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衛星頻道的搜尋結果,共91

  • 台數科小金雞 鑫傳將上櫃

     台數科(6464)董事長廖紫岑5日證實,旗下子公司鑫傳國際多媒體科技公司將IPO,成為旗下第一家上櫃子公司。

  • NCC已成媒體沙皇

    NCC已成媒體沙皇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去年底以新聞製播遭受不當干擾等理由,7位委員默契十足一面倒決議,不換發中天新聞台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執照。迄今有線電視52頻道空頻已4個月,收視戶權益受損沒得伸張,NCC只忙著把黑手伸進媒體經營權,掛著獨立機關面具執行黨政意志,「媒體沙皇」當之無愧。

  • 大陸禁播BBC世界新聞 香港跟進

    大陸禁播BBC世界新聞 香港跟進

     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官網12日0時發布簡訊稱,英國廣播公司世界新聞頻道(BBC World News)在中國遭禁播。這是大陸官媒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4日被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撤銷在英國的播放執照後,中方一周內做出的反制措施。 \n 隨後,香港電台也宣布,自12日23時起不再轉播BBC世界新聞頻道及《BBC時事一周》,該直播通常從晚上23點持續至次日早上7點。 \n 除BBC世界新聞台頻道無法在大陸境內透過衛星訊號接收外,記者嘗試點開BBC網站 http://www.bbc.co.uk/時,發現已進不去。大陸廣電總局稱,經調查,BBC世界新聞台涉華報導有關內容嚴重違反《廣播電視管理條例》、《境外衛星電視頻道落地管理辦法》有關規定,違反新聞應當真實、公正要求;BBC涉華報導「損害中國國家利益,破壞中國民族團結,不符境外頻道在中國境內落地條件」,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不允BBC世界新聞台繼續在中國境內落地,對其新一年度落地申請不予受理。 \n 對中方禁令,BBC表達失望並表示,「BBC是全世界最受信賴的國際新聞媒體,從世界各地公平、公正且不畏懼或偏袒報導新聞。」美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表示,「譴責中華人民共和國禁播英國廣播公司世界新聞頻道」;他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允許人民取得網路的完整管道,以及媒體自由。」 \n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曾多次點名BBC,批評其發布的涉華報導「虛假不實」,如汪文斌2月4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2020年7月17日,BBC《新聞之夜》節目採訪了一名叫早木熱·達吾提的維吾爾族女子的爆料,「但事實是,她編造了太多的謊言,已經成為反華勢力攻擊炒作新疆的演員和工具」。

  • 從歷史看中天,掌權者心中真有民主嗎?

    從歷史看中天,掌權者心中真有民主嗎?

     香港媒體大亨黎智英,被香港政府用鐵鍊纏腰手銬,從收押所搭乘甲級重犯專用的「鐵甲威龍」囚車出庭受審。鏡頭傳出,全球驚撼。 \n 時光倒回1979年12月13日清晨5點,我在睡夢中被調查局以「涉嫌叛亂罪」逮捕,直奔景美軍法處看守所。看守所的大門深鎖,等了十來分鐘,軍事檢察官才睡眼惺忪地對我偵訊作筆錄,以此推論我應該是美麗島事件被捕入獄的第一位。全案共152人被判刑,刑期近千年。 \n 黎智英原以詐欺罪嫌羈押,卻宣布要在看守所押到明年4月中旬才偵訊,已是司法荒謬。才過幾天又以黎「用推特追蹤蔡英文、蓬佩奧等外國政要」為名,加控「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笑掉全世界大牙!但請讀者再大笑一次:當年我被判定「暴力叛亂犯」的罪證是:呂秀蓮在高雄事件當晚拿麥克風高喊「打人,拚命!」人權晚會我應群眾點名上台演講,我用台語說「台灣人啊,愛打拚。」軍事檢察官在起訴書上指控「打拚」就是「打人,拚命」,意圖鼓動暴力叛亂。檢察官是道地台灣人,他當然知道台語「打拚」就是「努力奮鬥」!我被判12年,實際坐牢1933天。 \n 美麗島事件與黎智英事件相隔40年,時空不同,主事者一是中國國民黨,一是中國共產黨政府。有些人用「今日香港,明日台灣」警告大家要「反共愛台」。然而說這話的人,若非出生在解嚴之後的幸運世代,就是罹患歷史失憶症。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今日香港,昨日台灣!」 \n 大權在握的人由於歷史失憶,當然容易重蹈歷史覆轍。2020年12月11日,中天「世界週報」主持人陳文茜在播完最後一集時,用平靜卻哀怨的語調說:「本節目經過15年3個月,今晚跟大家說再見!」觀眾朋友包括我,想必心有戚戚,甚至不勝唏噓。 \n 2020年11月18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決議不准中天新聞台的換照申請,理由包括內控機制失靈、大股東蔡衍明介入等4項。中天不服,申請假處分,遭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高等行政法院一方面認為「頻道是由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及衛星頻道事業或代理商,經過商業機制形成,屬於『私法上法律關係』」。另方面卻又執起「新聞媒體屬於全體國民的公共資源,即社會公器」的大旗,左右揮舞,自相矛盾。 \n 中天事件由NCC駁回換照申請,主委陳耀祥宣布之後,居然接著透露,應該讓公廣集團上場。無論陳耀祥或其直屬長官行政院長蘇貞昌,甚至閣揆的直屬長官蔡英文總統,都是熱愛民主,但幸運未受迫害的一代。美麗島事件發生時,蔡在康乃爾大學讀完碩士,父親叫她不要回來,因為美台斷交。蘇貞昌在軍法大審時擔任辯護律師。目前當權而曾坐政治牢的只有監察院長陳菊,主掌國家人權委員會。 \n 我們在伸張言論自由未果,中天換照不成的遺憾之後,應該理性反省。任何有權者不能在自己權力被侵犯時高喊自由,一旦權力到手就想侵犯別人。本文提及香港反中、美麗島及中天頻道換照事件,主事者恰巧包含國民黨、共產黨與民進黨。蔡衍明董事長及中天支持者,你們在譴責民進黨的時候,有沒有反省一下,過去真的沒有違背媒體倫理,過度政治偏頗嗎?當然,別台也一樣。 \n 很多人贊成關掉52台的原因,是中天太親中友共,他們大多愛台反中,尤其反對跟中國統一。那麼,我請這些朋友回味底下這段話,是哪一位陸委會主委的公開發言?你們不是很愛她嗎?她說:「『一個中國』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台灣沒有空間與可能性去逃避一個中國的問題。…無論統一、台獨或維持現狀,台灣人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未來的『一個中國』。」 \n 我也想請馬英九總統,可否將當年主編《波士頓通訊》的經歷,跟大家「說清楚,講明白」? \n 執政的民進黨當權者,在搶戴民主桂冠時,別忘了那是多少先進用身家性命換來的成果!你們享受民主,但你們大權在握時,心中真有民主嗎?你們真能幫助香港、守護台灣嗎? \n 52台頻道,花落誰家,全民監督! \n (作者為中華民國第10、11任副總統)

  • 中天爭千秋

    中天爭千秋

     有句老話說:「不爭一時,爭千秋」,但就中天新聞台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請求暫時停止NCC不准換照處分、禁止變更使用52頻道的假處分,遭法院駁回這點來說,中天提抗告,爭的不只是一時,更是要爭台灣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千秋。 \n 從法律設置的機制,假處分定的只是暫時停止狀態處分,讓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駁回中天新聞台換照申請的行政處分暫時不能執行而已。真正決定中天新聞台前途的是中天向法院提起的行政訴訟。 \n 不過見微知著,從法院駁回中天假處分聲請的4大理由,大致可以看得出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法官對於NCC管理衛星頻道秩序的職權,是否能延伸擴大到審查、決定媒體的新聞內容與對錯、干預新聞自由,有相當不可思議的錯認,值得各界省思。 \n 細讀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中天假處分聲請的理由,可以看到,法院注意到了「衛星頻道事業之營業權及新聞自由等基本權的審查界線」,但不幸的是,法院只提了疑問,沒有闡釋。 \n 說到新聞媒體屬於全體國民之公共資源即社會公器,其使用及發展應受國家政策與主管機關依法監督的觀念,是訂立《衛星廣播電視法》及成立NCC的基礎。但這個「受國家政策與主管機關依法監督」的概念,指的是衛星頻道秩序及硬體的管理,不是對新聞媒體內容的干預及審查。 \n 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11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憲法揭示的這個最大限度之維護,自然不是政府以《衛星廣播電視法》的規定可以限縮、破壞。 \n 換言之,如果政府可以藉由管理頻道秩序的任何藉口,審查、干預新聞電視台的言論及新聞內容,甚至決定什麼樣的言論及新聞內容是對的、什麼內容是違法的,那麼,憲法第11條對言論自由的保障,就形同虛設。 \n 法院認定,有線電視系統上的頻位係由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經過商業機制形成的,屬於私法上的法律關係,NCC無從主動介入,這點我認為法院犯了緊咬死法條,「不食人間煙火」的錯誤。 \n 今天NCC不准中天換照的裁定,牽涉到的就是民進黨政府不滿中天新聞台的新聞及言論,而透過NCC的審照,要把中天從52頻道移除。這也就是說,中天不能使用52頻道,完全是民進黨政府假手NCC這個公法上的機關,運用「公法上法律關係」,把中天從52頻道移除,這當中牽涉到的,當然是「公法」而非「私法」。 \n 套句法院裁定中就新聞媒體為社會公器說的話,法院也屬於全體國民之公共資源即社會公器,是民主社會向上的重要力量,對牽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裁定,應合乎人民對正義的期待。 \n 新聞媒體內容的不受干預及審查和法院審判書類不受事先審查享有審判獨立,是同樣的概念。司法院與各級法院及法官間,雖然在行政上有管理及從屬上的關係,但就審判業務,司法院,甚至法院的院長、庭長,對法官是不能說三道四,或有任何形式干預的。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中天關台 損害難回復

    中天關台 損害難回復

     今年11月25日,NCC一如外界預料,否准中天新聞台此一衛星廣播電視頻道的換照申請,引發了學界侵害新聞自由、廣電自由的諸多批評。原本大家預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或許可能挺身而出,准許中天假處分之聲請,准許中天新聞台在本案爭訟期間得暫時繼續經營。不料,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2月7日竟然駁回了中天新聞台的假處分聲請,可說跌破了不少法律以及傳媒學者專家的眼鏡。 \n 北高行駁回中天聲請的理由有四,其中最受爭議的,應該是指稱「原處分並未對聲請人造成重大損害或急迫危險」。中天新聞台是一個衛星廣播電視台,並不是無線廣播電視台,所以並不像無線廣播電視一樣,具有頻譜稀少性的問題;正因如此,中天對於6年換照的合理正當期待,就會高過無線廣播電視台。詳言之,政府透過執照制度管制平面或電子媒體,屬於「事前審查制度」,原則上應屬違憲而無效。 \n 但由於無線電視的頻譜有限,且電波間會互相干擾,所以才例外允許政府設置執照審查制度,對於無線廣播電視執照之核發與換發予以把關,但也嚴格限制政府不得於換照時干預媒體的內容與經營,以免干涉新聞自由與廣電自由。 \n 以本案來說,中天新聞台既然是衛星廣播電視頻道,依據現代的衛星傳播技術,足可容納超過1千個頻道,所以政府原本即沒有執照管制的正當性,故中天自可合理期待6年執照屆滿時,政府應准許換照。故北高行假處分裁定中所謂「本件聲請若予准許,形同聲請人藉由假處分程序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理之規範,除將使《衛星廣播電視法》所定6年定期換照之制度設計形同具文,並影響相對人有效管理秩序之權能。」顯然是將衛星廣播電視與無線廣播電視的管制密度等同觀之,顯然違法不當。而且,依此理由,不啻認為NCC可以恣意否准媒體的換照,媒體均不得聲請假處分,如此豈不使法院成為NCC的橡皮圖章? \n 進而言之,NCC否准中天新聞台換照的處分既然還在爭訟中,未來即有中天勝訴的可能性。但是中天新聞台之執照一旦被終止,中天新聞台的播送將立即隨之終止,其所有之製作團隊、員工,將立即面臨被裁員的命運,且目前使用中的有線電視頻道也將由其他衛星廣播電視所取代,中天新聞台多年來培養的觀眾更將隨之流失。就算兩、三年後中天勝訴,這些流失的團隊、觀眾,都將無法回復,中天新聞台更勢必必須進入清算、解散程序,此如何能謂中天並無「難以回復之損害」? \n 以婦聯會案的先例觀之,最高行政法院即站在捍衛人民結社自由的意旨,認為婦聯會之會員「透過結社而溝通理念,凝聚群體能量,將因原處分之執行而無從實現,相對人日後縱使獲得本案勝訴判決,也顯然無可回復因時間經過所流失之群眾能量,以及匯聚理念而成為公共政策之契機。」同理可證,中天新聞台一旦被關台,「也顯然無可回復因時間經過所流失之群眾能量」,焉能謂「無難以回復之損害」? \n 中天新聞台的執照期間即將屆滿,最高行政法院是否願意挺身而出,在最後關頭自為裁定,准許中天新聞台假處分之聲請,在本案訴訟結束前,維持中天新聞台衛星廣播電視執照之效力,以捍衛憲法保障之新聞自由及廣電自由,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n (作者為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祕書長)

  • 中天換照不過!未來若判國賠 NCC委員須負責

    中天換照不過!未來若判國賠 NCC委員須負責

     中天電視為捍衛新聞自由提起行政訴訟救濟,法界援引當年「東森新聞S台」對NCC的國賠訴訟判決,認為如果NCC對中天新聞台的裁量具不法性,且不予換照處分的決定有故意或過失,NCC須負國家賠償責任,而NCC委員也會被究責、索賠。 \n 2008年間東森提起民事訴訟主張,東森新聞S台在2005年依《衛星廣播電視法》向NCC成立前的新聞局提出換發頻道執照申請,但新聞局以「營運計畫之規劃不符」及「違規情節嚴重者居多」等理由,不予換照、電視台因此停播。 \n 東森新聞S台經訴願後在2006年7月19日復播,東森主張從2005年8月到復播為止,已因新聞局不適法的停播處分,致其須另行租用其他衛星頻道以避免遣散員工、對廣告業主違約,廣告收入也因此減少,受有雙重損害,向NCC求償3億多。 \n 台北地院審理後認為,不給東森新聞S台換照處分的評議程序,未能中立、民主、專業、去黨派化,為了維護新聞自由,避免政治勢力用各種不同的藉口及理由予以打壓、箝制,寧願「媒體有決定顏色的自由,但顏色沒有箝制媒體的自由」。 \n 法官認為,承接新聞局業務的NCC,2005年沒有給東森S台合理的時間改進缺失,竟直接判處頻道業者「死刑」、不予換照,其行為難謂無過失,甚可認為重大過失,判決須國賠3億4869萬多元。 \n 法界引用東森新聞S台的判決指出,未來中天行政爭訟結果,如果認定NCC故意或過失致中天因無法換照,須負國家賠償責任,政府代為賠償後,再向委員們求償並追究行政責任。 \n 另外,針對中天新聞台執照將在11日到期,NCC昨日表示,全台64家系統業者都已送頻道異動,其中包括龍頭凱擘(含台固)、台灣數位光訊(台數科)及年代董事長練台生系統等42系統送空頻,僅22家有送替補頻道,中嘉申請寰宇新聞台、大豐電(含TBC)打算以CNN替代,在嘉義縣經營的世新、國聲則規劃以報導歐洲新聞為主的FRANCE 24替代。

  • 法官也漠視新聞自由

    法官也漠視新聞自由

     毫不意外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了中天新聞台對NCC不予換照的假處分聲請案。法院合議庭駁回聲請的理由有三點。 \n 第一,指中天聲請的是「暫時准予換照」,至於中天主張NCC原處分各項程序上或實體上有違法爭議,這部分需要時間透過行政訴訟來認定,法院一時之間,「暫時」無法判定NCC的處分是否有違誤。 \n 第二,依《衛星廣播電視法》規定,原執照有效期限為6年,中天新聞台於期限屆滿前申請換照,如未經NCC准許,即無法繼續經營衛星頻道事業。中天當可預見這項可能。遊戲規則如此,下場前理應自行考慮清楚。 \n 第三,考量新聞媒體屬於全體國民的公共資源,即社會公器,其使用及發展應受國家政策與主管機關依法監督。行政法院若是不駁回中天的聲請,中天將藉由假處分程序,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督管理的規範,並影響NCC有效管理秩序的權能。 \n 第一、二點理由,不脫在「惡法亦法」的死胡同裡繞圈子。一方面,巧妙又狡猾地轉移了問題焦點,一方面就將責任推給了中天的經營者。至於第三點理由,恰恰證明了法院嚴重誤解了大眾傳播媒體、新聞自由對民主政治的重要性。 \n 廣電新聞媒體除了無線廣播電視媒體所占用的無線頻譜是公共資源外,衛星廣播電視和有線廣播電視都與公共資源無關。衛星與有線廣播電視媒體,無論衛星、傳輸網絡、設備、器材等營業器材以及內容,都是民間企業投資經營的,如何算是公共資源?打著公共資源的旗號,箝制廣電媒體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與法西斯政權與共黨政權的說理,又有何不同? \n 法院合議庭對於「公器」兩字也有嚴重的誤解。公器不等於公共資源,更不等於國家工具。傳播媒體作為社會公器,是指媒體必須堅守「不黨、不私、不賣、不盲」的四不原則,而不是指媒體必須為執政黨、特定政府官員、政府機關服務,更不是指主管機關擁有政治上正當性,來監控廣電媒體的言論方向與存活。 \n 媒體是民主政治裡不可或缺的第四權,所謂第四權係由憲法保障言論、出版、講學等自由所衍生出來的。第四權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外的白血球,代表行政權的國家機器若是能隨意吞噬白血球,哪裡還有健康的民主政治呢?也因此,全世界民主國家,斷無設立一行政機關來監管媒體的前例。行政法院合議庭無視於此,卻錯誤地援引公共資源,將社會公器比擬做共產國家的黨媒了! \n 合議庭最大的矛盾便是,一方面揮著公共資源與公器的大纛,一方面卻說,「頻道是由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及衛星頻道事業或代理商,經過商業機制形成,屬於「私法上法律關係」,並非「公法上法律關係」的爭執,且NCC無從主動介入。 \n 既然行政法院認定「新聞媒體屬於全體國民的公共資源」,駁回中天的聲請是為了避免中天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督管理」,那麼,何以NCC理直氣壯地不准中天換照,卻可以主動介入後續的移頻爭執? \n 民主政治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一向是由法院的判例來擴充;專制政權對言論及新聞的箝制,一向是由掌權者決定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中天假處分聲請,失去了為台灣擴充言論及新聞自由的大好機會,也象徵著我們又向專制政權跨進了一大步。 \n 關鍵問題是,這一大步,是源於法官們對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以及廣電媒體產業的錯誤認知,還是發自他們內心深處的寒蟬效應?(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葉慶元》中天關台 損害難回復

    葉慶元》中天關台 損害難回復

    今年11月25日,NCC一如外界預料,否准中天新聞台此一衛星廣播電視頻道的換照申請,引發了學界侵害新聞自由、廣電自由的諸多批評。原本大家預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或許可能挺身而出,准許中天假處分之聲請,准許在中天新聞台在本案爭訟期間得暫時繼續經營。不料,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日竟然駁回了中天新聞台的假處分聲請,可說跌破了不少法律以及傳媒學者專家的眼鏡。 \n \n北高行駁回中天聲請的理由有四,其中最受爭議的,應該是指稱「原處分並未對聲請人造成重大損害或急迫危險」。中天新聞台是一個衛星廣播電視台,並不是無線廣播電視台,所以並不像無線廣播電視一樣,具有頻譜稀少性的問題;正因如此,中天對於6年換照的合理正當期待,就會高過無線廣播電視台。詳言之,政府透過執照制度管制平面或電子媒體,屬於「事前審查制度」,原則上應屬違憲而無效。但由於無線電視的頻譜有限,且電波間會互相干擾,所以才例外允許政府設置執照審查制度對於無線廣播電視執照之核發與換發予以把關,但也嚴格限制政府不得於換照時干預媒體的內容與經營,以免干涉新聞自由與廣電自由。相對於無線廣電媒體,平面媒體在《出版法》廢除之後,即不再有執照制度的干涉,即為適例。 \n \n以本案來說,中天新聞台既然是衛星廣播電視頻道,依據現代的衛星傳播技術,足可容納超過一千個頻道,所以政府原本即沒有執照管制的正當性,故中天自可合理期待6年執照屆滿時,政府應准許換照。故北高行假處分裁定中所謂「本件聲請若予准許,形同聲請人藉由假處分程序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理之規範,除將使衛星廣播電視法所定6年定期換照之制度設計形同具文,並影響相對人有效管理秩序之權能」,顯然是將衛星廣播電視與無線廣播電視的管制密度等同觀之,顯然違法不當。而且,依此理由,不啻認為NCC可以恣意否准媒體的換照,媒體均不得聲請假處分,此豈不使法院成為NCC的橡皮圖章? \n \n進而言之,NCC否准中天新聞台換照的處分既然還在爭訟中,未來即有中天勝訴的可能性。但是中天新聞台之執照一旦被終止,中天新聞台的播送將立即隨之終止,其所有之製作團隊、員工,將立即面臨被裁員的命運,且目前使用中的有線電視頻道也將由其他衛星廣播電視所取代,中天新聞台多年來培養的觀眾更將隨之流失。就算兩、三年後中天勝訴,這些流失的團隊、觀眾,都將無法回復,中天新聞台更勢必必須進入清算、解散程序,此如何能謂中天並無「難以回復之損害」? \n \n以婦聯會案的先例觀之,最高行政法院即站在捍衛人民結社自由的意旨,認為婦聯會之會員「透過結社而溝通理念,凝聚群體能量,經由公共參與經濟、社會及政治事務,而發揚其價值之可能,將因原處分之執行而無從實現,相對人日後縱使獲得本案勝訴判決,也顯然無可回復因時間經過所流失之群眾能量,以及匯聚理念而成為公共政策之契機。」同理可證,中天新聞台一旦被關台,「也顯然無可回復因時間經過所流失之群眾能量,以及匯聚理念而成為公共政策之契機」,焉能謂「無難以回復之損害」? \n \n中天新聞台的執照期間即將屆滿,最高行政法院是否願意挺身而出,在最後關頭自為裁定,准許中天新聞台假處分之聲請,在本案訴訟結束前,維持中天新聞台衛星廣播電視執照之效力,以捍衛憲法保障之新聞自由及廣電自由,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n(作者為中華民國憲法學會副秘書長)

  • 中天假處分遭駁回 翁曉玲:法官不太瞭解媒體實務

    中天假處分遭駁回 翁曉玲:法官不太瞭解媒體實務

    「覺得很無力,也對司法感到沮喪!」前NCC委員、新竹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兼主任翁曉玲,之前對於中天換照案寫了很多評論投書媒體,她7日受訪表示,對於法官駁回假處分感到無奈,但也指出兩點認為法官「對新聞媒體的實務狀況並不是很了解」。 \n翁曉玲說,她不清楚中天律師如何提假處分書狀,但從7日台北高等法院新聞稿評斷, 中天律師申請假處分的理由可能還不夠具體,因為申請假處分通過率大概一半一半,法律上會以較高標準審理,除非提出的理由非常強大、可以證明的確有急切重大損害,否則獲得假處分並不是那麼容易。 \n但翁曉玲也認為法官對新聞媒體實務不是很了解。以駁回理由第二點來說,法官認為當事人還有中天綜合台、中天娛樂台等其他頻道執照可以繼續營利,「我想法官可能是把中天公司當作一家店面,今天只是某樣貨品下架,業者還是有另外兩樣東西可以賣!」因此原處分並未「對聲請人造成重大損害或急迫危險」,也未損害嚴重商譽或收益。 \n但是這表示法官不了解電視台每個頻道都不一樣,都有獨立的規劃。即使中天有其他頻道,但是現行法規要求每個頻道單獨提出營運計畫書,因此不可能把中天新聞台的節目硬塞在中天娛樂台或中天綜合台。她表示,媒體的經營實務是:每個頻道都有自己的員工、設備、節目內容及製播方式,因此法官應該把中天3個台當成3種完全不同類型的商店,「法官似乎沒有把『頻道屬性的不同』當成很重要的事情來看。」 \n另外一點是「6年期滿」的議題。翁曉玲說,固然現在衛星頻道執照有6年效期,但是法官也不是很了解現在《衛星廣播電視法》的做法。如果要讓當事人真的警覺6年後可能拿不到執照,其實NCC有很多預警處罰工具,例如把頻道中的某個節目停播,或是該頻道縮短播放時間,甚至最重停播3到90天,以一個電視新聞來說,停播一個禮拜就受不了了。如果電視台真的有經歷過各個不同階段的裁罰還屢次不改,那它就會清楚最後有可能不換照。 \n但現在中天新聞台從頭到尾接受到的處罰就是罰鍰,且很多罰鍰訴訟案還在進行 且,之前也有案例是訴訟被撤銷。有鑑於此,當事人也就是電視台很難預見最後執照真的被撤銷。這也就是翁曉玲一直認為NCC的處分已經「違背比例原則」,因為NCC有好幾種手段工具,這是現在廣播電視法都有的,但NCC都沒有做,「這就是不教而殺!」也就是平時不透過教育來防範罪行,遇有犯錯立即加以處罰或判死刑。這是很奇怪的事情。 \n翁曉玲說,她不清楚中天的律師有沒有把上述事情很具體地表述,但她認為律師的攻防理由一定要用很多非常非常具體的證據去證明有假處分的必要,而不該主攻新聞自由,至少不要放在第一位。主要是新聞自由太抽象,屬於不確定的法律概念,新聞自由到底損害到甚麼程度,法官如果不是很了解,也不會認為這個言論多元時代少一個聲音、少一個頻道會怎樣;法官很可能因此認為中天不見得會勝訴,因此駁回假處分。

  • 搶攻52台 華視坦言為創造利潤

    搶攻52台 華視坦言為創造利潤

     公視與華視共組「公廣新聞台規畫小組」,以華視新聞資訊台為基礎,聯合公視製作內容,爭取入駐52台,昨開記者會搶占聲量。但公視預算有上限,公視董事、政大教授鄭自隆日前也投書媒體,指華視連年虧損,並無力擴增新聞部人手。如何有足夠資本經營完整新聞台,備受質疑。 \n 上架機制不健全 \n 台藝大廣播電視學系教授賴祥蔚表示,52台屬於商業電視台,本應按照市場機制營運,但現在做法不明確,52台新主人到底是由NCC直接指定,還是有其他方式都還沒有答案,反映的是上架機制不健全。 \n 他指出,現在已有系統台向NCC提出52台頻道申請,申請方式卻很奇怪,如果到了12日仍沒有結果,電視台出現黑頻,「這是很怪的作法,百貨公司專櫃,不會空著不給任何人做生意。」 \n 由於公廣集團政府背後就是政府力量,有與民爭利之虞,賴祥蔚則強調,現在最麻煩的是上架的遊戲規則,到底是商業還是官方決定,目前都沒有說清楚,但當前看來好像還是官員說了算,呼籲NCC說明清楚。 \n 法律程序還在走 \n 曾擔任新聞局副局長的世新大學廣電系教授洪瓊娟則說,52台是衛星台,頻道經營由廣告支撐,而新聞頻道都靠長時間累積品牌口碑,華視有意進駐,還是得靠自己,她認為如果公廣集團要入主商業新聞台的52頻道,勢必得大量招聘員工,「要先有準備,新聞台一開始都是燒錢的」。 \n 洪瓊娟強調,中天新聞台申請假處分,法律程序沒有走完,各家系統台也不敢馬上更換頻道業者,還是得就法律程序來走。 \n 新聞區塊收益好 \n 面對外界質疑華視虧損嚴重,華視總經理莊豐嘉昨坦言確有虧損,但指是因華視在有線系統下被邊緣化,不可能有好的收入,如能打進新聞區塊,相信收益會比較好,不然不會那麼多台爭取,希望能創造更多利潤,並發揮影響力。 \n 莊豐嘉表示,開記者會便是為破除外界疑慮,在商言商,並不是說必然要進駐,不管是誰呼籲或誰建議,公廣集團只是爭取媒體其中之一,他說如果只有別台可以進去,公廣不能進去,「那這樣好像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 陳朝平》廣電三法違憲 撤照違法

    陳朝平》廣電三法違憲 撤照違法

    通傳會否決中天新聞換照一案,嚴重戕害言論自由,唯傳播學界及法學界仍多「變色龍」,紛紛撰文發聲為NCC護航辯解。變色龍們辯護的主流主張認為,根據《衛星廣播電視法》的相關規定,新聞台並非萬年執照,定期換照乃依法行政,NCC的決策,有理,且無關新聞媒體的言論自由。 \n \n此說詭辯矣!最大的盲點和誤謬在於:同屬新聞媒體,報紙雜誌等紙媒體,並無換照之規定,何以廣電媒體卻須定期換照?紙媒體能享有100%的言論自由,廣電媒體卻只能享有執政黨和政府允許的言論自由?廣電媒體的所有權人不同,享有的言論自由也有差異?不同的媒體,享有不同尺度和標準的言論自由,難道台灣媒體的言論自由,也是「一國兩制」甚至「一國多制」? \n \n廣電媒體定期審議換照,源自廣電三法及其相關規定,但是,廣電三法有沒有違憲的問題呢?《中華民國憲法》第7條載明:「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第11條則說「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 \n \n換言之,中華民國國民,無論其宗教信仰、種族、黨派、也無論其是否在媒體工作,也不論其在廣電媒體還是紙媒體工作,所享有的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法律上所享有的權益,就應當一律平等,怎麼會因為在廣電媒體工作,他們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就受到了特定年限的限縮? \n \n不僅如此,廣電三法還將廣電新聞業者的董監事資格、總經理資格履歷、股東背景、經營成效、製作內容、排頻、區塊甚至頻道價格、月費等等,鉅細靡遺地加以管控箝制。這樣的管控箝制,未見於紙媒體,也沒有實施於新興的網媒、通訊傳媒如LineTV,AppleTV以及OTT平台。廣電三法對廣電業者的箝制與管控,違背了憲法人人平等的精神,限縮了廣電業者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的自由,是嚴重的職業歧視。 \n \n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NCC遂行換照審議時,大量參考了所謂觀眾的檢舉內容和數量,這樣的作法,等同於煽動不同意見的族群霸凌另一群人,並某種程度地限縮了他人的言論自由。這不僅有違人人平等的原則,且將陷社會於相互對抗、相互敵視的危機之中。 \n \n簡單說,廣電三法與其相關行政命令所構成的「法網」,徹頭徹尾是一套違憲的法規。那麼,NCC根據違憲的法規,對中天換照做出的裁決,以及對其他廣電媒體所做的任何裁罰,還有正當性嗎? \n \n當然,為NCC辯護的變色龍們,定然會用兩點理由來駁斥廣電三法違憲的論點。一是廣電頻道是公共資源,不容濫用。二是廣電三法未修訂前,惡法亦法,依法行政有其正當性。 \n \n無線頻譜確屬公共資源,根據憲法的平等原則,屬於公共資源的無線頻譜應該公開競價拍賣,以求機會均等。包括中天新聞在內的衛星頻道及有線廣播電視頻道和系統,純屬商業頻道,與公共資源毫無關係,其經營管理早應全面自由化,讓市場機制和觀眾的遙控器來決定各個頻道的存活與轉型。 \n \n然而,廣電三法和NCC目前的政策行為,既不敢捋無線頻道既得利益的虎鬚,也無能開放衛星頻道和有線電視系統的市場競爭。如今,NCC否決了中天換照申請,主委護駕公廣集團進駐,非但搞不定其他頻道代理集團,又鬧出總統府在後授意的「腥聞」,足見在嚴管的廣電產業裡,只有利益之爭,沒有言論的自由。 \n \n其次,如主張「惡法亦法」有理,那麼,動員戡亂時期的戒嚴法系,不也是惡法亦法嗎?何以事隔幾十年,民進黨要推動所謂的轉型正義呢?說穿了,NCC撤了中天的照,變色龍們拍手叫好,只因為他們根本不在乎所謂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他們將中天換照一案視為「敵我鬥爭」,既然是敵我鬥爭,當然不會將言論自由授予敵人了。 \n \n惡法非法,廣電三法是台灣解嚴後的黨國威權主義的餘孽,違憲的廣電三法至今猶存,一是行政機關的便宜行事,一是立法機關的怠惰無能,一是廣電業者的噤若寒蟬。唯有廢了廣電三法,才能證明中華民國有別於中國大陸,是個遵行憲法,捍衛言論自由的國家。 \n(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曾任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

  • 無國界記者組織錯了

    無國界記者組織錯了

     中天新聞台換照案被NCC駁回後,反對該決策者有之,贊成者亦有之,無論如何,這是一個可以理性討論的議題,只要講得出道理,自當尊重。遺憾的是,若干論述已偏離事實,有釐清的必要。而最常見的謬誤便是衛星電視台是公共財、稀有資源。 \n 例如前行政院發言人指新聞頻譜是全民公共財,故換照與新聞自由無關;自稱旅美教授者也說廣播頻道是公共財,其分配與使用必須符合公共利益,所以中天撤照是國安問題,無關言論自由。甚至某公視董事也說中天留下的52頻道是一個珍貴的公共資源,任何只要能夠製播高度公共性的電視新聞台都值得去競爭。 \n 事實上,現在的衛星電視和有線電視頻道,其「上天下地」(即節目訊號收發與同軸纜線鋪設)的相關成本均由業者負擔,並未使用一般無線電視台的電波頻譜,而收視戶還得每月付費訂閱,怎會是公共財(public goods)?依照經濟學教科書的分類,這叫集團財貨(club goods,或譯為俱樂部財),只是具有公共性而已。 \n 至於頻道位置則是人為的畫分,是有線電視系統業者針對頻道上架,在考量錢脈、人脈與政治妥協下的商業談判結果,與公共財亦無涉。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在決定何台上頻或移頻後,再向NCC核備,如此而已。所以絕非NCC說了算,因此NCC主委公然幫公廣集團「拉票」,希望由其進駐52頻道之舉,就讓人困惑了。 \n 這樣的錯誤,即便筆者素來敬仰,常引用其「新聞自由指數」為課堂教材的「無國界記者組織」也無法避免。該組織針對中天案發出的聲明稿提及「由於衛星廣播頻譜是有限資源,當政府發放頻譜執照時,會提出相關附帶要求…」,首先,在數位化之後,所謂廣播頻譜是稀有資源之說已漸難成立。先不說有線電視動輒數百個頻道,訂戶早就各取所需。衛星電視方面,除少數境外頻道仍以通訊衛星來中繼訊號外,多數的本土頻道其實已改用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光纖等專線來後送訊號給系統業者,根本與頻譜無關,也沒有稀缺性,只是還掛上衛星電視台之名而已。此外,中天新聞台先前從NCC取得的叫衛星電視執照,並無頻譜執照一詞,亦有正名之必要。 \n 就台灣當前的傳播產業發展來看,通常是民眾需求走在業者行動之前,業者行動走在政府規管之前,而政府規管又走在法條制定之前。進入數位時代之後,過往的類比時代思維已不適合,例如「公共利益」、「社會公器」、「黨政軍退出媒體」這些學說都有重新檢視的必要。畢竟不同的思維就會帶來不同的結果,這值得產官學民共同來思考。 \n (作者為文化大學新媒體與傳播研究中心主任)

  • 莊伯仲》無國界記者組織錯了

    莊伯仲》無國界記者組織錯了

    中天新聞台換照案被NCC駁回後,反對該決策者有之,贊成者亦有之,無論如何,這是一個可以理性討論的議題,只要講得出道理,自當尊重。遺憾的是,若干論述已偏離事實,有釐清的必要。而最常見的謬誤便是衛星電視台是公共財、稀有資源。 \n 例如前行政院發言人指新聞頻譜是全民公共財,故換照與新聞自由無關;自稱旅美教授者也說廣播頻道是公共財,其分配與使用必須符合公共利益,所以中天撤照是國安問題,無關言論自由。甚至某公視董事也說中天留下的52頻道是一個珍貴的公共資源,任何只要能夠製播高度公共性的電視新聞台都值得去競爭。 \n 事實上,現在的衛星電視和有線電視頻道,其「上天下地」(即節目訊號收發與同軸纜線鋪設)的相關成本均由業者負擔,並未使用一般無線電視台的電波頻譜,而收視戶還得每月付費訂閱,怎會是公共財(public goods)?依照經濟學教科書的分類,這叫集團財貨(club goods,或譯為俱樂部財),只是具有公共性而已。 \n 至於頻道位置則是人為的畫分,是有線電視系統業者針對頻道上架,在考量錢脈、人脈與政治妥協下的商業談判結果,與公共財亦無涉。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在決定何台上頻或移頻後,再向NCC核備,如此而已。所以絕非NCC說了算,因此NCC主委公然幫公廣集團「拉票」,希望由其進駐52頻道之舉,就讓人困惑了。 \n 這樣的錯誤,即便筆者素來敬仰,常引用其「新聞自由指數」為課堂教材的「無國界記者組織」也無法避免。該組織針對中天案發出的聲明稿提及「由於衛星廣播頻譜是有限資源,當政府發放頻譜執照時,會提出相關附帶要求…」,首先,在數位化之後,所謂廣播頻譜是稀有資源之說已漸難成立。先不說有線電視動輒數百個頻道,訂戶早就各取所需。衛星電視方面,除少數境外頻道仍以通訊衛星來中繼訊號外,多數的本土頻道其實已改用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光纖等專線來後送訊號給系統業者,根本與頻譜無關,也沒有稀缺性,只是還掛上衛星電視台之名而已。此外,中天新聞台先前從NCC取得的叫衛星電視執照,並無頻譜執照一詞,亦有正名之必要。 \n 就台灣當前的傳播產業發展來看,通常是民眾需求走在業者行動之前,業者行動走在政府規管之前,而政府規管又走在法條制定之前。進入數位時代之後,過往的類比時代思維已不適合,例如「公共利益」、「社會公器」、「黨政軍退出媒體」這些學說都有重新檢視的必要。畢竟不同的思維就會帶來不同的結果,這值得產官學民共同來思考。 \n \n \n(作者為文化大學新媒體與傳播研究中心主任)

  • 有線非公共財 學者酸政院搞錯

    有線非公共財 學者酸政院搞錯

     NCC拒中天換照惹議,文大新媒體與傳播研究中心主任莊伯仲在卓越雜誌撰文指出,政院發言人指有線新聞頻譜是全民公共財,一開口就搞錯,現在衛星和有線頻道「上天下地」(發送訊號、鋪設纜線)成本均由業者負擔,未使用無線電波頻譜,收視戶亦須每月付費訂閱,怎會是公共財? \n 莊伯仲說,行政院發言人指新聞頻譜是全民公共財,故換照無關新聞自由;旅美教授也說廣播頻道是公共財,分配使用須符公共利益,所以中天撤照是國安問題無關言論自由,均屬謬誤。依教科書分類,這屬集團財貨(club goods),頂多具公共性質。至於頻道所在是人為畫分,商業談判結果,與公共財無涉。 \n 回到跟中天也有關的反媒體壟斷,莊伯仲認為,不論2011年旺中併購中嘉案,或2012年台灣壹傳媒賣盤案,須指明「壟斷有其嚴謹定義,不宜濫用。」簡言之,「壟斷」是指經營者具「市場支配地位」。以中嘉、壹傳媒併購案為例,即便完成交易,旺中版圖雖擴大,但離「壟斷」仍有大段距離。運動主其事者或許清楚,但為讓抗爭更聳動、吸引更多民眾關注,因此以壟斷名之。 \n 莊伯仲指出,當年反對者另一論點,擔心旺中一旦買下中嘉有線系統,可能對非自家集團其他頻道上下架造成不良影響。不過這叫不公平競爭,不是壟斷。 \n 至於一個財團是否可擁二個電視頻道,莊說,無線電視因使用頻譜,屬稀缺公共財,要受最嚴格規管;但有線電視,除法無不可外,目前透過壓縮數位訊號傳輸,一條纜線即能承載數百頻道,非稀有財,且各擁視族群。因此各台營運能扮好同溫層角色,滿足主要收視對象,就算符合公共利益。 \n 更重要是,匯流時代什麼才是媒體?以華人第一網紅李子柒為例,她在YouTube有1320萬位訂戶,超過世界第一的CNN整整200萬人次。因此年輕人不訂閱,年長者又退場剪線,有線電視已面臨窘境,活下去才是值得關切的議題。

  • 適法性有瑕疵 中天將提異議

    適法性有瑕疵 中天將提異議

     中天新聞台換照審查在即,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公布「衛星頻道節目供應事業一般頻道換照審查評分表」,卻因評分細項與配分與既有法條牴觸,適法性有瑕疵,加上擅自提高特定項目配分,更形同量身訂做、惡意構陷,中天將提出異議,並要求此項評分標準不得適用於換照審查。 \n 現行廣播電視換照,主要是依據「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及境外衛星廣播電視事業換照審查辦法」,分兩部分。第一是指過去表現,共40分;第二是指未來規劃,共60分,兩個部分得分相加,達到60分才合格,低於60分就不合格,應不予換照。 \n 就目前法令,未來的60分準用「衛星廣播電視事業及境外衛星廣播電視事業申設審查辦法」,該辦法明確規範評分項目及基準,分別為頻道定位與內容規劃40分、內部控管機制與內容編審制度20分、財務規劃與收費基準20分、公司組織與人員訓練10分、客服部門編制與意見處理10分,比例為「4:2:2:1:1」。 \n 適法性之所以出現明顯瑕疵,在於NCC最新公布的評分表中,不僅評分項目跟申設審查辦法中的用字不同,連占比都有調整,五項評分分別為「25分、15分、10分、5分、5分」,換算比例為「5:3:2:1:1」,明顯違反《衛星廣播電視法》授權NCC制定的的法規命令。 \n 除未來的60分與現行法規不同,說好的評分占比說變就變外,過去的40分也應適用「申設審查辦法」比例,但同樣也出現前後矛盾,甚至被大幅修改。其中「內部控管機制及自律組織運作之執行情形」按比例僅有8分,但新出爐的評分表卻提高到20分,不僅不合常理,更顯然是為中天新聞量身訂做,屬於違法行為。 \n 面對評分表的適法性爭議,加上修改配分後明顯不利中天,中天將提出異議,認為這不只違背相關辦法及行政慣例,且缺乏差別對待的正當理由;若NCC過往評鑑分數各項比例,與新公布的評分表相同,就應立刻公布中天及各家新聞台的評鑑分數,以昭公信。 \n 至於針對NCC聲稱該評分表行之有年,中天也已發出聲明,質疑NCC恐涉公然說謊,一句行之有年,礙難取信大眾。NCC昨晚發出新聞稿強調,審查項目內容列出各細項配分,實質上是拘束評分委員,使審查程序更加嚴謹,也說這是行政機關自我約束的表現,並且適用於所有衛廣事業一般頻道之換照審查。

  • 為中天量身訂做 擅自提高特定項目評鑑配分 中天促NCC勿創下違法惡例

    為中天量身訂做 擅自提高特定項目評鑑配分 中天促NCC勿創下違法惡例

     中天新聞台換照審查在即,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昨日通過訂定「衛星頻道節目供應事業一般頻道換照審查評分表」,作為審議換照案件的評分依據,不過時間點巧合,加上擅自提高特定項目的配分,不只違背過往慣例,更屬違法之無效行為,引爆是為中天新聞台量身訂做的爭議。 \n 內控與自律占比5成 違背往例 \n 中天新聞昨晚發表聲明指出,NCC更改審照評分細項標準,製造不公平審換照條件,中天新聞強烈呼籲NCC勿違法濫權開惡例,陷蔡政府於不義。依據中央法規標準法第18條,換照程序進行中才公布評分標準,不利中天,不能適用於中天新聞此次換照,NCC臨時改變審換照評分標準,試圖改變審照制度的公平規則,仍盼NCC勿違反法令,創下台灣監理機關違法的惡例。 \n 在這份剛出爐的評分表中,代表頻道未來規劃的「申請書及換照營運計畫」共60分,其中市場定位與頻道規劃占25分最多,其次是內部控管機制及內容編審制度占15分;代表過去表現的「營運執行報告、評鑑結果及評鑑後改正情形」共40分,其中以內部控管機制與自律組織運作之執行情形占20分最多。 \n 由於正值中天新聞台申請換照之際,外界不免將兩者聯想在一起。NCC發言人翁柏宗解釋,從2016年廣電三法修法以來,就是用這樣的評分標準審查換照,只是依照《行政程序法》將該評分表格法制化,並無針對個案。 \n 不過,這份評分表忙中有錯,除將依據法源第11條第1款、第2款誤植為「項」,遭譏程度不如法律系一年級新生,更出現法令前後矛盾、評分比重不一的適法性爭議,尤其擅自提高「內部控管機制與自律組織運作執行情形」配分,更遭質疑對準中天而來。 \n 內容誤植 還有法令前後矛盾 \n 根據NCC發布的「換照審查辦法」第11條第3項規定,針對未來營運的評分項目有五,分別為頻道定位與內容規劃、內部控管機制與內容編審制度、財務規劃與收費基準、公司組織與人員訓練、客服部門編制與意見處理,占比為「4:2:2:1:1」。 \n 然而在評分表裡,不僅評分項目的文字表達與換照審查辦法及申設審查辦法不同,分數占比也調整為「5:3:2:1:1」,明顯違背「換照審查辦法」準用「申設審查辦法」規定,已屬違背法令行為,等於無效。 \n 法界認為 審查項目不利中天 \n 最具爭議的是,針對過往表現,評鑑分數比例依照申設審查辦法應為「4:2:2:1:1」,但在評分表中卻調整為「2:5:1:1:1」,最突出的「內部控管機制與自律組織運作之執行情形」,單項拉高至20分、比重達50%,不只違背過往慣例,針對性更不言可喻。 \n 法界人士認為,依據《中央法規標準法》第18條,法規修改時適用原則為「從新從優」,NCC處理中天換照許可案程序中,雖於修訂換照審查評分表各細項的評分基準,但審查項目並未變更,且顯然不利於中天,這項評分基準對於中天新聞自無適用之餘地。

  • 衛星頻道非公共財 換照應寬鬆

    衛星頻道非公共財 換照應寬鬆

     行政院多次強調新聞頻譜是全民公共財,非一旦取得就可以不受法律限制、終身世襲。政大法律學系副教授劉定基昨指出,「衛星頻道」不同於「無線廣播電視」,沒有使用稀少無線電波頻譜問題,自然無公益受託人角色,換照審查應採「寬鬆標準」。 \n 他表示,NCC換照涉及言論自由或新聞自由保障, 因《衛星廣播電視法》的許可制度本身,就涉及憲法言論自由保障,但要注意衛星頻道不是台視、中視、華視及民視等無線電視台,沒有使用「稀少無線電波頻譜」問題,就沒有公益受託人的角色,NCC顯然沒有注意到。 \n 劉定基表示,審查違規紀錄,不是採取NCC或大眾喜不喜歡這頻道的標準,也不是選業界「模範生」,「寬鬆標準」是只要達到基本營運要求,就應達到換照標準。 \n 對於NCC日前舉行聽證會,劉定基肯定透過公開透明程序聽證,但提醒聽證要符合正當程序要求,上次聽證會有瑕疵,包括沒有事先提供鑑定人意見,未給予當事人向鑑定人發問、辯論的機會等。 \n 他並質疑在數位匯流時代有很多問題有待NCC處理,但NCC卻積極扮演「傳播學院老師」的角色,如新聞畫面要不要「馬賽克」、巴掌聲音可不可以出來等,把有限的時間都用在內容管制,反而沒有把業者要申請新聞台設置、換照應抱持何標準、政策講清楚。 \n 他表示,NCC關注媒體內部組織事項,無非是要維持媒體內部的新聞從業人員專業、自主,希望媒體負責人不要干預,但要求設立「獨立審查人」,其實與NCC追求的目標也可能有衝突,難道這沒有干預內部新聞自由的問題嗎?如何處理潛在矛盾,NCC至今未提出合理說明。

  • 媒體與政治的關係不是數學

    媒體與政治的關係不是數學

     為了避免電視新聞「偏食」而致候選人報導的比重不一,甚至違反《選罷法》規定,NCC均以委外統計各新聞台播送選舉新聞的情形來判定,而最常用的測量指標便是秒數。以今年1月總統大選時的統計為例,年代報導特定候選人最多,達41326秒,接下來依序是壹電視40076秒、東森38701秒、中天37691秒,以及寰宇二台37456秒。不過筆者必須指出,這種「秤斤注兩」看似客觀的量化比較,其實並不適合套用在電視新聞實務上。 \n 筆者現為某電視台自律諮詢委員會成員,為符合「社會公器」期許,該台戒慎恐懼地制定「公平原則」,要求每位候選人在選舉新聞出現的總秒數都一樣。以今年大選為例,就是蔡英文、韓國瑜、宋楚瑜須各占1/3。不過選將終究有大咖、小咖之分,若硬要露出秒數相同,那只是假公平罷了。更何況秒數多寡並不能代表什麼,重點仍在於報導內容(正面、中立、負面)。一台秒數多但持平,另一台秒數少卻褒(或貶)得厲害,何者較有影響力? \n 以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電視新聞監看數據為例,連勝文總秒數雖多於柯文哲,但負面報導比率高出不少,因此報愈多,就愈黑。可惜NCC觀測報告並未進一步分析各台新聞內容,能解釋的就很有限。 \n 此外,有些候選人就是容易獲得媒體青睞,可歸諸於文宣策略得法,例如善於包裝個人特質(特戰型男吳怡農、人氣美女賴品妤)、造勢活動富有創意(鐵門夾手陳玉珍、素人歌喉高佳瑜)等,新聞價值自然提高。如果一味強求平等露出,豈不是變相懲罰具先天條件或有後天點子的候選人? \n 最後,回到所謂的「公共利益」。這個公共概念,在數位時代並非「泛泛大眾」(mass),而是「特定分眾」(demass)。public本來就有區隔概念,因此英粉、韓粉、柯粉,甚至其他粉,只要達到一定規模即可視為公眾,他們總有權收視自己喜歡的新聞內容吧?這也是「媒體近用權」的一種實踐,豈可剝奪。 \n 在當年類比訊號時代,台視、中視、華視這些無線電視頻道確實是大眾媒體沒錯,必須照顧在台灣的每一位觀眾。但現在的衛星、有線電視頻道,其訊號發送與纜線鋪設的相關成本均由業者負擔,並未使用無線電波頻譜,而收視戶亦須付費訂閱,依照經濟學教科書的分類屬於「集團財貨」(club goods,或譯為俱樂部財),雖有部分公共性質,但絕非公共財(public goods)。 \n 況且現在的數位頻道選擇已多達數百個頻道,各擁收視族群,因此新聞台能夠扮演好同溫層,讓閱聽人相聚取暖,就算符合公共利益了,自無「天下為公」之必要。 \n 準此,NCC如硬要指導三立多播韓國瑜新聞、中天強化蔡英文報導,豈非折磨各自的英粉和韓粉?場域就算轉移到平面媒體也一樣,大家會希望看到《自由時報》刊登力挺「九二共識」的社論,或是《中國時報》出現聲援「一邊一國」的投書嗎?如果真有,豈非給讀者難堪,也讓報社下不了台。 \n 日前中天新聞台換照案進行聽證會,有某鑑定人指責韓國瑜報導占了該台去年3月政治新聞秒數的88%,這比率當然偏高。該台為了滿足韓粉,自須承擔「韓天台」的揶揄;如此作法是否允當,自可受公評。不過,他台對韓國瑜的報導如果秒數沒那麼多,但全是「黑韓」的,那表現就算良好嗎?其實一樣可議! \n 媒體與政治的關係向來不是用數學計算的!公廣集團屬於全民,公視、華視等頻道當然要以最高標準的「公共性」來檢驗,這沒得商量。但NCC如果仍以類比時代的思維來規管數位時代的民營廣電事業,這種家父長的角色自然辛苦,也不討喜。制式的新聞秒數比較只是「齊頭式平等」,理應揚棄;該追求的反而是「立足點平等」。 \n 也就是回歸新聞價值,只要成為民調領先群的主要候選人,在各台的新聞就有露出機會,基本上能做到「對手有、我也有」,不用擔心被封殺或被抹黑,但也不強求秒數一致,這就夠了。 \n 至於其他的,就放手交給掌握遙控器的觀眾吧!(作者為文化大學新媒體與傳播研究中心主任)

  • 美對台保留 高階軍用GPS落空

    美對台保留 高階軍用GPS落空

     美國國務院於10月底批准對台多項軍售。前空軍飛官于皓瑋受訪時表示,台灣此次幫美國清倉了技術較次級的魚叉飛彈,後續MQ-9B「海上衛士」無人機對台軍售預計也將過關。但台灣期待美國開放高階GPS軍用頻道的目標,卻可能難以達到。 \n 于皓瑋表示,美國與印度於近日簽署了《地理空間基本交流與合作協議》,該協議可能開放高階GPS軍用頻道給印度,協助印度增加巡弋飛彈、彈道飛彈及無人機等武器的精準度。而台灣此次向美國買了許多武器,卻難獲得與印度同等之待遇,美國最多可能開放一些較為次級的GPS軍用頻道給台灣。 \n 于皓瑋說,台灣自製的「騰雲」無人機,受限於衛星導引及地形影響,控制距離大約只能在250浬左右。但其實「騰雲」與美制MQ-9「死神」無人機的引擎其實是相同的,理論上只要具備衛星導引能力,就能如同「死神」一樣擁有近一萬公里的作戰能力。 \n 于皓瑋表示,美國後續不太可能對台灣開放高階GPS軍用頻道,因為這將打擊美國軍售市場。這就如同當初台灣自製經國號戰機(IDF)成功後,準備大量生產時,美國即售台F-16一樣,美國現在售台MQ-9B「海上衛士」其實是在限制「騰雲」的發展。 \n 于皓瑋認為,美國要讓台灣使用「海上衛士」,GPS軍用頻道雖可能對台進一步開放,但限制肯定很大。且其所獲得的情報也可能不會對台全面共享,就如同以前U-2偵察機所得情報都直送美國,及樂山雷達所獲情報都由美軍顧問篩選後,才與台灣共享一般。 \n 于皓瑋也指出,要注意的是,大陸若使用千船戰術,在漁船團上放置干擾絲發射箱,魚叉飛彈就容易被誘導走。而魚叉飛彈需要命中2至3枚,方能擊沉一艘軍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