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衛星照的搜尋結果,共192

  • 解渴有望?一張衛星雲圖照 鄭明典興奮:梅雨系統活躍起來了

    解渴有望?一張衛星雲圖照 鄭明典興奮:梅雨系統活躍起來了

    近日台灣可說相當不平靜,先是中南部水情吃緊,緊接著本土疫情開始爆發,甚至一周2次大停電,讓民怨節節高升。不過氣象局局長鄭明典在臉書貼出一張衛星雲圖照,興奮喊「梅雨系統活躍起來了」,讓不少人直呼「快來台灣吧」。

  • 陸護衛艦現蹤東北海域衛星照曝光 台日雙艦監控專家呼籲:小心這點

    陸護衛艦現蹤東北海域衛星照曝光 台日雙艦監控專家呼籲:小心這點

    大陸東部戰區的054A飛彈護衛艦「濱州號」(舷號515),5月1日在台灣和與那國島之間的海域通過,進入東海後,今天凌晨現身台灣東北方海域,台日雙方均嚴密監控,我國海軍派出基隆級艦,日本海上自衛隊也派出護衛艦共同監控。但軍事專家認為,根據陸艦航跡,以及空中還有反潛機與電偵機出現,顯示共軍正積極經營東部水下戰場,不可不愼。

  • 頭條揭密》遼寧艦南海演訓路徑曝光 美艦切入編隊引爆網民憤怒

    頭條揭密》遼寧艦南海演訓路徑曝光 美艦切入編隊引爆網民憤怒

    中共航母遼寧艦編隊自4月3日穿過宮古海峽南下西太平洋,經過台灣周邊的巴士海峽進行演訓,轉往海南島、越南及南沙群島周邊海域,再航經菲律賓西部海域抵達巴士海峽,並於26日再次穿越宮古海峽返航,經歷長達24天的南海演訓。在返航過程中還傳出美艦切入遼寧航母編隊內的消息,在大陸引爆網民憤怒。日本防衛省則公佈遼寧編隊消息稱,拍攝到遼寧航母編隊共6艘艦艇航行照,同時首次拍攝中共直-18型直升機。這些由公開的衛星照片快速傳遞的訊息,各國軍方若未能迅速做出反應,將很容易失去解釋訊息的主動權。

  • 俄極限施壓 衛星照顯示重兵在克里米亞非烏東

    俄極限施壓 衛星照顯示重兵在克里米亞非烏東

    商用衛星攝得影像顯示,俄羅斯已將戰機調往克里米亞與鄰近烏克蘭的基地,集結兵力規模超越以往所觀察,逐步強化對烏克蘭政治恫嚇與軍事介入的能力。

  • 羅斯福號四進南海 接近台灣西南方

    羅斯福號四進南海 接近台灣西南方

     最新衛星照片顯示,美國羅斯福號航母於18日離開關島基地,並於19日出現在台灣接近東沙島位置的西南方海域,剛參與完菲律賓軍演的馬金島號兩棲突擊艦則於20日抵達關島停泊;羅斯福號此次在短短幾天內休整後即出動、於今年第四次進入南海的時機相當敏感,因為大陸即將在23日慶祝海軍節、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方以視訊在海南博鰲論壇對國際喊話。

  • 中美航母近距離 只隔400公里

     衛星照顯示,大陸遼寧艦航母編隊及美軍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艦機於11、12日在台灣南部海域密集活動。遼寧艦於10日一路經巴士海峽到達高雄外海後,往海南三亞方向前進;羅斯福號則是一路沿著菲律賓西邊北上,而後於12日經巴士海峽離開南海。兩艘航母主艦航行期間的最近距離約在400至700公里左右,位於雙方航母作戰半徑內,這是近年來中美航母編隊已知的最近距離。

  • 「大牌長榮」變各國衛星打卡熱點 美國最狂 網:真的是塞子

    「大牌長榮」變各國衛星打卡熱點 美國最狂 網:真的是塞子

    長榮的長賜輪卡在蘇伊士運河已經6天,造成歐亞貨運交通癱瘓,從外太空都可看到全球貨輪塞車慘況,意外成了各國衛星的打卡熱點,從美國Maxar公司PO出的最新衛星照片可看到,挖土機仍持續努力挖沙,試圖讓貨輪移動,後面還有120艘船在等長榮讓路,台灣網友看了也留言「真的變世界塞子」、「感覺所有衞星都來朝聖了」。

  • 【長榮輪卡運河】影》最新衛星照曝長賜號卡不停 蘇伊士大塞船

    【長榮輪卡運河】影》最新衛星照曝長賜號卡不停 蘇伊士大塞船

    衛星影像顯示,長榮海運的超大型貨櫃輪「長賜」號(Ever Given)仍卡在蘇伊士運河。

  • 陸運20加油機量產衛星照曝光 將滿足第一島鏈作戰需要

    陸運20加油機量產衛星照曝光 將滿足第一島鏈作戰需要

    被稱為中共空軍「力量倍增器」的運-20空中加油機,最近被衛星拍攝到在陝西閻良一座機場中出現了4架。美媒分析稱,這意味著該型加油機已開始投入量產。但由於目前大陸自製WS-20發動機還未能量產,運-20生產仍受限於俄製D –30KP2發動機數量,量產規模有限。 \n \n陸媒《觀察者網》引述美國《防務新聞》報導說,加油型運-20投入量產,將解決中共空軍的空中加油能力不足問題。加油型運-20將成為中國空軍的「力量倍增器」,讓共軍戰機擁有更長的滯空和戰鬥時間,能擴大在大陸周邊空域的影響力。 \n \n外媒指出,這張由行星實驗室拍攝的衛星照片攝於2020年12月30日,拍攝地點在陝西閻良軍用機場,當地是西安飛機公司的生產和測試基地所在。機場上除了停放4架加裝翼下加油裝置的加油型運-20以外,還有16架基本型號的運-20運輸機。 \n \n報導說,運-20空中加油機可能擁有3個加油裝置,翼下加油裝置可能是共軍較為熟悉的軟管加油,與伊爾-78和轟油-6的加油設備類似。《防務新聞》說,目前的運-20還在使用俄製D-30KP2發動機,為運-20系列開發的WS-20發動機仍未能量產,大約要到2024年以後才能實現批量生產。 \n \n報導指出,首架加油型運-20原型機在2018年完成首飛,照片內4架同時出現,表明該型飛機的飛行測試計畫已完成,並進批量生產階段。 \n \n相對於大陸龐大的戰鬥機隊,加油機隊規模相對較小,轟油-6在役數量為21架,此外還有3架俄制伊爾-78加油機。現有加油機大都集中在中部戰區航空兵師某團,戰時再集中配屬到作戰方向。而美軍的加油機數量為472架,其中大型加油機439架,配置則下放到各個聯隊,戰時配屬到戰區。 \n \n分析稱,中共空軍機隊以俄製側衛系列戰機為主,其內置油箱可滿足防衛需求,但在第一島鏈內外作戰需求提升之下,未來仍有賴大量的空中加油機才能滿足作戰需要。 \n

  • 中印邊境撤軍迅速令人意外 班公湖對峙點最新衛星照曝光

    中印邊境撤軍迅速令人意外 班公湖對峙點最新衛星照曝光

    中印雙方目前正按照脫離接觸協議從班公湖一帶快速後撤,從網路最新曝光的一組據稱由美國衛星拍攝的中印撤軍對比畫面顯示,關鍵區域的營地建築目前已拆除。陸媒表示,中印兩軍將於下周開展新一輪軍長級會談。 \n \n《印度斯坦時報》報導稱,中印雙方的撤軍進程比預計的15天要快得多,可能在本週末也就是2月21日左右即可結束。中印兩軍高級指揮官很可能在下周開會,討論在其他摩擦地點的脫離接觸。 \n \n《多維新聞》指出,網上流傳的美國衛星拍攝的班公湖撤軍前後對比圖顯示,中印雙方在關鍵區域臨時搭建的軍事工事,一些觀察哨所、掩體等已基本拆除。 \n \n印度《新德里電視台》報導稱,中方從班公湖南岸已撤出了130至140輛坦克、30門火炮、2000餘名士兵,從班公湖北岸撤出了約30門火炮、4000至5000名士兵。 \n \n報導稱,脫離接觸結束後,印軍將撤回至班公湖北岸第2指至第3指之間的哨所,中方軍隊則撤回至第8指以東陣地,雙方未來暫不對兩者之間的地區進行巡邏。 \n \n印度外交部發言人斯里瓦斯塔瓦(Anurag Srivastava)最近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印中同意,在班公湖地區實現完全脫離接觸後的48小時之內舉行新一輪軍長級會談,以解決剩餘問題」。 \n \n報導表示,印軍選擇在此時撤兵,外界有各種分析,一是印度內部正受疫情影響,經濟受損嚴重,加上邊境問題不斷,國內亦紛爭四起;二是美國新政府對華戰略調整一定程度影響到印度的決策,此外,邊境惡劣條件下,印軍的身體素質以及邊境部署也被認為比解放軍要遜色一些。 \n \n《印度斯坦時報》表示,儘管撤軍進展順利,但中方決定恢復班公湖兩岸的原狀,令印度安全機構內的許多人感到困惑。有些印度專家認為中方的撤軍是戰術性的,是出於內部考慮,但也有不同意見認為,這是中方為阻止雙邊關係的迅速下滑採取的行動。不過持相反意見的兩派一致同意,在未確定中方的意圖之前,印度必須要在往後的一段時間內高度關注中國的動態。 \n

  • 印度山洪暴發至少32死!衛星照曝疑因「雪崩」導致而非冰川斷裂

    印度山洪暴發至少32死!衛星照曝疑因「雪崩」導致而非冰川斷裂

    \n印度喜馬拉雅山畔的北安查爾邦(Uttarakhand)7日早上無預警發生山洪爆發,至少奪走32人的性命、約有197人失蹤。國際地質學家及冰川學家根據衛星照指出,災害主因似乎是山崩或雪崩導致。 \n綜合印度媒體報導,印度喜馬拉雅山畔的北安查爾邦山洪爆發,挾帶冰、雪、岩石的急流,讓附近水力發電工程的工人、中下游尋找柴木或放牧者全遭滅頂。當地政府已啟動災難響應機制,宣布進入戰時狀態,相關地區也發布災情警報並採取緊急救援措施。 \n這場事故普遍被認為是喜馬拉雅山冰川斷裂,沖垮水力發電大壩所引發,但據當地媒體《The Print》8日報導,專門研究高海拔冰川及地質環境的卡爾加里大學(Universityof Calgary)舒格博士(Dan Shugar)比對災害發生前後的衛星照,研判是雪崩引發阿勒格嫩達河(Alaknanda)及道里根加河(Dhauliganga)山洪爆發,才引發這場災難。 \n先前有報導指出,此次的洪水是因為冰湖潰決洪水(Glacial lake outburst flood,簡稱GLOF)引起,這是由冰川融化形成的天然湖泊而成,但現有的衛星照並未顯示洪水前有出現堰塞湖。 \n冰川學家與地質學家發現一塊陡峭懸垂的冰川,很可能形成裂縫,引發雪崩和後續的洪水,哨兵2號(Copernicus’s Sentinel 2)衛星圖也顯示南達德維冰川(Nanda Devi glacier)上的一條裂縫,可能就是引發雪崩的原因。 \n目前已發現32名罹難者遺體,約有197人下落不明。此外,有一支海軍陸戰突擊隊也抵達災難現場,投入搜尋救援的工作。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陸打造新型核潛艦 衛星照首曝分段

    陸打造新型核潛艦 衛星照首曝分段

    北京為了打造核潛艦,已建成大型新船廠。這靠近解放軍核潛艦製造廠渤海船廠的新廠仍在開發,但主船塢已完工一段時間。而新商業衛星影像顯示,船廠內似乎出現了解放軍新潛艦的分段。 \n據《海軍新聞》(Naval News)網報導,「公開來源情報」(Open Source Intelligence,OSINT)顯示,這似乎是第一次公開的解放軍新潛艦影像。而這商業影像是由美國衛星公司馬薩爾科技(Maxar Technologies)所拍攝,並在最近的谷歌地球(Google Earth)影像上更新。 \n中方打造的究竟是哪型潛艦,目前尚未經證實。不過,分析認為,那可能是第一艘095型核動力攻擊潛艦(SSN),或是096型彈道飛彈核潛艦(SSBN)。由於艦首都會先打造,而影像中的分段是潛艦的尾部,因為多數潛艦都是這樣組裝的。如美、英核潛艦也都是這樣建造,因此可想而知。 \n分析說,新潛艦將是中方海軍大規模擴編的一部份。對滿懷雄心,想真正成為藍水海軍的中方海軍來說,核潛艦將對他們實現目標舉足輕重。 \n一般預料,新式095型核動力攻擊潛艦較近似美國海軍的維吉尼亞級(Virginia-class)攻擊潛艦。而096型潛艦則在於提高中方在海上的核威懾範圍,還有生存力。 \n事實上,早在2020年11月初時,歐洲太空總署的「哨兵2號」(Sentinel 2)衛星就拍攝到這分段的低解析度影像,但直到今年,才出現這高解析度影像。而這分段約30-32公尺長、11-12公尺寬,顯示它可能是095型或096型潛艦。 \n至於另一種可能,就是它為093型商級攻擊潛艦的升級版。如果它是093型潛艦,那從邏輯上推理,應該是093B巡弋飛彈潛艦的優化版。而它可望採用類似俄羅斯亞森級(Yasen-class)攻擊核潛艦的垂直發射裝置,得以攜帶更多鷹擊-18巡弋飛彈。 \n無論如何,這些新潛艦都比093型先進,隱形性能也更強。如果中方海軍要加強在印度洋的預知力,那095或許尤其重要。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n

  • 衛星照曝光伊朗興建地下核設施 以行動嗆聲美國制裁

    衛星照曝光伊朗興建地下核設施 以行動嗆聲美國制裁

    儘管伊朗不斷收緊對德黑蘭的經濟制裁,但據《美聯社》最新衛星照顯示,伊朗已默默開始福爾多(Fordo)的地下核設施工程。報導指出,雖然仍不清楚此次工程的目的,但隨著川普與拜登即將展開權力交接,任何舉動難免引發關注,甚至讓人聯想伊朗正以實際行動回應美國制裁。 \n據衛星照顯示,福爾多的核設施工程開始於9月下旬,施工點為福爾多西北處,座落於德黑蘭西南方90公里的什葉城市科姆市(Qom)一帶。到了12月11日,現場則正在挖掘數十支支撐建築物的樑柱地基。 \n報導指出,這次施工點鄰近福爾多山中的地下核設施,建立在山中目的在於避免空襲。鄰近建築物中則有伊朗國家真空技術中心,為提煉濃縮鈾的核心技術單位。 \n報導表示,興建中的核設施周邊有群山屏蔽,還有砲陣地與其他防禦工事。估計大小約1個足球場,可容納3000臺離心機。麻雀雖小卻堅固無比,足以讓美方懷疑其具有軍事目的。 \n明德大學國際研究學院學者路易斯(Jeffrey Lewis)解釋,各方毫無疑問會留意福爾多工程的進度,並以此為伊朗核計畫發展方向。至於伊朗駐聯合國代表與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則未回應美聯社的報導。 \n事實上,早在2020年7月,伊朗動工納坦茲核設施的舉措就已為人掌握。雖然伊朗從未公開承認在福爾多有任何新的核設施工程,但早在2009年西方世界也發現德黑蘭正在福爾多大興土木。 \n在2015年伊朗核協議中,德黑蘭同意限制濃縮鈾,以換取各國取消經濟制裁。隨後美國總統川普以德黑蘭發展彈道飛彈計畫為由,片面退出伊朗核協議,並收緊對德黑蘭的經濟制裁。自此,伊朗逐漸擺脫協議的限制,隨著一連串事件的發生,更讓兩國陷入戰爭邊緣。 \n在2015年核協議中,伊朗應停止濃縮鈾提煉,而僅能發展民用核能。此外,濃縮鈾純度也限制在3.67%以內;不過,報導指出,德黑蘭正將純度提升到4.5%,日前更通過法案將提升到20%,逐漸朝核武等級的90%純度前進。甚至,伊朗也拒絕IAEA派員前往視察。 \n不過,報導也分析,德黑蘭通過法案並拒絕IAEA派員前往,旨在向歐洲施壓以自美國經濟制裁中解放。專家認為,因核協議的限制,伊朗實際上將核計畫限制於和平用途;隨著川普撕裂協議,只要伊朗想要,以其儲存的濃縮鈾至少可生產2枚核武。 \n \n

  • 中天假處分抗告遭駁回   理由出爐

    中天假處分抗告遭駁回 理由出爐

    最高行政法院今天駁回中天假處分案抗告,對於中天聲請本案訴訟確定暫時准予換照部分,以不符合定暫時狀態的假處分等理由駁回。 \n \n裁定理由並指出,換照准許是主管機關裁量處分,原許可處分屬於附期限之行政處分,於期限屆滿時失其效力,原許可處分失效所生之損害,並非原處分否准換照所致。 \n \n此外,合議庭表示, NCC的處分是否違法,核屬本案實體爭議,本件依現有事證有限,無從認定原處分合法性顯有疑義;換照應審查衛星廣播電視法之事項,如貿然准許定暫時狀態,於原許可處分失效後,無照繼續使用頻道,主管機關無從監督,反有違公益。 \n \n至於中天聲請「假處分執行終結前,不得許可或同意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就第52頻道所為頻道規劃變更」之申請,最高行政法院認為,中天未能釋明本件有何欲防止之重大之損害,或有何欲避免之急迫危險,而有定暫時狀態之必要,因此駁回抗告。

  • 中天關台 損害難回復

    中天關台 損害難回復

     今年11月25日,NCC一如外界預料,否准中天新聞台此一衛星廣播電視頻道的換照申請,引發了學界侵害新聞自由、廣電自由的諸多批評。原本大家預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或許可能挺身而出,准許中天假處分之聲請,准許中天新聞台在本案爭訟期間得暫時繼續經營。不料,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2月7日竟然駁回了中天新聞台的假處分聲請,可說跌破了不少法律以及傳媒學者專家的眼鏡。 \n 北高行駁回中天聲請的理由有四,其中最受爭議的,應該是指稱「原處分並未對聲請人造成重大損害或急迫危險」。中天新聞台是一個衛星廣播電視台,並不是無線廣播電視台,所以並不像無線廣播電視一樣,具有頻譜稀少性的問題;正因如此,中天對於6年換照的合理正當期待,就會高過無線廣播電視台。詳言之,政府透過執照制度管制平面或電子媒體,屬於「事前審查制度」,原則上應屬違憲而無效。 \n 但由於無線電視的頻譜有限,且電波間會互相干擾,所以才例外允許政府設置執照審查制度,對於無線廣播電視執照之核發與換發予以把關,但也嚴格限制政府不得於換照時干預媒體的內容與經營,以免干涉新聞自由與廣電自由。 \n 以本案來說,中天新聞台既然是衛星廣播電視頻道,依據現代的衛星傳播技術,足可容納超過1千個頻道,所以政府原本即沒有執照管制的正當性,故中天自可合理期待6年執照屆滿時,政府應准許換照。故北高行假處分裁定中所謂「本件聲請若予准許,形同聲請人藉由假處分程序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理之規範,除將使《衛星廣播電視法》所定6年定期換照之制度設計形同具文,並影響相對人有效管理秩序之權能。」顯然是將衛星廣播電視與無線廣播電視的管制密度等同觀之,顯然違法不當。而且,依此理由,不啻認為NCC可以恣意否准媒體的換照,媒體均不得聲請假處分,如此豈不使法院成為NCC的橡皮圖章? \n 進而言之,NCC否准中天新聞台換照的處分既然還在爭訟中,未來即有中天勝訴的可能性。但是中天新聞台之執照一旦被終止,中天新聞台的播送將立即隨之終止,其所有之製作團隊、員工,將立即面臨被裁員的命運,且目前使用中的有線電視頻道也將由其他衛星廣播電視所取代,中天新聞台多年來培養的觀眾更將隨之流失。就算兩、三年後中天勝訴,這些流失的團隊、觀眾,都將無法回復,中天新聞台更勢必必須進入清算、解散程序,此如何能謂中天並無「難以回復之損害」? \n 以婦聯會案的先例觀之,最高行政法院即站在捍衛人民結社自由的意旨,認為婦聯會之會員「透過結社而溝通理念,凝聚群體能量,將因原處分之執行而無從實現,相對人日後縱使獲得本案勝訴判決,也顯然無可回復因時間經過所流失之群眾能量,以及匯聚理念而成為公共政策之契機。」同理可證,中天新聞台一旦被關台,「也顯然無可回復因時間經過所流失之群眾能量」,焉能謂「無難以回復之損害」? \n 中天新聞台的執照期間即將屆滿,最高行政法院是否願意挺身而出,在最後關頭自為裁定,准許中天新聞台假處分之聲請,在本案訴訟結束前,維持中天新聞台衛星廣播電視執照之效力,以捍衛憲法保障之新聞自由及廣電自由,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n (作者為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

  • NCC成立關鍵人物 李永萍後悔了:當時太年輕覺得被騙

    NCC成立關鍵人物 李永萍後悔了:當時太年輕覺得被騙

    11月25日中天新聞換照申請遭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否准,12月7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又駁回中天新聞台的假處分聲請,引發各界譁然。前台北市副市長李永萍當年是NCC獨立機關立法起草人,她坦言,後悔當時沒有廢除換照權。 \n \n李永萍接受《文茜世界日報》專訪,2005到2006年間,她為防止政府新聞局干預新聞自由,以立法委員身分起草NCC獨立機關組織條例,當時立法意旨是為保障新聞自由,比照美國FCC機制,不得干預內容。 \n \n14年後,李永萍坦承自己太過天真,台灣並沒有獨立機關的可行性,即使是專家學者也是政治傾向超過専業判斷。這幾年NCC不斷擴權,比當時新聞局局長的干預及權力還大,尤其成立NCC時,並沒有同步把後戒嚴時期留下來的衛星廣播電視法修正。 \n \n此次不予中天新聞換照,李永萍直言理由很離譜,也很荒謬,其中還去測量中天對哪個候選人、哪個政黨報導幾分鐘、是誰的幾倍,這樣的管理方法早被世界淘汰。主持人陳文茜也說,「如果要用這種標準,全台灣(電視台)都關了」。 \n \n李永萍感嘆,既傷痛又遺憾,覺得被騙了,因當時所有討論對NCC的期待與想法,就是比照FCC模式,不分黨派的立法委員,對媒體最重要的議題就是「黨政軍退出」,這也是大家支持NCC獨立機關一個非常重要的共識,等於是立法意旨,結果在這麼多年後完全崩潰,非常傷心,也反省「當時太年輕」,如果有了教訓和經驗,再回到當時,一定會抓住NCC的要害。

  • 對司法正義最後的期待

    對司法正義最後的期待

     在中天新聞台定暫時狀態假處分裁定出爐前,雖有以婦聯會聲請假處分勝訴案例自我勉勵,但不幸的,中天假處分案一如預測,難逃駁回命運。 \n 首先,裁定認為中天未「釋明」於本案訴訟具勝訴之高度蓋然性。在法律上,「釋明」與「證明」強度不同,只要闡明本案具有勝訴之可能較高,即可認定已盡「釋明」之責。本件從NCC行政處分案件數之爭議,到聽證會的鑑定人偏頗、離席之程序違失,乃至於評分標準的事後修改,更遑論總統府密件、評委有預設立場,這些行政瑕疵、政治操作全民有目共睹。但假處分法官不顧上開明顯瑕疵,就事先越俎代庖,預先做實質審查,否定本案訴訟勝訴的可能,未審先判,全然不給中天一絲暫時存活的機會,難怪全民譁然。 \n 其次,裁定主張依《衛星廣播電視法》以「許可制」每6年換照一次,中天應有換照不准之預見及準備。但若以此種見解判案,所有須依法核准換照之經營者只能做短期規畫,不能長期經營,因為「原則准許、例外不准」之信賴原則在此根本不適用,長久以往,台灣企業奔逃海外,國外業者根本不敢來台投資,因為這種不確定的風險太高。 \n 而更讓大眾訝異的是該裁定違反經驗法則,認為因中天尚有「綜合台」及「娛樂台」,相關設備、人員都可互相流用,且中天新聞也鼓吹改用YouTube收看,所以不換照仍可繼續經營,對於中天的經營權、員工工作權及民眾收視權並無重大損害或有急迫危險,如果本案中天最後勝訴,對於營業收入及商譽損害也可以金錢賠償或其他適當方式回復。 \n 想請問法官,您的意思是說記者可改行做藝人?新聞可以娛樂化?家中沒有網路收看YouTube的人權益無損?中天收入及商譽損失可用百姓納稅的錢來賠嗎? \n 第三點認為新聞媒體是社會公器,使用及發展應受國家政策與主管機關依法監督。實際上,《衛廣法》第12、13條對於媒體之監督管制僅限於不得委託他人經營,執照不得出租、出借、轉讓、設定擔保,須遵守硬體架設、使用頻率及工程人員之資格與評鑑制度等,法官硬將新聞媒體的軟體與硬體的分際混淆,並說國家政策與主管機關可依法監督。此無異將電台執照、經營權及人員設備與憲法保障的新聞自由混為一談,只說新聞媒體是公器要監督,卻對新聞及言論自由需否列入監督避而不談,簡直是大開台灣民主倒車。 \n 第四點說因為中天與系統業者間為私權行為,所以公法不介入,表面看似公允。但當NCC主委陳耀祥在記者會直接點名中天的52頻道希望給公廣集團時,就涉及公法關係。因為各系統台將新聞台都集中於49~55台,52台一旦讓出就不可能再回復,難道法官不看電視的嗎? \n 中天換照不過、假處分遭駁回是台灣新聞史及司法史上的汙點,期待最高行政法院受理抗告的法官能發揮道德勇氣,盡速裁定抗告成立,這是人民對司法正義最後一點點卑微的寄望。 \n (作者為律師)

  • 游盈隆訝異 非自由開放社會 律師陳麗玲認 寒蟬效應已現

    游盈隆訝異 非自由開放社會 律師陳麗玲認 寒蟬效應已現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中天新聞台假處分,台灣媒體竟出現罕見的消極與冷漠,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訝異表示,這絕非自由開放社會的特徵。律師陳麗玲說,媒體同業擔心聲援恐引來政府無情打壓,寒蟬效應已出現,「這就是一言堂,民進黨邁向獨裁」。 \n 游盈隆在臉書發文指出對此案的「訝異」,法院已非國民黨開的,這肯定是好事,但也不無可能是「權力分立與制衡」失靈的癥候,而老翁抗議「關中天」輕生就是個跡象,社會豈能輕忽? \n 游盈隆並提及,台灣媒體與社會對此案的宣判,出現罕見消極與冷漠,除了極少數媒體發不平之鳴外,基本上鴉雀無聲,沒有預期中熱烈的社會討論,「或許大家都累了」,但這絕非自由開放社會的特徵。 \n 律師陳麗玲說,NCC宣布開審中天新聞台後,各家電視新聞台報導取向,多以施政報告為主軸,顯然是媒體不敢得罪政府,即在於所有媒體都有政府給予的宣傳經費,依照蔡政府的邏輯,新聞台批判政府當然無法獨立。 \n 陳麗玲認為,NCC宣判換照不成,寒蟬效應便開始醞釀,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中天新聞台的假處分,並提到依照《衛星廣電法》新聞頻道得6年換照一次,意即政府可用種種理由讓新聞台無法換照,就是要媒體替政府宣傳,以利日後換照,「這就是一言堂,民進黨邁向獨裁」。 \n 至於近日七旬老翁因中天關台而輕生,社會關注似乎不高,電視新聞台也幾乎沒有聲援中天新聞台的新聞,陳麗玲則認為,媒體同業多認為關台關定了,擔心聲援恐引來政府無情打壓,寒蟬效應已經出現。

  • 葉慶元》中天關台 損害難回復

    葉慶元》中天關台 損害難回復

    今年11月25日,NCC一如外界預料,否准中天新聞台此一衛星廣播電視頻道的換照申請,引發了學界侵害新聞自由、廣電自由的諸多批評。原本大家預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或許可能挺身而出,准許中天假處分之聲請,准許在中天新聞台在本案爭訟期間得暫時繼續經營。不料,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日竟然駁回了中天新聞台的假處分聲請,可說跌破了不少法律以及傳媒學者專家的眼鏡。 \n \n北高行駁回中天聲請的理由有四,其中最受爭議的,應該是指稱「原處分並未對聲請人造成重大損害或急迫危險」。中天新聞台是一個衛星廣播電視台,並不是無線廣播電視台,所以並不像無線廣播電視一樣,具有頻譜稀少性的問題;正因如此,中天對於6年換照的合理正當期待,就會高過無線廣播電視台。詳言之,政府透過執照制度管制平面或電子媒體,屬於「事前審查制度」,原則上應屬違憲而無效。但由於無線電視的頻譜有限,且電波間會互相干擾,所以才例外允許政府設置執照審查制度對於無線廣播電視執照之核發與換發予以把關,但也嚴格限制政府不得於換照時干預媒體的內容與經營,以免干涉新聞自由與廣電自由。相對於無線廣電媒體,平面媒體在《出版法》廢除之後,即不再有執照制度的干涉,即為適例。 \n \n以本案來說,中天新聞台既然是衛星廣播電視頻道,依據現代的衛星傳播技術,足可容納超過一千個頻道,所以政府原本即沒有執照管制的正當性,故中天自可合理期待6年執照屆滿時,政府應准許換照。故北高行假處分裁定中所謂「本件聲請若予准許,形同聲請人藉由假處分程序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理之規範,除將使衛星廣播電視法所定6年定期換照之制度設計形同具文,並影響相對人有效管理秩序之權能」,顯然是將衛星廣播電視與無線廣播電視的管制密度等同觀之,顯然違法不當。而且,依此理由,不啻認為NCC可以恣意否准媒體的換照,媒體均不得聲請假處分,此豈不使法院成為NCC的橡皮圖章? \n \n進而言之,NCC否准中天新聞台換照的處分既然還在爭訟中,未來即有中天勝訴的可能性。但是中天新聞台之執照一旦被終止,中天新聞台的播送將立即隨之終止,其所有之製作團隊、員工,將立即面臨被裁員的命運,且目前使用中的有線電視頻道也將由其他衛星廣播電視所取代,中天新聞台多年來培養的觀眾更將隨之流失。就算兩、三年後中天勝訴,這些流失的團隊、觀眾,都將無法回復,中天新聞台更勢必必須進入清算、解散程序,此如何能謂中天並無「難以回復之損害」? \n \n以婦聯會案的先例觀之,最高行政法院即站在捍衛人民結社自由的意旨,認為婦聯會之會員「透過結社而溝通理念,凝聚群體能量,經由公共參與經濟、社會及政治事務,而發揚其價值之可能,將因原處分之執行而無從實現,相對人日後縱使獲得本案勝訴判決,也顯然無可回復因時間經過所流失之群眾能量,以及匯聚理念而成為公共政策之契機。」同理可證,中天新聞台一旦被關台,「也顯然無可回復因時間經過所流失之群眾能量,以及匯聚理念而成為公共政策之契機」,焉能謂「無難以回復之損害」? \n \n中天新聞台的執照期間即將屆滿,最高行政法院是否願意挺身而出,在最後關頭自為裁定,准許中天新聞台假處分之聲請,在本案訴訟結束前,維持中天新聞台衛星廣播電視執照之效力,以捍衛憲法保障之新聞自由及廣電自由,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n(作者為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秘書長)

  • 法官也漠視新聞自由

    法官也漠視新聞自由

     毫不意外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了中天新聞台對NCC不予換照的假處分聲請案。法院合議庭駁回聲請的理由有三點。 \n 第一,指中天聲請的是「暫時准予換照」,至於中天主張NCC原處分各項程序上或實體上有違法爭議,這部分需要時間透過行政訴訟來認定,法院一時之間,「暫時」無法判定NCC的處分是否有違誤。 \n 第二,依《衛星廣播電視法》規定,原執照有效期限為6年,中天新聞台於期限屆滿前申請換照,如未經NCC准許,即無法繼續經營衛星頻道事業。中天當可預見這項可能。遊戲規則如此,下場前理應自行考慮清楚。 \n 第三,考量新聞媒體屬於全體國民的公共資源,即社會公器,其使用及發展應受國家政策與主管機關依法監督。行政法院若是不駁回中天的聲請,中天將藉由假處分程序,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督管理的規範,並影響NCC有效管理秩序的權能。 \n 第一、二點理由,不脫在「惡法亦法」的死胡同裡繞圈子。一方面,巧妙又狡猾地轉移了問題焦點,一方面就將責任推給了中天的經營者。至於第三點理由,恰恰證明了法院嚴重誤解了大眾傳播媒體、新聞自由對民主政治的重要性。 \n 廣電新聞媒體除了無線廣播電視媒體所占用的無線頻譜是公共資源外,衛星廣播電視和有線廣播電視都與公共資源無關。衛星與有線廣播電視媒體,無論衛星、傳輸網絡、設備、器材等營業器材以及內容,都是民間企業投資經營的,如何算是公共資源?打著公共資源的旗號,箝制廣電媒體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與法西斯政權與共黨政權的說理,又有何不同? \n 法院合議庭對於「公器」兩字也有嚴重的誤解。公器不等於公共資源,更不等於國家工具。傳播媒體作為社會公器,是指媒體必須堅守「不黨、不私、不賣、不盲」的四不原則,而不是指媒體必須為執政黨、特定政府官員、政府機關服務,更不是指主管機關擁有政治上正當性,來監控廣電媒體的言論方向與存活。 \n 媒體是民主政治裡不可或缺的第四權,所謂第四權係由憲法保障言論、出版、講學等自由所衍生出來的。第四權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外的白血球,代表行政權的國家機器若是能隨意吞噬白血球,哪裡還有健康的民主政治呢?也因此,全世界民主國家,斷無設立一行政機關來監管媒體的前例。行政法院合議庭無視於此,卻錯誤地援引公共資源,將社會公器比擬做共產國家的黨媒了! \n 合議庭最大的矛盾便是,一方面揮著公共資源與公器的大纛,一方面卻說,「頻道是由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及衛星頻道事業或代理商,經過商業機制形成,屬於「私法上法律關係」,並非「公法上法律關係」的爭執,且NCC無從主動介入。 \n 既然行政法院認定「新聞媒體屬於全體國民的公共資源」,駁回中天的聲請是為了避免中天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督管理」,那麼,何以NCC理直氣壯地不准中天換照,卻可以主動介入後續的移頻爭執? \n 民主政治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一向是由法院的判例來擴充;專制政權對言論及新聞的箝制,一向是由掌權者決定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中天假處分聲請,失去了為台灣擴充言論及新聞自由的大好機會,也象徵著我們又向專制政權跨進了一大步。 \n 關鍵問題是,這一大步,是源於法官們對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以及廣電媒體產業的錯誤認知,還是發自他們內心深處的寒蟬效應?(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