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范進雍的搜尋結果,共03

  • 不怕紅色供應鏈 台廠握這利器蘋果仍最愛

    不怕紅色供應鏈 台廠握這利器蘋果仍最愛

    晶電、隆達八月七日臨時股東會將通過合組「富采投控」,國內Mini LED最強聯盟即將成軍,陸廠多年苦苦進逼,然晶電及隆達不管在Mini LED的晶粒或覆晶封裝技術,都大為領先對手一至二年,這都將成為富采投控成軍後,與全球消費性電子大廠蘋果合力打國際盃的最佳憑藉,且可期望的未來,富采投控也將會是國內技術實力不容小覷的三五族半導體電子元件廠,兩家龍頭大廠長線的投資潛力,大有可為。

  • Mini LED明年放量 晶電力拚轉盈

    Mini LED明年放量 晶電力拚轉盈

     晶電(2448)股東會28日登場,總經理范進雍指出,今年要轉盈挑戰很大,主要是因為歐美封城影響第二季消費市場買氣,而第三季旺季需求還不是很清楚。目前Mini LED主要客戶的案子依然按進度進行當中,規劃今年底完成第一階段設備裝機,Mini LED明年才放量。Mini LED毛利率較佳,而且帶動整體產能利用率提升,2021年可望由虧轉盈。 \n 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到消費產品買氣,近期晶電產能利用率大約落在5~6成,范進雍說,第二季狀況不好,主要因為大型商用顯示屏、照明等裝置都需要人工裝機,各地停工影響需求。第三季還要觀察解封後,消費復甦狀況,不過電視客戶需求已有所回溫。 \n 范進雍表示,第三季旺季仍有很高不確定性,正面來看,各國封鎖管理,供應鏈停了很久,一旦需求回溫,很可能出現報復式消費潮,還是有機會有旺季效應。若是有往年旺季表現,再加上年底Mini LED產品如期放量,全年還是有單季轉盈的機會。 \n 對於明年,范進雍顯得較有信心,主要是因為Mini LED設備裝機下半年啟動,如期放量,對於毛利率提升有明顯幫助,按進度來看,台灣產能約95%將陸續轉生產Mini LED,對於產能利用率提升有很大助益,降低閒置產能損失。以去年為例,這一閒置產能損失約10億多元。此外,紅光、黃光車載、植物照明在2021年貢獻度提高,以車用產品為例,毛利率達四成之多,如果這些條件都配合上,將是晶電轉盈的關鍵。 \n 晶電耕耘Mini LED多年,今年更是一舉把資本支出拉高到60億元,晶電董事長李秉傑說,Mini LED背光訂單不只來自於美系客戶,也有其他客戶和應用。以監視器為例,500區搭配Mini LED,顯示效果就可媲美OLED面板,而電視面板因為尺寸關係,分區高達2,000~3,000區,配合LCD基板薄化、IC技術成熟,明年消費市場就會看到MiniLED應用在電視上。 \n 明年晶電另一個發展重心在電視,Mini LED背光用量因晶粒大小有所差異,少則2萬顆,多則到10萬顆。

  • 《人間好文》范寬〈谿山行旅圖〉為何不重要?(中)

    《人間好文》范寬〈谿山行旅圖〉為何不重要?(中)

     從現在的眼光看來,〈谿山行旅圖〉當然是重要的。該畫乃世界上最早最稀有的大幅有名款又流傳有緒的山水畫巨作,也是中國山水畫脫離敘事轉向抒情的轉捩點之作。徐悲鴻讚該畫為「大氣磅礡,沉雄高古」,則是五代北宋山水畫的時代風格,亦為中國山水畫史發展的一個重要階段。 \n 第五大典範,是出現在公元十三世紀的「趙孟頫/黃公望(1254-1322)典範」,其美學主張,是在「神超理得」的抒情傳統之上,加上趙孟頫的「古意」與黃公望的「隨機應變」、「糊塗其法」為核心,講求繪畫應該首尾呼應,「可改可救」,層次豐厚,味道雋詠。趙氏所謂的「畫要有古意」,是指繪畫在造化之上,要充滿了文化歷史感,畫家應該在「造化」之外,在作品中繼承「人為藝術」的傳統,不斷與古代繪畫大師對話。 \n 對趙/黃來說,米芾是第一個重視歷史感的畫家,也是第一個有意建立畫史的畫家,他在《畫史》一書中,對荊浩、關仝、李成、范寬,多有不滿批評。但說到董源、巨然,則推崇備至,他讚董源畫,能夠「平淡天真多,唐無此品,在畢宏上,近世神品格高,無與比也。峰巒出沒,雲霧顯晦,不裝巧趣,皆得天真。嵐色鬱蒼,枝榦勁挺,咸有生意。溪橋漁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也。」又說「巨然師董源,今世多有本,嵐氣清潤布景得天真多,巨然少年時多作礬頭,老年平淡趣高。」認為巨然畫「清潤秀拔,林路縈回,真佳製也。」米芾自己便有意用董、巨畫法,追求「平淡天真」,開創新畫風。他認為「山水古今相師,少有出塵格者」,為了「無一筆李成、關仝俗氣」,他刻意用「信筆」作三尺小畫,與董、巨對話,讓畫中「多烟雲掩映,樹石不取細意,似便已」,在北宋開創了逸筆山水得先河。 \n 「平淡天真」畫風當道 \n 趙/黃二人,不約而同,也都有意在畫中追求「平淡天真」的境界,並認為在畫中通過「古意」,增加筆墨中的歷史感,為達到「平淡天真」最佳的途徑。因此畫家經由米芾,直追董、巨,便成了建立此一新式繪畫傳統的方便法門。「平淡天真」一旦成為繪畫美學的新目標,南北兩宋「荊、關、李、范」的舊傳統,在元初就成了「荊、關、董、巨」新傳統。 \n 范寬的畫之所以在元以後,漸漸被忽視,就是因為其畫,雖然能夠「外師造化,中得心源」,但卻不見複雜自由的筆墨層次,不見「古意」,缺乏繪畫語言歷史感。 \n 「趙/黃典範」所主張的「古意」歷史感,在十六世紀董其昌手中,轉化為「筆墨典範」或是「南宗典範」,成為中國墨彩繪畫的主流。董其昌云:「以境之奇怪論,則畫不如山水;以筆墨之精妙論,則山水決不如畫。」因為「山水」與「造化」,雖然奇奇怪怪,變化多樣,匪夷所思,人力難及,但其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文化歷史感。自然界的山山水水,樹石草木,連小學都沒有畢業,實在不足為畫家之師。於是編輯《歷代名公畫譜》及各式畫譜,便成了刻不容緩的課題。畫家在師造化之後,必須瞭解背誦歷代大師的繪畫語言,以便引用或轉化,產生深層的對話關係。因此董其昌所謂的「筆墨」,不但包括了墨色濃淡乾溼的人為層次變化,更包括了歷代繪畫大師的各種繪畫語彙,足以讓畫家的作品,產生豐厚無比的文化歷史回響。 \n 范寬(990-1020)的〈谿山行旅圖〉,出現於偏重敘事的「張璪/張彥遠典範」與主張抒情的「王維/蘇東坡典範」之間的九世紀末,是一幅標準「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創作。全幅山水在構圖上,立體感、雄偉感非常強,充滿了「實感空間」,山石全用雨點皴統一畫出,一望即知是范寬的招牌風格,此乃「中得心源」的最佳範例。 \n 重返藝術大師寶座 \n 從現在的眼光看來,〈谿山行旅圖〉當然是重要的。重要的原因之一,是該畫乃世界上最早最稀有的大幅有名款又流傳有緒的山水畫巨作。原因之二,該畫是中國山水畫脫離敘事轉向抒情的轉捩點之作。徐悲鴻讚該畫為「大氣磅礡,沉雄高古」,則是五代北宋山水畫的時代風格,亦為中國山水畫史發展的一個重要階段。至於所謂「巨碑派山水」云云,不過是西方藝術史家,在缺乏文史背景研究之下,僅能從圖像學著手,所杜纂出來的教學形容詞,方便說法而已,既非事實,也與中國山水畫的美學精神與歷史發展,毫不相干,可有可無。 \n 北宋郭若虛〈圖畫見聞志〉說范寬為人「儀狀峭古,進止疏野,性嗜酒好道,嘗往來於雍雒間。天聖(宋仁宗時1023-1031)中猶在;耆舊多識之。」北宋《宣和畫譜》云:「蔡卞嘗題其畫云:關中人謂『性緩』為『寬』,中立可以名著,以俚語行,故世傳『范寬山水』。」又說他:「喜畫山水,始師李成,既悟,乃嘆曰:『前人之法,未嘗不近取諸物,吾與其師於人者,未若師諸物也;吾與其師諸物者,未若師諸心。』於是捨其舊習,卜居於終南太華處,岩偎林鹿之間,而覽其雲煙慘淡,風月陰霽,難狀之景,然與神遇,一寄於筆端之間,則千巖萬壑,恍然如行山陰道中,雖盛暑中,凜凜然,使人急欲挾纊(穿棉襖)也。故天下皆稱寬,善與山傳神,宜其與關(仝)、李(成)並馳方駕也。」 \n 由此可見,范寬早年師承李成,但卻不願繼續死板模仿「師人」,他要師諸物,師造化,而且更進一步要「師心」,要「神遇」,終於成為「荊、關、李、范」空前絕後的四大師之一。北宋劉道醇《聖朝名畫評》說他:「居山林間,常危坐終日,縱目四顧,以求其趣。」可見他「縱目」的主旨在「趣」。劉道醇對「趣」的內容有進一步的描寫:「雖雪夜之際,必徘徊凝覽,以發思慮。學李成筆,雖得精妙,尚出其下,遂對景造意,不取繁飾,寫山真骨,自為一家。故其剛古之勢,不犯前輩,由是與李成並行。宋有天下,為山水者,為中正與成,稱絕。至今,無及之者。」 \n 范寬「好道」,所以他要求的「趣」,在「對景造意」,不只是「善與山傳神」而已。他同時也要把自己的「意」,「造」入山水。單純的「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對范寬說來,是不夠的,但卻也還未能進入王維的「造理入神」或「神超裡得」的境界。 \n 深入解讀畫中之意 \n 我們知道,在唐代因為科舉考試的關係,學子們從小就要練習即席賦詩作文的本領,如何以對偶造句造意,當是詩文初步,也是科舉初步,流行天下。當時出版了許多這方面得參考書,如初唐有上官儀的《筆花九梁》、元兢的《詩髓腦》,中唐有白居易的《金針詩格》、《文苑詩格》,賈島的《二南密旨》,王昌齡的《詩格》、《詩中密旨》,皎然的《詩式》、《詩義》,到了晚唐五代,更是多不勝數。范寬要以畫造意,用詩法對偶排列意象,是最簡便的方法。〈谿圖〉尺幅巨大,然景物意象布置簡潔,大開大闔,毫無過去山水畫瑣碎得病弊,當是受了對偶詩法的影響。 \n 范寬以前的山水畫,大多是人物畫的背景或陪襯,出現在山水中的人物,多半是達官顯貴、皇親國戚,或為飽學有道之士、佛陀高僧之流。而出現在〈谿圖〉中的人物,則全是小人物,而且以兩組對照式意象呈現。第一組意象是陽關大道、水口亂流、趕驢商人、猛惡密林,大路之間有巨石橫臥擋道。第二組是行腳僧人,深澗危橋,猛惡密林,禪寺浮屠,寺上有瀑布掛泉以供仰望。二組意象,對照工整,畫意頓顯。(見圖1、圖2) \n 此畫第一層意義是呼應杜甫名詩《佳人》中的名句「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由「瀑布掛泉」與「水口亂流」兩個意象對照。 \n 第二層意義是顯示,趕驢商人行旅的目的地是城市商場,陽關大道上的橫臥巨石與道旁的亂流水口,都不足以阻擋其前往從事交易賺錢的決心。而行腳僧苦行的目的地是,通過危橋、密林,到達禪寺朝聖,是仰望禪寺上方的瀑布清泉。(見圖3、圖4) \n 二者一清一濁,由「僧人危橋、密林禪寺」與「驢子商隊、密林大石」二組意象並列,一輕一濁,對照鮮明。(中)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