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蘇聯的搜尋結果,共514

  • 蘇聯、中共態度由硬而軟

    蘇聯、中共態度由硬而軟

     蔣介石於12月13日出巡北平,布置進取察、熱兩省,命第十六軍於20日前完成進攻宣化、張垣準備。立即向南口、居庸關集中。入錦州之杜聿明部亦西進指向熱河,於1946年1月上旬進抵阜新、朝陽、平泉等地。

  • 蘇聯、中共態度由硬而軟──蔣介石與國共和戰(四)

    蘇聯、中共態度由硬而軟──蔣介石與國共和戰(四)

    中共以上對國民黨實力和情況的了解,可謂詳確。對雙方兵力作戰,作如下之評估及比較:

  • 安關內圖關外 一箸失全盤敗

    安關內圖關外 一箸失全盤敗

     情勢的演變,愈來愈顯嚴峻,11月9日,重慶中央高層會議,擬對中共「作重大讓步,求取和平,在假統一之形式下,暫取分疆而治之策」。決定先派蔣經國為蔣介石之「私人代表」,赴莫斯科見史達林,商中蘇關係「根本問題」。

  • 安關內圖關外 一箸失全盤敗──蔣介石與國共和戰(二)

    安關內圖關外 一箸失全盤敗──蔣介石與國共和戰(二)

    為了爭奪日軍的受降,國、共兩軍已大打出手。中共軍且已搶先進入東北。在蘇聯紅軍出兵東北時,毛澤東就興奮地說:「現在同蘇聯紅軍配合作戰,是痛快的。」遂令靠近東北地區的呂正操、張學詩、萬毅、李運昌等部準備向熱河、遼寧及吉林等地進軍。進入東北地區的中共軍,即與蘇軍取得聯絡。蘇聯遠東軍外貝加爾方面軍馬林諾夫斯基(R.Y.Malinovsky)派貝魯羅索夫中校為代表到瀋陽,偕同中共瀋陽衛戍司令曾克林於9月14日飛抵延安,要中共派負責人前往東北,以便就近協調行動。蘇聯駐重慶大使也向中共方面建議:根據蘇共領導人的意見,中共應「確保張家口、古北口、山海關線,防蔣進攻。」在此一連串的訊息下,中共認為已進入奪取東北的良機,提出「東北為我勢必所爭,熱、察兩省必須完全控制。」確定了「向北推進,向南防禦」的戰略方針。此時正是毛澤東在重慶會談期間,故其所提條件,亦非蔣氏所能接受也。

  • 蘇聯版C-130:An-12「幼崽」運輸機

    蘇聯版C-130:An-12「幼崽」運輸機

    在冷戰期間,蘇聯一直在尋找足夠好用的運輸機,他們需要龐大的運輸機隊,來支持眾多的空降師。在冷戰結束前外,蘇聯有6個空降師,但是蘇聯帝國軍威最盛時,曾經多達15個,因此蘇聯的運輸機是值得說的故事,本篇介紹蘇聯的戰術空運主力:安托洛夫An-12運輸機。

  • 蔣經國紅境一遊

    蔣經國紅境一遊

    1920 年代起,成千上萬的革命青年踏上旅途,前往蘇聯,尋找理想的共產天堂。在那裡

  • 中美關係不必杞人憂天

    中美關係不必杞人憂天

     新媒體時代的眾聲喧嘩,總是容易導致一些蛛絲馬跡的無限放大,卻可能陷入過度炒作的窘境。當下對中美關係的分析評論恐怕也處於這一狀態。如果拉長歷史縱深,或許就會發現,中美關係和國際局勢雖然處於惡化區間,但遠沒有想像的那麼壞。就拿冷戰來說,當時不僅是美蘇兩個大國的競逐,更是兩大陣營的敵對,無論是蘇聯還是美國,在那個對立的年代,也沒有足夠的能力跟半個地球對抗,任何一方都必須拉攏眾多盟友。

  • 兩岸危機偵測:王欽》中美關係不必杞人憂天

    兩岸危機偵測:王欽》中美關係不必杞人憂天

    美中兩國先後關閉對方的一個領事館,這讓原本就已經劍拔弩張的對峙局勢進一步升級,人們開始擔憂,一場新冷戰會否由此到來,甚至連熱戰都可能不可避免。在這種氛圍之下,蓬佩奧在尼克森故居前所做的演講,也被輿論稱為「新鐵幕演說」。

  • 蓬佩奧騙術 中國人笑了

    蓬佩奧騙術 中國人笑了

     哲學家康德曾說「政治是高明的騙術」,物換星移,時代變革,正派政治家早已不再以騙術為推行政策的手段,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竟然以不實的謊言欺騙,不怕被世人唾棄嗎? \n 1971年以後,美國國務卿季辛吉、總統尼克森先後進入大陸,和毛澤東、周恩來晤談的目的是,以「聯合明天的敵人、消滅今天的敵人;聯合次要的敵人、消滅主要的敵人」的心態向中國示好,旨在拉攏中共對付蘇聯。當時中共在「蘇修」、「美帝」兩面受敵的窘境下,將計就計,接受「中美聯合制蘇」的詭計。世事雖料,蘇聯真的竟在季辛吉中美聯合制蘇計畫裡,迅速解體,瞬息改變了全球戰略形勢。 \n 然而中國大陸很快繼蘇聯成為美國潛在的對手,而多年來美國各式各樣的接觸都希望改變中國的政治路線,成為美國的追隨者,其實這完全是美國不切實際的主觀想望。1979年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時,就鄭重說過「走自己的路,不以書本做教條,不照搬外國模式」,要以「摸著石頭過河」的心情小心翼翼、步步踏實地找出一條能提升人民生活水平、增強綜合國力、適合中國國情的政治路線。 \n 美國霍普金斯大學中國研究系主任大衛‧藍普頓曾說:改革開放路線使大陸從一個人均比柬埔塞還低的國家成為世界數一數二的經濟大國。他說,鄧小平的決定,加上中國大陸人民勤奮工作,致力教育和努力儲蓄,創造了不僅西方,恐怕中國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成果。試想、這樣歷史空前、獨創普世奇蹟的政治路線,會因蓬佩奧的幾句空話而改變方向,追隨美國的空思幻想嗎? \n 蓬佩奧呼籲大陸人民加入行列,來改變中國的行為,並說美國必須接觸中國人民並賦予他們力量,顯然想在中國大陸故技重施,再掀起20世紀80、90年代,美國一手策畫並操縱在中亞、東歐進行的「顏色革命」,以和平手段顛覆政府,建立馴服於美國的政權。不知道蓬佩奧可曾想過,中國大陸根本不是也不像當年東歐的烏克蘭、西亞的伊拉克。根據美國、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度民調顯示:中國大陸人民對政府施改滿意度,高達86%,遠高於47%的世界平均值。最近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3名學者研究,對中國大陸人民對政府滿意度的民調,高達9成的受訪者滿意中國政府的施政,冷靜分析蓬佩奧的企圖無異是蜉蝣撼樹,不自量力! \n 前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羅素批評說:「蓬佩奧的演說,是冗長的意識形態咆哮,只會招致反效果,不可能改變大陸。」是對蓬佩奧演說,簡明扼要的最佳評斷。(作者為前退輔會主委)

  • 地面殺手強-5 專克蘇聯戰車

    地面殺手強-5 專克蘇聯戰車

     「新中國」建立之初,獲得當時蘇聯大規模軍事援助,包括武器裝備、技術人才等。其中,伊爾-10攻擊機正是當時引進,該戰機最大特點是機身裝甲堅固、火力打擊能力強。隨著超音速噴射式戰機的發展,伊爾-10性能落後,不再適應現代空戰的要求。而1958年,首款陸製攻擊機強-5立項研發。 \n 強-5戰機以大陸國產殲-6戰機為藍本,裝備2台WP-6型渦輪噴射發動機,具備超音速飛行能力,最大飛行速度為1.1馬赫。在武器配備上,機載武器為2門23毫米機關炮,彈倉可攜帶重量超過1噸的炸彈,翼下則可掛載空對地飛彈、火箭彈等。 \n 從強-5的火力配置,並不是一款專門用於空戰的戰機,主要是注重對地攻擊能力。和當時其他國家列裝的攻擊機相比,強-5近距支援與對地打擊能力較為強大,可與同時期的美軍A-10、蘇聯的蘇-25攻擊機相媲美。 \n 以半埋式攜帶氫彈 \n 強-5研製過程坎坷,一直到1968年才量產。強-5進入量產,與北方邊境安全局勢有很大的關係。當時中、俄關係惡化,蘇聯在北方邊境陳兵,上千輛坦克對北方邊境造成嚴重威脅。一定程度上,強-5主要針對蘇聯地面坦克集群的意味很明顯。除針對坦克外,強-5還承擔戰略核打擊任務。 \n 為讓強-5具備核打擊能力,大陸還研製建造出「狂飆一號」戰術氫彈,該型氫彈當量在10萬噸級,重量約1噸,並沒有超出強-5的最大載荷。但「狂飆一號」體型過長,強-5的彈倉無法容納如此大尺寸的氫彈。因此大陸對強-5彈倉進行改良,最後將氫彈以半埋方式塞入彈倉。 \n 改良版仍在服役中 \n 在執行縱深核打擊任務時,由於1200公里的航程限制,當時,解放軍空軍只能制定單程作戰飛行計畫,意味著飛行員將有去無回。 \n 在服役過程中,強-5也誕生了其他改良型號。目前殲-10、殲-11、殲-16、殲-20在批量服役的情況下,部分改良型強-5依舊服役中,並沒有完全除役。

  • 美不會與陸冷戰 打了也贏不了

    美不會與陸冷戰 打了也贏不了

     美國國家情報前總監丹·科茨(Dan Coats)29日在《華盛頓郵報》上撰寫〈中美之間不存在冷戰,即使有我們也不會贏〉一文指出,美國若用對付前蘇聯的那一套方法對付中國,不可能成功。要遏制中國,就只能在國際上拉幫結派,與盟友一起對抗中國。 \n 科茨於2017至2019年曾擔任川普政府的國家情報總監,他表示,近期中國問題占據美國的外交政策討論,這一切都讓許多政治觀察家,甚至是白宮方面的人士開始討論美中之間的「新冷戰」,有些人還認為這是值得做的一件事,並相信美國很顯然將會取得最終勝利。 \n 科茨指出,美蘇冷戰與美中之間存在差異。冷戰幾乎完全是在軍事和文化層面上展開並最終決出勝負。在經濟層面,前蘇聯的模式注定失敗的結局。當時的蘇聯既不是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也未持有大量美國國債,和全球經濟供應鏈缺乏緊密聯繫,在經濟領域,美蘇既不是競爭對手,也不是合作夥伴。 \n 科茨強調,中美之間可能發生的「新冷戰」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用對付前蘇聯的方法對付中國很難奏效,更不用說成功。恢復以往的冷戰思維,固然能激起美國的好戰姿態,但這種姿態根本無法改變中國。可能還會引發雙方過度反應和危險誤判。 \n 科茨認為,美國必須制定經過深思熟慮的戰略,旨在管控中美的大國衝突,而不是消滅敵人。當務之急就是防止發生軍事衝突,導致局面進一步惡化。關閉總領館、制裁少數官員、調整關稅或制裁個別公司,這些都只會激起中國的反制措施,對處理複雜的問題毫無幫助。 \n 科茨表示,美國應當重新建構多邊主義框架來掣肘中國。而不是川普政府極力奉行單邊主義政策,在國際社會中不斷退群,引發各國反感。面對中國的挑戰,應由美國領導其他國家,重建具有凝聚力的聯盟和多邊機構,這些機構必須連貫,且強有力地回應中國的長期戰略構想。

  • 前蘇聯角力奧運金牌耆宿 失蹤遇難享年82歲

    前蘇聯角力奧運金牌耆宿 失蹤遇難享年82歲

    根據俄羅斯《塔斯社》報導,前蘇聯角力奧運金牌伊萬尼茨基(Aleksandr Ivanitsky)日前過世,享年82歲。 \n伊萬尼茨基是1964年東京奧運會的自由式角力97公斤級金牌得主,同時也是1962、1963、1965和1966年的世界錦賽冠軍。 \n伊萬尼茨基在退役後轉任電視台評論員,尤其是擔任了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的開、閉典禮,堪稱是前蘇聯的民族英雄。 \n根據《塔斯社》的報導指出,伊萬尼茨基在7月22日前往莫斯科的一處森林尋找蘑菇,後來失踪,四天后他的遺體被發現。 \n俄羅斯奧委會主席波茲德尼亞科夫神情哀傷的表示,「對我個人而言,這是一個非常不幸消息,因為我很了解他,這是整個奧林匹克運動史上無法彌補的損失。」 \n伊萬尼茨基在參加東京奧運會時期的隊友、兩枚奧運金牌得主梅德維德驚訝的說,「當我得知消息時感到非常傷心,他是一個強壯與健康的人。」

  • 「眼球舌頭都消失」 9名登山客離奇死亡懸案終於破了!

    「眼球舌頭都消失」 9名登山客離奇死亡懸案終於破了!

    爬山是不少人喜愛的休閒活動,但險峻的地勢和充滿不確定性的氣候變化,讓不少山友經常置身險境。1959年在俄羅斯就曾經發生一起9名登山客不幸死亡的山難意外,但因為死者被發現時死狀悽慘,讓這起事件增添了一抹詭異氣息。沒想到經過了61年的時間,俄羅斯政府終於宣告破案,並公布登山者的真正死因! \n1959年的1月底,蘇聯烏拉爾工業學院的9名年輕人,為了獲得3級登山證書組成登山隊,在隊長迪亞特洛夫(Dyatlov)帶領之下,決定攀登俄羅斯中西部烏拉爾山脈其中一座,該山也被當地原住民稱作「死亡之山」(Kholat Syakhl),沒想到隊員在2月1日通過山口後就和外界斷了聯繫。親友等到2月20日終於按耐不住,經過6天的搜救,終於找到登山隊的營地,但所有人皆被眼前詭異畫面給嚇呆。 \n營地損壞嚴重,帳棚還從裡面被劃開,現場沒有打鬥痕跡,所有人的隨身物品也都還在,奇怪的是9名登山客卻不見蹤影。有搜救隊員發現帳外有9人凌亂的腳印,並朝著東北方的森林移動。最後搜救隊員在距營地1.5公里處的河邊發現2名死者,還有3名死者也在附近,最後4名成員則是等到融雪後才被發現,死因皆為體溫過低,身上卻有不可思議的嚴重傷害,有2名死者胸骨斷裂,1人頭骨骨折,其中1男1女則舌頭和眼睛全消失不見。當時蘇聯政府將死者死因定調為「強大的未知力量」,由於沒有倖存者也沒有目擊者,讓此事調查更加困難,該地區在此後3年也被徹底封鎖,讓這起案件充滿神祕詭譎的色彩,被後人稱之為「迪亞特洛夫事件」(ибель тургруппы Дятлова,也譯作佳特洛夫事件)。 \n關於這起事件有許多科學家、軍事專家紛紛提出各種可能的觀點來解釋,而迪亞特洛夫事件」罹難者家屬更是希望政府能夠調查出真相,經過了60年的時間,俄羅斯終於在去年重啟調查,並找來專家到山難地點進行多次勘察。終於在昨(11)日,由俄羅斯總檢察長辦公室烏拉爾聯邦區副主任庫里亞科夫(Andrei Kuryakov)向媒體宣布,當年造成9名登山客死亡的原因就是「雪崩」。由於當時能見度很差,許多隊員都是因為逃離帳篷到石脊下躲避後卻無法返回帳篷才會死亡,雖然有人生了火堆,還是不敵零下40-45度的低溫,最後凍死於風雪中。

  • 新冷戰比拚決斷力

    新冷戰比拚決斷力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如果缺乏決斷力,或不懂諮詢專家,其決策就會損害民眾的福祉,反之亦然。舉例來說,當新冠疫情擴散,美國總統既乏決斷,又不聽信本國專家的警示,英國首相則是聽信不合格的流行病學專家的「群體免疫」論點,結果是美、英兩國成為疫情衝擊下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其死亡率已百倍於東北亞各國。 \n 流行病學的專業價值在於能夠預判疫情,國際關係學的專業價值則在於熟知戰爭與和平的原因,以使國家在面對戰爭的可能性時趨吉避凶;學者被期望能熟知各主要國家的國家利益,掌握和戰發展的趨勢脈絡,以俾於和戰之際極大化本國的利益。由於大國衝突的結果比新冠疫情還要慘烈千百倍,這門學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國家領導人未必能夠決斷、也未必聆聽專家的聲音,何況專家群體內部也有不同意見,這就使理性決策更難實現。 \n 一樣看到美中有著強烈的結構性矛盾,著有《大國政治的悲劇》的芝加哥大學教授米爾斯海默,認為美國還有足夠優勢,可以尋求壓制中國;曾任川普戰略顧問的班農,則在3年前聲稱美國必須在5年內搞定中國,否則悔之晚矣;至於著有《修昔底德陷阱》的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則根據購買力平價等指標,認為中國國力已經超過美國,因此應該尋求一個能使雙方和平共存的協議,就像千年前宋遼兩個東亞超級強權的《澶淵之盟》一般。 \n 既然連「專家」對於兩個超級大國的實力對比都缺乏共識,尋常的領導人也未必能判斷誰是誰非,民眾在喧囂的輿論環境下更無所適從。現實是,認為美國實力仍顯著強於中國的論者,乃至於相信此一現實的華府政治菁英,普遍認為必須對中國強硬,「早下手為強」;在此一華府的既定立場下,中國的理性回應自然是採取強硬手段以彰顯實力,否則美國不免「軟土深掘」。 \n 「冷戰」總是伴隨小規模熱戰;上一回冷戰,讓美國與蘇聯兩大超級強國死傷最慘重的三場區域性戰爭是韓戰、越戰與蘇聯的阿富汗戰爭,3場戰爭各讓美國或蘇聯陣亡上萬或數萬,並對戰場所在地造成100萬到數百萬不等的死傷。倘若美中走向「新冷戰」,會在哪些地方釋放對抗的結構性壓力?而在兩國衝突中,什麼是「劫材」,什麼是「天下劫」,更考驗領導智慧。 \n 相對於資深的政治家長期穿梭各國、親身體悟各主要國家的實力與前景,一些國際關係學者閉門造車,未必對時局有清晰認識。在此關鍵時刻,新加坡的李顯龍、日本的安倍、德國的梅克爾等人都是風向標,他們的重大決策,將對所謂的「美中冷戰」具有極大的影響,值得仔細觀察。(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中共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

  • 頭部中彈 赫魯雪夫之子84歲亡

    頭部中彈 赫魯雪夫之子84歲亡

     前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之子謝爾蓋.赫魯雪夫(Sergei Khrushchev),於美國羅德島家中因槍傷死亡,疑為自殺,享年84歲。謝爾蓋早年是蘇聯火箭專家,蘇聯解體後移居美國,而今隨著他的去世,曾經顯赫一時的赫魯雪夫家族也徹底謝幕。 \n 謝爾蓋妻子瓦倫蒂娜18日清晨向警方報案,警方趕抵其位於羅德島州克蘭斯頓住處,發現謝爾蓋頭部中槍,已當場不治。警方調查後,認為沒有外力侵入的狀況,宣布結案,謝爾蓋家屬向俄羅斯媒體透露,葬禮將於10月在莫斯科舉行。 \n 謝爾蓋是赫魯雪夫與第2任妻子尼娜所生。赫有過2任妻子,共5名女子,謝爾蓋為次子,哥哥及姊妹皆已先他離世。謝爾蓋早年是蘇聯火箭專家,曾參與太空飛行器和質子運載火箭的開發工作,1963年獲頒蘇聯社會主義勞動英雄榮譽頭銜。1991年蘇聯解體後,謝爾蓋移居羅德島,1999年與妻子瓦倫蒂娜歸化為美國公民。謝爾蓋在布朗大學任教,從事冷戰和國際關係研究。 \n 赫魯雪夫於1953年至1964年在蘇聯主政,他在蘇共二十大上發表「祕密報告」,批判對已故獨裁者史達林的個人崇拜,進而推動去達林化政策,為「大整肅」的受害者平反,並讓蘇聯思想文化界出現「解凍」。日後戈巴契夫推動改革開放政策,便深受他的影響。 \n 但赫魯雪夫對史達林的批判,被中共視為「修正主義」,後來導致1960年代中期中蘇決裂。赫魯雪夫任內還發生過1962年的「古巴飛彈危機」,令美蘇兩強冷戰對峙一度處於核大戰邊緣。1964年10月,當赫魯雪夫於黑海度假時,布里茲涅夫在莫斯科發動政變,赫魯雪夫「被退休」,從此淡出政壇直至1971年逝世。

  • 前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之子在美國去世 死於頭部槍傷

    前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之子在美國去世 死於頭部槍傷

    前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之子謝爾蓋.赫魯雪夫(Sergei Khrushchev)在美國羅德島州家中因槍傷死亡,享年84歲。 \n \n據《美聯社》報導,羅德島警方18日清晨接到謝爾蓋妻子報警電話,前往他們位於當地克蘭斯頓家中。員警抵達現場時謝爾蓋已死亡,警方初步判斷無他殺嫌疑。當地警官派特拉諾說,沒有跡象顯示「外界不當行為」導致謝爾蓋死亡,警方因而對此結案,沒有對任何人提起刑事訴訟。 \n \n《新華社》指出,謝爾蓋早年是前蘇聯火箭專家,1991年移居美國羅德島,在布朗大學教授冷戰相關課程。謝爾蓋和妻子瓦蓮京娜在1999年7月加入美國籍。他在生前接受採訪時說,1971年逝世的父親赫魯雪夫應該會支持其入籍美國的決定。 \n \n瓦蓮京娜告訴俄羅斯《塔斯社》,今年10月將在莫斯科為謝爾蓋舉行葬禮。 \n

  • 失心瘋!芬蘭左翼要拆國家英雄曼納海姆元帥像

    失心瘋!芬蘭左翼要拆國家英雄曼納海姆元帥像

    否定歷史人物、拆銅像的民粹風氣愈演愈烈,甚至吹到了芬蘭,被公認為「現代芬蘭之父」、「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芬蘭人」的卡爾·古斯塔夫·曼納海姆元帥(Carl Gustaf Mannerheim),被左翼聯盟認定是戰爭與壓迫的兇手,不應立銅像被紀念。 \n \n俄國衛星網報導,左翼聯盟的青年派,目前是執政的左翼聯盟的一部分,他們呼籲審查芬蘭城市的各種人物雕像,並希望移除與戰爭和壓迫有關的人物。其中包括戰爭英雄、前總統曼納海姆。 \n \n目前立在赫爾辛基市中心的曼納海姆銅像,是芬蘭雕塑家艾莫·圖基艾寧(Aimo Tukiainen)設計的作品,建立於1960年,高5.4公尺,立在6.3公尺高的花崗岩基台上。 \n \n青年黨的聲明表示:「現在是芬蘭考慮是否應該繼續在城市中間,立著頌揚戰爭與壓迫的紀念碑的時候了。包括曼納海姆元帥騎馬像、坦佩雷自由鬥士像(Tampere Statue of Liberty)和支持優生學的勞里·塔赫科·皮卡拉(Lauri 'Tahko' Pihkala )也應該街道上拆除。 \n \n青年黨建議把移出的雕像,集合在一個島上建立「雕像公園」,這可能成為北歐的「文化勝地」。 \n \n青年黨領袖利班·謝赫(Liban Sheikh)在聲明中說:「我們建議把芬蘭堡島,作為新雕像公園的地方。“現在是時候將對暴行和偉人的崇拜從街道上移開了,記住,我們的過去並不需要吹捧歷史而不看他們的弊端。」 \n \n謝赫早些時候,對喬治佛洛伊德事件,引發的拆銅像風氣表示支持,他還大聲疾呼芬蘭的「種族主義必須過去」。 \n \n左翼青年建議,在雕像旁邊放置告示牌,告訴人們完整的歷史和與雕像有關的事件,包括雕像者的爭議歷史。 \n \n謝赫所提到的自由鬥士像,是1918年芬蘭內戰期間的「坦佩雷戰役」(Battle of Tampere),由曼納海姆元帥帶領的芬蘭國民衛隊(俗稱芬蘭白軍),抵抗發動革命的芬蘭赤衛隊(俗稱芬蘭紅軍)的戰役,由白軍勝利,保衛了芬蘭免於赤化,於是曼納海姆督戰的坦佩雷山坡上建立自由鬥士像。 \n \n然而白軍在戰後處決了100多名投降的紅軍人物,因此長年以來,左派的芬蘭人一直認為這是傷痛,也多次破壞雕像。 \n \n至於勞里 皮卡拉,他也是芬蘭內戰期間的白軍軍官,不過他主要的事蹟在體育,曾經是1908年夏季奧運芬蘭的田徑賽國手,之後也長期推廣體育教育。主張優生學是他較為爭議的部分,他認為優生學可以提供芬蘭士兵的素質。 \n \n爭議的主角,當然是曼納海姆元帥,他既是芬蘭軍事家,同時也是政治家。在芬蘭仍是俄羅斯帝國內部省時,他就因戰功而取得中將軍銜,到了芬蘭獨立後,內戰期間擔任白軍的軍事領袖,擊敗了芬蘭共產黨,確保芬蘭是共和制國家。在蘇芬戰爭期間多次重挫蘇聯。 \n \n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成為芬蘭的總司令,當時芬蘭沒有加入軸心國,但同意出兵攻擊蘇聯,理由是取回蘇芬戰爭後,被蘇聯侵略的領土。然而隨著軸心國的敗亡,芬蘭沒能守住那些收復的土地。曼納海姆被推舉為總統(1944-1946年),負責與蘇聯和英國周旋,主持和平談判,終於使芬蘭不被視為軸心國從犯,也得到不被蘇聯入侵的良好條件,即使日後芬蘭不能加入北約,也在外交方面必須顧及蘇聯感受,但是芬蘭並不像東歐8國那樣,被蘇聯長期控制內政,所以多數的芬蘭人同意,曼納海姆已經為芬蘭做到最佳的結果。 \n \n即使芬蘭的左翼勢力認為曼納海姆是迫害者,但是多數芬蘭人都肯定他的貢獻,在死後半個多世紀的一次調查中,曼納海姆被選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芬蘭人,被視為現代芬蘭之父。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曼納海姆博物館,被稱為「最接近芬蘭國家紀念堂的博物館」。 \n \n芬蘭左翼聯盟,是由共產主義人民民主聯盟(SKDL)、芬蘭共產黨(SKP)和芬蘭婦女民主聯盟(SNDL)於1990年成立。該黨目前主張社會平等,被認定是強烈的女權主義者、反種族主義者。 \n

  • 是誰對誰發動新冷戰

    是誰對誰發動新冷戰

     許多人說美國對中國發動「新冷戰」;例如芝加哥大學教授米爾斯海默,認為美國國力仍領先中國30年,當然要圍堵中國、「現在當然已經是冷戰」。美國不少菁英這樣想,川普政府也無疑對中國發動了輿論戰、貿易戰、科技戰,並在香港、台灣、新疆等議題上加碼,人們有理由認為美國對中國採取了與冷戰時期相當的敵對作為。 \n 所謂「冷戰」,是西方國家對蘇聯的圍堵。在二次大戰之前,「共產主義」的蘇聯一直受到美歐「帝國主義」的排斥。蘇聯雖在1917年成立,但美國直到1933年才與之建交。二戰時期美國輿論一度吹捧「史達林叔叔」,但是戰爭還未結束,美國就再度尋求遏阻蘇聯。就意識型態與體制矛盾來說,所謂「新冷戰」確實也有與舊冷戰相似之處,美國甚至是在中共建國近30年之後才與之建交。 \n 但是中美矛盾與舊冷戰仍有頗多不同。首先,雖然市場價格的中國人均國內生產毛額還僅是美國的六分之一,美且美國的海外軍事投射能力也還獨步全球,但一些學者認為中國國力已與美國並駕齊驅,例如《注定一戰》的哈佛教授艾利森,與中國的胡鞍鋼等即有此論。由於中國的工業規模幾乎已經是美國2倍,以購買力平價計算的經濟規模已經超過美國二成,以市場價格計算的經濟規模也已約達美國七成,此說並非無稽。 \n 其次,雖然美國與其同盟各國的經濟總規模仍遠超中國,但各國都與中國有密切的經濟與社會往來,甚至美國與中國的經濟社會互動也仍然密切,目前還說不上「西方」對中國的全面圍堵。「五眼聯盟」唯美國馬首是瞻,但歐盟、日本、韓國等尚未與美國一心,游離於美中之間的「中間地帶」還很大,這從各國對待華為態度的差異就可看出端倪。 \n 其三,雖然東亞的廣闊海域使美、中兩國更容易出現軍事衝突,但問題在於,倘若不幸直接衝突,那將不是「冷戰」,而是「熱戰」,與冷戰時期雖有代理人戰爭,但並無直接衝突差異很大。此外,蘭德公司曾有報告稱,雖然美中在東亞有很大的矛盾,但在世界其他地區卻是合作面大於矛盾面,兩軍也仍頗多往來。 \n 總之,雖然美國採取了很多「戰術動作」,好像很具有侵略性;但從大戰略格局的角度來說,美國是傾向於「孤立主義」的收縮態勢;川普的移民、產業、貿易,乃至於中國政策,都得放在這個視角下審視。美國的許多動作更多是為了自我保護,而非期待能顛覆中國。所謂的「新冷戰」彷彿美國的獨舞,某些政策甚至像是美國對自己發動了一場「自我孤立」的新冷戰。「舊冷戰」如果是一場「悲劇」,新冷戰就成了一場「鬧劇」。 \n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中共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

  • 盼中演變失敗 美接觸戰略已死

    盼中演變失敗 美接觸戰略已死

     紐約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亞瑟羅斯主任奧維爾.費雪近日撰文指出,美國對華接觸戰略已死,生於1972年、卒於2020年。上海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教授沈逸為此撰文表示,費雪用看似公平、各打五十大板的文章來探討中美雙方接觸戰略之死,但實際上主要責任在美國一方,而非中國。 \n 沈逸表示,驅動美國1972年啟動對華接觸戰略的真實原因,是美國欲藉由靠近中國來謀求對蘇聯戰略的主動;而緩和來自北方蘇聯的戰略威脅,同樣是在文化大革命的特殊背景下,中國緩和中美關係的關鍵動力。 \n 沈逸說,美國對華戰略實施至今,美國一直大喊吃虧。這在中國看來,就是要從一頭牛身上扒兩層皮,超出中美正常雙邊關係應有範圍,因為實力處於相對弱勢的中國,從來都堅持要以務實合作來搞好中美關係。而美國企業從中美經貿關係中賺取的利潤,在美國國內各階層之間如何分配,實在不是中國的義務範圍。 \n 沈逸指出,美國對華戰略有幾點缺陷。第一,美國將接觸戰略的終極目標,定為促成中國走上蘇聯、東歐國家的和平演變民主之路;第二,將中美關係定義為美方提出要求,中方遵照執行,缺乏對中國核心利益的尊重和理解;第三,遵循美國自我中心,既要求絕對收益,又要求相對收益,甚至認為中國的發展、實力的提升,必須得到美方的批准。

  • 身體腦袋分離的台灣

    身體腦袋分離的台灣

     美、中全面對抗下,新冷戰已然成形。既言新,當然是有例在先,即二次大戰後美國和蘇聯的關係。1946年美國駐莫斯科大使喬治‧肯楠的那封「長電報」,奠定了美國對蘇聯的圍堵政策;幾乎同一時間,蘇聯駐美大使諾維科夫也發了一封長電報,針對美國援歐的馬歇爾計畫,研判將對蘇聯的擴張加以敵意性遏阻。 \n 這兩封電報併時出現絕非偶然,那是美蘇爭霸之下的產物。就好像今年5月白宮發表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方針》,同樣是美中全面對抗下的產物。與此相對照的,則是北京智庫「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4月上呈中南海的報告,認定西方反中敵意已升高至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以來最高點,可能使美中關係陷入經濟和軍事衝突。 \n 新冷戰當然不同於舊冷戰,譬如全球化的連結是過去所無,冷戰時期美蘇之間幾乎沒有經貿往來,不像現在美中兩國經貿關係之密切。但也有相似之處,譬如都是核武大國,在恐怖平衡下不會出現熱戰;都是為了爭霸,因此地緣因素仍然重要;以及背後都有意識形態與體制之爭。這些因素,註定新冷戰將是相當漫長的過程,不可能短時間內結束。 \n 除此之外,美蘇冷戰時期能夠維持長達數十年無重大軍事衝突,還與雙方都尊重對方的勢力範圍有關。在歐洲,北約與華約固然針鋒相對,但1956年匈牙利革命、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蘇聯都出兵鎮壓,美國並沒有進行軍事反制。1990年代冷戰結束後一段時間,美國主導全球,不再承認對手的勢力範圍,但這幾年俄羅斯對喬治亞與烏克蘭動武,甚至攫取克里米亞,美國都無可奈何,顯示另一種「尊重對方勢力範圍」的默契已經形成。這雖然和川普的孤立主義有關,但也表示美國國力已經不如從前。 \n 按照這樣的形勢發展,當前的美中對抗,合理推斷經過一段時間碰撞之後,很可能也會在「尊重對方勢力範圍」的默契下趨於穩定。因為「誰都吃不了誰」,最後只能相互妥協。當中最能顯現此種默契的,恐怕就是香港。「港版國安法」出台後,美國雖擬聯合各國向北京施壓,但歐洲各國反應冷淡,連日本都不願加入譴責行列。承認香港為中國勢力範圍,恐怕是美國最終不得不的選擇。 \n 台灣的情況比較尷尬。台灣地理位置靠近中國,文化語言、經濟關係都很密切,但軍事體系、政治體制和價值觀又和美國連在一起,就像人的身體、腦袋分離,腦袋想的是一回事,身體能不能配合才是關鍵。如何應對美中新冷戰,避免淪為任一邊的籌碼,台灣需要高度智慧才行。(作者為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理事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