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蟻居的搜尋結果,共11

  • 蟻居房高租金? 內政部:全台租金平穩成長

     內政部12日指出,今年5月房租指數為102.60,過去8年漲幅約6.48%,相較於2018年5月指數101.71,過去一年全國租金年增率約0.88%,低於消費者物價總指數年增率0.94%,全台租金呈現平穩成長趨勢。 \n 外傳台北市套房租金逼占年輕人月薪7成,出現「蟻居化」現象,且蟻居套房漲價幅度高於雅房,讓年輕人無法兼顧安全、生活品質。 \n 內政部昨天指出,主計總處發布的消費者物價居住類房租指數,5月份最新為102.6,去年同期為101.71,過去一年來全國租金增加幅度為0.88%,低於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0.94%。 \n 內政部指出,全台租金為平穩成長的趨勢,沒有大幅波動問題。內政部也強調,台北市916件社會住宅包租代管資料顯示,平均租金約為1萬4,000元,平均面積則為17坪,而在台北市包租代管案件中,沒有低於3坪住宅,低於10坪以下者不到一成,租金行情屬於可負擔範圍內。

  • 台北租屋難 10坪套房竟占新鮮人月薪逾6成

     根據調查,社會新鮮人台北市中心租一間10坪套房租金已逼近月薪七成,而台北市租屋市場「蟻居化」更是日益嚴重,至少有147間3坪以下的「蟻居房」待租,二年來增加35%,尤其這類蟻居房二年來租金漲了8%,遠高於一般套雅房的3.9%。顯示租屋族在天龍國想兼顧空間、安全和租金負擔,簡直難上加難。 \n 根據屋比房屋比價平台調查,台北市套雅房租金每坪開價1,688元,而屬蛋黃五區的市中心套雅房平均租達每坪1,836元,以主計處所調查20~24歲年輕人主要工作平均月收入2萬7,635元計算,租一間10坪套房,房租達社會新鮮人月薪的66%。 \n 值得注意的是,面積不到3坪、坪數超小的蟻居房,占台北市套雅房網路租屋市場比例也從2017年的2.2%,攀升到目前3%以上,這類缺乏生活品質、有居住安全疑慮的「蟻居房」,在高租金、市場需求攀升下,已開始變多。 \n 屋比房屋比價創辦人葉國華表示,全台租金指數已連53個月上揚,承租「蟻居房」對社會新鮮人來說,確實能節省不少房租,卻大幅降低居住品質。 \n 屋比趨勢研究中心總監陳傑鳴表示,台北市市中心五區的套雅房租金二年來從每坪1,757元,漲至目前的1,836元;市郊七區的套雅房租金從每坪1,453元,漲至1,501元,二年來北市「蟻居房」每月平均租金也漲了8%達每坪2,391元,甚至還有一間3坪以內的「蟻居房」月租金高達1.8萬的待租案例。

  • 壓力爆表!逼近社會新鮮人月薪7成!北市蟻居房遽增 月租上萬元

    壓力爆表!逼近社會新鮮人月薪7成!北市蟻居房遽增 月租上萬元

     台北市社會新鮮人租屋壓力爆表!畢業季節來臨,初步出校門的年輕人面對年年高漲的租金,恐尚未工作就先被高租金所擊倒!依房屋比價平台統計,在天龍國市中心租用10坪套房租金逼近新鮮人月薪7成,為符合這族群消費力,「蟻居房」供給逐年攀升,目前較去年待租量成長35%,北市租屋市場有開始「蟻居化」趨勢。 \n 3坪以下物件 成長35% \n 依主計總處最新調查顯示,目前20至24歲年輕人平均月收入僅約為2萬7635元,高達64%社會新鮮人月薪在3萬元內,這樣的收入要落腳北市,光房租就可能占了社會新鮮人一個月大半開銷,更遑論有多餘的錢進修、儲蓄。 \n 屋比房屋比價平台彙整全台租金最高的台北市租屋案件發現,社會新鮮人最常租的套雅房目前每坪月租金開價高達1688元,「市中心」甚至平均開價高達1836元,亦即光是在市中心租1間10坪大的套房,每月房租可能就占了月薪66%、逼近7成。 \n 因北市租屋負擔驚人,屋比也發現,北市租屋市場有開始「蟻居化」的趨勢,坪數小、租金低的「蟻居房」愈來愈多,近3年北市3坪以下的待租物件逐年增加,目前網路上待租套雅房就高達147間,較2017年成長35%。屋比房屋比價創辦人葉國華表示,低薪、高房價、高租金是「蟻居房」產生主因,由主計總處資料並可發現,全台租金指數已連53個月上揚,也難怪社會新鮮人租屋壓力日益攀升。但「蟻居房」除坪數小外,往往採光、通風以及隔音狀況都較差,長期下來對身、心靈難免有不良的影響。更令人擔心的是,大部分的「蟻居房」消防系統、逃生動線都不符合標準,如有火災發生,恐會釀成不小傷亡。 \n 通風隔音都差 遑論消防 \n 在台北市饒河街租屋的小倫指出,即使為了省錢,與朋友共同租一整層,每人每月也要負擔7千多元租金。另有在內湖上班的林先生,為了省通勤費,在距工作地點步行約5分鐘處租用室內只有3坪大的套房,床與電腦桌重疊「空間可謂充份利用」。 \n 住商不動產企劃研究室經理徐佳馨認為,「蟻居化」除因年輕人低收入不得不屈就外,部分房東見小坪數房奇貨可居而增加供給也是原因,在世界各國大都會由於高房價,加上需求大於供給,蟻居確實也有愈來愈多的狀況。

  • 租金高台北蟻居化 3坪小屋出租二年增三成

    根據調查,社會新鮮人台北市中心租一間10坪套房租金已逼近月薪七成,而台北市租屋市場「蟻居化」更是日益嚴重,至少有147間3坪以下的「蟻居房」待租,二年來增加35%,而這類蟻居房二年來租金漲了8%,遠高於一般套雅房3.9%,高租金下,要能兼顧空間、安全和租金負擔,更是難上加難。 \n \n根據屋比房屋比價平台調查,台北市套雅房租金每坪開價1,688元,而屬蛋黃五區的市中心套雅房平均租達每坪1,836元,以主計處所調查20~24歲年輕人主要工作平均月收入2萬7635元計算,租一間10坪套房,房租占社會新鮮人月薪的66%。 \n \n值得注意的是,面積不到3坪、坪數超小的蟻居房,占台北市套雅房網路租屋市場比例也從2017年的2.2%,攀升到目前的3%以上,這類缺乏生活品質、有居住安全疑慮的「蟻居房」,在高租金、市場需求攀升下,已開始變多。屋比房屋比價創辦人葉國華表示,低薪、高房價、高租金是「蟻居房」產生的主要原因,全台租金指數已連53個月上揚,承租「蟻居房」對社會新鮮人來說,確實能節省不少房租,卻大幅降低居住品質。 \n \n屋比趨勢研究中心總監陳傑鳴表示,台北市市中心五區的套雅房租金二年來從每坪1,757元,漲至目前的1,836元;市郊七區的套雅房租金從每坪1,453元,漲至1,501元,房租占了新社會新鮮人一大半的開銷,「蟻居房」雖是年輕人與經濟弱勢族群節省房租的主要管道,但承租「蟻居房」也存在不少租住安全上的隱憂。 \n \n尤其,不只一般套雅房漲租,連「蟻居房」也跟著漲,二年來台北市「蟻居房」每月平均租金就漲了8%,達每坪2,391元,遠高於一般套雅房3.9%的漲幅,甚至還有一間3坪以內的「蟻居房」月租金高達1.8萬的待租案例。陳傑鳴表示,各縣市資源分配不平均,人口不斷向直轄市集中,導致工作機會多的直轄市住屋需求大增,未來如何在這些都會區外圍創造更多就業機會,舒緩市中心的居住壓力,將是未來執政者所需面對的重要課題。

  • 新北紅火蟻疫情  議員質疑:中央地方數據不同調

    新北紅火蟻疫情 議員質疑:中央地方數據不同調

    新北市政府3月成立「紅火蟻防治專管中心」,宣稱「從2017年6月到2018年9月,紅火蟻面積減少225公頃,是北部少數面積下降,且下降最多的城市。」對此,新北市議員向中央調閱資料發現,數據並不相符,疫情面積僅減少77公頃。 \n \n張志豪表示,在議會曾針對紅火蟻疫情進行質詢,要求市府提供全市疫情相關資料,但,農業局卻以「資料僅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才有」為由推託。 \n \n張志豪和市議員鄭宇恩、張錦豪、何博文、廖宜琨等一起在議會提案,要求建立專案管理中心及精進管理計畫,以建構統一回報及防治管制平台。市府則於3月成立「紅火蟻防治專管中心」。 \n \n農業局3月發布新聞,已召開府級「紅火蟻防治工作小組會議」,將下設「紅火蟻專管中心」,以利即時控管個案防治,並聲稱「依據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的資料,新北市從2017年6月到2018年9月以來,紅火蟻面積減少225公頃,是北部少數面積有下降,而且下降面積最多的城市,今年紅火蟻面積持續減少中。」 \n \n對此,張志豪、鄭宇恩表示,向國家紅火蟻中心調閱相關縣市近5年的面積、通報件數資料,卻發現市府發布的新聞資料,內容大有問題。 \n \n張志豪痛批,根本是斷章取義,故意截取好看的數字對外公布。此外,從管制通報件數來看,新北市2018年258件,不但是2017年122件的一倍以上,且相對其他主要縣市,211%的驚人成長速度更高居第一,令人懷疑紅火蟻疫情失控。 \n \n張錦豪則表示,曾在議會中質詢紅火蟻相關問題,他特別注重校園內的紅火蟻問題,曾要求相關單位提出統計數據,但得到的回答卻只有「追蹤列管」,除了一般公園、綠地外,校園安全更是不容忽視,他要求應主動公布校園內的紅火蟻疫情,提醒家長、孩童遠離危險。 \n \n鄭宇恩表示,不論農業局宣稱防治面積減少的數字從何而來?為何與中央不同?但面積減少的重要因素,與中央對紅火蟻防治面積的計算基準有關,農業局只宣傳面積減少,有為了自表績效而刻意隱匿「搭順風車」之嫌,心態可議。 \n \n新北市紅火蟻防治專管中心執行祕書傅瀅濱表示,紅火蟻過去減少面積的相關數據,新北市府是依據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所提供的資料發布,不清楚為何議員得到的數據會不同,市府將進一步向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求證。 \n \n傅瀅濱強調,新北市仍是北部地區唯一防制面積減少的縣市,3月25日已完成淡水區紅火蟻投藥防治,預計4月底完成全市農地第一次全面投藥,另針對區域外的散發點,一接獲民眾通報,將有專人採灌注方式,快速處理,避免漫延,後續專管中心會持續努力防制。

  • 天龍國心酸「蟻居族」!1坪雅房月租竟要9千元

    天龍國心酸「蟻居族」!1坪雅房月租竟要9千元

    近年房市不景氣,北市房價已跌回到3年多前水準,但根據行政院主計總統計,房租延續2015年1月起連續40個月的漲勢,房價與租金背道而馳。房屋比價平台資料顯示,北市蟻居房越來越多,1坪大房間,開價最高9000元。 \n屋比超省房屋比價平台彙整北市網路待租資料,待租住宅坪數在3坪內的有142間,其中5間只有1坪,這種蟻居多位於台北車站一帶,平均開價6820元,最高達9000元。 \n《經濟日報》報導,屋比趨勢研究中心總監陳傑鳴指出,近年租金明顯上漲,為因應低租金租客需求,市場上出現了超小坪數「蟻居房」。報導指出,部分一坪房指的是個人空間,屋主另提供公共浴間、 曬衣區、客廳等區域,但也有採上下鋪形式的1坪房,租屋者得忍受狹隘的空間。 \n \n \n \n \n

  • 助蟻居族 陸租房政策大改革

     中國大陸一線城市房價近年大幅成長,年輕人面對的難題已非買不起房,而是「租不起房」。不僅租金高昂,房源也長期供應不足。在居民生活日益艱困的情況下,大陸政府自本月起,終於開始正視租房政策,打算徹底消滅「蟻居族」! \n 蟻居族一詞源自2009年,由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廉思提出的概念,描述那些為了在大城市求生,被迫租賃狹小房間的學生們。7年過去,蟻居族仍三不五時在媒體上出現,隨著學生逐漸步入社會,職場新鮮人也加入了蟻居的行列。 \n 騰訊財經報導描述,一名在北京畢業兩年的新鮮人,住在北京北五環(離市中心10~15公里)外一間約15平方公尺(約4.5坪)的小隔間裡,一床一桌一衣櫃,已讓房間顯得擁擠。他每個月需支付1,500元人民幣(下同)的房租,水電瓦斯費另計。 \n 根據英國非營利組織「全球城市商業聯盟」4月發布的最新報告,北京平均房租是平均工資的1.229倍,意味著北京居民1個月的工資連房租都付不起。種種跡象顯示,大陸大城市房租上漲對民眾的影響已逼近臨界點。 \n 前述報告發布不到1個月,中國國務院就確立在「十三五」期間(2016~2020年)要建立「購租並舉」的住房制度。這是大陸自1980年代進行房改(住房制度改革,允許民眾擁有私宅)以來,首度提出新方向,是大陸「二次房改」的一部分。 \n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月4日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指出,要推動新型城鎮化滿足群眾住房需求,加快改善居民、尤其是「新市民」的住房條件。中國政府已經注意到,未來新移民和大學畢業生將是住房消費主體,租賃市場的改革刻不容緩。 \n 目前,大陸已發布部分發展住房租賃市場的政策,例如對租賃機構及個人給與稅收上的優惠、提供更多金融支持,並允許商業用房按照規定改建為租賃住房。此外,也鼓勵地方政府活化城區土地,增加租賃住房用地供應。 \n 有趣的是,這些租房政策,原是為了改善民眾生活品質,卻也在如今資本主義掛帥的大陸社會輿論中,被視為未來房地產企業轉型的藍海。北京房地產業協會秘書長陳志認為,某種程度上說,發展租房市場也可能是當前大陸房地產「去庫存」的一種思路。 \n 回到北京五環外的小隔間裡,蟻居族們仍然每天搭著擁擠的地鐵往返通勤。大陸二次房改的步伐已邁開,是否能讓蟻居族從此消失,人民安居樂業,還有待時間的驗證。

  • 上海蟻居的日子

     在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的書《看不見的城市》裡有一段話說:「對於那些經過卻沒有進入的人而言,這座城市是一個樣子;對於那些身陷其中,不再離開的人,則是另一個樣子。你第一次到達時,有一個城市;你離開且永不歸來時,又有另一個城市。」 \n 剛進入上海時,我對上海很陌生,常感到自己的渺小,覺得自己身陷這個人海茫茫的地方,看不見自己。這樣的渺小感相當恐怖,除了在夜深人靜魚肚翻白之時,讓你無法安穩入睡;也在夕陽美好的顏色底下,引發你心裡深處的無限惆悵。 \n 在上海求學,我對於同樣是外地進入城市的青年群體特別感到親切。認識並建立關係後,便約定要一起租屋。於是,我退掉較為寬敞舒適的住處,決定「蝸居」於他們稱為「蟻族」聚居的宿舍。 \n 因為沒有什麼經濟能力,外地青年能居住的環境多半擁擠破舊。我抱著一半體驗的心情住進去,沒過多久身體便起了過敏反應,常不舒服,心裡也常有沉重的困頓感。還記得,有一次我的心情低落,不曉得怎麼解決身體裡的許多負面情緒。走到外面透透氣,但車水馬龍,沿路都是冷冰冰的水泥叢林。 \n 沿著地鐵周圍亂繞,竟然有種「迷失」在城市裡的恐慌。後來,我轉到一個死巷子內,看見兩三個年輕人拿著棍棒圍著一隻狗,便更害怕地鑽進另一條巷子,出了巷外又是另一種景象。高架撟一圈一圈盤旋在你的頭上、每條馬路都好寬好長,甚至你沒有辦法在一次綠燈的時間裡通過。 \n 馬路如虎口,各式車輛的喇叭聲在你耳旁尖叫,然後路兩旁的高樓大廈像是在踮著腳尖俯瞰你,渺小的人。夜晚的天空是亮的,彌漫著一種詭異的腥紅色。街景、交通、顏色、燈光、味道混雜在一起,很像是一首沸沸揚揚卻又搞砸了的交響曲。 \n 最後,我走到了上海火車站附近的公園,依偎在綠樹草坪上,心情才終於有些平復。雖然生活常因為環境而墜入混亂之中,但也因為與「蟻族」群體同居,我才得以將自己投入在上海的城市脈絡裡,真切而深刻地體驗著,而不只是當一個單純的旁觀者。 \n 最壞的事情在這裡發生,最好的事情也發生在這裡。一開始我來到了光鮮亮麗的城市,接著住進擁擠髒亂的公寓,這裡的人願意忍受許多不便與不舒服,只音這個城市給予他們無限的可能性。 \n 直到離開城市前,我才理解到,生活就是這樣,總是混亂,只是不管難過或開心,我們都因為對未來抱持著期待,所以願意努力地往前邁進。

  • 新規上路 住建部:蟻族走入歷史

     大陸住建部去年12月中頒布的《商品房屋租賃管理辦法》規定昨日上路,《辦法》規定出租房應以原設計房間為最小出租單位,人均租住建築面積不得低於當地政府規定的最低標準。 \n 此《辦法》實施後,也代表「蟻族」、「膠囊公寓」等將逐漸走入歷史。 \n 所謂蟻居,是指蟻族居住之處;意指大學畢業生低收入的聚居群體,因為一線城市租金太貴,因此許多人共同租房,群租在一起省房租。膠囊公寓則是指居住面積非常小,通常僅能擺一張床,容一人躺臥。 \n 《辦法》除進一步細化房屋租賃登記備案制度,並本著鼓勵房屋出租原則,對房屋不得出租的情形作了重新規定。 \n 《辦法》也規定,房東不得在房屋租賃期內擅自提高租金,顯示從法源上給承租人維持居住權利的保證,這有利於促進租賃市場的穩定。 \n 北京中原地產分析認為,限制住房最小出租單位,同時提出人均居住面積不得低於政府的最低標準,意在抑制群租。按照新規定,北京將會有很多群租房面臨違規的情況。 \n 同時,《辦法》在《合同法》框架下也明確出租人的房屋維修及確保房屋安全、承租人合理使用房屋等義務。 \n 再從側重保護承租人權利、穩定租賃關係角度出發,根據房屋租賃管理的實際情況,《辦法》對承租人優先購買權等原則和規定也作進一步細化。

  • 投書-房價飛漲下的蟻族大撤退

     「蟻族」這個詞,是青年學者廉思在《蟻族ˍˍ大學畢業生聚居村實錄》一書中提出的概念。當年,這個詞從北京唐家嶺開始走紅。「兩會」期間,有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親臨唐家嶺,實地感受了蟻族的辛酸和悲歡後,當場落淚。 \n 他們受過高等教育,他們經常處於失業半失業狀態,他們遇到了一個競爭殘酷的年代,他們的平均年齡集中在22ˍ29歲之間,他們是有如螞蟻般的「弱小強者」,他們在國內城市有過百萬之眾……這是通過一年多的相關新聞閱讀,我們透過這兩個字,所能讀出「蟻族」的定義。 \n 「蝸居」、「蟻族」這些年度熱詞,描摹的都是一種昆蟲般「擬生」的狀態。如「蟻」之眾,如「蝸」之卑,底線掙扎,卑微求存,那些原本應該恢弘雄壯氣象萬千的個人或群體理想,也因為某些不可名狀的羈絆而只能無奈地變得渺小。 \n 這時,你會發現「蟻族」的內涵和外延,絕不是廉思書中原始定義的大學生群體,而是擴展到了一切依靠個人努力不懈奮鬥的城市底層人群。他們有畢業而未就業的學生,有薪資低廉的「白領」職員,有外地來的務工人員,有聚集在城中村裡每日提防著城管的遊街小販,低薪、無業、失業、賣藝、乞討等等三教九流的蝸居者,都是弱小的蟻族。蟻族不是一個特定職業身分,不是一種純粹居住狀態,而是一種真實、相似、底層的生存圖景。 \n 很多受訪「蟻族」表示,如果今後這政策繼續催漲房價,他們只能考慮回老家了。這是一個無比悲催的現實。這兩年不斷傳出的白領逃離「北京上海廣州」新聞,已經讓我們對大城市的宜居度產生過質疑。現在如連堅守多年,最能吃苦耐勞的蟻族也被逼得「背京歸鄉」,出現蟻族大撤退,那只能讓人唏噓了。 \n 就如《商品房屋租賃管理辦法》,本義是要規範商品房租賃市場,當然也有對承租戶的安全利益等方面的考量。但是為何卻遇到了民間輿論的牴觸呢?因為在上述《辦法》沒有完善細則,又未根本解決公共保障房體系的前提下,提價基本沒有多少正當性。只會變相淪為以前某些專家提出的「提高城市生活成本,將低收入『低素質』人趕出大城市」的陳舊論調。 \n 如果社會保障不力,而公共政策又缺乏溫情,真到了蟻族被迫大撤離的那一天,承載不起底層民眾希望與夢想的城市,也不會讓精英之夢煥發奪目光芒。當然,這絕不僅是對一則租賃管理辦法而言,而是值得所有城市決策層深思的問題。

  • 大陸上千萬家庭 住棚戶區

     依大陸最新發布的《中國城市狀況報告》顯示,大陸城鎮住房存在住房供求矛盾凸出、部分城市房價過高、擁有住房率各地差異明顯、不良的房地產開發行為等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部分中低收入家庭和大批「新城鎮居民」、尤其是「蟻族」的住房問題,更是嚴重。 \n 聯合國人居署、大陸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上海市政府合辦「二○一○年世界人居日」,提出《中國城市狀況報告二○一○/二○一一》顯示,迄二○○八年,大陸城鎮居民人均住房使用面積為廿三平方米(約七坪),城鎮居民自有住房擁有率為八七.八%。但現行住房政策還不完善,一些政策措施推進和落實力度不夠。 \n 《報告》引用北京唐家嶺村「蟻族」案例說明,這個小村子,至少住十萬名大學畢業生,租住房屋小到幾平方米,「房子毫無質量可言」。 \n 據透露,大陸有一千多萬戶家庭,居住在各類城市和國有工礦棚戶(臨時建築)區,多數建築結構簡陋、功能不全、年久失修、危房比例高、安全隱患大、基礎設施很不完善。 \n 在大陸,「蟻族」泛指「八○後低收入大學畢業生聚居群體」,也就是畢業後無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很低、而聚居在城鄉交會地區的大學畢業生。 \n 最著名的「蟻穴」是北京市西北角、距離市區兩個多小時車程,十多畝土地的唐家嶺村,過去兩三年來,從一個不足三千人口的小村落,擠進六萬名外地戶籍人士,七○%是大學生或畢業生,蓋飯五元人民幣(下同)、水梨三斤五元,房租百元起跳、最高不超過一千元,這裡從房租到物價,都不到市區一半。 \n 來自遼寧省錦州的李立國、白萬龍,是對在北京地鐵東直門站走唱的街頭藝人,兩兄弟擠在五平米小屋子,一張不到一米長小床;兩排七層磚,架上一片破木板當克難書桌,卻甘之如飴,理由無他,因為月租只要一百六。 \n ○八年,兩人因創作歌曲「蟻族」名噪一時,同年七月,更因此在北京電視台「花樣年華」歌手大賽得到優秀獎:「我希望,在北京生活的北漂們,不要放棄自己最初的夢想,螞蟻雖小,意志卻堅強。」激勵無數人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