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蟬鳴的搜尋結果,共07

  • 盛夏最高亢的蟬鳴 痛悼小妹霈穎猝然辭世

    盛夏最高亢的蟬鳴 痛悼小妹霈穎猝然辭世

     盛夏最高亢的蟬鳴 痛悼小妹霈穎猝然辭世

  • 羅青悼妹盛夏最高亢的蟬鳴

    羅青悼妹盛夏最高亢的蟬鳴

     藝人羅霈穎逝世,她的大哥、知名詩人羅青(本名羅青哲)以一首詩與一幅輓聯悼念妹妹。他在後記中表示,羅霈穎生於盛夏,卻也在誕辰前數日離開人世,與盛夏永別,希望以詩與輓聯遙祭她在天之靈。

  • 蟬鳴超過上百分貝 打擾民眾清夢火大

    天才剛亮,路樹上的蟬已經叫個不停,而且數量多的驚人,發出的蟬叫聲,實在有夠吵,一顆樹就有數百隻的蟬,一整排路樹,聚集蟬的數量成千上萬,連居民都頭一回看過。 \n如果同時叫,蟬鳴聲就超過上百分貝,而且還從白天叫到黑夜,民眾氣得拿竹竿驅趕。只是怎麼趕好像都沒有用,只見蟬從這頭飛到那頭,這一排是花蓮中美路的路樹有蟬叫聲很正常,只是今年特別怪,可能跟氣候變化有關。 \n其實蟬只有雄蟬會叫,會以蟬鳴聲引誘雌蟬前來繁衍後代,趕也趕不走,專家說,蟬叫聲會持續兩星期,屬於自然生態現象,只能請民眾多加忍耐。 \n

  • 施工蟬鳴鞭炮 英聽13件重播

     103學年度第一次高中英語聽力測驗今天結束,大考中心指出,全台無重大違規,僅有因施工、蟬鳴、鞭炮等因素,有13件重播1至4題的案例。 \n 今天舉辦的英聽測驗,全國共有11萬915名考生報考,分布於28個考區、3145個試場,除台東、金門、澎湖、馬祖等地人數較少,早上就可考完,其餘縣市考區都得分成上、下午場,才能消化所有考生。 \n 大考中心副主任洪冬桂表示,今天英聽考試大致順利,上午場缺考率1.41%,下午場缺考率1.55%,都較去年略降。特別的是以往身障考生容易缺考,今天下午場考試,全國25位身障生全員到齊,寫下難得紀錄。 \n 英聽測驗最怕噪音干擾,洪冬桂表示,事情已和試場周遭縣市主管單位協調,盡量避免在考試期間有重大活動。包括花蓮地區,正好遇上空軍「天龍大校閱」活動,軍方從善如流,在考試時間暫停一切飛行。 \n 不過,考試期間,還是出現零星噪音干擾。根據大考中心統計,包括蟬鳴、放鞭炮、競選造勢、廣告宣傳車經過等因素,全台共有13件考生申訴,大都於考試時間結束後,重播1、2題,只有1件重播4題。 \n 大考中心指出,102學年度起,高中英聽測驗將納為大學繁星推薦入學、個人申請入學的「審查資料」,104學年度起則將是上述二管道和考試入學的「檢定項目」。大學招生委員會聯合會日前並決議,103年底開始,將開放高一、高二學生應考,讓學生多幾次挑戰機會,並可分階段檢測自己的英文能力。1021019 \n

  • 陸客自由行-看螢火蟲賞桐花

     橫山火金姑,  永遠點亮最迷人的暗夜, 走訪油桐花,  聽樹間蟬鳴嘗自然芬芳。 \n 仲夏5月,來到新竹內灣,既可看雪白迷人的油桐花海繽紛落地,又可賞黃橙閃亮的螢火蟲遍地晶亮,趕快來一趟內灣之旅,從可愛的小山城,到懷舊的小火車,這裡的一切都眷戀古味,散發風情。 \n 內灣位於新竹縣橫山鄉,無論從文化產業或城鎮景觀,先民築出亦山亦水的獨有風貌,也不忘伴蓄著淳樸民風,有著淡淡人與天、山與水交融的人文感覺,也讓生態自然潺流至今。如同春日的櫻花綻放,粉紅色的花朵點綴在山林;更似夏夜的螢火蟲,永遠點亮最迷人的暗夜。 \n 火金姑 重現光亮 \n 記得在60年代,台灣農村鄉間處處可見的螢火蟲,隨著時代拉近和空間縮小,這些可愛的火金姑愈來愈少見,只侷限在人跡罕至的山野,但近年來生態保育觀念抬頭,讓這群一度面臨消失的火金姑,再度重燃生命,在人們眼前綻放眨眼光亮。 \n 每年4月中旬起,在內灣的淺山上,螢火蟲開始現蹤,持續到7月。一般來說,螢火蟲在台灣地區分布很廣,從南到北地勢較低的山地或丘陵,都可能是牠的棲地,就以內灣和附近的橫山地區為例,4月中旬至5月底,以黑翅螢居多;6月至7月則轉為黃緣螢、山窗螢的天下。一般來說,高峰期多半出現在5月下旬以前。 \n 黃昏後 最佳時刻 \n 來到內灣螢火蟲,最佳時刻是從黃昏進入暗黑之際,從內灣國小前方的地下道往山坡上行,繞過民間狹窄彎路,先可在一處小小的十字路口,看見路旁可愛的卡通人偶,人偶手中的牌子寫著「往螢火蟲棲地──木馬道」,只要跟著牌子指示方向往前走,在往東窩溪途中,長約1公里小路兩側,都是螢火蟲高密度現身地區。 \n 東窩溪從麥樹仁山脈一潟而下至油羅溪的溪水,水質佳且清澈見底,提供螢火蟲大量衍生的絕佳條件,每逢春末夏初,數以萬計螢火蟲在此現身,被稱為「東窩溪星海」;沿此而上,是螢火蟲密度最高地區,天暗後,隨處可見,有如天際星火倒映在草叢間,靜賞遊移瞬間的眨亮,心中也是說不出的迷人。 \n 油桐花 雪飛遍地 \n 此季來到內灣,沿路都可賞油桐花,從當螢火蟲的木馬道兩側,到過了內灣橋通往南坪古道的沿路山邊,處處綠林點著銀雪白的油桐花,也落地鋪成一地白毯。 \n 走訪油桐花,可以看它在風中搖曳生姿;可聽樹間蟬鳴,最重要的可別忘了細聞淡淡的花香,那可是一分都市生活難得體驗的自然芬芳。 \n 賞螢賞花需知 \n 此季夏天經常有蛇出沒﹐請勿進入草叢中,免被蛇咬。 \n 嚴格禁止捕捉螢火蟲。木馬道旁是東窩溪谷,夜間賞螢勿太靠邊行走,避免掉落。 \n 不要大聲喧鬧.攜帶手電筒請務必要加上有色玻璃紙,避免對螢火蟲產生光害.山區夜間涼,請攜帶禦寒衣物。 \n 賞花勿攀折、勿爬高,避免危險.落花地遇水易滑,宜細步小心。

  • 夏蟬鳴 冬全枯 四季皆特色

     苦楝又名森樹、苦苓、金鈴子,是台灣原生種。據吳清得研究,此樹春天開花,夏天會有蟬求偶叫聲,秋天結果子吸引白頭翁,冬天斷葉求生,四季各有特色,如大面積的種植,會成為台灣樹種的特色。 \n 台南市大忠里里長吳清得指出,苦楝在三月初的春天季節,會陸續開花,淡紫色的花,遠望時一片白茫茫,其花具香味,可煉出苦楝素,是生物高效殺蟲劑;材質可作家具,其葉及果實置於櫥櫃,有防蟲效果,連樹皮可作驅蟲劑。 \n 吳清得認為,夏天時綠葉成蔭的苦楝,因蚊蟲不會寄宿,所以會吸引大批蟬前來求偶;盛夏時,整棵樹都會有蟬鳴聲,是大自然的天然樂場。 \n 秋天時,苦楝會開始結果實,成熟時會由綠轉黃,有毒性,不能任意採食,但卻是白頭翁的最愛。此時,大批白頭翁會來樹上群聚,但白頭翁也將果實到處傳播,兩者互相依存。 \n 天氣轉寒後,苦楝開始斷葉求生,特別是在新歲交替的農曆春節前,全株會呈現枯死的樣子,主幹腐成中空。這種凋零枯萎的景象,迷信的人認為「不祥」,其實另有一番意境呢。

  • 希望蟬鳴 堅持不絕

    2010年,開年第一天,上萬名要求民主普選的香港示威者,浩蕩遊行。數日後政府受壓力無法通過669億港元的深廣高鐵預算。香港一直有著最多的NGO團體,也持續累積社運資源和能量,今日,讓我們以文化角度,觀看香港與當地的社會運動。 \n台灣對於香港的流行、大眾文化向來不陌生,自八○以後,香港影劇便深深影響台灣乃至東南亞。然而,台灣文學和文化也影響著香港文化人,從陳冠中、梁文道到年輕一輩的陳滅、李智良都承認台灣出版品對他們的啟發和影響。港台交流如此密切,連獨立媒體和文化社會運動也能相互關照。 \n香港《字花》編輯、詩人鄧小樺說,「香港年輕寫作人受台灣影響很大,不論詩作、言談、運動,甚至是本土歷史的感悟,都深受影響。我們的呼吸方式很像,同聲同氣。」鄧小樺笑說,對很多香港文化人來說,來台灣像回家一樣,也很在乎自己的作品能不能被台灣接受。的確,台北國際書展時,香港獨立書店、出版社、作家一堆人來台,很多人都說自己一年要來台灣好多次,為的是來呼吸台灣的文化空氣。如此溢美,讓我有些疑惑,以及一點不好意思。 \n來訪這些作家和詩人,如陳滅、李智良、李維怡、鄧小樺、袁兆昌等等,集若干身分於一身,他們是作家、詩人、編輯、大學教師、獨立書店經營者、影像工作者,同時也是社會運動參與者。這些年來,他們以文化身分介入社會運動,試著放大文化的力量,加深了社運的厚度。「這表達出文學人的眼光,因為生活就是這樣。我們關心社會,介入運動。」鄧小樺說,香港缺乏這樣的點,超越市場的點。而他們賦予自己的文化身分如此高遠的目標。 \n是作家,也是影行者的藝術總監李維怡表示,文化介入社會運動的傳統久矣,如同台灣的鄉土文學、《人間雜誌》和交工樂隊一般,香港六○年代起已有郭達年(即黑鳥樂隊)、莫昭如與一般朋友的民眾戲劇、《中國青年周報》等文學文化雜誌及工人文學獎。九○年代至今加入自治八樓和噪音合作社和錄影力量,2000年後再加入一批年青藝術工作者,而「影行者」的成立,也是希望將藝術和影像交到人民手中。 \n除此之外,還有各個社運團體、社區保育者,以及獨立媒體,在在豐富香港的風景。梁秉鈞在七○年代所寫的《雷聲與蟬鳴》一詩道:「在這些新揚起的聲音中保持自己的聲音/蟬鳴仍是不絕的堅持」。台灣和香港文化、社運相互影響,共同成長的經驗很珍貴,希望台灣讀者透過這些文化/社運工作者的文章,聽到這些香港的希望蟬鳴。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