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葡萄酒的搜尋結果,共786

  • 茅台葡萄酒欲上市 不確定因素仍高

    茅台葡萄酒欲上市 不確定因素仍高

    繼習酒終止上市後,茅台集團旗下又一家子公司欲謀求上市。近日,貴州茅台酒廠(集團)昌黎葡萄酒業公司官網披露了上市計畫表。大陸酒業分析師蔡學飛認為,茅台對葡萄酒業務的賦能價值有限,茅台葡萄酒依靠茅台品牌背書和經銷商管道招商後也要看後續,同時面臨低迷的國產葡萄酒市場環境,未來的體量擴充和上市均存在不確定因素。

  • 澳洲葡萄酒出口暴跌 中國品牌崛起

    澳洲葡萄酒出口暴跌 中國品牌崛起

     受到中澳關係變化,澳洲葡萄酒管理局數據顯示,2020年12月到2021年3月期間,澳洲銷往大陸的葡萄酒金額僅為1200萬澳元(折合約5989萬元人民幣),較前年的3.25億澳元暴跌96%。近日中國酒業協會葡萄酒分會召開行業會議,指出大陸國產葡萄酒品牌將在2021年快速崛起,預計今年國產葡萄酒產量將達50萬噸、銷售額達到150億元(人民幣,下同)、有望創造10億元的利潤。

  • 澳葡萄酒出口暴跌96%推升大陸品牌 茅台追加近億投資

    澳葡萄酒出口暴跌96%推升大陸品牌 茅台追加近億投資

    受到中澳關係變化,澳洲亞葡萄酒管理局(Wine Australia)發佈資料顯示,2020年12月到2021年3月期間,澳洲銷往大陸葡萄酒金額僅為1200萬澳元(折合約5989萬元人民幣),較前年的3.25億澳元暴跌96%。近日大陸酒業協會葡萄酒分會召開了行業會議,指出大陸國產葡萄酒品牌將在2021年快速崛起,預計年國產葡萄酒產量將達到50萬千升、銷售額達到150億元(人民幣,下同)、有望創造10億元的利潤。

  • 過去四個月... 澳葡萄酒對陸出口銳減96%

     中澳貿易衝突2020年升溫,澳洲葡萄酒受中國反傾銷制裁影響甚巨。據統計,澳洲酒廠過去4個月對中國出口葡萄酒銳減96%,幾乎阻斷過去澳洲葡萄酒最大出口銷路。

  • 大陸200%高關稅重擊 澳洲對陸葡萄酒出口暴跌96%

    大陸200%高關稅重擊 澳洲對陸葡萄酒出口暴跌96%

    中澳兩國關係持續惡化,去年新冠疫情爆發席捲全球,澳洲提出就新冠肺炎源頭進行調查,引起陸方不滿,對澳洲多項產品如葡萄酒、牛肉、煤炭、大麥或是棉花進行加徵關稅或是限制進口等,其中葡萄酒自大陸宣布課徵關稅,去年12月截至今年3月,澳洲葡萄酒對大陸出口暴跌,較去年同期大幅衰退96%。

  • 《國際產業》澳洲葡萄酒對中國出口額 上季崩跌96%

    最新公布的產業數據顯示,澳洲酒商去年第四季對中國的葡萄酒出口額僅達到1200萬澳元(相當於900萬美元),較前一年同期(3.25億澳元)暴跌96%,印證了中方新祭出的高額關稅已幾乎消滅其最大的出口市場。

  • 澳洲葡萄酒過去4個月 對中國出口銳減96%

    澳洲葡萄酒受中國制裁影響甚鉅,數據顯示,澳洲酒廠2020年12月至2021年3月期間,僅向中國出口約900萬美元的葡萄酒,而2019年同期則為2.53億美元,年減96%,顯示高額關稅幾乎關閉澳洲葡萄酒最大的出口市場。

  • 法葡萄酒遇毀滅性打擊 幕後黑手竟是這強國

    法葡萄酒遇毀滅性打擊 幕後黑手竟是這強國

    法國葡萄酒產業原以為在疫情後期能迎來大反彈,沒想到美國年初宣布調高葡萄酒關稅,加上嚴重的寒害發生,即使農民使用蠟燭除霜,寒害仍影響法國80%產區,部分地區的產量甚至不到原本的50%,關稅及氣候問題讓法國葡萄酒產業面臨毀滅性打擊。

  • 《國際產業》陸裁定澳洲葡萄酒雙反 富邑:進口關稅達175.6%

    在中國宣布調查結果後,全球最大獨立釀酒商、亦為全球最大葡萄酒上市公司澳洲富邑葡萄酒集團(Treasury Wine Estates Ltd)周一宣布,其澳洲原產地葡萄酒在中國將面臨最終合併為175.6%的反傾銷與反補貼關稅。

  • 中國反澳洲葡萄酒傾銷 課稅218%

    中國反澳洲葡萄酒傾銷 課稅218%

     中國商務部26日公布對澳洲葡萄酒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的最終裁定,認定澳洲葡萄酒存在傾銷和補貼,傾銷幅度為116.2%至218.4%;商務部決定自2021年3月28日起對澳洲葡萄酒徵收反傾銷稅,稅率為116.2%至218.4%。早前北京先對澳洲葡萄酒開徵反傾銷保證金和反補貼稅保證金後,澳洲業界即擔心此舉會對他們造成「毀滅性打擊」。

  • 澳洲乾草、葡萄酒出口 遇陸障

     中國對外矛盾加劇,中澳之間貿易衝突以及英國緊盯的新疆議題制裁,均於26日接連上演。中國商務部公告自28日起,對原產於澳洲的進口相關葡萄酒徵收最高達218.4%的反傾銷稅。與此同時,有逾20家澳乾草進口商未得中國許可延期,將使澳洲的外銷再度受挫。

  • 中國對葡萄酒徵反傾銷稅 澳洲擬向WTO申訴

    中國政府將自28日起對原產於澳洲的進口葡萄酒徵收反傾銷稅。對此,澳洲貿易部長特漢(Dan Tehan)表示,已與澳洲業界溝通,並考慮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出申訴。

  • 大陸確定對澳洲葡萄酒開徵反傾銷稅 為期5年

    大陸確定對澳洲葡萄酒開徵反傾銷稅 為期5年

    中國商務部今天宣布,認定澳洲進口葡萄酒存在傾銷行為,自3月28日起對澳洲進口葡萄酒開徵反傾銷稅,為期長達5年,稅率自116.2%起跳,最高達218.4%。

  • 陸商務部裁定 28日起對澳洲葡萄酒加徵最高218.4%反傾銷稅

    陸商務部裁定 28日起對澳洲葡萄酒加徵最高218.4%反傾銷稅

    大陸商務部今公布對澳洲葡萄酒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的最終裁定,認定澳洲葡萄酒存在傾銷和補貼,傾銷幅度為116.2%至218.4%;商務部決定自2021年3月28日起對澳洲葡萄酒徵收反傾銷稅,稅率為116.2%至218.4%。早前北京對澳洲葡萄酒開徵反傾銷保證金和反補貼稅保證金後,澳洲業界即擔心此舉會對他們造成「毀滅性打擊」。

  • 陸正式對澳洲葡萄酒課徵反傾銷稅 稅率116.2%~218.4%

    陸正式對澳洲葡萄酒課徵反傾銷稅 稅率116.2%~218.4%

    中國大陸商務部今(26)日正式裁定澳洲葡萄酒存在傾銷和補貼行為,並決定於本周日開始向澳洲葡萄酒徵收反傾銷稅,但為避免雙重徵稅,當局決定不對澳洲葡萄酒徵收反補貼稅。

  • 陸葡萄酒業銷量連跌5年 行業龍頭再提消費稅減負

    陸葡萄酒業銷量連跌5年 行業龍頭再提消費稅減負

    大陸葡萄酒行業希望通過進一步降低稅負加速自救。張裕董事長周洪江、天明集團董事長姜明2位葡萄酒行業人士日前提出建議減免大陸葡萄酒消費稅。面對進口葡萄酒的衝擊,中國葡萄酒行業的銷量已經連降5年,2020年疫情之中行業再受創觸底,在業內看來,關鍵時刻減免消費稅可以緩解國內葡萄酒企業的危機。

  • 陸關稅重創澳洲紅酒

    陸關稅重創澳洲紅酒

     澳洲總理莫里森呼籲國際調查新冠肺炎疫情源頭,引爆澳洲與大陸關係緊張,之後大陸以傾銷為由對澳洲葡萄酒課徵高額臨時關稅,讓業者陷入寒冬。

  • 中澳鬧翻 龍蝦跳樓價還滯銷 2.3萬公升葡萄酒因它被扣押

    中澳鬧翻 龍蝦跳樓價還滯銷 2.3萬公升葡萄酒因它被扣押

    中澳交惡後,大陸已先後抵制澳洲龍蝦、紅酒、牛肉等一系列商品,但至今大陸與澳洲關係仍未見緩和。最新消息指出,澳洲龍蝦每公斤價格降幅達到7成還滯銷,而來自澳洲兩家酒商的超過2.3萬公升葡萄酒,因「標籤」不合格,自上個月未准入境大陸,目前仍扣押在大陸港口,暫未明確如何處理。 \n綜合陸媒、港媒報導,去年,由於對華清關出現延誤,澳洲龍蝦業主動停止出口,而大陸是澳洲龍蝦的最大買家,年度進口規模高達8億美元,佔澳洲龍蝦出口的95%。在對華出口受阻後,一些澳洲出口商將希望放在另一人口大國印度上,不料後者雖擁有龐大的人口,民眾卻不愛吃龍蝦,澳洲龍蝦業生意一落千丈。 \n報導指出,目前漁民只得靠本國市場勉強支撐。不過,以往澳洲龍蝦的售價可以高達每公斤100澳元(約台幣2198元),但現在靠國內市場,價格只能一降再降,每公斤只賣30澳元,降幅達到7成。 \n維州龍蝦協會主席Markus Nolle表示,在秋冬季,許多漁民面臨艱難的生存問題,未來6個月將非常關鍵,到時如果沒有向大陸出售高價龍蝦,一些漁民將會失業。他並強調,即便是去年聖誕節和農曆新年的節假日,澳洲龍蝦銷量也並不如人意。 \n面對收入銳減,漁民艱難求生,被迫削減運營成本,還向澳洲地方政府求助,也有漁民將船員、船隻進行合併,比如兩艘併一艘,並延後船和捕撈設備的維護,但這有可能帶來安全隱患。 \n至於繳納漁業許可費是漁民營運的主要成本,佔比最高可達40%,而且必須預先支付,目前,來自南澳、塔州和西澳在內的州漁民已被允許延後繳納許可費。但也有一些漁民對一些州沒有任何扶植措施感到不滿,比如維州,但這有可能因為出口收入下降導致的財政緊張。 \n此外,由於損害大陸葡萄酒行業公平競爭的權利,從去年11月開始,澳洲葡萄酒對華出口被加收100%至200%的費用,隨後澳洲葡萄酒受歡迎程度大幅下降。 \n報導也提到,根據澳洲亞葡萄酒管理局首席執行官Andreas Clark介紹,僅在政策生效的兩個月時間,澳洲葡萄酒出口急劇下降,並拖累全年出口表現,2020年度出口量暴跌29%,對應出口額下降14%。而進入新的一年後,情況還變得越來越糟。根據澳洲統計局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月份,澳洲對華出口的葡萄酒僅佔剩1%,市場份額同比減少了49%。 \n雪上加霜的是,大陸海關總署周一(22日)在官網發布數據顯示,由澳洲富邑(Treasury Wine,又稱富豪葡萄酒產業酒商)生產的兩批奔富(Penfolds)葡萄酒,因「標籤」不合格,而無法通過深圳口岸入境大陸,重量分別?675升和2700升;由百吉布魯克加(Badger's Brook Winery)生產的七批葡萄酒也以相同原因,無法通過重慶口岸入境,總重量接近2萬公升。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喝酒不開車,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 陸毀滅澳洲數十億葡萄酒產業 酒商:政府不該帶頭反華

    陸毀滅澳洲數十億葡萄酒產業 酒商:政府不該帶頭反華

    ABC(澳洲廣播公司)稱大部分出口產業已經擺脫北京當局去年下半年來各種抵制澳洲商品進口的影響,還獲得找到替代市場來分散風險的契機,但第三方看法似乎不盡同意。美國CNN周三(17日)刊載駐墨爾本記者韋斯特考特(Ben Westcott)報導,其中訪問多位酒商都叫苦不迭,這些酒商相信政府已經盡力談判,但發聲或許可以用更婉轉的外交模式,且澳洲身為小國也不該帶頭反華。 \n \n韋斯特考特報導題為《中國如何毀滅澳洲數十億澳元紅酒產業》(How China is devastating Australia's billion-dollor wine industry)。澳洲葡萄酒去年上半年因為冰雹、乾旱、森林大火減產40%,之後又遇到新冠病毒疫情導致的需求衰退,但維多利亞州葡萄酒商Tahbilk集團執行長普爾布瑞克(Alister Purbrick)說:「和失去中國市場相比,那2種影響就像在公園散步一樣無關輕重。」 \n \n南澳州Jaressa莊園的釀酒師懷特(Jarrard White)表示,自己花快10年在中國發展業務,並曾在上海住過幾年建立起銷售網路,莊園年產量有96%賣給中國,大約是700萬瓶,一切在短短幾個月內就崩潰。 \n \n從去年11月28日北京宣布以加徵107.1%到212.1%保證金方式作為反澳州葡萄酒傾銷措施後,懷特說他沒有賣出過任何1瓶酒,「這劇烈地傷害我們。我們有很多貨款要付,現在又有一堆單要設法轉,使得我們處於窘境。」 \n \n報導稱懷特並非孤例。數以百計澳洲葡萄酒商在中國大陸的熱潮中投入大量資金,現在面臨不確定的未來。官方統計數字去年葡萄酒對陸出口只損失2%,但葡萄酒業者自行統計出口額減少14%,降到10億澳元。 \n \n澳洲葡萄酒有很多優點可以在中國市場熱銷,包括因為雙方的自由貿易協定讓澳洲酒更便宜,但同時又保有較很多其他地區更好、更穩定品質;較高酒精含量有助於習慣中式白酒的的大陸酒客們接受;產地標示較其他國家更容易理解;澳洲針對不斷增加的大陸中產階級展開廣告、教育活動也有幫助,例如酒商邀大陸侍酒師、釀酒師組團參訪葡萄園並品嘗產品。 \n \n普爾布瑞克表示,澳洲葡萄酒在大陸市場建立業務多年,但真正起飛是2015年簽訂雙邊自貿協定,取消14%關稅後才起飛,2008年出口額是7300萬澳元,到2018年已經突破10億澳元。以進口來源而言,澳洲僅次法國,是中國第2大葡萄酒供應商,近年來除紅酒外,白葡萄酒、氣泡酒也開始有消費者涉足。 \n \n但是中澳關係在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籲調查新冠病毒起源並將矛頭指向中國後,急速惡化,之後澳洲許多出口產品如木材、牛肉、葡萄酒、某些類型煤炭要進入中國市場都有困難。普爾布瑞克說,Tahbilk集團經營超過百年,現在有1/4銷量隨著中國市場而去。 \n \n許多澳洲葡萄酒從業人員都相信,不論是反傾銷保證金或去年12月又增加6.3%或6.4%反補貼稅,是北京當局的政治抱負。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去年11月被問到中澳貿易緊張時歸因的「病根」也是澳洲違反國際關係基本準則,不過當時她指的是坎培拉針對香港、新疆人權問題對北京的譴責。 \n \n大部分澳洲酒商告訴CNN,他們沒有把現在困境歸咎於澳洲政府,也相信坎培拉當局已經盡最大努力和中國談判。但普爾布瑞克表示,澳洲或許可以在開始就用更委婉的外交途徑來處理對新冠病毒溯源、香港和新疆問題的呼籲。他說:「澳洲只是個小國。我們應該完全支持調查病毒的觀點,但我們不用領頭控訴。」 \n \n也有酒商認為這是中國同業們的陰謀,因為根據中國酒業協會向商務部申請啟動反傾銷調查的申請理由提到,國產葡萄酒在2015至19年間產量下降61%,而澳洲葡萄酒在同期對中國出口增長2倍多,還表示低價的澳洲酒正損害國產葡萄酒行業。 \n \n但澳洲酒商認為該現象是品質促使市場抉擇,經常被ABC採訪的新南威爾斯酒商泰羅(Bruce Tyrrell)說:「我會告訴這些中國同業,解決產業衰退方法就是釀出更好的酒。」他的品牌Tyrrell也有1/4業務來自中國大陸,但現在他已經不再將中國視為市場,還說:「有人問我誰會是最大輸家?我會回答是中國消費者。」 \n \n專家認為中方的反傾銷主張最後會由WTO(世界貿易組織)認定是否有效,但是普爾布瑞克擔心沒有人是贏家,因為酒商們將賣不到中國的酒改在國內銷售,還有2021年被預期是葡萄豐收年可能造成生產過剩,都會讓澳洲酒價進一步下跌。 \n \nABC數次報導遭陸打擊的業者在尋找新市場,印度、哈薩克、烏茲別克,還有剛脫離歐盟的英國是機會。但是Jaressa莊園的懷特說,疫情限制了商務旅遊,要找新市場需要能國際旅行,還要有時間和金錢,庫存要運到本身也產葡萄酒的美國、歐洲又是另個問題。他希望問題能在1年內解決,但也有他的同業提出可能會長達數年的悲觀看法。 \n \nCNN也採訪2名匿名的大陸葡萄酒進口商,他們稱業務沒有受到很大影響,因為澳洲酒很容易被同樣在南半球生產的智利取代。不過報導最後指出,即使北京當局的制裁措施相對快地放鬆,澳洲葡萄酒業也將被重塑。普爾布瑞克儘管表示中國市場無可取代,但也說:「未來澳洲酒商不太可能允許像現在這樣嚴重依賴中國或任何單一市場。」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n★中時新聞網提醒您: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 姿態放軟?澳農業部避稱陸作法為制裁 媒體估2產業受創最深

    姿態放軟?澳農業部避稱陸作法為制裁 媒體估2產業受創最深

    中澳交惡,澳洲多種產品出口大陸受阻,ABC(澳洲廣播公司)指出,受貿易爭端牽連的業者正在尋找新市場,並表示多個行業不受影響,但承認葡萄酒、龍蝦業者受創極深。值得注意的是,澳洲農業部應對非常謹慎,稱現狀為「正常貿易流動遇到的中斷」,並稱中國沒有對澳洲產品實施制裁,似乎試圖淡化對抗性。 \n \nABC指出,被中國以關稅壁壘和非官方貿易禁令所造成經濟損失尚不清楚,但這是場數十億澳元規模的貿易戰,報導指出羊毛、小麥、乳製品不受影響,紅肉銷售依然保持高位,大麥、棉花已找到替代買家,葡萄酒積極尋找新市場,只有龍蝦仍在苦苦填補失去大陸市場所帶來缺口。 \n \n事實上,羊毛、小麥、乳製品原本就不在中國打擊範圍內,北京當局甚至還依照中澳自由貿易協定,提高今年澳洲羊毛進口配額。該報導雖做出結論,但除大麥、紅肉業者外,其餘業者都承認受影響且還沒恢復。棉花業者損失是每捆10到20澳元溢價,葡萄酒業者大部分時間都用找客庫而且補不上缺口,龍蝦業者已經失去希望。 \n \n官方表態也相當謹慎。農業部拒絕就涉陸出口損失多少置評,發言人告訴ABC:「中國沒有對澳洲的農業、漁業,和林業產品實施制裁。這些產業出口面臨許多挑戰,包括乾旱、森林火災、新冠疫情,以及一些進入中國市場的產品在正常貿易流動遇到的中斷。」 \n \n澳洲最大穀物加工業者CBH集團表示,在大麥被北京當局提高關稅後8個月,售價基本上已經回到被徵稅前水準,因為中東、亞洲飼料市場需求旺盛,他們還首度嘗試向墨西哥啤酒商出口麥芽。 \n \n紅肉業者表示,中國仍是第3大出口目的地,6家屠宰場被叫停的中斷影響不大,去年19.7萬噸牛肉是史上第2高年份,而且「為運不去中國的牛肉找到下家並不算一個重大挑戰。」 \n \n棉花業者更像是信心喊話,交易商強森(Pete Johnson)說:「我們希望中國人買我們的棉花嗎?當然,因為他們每捆會多出10到20澳元。但我們正把風險分散到印度和亞洲其他市場,分散風險對這個行業說到底並不是壞事,現在也是賣方市場,所以還不錯,不全是倒楣和沮喪。」 \n \n經營酒莊的泰羅(Bruce Tyrrell)表示從北京去年啟動反傾銷調查後,他在失望同時幾乎都把時間用來找新市場而不是賣酒。最後大陸宣布11月28日起以加收107%至212%保證金為反傾銷措施,12月上旬又加徵6.3%至6.4%反補貼稅。這些措施生效後,至上個月底,出口額同比減少2.5億澳元。 \n \n泰羅說正試圖進軍中亞國家如哈薩克、烏茲別克,但市場不大。他還表示,6成澳洲葡萄酒都是用來外銷,那些認為國內市場能消化損失的想法很天真,不太可能發生,因為人口基數差太多。「對,我們可以把酒喝光,那麼我想也沒人能工作了,因為大家都會爛醉如泥。」 \n \n出口中國市場占產量95%的龍蝦業者最慘,多數業者從去年11月大陸停止進口以來都在虧本經營,甚至放棄希望,包括ABC之前聲稱不受影響的塔斯馬尼亞業者。哈特(Louise Hart)說她的家族漁場已經連虧3個多月,「我們對中國回歸完全不抱希望了。也不知道是否還要出海,向我們採買的批發商是不是賣得出貨,或只能在冰箱、魚缸旁呆坐。」 \n \n她說:「澳洲有很多像我們這樣的行業,完全依賴中國。這也是對所有人的一個重大警告,是時候去尋找其他市場了。」但她坦承,至少對龍蝦業者來說,根本沒辦法找到市場代替。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