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自焚老人的搜尋結果,共05

  • 遭邁粉瘋狂檢舉 親韓粉專瀕臨關版危機

    遭邁粉瘋狂檢舉 親韓粉專瀕臨關版危機

    蔡政府「關中天」引發民怨,前高雄市新聞局長鄭照新今爆料,有親韓粉專遭邁粉大規模檢舉,正面臨關版危機,請大家提供解救方法來救救該粉專。 \n \n政府「關中天」讓許多民眾不滿、痛批執政黨無法認受不同聲音,更相挺中天,甚至有老翁為此在中天電視台門口欲輕生。鄭照新今在臉書發文表示,知名粉絲專頁「韓黑父母不崩潰」踢爆,挺邁後援會群組嘲笑該老翁的留言後,隨即遭到邁粉系統性大規模檢舉,面臨關版危機。 \n \n鄭照新今在臉書發文表示,日前知名粉絲專頁「韓黑父母不崩潰」曾踢爆挺邁後援會群組,竟毫無同情心的嘲笑該老翁,沒想到隨即遭到邁粉系統性大規模檢舉,如今其粉專面臨關版危機。 \n \n鄭照新「恍然大悟」說,原來中天的檢舉就是這樣來的,「你踢爆,我檢舉,你正義,我就滅了你」!他呼籲,「請大家提供解救方法,不然我們也去找一個檢舉看他關不關」,更直言,「臉書這種管理方式大有問題」。 \n \n底下網友也表示,「這就是解嚴之後換來的言論自由」、「我們也來發動反檢舉」、「民進黨有多少取之不盡的經費養側翼,當鍵盤手,不需用腦」、「真的只能只有一種聲音耶!綠營真的很囂張」、「目前只能另闢粉專,越多越好細胞分裂,讓他們疲於奔命」、「加油!大家一定要去備用粉專按讚追蹤。不要被打倒,那些惡棍想要用檢舉逼關版,關了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正義不死」! \n

  • 四川宜賓 七旬老翁廣場自焚

     中國大陸四川宜賓市今天上午有民眾自焚。當地門戶網站「宜賓新聞網」報導,75歲李姓男子上午10時在翠屏區中山廣場前自焚。 \n 報導說,當地公安、醫療迅速趕赴現場處置。老人已送醫救治。1030522 \n

  • 我們的時代-中國暴力拆遷 點燃了重重怒火

     面對著龐大拆遷人員和怪手的進逼,成都女子唐福珍絕望而悲傷地站在她家樓頂上。然後,她用汽油澆上自己的身軀,點上了火。 \n 在熊熊烈焰中,她成為當前中國暴力拆遷下的慘烈殉身者,並被寫進二○○九年的歷史,以用身體維權之名。(但是,地方政府說她的反抗與自焚是暴力抗法,她的丈夫被刑事拘留。) \n 唐福珍不是第一個為了抗議拆遷而自焚的例子,也不是最後一個。 \n 今年三月在江蘇,九旬的陶姓老人連同他六十多歲兒子也引火自焚,但強拆行動並沒因此停下,怪手仍勇往直前。四月的早春,在峨眉山美麗的風景牌坊下,四個村民也因為不滿政府為了徵地強制拆遷而集體自焚。 \n 這些悲哀殘酷的火焰之外,還有無數件因為強制拆遷引起的暴力衝突:新聞一再傳出拆遷者以暴力打人,甚至以推土直接輾人,反抗者則用刀刺人、製造土砲反擊拆遷,甚至開車撞拆遷者。在中國的底層社會,不斷上演著一齣齣因為關於拆與反拆的黑色暴力荒謬劇。 \n 唐福珍事件發生後,去年十一月北京大學五位學者聯名呼籲解決暴力拆遷問題,並向全國人大常委提出對《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進行審查的建議。今年一月,國務院法制辦也提出《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征求意見稿)》,意圖對拆遷制度作出修正。 \n 但是,上週中國媒體報導指出,新拆遷條例可能已經胎死腹中,因為利益集團的強力反彈。 \n 最大的阻力來自地方政府,以及地方官員和地產商結合的利益集團。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進行了人類歷史上最急速巨大的城市化,沿海一線城市不斷大規模圈地進行城市化,內陸無數的城鎮也面臨大規模的拆遷和擴建。而地方政府為了尋求GDP的成長,更拼命進行城市開發。土地財政已經成為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在政府眼中,強制拆遷就是支持經濟發展,反抗拆遷則是反發展,所以必須打擊。 \n 尤其○一年採用的《拆遷管理條例》是政府暴力拆遷最好的武器。雖然中國在○四年修改的《憲法》和○七年通過的《物權法》明確規定只有「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才能進行土地征收,且必須「依照法律規定的權限和程序」,但這部拆遷條例依然屹立不搖。 \n 誠如五位教授在上書中指出,《拆遷條例》在三大焦點問題上和中國《憲法》及《物權法》相牴觸。第一,合法徵收有效的構成要件之一是應當在房屋拆遷之前完成合理補償,但《拆遷條例》卻將本應在徵收階段完成的補償問題延至拆遷階段解決。第二、徵收與補償主體應該是國家,但《拆遷條例》卻將補償主體定位為拆遷人。第三、《拆遷條例》授權房屋拆遷管理部門在沒有依法征收的前提下就可給予拆遷人拆遷許可。一位教授說:「修改的關鍵是征收、補償、拆遷各歸其位。保證無公共利益則無徵收,無合理補償則無征收,無徵收、補償則無拆遷,無法院裁判則無強制拆遷。」 \n 事實上,拆遷問題已成為當前中國最主要的社會衝突來源:四○%的上訪涉及徵地糾紛,而徵地糾紛問題中的八成以上涉及補償和安置。此外,因徵收農地引發的群體性事件已占全國農村群體性事件的六五%以上。 \n 許多人認為,未來解決拆遷問題的最核心的問題是如何界定「公共利益」,以及如何做到「公平補償」。不過,在這些程序問題背後,更重要的關鍵還是巨大的土地利益與地方政府的拼發展思維。 \n 於是,當一台台推土機繼續前進、無情地剷平下一棟房子,只會讓怒火從那些無奈無助的人們心中燃燒到他們無奈的身軀上,或者他們會把火轉向推土機旁手持各種器械的人身上。而無論如何,腐敗的得利者正在豪華的辦公室中開心地笑著。(作者為專欄作家)

  • 投書-總有一種回應會讓你掩鼻而去

    3月29日,針對3月27日因強拆導致92歲老人自焚一事,江蘇省連雲港市東海縣政府再度回應。縣政府新聞發言人稱,政府之所以在老人自焚後仍堅持強拆,主要是為了防止發生二次災害。 \n首度回應是28日上午,「江蘇東海通報父子自焚拒拆遷事件,稱破門救其父」,但旋即被證明為謊言,翌日,媒體刊出以「江蘇東海父子自焚阻止強拆,鎮長在場未阻攔」為題的報導。報導中指出更大的謊言:「來拆遷,從來就沒有拿出過手續。」但「他們帶著專業滅火器」。 \n失控的強制拆遷 \n有意思的是這「再度回應」。前一天,江蘇睢寧縣回應「對給公民打分畫分成四個等級質疑」 ,睢寧徵信辦主任某君稱「正是應廣大人民群眾強烈要求,我們才將其納入信用管理。」估計全國人民都笑了,對睢寧廣大人民群眾「被強烈要求」而深表同情。然而,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是東海縣政府新聞發言人:政府之所以在老人自焚後仍堅持強拆,主要是為了防止發生二次災害。照此霸王邏輯,我們很有理由相信「拆遷工作人員並未施救」致使「92歲老人與68歲兒子阻強拆自焚1死1傷」人間慘劇發生,完全是因當地政府部門為了減少他們生存的痛苦而盡快進入「西方極樂世界」。 \n對於這種足以讓人掩鼻而去的「回應」,筆者無心作過多指偽,九州之大,3歲孩子皆知「亞克西」不過是一塊荒涼的抹布。真正的問題,「政府之所以在老人自焚後仍堅持強拆」,主要是為了什麼,很值得深思。事實上,確切的答案已在初始的媒體報導中有所表露:當地官員稱,「要趕在4月1日新的拆遷條例頒布前強行拆除他家,否則就拆不了了。」 \n轉型期社會悲劇 \n這些是什麼問題呢?可以說是「新拆遷時代」來臨之前的最後陣痛,但首先是因相關問題被忽略或重視不夠引發的轉型期社會悲劇。媒體報導「北京大學5學者急諫國務院」中,他們首先要求遏制的就是條例修改前突擊拆遷行為。 \n有人直言,「最近有些地方突擊拆遷現象嚴重」,建議全國人大法工委和國務院關注,由國務院公布通知,要求各地在元旦、春節期間遏制突擊拆遷的發生。」因預計新條例將會更加嚴厲,一些地方已經出現突擊拆遷的苗頭;到了2月初,更有媒體推出直擊「各地頻現突擊拆遷現象」的報導說:「近日在河北、安徽、貴州、雲南、山東、重慶等省市已經出現突擊拆遷現象,衡水某飯店凌晨3時被扔進3顆炸彈,事發山東聊城的拆遷則有40餘名公職人員被『株連』,安徽某城市有居民甚至灌好了汽油瓶,準備隨時應對突擊拆遷……」。 \n可惜的是就在4月1日指日可待的時候,更多的人倒在野蠻拆遷令行禁止的門前,權力血腥的醜陋則趁機發揮到瘋狂的極致。而歸乎「公然戮民」的根底,任何肆意侮辱傷害著公眾、腳踩著他們「族類」遺骸在先,卻試圖自辯清白在後的諸如「回應」,與「屁話」有什麼絲毫的差別?我等實在「聞」不出來。

  • 新京報-自焚事件 燃燒的是政府信用

    評論解讀面對野蠻強拆,再次傳出自焚事件,《新京報》的評論呼籲,新的拆遷制度盡快出台,而在未出台之前,先要各地立即停止所有未達成協議而實施的強制拆遷行為。 \n這是一張泥塑般的臉,它以條條縱橫曲結的皺紋,寫滿92年的世事滄桑。面對這張臉,面對那雙凝滿苦淚的眼,那如傷口般撕裂的嘴,誰的心會無動於衷?這張臉屬於92歲老人陶興堯,江蘇「東海自焚事件」當事人之一。 \n3月30日,這幅老人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被很多人關注。幾天前,他68歲的兒子陶惠西,也以自焚這種慘烈的維權方式,燃燒自己的身體。然而,他們燃燒的身體,並沒能阻止住野蠻強拆,他們用生命捍衛的權利,已變成廢墟。 \n面對野蠻強拆,從四川的唐福珍開始,到江蘇的陶興堯、陶惠西父子,他們的身體雖然燃燒了,但野蠻強拆的行為,並沒有隨之化為灰燼。不僅如此,在個別地方,野蠻強拆還擴大了範圍、提高了速度,之所以如此,和拆遷者要與即將出台的「新拆遷制度」賽跑,趕在新法出台前,實現利益最大化不無關係。 \n觀察「東海自焚事件」,從媒體報道看,當地政府部門的做法,還存在著一些令人生疑之處,需要盡快說明真相。目擊者稱,兩人自焚後,拆遷人員並未施救,拆遷工作也未停止。此前陶家人之所以堅拒拆遷,和拆遷項目「任何手續都沒有」關係很大,財產價值也被低估。鎮政府請來的所謂專業評估師,其評估師資格證全部過期。直到陶惠西死了,鎮上也沒拿來強拆的合法手續。 \n這些被披露的問題還有待進一步證實,但陶興堯、陶惠西父子那燃燒的身體,卻是誰也無法否認的事實。面對這個事實,就需要思考,如何才能避免類似事件的發生,又如何依法追究相關當事人的責任,還社會以安寧,還公民以公道。 \n辦法其實早就有,比如,依法達成公平合理的拆遷補償協議,並將補償落實到位,安置好被拆遷者等,然後才能實施拆除。然而,道理總是淺顯的,現實卻常常是灰色的,甚至是黑色的。和公民身體一起燃燒的,正是合理、合情、合法的社會常識。在拆遷者利益的天平上,常識沒有分量,而違背常識、踐踏常識,卻總能利益最大化。這正是野蠻強拆和「新拆遷制度」賽跑的最大動力。在這種動力面前,法律也失去了分量。 \n因此,當今之計,一方面,我們再次呼籲新的拆遷制度盡快出台,而在未出台之前,先要各地立即停止所有的未達成協議而實施的強制拆遷行為。在公民的生命與尊嚴面前,這件事再也不能拖延了。 \n(摘錄自《新京報》2010-3-31,作者妮天健)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