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花神祭的搜尋結果,共16

  • 詠《花神祭》

    詠《花神祭》

     詠《花神祭》 \n 靜,無邊的等待 \n 是一種 \n 傾聽的姿勢 \n 動 \n 而不動 \n 不動而 \n 動 \n 花 \n 悄悄綻放 \n 伸展 \n 繽紛而喧鬧 \n 卻無聲 \n 似一束光 \n 盞燈忽忽在夜暗中 \n 投射出來 \n 沉寂的影子 \n 舞者被定格 \n 如移動的雕像 \n 靜 \n 如鏡 \n 觀自在 \n 自在而空 \n 空即是色即是 \n 空故有無相生 \n 無聲卻千言萬語 \n 含苞而放 \n 如一幅潑墨山水 \n 在四季 \n 接引不同顏色的雲彩 \n 如春之繾綣 \n 夏之賁張與熱烈 \n 秋風在天際吟唱 \n 風雪自孤獨的山巔飄落 \n 大地無垢 \n 花神緩緩轉身 \n 兀自趺坐 \n 靜靜地空有 \n 照見五蘊皆空 \n 度一切苦厄 \n 後記:《花神祭》是台灣當代重要編舞家林麗珍的力作,2015台北文化獎、2019吳三連獎得主,並曾獲得歐洲文化藝術電影台ARTE遴選為全球最具代表性的八位編舞家之一,且為亞洲唯一。 \n 「定、靜、鬆、沉、緩、勁」是無垢舞蹈的特色,也是令人感動、震撼的藝術元素。2020、10、31國家戲劇院觀後詩成。

  • 以舞作祈福  無垢舞蹈劇場《花神祭》展現生命能量

    以舞作祈福 無垢舞蹈劇場《花神祭》展現生命能量

    《花神祭》是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歷5年創作的經典舞作,將在11月底於台中國家歌劇院演出,無垢舞蹈劇場今天於歌劇院獨特的涵洞大廳進行一場舞蹈祈福。「看舞者們盡心盡力地排練、演出,我都會非常感動!」林麗珍熱淚盈眶地說,在特別的今年,藉由舞作祈福,感謝生命及所有的人,並感受、保護及珍惜大自然的能量。 \n無垢舞蹈劇場在2000年首次發表《花神祭》舞作後,即應邀到世界巡演驚豔國際,經20年淬鍊,將在11月28日、29日在台中國家歌劇院演出。 \n無垢舞蹈劇場在國家歌劇院特殊的涵洞大廳的舞蹈祈福儀式,現場渾厚深沉樂聲,緩緩地在涵洞裡裡飄散,忽而悠隱、時而趨近,16名舞者虔誠或靜坐祈福、或緩步祝禱,展現絕美的沈靜與空靈。 \n「無垢舞蹈劇場以非典型劇場形式,讓我看到另個境界的藝術,感受聲音及音波外,更改感到生命力,一種沈浸式的感動」台中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邱瑗在祈福儀式後感謝舞者們帶來具有生命力量的祝福。 \n林麗珍表示,《花神祭》想表達的是生命的「退」,因為「退」,新的生命力量才會出現,蘊含的其實是無限可能。《花神祭》的創作靈感源自林麗珍欣賞落花時的感觸,整齣舞作在舞者動靜交疊的步行與呼吸間,傳遞生命生生不息及對天地的敬意。 \n《花神祭》闡述季節更迭轉換,「春芽」以男女繾綣慢舞傳遞綿延情愫,是為「生」;「夏影」由赤身群舞展現生命力、創造力,與破壞力,是為「長」;「秋折」透過和緩步伐與沉穩的吟唱體現人生恆流,是為「收」;「冬枯」在輕快的琵琶奏樂和落雪紛飛時,揮動生命最後的篇章,是為「藏」。

  • 花神祭 口述影像舞祝福

    花神祭 口述影像舞祝福

     無垢舞蹈劇場代表作《花神祭》,睽違5年再重演,藝術總監林麗珍表示,這部作品是獻給世界的善意與祝福,「大自然教會我們,退讓就是世間最美的善意,我也隨時都可以退休,能再看到這支舞,我人生無憾。」 \n 林麗珍表示,舞作從頭到尾探討一個「退」字,「春天退去,夏天才有空間進來,夏天退去,才有秋天、冬天,如此構成美麗的循環。」 \n 在彩排現場,由資深舞者王芊懿與黃耀廷飾演花靈,詮釋經典段落〈春芽〉,兩人全身塗白,以極為緩慢速度感受彼此氣息與動作,交融在一起,最後也緩慢分開。 \n 林麗珍表示,當生命裡的陰陽調和時,會達到一種境界,「要跳這段舞,內心不能有絲毫的雜念,在這麼緩慢的速度裡,持續一個段落,耐性很容易被磨光,只要那個不耐煩一上來,速度就會改變,這支舞就無法完成。」 \n 這次還有口述影像版本,林麗珍表示,這對她而言是很新的嘗試,「我希望有天可以自己蒙著眼睛,到座位上好好聽一次別人說舞,才更能為看不見的人設身處地。」林麗珍說,若要由她說〈春芽〉段落,她會如此形容,「那是一種身體的觸感,舞者跳得像是風一樣輕柔,輕輕地吹撫過你的身體,又像是潛入水空間,盡情地優游其中。」

  • 花神祭重現 林麗珍:退讓是世間最美的善意

    花神祭重現 林麗珍:退讓是世間最美的善意

    無垢舞蹈劇場代表作《花神祭》,睽違5年再重演,藝術總監林麗珍表示,這部作品是獻給世界的善意與祝福,「大自然教會我們,退讓就是世間最美的善意,我也隨時都可以退休,能再看到這支舞,我人生無憾。」 \n林麗珍表示,舞作從頭到尾探討一個「退」字,「春天退去,夏天才有空間進來,夏天退去,才有秋天、冬天,如此構成美麗的循環。」 \n在彩排現場,由資深舞者王芊懿與黃耀廷飾演花靈,詮釋經典段落〈春芽〉,兩人全身塗白,以極為緩慢的速度,感受彼此的氣息與動作,交融在一起,最後也緩慢地分開。 \n林麗珍表示,當生命裡的陰陽調和時,會達到一種境界,「要跳這段舞,內心不能有絲毫的雜念,在這麼緩慢的速度裡,持續一個段落,耐性很容易被磨光,只要那個不耐煩一上來,速度就會改變,這支舞就無法完成。」 \n這次還有口述影像版本,林麗珍表示,這對她而言是很新的嘗試,「我希望有天可以自己蒙著眼睛,到座位上好好聽一次別人說舞,才更能為看不見的人設身處地。」 \n林麗珍說,若要由她說〈春芽〉段落,她會如此形容,「那是一種身體的觸感,舞者跳得像是風一樣輕柔,輕輕地吹撫過你的身體,又像是潛入水空間,盡情地優游其中。」

  • 編舞家 林麗珍 玩著種籽 像個孩子

    編舞家 林麗珍 玩著種籽 像個孩子

    「妳看!美嗎?」林麗珍的種子收藏來自世界各地逾三百種,她隨性地捏了其中一顆,那是白色細條貼著深核色紋理的狐尾櫚,她將之擺放在胸前、袖口展示,改口道:「不,不能說美麗,是真實,是活生生的。它的生命力在裡面,你以為死了,不是,它們只是藏著,等待機會。我看著它們,不曾感到厭倦。」這位剛過七十歲生日的編舞家圓框眼鏡後的眼睛大大,身材小小,面容素潔,只抹上了豔色的唇彩,玩起心愛的物事,像個孩子。她笑得很開心:「創作從大自然來啊,無限寬廣。每個種子都有它的家。」 \n林麗珍玩了起來。 \n我們拜訪她位於永和的八樓寓所,上層是她與夫婿陳念舟的私人空間,下層是整層未隔間的客廳,一入門是陳念舟栽種的杜鵑,竹枝、五節芒、鼠尾草成束點綴在木質空間中,榻榻米上的茶席旁有窗,未設布簾阻擋天光,遠望是城市高樓,更遠處是層疊的山巒。簡短寒暄過後,用不著我破冰與說明採訪主旨,林麗珍很快樂地拎出一串又一串種子,要我們細看每顆種子的型態、色澤,感受那些巧奪天工的生命力。 \n「妳看!美嗎?」林麗珍的種子收藏來自世界各地逾三百種,她隨性地捏了其中一顆,那是白色細條貼著深核色紋理的狐尾櫚,她將之擺放在胸前、袖口展示,改口道:「不,不能說美麗,是真實,是活生生的。它的生命力在裡面,你以為死了,不是,它們只是藏著,等待機會。我看著它們,不曾感到厭倦。」她讚嘆:「我們的任何設計,都拼不過它。」 \n說著,她甩起了成串的黃花夾竹桃,「妳聽!」那是《潮》(2017)中白鳥破冰復生,自然山川中的吟唱,聲漸緩,響亮的蟲鳴加入,林麗珍笑,指著矮櫃上的螽斯,「蟈蟈很適度地一起,生活時常有這種驚喜!好玩吧!」然後她像想起了什麼,又興沖沖地端出了一瓶有著白色飛絮的種子獻寶,「妳看,可不可愛!」不等我們回答,她珍惜地捏出了一顆,仰起頭,吹氣,她追逐著種子,小小的花絮分散為兩株,飛揚在初秋的暖陽中。林麗珍細細地撿拾搜尋角落,最終拾回了心愛的收藏,「好啦,回家啦!」 \n這位剛過七十歲生日的編舞家圓框眼鏡後的眼睛大大,身材小小,面容素潔,只抹上了豔色的唇彩,玩起心愛的物事,像個孩子。她笑得很開心:「創作從大自然來啊,無限寬廣。每個種子都有它的家。」 \n生命跟種子一樣,等待冒出 \n「生命跟種子一樣,翻山越嶺,經過千山萬水,選擇適合的土地,才落了土。」林麗珍解釋,「一顆孤伶伶的種子,飄啊飄啊,好不容易被一個浪潮打上去又拉下來,反反覆覆,最後終於攀著土地不走了,撐住了,等待機緣,不知經歷了多久時間,我們才看到有個東西從土地冒出來。」 \n這是宿命論了。是那種「時代洪潮席捲,無論如何左閃右躲仍無力與之對抗,最終,仍會回到被安排好的土地上扎根」的命運。那麼,是什麼操控著命運呢?對編舞家來說,那個更巨大的「什麼」,是自然,也是時間。 \n出身基隆商家,林麗珍自幼失怙,全靠母親林陳淑貞拉拔六個孩子長大,母親知道世道辛苦,原心心念念排行老四的女兒從商,但數字關不住小女孩跳舞的熱情,她中斷金甌商職的學業,在一九六七年考進中國文化學院舞蹈音樂專修科,那是當時台灣唯一的舞蹈專業高等學府,她在那裡認識了未來的丈夫陳念舟,埋下了未來在長安國中(原長安女中)任教,教導蔡必珠(無垢舞蹈劇場資深舞者,現為總排練)的機緣,在職期間編創的千百人大型反共製作《同舟共濟》(1973)、《碧血黃花》(1974)、《泳向自由》(1975)、《乘風破浪》(1976)、《哈薩克神殿》(1977)年年奪下「全省國中現代舞」首獎。 \n再後來,林麗珍編了一支廿分鐘的單人舞《我是誰》(1982),台上只有一枝搖擺不定的藤、一張殘破的椅子,坐著一個女人,其動作細緻緩慢,存有未來無垢身體美學的原型。編舞家探問生命的浪潮,是如何將她推至此時此地,「當時我剛生完小孩,也是在搖擺中,還不確定,就生了一個寶寶,生活的困境與自己想做的事情,存在內在的衝突。一個女人,在房間裡,跟自己對話。」她回憶:「我想要做的東西好像時候還沒到,過去做的事情應該要結束了,應該要離開了,有別的東西要進來了。」 \n她聽從內心,也聽從愛。編舞家步入家庭,那是長達八年的「休耕期」。 \n創作,從身體裡生根發芽的種子 \n無垢的種子在休耕期落了土,悄悄扎根,還無人知曉。 \n期間,她參與原住民樂舞與台灣民間習俗的田野採集工作,還跟一群非舞蹈領域的藝術家如虞戡平、柯一正、楊德昌、萬仁等混在一起拍電影,「鏡頭會放大,讓我看見細節,過去的我是看整體,鏡頭讓我更細緻……每個行業都會教我看不見的東西。」多年合作的服裝設計師葉錦添說她總是在細節中給自己挑毛病,林麗珍笑:「這是電影給我的影響。」 \n對生活放上了心,生命就自然地環繞了過來,「休耕讓我有了細節,像是窗子一打開,才發現原來有那麼多植物,一朵小花探進頭跟妳打招呼,看見陳先生種的花,原來那麼美。」陳念舟是景觀工程規劃設計師,專精杜鵑育種及栽培,但林麗珍老實招認,「以前他問我『好不好看?』我都說『好看!』然後就走了,很敷衍。現在,眼睛、耳朵張開了,才知道一朵花裡有那麼廣泛的世界。」 \n「創作是最後的結果,生活才是重點。所有的創作都來自生活的體驗,慢慢地濃縮,最後才完成一樣東西。我需要時間累積,創作沒有了不起,得要能感覺、能欣賞,這才會豐富你自己,讓你成為一個有層次的人。」她從五節芒花如雪的翻飛設定了《醮》(1995)人鬼神的中介空間;從一朵茶花的開落看見《花神祭》(2000)的四時運轉;從鴨腱藤種子的安定如石,種下《潮》(2017)中新生的契機……這些全來自她的生活體驗,「沒有這些,你只是在交代。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產生心跟心的交流。」 \n更重要的是,那顆從身體裡生根發芽的種子,成為藝術家創作轉折的關鍵點,「生了孩子,那是天崩地裂,拽到身體裡的撕裂、痛,無私的奉獻自然就出現了,意志力會被鍛鍊出來。年輕時只想要舞蹈啊,也沒想過要孩子,但孩子來了,妳就是媽媽了,潛能就出現了。」她自我分析,「《潮》最後衝出去的瞬間,生命就是冒險,必須竭盡所能,我們都是獨一無二。生命得盡全力,衝出去,妳就會面臨所有一切,暢快、乾淨。」 \n失去,才能讓其他生命有機會進來 \n「創作隨著時空,內在有很大的衝擊,這些衝擊會累積到你的底層,時間成熟,都會『返』出來。」林麗珍說。 \n一九九五年成立無垢舞蹈劇場迄今的廿五年間,林麗珍僅推出天地人三部曲《醮》、《花神祭》、《觀》及其續篇《潮》,量少質精,她為人所知的「靜定鬆沉緩勁」身體美學,變形、凹折了一般所認知的「時間」觀念,「在我的舞蹈中,很多東西消逝,不知不覺來,不知不覺消失,你沒辦法控制,只能順著時間走。有些人說,你的舞蹈很美,但裡面有很多悲傷。」 \n「那是失去。你知道他就是要走,這當中有多少情感,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所有一切,像浪潮一樣,一波一波地帶走他。」林麗珍面對提問,多半能不假思索地以一種溫暖輕盈的方式,漫天摘星式地談論其生命觀,唯有談起去年離開了的愛貓弟弟、妹妹,有幾秒的遲疑,「我們在無明中會恐懼,恐懼失去,但這是必然,不捨得要放掉。像妹妹走了,我先生不捨,為她寫了長長的祭文,寫到我阻止他,對他說『你不能再寫了,寫到妹妹走不開,你也放不下。』我也對妹妹說『妳快走,菩薩會帶妳去一個好的地方。』傷痛會使我們成長,讓我們柔軟與體貼,這要持續學習。」 \n林麗珍即席草書了《花神祭》中的〈秋折〉片段,她在捲軸中的最後畫上了一個影子,那是要退去的秋靈,「這是我。雪愈下愈大,祂的肉身不斷往後退……我感覺祂有感情……但總是要退去,才會有新的生命進來。《花神祭》在講的就是這件事情,退,讓其他生命有機會進來。」 \n「我以前害怕死亡,現在不怕了,我能夠坦然地談論了。當你知道死亡是生的捨,你應該要喜悅,終於可以捨去許多東西了,不用再承擔不必要的困擾了,有一個新的『身體』,讓靈魂更舒服自在。大自然都安排好了,這是多美妙的設計,因為人的不捨,才會讓肉身辛苦……」編舞家透過作品,嘗試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避免讓珍愛的生命因眷戀生苦,「他們如果再回來,焦慮依然會在身上……要讓他們舒服。不管這是不是真的,我們要相信。」 \n唯有感激,才可能產生轉變 \n林麗珍從生活對「自由意志」、「命運」、「輪迴」的本質進行深思,「我們是隨波逐流,時代帶著我們走,所有一切我們都無法決定,只能決定自己內心的狀態。你看,歷代的戰爭,我們沒有任何力量,只能跟著浪潮,像洗衣機,一滾就被帶著走,所有集體意識都捲進了混沌……」她頓了頓,「所有東西來了,你拒絕不了,像新冠病毒,就是一個種子,它在找出口,我們沒有招架之力。」 \n除了今年《花神祭》重演遇上的武漢肺炎,無垢幾個作品在台演出前後,都映照著致命的自然災難,諸如《花神祭》首演的前一年遇上了九二一大地震,《觀》則在當年碰上了八八風災。 \n「我會提早十年。不知道為什麼,我感應得到。」她平靜地說,自然誠懇,彷彿在說「今天天氣晴朗」這樣的客觀事實,「我對環境很敏感,我擔心,所以才有這些作品。世界走到某個階段,不斷累積,一定會發生事情。像《醮》,那是大環境下的經濟發展,人與人的對立與私慾,那很危險;到了《花神祭》我看見環境,只能試著溝通,去感恩,知道自然有生命、有感覺,你才不會毫無感覺地動手,你會客氣;到了《觀》,我感覺水資源很危險,不斷被破壞……我相信不只是我,只要是對世界有關心的創作者,會不知不覺地在作品中反應出來。那不是刻意的,事實就在那裡。」 \n根據墨菲定律(Murphy's Law),事情如果有發生的可能性,不管機率多小,該發生的就是會發生。 \n「如果環境很好,那《花神祭》、《觀》、《潮》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沒有藝術也無所謂,生活就是藝術了。因為身體不健康了,才會有這樣的東西跑出來,那是暗示。」她頓了頓,「我們得轉變心態,去想這些暗示正在試圖告訴我們什麼。」林麗珍眼神不閃不躲,「唯有感激,才可能產生轉變。我們不能一直處在恐懼之中,人一恐懼,就會出問題,恐懼會使你喪失理智。今年,我想跟大自然、跟所有生命體說聲謝謝,我們是生命共同體,我們不是單一的,我們得感謝,去和解,共存。」 \n無垢舞蹈劇場《花神祭》 \n10/30~31 19:30 \n10/31~11/1 14:30 \n台北 國家戲劇院 \n11/28~29 14:30 \n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n12/11~12/12 19:30 \n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n(本文摘自《PAR表演藝術 10月號第334期》)

  • 看一朵花開落 林麗珍慢舞

    看一朵花開落 林麗珍慢舞

     國家文藝獎得主林麗珍,曾以代表作《花神祭》獲法國藝術電視台評選為當代八大編舞家,這部巡演世界8國的作品,今年將在台重演。林麗珍表示,她創作時程緩慢,平均約5年完成一部作品,這種緩慢哲學,在疫情下,反而成為這世界最需要的事。 \n 「疫情就像是鏡子,讓我們好好看見自己,假如再不繼續好好約束自己,不是疫情不會停止,就是還會有別的考驗,會再出現。」 \n 巡演隨緣 心懷感激 \n 林麗珍表示,現在世界各地多數劇場已關閉,無法演出,她對於巡演行程已抱持隨緣態度,「在這種狀態下,我們一定要更加謙和,保持中道、柔軟的態度,一切才有空間和機會,同時要心懷最大的感激,感謝大自然、大環境和所有神明。」 \n 現年70歲的林麗珍回憶,36歲那年,有次看到夫婿陳念舟種植的玉之浦山茶花,花瓣天生的白紅交錯,有如水墨在畫紙上暈開來,甚美,「但我隔天再去看,已經掉在地上了,當下我心想,花開花落,說沒就沒了,我怎麼不當下好好欣賞這朵花呢?這件事帶給我觸動,一直放在心裡,成為2000年創作《花神祭》的靈感。」 \n 一朵掉在地上的花,讓林麗珍開始長期觀察花開的過程,她說,「那朵花消失了,讓我想了解,她是怎麼開的?我天天看花,發現原來花開的過程,是這麼緩慢,得經歷這麼多過程,才能完成綻放的那一瞬間,但是,我們過去只看見花開好的樣子,錯過細節,錯過體會一顆種子變成一朵花的過程。」 \n 25年光陰 釀出4作品 \n 林麗珍說,緩慢是大自然教會她的珍貴哲學,編創這部作品,是對大自然表達感謝,「當你拿著放大鏡看植物的紋路、脈絡,怎麼會不感動?用這樣細緻的態度編舞,慢慢的,作品也會有細節,不會那麼粗糙。」 \n 林麗珍在這25年來完成四大部作品,包括1995年《醮》、2000年《花神祭》、2009年《觀》和2017年《潮》,她表示,每一部作品的完成,甚至到國際藝術節演出,她抱持著順其自然的心情,「很多事情不是積極追求就能獲得,一切是眾人推動的力量,還有當你懂得讓自己靜下來,就能挪出空間來,讓事情自然發生。」

  • 花神祭VR加持 舞動七情六慾

    花神祭VR加持 舞動七情六慾

     無垢舞蹈劇場多次獲得國際藝術節好評的經典作品《花神祭》,全場近乎朝聖般的和緩動作令人摒息,宛如縮時攝影,今年除了將再重演,同時預計拍攝VR版本。 \n 藝術總監林麗珍表示,這是全新的嘗試,目前還在實驗階段,「如何把表演藝術的影像和科技相結合,留下不一樣的詮釋方式,很期待看到成果。」 \n 林麗珍說,她是做劇場出身的人,她的創作法則是少就是多,「劇場最困難的地方,在於讓真實的表演者,在簡單的空間,描繪無限可能,但是VR也能呈現不同面貌,我相信科技同樣有它的柔軟之處,不只是數據。」 \n 回望25年來,現年70歲的林麗珍完成四大部作品,包括1995年《醮》、2000年《花神祭》、2009年《觀》和2017年《潮》,林麗珍表示,當年編創《花神祭》,安排春、夏、秋、冬四大段落,表現生命循環,是想對大自然說謝謝。而舞作裡〈春芽〉全身裸白的舞者,彼此交纏,生機無窮,令觀眾難忘。 \n 林麗珍說,「生命的純淨,衣服蓋不住,像是春芽要發的時候,說明了生命是一場奇蹟,大自然帶給我們很多滋養。」 \n 藝評人徐瑋瑩觀察,無垢的表演特色是動作很緩慢,「舞者的動作細緻,讓觀眾身心狀態跟著慢下來,停留在腦海中的畫面,也變得深刻。」 \n 藝評人黃佩蔚認為,「《花神祭》表現人性糾結、掙扎、物慾和生命,透過春夏秋冬變化,以及天地萬物消長,反映人性七情六慾。」

  • 無垢花神祭重登舞台將拍VR版

    無垢花神祭重登舞台將拍VR版

    \n \n 無垢舞蹈劇場多次獲得國際藝術節好評的經典作品《花神祭》,全場近乎朝聖般的和緩動作令人摒息,今年除了將再重演,同時預計拍攝VR版本。 \n \n 藝術總監林麗珍表示,這是全新的嘗試,目前還在實驗階段,「如何把表演藝術的影像和新科技相互結合,留下不一樣的詮釋方式,我很期待能夠看到成果。」 \n \n 林麗珍說,她是做劇場出身的人,她的創作法則是少就是多,「劇場最困難的地方,在於讓真實的表演者,在簡單的空間,描繪無限可能,但是VR也能呈現不同面貌,我相信科技同樣有它的柔軟之處,不只是數據。」 \n \n 回望25年來,現年70歲的林麗珍完成四大部作品,包括1995年《醮》、2000年《花神祭》、2009年《觀》和2017年《潮》,林麗珍表示,當年編創《花神祭》,安排春、夏、秋、冬四大段落,表現生命循環,是想對大自然說謝謝。而舞作裡〈春芽〉全身裸白的舞者,彼此交纏,生機無窮,令觀眾難忘。 \n \n 林麗珍說,「生命的純淨,衣服蓋不住,像是春芽要發的時候,說明了生命是一場奇蹟,大自然帶給我們很多滋養。」 \n \n 藝評人徐瑋瑩觀察,無垢的表演特色是動作很緩慢,「舞者的動作細緻,讓觀眾身心狀態跟著慢下來,停留在腦海中的畫面,也變得深刻。」 \n \n 藝評人黃佩蔚認為,「《花神祭》表現人性糾結、掙扎、物慾和生命,透過春夏秋冬變化,以及天地萬物消長,反映人性七情六慾。」 \n \n 拍攝VR版《花神祭》的導演,是之前拍攝無垢劇場與林麗珍紀錄片《行者》的導演陳芯宜,她表示目前還在工作階段,日後再與觀眾分享詳細內容。

  • 下半年搶票 鎖定馬友友、帕爾曼

    下半年搶票 鎖定馬友友、帕爾曼

     振興券推出,許多藝文愛好者已蓄勢待發,打算趁這波方案搶票,用最優惠的票價欣賞優質節目,或搶到更好的位置,下半年重量級的團隊、音樂家,包括10月將來台的維也納愛樂、11月大提琴家馬友友、小提琴家帕爾曼,都是熱門首選。 \n 藝評人林伯杰表示,「相隔半年多,沒有國外巨星來台演出,這段時間都是透過YouTube欣賞這些音樂巨星演奏,現在要使用振興券,無論是資深愛樂者或剛入門的觀眾,都建議可從這幾場重量級的演出開始。」 \n 下半年演出,還有無垢舞蹈劇場的經典作品《花神祭》,全場近乎朝聖般的和緩動作令人摒息,多次迎得國際藝術節好評。藝評人黃佩蔚表示,「《花神祭》表現人性糾結、掙扎、物慾和生命,透過春夏秋冬變化,以及天地萬物消長,反映人性七情六慾。」 \n 此外大型音樂劇製作《台灣有個好萊塢》也將重返舞台,藝評人白斐嵐表示,「這部戲以台語演出,語言豐富,連帶音樂也變得豐富,加上劇情說的是台語片的電影史,更加吸引人。」 \n 近期竄起的演員蕭東意新作《東意在哪裡》亦值得關注,白斐嵐認為,「他喜劇的節奏感抓得很好,令人驚喜。」

  • 讓振興券值回票價 下半年追馬友友、帕爾曼

    讓振興券值回票價 下半年追馬友友、帕爾曼

    振興券推出,許多藝文愛好者已蓄勢待發,打算趁這波方案搶票,用最優惠的票價欣賞優質節目,或搶到更好的位置,下半年重量級的團隊、音樂家,包括10月將來台的維也納愛樂、11月大提琴家馬友友、小提琴家帕爾曼,都是熱門首選。 \n \n 藝評人林伯杰表示,「相隔半年多,沒有國外巨星來台演出,這段時間都是透過YouTube欣賞這些音樂巨星演奏,現在要使用振興券,無論是資深愛樂者或剛入門的觀眾,都建議可從這幾場重量級的演出開始。」 \n \n 下半年值得注意的演出,還有無垢舞蹈劇場的經典作品《花神祭》,全場近乎朝聖般的和緩動作令人摒息,多次贏得國際藝術節好評。藝評人黃佩蔚表示,「《花神祭》表現人性糾結、掙扎、物慾和生命,透過春夏秋冬變化,以及天地萬物消長,反映人性七情六慾。」 \n \n 此外大型音樂劇製作《台灣有個好萊塢》也將重返舞台,藝評人白斐嵐表示,「這部戲以台語演出,語言豐富,連帶音樂也變得豐富,加上劇情說的是台語片的電影史,更加吸引人。」 \n \n 近期竄起的演員蕭東意新作《東意在哪裡》亦值得關注,白斐嵐認為,「他喜劇的節奏感抓得很好,常有天外飛來一筆的想法,令人驚喜。」

  • 無垢花神祭 演繹生命循環

    無垢花神祭 演繹生命循環

     無垢劇團成軍20年,《花神祭》再回到台北演出,昨(17日)彩排記者會中,林麗珍暢談創團20年的心路歷程,她不禁眼眶泛紅,「回望20年的創作歷程,我希望回到最初的起點,返回這個舞台,言語很難表達我的感受。」 \n 談到舞作中代表台灣的土地精神,林麗珍說,生命無時無刻都跟土地對話,即使城市覆蓋鋼筋水泥,還是與土地深深連結,只是有沒有自覺而已,「我運用很多元素,例如舞者手中的竹劍,竹節代表生命的律動,是來自竹山的竹材,落花則是全體團員們親手搓揉出來的結晶。」 \n 除了展現土地精神,《花神祭》最大的主題是與生命和大自然對話,林麗珍說,「生命就像一場奇蹟,充滿冒險與無限可能。」因此舞作由〈春芽〉、〈夏影〉、〈秋折〉、〈冬枯〉等4個段落組成,以全身粉白的舞者交纏或獨舞,搭配人聲吟唱、洞簫和琵琶彈奏,展現生命的循環,林麗珍認為〈冬枯〉特別展現舞作精神,「生命至終結束,但是結束也是另一個起點,展現生命的轉折。」 \n 值得一提的是,林麗珍說,為了營造如雪片般的落花,象徵生命的終始,特別動員全部劇組的人花費4、5天時間「搓」出雪花,「劇場完全是手工業,是活生生的生命歷程,無法搶快也難以複製。」 \n 談到今年4月上映、由紀錄片導演林芯宜跟拍林麗珍10年的紀錄片《行者》,林麗珍笑著說,「那個小女孩拜託我讓她拍,原以為是幾個月的事情,沒想到1年、2年,10年過去了,她還在拍。」林麗珍說,投入每一件事情都需要時間,劇場的經營更是如此。《花神祭》將於17日至20日在國家戲劇院連演5場。

  • 無垢舞蹈劇場20周年 推出經典作「花神祭」

    無垢舞蹈劇場20周年 推出經典作「花神祭」

    享譽國際的無垢舞蹈劇場在成立20周年之際,將在國家劇院推出經典之作「花神祭」,將間隔10年的唯美鉅作浪漫呈現。

  • 無垢20年9月再舞《花神祭》以四季更迭呈現生命輪迴

    無垢20年9月再舞《花神祭》以四季更迭呈現生命輪迴

    無垢舞蹈劇場將於9月17日至20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睽違10年、無垢藝術總監林麗珍編創天地人三部曲的二部曲舞作《花神祭》共5場。《花神祭》以春夏秋冬四季遞嬗呈現萬物生命從萌芽、綻放到消逝的自然輪迴。 \n曾在2002年被歐洲代表性的文化藝術電視台「ARTE」遴選為世界當代八大編舞家的林麗珍1995創立無垢,今年適逢創團20周年,20年間只孕育出3大舞作1995《醮》、2000《花神祭》、2009《觀》。林麗珍以5年時間創作完成的《花神祭》2000年在台北國家戲劇院首演,之後曾應邀至法國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西班牙馬德里秋季藝術節、義大利新喬凡尼劇院藝術節、法國馬恩河谷國際雙年舞蹈藝術節、德國沃夫堡國際舞蹈藝術節、奧地利布萊根春季藝術節、奧地利茵斯布魯克夏季舞蹈節、墨西哥國家美術宮等地演出。 \n法國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創辦人暨藝術總監 Guy Darmet 曾盛讚:「《花神祭》中的一舉一動,把呼吸都帶走了……」並曾榮登法國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20年年鑑的封面。2007年4月雖曾在國家戲劇院演出《花神祭》之〈春芽〉,但在台灣最近一次演出《花神祭》完整版已是10年前2005年10月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的第7屆台北藝術節,此次睽違10年後,《花神祭》將再度登台。 \n《花神祭》是一場自然天地的祭儀,除一開場的〈序〉和心經誦念聲中結束的〈跋〉之外,共有〈春芽〉(生)、〈夏影〉(長)、〈秋折〉(收)、〈冬枯〉(藏)4段舞碼,以春夏秋冬四季更迭呈現花卉、野獸、人類等萬物生命從萌芽、綻放到消逝的自然輪迴,領悟人生循環就在大自然無極輪迴的永續永生,進而達到物我兩忘、生死超脫。 \n〈春芽〉(生)代表植物,兩位全身粉白、四目低垂互不相望卻遙遙心屬的男女花靈從從相遇、繾綣到分離,呈現花開花謝、綻放到極致後凋零的絕美景象;〈夏影〉(長)代表動物,夏神和獵影手中的竹棒聲夾雜著鼓聲吶喊人類原始的慾望,夏神和夏幽的纏綿呈現生命的奔放與爆發;〈秋折〉(收)代表人,林麗珍的吟唱配上巴烏與僧波鑼,呈現時光的流逝;〈冬枯〉(藏)萬物回到歸點,4把用撥子彈奏的琵琶配上1支洞蕭,冬靈在雪中揮舞生命之劍,努力在生命消逝前奮力一搏。《花神祭》的美學傳達一種絕美與深沉的痛楚,林麗珍說:「《花神祭》就是痛至極致的美。」 \n飾演花靈的兩位無垢資深舞者鄭傑文、吳明璟日前在台北宣傳記者會中演出《花神祭》之〈春芽〉,登台前兩位舞者各自坐在大廳左右一角閉目養神,讓自己在靜默中放空,調整好內心狀態再登台,這已是舞垢舞者的必修功課。登台時兩位全身粉白的男女花靈以極其沉緩的肢體律動,從相遇、繾綣到分離呈現花開花謝、綻放到極致後凋零的絕美雙人舞。 \n林麗珍表示舞者的身體往下沉代表以恭敬之心貼近土地,向上伸展和扭曲身體代表生命的綻放和凋謝。鄭傑文除與吳明璟搭檔演出〈春芽〉,他也將與無垢總排練、曾多次擔綱〈春芽〉花靈一角的蔡必珠合演此段舞。由於鄭傑文在5場〈春芽〉演出中將分別與吳明璟、蔡必珠搭檔雙人舞,傑文表示與兩位不同舞者合跳雙人舞,身體的感覺也不同,因此身體必須呼應搭檔舞者所給的身體訊息,彼此才能配合得好,心裡要安靜才會顯現柔軟;他說練〈春芽〉時麗珍老師也不斷調和搭檔彼此,他很期待最終呈現的〈春芽〉。蔡必珠也表示雙人舞必須互相傾聽並信任彼此的身體,是密切的,絕非單獨的個體,才能合而為一。 \n紀錄片導演陳芯宜費時10年拍攝無垢舞蹈劇場及其藝術總監林麗珍的紀錄長片《行者》今年4月首映,首周上映時全台只有3家戲院放映且總場次1天不到10場,但上映7天卻破百萬票房,令陳芯宜感動不已,各地觀眾迴響紛紛要求上映,電影公司不時接到包場電話,最後《行者》在全台院線上映約3個月、總票房近400萬元,因為《行者》令許多人更加認識默默耕耘、認真專注、10年磨一劍的無垢舞蹈劇場並為之感動,因此《花神祭》日前正式開賣1天內3場次近4500張票便被搶購一空,第4場加演場也在兩天內全部售罄,日前在廣大觀眾熱烈要求下再加開第5場次也近完售,創下藝文演出少見的票房佳績,這也是無垢多年來在世界各藝術節一步一腳印所累積的成果,終於開花綻放。 \n林麗珍很重視舞者肢體的中心軸基本功,她表示無垢舞者的身體需要3年的基礎,5年的磨練,更需10年的精雕細琢,才能開出美麗的花,也才能在舞台上呈現純淨的肢體語言,展露深沉憾人的能量。 \n無垢舞者每次登台前長達3小時以上的準備時間,從梳頭、點妝、抹身、拍粉、著裝,舞者在靜默中逐漸放下自己,與呼吸和空間合而為一。林麗珍表示:「不要因為覺得人家看不到就不去照顧細節,秘密全都藏在細節裡。」正是這份專注與用心才能撼動人心。

  • 無垢20年 再舞《花神祭》

    無垢20年 再舞《花神祭》

     由舞蹈家林麗珍創立的無垢舞蹈劇場成軍20年,至今僅發表《醮》、《花神祭》與《觀》等三部舞作,緩、靜、空、沉的氛圍、對人文與自然土地的關懷,以及儀式性的肢體表現為共通特色。其中的《花神祭》已10年不見,在20周年的紀念時刻,即將再現。 \n 紀錄片加持 開賣完售 \n 今年4月,紀錄片導演陳芯宜跟拍林麗珍10年的紀錄片《行者》上院線,以奇兵之姿創下立足院線近3個月、總票房近4百萬元的佳績,而這股效益也延續至《花神祭》的演出,開賣首日,原本安排的3場演出、4千多張票銷售一空,後續追加2個場次也幾近完售,讓原本習慣慢慢賣票的無垢對於電影所帶來的效應也嘖嘖稱奇。 \n 專注是儀式 舉重若輕 \n 《花神祭》首演於2000年,演遍全球各大藝術重鎮,包括法國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西班牙馬德里秋季藝術節,其獨特美學更躍上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20周年的專刊封面,而上回完整演出,已是2005年的台北藝術節。 \n 創團20年,只有3部舞,65歲的林麗珍笑說是自己笨,所以編舞慢,但她認為創作路上本來就是人人各有提煉手法,「我是一層一層疊,慢慢疊,那像是土地一樣,是層層堆累的,而我只能盡我所力。」 \n 很多人問林麗珍作品中的「儀式性」從何而來?在她眼中,專注就是儀式,且各行各業皆然,「我16歲開始跳舞至今,每一場演出都當成最後一次。不論做什麼,專注、進去了就有次序,對待事物的角度也會變得溫柔、尊重,然後可以舉重若輕,感官也開了,可以再一次認識自己,進而體會他人。」 \n 四季迭嬗中 歌詠人生 \n 「其實我的動作都很簡單,半蹲、緩沉下的身體,是對土地的親近與尊敬,向上延伸、扭轉的身體,是盛開生命的的模樣。」在《花神祭》中,四季迭嬗中的生命風景,就是林麗珍傳遞的主題。 \n 於是在〈春芽〉裡,全身粉白的男女花神互不相望、遙遙心屬,翩然交會又新生力量,〈夏影〉中,錯落竹棒聲與鼓聲隆隆喊吶著人類原始的慾望。直至〈秋折〉,林麗珍的人聲吟唱、巴烏與僧波鑼的綿密悠長,悠悠蕩蕩,交織成一篇人生詠歌,最後的〈冬枯〉,以琵琶配上洞簫,以頹下的、親近大地的身體迎接生命循環的最後階段,糾葛著痛與清明瞭然,終於超脫生死。 \n 《花神祭》將於9月17日至20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 無垢《觀》 巡迴香港、法國

     無垢舞蹈劇場2009年由兩廳院委託創作的《觀》,11月將進行長達1個月的國外巡演,分別於香港世界文化藝術節、巴黎夏佑宮劇院等地登場。《觀》以「緩行」為主要的創作核心,醞釀到發表長達9年,此行為無垢首度到香港演出,目前票房反應相當熱絡,巴黎的場次已全部售罄。 \n 無垢由國藝獎得主、編舞家林麗珍所創立,透過《醮》、《花神祭》和《觀》3個作品,開創獨特的舞蹈語彙。無垢的每支舞,皆經過長時間的擘畫,「定、靜、鬆、沉、緩、勁」為其造就舞者身體剛柔並濟的力量。《醮》1995年首演、1998年前進亞維儂藝術節,《花神祭》發表於2000年。 \n 《觀》展現一種非緩之緩、非空之空的美學。《觀》的香港行,主要參與2年一度由香港康文署主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11月4、5日於葵青劇院演出。無垢與法國長期保持良好互動,今年是第7度登上法國舞台,將於亞眠文化之家、里昂舞蹈之家等重要場地演出。

  • 緩、靜、沉、遠 回顧無垢林麗珍

    以緩、靜、沉、遠為風格,無垢舞蹈劇場的創辦人林麗珍一路走來始終堅持她特殊的美學理念。今年十二月,林麗珍將推出醞釀九年的新作《觀》,完成她「天地人三部曲」的終曲並暫別舞台。與林麗珍緣牽卅餘年的紫藤文化協會,因而策畫「林麗珍無垢舞蹈劇場創作回顧展」,透過演出劇照、創作手稿、舞衣道具的展示,重啟大家對林麗珍與她的舞作的認識。 \n林麗珍自創無垢舞蹈劇場,自一九九五年起,以十五年的時間先後推出她的「天地人三部曲」:《醮》、《花神祭》與《觀》。《醮》與《花神祭》在法、德、西等地巡演後獲得成功與回響,林麗珍更被歐洲藝術文化電視台「Arte」評選為「世界當代八大編舞家」之一,她也是第九屆國家文藝獎得主。 \n早在卅一年前,紫藤廬主人周渝在已逝音樂家陳建華的介紹下,認識了在華岡藝校教舞的林麗珍。回憶當年初見林麗珍替學生們所編創的舞蹈,周渝笑說:「只有一個感覺-很好看!」因此,在獲知林麗珍因缺乏經費資源,僅能讓作品以小規模呈現時,周渝挺身召集身邊熱愛藝術的友人出錢出力,同時提供紫藤廬作為林麗珍與學生的練舞場地。林麗珍首次的個人舞展、在國父紀念館演出的《不要忘記你的雨傘》,就是在那樣齊聚群力的氛圍下完成的。 \n展覽中,透過手稿、劇照、排練側寫與服裝道具,將可見到一窺林麗珍創作生涯中《不要忘記你的雨傘》、《醮》、《花神祭》、《觀》四部作品的塑成樣貌。像是《醮》裡頭的媽祖衣、火盆,《花神祭》中的鈴鐺。林麗珍在創作《觀》的過程中,某次搭飛機,因為臨時找不到白紙,靈感卻湧然而出,逼得她只能將舞蹈動作畫在衛生紙巾上的初稿等,都是可貴的物件。由紫藤廬收藏的《不要忘記你的雨傘》的節目單與門票等,也極富歷史意義。 \n「林麗珍無垢舞蹈劇場創作回顧展」將自廿一日起在紫藤廬一樓花廳開展,展期至十二月廿七日止。而林麗珍的封箱作《觀》則將於十二月十八日至廿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