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蕭瓊瑞的搜尋結果,共15

  • 高美館修館不休館 講堂推台灣美術史

    高美館修館不休館 講堂推台灣美術史

    高美館6月起至年底進行館舍主體修繕,強調「修館不休館」,以跨域藝術講座聞名的高美講堂在疫情期間繼續推出《臺灣美術史》系列講座,首場20日將以「山海傳奇:從原住民到荷西」為題,邀請成功大學歷史系名譽教授蕭瓊瑞,分享舊石器時代至大航海時代的台灣藝術之美。

  • 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柯錫杰過世 享壽90歲

    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柯錫杰過世 享壽90歲

    被譽為「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的攝影家柯錫杰昨晚過世,享壽90歲。成大歷史學系教授蕭瓊瑞今天也證實這項消息,蕭瓊瑞表示,柯錫杰已住院一陣子,是自然老化過世。 \n 被譽為「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的柯錫杰,1929年出生於台南,19歲拿起生平第一部相機之後,便全心投入在攝影藝術的追求。 \n 不過今天卻傳出柯錫杰過世消息,蕭瓊瑞也向中央社證實這項消息。 \n 蕭瓊瑞表示,柯錫杰已住院一陣子,昨晚約6時左右過世,享年90歲,是自然老化過世。去年國父紀念館舉辦「柯錫杰影像藝術展」,當時柯錫杰還向醫院請假到展覽現場跟大夥打招呼。 \n 蕭瓊瑞說,他與柯錫杰都是台南人,在蕭擔任台南市文化局長期間,還特別邀請柯錫杰回台南為民俗慶典拍照,期間也曾設立一間攝影文化會館,也請柯錫杰回台南教學。 \n 蕭瓊瑞表示,柯錫杰是戰後國際攝影界重要的攝影家,尤其他的「心像攝影」,看起來是拍景物,但又帶點人文隱喻,其中又以1979年在希臘拍的「 等待維納斯」為一生代表作。 \n 「等待維納斯」由作家鄭愁予題名,中國文學家高行健認為,這幅作品中景深消失了,讓人難以分辨是攝影還是畫。 \n 隨著柯錫杰過世,蕭瓊瑞內心雖感到不捨,但認為柯錫杰在夫人樊潔兮陪伴下,住在淡水看山看河渡過晚年,「他是幸福的。」(編輯:吳協昌)1090606 \n

  • 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柯錫杰過世 享壽90歲

    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柯錫杰過世 享壽90歲

    被譽為「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的攝影家柯錫杰昨晚過世,享壽90歲。成大歷史學系教授蕭瓊瑞今天也證實這項消息,蕭瓊瑞表示,柯錫杰已住院一陣子,是自然老化過世。 \n 被譽為「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的柯錫杰,1929年出生於台南,19歲拿起生平第一部相機之後,便全心投入在攝影藝術的追求。 \n 不過今天卻傳出柯錫杰過世消息,蕭瓊瑞也向中央社證實這項消息。 \n 蕭瓊瑞表示,柯錫杰已住院一陣子,昨晚約6時左右過世,享年90歲,是自然老化過世。去年國父紀念館舉辦「柯錫杰影像藝術展」,當時柯錫杰還向醫院請假到展覽現場跟大夥打招呼。 \n 蕭瓊瑞說,他與柯錫杰都是台南人,在蕭擔任台南市文化局長期間,還特別邀請柯錫杰回台南為民俗慶典拍照,期間也曾設立一間攝影文化會館,也請柯錫杰回台南教學。 \n 蕭瓊瑞表示,柯錫杰是戰後國際攝影界重要的攝影家,尤其他的「心像攝影」,看起來是拍景物,但又帶點人文隱喻,其中又以1979年在希臘拍的「 等待維納斯」為一生代表作。 \n 「等待維納斯」由作家鄭愁予題名,中國文學家高行健認為,這幅作品中景深消失了,讓人難以分辨是攝影還是畫。 \n 隨著柯錫杰過世,蕭瓊瑞內心雖感到不捨,但認為柯錫杰在夫人樊潔兮陪伴下,住在淡水看山看河渡過晚年,「他是幸福的。」 \n

  • 低限主義代表 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柯錫杰辭世

    低限主義代表 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柯錫杰辭世

    去年底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辦《絕對·詩學-柯錫杰 玖齡 影像藝術展》時便是在醫護人員陪護下入場,被視為「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的攝影家柯錫杰,經妻子亦是知名舞蹈家樊潔兮證實,已於5日下午辭世,享壽90歲,近日將再擇期舉辦追思會。 \n \n樊潔兮感謝各界關心但目前還需要休息,文化部部長李永得今日也已請司長聯絡慰問。成大歷史系教授蕭瓊瑞指出,楊錫杰已是自然老化而故去,並無病痛。 \n \n蕭瓊瑞指出,柯錫杰的成就「是國際性的」,他的「心象攝影」在看似自然風景的表現中,卻有很深的人文思維,「有人說他帶著故鄉在流浪,實則是一種對自我存在、人類在宇宙中,萬物有情的感慨」。包括他1979年經典作《等待維納斯》,即是其低限主義的代表作,在極為簡潔、寧靜的畫面中,有著深刻的感性觸動。 \n \n蕭瓊瑞也透露《等待維納斯》的創作,實是柯錫杰結束了在紐約的商業攝影活動後,在希臘只匆匆補捉的鏡頭,「但回到工作室洗出來,自己都起雞皮疙瘩」而後更由詩人鄭愁予命名,意味純淨如文明誕生之美。 \n \n柯錫杰作品受東西方肯定,並曾獲吳三連、國家文藝獎。知名攝影藝術家郭英聲也指出,柯錫杰的辭世,是一個時代的結束,並念及兩人於80年代在巴黎的相遇而無限感慨。

  • 國寶畫家洪瑞麟作品要回台!2500餘筆文物將捐贈文化部

    國寶畫家洪瑞麟作品要回台!2500餘筆文物將捐贈文化部

    重建台灣藝術史又傳佳音!國寶畫家洪瑞麟的作品及文物要「回家」了!文化部積極推動「重建台灣藝術史」政策,希望帶動國人重新認識這塊土地上的藝術家與藝術歷程,,晚年移居美國的前輩畫家洪瑞麟,其長子洪鈞雄亦決定將手邊珍藏於美國的洪瑞麟作品及手稿等逾2,500筆捐贈給文化部,洪鈞雄並強調:「爸爸的東西,應該讓它回台灣!」文化部長鄭麗君對此致上深切敬意與謝意。 \n \n文化部表示,前輩畫家洪瑞麟生於台北大稻埕,自小便對繪畫發生興趣,1930年赴日攻讀美術。1938年回台後,洪瑞麟與張萬傳、呂基正等成立「MOUVE行動美術學會」,並前往倪蔣懷經營的瑞芳煤礦工作長達35年,同時發展出簡練、流暢又粗曠的線條筆觸,以描繪礦工聞名。 \n透過畫作,洪瑞麟凝視礦工的生命與勞動,散發出堅毅生命力的爆發力,建立出獨特、濃烈的藝術風格。而在洪瑞麟生前留下的〈礦工頌〉中,他形容礦工為「偉大的無名勇士」、「崇高的人類拓荒者」,表示自己從他們身上「領悟到美與醜原是一樣的哲理,虔誠地繼續探索你們的奧妙,刻畫在紙和板上,永遠地讚頌。」從畫作裡,洪瑞麟深切傳遞出一位創作者對勞動者細膩又深刻的人道關懷。 \n \n 去年12月份,文化部特別商請國立台灣美術館協同台灣美術史學者蕭瓊瑞教授前往洪鈞雄住處瞭解、檢視作品狀況。經初步清點,本批洪瑞麟作品及文物創作年代自1930年至1996年,主題包括礦工、人物與裸女、風景、動物與植物,媒材包含水彩、水墨、油畫及大量日本留學時期的石膏像素描與其他時期素描本等,總計逾2,500筆。 \n \n \n洪瑞麟是台灣藝術史上極具代表性的畫家,文化部長鄭麗君亦曾多次提及,「我很希望我們與我們的下一代不僅知道法國有米勒畫農民,更要知道台灣有洪瑞麟畫礦工。」以對外表示自己推動重建台灣藝術史的初心,因為台灣這塊土地上有很多偉大的藝術家,需要我們自己來認識,並重建台灣藝術史,成為世界藝術史的重要拼圖。 \n \n洪鈞雄先生表示,自己年事已高,對於父親留下的作品與文物雖有濃厚情感,「卻深覺不能捨不得,收藏了這麼多年,覺得很驕傲,每次看著畫,也都感覺爸爸在跟我講話,但爸爸的東西,應該讓它回台灣!」 \n

  • 大師開講 蕭瓊瑞談文化城

    大師開講 蕭瓊瑞談文化城

     台灣美術史大師蕭瓊瑞日前受台中市建築經營協會邀請,談「文化城的文化榮光與藝術」。蕭瓊瑞指出,台中從日據時代以來,就是全台近代文明重心,也是台灣近代知識分子的代表。 \n 台灣第一家書店開在台中,文化協會總部在台中啟動,清代設省,省會也設在台中,台中位在全台樞紐,將來是整個台灣的文化中心。他認為,未來台灣的發展,台中將是文化政治重鎮,台北變成時尚流行中心,而高雄則是最有發展潛力的城市。 \n 蕭瓊瑞介紹近代美術的展開,有王悅之、廖繼春、李石樵、楊啟東、林之助、呂佛庭、陳其茂等;雕塑之都的成型則有陳夏雨、陳英傑、王水河、謝棟樑等。 \n 現代藝術的建構,有李仲生、陳庭詩、林壽宇、陳幸婉等;當代工藝的轉型,有林清霜、曾明男、蔡榮祐、陳正勳等,仍在開展中的台中藝術與文化做為結語。他說,台灣藝術人才輩出,也受到先進國家讚賞。包括洪易的作品曾受日本邀請展覽六個月,因為他們希望洪易在作品中展現的活潑,能帶給日本的觀眾歡樂。 \n 蕭瓊瑞表示,在台灣開發史上,台中較遲於彰化,但到了日治中期,台中的發展已經快速超越彰化、甚至台南,成為和台北、高雄並列的全台三大城市,且在文化表現上,成為台灣近代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n 蕭瓊瑞認為,法國等先進國家對藝術家相當禮遇,如巴黎的閣樓優先承租給藝術家,他們也推動小學生藝文涵養,從小學三年級開始,看電影免費,值得台灣借鏡。 \n 蕭瓊瑞擅於台灣美術史課題的開發,重要著作有《五月與東方》、《島民。風俗。畫》、《圖說台灣美術史》、《台灣近代雕塑史》等一、二十種。 \n 作為台灣重要的美術史研究者,蕭瓊瑞向來以嚴謹的史實考證、優美的文筆和敏銳的圖像解讀能力而知名學界;同時在文化行政、公共藝術、博物館學,及古物鑑定等方面,均具聲名。 \n 台中市建築經營協會理事長梁信雄表示,蕭瓊瑞是成功大學歷史系所教授,也是國家文藝基金會董事。他可以說是國內藝壇的名嘴,對台灣藝術家的作品,總能以深入淺出、風趣幽默的方式,引領聽眾進入藝術殿堂。

  • 成大教授蕭瓊瑞:台中將成為台灣的文化重鎮

    成大教授蕭瓊瑞:台中將成為台灣的文化重鎮

    我台中我驕傲!台中建築經營協會13日在大師講座,力邀成大教授、台灣美術史研究者蕭瓊瑞以「文化城的文化榮光與藝術」為題,從繪畫、雕塑、現代藝術,及當代工藝暢談台中藝術家的傑出表現與成就,他看好未來台中是文化政治重鎮,台北變成時尚流行中心,高雄是全台灣現在最有發展潛力的城市,已經具備等待起飛。 \n \n 台中建築經營協會理事長梁信雄指出,蕭瓊瑞是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所教授,對台灣藝術家的作品,以深入淺出、風趣幽默的方式,引領聽眾進入藝術創作的深層境界,吸引更多人進入藝術殿堂。 \n \n 蕭瓊瑞表示,台中市從日據時代以來,就是全台灣近代文明重心,也是台灣近代知識份子的代表,台灣第一家書店開在台中市,文化協會總部在台中啟動,從清代設省,省會就設在台中,台中位在全台灣樞紐,台中將來是整個台灣文化中心。 \n \n 「台灣不要分你是外省,我本省,台灣如果那麼狹隘,馬英九選不上總統啦」,蕭瓊瑞直言,台灣不要一直把自己陷入狹隘的思考,這樣「台灣的味道才會出現!」 \n \n 他說,大陸過去二、三十年的成就,台灣同胞貢獻良深,台商為大陸經濟發展的貢獻可觀,「未來二、三十年,台灣會繼續貢獻」,文化思想制度的改變,台灣會繼續發揮影響力。 \n \n 「政治人物要得民心,首先要接地氣」,蕭瓊瑞推崇藝術家黃土水的《甘露水》大理石等身大作品,就出身於台中市,名列台灣偉大的藝術家,稱讚台中是一個了不起的地方,台中藝術家鼓舞人心。 \n \n 蕭瓊瑞強調,台中本地藝術家洪易揚名國際,日本人主動邀請洪易去日本展覽六個月,一般展期三個月,日方特別延長到六個月,原因是從日本核災、地震海嘯之後,缺乏快樂之源,洪易的作品洋溢喜氣,展期六個月是因為這麼漂亮的藝術,要與大自然不同的季節對話,前三個月是夏天,後三個月是秋天,藝術具療癒之效。 \n \n 他對藝術融入常民生活,舉例法國建物如有閣樓,屋主樂於分租閣樓給藝術家,因為閣樓位在最高的地方,可以看著巴黎美景,不管是文學家、音樂家、美術家,創作出來的作品,「可以是巴黎永恆!」 \n \n 蕭瓊瑞以台中為台灣近代文化的代表開始,介紹近代美術的展開,如數家珍,王悅之、廖繼春、李石樵、楊啟東、林之助、呂佛庭、陳其茂等;雕塑之都的成型則有陳夏雨、陳英傑、王水河、謝棟樑等。 \n \n 現代藝術的建構,有李仲生、陳庭詩、林壽宇、陳幸婉等;當代工藝的轉型,有林清霜、曾明男、蔡榮祐、陳正勳等,仍在開展中的台中藝術與文化做為結語。 \n \n 他認為,在台灣開發史上,台中較遲於彰化,但到了日據時代中期,台中的發展已經快速超越彰化、甚至台南,成為和台北、高雄並列的全台三大城市,在文化表現上,成為台灣近代文化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 現代書畫 一奇峰

    現代書畫 一奇峰

     而面對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時代,世界已從工業社會邁向後工業社會,解構的氛圍四處彌漫、拼貼的現象隨處可見;古今中外文化混合的例子,越來越多;歷史的時間與地理的空間,也產生前所未有的並置、錯置;絕對的結構主義思考模式,遭到無情挑戰。因此畫家如欲通過山水畫,來反映、表現、探索此一新時代的美學問題,就必須著手創造新的皴法以為因應。他說:「二十世紀後半出現的都市文明的快速擴張,水泥森林隨之出現;傳統農村景觀,從田野到梯田,從公路、隧道、鐵軌,到高速公路、高架捷運、地下鐵路,天上地下,全都被鋼鐵貫穿,鋼鐵山水已經成形,鋼鐵經驗也到處充斥。於是『鐵鋼皴法』便應運而生。」(〈「鐵鋼皴法」之誕生〉) \n 「鐵鋼皴法」不但用來表現後工業時代的鋼鐵山水,也可用來更新王維以來的雪景山水,「把科技與山水合而為一;把多重內外角度及上下觀點與山水合而為一;把新的雪山冰河凍原雄奇壯偉經驗與傳統的柔性雪山合而為一;把歷來各種畫雪法合而為一;把真實空間與虛幻空間合而為一;把最濃與最淡、極剛與極柔的筆法墨法合而為一;把現實與超現實、把描述的與象徵的合而為一;把寫境與造境、把詩與畫,再度合而為一。」(〈「高呼王維」雪滿天〉) \n 90年代的《碎鏡中國》、《鋼鐵山水》、《鐵鋼皴法》,乃至《瀟湘八景》、《臉譜書法》等系列,已經為21世紀的「回到未來」作出預告,而有《後現代自畫像》系列、《四十萬圖》系列、《高呼輞川》系列、《視窗山水》系列、《寂鏡生機》系列,及《無人機的世界》系列的產生。2016年,郭繼生為羅青的創作生涯整理編撰《詩人筆墨》研究巨冊,清晰地呈顯羅青近一甲子的藝術思維與表現。2018年,他獲得第七屆中國桂冠詩歌獎組委會所頒發中外首創的首屆「中國詩意繪畫桂冠獎」。 \n 「回到未來」原是現代科幻電影的片名,也是現代科學打破過去的傳統認知,以為時間是一直線型的進化過程,今則轉為將時間視為一種圓型循環的存在,回到未來,也是回到過去;然一旦回到過去,已非完全的過去,而是一種具有未來特性的過去。 \n 羅青七十大壽的大型展覽「回到未來」,提供我們另一種看待未來的全新觀點,也是對過往傳統的全新詮釋與再造。或許有人並不完全贊同羅青從理論出發的創作方式,認為創作實踐與理論建構是完全獨立的兩回事,彼此並不相屬、相依;的確,這種思維與創作的模式,或許並不適合所有的創作者,但羅青卻以他獨樹一幟的創作成果,證實了這個模式存在的可能性。尤其在這個只講技術、思維空乏的時代,羅青的存在,似正驗證:「創作的高度,取決於對傳統認知的深度。」這樣一個古老的說辭。 \n (完)

  • 現代書畫一奇峰

    現代書畫一奇峰

     80年代,也是羅青「詩畫合一」理論趨近成熟的重要階段,形成他「繪畫語意學」的體系思維。郭繼生就指出:「羅青的畫裡有許多帶著類似二十世紀『形而上畫派』(PicturaMetafisica)健將,如:杜‧奇里訶(Giorgio de Chirico)等的心理意象之呈現。但與羅青最接近的,恐還是稍晚的超現實畫家,如:馬格里特(Rene Magritte);『畫』經常不是唯一的或最後的目的,『畫』只是傳達畫家的意念的手段。」(〈替萬物重新命名〉) \n 關於「繪畫語意學」,羅青解釋說:「語文與繪畫,如以『記號學』或『語言學』的觀點來看,兩者都是『語言系統』或『記號系統』,其系統的組構,有如建築,都是立體的。其基層部分,包括『語構層面』的點、線、音、色元素,和『語意層面』的圖形象徵元素。這兩種元素是組成各層樓的基本要件。點、線、音、色等元素相互組合,可以形成一個或一組『房間』,而『房間』與『房間』相互組合,則構成一個樓層。圖形象徵元素同時也依各個『房間』的組構,而發揮其各種不同的功能。」(〈繪畫語意學派〉) \n 儘管這種「繪畫語意學」的理論建構,能否對藝術家創作產生實質的幫助,楚戈和石守謙等人均抱持懷疑;但楚戈仍推舉羅青的創作,是一種「此時此地的水墨畫」,既能顧及「時代性」(此時),又能兼俱「地域性」(此地),是一種難能的成就。(〈此時此地的水墨畫〉) \n 石守謙也認為:「我欣賞羅青創新裡的『飛行觀點』的作法,它把中國傳統時空的限制推到另一個層面;由觀念到實際創作的連接,也相當有效。貼金箔的方式,相當有趣,它是從民間來的,造成沒有規則的一種感覺。把它放到夜空裡去,確實就把我們在二十世紀經驗到的沒有界限的空間,增加了神祕深邃的力量,而且又配合了不同光源的使用。從整個中國繪畫史來看,會覺得它很有意思。」(「理論與畫史的關懷」座談會) \n 又說:「在中國山水畫的發展上,不管以何種技巧所造成的空間深度感,總是在眼睛所能看到的限度內,它的空間就限制在那個範圍內。如我們都知道的『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便是眼力的界限。現在二十世紀對空間的感受與認識卻可有不同。羅青在畫面上運用各種技巧,恰當、有力地傳達出他的感受。我覺得是相當成功的。」(同上) \n 1987年,羅青以40歲的年紀,獲得第二屆「雄獅美術雙年獎」的水墨畫類大獎;1988年,他發起組成「台北彩墨畫派」,並發表宣言於《台北評論》(第6期)。他的作品,也由英國大英博物館、美國聖路易美術館、威廉學院博物館,以及德國柏林博物館、加拿大安大略美術館收藏。 \n 90年代,是羅青創作成熟的階段,不論在學術領域或創作領域,羅青都已經是一位備受敬重與肯定的學者、藝術家。在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他除了擔任英語學系教授,也兼任該校中國語言文化中心主任,並接辦發行《語象》季刊,成功結合語言研究與水墨畫推廣。 \n 在個人創作上,因對中國繪畫史的持續深入研究,題材上也逐漸趨向中國山水畫與書法藝術的再造與創新,如:《碎鏡中國──歲月系列》(1992)、《碎鏡中國──驚雷系列》(1992)、《碎鏡中國──地理系列》(1993)、《鋼鐵山水》系列(1995)、《大寫白字》系列(1995)、《瀟湘八景》系列(1995)、《鐵網皴法.高呼王維》系列(1997)、《尋隱者不遇》系列(1997)、《十萬圖》系列(1997)、《臉譜書法》系列(1997)等等;明顯地,90年代的羅青,有意在傳統的中國水墨傳統,尤其是山水畫傳統中,找尋出屬於今天「後工業時代」的養分;他從歷史的圖像中發現各個時代特有的技法與氛圍,如:近代水墨大家傅抱石的「抱石皴」,或張大千的「潑墨潑彩法」,都充滿了空氣感、滾動感、爆發感,以及不安定感,正是反映了二十世紀前半段,乃至抗日戰爭的時代氛圍;但到底傅、張的畫作,終極關懷還是屬於農業時代的抒情特質。 \n (待續)

  • 現代書畫一奇峰──上

    現代書畫一奇峰──上

     羅青(1948~)是詩人、教授,也是比較文學與藝術學者,同時,更是一位特立獨行、兼涵傳統與現代的畫壇奇才,在西方藝文界享有相當知名度。 \n 2016年,由旅美知名藝術史家郭繼生(Jason C.Kuo)執筆撰編的《詩人筆墨》(The Poet’s Brush)研究巨冊,已經對羅青將近一甲子的水墨創作,有過精闢的整理、分析及評價。今逢藝術家七十大壽在台北國父紀念館的大型展覽,謹再綴數語,指證其在當代水墨藝壇的獨特成就與地位。 \n 1972年以詩集《吃西瓜的方法》竄紅現代詩壇的羅青,本名羅青哲,早在14歲,便追隨古閩女史溫碧英,入寒玉堂(溥心畬堂號)習畫,從傳統的用筆用墨和畫面構成入手;也在一些學生的國畫比賽中,多次獲得第一名的榮譽。甚至1973年,也就是發表《吃西瓜的方法》詩集的第二年,便在美國西雅圖第一銀行舉辦首次個展「羅青水墨水彩展」。從今日仍可得見的作品而觀,就可知當年的羅青,早已跳脫傳統筆法、構圖,以一種極具個人面貌的手法,表達他那屬於詩人特質的畫面;前者,以大塊畫面的切割,將星空、草原、月亮、小舟,進行錯置、重組,形如蘭嶼達悟族兩頭尖翹的拼板舟,既是小舟,又如弦月,而將此小舟(弦月)切割、遮掩者,正是一塊巨石,那也是畫家日後創作中經常出現的山石構成。至於〈旭日初升〉一作,「旭日」就是那蓋在畫面上方的一方印章,同樣的印章也出現在屋頂之上,又成為紅磚煙囟……。這些表現,都具有一種挪用、多義、隱喻、象徵的詩作手法;郭繼生就將這些作品,視為「後現代轉折」(Postmodern Turn)。 \n 1973年,已經是台灣穿越1960年代抽象水墨運動狂飆年代後的時期,羅青的創作,顯然既有意跳脫傳統「國畫」的格局,也擺脫「抽象水墨」的侷限;曾經一度視「抽象=現代」的台灣水墨畫壇,在1960年代末期的羅青作品中,已然得見一種「後現代的翻轉」。 \n 儘管日後,羅青成為台灣「後現代」理論最重要的詮釋者,但此時期,「後現代」一詞,到底仍未正式出現。 \n 整個70年代,正是羅青在中國「文人畫」基礎上,試圖尋找新的繪畫語言與多元表現的時期;他認為: \n 「文人畫首重『畫外之意』,其中有象徵、有寄託,這與詩家求『言外之意』的精神相吻合。故詩畫相結合,便成了必然的發展,畫不是詩的插圖,詩也不是畫的解說;詩畫相合處,是在詩畫之外的那個『意』,而不在畫中景物是否與詩中景物相對照。」(〈詩畫二十年〉) \n 〈群樹霧中升似煙〉(1972)、〈回眸一笑〉(1972)、〈鯤飛成鵬〉(1973)、〈白石居〉(1975)……等,都可以見到羅青在追求那詩畫相合之「意」所進行的嘗試與努力,面貌是多樣的、手法是多元的。 \n 1980年元月在台北「版畫家畫廊」舉辦的「羅青水墨小品展」,是羅青個人創作歷程中,一個重要的展覽;也是社會對他詩畫創作二十年成果的一次肯定,媒體大篇幅報導,更以「現代的文人畫家」稱呼他。 \n 文壇前輩梁實秋一方面肯定「水墨小品」的即興之作,是中國文人「詩、書、畫」三絕集於一身的特色傳統;二方面,也稱美羅青的小品:是「在布局用筆方面推陳出新,別有一番風貌;而在情趣格調方面,也有他獨特的地方。」(〈羅青的水墨小品〉) \n 詩人辛鬱則稱讚羅青水墨作品中的「理趣」,他說: \n 「我們對文人畫的要求,在於一幅作品是否表現了什麼?也就是說,創作者是否在作品中說出了他要說的話。羅青專修文學,而且又從事詩的創作,儘管他的詩主在表現事物的理趣,但其表現仍是出於感性而訴諸感性的;因此,他的繪畫作品,也是感性之作,所表現的理趣與拙樸的事物形象,具有充分的獨創性。」(〈觀畫記感〉) \n 由現代藝術家李錫奇主持的「版畫家畫廊」,是台北市立美術館未設立之前,台灣推動現代藝術最重要的私人畫廊,羅青的受邀展出,也代表台北現代藝壇對羅青現代水墨創作的肯定;同年(1980),由席德進策畫、在「春之藝廊」推出的「現代國畫試探展」,以及由中國現代水墨畫學會在台灣省立博物館(今國立台灣博物館)舉辦的「現代水墨畫大展」,羅青都在受邀之列。 \n 80年代,是羅青水墨創作由隨筆即興的「文人小品」走向畫面經營建構的關鍵年代,強力的創作能量與密集的個展,展現了這位特立獨行的藝術家,不同於其他水墨創作者的思維與技法。羅青曾說: \n 「文人畫並非不重技巧,然在技巧與形象之外,文人畫更注重『技巧』與『意』的配合;為了達『意』,『技巧』便容易逸出『形象』的範圍。不過,做為一個現代的文人畫家,不能忽視技巧的訓練;他必須先是畫家,然後才是文人畫家。現代的文人畫家是依照自己的性向、努力,在『文意』與『畫意』之間探索,再把所挖掘出來的『新意』,用『新的技巧』表達出來。」(〈詩畫二十年〉) \n 就是在這樣的自我期許下,一系列深具「新意」與「新技」的水墨創作,在80年代,如泉湧般地展現在世人面前:「棕櫚頌」(1982,龍門畫廊)、「不明飛行物來了」(1983,春之藝廊)、「古典的迴響、現代的轉化」(1985,金爵藝術中心)、「繪畫語意學派」(1986,敦煌藝術中心)………等等個展中,棕櫚樹、柏油路、路燈、計程車,乃至不明飛行物……,都成了他創作中的題材。這段時期,代表性的畫作有:〈想像之梯連接現實之石──解構中國系列〉(1981)、〈大王椰子──棕櫚頌系列〉(1982)、〈不明飛行物來了──解構中國系列〉(1983)、〈對黑暗講解光明──棕櫚頌系列〉(1987)、〈題跋款印的自力救濟──解構中國系列〉(1987)。 \n 除了從新題材中尋找新意、新技,也從傳統題材中,開發新局。除上提〈想像之梯連接現實之石〉與〈題跋款印的自力救濟〉之類,是將中國山石繪畫,給予新的詮釋、變貌外,又有一批以羅漢尊者為題材的創作,如:〈觀葉尊者〉(1980)、〈苦讀羅漢〉(1985)、〈好奇尊者〉(1985)、〈賭氣尊者〉(1985)、〈苦思尊者〉(1985)……等(插圖12、13),郭繼生稱這些創作是「古典的翻新」(Classical Renovation)。(待續)

  • 廟繪大師洪平順 嘉市首展

    廟繪大師洪平順 嘉市首展

     國寶級廟繪大師洪平順融合中、西畫法,彩繪寺廟51年,自成一格,近年創作水墨,饒富鄉土情懷,首次舉辦藝術個展於嘉義市立博物館展出,15日開幕時,策展人成大教授蕭瓊瑞引用《文心雕龍》稱讚其畫比擬「雲霞雕色」。 \n 70歲洪平順出生於雲林縣水林鄉,北港農校初中畢業後,才開始學畫電影廣告。但因師父驟逝,他北上做廣告1年後返鄉,巧逢家鄉的宮廟翻修,委交他畫廟,從此與廟繪結下不解之緣,至今繪廟不輟。 \n 洪平順於1997年成立「台灣寺廟彩繪藝術畫會」,在台南市建業中學、崑山高中傳藝;2014年獲雲林縣文化局定為彩繪文化保存者,嘉義市文化局讚譽他是台灣戰後出生、廟繪最多的名匠,作品遍布各地,國定古蹟嘉義市城隍廟、玉皇宮、奉天宮、文財殿都有。 \n 洪平順說,自己一生都在摸索,繪廟是無師自通,常站一整天觀廟畫,以西畫透視畫法揉合中式水墨法,用廟繪色墨畫廟,作品有立體感,風格不同於傳統廟畫。 \n 蕭瓊瑞表示,全世界廟繪頂尖大師在台灣,洪平順的彩繪藝術如《文心雕龍.原道》所形容的「雲霞雕色,有逾畫工之妙」,意即作品天地的自然顏色,人物構成的線條生動流暢,色彩運用勇於突破,賦予民間彩繪新風貌,為台灣彩繪獨樹一格。 \n 「雲霞雕色─洪平順彩繪藝術特展」昨天開幕時,1989年雲林水林鄉蕃薯厝順天宮的《秦瓊.尉遲恭》門神彩繪作品還特地搬到現場,由嘉義市長涂醒哲、洪平順打開廟門,象徵藝展揭幕,參觀人潮湧入,擠滿會場。

  • 蕭瓊瑞惜才 傳統藝師廖慶章出專書

    台南府城是台灣傳統藝術的重鎮,傳藝畫師廖慶章融貫中西的畫風,深受行家讚賞,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蕭瓊瑞,出版《台灣傳藝全集》卷一「廖慶章」專書問世,不僅收錄藝術家廖慶章珍貴的彩繪藝術,也賦予台灣傳統藝術新生命與面貌。 \n(劉怡伶報導) \n《台灣傳藝全集》卷一「廖慶章」,9月10日在成功大學舉辦新書發表會,蕭瓊瑞教授表示,廖慶章的畫作從傳統出發,融合現代繪畫技術,發展出新舊交融的畫風,過去台灣藝術界多著重西洋藝術,對傳統彩繪常被忽略,他說台南傳統藝術的豐富,冠絕全台,有其歷史淵源;但近年來,囿於市場削價競爭的生態,加上對藝術品質認知的不足,造成嚴重劣幣逐良幣的現象。 \n廖慶章,1959年出生,出生雲林平凡農村,國中畢業後因父親事業失敗,輟學轉習繪畫,在傳統畫師界的輩份雖然不高,但作品展現細膩、精緻的品質,獲得多方的贊揚與肯定,一心自我突破的廖慶章,不以廟畫為滿足,吸納西方學院素描及中國文人水墨的養分,成為他創作的活泉。1997年參與創立「台灣寺廟彩繪畫會」,並擔任總幹事,作品多次入選南瀛美展、府城美展等大型美展。2005年以同等學力,進入長榮大學美術系進修,獲得許多老師的傾囊指導。 \n先後獲得2000年府城傳統民間工藝展彩繪類第一名,及2001年府城美展平面類第一名的雙料冠軍,證明他在傳統與現代兩方面同時擁有的實力與創意。 \n廖慶章傑出的表現,吸引美術史家蕭瓊瑞教授的看重,並推薦給國內知名的藝術家出版社,成為該社主編《台灣傳藝全集》首卷介紹的藝術家。 \n全書295頁,收錄廖慶章作品,包括:門神彩繪及佛道畫、二十四節氣與十二生肖、十二花神、民俗人物、歷史典故與詩詞畫意、現代民俗,及現代人物、山水與風景、花鳥與動物等幾大類,兼含傳統與現代題材;其中「十二花神」都是高180公分、寬90公分的大畫,以麻紙膠彩畫成,細緻典雅,是傳統題材現代表現的典範之作,作品一經完成,便為藏家所收藏。

  • 都會掃描-蕭瓊瑞談台灣宗教藝術

    竹市:蕭瓊瑞教授十七日晚上七時卅分在竹科園區二路九號(興建東大樓),以「當基督遇上媽祖 台灣美術中的宗教藝術」為題,介紹台灣藝術家在宗教藝術的表現,激發大家從宗教美學的形式中了解其宗教的精神層面,免費入場。

  • 浩大文化工程《陳澄波全集》啟動

    浩大文化工程《陳澄波全集》啟動

     台灣近代美術發展先驅陳澄波,生於台灣割讓給日本的一八九五年,一九四七年在二二八事件中罹難,他的生與死,都和台灣重大歷史事件有關,他自己也是重要的歷史人物。兩年前,陳澄波文化基金會開始大規模進行陳澄波畫作修復及文件史料的保存安置工程,許多未曾曝光的畫作與文件檔案紛紛出土。為了保留這份珍貴的資產,共計十八卷的《陳澄波全集》編輯出版工作正式啟動。 \n 《陳澄波全集》由陳澄波文化基金會、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共同策畫發行,由成功大學歷史所教授蕭瓊瑞擔任總主編。全套合計十八卷,前十卷為畫冊,十一至十八卷以文字為主,收集陳澄波文稿、筆記、修復年譜等。這項龐大的出版工程預計二○一四年完成,這年剛好是陳澄波一二○歲冥誕。 \n 蕭瓊瑞表示,雖然陳澄波的畫作在拍賣場上屢創新高,「但學界對於他的生平、創作之理解,仍停留在有限的資料及作品上,對其獨特的思維與風格,也難以一窺全貌。」 \n 啟動陳澄波的研究工作,除了全集的編纂整理,基金會同時也捐贈陳澄波《戴面具裸女》和《紅與白》兩件油畫給台北市立美術館。 \n 其中《戴面具裸女》目前在北美館策畫的「行過江南:陳澄波藝術探索歷程」中展出,另一幅《紅與白》則在修復中,有趣的是修復過成中意外發現「畫中有畫」,這幅靜物畫底下還蓋著一幅坐姿裸女。 \n 這兩幅畫的館藏登錄價分別是一千萬、八百萬元,創下了北美館館藏鑑價的最高金額。 \n 蕭瓊瑞表示,陳澄波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三年在上海期間,曾參與中國第一個現代畫團體決瀾社,他的創作受到塞尚、梵谷與超現實主義影響。 \n 二二八事件後,陳澄波和作品成了禁忌,他的夫人張捷小心翼翼將畫作與資料收藏起來,交付給長子陳重光,而今又轉到陳重光之子陳立栢手上。由於畫作被祕藏在家中閣樓數十年,不見天日而遭白蟻蛀蝕,兩年前開始大規模修復。 \n 陳立栢表示,陳澄波留下作品與文件不僅屬於陳氏家族,也是台灣近代史的珍貴資產,因此展開修復、檔案數位化等工作,讓這些畫作與史料得以披露在大眾面前。近期先後在高美館、北美館推出陳澄波特展,也可說是為《陳澄波全集》出版暖身,藉此勾勒陳澄波的完整面貌,給予他應有的定位。

  • 40年前《鳳凰來儀》 流落日本未歸

     一九七○年,台灣參加大阪萬國博覽會,由貝聿銘擔任中華民國館的建築設計,楊英風則受託製作大型雕塑《鳳凰來儀》,擺放在館前廣場,為中華民國館增添風采。這件作品具體展現楊英風融合中西方美學傳統,並予以轉化為現代藝術語彙的獨特風格。然而,這件雕塑在展覽結束後,並沒有運回台灣,行蹤成謎。 \n 成大史研所蕭瓊瑞表示,當年主辦單位教育部委託楊英風製作大型雕塑,「時間相當緊迫,楊英風得在二、三個月內完成設計與製作。」當時楊英風以鋼鐵材質、紅漆表現《鳳凰來儀》,氣派又優雅,「展覽結束之後,作品沒運回台灣,由於所有權不屬於藝術家,沒人知道它的下落」,他希望找尋「鳳凰」去向的線索。 \n 同時,蕭瓊瑞也要為另一件《鳳凰來儀》請命。一九九一年,楊英風受台北市政府委託,以不鏽鋼材質製成另一件《鳳凰來儀》,放在今日台北中山北路上台北富邦銀行門口。十二公尺高的「大鳳凰」擺在空間狹小的現址,「好像被綁住一樣」。 \n 蕭瓊瑞解釋,「楊英風當年就與市府溝通說『尺寸太大、與環境不搭配』,但市府回覆議會已通過,一定要按照那樣的尺寸來做不可。」他呼籲北市府應該要另覓好位置,「好讓鳳凰起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