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美軍協防臺灣的搜尋結果,共02

  • 國民黨為何提「美軍協防台灣」?學者曝最終原因

    國民黨為何提「美軍協防台灣」?學者曝最終原因

    國民黨今在立院提案「台美復交」獲朝野通過,對於提案原因,有大陸媒體引述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副院長張文生分析指出,國民黨應非真正想建交,而是為了爭奪話語權,多是出於政黨鬥爭考量,因此前民進黨一直攻擊國民黨親共賣台,國民黨祭此招反制,目的無異於將民進黨政府「架到火上烤」。

  • 兩岸史話-特級美國通 蔣氏左右手

    兩岸史話-特級美國通 蔣氏左右手

     一九五○年三月一日,蔣介石復出,稱「當此危急存亡之日,受全體軍民同胞責望之切,已無推諉責任之可能,爰於三月一日復行視事,期共奮勉,以光復大陸,重建三民主義新中國。」宋美齡面臨了一個嶄新的政治局面,她首先創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總會」(即「婦聯會」),作為她在臺灣領導婦女、建立威權的地盤。 \n 與蔣介石夫婦有「反共友情」的尼克森,訪問臺灣多次,且曾在士林官邸的客房住過,但他與北京的「務實外交」策略,傷透了蔣介石夫婦的心,尼克森本人亦頗感內疚。他說:「我首次和二十世紀中國的第三個偉人(其他兩個偉人是毛澤東、周恩來)蔣介石見面,是在一九五三年。我當副總統和做平民的時候,一直和他保持聯繫,並建立了讓我引以為豪的私人關係,這也是與北京和解的過程中使我感到極為痛苦的原因。蔣氏夫婦常在他們華麗的臺北官邸接待我,其妻為我們傳譯,但她有時亦參與會談。要想找一個比在韋思禮受過教育的蔣夫人還要好的翻譯,簡直是不可能的事。蔣夫人除了中英文俱佳,她也深諳她丈夫的思想……。」 \n 未真正統治過全中國 \n 從一個歷史反諷的角度來看,蔣介石避秦臺灣,可謂「因禍得福」。儘管他領導北伐、抗日和剿共,且擁有委員長、主席、總裁和總統的頭銜,但他從未真正統治過全中國,一直不斷有內外敵人挑戰他的統治權。只有在臺灣方始享受到至高無上的絕對權力與尊榮,臺灣才是蔣家王朝的金湯城池。 \n 宋美齡於一九五○年一月十三日自美返回臺灣,和她暌違十三個月的蔣介石率同蔣經國夫婦及蔣緯國夫婦至桃園空軍基地迎接。宋美齡離美前夕在紐約向全美發表無線電廣播,她說:「每次離開美國,我總不免意緒茫然。我不僅是一個前來訪問的旅客,而且我曾在這裡度過多年的少女生活,我在這裡接受了我的全部教育,也獲得了使我能為本國人民服務的許多啟示。幾天之後,我就要回到中國去了。我不是回到南京、重慶、上海或廣州,我不是回到我們的大陸上去,我要回到我的人民所在地的臺灣島去,臺灣是我們一切希望的堡壘,是反抗一個異族蹂躪我國的基地。不論有無援助,我們一定打下去。我們沒有失敗,我們數百萬同胞正在致力於長期鬥爭。」 \n 一九五○年三月一日,蔣介石復出,稱「當此危急存亡之日,受全體軍民同胞責望之切,已無推諉責任之可能,爰於三月一日復行視事,期共奮勉,以光復大陸,重建三民主義新中國。」宋美齡面臨了一個嶄新的政治局面,她首先創立「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總會」(即「婦聯會」),作為她在臺灣領導婦女、建立威權的地盤。 \n 防衛臺澎第三座里程碑 \n 五○年代的臺灣常被形容為風雨飄搖之島,美臺關係是國民黨政府賴以生存壯大的生命線,宋美齡是罕見的「美國通」,也是蔣介石倚為左右手的對美外交權威。 \n 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日,艾森豪就任總統,國府亟欲知道共和黨政府的對臺政策與杜魯門時代有何不同、對臺灣的支持到何種程度?三月中旬,宋美齡的華府之行為臺北帶來了振奮的訊息。三月九日下午,宋美齡在駐美大使顧維鈞夫婦的陪同下,造訪白宮,艾森豪伉儷以茶點款待她。艾克(Ike,艾森豪的暱稱)向宋美齡表示,結束韓戰是他的首要任務,並將賡續提供臺灣軍經援助以遏阻共黨勢力的擴大。宋美齡則向艾克試探美國在臺灣成立中美聯合防衛司令部的可行性,此為蔣介石最關心的一件事,艾克認為那是一個很好的主意,他會優先慎重考慮此事。當天晚上,顧維鈞在雙橡園大使館為蔣夫人舉行盛大宴會,與會貴賓包括剛上任的國防部長威爾遜(Charles E. Wilson,前通用汽車公司總裁)、司法部長布勞奈爾、眾院議長馬丁,以及其他國會領袖與高級官員,宋美齡把握機會與威爾遜暢談。自一九四三年二月十八日蔣夫人在國會發表擲地有聲的演講以後,美國朝野人士在她面前幾有「矮了半截」的心態,新近棄商從政的威爾遜亦不例外,宋美齡徵詢他對成立中美聯防司令部的意見,威爾遜毫不猶豫地認為係有必要,應付諸實施。 \n 一九五五年艾森豪政府正式在臺成立美軍協防臺灣司令部,由當時的第七艦隊指揮官殷格索中將兼任首任司令。協防司令部的結構與功能雖與蔣介石的原始構想有些不同,但已足夠顯示美國協防臺澎的決心。協防司令部的成立乃是繼一九五一年設置美軍顧問團及一九五四年簽署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美國防衛臺澎的第三座里程碑。 \n 由於宋美齡對美國黨政軍高層人事瞭若指掌,剛到華府出掌五角大廈的威爾遜竟向她打聽太平洋艦隊總司令雷德福海軍上將(Admiral Arthur Radford)為人如何、好不好相處、能不能合作?因艾森豪有意提名雷德福升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而宋美齡又與雷德福是老朋友,當時他亦是最支持國府的美軍高級將領。宋美齡向威爾遜盛讚雷德福,威爾遜說他放心了,他將向艾森豪舉薦雷德福。(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