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蔣公的搜尋結果,共553

  • 蔣公分身病逝 替身傳奇畫句點

    蔣公分身病逝 替身傳奇畫句點

     國父、蔣公儘管都已成歷史人物,但台灣仍有外貌神似國父的中醫師葉重順、蔣公的退役中校李登科,2人經常以分身一同現身,形成有趣的人生畫面,也讓民眾宛如搭乘歷史時光機;高齡92歲的李登科7月初因病逝世,「替身傳奇」畫下句點,讓葉重順感嘆永生難忘摯友,並讚李登科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歷史人物分身。 \n 李登科出生花蓮縣瑞穗鄉,6歲被爺爺送至廈門讀書,18歲加入國民黨,當兵時就跟在蔣介石身邊,1946年隨國民政府回到台灣,在北市大直「七海官邸」繼續擔任隨扈,1975年以中校官階退役,1981年移居美國長達23年。 \n 隨著年紀漸老、鬍子發白,頭禿得厲害,李登科發現自己的外貌竟十分神似蔣公,刻意留起「蔣公鬍」,再穿上中山裝,看見他的人,都以為「蔣公復活」。 \n 李登科2004年決定返台,並定居故鄉花蓮瑞穗,過著淡泊名利的生活;2007年3月,國民黨舉行大遊行,「護蔣」成為焦點,「蔣公分身」出現時,全場高潮,連立委蔣孝嚴都忍不住多看一眼。 \n 隨年紀增長,李登科行動日漸不便,至花蓮榮家接受專業照護,幾個月前因肺部不適,轉至花蓮門諾醫院接受治療,但病情加劇,最後在兒子陪伴下安詳辭世。花蓮榮家表示,李伯伯說話口音帶著濃厚閩南廈門腔,在榮家時,總是身著那套中山裝,笑談過往,與榮家照顧員打成一片。

  • 「蔣公辭世!」 花蓮蔣公替身劃下傳奇句點

    「蔣公辭世!」 花蓮蔣公替身劃下傳奇句點

    「蔣公辭世!」居住花蓮瑞穗舞鶴的老伯伯李登科,外貌神似已故總統蔣介石,時常著一襲中山裝,經常被認為就是蔣介石;幾個月前他的肺部不適,經由花蓮榮家轉至門諾醫院,送醫後病情加劇,本月 6 日辭世,10 日於花蓮市立殯儀館舉行告別式,享壽92歲,李伯伯的「替身傳奇」劃下完美的句點。 \n李登科出生瑞穗鄉,自年輕時就開始穿中山裝,因與蔣介石神貌過於相似,只要現身造勢會場,受到媒體關注,一眼就會被認出,也有許多民眾把握機會與他合影。 \n李登科是6歲時,花蓮因大地震,爺爺將他送至廈門讀書,自18歲加入國民黨,當兵時就跟在蔣介石身邊,並於民國 1946年隨國民政府到台灣。1975年李登科以中校官階退役,1981年移居美國長達23年,並於友人合開牧場。隨著年紀漸老、鬍子發白,頭禿得厲害,便發現自己的外貌與蔣公十分神似,刻意留起「蔣公鬍」,再穿上中山裝,看見他的人,都以為「蔣公復活」。 \n但李登科難以忘懷的是「我是中國人」,那種歷經轟轟烈列國家存亡之秋的不死國魂。2004年他決定返回台灣,長期居住於花蓮瑞穗鄉,過著淡泊名利的生活;2007年3月,中國國民黨舉行大遊行,「護蔣」成為焦點,「蔣公分身」出現時,全場高潮,連立委蔣孝嚴都忍不住多看一眼。 \n李登科酷似蔣介石,行動隨年紀日漸不便,於是兒子將他轉至花蓮榮家,接受專業的照顧,前幾個月因肺部不適,轉至門諾醫院,最後因病情加劇,安詳於門諾醫院。據花蓮榮家表示,李伯伯說話的口音帶有濃濃的閩南廈門腔,在榮家時,總是身著那套中山裝,笑談過往,與榮家照顧員打成一片。 \n據了解,李登科終身以「忠孝傳家」為一生根本,生前面對當今社會的對立與仇恨,表示扼腕,盼藉己力改變社會風氣,認為臺灣目前最需要的是強盛,而不是內鬥。

  • 「蔣公分身」李登科 本月6日病逝 享耆壽92歲

    「蔣公分身」李登科 本月6日病逝 享耆壽92歲

    因外貌神似已故總統蔣介石的老翁李登科,被外界稱為「蔣公分身」,他已於本月6日因病過世,享耆壽92歲。 \n \n李登科住在花蓮縣瑞穗鄉,原本是蔣中正在七海官邸的中校隨扈,由一群志工照顧,很多人都說他很像蔣中正、蔣介石,有人一看到他,不是喊「蔣委員長好!」就是「蔣公好!」他也樂得揮手笑著回應。他表示後來年紀大了,頭髮愈來愈少,才認真發現自己長得像蔣公,穿上中山裝更是惟妙惟肖。而如今因病過世,讓外界都感到相當不捨、懷念。 \n \n

  • 再看蔣公的面子

    再看蔣公的面子

     2012年5月20日南京大學建校110周年。南大前身是在台復校的中央大學,抗戰時期的中大,因《未央歌》成傳奇。為紀念建校,當年南大戲文系大三學生溫方伊創作了劇本《蔣公的面子》,沒想到公演後竟膾炙人口,直到8年後的今天,仍不時有人提起,緬懷背後「知識分子良心」應是主因。 \n 大陸過去曾興起一股「民國熱」,不僅歷史學家成「民國控」,年輕學子、普羅大眾也嚮往民國年代的「小清新」。但欣賞長袍馬掛、中山裝、連衣裙背後,更主要是鑒古知今,加上胡錦濤當政後期大陸矯正了兩岸史觀,客觀看待國共戰事與兩蔣,《蔣公的面子》才有了今天的生機。 \n 故事和過去南大流傳的段子有關。1943年蔣介石任中大校長時,請中文系陳中凡、胡小石等3教授吃年夜飯。去或不去,成了擺在教授面前的問題。陳中凡、胡小石都是文學大家,前者完成首部《中國文學批評史》,後者更是研究甲骨文文法先軀,著作等身。 \n 為考證真實性,90後的溫方伊翻遍南大圖書館文獻,查閱《南大逸聞》等書刊,仍找不到傳聞始末,於是鄭重其事拜訪了年逾八旬、南大前副校長的師公董健,只得到了答案3個字─不知道。正是這答案讓溫方伊豁然開朗,何不創造一齣? \n 劇本就這麼展開了。追求精神自由與學術獨立的時任道教授,絕不赴蔣介石宴,但因抗戰導致珍藏書籍留在桂林,想藉赴宴得蔣協助;長袍馬掛的夏小山教授是中立派,喜歡美食卻對政治沒興趣,但為了一道火腿燒豆腐猶豫不決;卞從周長期附和體制,想赴宴卻又擔心被同僚斥為諂媚,擺出不赴宴的姿態。 \n 沒想到簡單劇本,在校內竟加演了30場,隨後公演及全國巡演場場爆滿,還遠赴美國演出,連導演呂效平都說「上帝真厚愛我們!」 \n 這是溫方伊習作,但重點顯然不在誰寫或誰導,而是碰觸了兩個禁忌─蔣公和知識分子良心。前者在當代是威權象徵,後者則於威權背後隱隱沉浮,兩者卻在社會汲取良知的年代中碰撞出火花,就像導演呂效平所說,「把靈魂放在火上烤」。不管蔣公的面子有多大,也不管赴不赴宴,如同當年蔣接任中大校長時,老師不買帳、學生不夾道歡迎一樣,表現的都是一種風骨,自由精神和良心。 \n 歷史常帶來反諷。蔣公當年雖專制獨裁,知識分子卻依然保有初心。如今社會開放自由,知識分子的良心卻早被利益、派系汙染毀棄了。北大法學教授江平說,知識分子的底線就是不要昧著良心說話,這對現在的兩岸仍帶來一定的啟發。

  • 我見我思:白德華》再看蔣公的面子

    我見我思:白德華》再看蔣公的面子

    2012年5月20日南京大學建校110周年。南大前身是在台復校的中央大學,抗戰時期的中大,因《未秧歌》成傳奇。為紀念建校,當年南大戲文系大三學生溫方伊創作了劇本《蔣公的面子》,沒想到公演後竟膾炙人口,直到8年後的今天,仍不時有人提起,緬懷背後「知識分子良心」應是主因。 \n 大陸過去曾興起一股「民國熱」,不僅歷史學家成「民國控」,年輕學子、普羅大眾也嚮往民國年代的「小清新」。但欣賞長袍馬掛、中山裝、連衣裙背後,更主要是鑒古知今,加上胡錦濤當政後期大陸矯正了兩岸史觀,客觀看待國共戰事與兩蔣,《蔣公的面子》才有了今天的生機。 \n 故事和過去南大流傳的段子有關。1943年蔣介石任中大校長時,請中文系陳中凡、胡小石等3教授吃年夜飯。去或不去,成了擺在教授面前的問題。陳中凡、胡小石都是文學大家,前者完成首部《中國文學批評史》,後者更是研究甲骨文文法先軀,著作等身。 \n 為考證真實性,90後的溫方伊翻遍南大圖書館文獻,查閱《南大逸聞》等書刊,仍找不到傳聞始末,於是鄭重其事拜訪了年逾八旬、南大前副校長的師公董健,只得到了答案3個字─不知道。正是這答案讓溫方伊豁然開朗,何不創造一齣? \n 劇本就這麼展開了。追求精神自由與學術獨立的時任道教授,絕不赴蔣介石宴,但因抗戰導致珍藏書籍留在桂林,想藉赴宴得蔣協助;長袍馬掛的夏小山教授是中立派,喜歡美食卻對政治沒興趣,但為了一道火腿燒豆腐猶豫不決;卞從周長期附和體制,想赴宴卻又擔心被同僚斥為諂媚,擺出不赴宴的姿態。 \n 沒想到簡單劇本,在校內竟加演了30場,隨後公演及全國巡演場場爆滿,還遠赴美國演出,連導演呂效平都說「上帝真厚愛我們!」 \n 這是溫方伊習作,但重點顯然不在誰寫或誰導,而是碰觸了兩個禁忌─蔣公和知識分子良心。前者在當代是威權象徵,後者則於威權背後隱隱沉浮,兩者卻在社會汲取良知的年代中碰撞出火花,就像導演呂效平所說,「把靈魂放在火上烤」。不管蔣公的面子有多大,也不管赴不赴宴,如同當年蔣接任中大校長時,老師不買帳、學生不夾道歡迎一樣,表現的都是一種風骨,自由精神和良心。 \n 歷史常帶來反諷。蔣公當年雖專制獨裁,知識分子卻依然保有初心。如今社會開放自由,知識分子的良心卻早被利益、派系汙染毀棄了。北大法學教授江平說,知識分子的底線就是不要昧著良心說話,這對現在的兩岸仍帶來一定的啟發。 \n \n \n \n \n

  • 促轉會迎中共百年黨慶

    促轉會迎中共百年黨慶

     最近大陸對於70年前在台灣被處決的「吳石等共諜案」吳石、朱諶之、陳寶倉、聶曦等,舉行隆重的紀念儀式,同時表彰1000多名在台被處決的中共特工,感念他們流血犧牲對新中國誕生所做的貢獻。明年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這是走向一連串紀念活動高峰的一環。 \n 對於中共誕生百年的重大日子,台灣的促轉會過去4年已經做了相關宣傳準備工作,深度和廣度絕不遜於大陸,在適當時機兩岸精神上會合而為一。 \n 促轉會過去工作重點有二:一是把所有被處決的中共特工案撤銷判決,宣布無罪,同時肯定他們推動民主的精神。二是羞辱蔣中正,否定兩位蔣總統對台灣的貢獻。以促轉會所撤案平反的中共台南工委麻豆支部案為例,涉案的包括了坐牢長達34年7個月的林書揚,他是台籍中共黨員的英雄人物。嘉南地區是台籍中共英烈的搖籃,有鮮明的歷史淵源。首先,台南為大明王朝最後的根據地,中華思想積澱深厚,古老的廟宇、學堂、宗祠林立。清代朱一貴起事,仍以大明為號召。到了日據,余清芳起義仍高舉「大明慈悲國」義幟。 \n 殖民當局把嘉南當成日本軍隊的供糧地,興建水利設施,強占民地,對農民的勞力剝削不餘遺力。由農家出身的知識分子簡吉、李應章等人組織農民組合,嚴厲批判嘉南大圳是殖民當局剝削貧農民的工具,生產的稻米主要都送到日本,農民吃不到稻米,還要繳交水費。這種壓榨農民的暴政催生了本土共產主義革命。光復以後,嘉南成為中共台灣省工委發展組織最快的地區,一呼百應。228事件中,嘉義籍的省工委武工部部長張志忠在嘉義的作戰,堪稱是全台唯一真正的戰鬥。隨著省工委書記蔡孝乾被捕供出同志,大批中共黨員遭逮捕槍決。 \n 林書揚被捕時只是24歲的小青年,1984年出獄時已是58歲,但不改其志,辦公室仍懸掛馬克思和列寧肖像。我把當年台南書記李媽兜的照片給他看時,他凝視良久。林書揚每年從台灣率倖存的同志和後輩,到北京出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感受無數同志們用鮮血創造的新中國的光輝。林書揚等共產黨員是真正的漢子!現在促轉會撤消對林書揚等以及所有被槍殺共產黨員的罪名,肯定他們追求民主的精神,承認中國共產黨在台灣革命的歷史正義性,等於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的合法性。 \n 至於為何要羞辱蔣公?理由當然是蔣公搶斃了太多的台籍共產黨員,壓制了台灣紅色革命。另一深層作用是警告認同蔣的國民黨籍軍人,看看拚死拚活保護這些人最後還會被潑漆,值得嗎?促轉會深知,這些軍人年少時受蔣公感召,投身軍旅,付出青春。無論軍事技能和精神意志上,他們是台灣真正的戰鬥力,羞辱蔣公可以打擊他們的情感和作戰意願,辦法很簡單,是促轉會的絕妙好計。 \n 簡單說,促轉會深謀遠慮,過去做了迎接中共百年黨慶的鋪陳工作,今年在表揚中共烈士和誣蔑蔣公上必然會更下功夫。至於兩岸和平統一後,所有中共烈士平反立刻可以轉化成具體的文化建設。嘉南地區可以瞬間豎起幾百個中共烈士紀念碑、幾十個紀念館,還有那個為日據總督府忠僕八田與一所蓋的公園,也要改為「台灣農民組合紀念公園」。至於電影《返校》要立刻補上最後的畫面,就義前共產黨同志們高呼:毛主席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那時台灣年輕人看了必然熱淚盈眶。

  • 資深媒體人:徐宗懋》促轉會迎中共百年黨慶

    資深媒體人:徐宗懋》促轉會迎中共百年黨慶

    最近大陸對於70年前在台灣被處決的「吳石等共諜案」吳石、朱諶之、陳寶倉、聶曦等,舉行隆重的紀念儀式,同時表彰1000多名在台被處決的中共特工,感念他們流血犧牲對新中國誕生所做的貢獻。明年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這是走向一連串紀念活動高峰的一環。 \n 對於中共誕生百年的重大日子,台灣的促轉會過去4年已經做了相關宣傳準備工作,深度和廣度絕不遜於大陸,在適當時機兩岸精神上會合而為一。 \n 促轉會過去工作重點有二:一是把所有被處決的中共特工案撤銷判決,宣布無罪,同時肯定他們推動民主的精神。二是羞辱蔣中正,否定兩位蔣總統對台灣的貢獻。以促轉會所撤案平反的中共台南工委麻豆支部案為例,涉案的包括了坐牢長達34年7個月的林書揚,他是台籍中共黨員的英雄人物。嘉南地區是台籍中共英烈的搖籃,有鮮明的歷史淵源。首先,台南為大明王朝最後的根據地,中華思想積澱深厚,古老的廟宇、學堂、宗祠林立。清代朱一貴起事,仍以大明為號召。到了日據,余清芳起義仍高舉「大明慈悲國」義幟。 \n 殖民當局把嘉南當成日本軍隊的供糧地,興建水利設施,強占民地,對農民的勞力剝削不餘遺力。由農家出身的知識分子簡吉、李應章等人組織農民組合,嚴厲批判嘉南大圳是殖民當局剝削貧農民的工具,生產的稻米主要都送到日本,農民吃不到稻米,還要繳交水費。這種壓榨農民的暴政催生了本土共產主義革命。光復以後,嘉南成為中共台灣省工委發展組織最快的地區,一呼百應。228事件中,嘉義籍的省工委武工部部長張志忠在嘉義的作戰,堪稱是全台唯一真正的戰鬥。隨著省工委書記蔡孝乾被捕供出同志,大批中共黨員遭逮捕槍決。 \n 林書揚被捕時只是24歲的小青年,1984年出獄時已是58歲,但不改其志,辦公室仍懸掛馬克思和列寧肖像。我把當年台南書記李媽兜的照片給他看時,他凝視良久。林書揚每年從台灣率倖存的同志和後輩,到北京出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感受無數同志們用鮮血創造的新中國的光輝。林書揚等共產黨員是真正的漢子!現在促轉會撤消對林書揚等以及所有被槍殺共產黨員的罪名,肯定他們追求民主的精神,承認中國共產黨在台灣革命的歷史正義性,等於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的合法性。 \n 至於為何要羞辱蔣公?理由當然是蔣公搶斃了太多的台籍共產黨員,壓制了台灣紅色革命。另一深層作用是警告認同蔣的國民黨籍軍人,看看拚死拚活保護這些人最後還會被潑漆,值得嗎?促轉會深知,這些軍人年少時受蔣公感召,投身軍旅,付出青春。無論軍事技能和精神意志上,他們是台灣真正的戰鬥力,羞辱蔣公可以打擊他們的情感和作戰意願,辦法很簡單,是促轉會的絕妙好計。 \n 簡單說,促轉會深謀遠慮,過去做了迎接中共百年黨慶的鋪陳工作,今年在表揚中共烈士和誣蔑蔣公上必然會更下功夫。至於兩岸和平統一後,所有中共烈士平反立刻可以轉化成具體的文化建設。嘉南地區可以瞬間豎起幾百個中共烈士紀念碑、幾十個紀念館,還有那個為日據總督府忠僕八田與一所蓋的公園,也要改為「台灣農民組合紀念公園」。至於電影《返校》要立刻補上最後的畫面,就義前共產黨同志們高呼:毛主席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那時台灣年輕人看了必然熱淚盈眶。 \n

  • 鎮守澎湖 生活與戰鬥一致者強

    鎮守澎湖 生活與戰鬥一致者強

     當彭總長去澎湖視察時,先生堅持以軍禮軍制辦理,要求各副司令官一同到機場列隊迎接,並喊敬禮。 \n 教官則由抗戰時中國戰場日本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所推薦,有豐富戰略素養及作戰經驗之日本將領富田直亮領隊,率同彼等所招聚的日本軍官團擔任;富田的中文姓名取為白鴻亮,故該團又名「白團」。 \n 蔣公授意前往「旁聽」 \n 該期研究員共有四十二位,如曾祥廷,宋達,孔令晟,郝柏村,羅揚鞭,李學炎,孟述美等,均一時之選,而以鄭挺鋒中將為班長(其後先生獲任命為澎防部司令官時,鄭挺鋒將軍即在澎擔任其副司令,而孔令晟等則係先生七分校之學生)。先生由於資望以及階級均最高,故主辦單位在蔣公授意下,將之列為最後一員,表示係前往「旁聽」。 \n 按,此一訓練係蔣中正總統鑑於國軍在大陸新敗,必須重新從思想精神及戰略戰術上加以訓練,才能重整旗鼓,準備反攻,而為取各方之長,乃在西方國家的軍事顧問外,另闢蹊徑,邀請日本教官來台,於民國三十九年五月,以極機密的作為,成立名為圓山軍官訓練團的組織。其後由於美軍顧問團有意見,乃改名為實踐學社聯合作戰班,移到石牌上課。蔣總統自兼訓練團團長,請彭孟緝將軍任教育長,張柏亭將軍為副教育長,白鴻亮將軍則為總教官。白鴻亮,范健等日本軍官們感念蔣公抗戰勝利後以德報怨之對日政策,自然掬誠以報,全力協助我軍整訓,並作出了良好的成績。在第一期訓練班的開訓典禮上,蔣公特別強調孫中山總理一生都希望中日合作,發揮東方王道文化,而日本友人有東方哲學,視死如歸的武士道精神,以及優良的軍事素養,對培養我方軍官獻身革命,殺身成仁的精神及提升其戰略戰術能力必有助益,何況日本軍官思想反共,必會真心助我反共抗俄,故盼各研究員放下日本係被我國打敗的心態,認真虛心地向他們學習請益。 \n 聯戰班第二期自四十三年七月開始,至四十四年三月十日結業,包括多次研究大陳局勢。先生由於係「旁聽」,故不在畢業成績計算之內(該期結業成績第一名為朱悟隅,第二名宋達,第三名朱嘉賓),但在受訓期間,仍一本在國防大學時之不計名位,認真努力與謙為懷的學習態度,從而贏得師生們普遍的尊敬,其同學如郝柏村將軍等在許多年之後回憶起來仍然讚佩不止,而蔣公當時對先生特別的安排自亦有期望,在爾後的反攻作戰中再予借重之深意。事實上,蔣公日記顯示,他在當年先生在聯戰班尚未畢業時,在二月二十六日就已在思考先生的職務出處,到畢業後的第三天││三月十二日,即已考慮派先生出任「衛戍司令」(以上聯戰的相關資料係請教車守同先生提供)。 \n 四十四年六月及八月,先生再奉總統召見,垂詢軍事意見與近況,至八月乃命澎湖防衛司令之任。知之者以為先生勳望素隆,未必願往,命令下達後,先生卻欣然赴任。 \n 先生自蒞任後,經營澎湖,不遺餘力,初在周圍離島如萬安、七美、虎井等處,加強火力。繼復在馬公拱北山籌劃構築堅強之核心陣地,俾一旦有警,足可抵禦強大共軍,而作死守待援之準備。 \n 澎湖防衛部成立後,澎湖地區駐軍增加,而原有營舍,已不敷應用,急待興建。先生認為若興建集中式營房,對平時訓練方便,然僅適合於後方訓練基地。今澎湖若處在戰鬥地區內,務期使平時駐紮與戰時部署成為一體,且為避免轟炸及砲擊之摧毀,尤宜分散。故先生決定採用班排掩蔽部式之營舍,構築於陣地各要點附近,並加強其射擊與防禦等設施,屯儲充分之糧彈、燃煤及飲水,使平時成為冬暖夏涼安適之營舍,戰時則能發揮守勢戰力之堅強陣地。且依戰鬥需要,什伍相參,支援便捷,尤可使官兵有生於斯,戰於斯,死守奮擊於斯之觀感,先生或有取於蔣百里先生所謂「生活條件與戰鬥條件一致者強」之理乎! \n 四十五年四月,先生奉令參加國軍將領參訪團赴美參觀軍事,由國防會議秘書長,前參謀總長周至柔上將領隊,同行者有羅列、劉安祺、石覺、胡璉、黃鎮球等十餘人,十二日由台北起飛,經舊金山、西雅圖而抵華盛頓,由美國國防部安排參觀日程與食宿交通。先生所至,悉心觀察,不厭求詳,尤其對國防組織,軍事教育,部隊訓練,軍需生產,後勤設施以及原子能之研究發展等,所得獨多,美國軍官對先生敬禮無已,賓主歡合。時先生下榻於庥銳姆旅社七○六室;而當年於抗戰勝利後保送出國深造仍留美人員,皆已學成,聞訊皆前往訪候,服務於美國農業部之涂心園博士,尤為熱切聯繫,先生相見甚歡,殷殷垂詢求學及家庭狀況,並勉勵多加進修,以為國家將來需要之徵召,全部參觀行程,經月餘始結束,於五月中旬返國,經晉謁總統,報告參觀心得後,即回澎湖任所。 \n 先生在鎮守澎湖期間,常為外界傳為佳話者為其接待彭孟緝總長之態度。按先生當年在西北任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時,彭為其砲兵旅長,是三級部屬,但來台後,彭升為上將參謀總長,為澎防部司令的直屬長官。但是當彭總長去澎湖視察時,先生堅持以軍禮軍制辦理,要求各副司令官一同到機場列隊迎接,並喊敬禮。總長很尷尬的與大家握手,等到在大禮堂同官兵講話時,請先生上臺坐,先生堅坐臺下第一排。這種尊重體制的謙虛作風一時傳遍軍中,令各界十分敬佩。 \n 建設澎湖 安定地方 \n 澎湖地區多風,房屋亦甚多簡陋,先生至澎後,乃令部隊遍植樹木,修建馬路,除安定地方,改良民風外,並裝設自來水,增建防風牆。顧及官兵生活,利用當地岩石,籌建眷舍數十幢,堅固美觀,有眷官兵得有安棲之所。 \n 先生重視部隊訓練及軍紀維護,故軍民相處融洽,對部隊訓練之督導,成效顯著,陸軍第九十二師,在馬公守備訓練,於四十五年終,接受國防部校閱,成績為陸軍第一名,另舉行金湯演習,成績亦為全國第一。 \n 四十六年四月,先生司令官任期將滿,奉命延任一期。是年冬,婦聯會總幹事皮以書,常委錢用和,委員趙筱梅等一行,往澎湖勞軍,對先生在澎短短二年任期內之各項建設,深為欣佩,回台後紛紛電告夫人,對先生讚揚備至。(待續)

  • 鎮守澎湖 生活與戰鬥一致者強──儒將風範胡宗南(十二)

    鎮守澎湖 生活與戰鬥一致者強──儒將風範胡宗南(十二)

    教官則由抗戰時中國戰場日本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所推薦,有豐富戰略素養及作戰經驗之日本將領富田直亮領隊,率同彼等所招聚的日本軍官團擔任;富田的中文姓名取為白鴻亮,故該團又名「白團」。 \n \n蔣公授意下前往「旁聽」 \n該期研究員共有四十二位,如曾祥廷,宋達,孔令晟,郝柏村,羅揚鞭,李學炎,孟述美等,均一時之選,而以鄭挺鋒中將為班長(其後先生獲任命為澎防部司令官時,鄭挺鋒將軍即在澎擔任其副司令,而孔令晟等則係先生七分校之學生)。先生由於資望以及階級均最高,故主辦單位在蔣公授意下,將之列為最後一員,表示係前往「旁聽」。 \n按,此一訓練係蔣中正總統鑑於國軍在大陸新敗,必須重新從思想精神及戰略戰術上加以訓練,才能重整旗鼓,準備反攻,而為取各方之長,乃在西方國家的軍事顧問外,另闢蹊徑,邀請日本教官來台,於民國三十九年五月,以極機密的作為,成立名為圓山軍官訓練團的組織。其後由於美軍顧問團有意見,乃改名為實踐學社聯合作戰班,移到石牌上課。蔣總統自兼訓練團團長,請彭孟緝將軍任教育長,張柏亭將軍為副教育長,白鴻亮將軍則為總教官。白鴻亮,范健等日本軍官們感念蔣公抗戰勝利後以德報怨之對日政策,自然掬誠以報,全力協助我軍整訓,並作出了良好的成績。在第一期訓練班的開訓典禮上,蔣公特別強調孫中山總理一生都希望中日合作,發揮東方王道文化,而日本友人有東方哲學,視死如歸的武士道精神,以及優良的軍事素養,對培養我方軍官獻身革命,殺身成仁的精神及提升其戰略戰術能力必有助益,何況日本軍官思想反共,必會真心助我反共抗俄,故盼各研究員放下日本係被我國打敗的心態,認真虛心地向他們學習請益。 \n聯戰班第二期自四十三年七月開始,至四十四年三月十日結業,包括多次研究大陳局勢。先生由於係「旁聽」,故不在畢業成績計算之內(該期結業成績第一名為朱悟隅,第二名宋達,第三名朱嘉賓),但在受訓期間,仍一本在國防大學時之不計名位,認真努力與謙為懷的學習態度,從而贏得師生們普遍的尊敬,其同學如郝柏村將軍等在許多年之後回憶起來仍然讚佩不止,而蔣公當時對先生特別的安排自亦有期望,在爾後的反攻作戰中再予借重之深意。事實上,蔣公日記顯示,他在當年先生在聯戰班尚未畢業時,在二月二十六日就已在思考先生的職務出處,到畢業後的第三天││三月十二日,即已考慮派先生出任「衛戍司令」(以上聯戰的相關資料係請教車守同先生提供)。 \n四十四年六月及八月,先生再奉總統召見,垂詢軍事意見與近況,至八月乃命澎湖防衛司令之任。知之者以為先生勳望素隆,未必願往,命令下達後,先生卻欣然赴任。 \n先生自蒞任後,經營澎湖,不遺餘力,初在周圍離島如萬安、七美、虎井等處,加強火力。繼復在馬公拱北山籌劃構築堅強之核心陣地,俾一旦有警,足可抵禦強大共軍,而作死守待援之準備。 \n澎湖防衛部成立後,澎湖地區駐軍增加,而原有營舍,已不敷應用,急待興建。先生認為若興建集中式營房,對平時訓練方便,然僅適合於後方訓練基地。今澎湖若處在戰鬥地區內,務期使平時駐紮與戰時部署成為一體,且為避免轟炸及砲擊之摧毀,尤宜分散。故先生決定採用班排掩蔽部式之營舍,構築於陣地各要點附近,並加強其射擊與防禦等設施,屯儲充分之糧彈、燃煤及飲水,使平時成為冬暖夏涼安適之營舍,戰時則能發揮守勢戰力之堅強陣地。且依戰鬥需要,什伍相參,支援便捷,尤可使官兵有生於斯,戰於斯,死守奮擊於斯之觀感,先生或有取於蔣百里先生所謂「生活條件與戰鬥條件一致者強」之理乎! \n四十五年四月,先生奉令參加國軍將領參訪團赴美參觀軍事,由國防會議秘書長,前參謀總長周至柔上將領隊,同行者有羅列、劉安祺、石覺、胡璉、黃鎮球等十餘人,十二日由台北起飛,經舊金山、西雅圖而抵華盛頓,由美國國防部安排參觀日程與食宿交通。先生所至,悉心觀察,不厭求詳,尤其對國防組織,軍事教育,部隊訓練,軍需生產,後勤設施以及原子能之研究發展等,所得獨多,美國軍官對先生敬禮無已,賓主歡合。時先生下榻於庥銳姆旅社七○六室;而當年於抗戰勝利後保送出國深造仍留美人員,皆已學成,聞訊皆前往訪候,服務於美國農業部之涂心園博士,尤為熱切聯繫,先生相見甚歡,殷殷垂詢求學及家庭狀況,並勉勵多加進修,以為國家將來需要之徵召,全部參觀行程,經月餘始結束,於五月中旬返國,經晉謁總統,報告參觀心得後,即回澎湖任所。 \n先生在鎮守澎湖期間,常為外界傳為佳話者為其接待彭孟緝總長之態度。按先生當年在西北任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時,彭為其砲兵旅長,是三級部屬,但來台後,彭升為上將參謀總長,為澎防部司令的直屬長官。但是當彭總長去澎湖視察時,先生堅持以軍禮軍制辦理,要求各副司令官一同到機場列隊迎接,並喊敬禮。總長很尷尬的與大家握手,等到在大禮堂同官兵講話時,請先生上臺坐,先生堅坐臺下第一排。這種尊重體制的謙虛作風一時傳遍軍中,令各界十分敬佩。 \n \n建設澎湖 安定地方 \n澎湖地區多風,房屋亦甚多簡陋,先生至澎後,乃令部隊遍植樹木,修建馬路,除安定地方,改良民風外,並裝設自來水,增建防風牆。顧及官兵生活,利用當地岩石,籌建眷舍數十幢,堅固美觀,有眷官兵得有安棲之所。 \n先生重視部隊訓練及軍紀維護,故軍民相處融洽,對部隊訓練之督導,成效顯著,陸軍第九十二師,在馬公守備訓練,於四十五年終,接受國防部校閱,成績為陸軍第一名,另舉行金湯演習,成績亦為全國第一。 \n四十六年四月,先生司令官任期將滿,奉命延任一期。是年冬,婦聯會總幹事皮以書,常委錢用和,委員趙筱梅等一行,往澎湖勞軍,對先生在澎短短二年任期內之各項建設,深為欣佩,回台後紛紛電告夫人,對先生讚揚備至。(待續)

  • 如此轉型正義 深化民主還是威權

    如此轉型正義 深化民主還是威權

     台大學生會擬在本周六校務會議提案,清除校內「不義遺址」,由於台大校園裡面並沒有最常被當成「轉型正義提款機」的蔣公銅像,因此台大學生會把焦點轉向「以台大歷任校長命名的公共空間」,劍指以台大前校長傅斯年命名的傅鐘和傅園。 \n 中外大學很多以歷任校長或院長等命名的公共空間、大樓,以國內為例,高雄科技大學燕巢校區憲章館,以創校第一任總務長李憲章命名;成大雲平大樓是以前任校長羅雲平命名;政大文學院百年樓以首任校長陳百年命名等。我們不解,怎麼以校長命名就是「不義」了?台大的陳文成紀念廣場也以人名命名!以正義之名到處冠以非我族類者罪名,骨子裡卻是蔑視正義,這不就是打著紅旗反紅旗嗎? \n 台灣解嚴已30年,蕞爾小島上的歷史戰場早已清理完畢,學校裡的蔣公銅像、黨政軍退出校園、歷史課本去中國化等早已鬥完,連校歌裡的「吾黨、三民主義、重歸祖國」都被抓出來檢討;228事件已經進入歷史課本,從國小到高中反反覆覆研讀,「蔣公誕辰紀念日」、「國父誕辰紀念日」、「台灣光復節」都消失了,228成為國定假日了,台大學生會卻還在假借轉型正義之名扮演「誰是受害者」的把戲。 \n 轉型正義是當年兩德統一時,勝利的西德用重構、框架對東德內在精神和自我認知所使用的工具。國民黨當年棄守大陸、退居台灣,對台灣人民充滿原罪感,30年來被民進黨用「轉型正義」這個工具打得潰不成軍;但現在民進黨已黨政軍一把抓,成為執政者,怎麼會有執政者一直在檢討在野黨,是民主深化還是威權深化?

  • 郭志剛割蔣公銅像後頸判無罪 法官:仍可瞻仰面容

    郭志剛割蔣公銅像後頸判無罪 法官:仍可瞻仰面容

    台灣建國工程隊成員郭志剛、林廷穎,2017年6月持乙炔、鋁梯到陽明山國家公園光復樓前廣場,燒熔、切割蔣公銅像後頸部,案經一審法院以公園路燈管理處不具告訴能力,判決公訴不受理,高院撤銷原判決發回士林地院,士院以銅像整體仍完好,仍可供他人瞻蔣介石面容,未達毀損罪既遂程度,日前判決郭志剛、林廷穎無罪。 \n \n郭、林2人3年前將鋁梯架在銅像基座,攀爬上銅像,並以乙炔燒熔銅像後頸部,晚間10點半被巡邏員警當場發現,遭控毀損等罪。 \n \n郭辯稱,公管處非公法人,不具告訴資格,而且台北市政府才是被害人,就算提出告訴也超過半年的告訴期。並稱行為是轉型正義,符合阻卻違法事由。但因郭多次毀損蔣公銅像,當庭嗆要將斷頭帶回家當尿壺,遭法官以加重竊盜罪重判8月,每次開庭都以相同辯詞回應法官,其他法官嗆「銅像擺在那裡又不會咬你!」 \n \n判決指出,公管處花卉試驗中心張姓股長,負責實際維護管理銅像,屬於犯罪直接被害人,告訴合法。 \n \n郭以乙炔噴槍燒熔切割銅像後頸部,有部分油漆毀損,但衡量銅像高度超過1人身高甚多,僅後方頸部分有白色及輕微切割痕跡,正面均未受損,民眾仍可瞻仰面容緬懷先人,抬頭向上致意,甚少會特意觀看銅像後方部位,並未使銅像失去效用,未達毀損罪既遂程度,判決無罪。 \n \n \n

  • 黎明辦公區蔣公銅像 日前移至大溪慈湖紀念雕塑公園

    黎明辦公區蔣公銅像 日前移至大溪慈湖紀念雕塑公園

    台中市黎明辦公室有1尊在民國70年興建的蔣公銅像,在促轉會的要求下,已正式拆除。黎明辦公區聯管會指出,該會已將銅像移置於慈湖紀念雕塑公園;因銅像移走,未來15株黃金榕樹亦將移植,將把黎明辦公區打造成一個附近居民可休憩運動小綠地。 \n \n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106年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台中黎明辦公區有1尊省政府在民國70年10月31日興建的蔣公銅像被要求移除。這尊蔣公銅像,高2.8公尺、長、寬各75公分,銅像四周有15株黃金榕樹;後方是辦公區禮堂,前方則有片綠地,黎明新村民眾時常會帶小朋友至草地遊玩。 \n \n 依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5條規定,出現於公共建築或場所的紀念或緬懷威權統治象微應予移除或以其他方式處置;黎明辦公區聯管會在條例通過後,強調會依法行事、妥善處理,但因為聯管會經費不足,一直無法處理。 \n \n 聯管會強調,促轉會一再要求聯管會儘速移除,並要求在108年底完成移除,該會新的預算已編列3月22日約花費9萬多元,將蔣公銅像移到大溪慈湖紀念雕塑公園,與眾多從各處移至該處的蔣公銅像為伴。 \n

  • 強拆學校蔣公銅像 促轉會坦言應有社會對話過程

    強拆學校蔣公銅像 促轉會坦言應有社會對話過程

    屏東縣許多學校日前收到公文,被要求將兩蔣有關建物處理掉,因此有部分學校拆除了蔣公銅像,引起家長反彈,質疑促轉會趁疫情嚴重之際大搞去蔣。對此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今天也坦言,面對蔣公銅像移除與否,應該要有社會對話過程。 \n \n楊翠於今日前往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備詢,被民進黨立委范雲問到處理蔣公銅像引發的爭議時表示,促轉會希望的處置方法,首先應該要有社會對話過程,這部分尊重各機關或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協商過程中提出的處置方式都很多元,真正意義不是拆或不拆銅像,而是社會討論、思考、記憶重新建構的過程,且處理方式可以很多元,可以拆除或者空間解嚴,轉為藝術形式,促轉會會把本次執行時的問題找出,以後改善。 \n \n國民黨立委林為洲質詢時也提到,民進黨籍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就認為桃園兩蔣園區的蔣公銅像不應清除,因為那邊是觀光文化的景點。我們對歷史人物看法有很大歧異,對雍正、秦始皇、乾隆看法不一。時代不同,會有不同史觀,不同時代 對同一個歷史人物會有不同評價。 \n \n所以林為洲認為我們應該記取教訓,有時保留(銅像)更能讓後世知道歷史真相和不同的評價,應該共同呈現,民眾有思辨能力,民主的真義是應該有多元觀點,讓大家自行思辨,希望將來處理所謂威權象徵時可以更包容多元,採用保留的方式。林為洲建議時,楊翠也不斷點頭稱是,表示加註說明是促轉會的接受選項之一。

  • 促轉會要去蔣 校長籲防疫優先

    促轉會要去蔣 校長籲防疫優先

     促轉會發文,希望學校在周三(8日)前「處理」跟兩蔣有關的建物、塑像及照片。教育部表示,中央並未強制規定一定要移除蔣公銅像,而是尊重各機關學校。不過有校長認為,「現在防疫第一,政府不應趁大家都沒注意時,搞這種東西(指去蔣)。」 \n 促轉會發言人葉虹靈受訪表示,公文並沒有要求一定要拆除,促轉會也沒這樣的權力,公文主要是希望各學校在8日前提出處置方式,也並非只有拆除的單一選項,如有機關認為應保存,應提出相對應的配套措施。 \n 全國中小學校長協會祕書長、新北市安康高中校長謝金城說,要不要移除蔣公銅像,政府不能強制規定,應尊重學校自主,尤其現在,學校均以防疫為第一優先,不應趁機搞「去蔣」。 \n 謝金城籲請政府,不要做得太過分,因為移除蔣公銅像後,接下來國父或孔子銅像是否也比照辦理?他認為,校園銅像是歷史留下來的,具有教育意涵,應該審慎處理。 \n 謝金城指出,蔣公銅像要不要移除,應該讓學校以校內民主機制討論後決定,不是誰說要移就可以移。對一些學校來說,蔣公銅像有特別意義,一旦被強制移除,可能引起很大爭議。 \n 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理事長林碩杰說,事有輕重緩急,現在最急迫的是防疫,應該將精力都放在此。 \n 林碩杰表示,現比處理蔣公銅像更緊急的事,就是行政院說學校可以為防疫相關人員投保額外保險,但經費卻由各校想辦法,這很不實際,學校今年預算早就編定,沒有多餘經費可投保;一旦社區感染範圍擴大,就要投入更多人力避免疫情擴散至校園。在這個節骨眼上,移除蔣公銅像就暫時放一邊,全民齊心防疫。 \n 葉虹靈表示,依據《促轉條例》要清除威權象徵,促轉會成立以來就一直在清點國內存在威權象徵的機關,不會因為疫情而停歇,也沒有所謂趁著疫情移除威權象徵,都是依照期程進行,此次發文也是請縣市政府跟轄下單位確認處置方式。

  • 蔣公銅像之島 蔣公臉上笑容微妙的由來

    蔣公銅像之島 蔣公臉上笑容微妙的由來

    「蔣公銅像會動」之所以可以既是軍中鬼話,又是校園怪談,是因為「軍中跟校園裡同樣都有蔣公銅像」的緣故。甚至不只如此,公園、公家機關也很常見到蔣公銅像,臺灣基本上就是一個充滿蔣公銅像的島嶼。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銅像呢?文字工作者謝宜安在《特搜!臺灣都市傳說》一書中,完整爬梳事件始末,破解13則曾經席捲臺灣人生活的都市傳說。 \n【精彩書摘】 \n蔣介石在一九七五年春天去世。同年夏天,內政部火速通過了《塑建總統蔣公銅像注意事項》,規定各縣市政府必須建造蔣公銅像,來表達對於先總統蔣公的「永恆崇敬」。除此之外,這些蔣公銅像必須按照規定塑像:必須是立像(但是部隊跟學校可以造騎馬像,所以軍中跟政大的蔣公才有馬可騎),台座高度不得低於兩公尺,銅像高度不得低於一公尺七十公分。(身高部分沒有膨脹,蔣介石大概就這麼高,但台座會讓他顯得非常高)銅像周圍還要種花、保留空間,讓民眾來獻花瞻仰。畢竟是偉大的蔣公,瞻仰人潮肯定絡繹不絕,而且民眾說不定還會因為痛失偉人而哭得死去活來,預留的空間正好讓他們縱情哭泣,這想法真是太有遠見了。 \n不過《塑建總統蔣公銅像注意事項》也有相當神奇的地方,比如要求蔣公的神貌「應充分顯示 蔣公慈祥、雍容之神貌,並含蘊大仁、大智、大勇、堅毅、樂觀之革命精神,與至誠、博愛、愉快、生動之神情」。 \n一個表情要蘊含這麼多品德,太強人所難了吧! \n這個注意事項直到二○一七年才廢止,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看到的蔣公銅像,都是在上述原則下設立的。雖然我們可能覺得蔣公銅像的笑容有點微妙,但那可不是一般的微笑啊,是包含了大仁大智大勇的革命精神,跟至誠博愛愉快的生動微笑啊! \n《塑建總統蔣公銅像注意事項》的神貌之所以荒謬,在於它太過鉅細靡遺。為什麼要這麼鉅細靡遺呢?因為它其實是在規定「人們應該如何記憶蔣介石」:無論蔣介石本人實際個性如何,人們都必須認為他是慈祥博愛、堅毅至誠的。 \n按理來說,在正常的民主國家裡,人們可以自由選擇記憶領導人的方式。任何一個領導人都會有正反兩面評價,人們有權選擇要怎麼看他。但是《塑建總統蔣公銅像注意事項》,就是在跟人們說:你們只能記得蔣介石的正面形象,只能記得他的慈祥,不能記得他的殘酷。 \n因此就算蔣介石任內有殘殺上千人的白色恐怖,蔣公銅像依然是慈祥和藹的。 \n那麼,當蔣公銅像衍生出會動的鬼故事,這種「蔣公記憶」又產生了什麼改變呢? \n(本文摘自《特搜!臺灣都市傳說》/蓋亞 提供)

  • 馬英九慈湖謁陵蔣公 網目睹感嘆吐一句話?

    馬英九慈湖謁陵蔣公 網目睹感嘆吐一句話?

    今天四月五日適逢先總統蔣公(蔣中正)逝世45周年紀念日,前總統馬英九赴桃園慈湖謁陵,緬懷蔣公為中華民國、為臺灣所作出的貢獻。馬英九表示,「歷史的功過當然可以檢討,但對於蔣公的貢獻不應選擇性的視而不見,甚至污衊」。 \n \n 馬英九今5日一早,在國民黨多位黨政人士陪同下,赴慈湖謁陵,並隨後在臉書闡述心情和看法。 \n \n 「今天是先總統蔣公逝世45周年紀念日,我再次前往慈湖謁陵,緬懷蔣公為中華民國、為臺灣所作出的貢獻」。 \n \n民國26年蘆溝橋事變發生後,當時的蔣委員長於7月17日發表「廬山談話」,號召全國軍民:「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沒有蔣委員長領導抗戰勝利,就沒有之後的臺灣光復;沒有蔣總統率領國軍保衛臺灣,就沒有臺海安全;沒有蔣總統推動土地改革、地方自治、普及教育,臺灣就不會有今天的富裕繁榮及民主自由。 \n \n馬英九強調,從「辛亥革命」、北伐、抗戰到政府遷臺,從光復臺灣、保衛臺灣、到建設臺灣,蔣公與中華民國的歷史發展息息相關,他對臺灣的重要貢獻不容否認。「歷史的功過當然可以檢討,但對於蔣公的貢獻不應選擇性的視而不見,甚至污衊」。 \n \n  網友則紛紛在馬英九臉書留言「蔣公是一代人物,勿論功過,是值得敬佩的」、「勿忘歷史,功過皆存史實」、「上述不論功過的事跡,現在的教科書還有在教嗎?都被民進黨刪光了吧!」。

  • 綠營鼓吹拆蔣公像 羅智強:拆啊 但銘記這三點

    綠營鼓吹拆蔣公像 羅智強:拆啊 但銘記這三點

    今天四月五日適逢先總統蔣公(蔣中正)逝世45周年紀念日,多位政治人物都表達對蔣公的追憶,緬懷蔣公為中華民國、為臺灣所作出的貢獻。 \n而台北市議員羅志強則在臉書上回憶起當年曾參與的「拆蔣銅像座談會」,當時與會人員多為支持拆除方,而輪到他發言時全場靜默,要看看這大概是全場「唯一」的不同立場者怎麼説。 \n羅智強當時第一句話便是「拆啊」,他指出,若拆不能洩憤,潑漆也可以,若潑漆還是不能洩憤,砍銅像的頭也可以。 \n當下全場人士睜大雙眼看著羅智強,不敢相信一個藍營人士竟說出這樣的發言。而羅智強則接著說,在拆、在潑、在砍之前,先向蔣中正總統説三聲謝謝,謝謝他保衛台灣、建設台灣、普及台灣的教育。 \n羅智強表示,如果沒有蔣公保衛台灣,大家也不用反中仇中了,我們都已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治下,台灣早已是中共轄下的一省;如果沒有蔣公建設台灣,沒有十大建設的基礎,台灣哪來現在的發展;如果沒有蔣公普及台灣的教育,讓台灣的識字率從5%提升到75%,將來怎會有佃農之子陳水扁當總統、有礦工之子賴清德當副總統呢? \n羅智強說,如果,説完這三聲謝謝,你仍認為二二八、白色恐怖,蔣中正的過大於功,所以要拆他銅像、潑他銅像、砍他銅像,那就去拆去潑去砍吧。

  • 台有蔣公銅像怪談 日本也有會走動的二宮像

    台有蔣公銅像怪談 日本也有會走動的二宮像

    台灣除了「日據刑場」以外,校園怪談的常見套路,應該就是「蔣公銅像會動」了吧?事實上,日本校園內也有一座會動的「二宮金次郎」銅像,甚至「會流血淚」。文字工作者謝宜安在《特搜!臺灣都市傳說》一書中,完整爬梳事件始末,細密追究,還原時空,破解13則曾經席捲臺灣人生活的都市傳說。 \n【精彩書摘】 \n「蔣公銅像會動」是臺灣版「二宮金次郎」怪談? \n日本有一類怪談,很接近於「蔣公銅像會動」傳說,叫作「晚上會動的二宮金次郎像」。二宮金次郎本名二宮尊德,是江戶末期的思想家。他以好學聞名,據說小時候會邊走路邊看書,因此年幼的二宮金次郎「負薪讀書」的樣子非常有名。日本近代化後廣設學校,就用二宮金次郎「負薪讀書」銅像,來鼓勵學生們努力向上。在日治時代的臺灣,不少學校裡也有二宮金次郎像。就是這個「幾乎每所學校都有」的銅像,為傳說提供了基礎。 \n傳說這些小孩樣的二宮金次郎像,到了晚上會動起來。因為他十分好學,所以還會跑去圖書館借書。除了去圖書館以外,他還會在操場上走。有些傳說則說二宮金次郎「會流血淚」。 \n日本的二宮金次郎校園怪談,有許多要素和臺灣的蔣公銅像校園怪談是共通的:除了晚上會動以外,還包括會走操場、會流血淚等。 \n可以說,只要有人像,就很容易產生「人像會動」之類的傳聞。除了銅像以外,日本還有「音樂教室的貝多芬肖像眼睛會發光」、「貝多芬肖像的眼睛會動、會看人」的校園怪談。臺灣相似的,則是「國父遺像的眼睛會動」、「國父遺像會流血淚」的傳說。 \n為什麼會有這些傳說呢?這是因為,人們對於「人像」十分在意。除了銅像有鬼故事以外,生物教室裡的人體模型、洋娃娃、布偶也是鬼故事經典主角。這些人像為什麼會讓我們害怕?我們或許是這樣想的:這些物體都已經擁有人形了,會不會也擁有一些「其他東西」,比如……靈魂? \n這樣的恐懼或許是人類共通的吧,而在臺灣跟日本,又有相似的校園空間。正是因為校園裡存在著一堆銅像與肖像,可以讓這些人像怪談產生。日本因為提倡勤學,而在許多學校裡放了二宮金次郎像,如此一來,「二宮金次郎」怪談才可以在不同學校之間流通。在這點上,臺灣可以說比日本更有潛力產生銅像怪談吧。 \n因為蔣公「崩殂」之後,臺灣這塊島嶼上,矗立起了滿滿的蔣公銅像。 \n(本文摘自《特搜!臺灣都市傳說》/蓋亞 提供)

  • 揭密:蔣公銅像會動的都市傳說怎麼來的?

    揭密:蔣公銅像會動的都市傳說怎麼來的?

    傳說就是這樣煉成的!你還記得嗎?人面魚、多腿雞、日治刑場、辛亥隧道、蔣公銅像…文字工作者謝宜安在《特搜!臺灣都市傳說》一書中,完整爬梳事件始末,破解13則曾經席捲臺灣人生活的都市傳說。 \n【精彩書摘】 \n銅像傳說既是「軍中鬼話」,也是「校園怪談」 \n「蔣公銅像會動」的故事模組,有可能是先誕生自軍中鬼話,後來才變成常見的校園怪談。網路上提到「蔣公銅像會動」的例子多半集中在二○○○年後,但是當有不少退役軍人分享他們當兵時的軍中怪談,則可以推測「蔣公銅像會動」的說法,從一九九六年左右就在軍中流傳了。 \n憲兵後備論壇上有一篇討論「軍中鬼故事」的帖子,談到了蔣公銅像的馬換腳、蔣公銅像騎馬繞操場的傳聞。有一位退役憲兵回應時,表示他聽到蔣公銅像傳聞的時間,大約在「民國八十幾年」,也就是一九九六年左右。但當時他聽聞的內容是: \n印象中據學弟當時所敘述,蔣公銅像被發現的異樣只是持韁繩的左右手互換,並沒有牽扯到鬼怪之說,再說蔣公又不會害人,而且韁繩拿了那麼久總是會痠,換換手也應該,所以輕鬆一點別想太多。 \n這位退役憲兵是一九九○年入伍,他說當時並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說法,因此傳說應該是一九九○年後才出現的。他還說,「馬腿自行換腿」和「騎馬跑操場」的說法,他第一次聽說。 \n這一段話提供了一些重要的線索。包括,他提到一九九○年代中聽到的版本是「持韁繩的左右手互換」,這個異狀在如今的「蔣公銅像」傳說中並非主流,因此可能是比較早期的版本。對照另一篇憲兵論壇上「軍中鬼故事」的PO文,我們可以知道「換腳」跟「騎馬跑操場」的說法在一九九八年左右已經出現。也就是說,一九九六至一九九八年間,「蔣公銅像換手」在憲兵傳言圈中,演變成了今日比較常見的「換腳」跟「騎馬跑操場」版本。 \n那麼更早的「換手」的版本又是怎麼出現的呢?很有可能源自陳為民的「軍中鬼話」系列。陳為民的《無聊男子的軍中鬼話III》有一篇〈換手事件〉,故事中蔣公騎馬像,兩隻手會在半夜十二點互換。憲兵訓練中心最後請來具有歷史的軍旗鎮壓,蔣公銅像才不再換手。《無聊男子的軍中鬼話III》出版於一九九三年,這個故事由於發生在憲兵訓練中心,憲兵論壇上也討論過。若「蔣公銅像會動」的說法是從「軍中鬼話」系列傳開的,那麼一九九○年時,自然還不存在這樣的傳聞,當時入伍的人也無從聽說起。 \n那「作為校園怪談」的「蔣公銅像會動」傳說又是何時傳開的? \nBBS政大貓空行館一九九七年有一篇帖子,原PO提到他會跟其他學校學生「扯扯後山的蔣先生和他愛駒換腳站立或換姿勢這個不怎麼恐怖的故事」 ,因此政大版傳說應該是在一九九七年前傳開的。那之後蔣公銅像傳說內容也越來越豐富,尤其是各種投幣傳說: \n「投十元進去就會唱歌,投二十元會唱梅花梅花滿天下。」 \n「丟五十塊的話,蔣公會下來換你騎馬;丟一百塊的話,蔣公會把馬舉起來,換馬騎蔣公。」 \n蔣公又會唱歌又會舉馬,能文善武又歡樂無限。這種娛樂蔣公的開關在哪裡呢?有人說「馬的屁股」晚上會變成投幣孔,還有讀政大的網友分享,他半夜盯著蔣公銅像找了好久的投幣孔,結果都沒有找到。欸呀,真是太可惜了。 \n(本文摘自《特搜!臺灣都市傳說》/蓋亞 提供)

  • 蔣公座車同款!裕隆第一部台產勝利旗艦車現身苗栗

    蔣公座車同款!裕隆第一部台產勝利旗艦車現身苗栗

    1967年裕隆汽車公司與日本日產汽車正式合作生產第一批台製汽車,至今已是鳳毛麟角,其中一部是蔣公座車,現陳列台北士林官邸,唯一一部到現在還可開上高速公路以百公里時速奔馳的勝利老車,4日上午現身頭份范頭家餐廳公開展示,引來許多老車愛好者評頭論足,對擁有車主稱羡不已。 \n \n1967年,裕隆公司與日本日產汽車簽約合作生產汽車,其中包括日產的旗艦車勝利型轎車,第一批勝利型轎車實際上並非在台製造生產,而是在日本製造組裝完成後,再運來台,為了展示雙方合作誠意,所以在車內貼上裕隆的英文字樣,但這批轎車十足十的日製轎車。 \n \n當年的第一批勝利型轎車,是直列4缸1850cc的豪華車款,在台型號稱為801,總數並不清楚,但經過台灣經典老車協會的深入調查,全台只剩4部,其中一部是當年裕隆公司贈送給蔣公當座車使用,目前陳列在台北士林官邸,另2部都為私人收藏,這3部老車目前都已無法運轉,唯獨第4部車,經過現現任車主李世昌的整修後,不僅通過驗車,還可開上高速公路以百公里時速奔馳。 \n \n這部年齡已超過50年的老車,原始車主身分已不可考,但依照當年台灣經濟情況,有能力買得起轎車的非富即貴,決不是普通人家。李世昌是在1年多前,向住在台中的前任車主購得,交車當天,前車主還不捨流淚。 \n \n李世昌購下老車後,整整花了1年時間將老車重新整修,但仍大幅度保留原車零組件,包括火箭式尾燈、方向盤…等,這部車最有趣的一個部分,是在車頭前還留一個引擎啟動孔,可以利用曲柄啟動器啟動車子,這部老車是第一批擁有冷氣設備的高級車款,至今冷氣仍能運作,當李世昌開著老車在高速公路飛馳時,還引來一堆民眾不可置信的眼光,紛紛減速併行觀看老車,還拿出手機照相存證。 \n \n李世昌為了讓老車友能共同欣賞老車風範,4日上午特別將車開到頭份范頭家餐廳公開展示,引來許多老車愛好車趕來觀賞,接下來,李世昌準備將這部老車送至裕隆公司,請求裕隆公司協助認證,讓老車能讓更多愛車人欣賞。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