束,再一次一次慢慢加緊,這一個時期可以從幾天到兩個月左右。 \n纏的時候,要用力把裹布纏到最緊的程度,每次解開來重纏的時候要將四個腳趾頭由腳心底下向內側用力勒過,每纏一次要讓腳趾彎下去多壓在腳底下一些。同時還要把四個腳趾,由腳心底下向腳後跟後挪,讓趾頭間空出一些空間來,免得腳纏好以後,腳趾頭擠在一起,腳尖太粗。 \n而三寸金蓮跟我國古代婦女裹足的陋習有關,當時的人們普遍將小腳當成是美的標準,而婦女們則將裹足當成一種美德,不惜忍受劇痛裹起小腳。人們把裹過的腳稱為「蓮」,而不同大小的腳是不同等級的蓮,大於四寸的為「鐵蓮」,四寸的為「銀蓮」,而三寸則為「金蓮」,其中三寸金蓮是當時人們認為婦女最美的小腳。 \n文人們甚至總結出了小腳的「三美」包含:肥、軟、秀。清朝時纏足之風大盛,漢族女子幾乎都纏足,三寸金蓮這種審美心理事實上包含了濃厚的性意識,清朝文人李漁在其《閒情偶寄》中甚至公然聲稱,纏足的最高目的是為了滿足男人的性慾。 \n由於小腳香艷欲絕,玩弄起來足以使人魂銷千古,古人竟將小腳的玩法歸納出了48種之多。如:聞、吸、舔、咬、搔、脫、捏、推等。顯現在古代,小腳是女人除陰部、乳房外的第三「性器官」。而古典名著《金瓶梅》中就有「羅襪一彎,金蓮三寸,是砌坑時破土的鍬鋤」的說法,甚至穿在小腳上的繡鞋也被賦予了性的內涵。 \n到了清末山西大同還舉辦「亮腳會」,每年農曆六月初六,婦女都坐在家門口,伸出小腳來供過往行人觀賞品評。腳最小、繡鞋最精緻的女性得到的好評最多也最能博得男性的歡心。 \n而女性的腳踝及腳部被性學專家認為是重要的性徵,不少人也認同腳與生殖器是息息相關的,透過腳可以激起女性的性慾望。例如林語堂就曾說過:「纏足自始至終都代表性意識的自然存在。」《中國艷情》一書的作者高羅佩在書也說:「小腳是女性性感的中心,在中國人的性生活中起著極為重要的作用。」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最後的金蓮!僅存的纏足婦女現況

    纏足,又稱裹腳、纏小腳、裹小腳、紮腳(廣東地區用法),古代漢族女性的一種習俗。具體始於何時何處不可考,目前僅知,北宋開始已有纏足,此風俗至民國初年,才慢慢逐漸消失。宋朝人以女子小腳為美,北宋神宗元豐之後,是開始流行的時期。宋代的纏足是把腳裹得「纖直」但不弓彎;元代的纏足則繼續向纖小的方向發展。 \n明代的纏足之風進入興盛時期,並要求足形弓彎,如江蘇泰州明代劉湘夫婦合葬墓出土的花緞鳳首尖足鞋、南昌明代寧靖王朱奠培夫人吳氏墓,出土的緞面弓鞋,鞋頭往上翹,穿上後顯得足形弓彎;清代纏足之風;蔓延至社會各階層的女子,還出現了「三寸金蓮」之說,要求腳要小至三寸。清末民初,社會普遍認為纏足是陋習;清朝政府和民國政府亦主張廢除此習俗,此後纏足遂逐漸消失。在二十世紀後期,仍能看到一些上了年紀的纏足婦女。 \n不管千百年來,纏足習俗怎樣發展,在現今的年輕一代看來,都已變得荒誕,甚至難以置信!曾經遍及天下的小腳,如今已然寥落無幾,一如雨後殘雲,只待時代清風,不久便把它們乾乾淨淨地收拾而去。 \n \n【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 擺脫纏足幽靈 華人女性站起來

    擺脫纏足幽靈 華人女性站起來

     纏足之風曾盛行中國千年,「三寸金蓮」更是男人眼裡魅力的象徵,作家馬思恩結合西方心理學和中國文化史,寫下《纏足幽靈》一書,從神話、歷史文獻和童話分析纏足如何成為綑綁女性的象徵,她說,「纏足就像一個千年幽靈,徘徊在中國社會,深深影響男女關係、情慾自主。」 \n 馬思恩表示,「從小爸爸就期許我要出人頭地,我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我花5年時間摸索人生方向,後來心理諮商師直指我不認識自己,女性特質受到壓抑。」一趟自剖之旅,啟動她追溯纏足文化的因緣。 \n 馬思恩1949年生於香港,父母是從中國逃難到香港的第一代,18歲時她到加拿大求學,拿到都市計畫碩士後,在加國財政部任職10年,卻一直格格不入,無法安身立命,才發現長年以來無意識地接受父系社會灌輸的價值,努力念書出人頭地,卻強烈壓抑自己的感受。35歲時她決心放下一切,前往瑞士蘇黎世攻讀心理學。 \n 某次,馬思恩在每日散步的樹林間與華人老婦相遇,老婦人滔滔不絕地談論兒女在各自領域的成就,「當下我感受到來自她的威脅,相當不舒服,後來才發現她一手拄著拐杖,穿著特製的小皮鞋,走路有些一跛一跛地,原來曾經裹腳。」 \n 她回憶母親曾經抱怨外祖母腳臭,「我以前從未把腳臭和纏足聯想在一起,後來才明白外祖母經歷過多大的痛苦。」馬思恩說,這代表自己從未正視纏足文化,將它對個人生命帶來的創傷視為理所當然。 \n 書中追溯中國女性纏足歷史,可追溯到商朝,民間傳說妲己是狐狸精附身,為了避免露出腳爪,才用白布纏腳,似乎是中國最早關於纏足的紀錄。後來,南朝唐李後主李煜打造金色蓮花台子,讓寵妃穿上三寸不到的鞋子緩步其間,則是「三寸金蓮」的源頭。宋明之後,「金蓮」更成為男性情慾投射的象徵,女性也為自己製作精美的繡花鞋,博得丈夫歡心。 \n 馬思恩指出,纏足不但限制女人行動,更讓母親成為幫凶,一代一代傳承這個殘酷的陋習,「即使現代女性已經脫離纏足陋習,但女性遵從傳統價值,以討好工作、嫁好人家、相夫教子為唯一標準,也是另一種纏足形式。」馬思恩指出,擺脫箝制唯有從個人覺醒做起,才能擺脫心靈纏布,解放女性同時也解放男性。

  • 驚悚!1880年攝影師鏡頭下的「小腳」女人

    中國古代的三大畸形現象,一是娼妓,二是太監,三是女子纏足(裹小腳)。其中,娼妓和太監在國外也有,而女子纏足則是中國古代所特有的現象。所以過去西洋人視中國人為「東亞病夫」的時候,總以清朝男人的長辮子和女人的小腳作為中國愚昧、落後的象徵。 \n中國女子裹小腳之風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說法不一,較常見的說法是「南唐李後主有宮女嬪娘,纖麗善舞。乃命作金蓮,高六尺,飾以珍寶,網帶瓔珞,中作品色瑞蓮,令嬪娘以帛纏足,屈上作新月狀,著素襪行舞蓮中,迴旋有淩雲之態」以後,此風從宮內傳向宮外,有些人認為這就是女子纏足之始。 \n到了宋代,女子纏足就逐漸從宮廷推廣到了民間,到了宋朝末年,社會上還興起了一股以大足為恥的風氣。到了明代,女子纏足的風氣更盛,都認為這是時髦,坊曲中的妓女無不以小腳為媚男子之具。 \n纏足的具體做法是用一條狹長的布袋,將婦女的足踝緊緊縛住,從而使肌骨變形,腳形纖小屈曲,以符合當時的審美觀。在纏足時代,絕大多數婦女大約從四、五歲起便開始裹腳,一直到成年之後,骨骼定型,方能將布帶解開;也有終身纏裹,直到老死之日。 \n女子纏足以後,她的三寸金蓮就變成了一個最隱私的部位,絕不可讓陌生男子看見。除了丈夫以外的男子,如果不小心碰了女子身體的其他部位(包括胸部)還不大要緊,如果碰到小腳是萬萬不行的。中國古代有許多春宮畫,身體的一切都可以裸露,但是從未見到女子裸露雙足的,可見這個地方是最大的隱私。 \n纏足後的一雙小腳,不僅在實際生活中有種種不便,而且在整個裹腳過程中,婦女要承受極大的傷殘痛苦。這種毫無實際效用,又使承受者極端痛苦的事普遍流行,成為社會風俗,綿綿數百年。女子纏足一直延續到20世紀的民國初年才逐漸禁絕。

  • 潛水客被纏足 怒剪違法流刺網

    潛水客被纏足 怒剪違法流刺網

     「恆春保育海域竟有流刺網」,研究海洋生態多年陳令剛去年底浮潛時,不慎落入流刺網內差點溺水送命,之後開始追查源頭緝兇,在海中將網剪破還給魚類自由,5個月內救出上千之魚,默默守護當地生態。 \n 30歲陳令剛在墾丁國家公園後灣珊瑚礁海岸研究長達7年,他心有餘悸說,去年11月進行浮潛觀察時,雙腳被透明流刺網纏上不能動彈,緊張掙扎網子也越纏越緊,差點溺斃,所幸用尖銳物品劃破網逃過一劫。 \n 「我是在地人,在這放網你管得著嗎?」陳令剛指出,今年開始撞見有人正在放網,但他們皆兩三人一起行動,全身刺青身材壯碩,讓他不敢多問。拍照向墾管處檢舉因證據不足沒有下文,只好繼續獨自調查。 \n 他表示,當地人會在漲潮時放網,近百公尺長深3公尺流刺網,嚴重破壞當地生態,竟然還在國家公園內設置倉庫放浮球、魚網等工具。 \n 海生館教授邱郁文地從事海洋保育多年也檢舉過流刺網,但警方每次要求需現行犯,讓狀況越來越嚴重。海岸內有臭肚魚、燕魚等食用魚類可賣錢,流刺網就像死亡之牆,讓珊瑚礁魚群越來越少,嚴重影響生態環境。 \n 墾管處副處長李登志表示,後灣珊瑚礁海岸地形生態豐富,讓許多人冒險違法捕撈,警方接獲民眾報案到場常因證據不足無法取締,建議民眾若是發現違法情形可用錄影方式紀錄。

  • 愛上「三寸金蓮」29歲人妻花6年纏足

    中國古代社會纏足陋習早已在1952年被禁止,但大陸一位29歲的現代女性SM(化名)則躍躍欲試,花了6年的時間將自己的腳裹成「三寸金蓮」。 \n \n根據大陸《觀察者》報導,一名研究中華文化20多年的學者古鴻銘,最近採訪到一位最年輕的「纏足」女性SM,她從23歲開始纏足,現在29歲的她,與「三寸金蓮」的狀態非常接近。 \n \n古鴻銘說,在這6年間,SM同時獲得愛情與婚姻,即便中華古老纏足文化已經消失殆盡,但透過SM卻讓我們發現,其實仍有一些個體頑強存在。 \n \n古鴻銘將SM纏足全紀錄PO在網路,首先,SM原本的腳就不大,第一階段「裹尖」,共花了幾周時間,除大拇指外,其他四指下屈,要讓四指都踩到腳底。之後「收弓」,將腳骨纏倒,使腳形呈現弓彎,這時已無法穿上一般拖鞋,持續2年,SM的腳只有14公分。 \n \n由於腳掌肌肉痙縮,小腿也跟著萎縮,SM根本無法行走超過百步,自然也出不了家門,證實了古代的「三寸金蓮」其實隱含牽制、壓迫、控制女人的另一種手法,現在她已經到達終極狀態,腳只有10公分,而SM的丈夫也很喜歡小腳。 \n \n古鴻銘表示,而「纏足」對SM來說,或許有著我們所無法理解的美麗面,才能讓如此現代前衛的新女性願意用身體和往後的人生作為代價。 \n

  • 台灣金蓮文化三峽開展 女人的美麗與哀愁

    台灣金蓮文化三峽開展 女人的美麗與哀愁

    土城廣川醫院院長柯基生除是懸壺救世的醫生,也是揚名國際的「金蓮」專家,收藏6000多雙三寸金蓮鞋與上千件相關文物。他與新北市文化局、三峽區公所和三角湧文化協進會合作,特別挑選數10件台灣金蓮文物,即日起到26日止,在三峽歷史文物館展出。 \n \n 柯基生表示,纏足文化在中國發展了近千年,台灣則是17、18世紀隨著彰、泉地區移民傳入,時間雖不長,但台灣島嶼地形,發展出不同於中國的纏足文化。 \n \n 柯基生表示,台灣金蓮鞋基本沿襲彰泉地區的弓鞋形式,但因氣候潮濕等因素,大多加了高底,不僅避免鞋身沾水,還能讓腳的視覺比例顯得更小;也有婦女會將木屐雕成適合大小塞到鞋底,以利在泥淖中行走,並保護造價不斐的弓鞋。

  • 戶政檔案展 回顧往日風華

     你看過日治時期的戶籍謄本嗎?台北市萬華戶政事務所即日起推出「我的人生列車-戶政檔案風華」展覽,有日治時期的「戶口調查簿」,上面甚至對纏足、吸食鴉片與否都有註記;也可看到民國以來出生證明書、結婚證書的演變,認識戶政歷史。 \n 萬華戶所秘書王雪梅表示,日治時期的「戶口調查簿」即是現今的「戶籍謄本」,不同的是,一個是為了治安考量,一個是便於戶籍管理。她也說,「戶口調查簿」有部分內容是以日文書寫,將民眾註記為「皇族」或「華族」等;連有沒有打預防針、纏足或吸鴉片都會記錄。若有纏足,就會註記「纏」,已經解除的則寫「解」。 \n 萬華戶所表示這次展覽也同時展示出生證明書、結婚證書自民國以來的格式變化,讓民眾一探究竟。 \n 萬華戶所表示,人生就像一列往前行駛的列車,戶所彷彿是「列車長」,記錄民眾在列車上留下的點點滴滴。戶政檔案展即日起自卅日舉行,地點在台北市和平西路三段一二○號戶政所五樓「文化藝廊」,民眾可前往參觀。

  • 醫師瘋金蓮鞋 37年藏4千雙

    醫師瘋金蓮鞋 37年藏4千雙

     新北市廣川醫院院長柯基生,研究三寸金蓮國際知名,收有四千多雙各式樣的金蓮鞋;卅多年來,他從雲南、山西到陝西,幾乎跑遍全中國,不僅僅收藏鞋,也深入探究這個文化,及每雙鞋背後的故事,他說「這才是三寸金蓮真正的價值。」 \n 年代久遠的「纏足文化」,被視為是殘害女性身體的封建餘毒。但柯基生認為「這是歷經一千年,有卅億人做過的事情,你不能說這文化不存在啊!」柯基生十歲時無意間看到有關三寸金蓮的圖像,就留下深刻印象;十八歲時,到當時的光華商場骨董店,以六百四十元買下第一雙三寸金蓮鞋,就此開啟收藏史。 \n 卅七年來,為了收藏鞋,他跑遍全中國,甚至訪問了三百多個裹小腳的老婦人,深入了解那個纏足年代,並擁有四千多雙金蓮鞋。他指出,不同朝代不同民族,鞋子的樣式風格都不同。山東的鞋頭較尖,福建比較盾;喜鞋用上金色,是皇帝的象徵,只能結婚當天穿,上面繡的荷花,暗喻百年好合,相較之下治喪穿的鞋樸素許多。 \n 柯基生收藏的每一雙三寸金蓮鞋都是獨一無二,如何保存更是一大學問。一開始,柯基生沒注意,很多雙鞋都毀壞,甚至被老鼠咬破。直到十多年前才找到無氧保存法,把每一雙鞋,包在無氧狀態下的袋子內,但價格不斐。保存空間更要防紫外線、恆溫、恆濕缺一不可,為此柯基生在存放的房間選擇無紫外線燈管,除濕機更是全天候的開啟。 \n 當醫生的柯基生收入幾乎全投在這收藏上,他說也可像別的醫生,過著奢華生活,但覺得把錢花在這些鞋子上面,實質意義、價值是無法比較的。妻子在結婚前,根本不知道他有這樣的收藏,婚後才驚覺丈夫常為了鞋忽略她,還好現在也能接受了。 \n 柯基生也從收藏金蓮鞋,研究鞋子進化歷史;他說,高跟鞋不是義大利或法國人發明的,是一千前纏足的婦女,因應走路的需要,所以用了這樣的東西。 \n 一雙三寸鞋還包括了好幾部分,要先穿上睡鞋,外頭還有層層裝飾品,包括藕覆、腳環、腿扣環等,柯基生覺得自己不僅是一個收藏者,還是一個考古學家、人類學者,試著要拼湊起這一段被忽略的歷史。

  • 香港《文匯報》-貴州六百年古村傳奇

    香港《文匯報》-貴州六百年古村傳奇

     (文接B4版) \n 學明朝皇后女性不裹腳 \n 在屯堡,向一些年長的老孃孃(屯堡對年長婦女的稱謂)了解到,元末群雄之一的郭子興義女馬秀英,即後來的明太祖朱元璋髮妻馬皇后,雖生在富家,自幼習武且不纏足。嫁給朱元璋後隨夫南征北戰,在激烈的戰爭中,率領各將校家屬縫衣做鞋。如此之故,隨軍婦女均不纏足,屯堡人傳承了大明文化,歷代皆不纏足。正如屯堡人語:「我們的皇帝娘娘不裹小腳,我們也不裹。」因此,屯堡婦女不纏足成為與當地漢人不同的習俗。 \n 已婚屯堡女著鳳陽漢裝 \n 服飾作為一種文化載體,是屯堡人獨特而重要的標誌之一。在屯堡,婦女流行傳承於明代馬皇后服飾的「鳳陽漢裝」。貴州當地漢人婦女舊裝多為寬袍窄袖,且不加花邊,顏色以青、藍為多。婦女婚前長辮垂臀,婚後挽簪但不打包帕,且現在大部分已不穿。而屯堡婦女特別是年長者,至今依然保持大袖長袍花邊的明代服飾。 \n 由於屯堡人大部分來自江淮,服飾作為屯堡一道獨具特色的風景,與現今南京博物館所藏明代服飾與髮式相似,它傳達出了屯堡人江淮刺繡細膩、舒展、流暢和對祖先遺留文化的頑強堅守和傳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