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衣索比亞的搜尋結果,共148

  • 衣索比亞航空貨機上海浦東機場起火 無人傷亡

    衣索比亞航空貨機上海浦東機場起火 無人傷亡

    衣索比亞航空(Ethiopian Airlines)1架波音777(Boeing 777)貨機22日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裝卸貨物時起火,該航空公司證實並表示,火勢已經獲得控制,沒有任何機組人員和地勤人員受傷。 \n上海機場集團官方微博22日下午發布消息,15時20分,浦東機場306停機位的衣索比亞航空公司貨機ET3739(上海浦東—衣索比亞亞的斯亞貝巴)貨艙起火,浦東機場立即啟動應急預案,組織消防部門立即趕赴現場處置救援。目前,明火已被撲滅,無人員傷亡,後續處理調查正在抓緊進行。 \n \n衣索比亞航空則在該其臉書(Facebook)頁面發文表示,正在調查事故原因。該文也指出,這架飛機定期來往上海和聖保羅-聖地牙哥(Sao Paulo-Santiago)進行貨運服務。 \n在大陸社群媒體上流傳的圖片和影片顯示,一架衣索比亞航空飛機冒出濃煙,機身上方有一大塊面積燒焦。 \n大陸航空數據提供商「飛常準」(VariFlight)表示,在火勢爆發後,原先目的地為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的航班,改降落在上海虹橋國際機場。

  • 衣索比亞波音777貨機在上海浦東機場著火 幸無人傷亡

    衣索比亞波音777貨機在上海浦東機場著火 幸無人傷亡

    一架衣索比亞航空公司的波音777F飛機,停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時起火,似乎是從主貨艙中間開始引燃,所幸沒有人員傷亡, \n路透社報導,這是一架波音777F型的貨機,機上人員很少,大多是貨物。報導稱,飛機是定期從上海飛往聖保羅聖地亞哥的定期貨運航班。 \n根據國際飛航資料庫,這架飛機的機齡僅有5年,沒有機件老舊的問題,目前仍等待事故調查。 \n這場大火使得浦東機場暫時關閉,所有航班被轉移到上海虹橋機場。

  • 尼羅河水壩三國爭戰

    尼羅河水壩三國爭戰

     埃及、蘇丹兩個尼羅河下游國家,與在上游興建水壩的衣索比亞在疫情中重啟談判,但依舊沒有一方願意讓步。 \n ■Downstream Egypt and Sudan are under pressure to reach a deal before Ethiopia goes ahead with plans to fill the dam. \n 今年7月正當非洲新冠肺炎確診人數衝破30萬人之際,國內確診人數高居非洲第二名的埃及,正為了另一件事煩心,那就是與蘇丹、衣索比亞之間的水壩談判。 \n 因為衣索比亞正在興建的「大衣索比亞復興水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將威脅埃及供水量,而水資源匱乏的問題急迫性並不亞於疫情。 \n 今年6月埃及、蘇丹、衣索比亞已經針對這座水壩進行過一次談判,但最終並未達成共識。由於非洲疫情嚴峻,邊境管制與旅遊禁令阻撓各國代表會面協商,但一心想趕在水壩完工前談妥條件的埃及與蘇丹仍不願輕易放棄。 \n 兩國在7月找來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主席國南非介入協調,終於在7月3日與衣索比亞代表展開視訊會議,無奈談判持續了整整五天還是沒有結論。 \n 下游地區乾旱惡化 \n 自從2012年衣索比亞在「藍色尼羅河」(Blue Nile)上游推動造價48億美元水壩興建案以來,位處上游的衣索比亞與下游的埃及、蘇丹就因水資源分配問題而爭論不下,尤其近年隨著氣候變遷日益顯著,擔心水壩造成下游地區乾旱惡化的埃及、蘇丹更是不願讓步。 \n 衣索比亞宣稱大衣索比亞復興水壩將是非洲最大水力發電計畫,完工後能為國內1億人口提供電力,尤其是住在偏鄉地區的6,500萬名貧民,因為這些貧民至今還在使用柴火取暖、燒水煮飯。 \n 但在埃及眼裡,這座水壩卻是個巨大威脅。埃及國內供水量有超過90%來自尼羅河下游的亞斯文水壩,但近年隨著氣候變遷已開始供不應求。埃及擔心大衣索比亞復興水壩完工後下游水量更加稀少,屆時將危及埃及1億人口的生計。 \n 夾在埃及與衣索比亞中間的蘇丹同樣仰賴尼羅河水源,希望趕在大衣索比亞復興水壩完工前取得三方共識。目前水壩興建工程已完成60%,雖然先前一度因為疫情而停擺,但衣索比亞預定7月復工。 \n 外交情勢受到影響 \n 去年底埃及、蘇丹找來美國相助,與衣索比亞代表在華盛頓展開協商,無奈今年2月協商進入最終階段時,衣索比亞代表缺席以示反對立場,迫使埃及在6月轉向聯合國安理會及阿拉伯聯盟請求協助。 \n 國際危機集團負責北美計畫的主任法比安尼(Riccardo Fabiani)表示:「從埃及角度來看,請求安理會介入形同發射核彈。埃及認為這將使衣索比亞陷入外交孤立並承受龐大壓力。」 \n 但中東研究院分析師哈拉瓦(Hafsa Halawa)認為外交施壓成效有限,況且埃及對衣索比亞動武的機率也不高,最終恐怕還是堅持到底的一方得利。 \n 多年來三國協商已就90%的議題達成共識,偏偏三國對於水壩在乾旱季節的運作方式各持己見。埃及希望衣索比亞保證尼羅河每年至少有400億立方公尺水流量,但衣索比亞只願保證310億立方公尺。此外,埃及要求三國簽訂具法律約束力的國際協定,但衣索比亞希望協議保有彈性。

  • 宏遠:Q4有望贏去年同期

     受惠衣索比亞、海地成衣廠訂單量成長、品牌客戶遞延訂單恢復出貨,宏遠(1460)總經理葉清來7日指出,今年宏遠的營運走勢會像NIKE的鈎曲線,4月最落底,之後會逐月回升改善。 \n 葉清來指出,宏遠4月營收年衰退率達五成、5月年衰退四成、6月年衰退二成,預估7月就可打平。 \n 宏遠新增的美國廠、海地廠、衣索比亞廠雖已開始營運,但績效尚未顯現,加上又有新廠折舊等相關費用增加,是去年營收獲利減少的原因;今年上半年則是受疫情影響而營運衰退。 \n 不過,隨著疫情趨緩、各國解峰、遞延訂單恢復出貨,葉清來指出,海地、衣索比亞廠的出貨量從7月開始就慢慢上來,而美國廠6月營運已打平,7月就會開始賺錢。 \n 另外,先前品牌客戶砍單、延單的狀況,從6月就慢慢恢復,葉清來指出,公司內部估算,第三季營收將可回到去年水準。 \n 隨著成衣出貨比例成長、防護衣布料出貨增加,新增三廠的訂單出貨恢復狀況優於預期,宏遠指出,今年第四季營運表現會比去年同期還好。

  • 宏遠總經理葉清來:今年營運走勢會像NIKE型曲線

    受惠衣索比亞、海地成衣廠訂單量的成長、品牌客戶遞延訂單恢復出貨,宏遠(1460)總經理葉清來7日指出,今年宏遠的營運走勢會像NIKE型曲線,在第二季的四月最落底,之後會逐月回升改善。 \n葉清來指出,宏遠4月營收年衰退率達5成、5月年衰退4成、6月年衰退2成。預估,7月就可打平。 \n宏遠新增的美國廠、海地廠、衣索比亞廠,雖已開始營運,但績效尚未顯現,加上又有新廠折舊等相關費用增加,是去年營收獲利減少的原因;今年上半年,則是受疫情影響而營運衰退。 \n不過,隨著疫情趨緩、各國解峰、遞延訂單恢復出貨,葉清來指出,海地、衣索比亞廠的出貨量從7月開始就慢慢上來,而美國廠6月營運已打平,7月就會開始賺錢。 \n另外,先前品牌客戶砍單、延單的狀況,從6月就慢慢恢復,葉清來指出,公司內部估算,第三季營收將可回到去年水準。 \n隨著成衣出貨比例成長、防護衣布料出貨增加,新增三廠的訂單出貨恢復狀況優於預期,宏遠指出,今年第四季的營運表現,會比去年同期還好。

  • 學習做為主權獨立國家的最佳方法  就是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

    學習做為主權獨立國家的最佳方法 就是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

    數百年來,非洲出口了許多東西,但未必全出於自願。在他們自願輸出的物品中,有個依據紅、金、綠、黑象徵色的思想,那就是非洲獨立──或自由──的理想。 \n這些顏色的根源至少可上溯至十九世紀甚至更早,它們源自衣索比亞(Ethiopia)的國旗。義大利雖然費盡心思、企圖染指,但衣索比亞卻是非洲大陸唯一一個未曾遭到殖民統治的國家。衣索比亞目前的國旗為歷史悠久的紅、金、綠三色旗,但自一九九六年起,其正中央也有個藍圓圈,配上一顆有著五道光芒的黃星。光芒代表國內的不同民族,星星代表他們的平等與團結。也有人說,那是所羅門王之星(Star of King Solomon)和大衛之星(Star of David),因為衣索比亞第一位皇帝孟尼里克(Emperor Menelik)自稱所羅門王和希巴王后(Queen of Sheba)之子。 \n一九三○年代,義大利人在墨索里尼(Mussolini)的法西斯時期捲土重來。義軍這次倚仗催淚瓦斯等現代戰爭器械而告捷,占領了衣索比亞。然而,阿比西尼亞/衣索比亞原本是個主權國家、也為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今日聯合國前身的──會員國。美國在內的許多會員國(但不是全體會員國)拒絕承認義大利兼併衣索比亞,而它被外國軍隊占領的五年也被視為特殊狀況,而非發生在別處的殖民統治時期。 \n英國和法國都是國際聯盟會員國,卻與義大利秘密協商,承認它的侵略成果。國聯未能採取行動,是它在二次大戰爆發前已無力維持世界和平的證明。 \n到了一九四一年,義大利人再度被趕走,衣索比亞恢復主權國家的地位。它為非洲大陸立下表率;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變革之風開始吹起。在上述動盪的數十年中,在衣索比亞以西數千英里之外的美國,發生了相關且影響深遠的一些事。 \n在美國和非洲,許多人提倡黑人政治覺醒的意識,其中之一為牙買加出生的馬可仕.莫夏.賈威(Marcus Mosiah Garvey),他是一位不凡的人物,提倡種族分離,也是「回到非洲」(Back to Africa)觀念的創始人之一。一九一六年,他在牙買加成立「環球黑人改善協會」(Universal Negro Improvement Association, UNIA),不久就把運動推向紐約,旋即在全美國遍地開花。一方面他建立企業王國,另一方面也主張非洲裔美國人不應只以傳統自豪,也應回到祖先的故土。他為了貫徹這項目標,成立了一家「黑星航運公司」(Black Star Line),提供所需的運輸工具。但公司營運失敗,賈威以帳務作弊的罪名被捕坐牢,並於一九二七年被遣返牙買加。然而在此之前,賈威和環球黑人改善協會已設計出日後全世界所謂的泛非洲旗幟。他和美國許多人都深受一九○○年一首種族歧視的歌曲刺激,一九二○年賈威設計出泛非洲旗幟時,這首歌仍在傳唱。歌名「每個種族都有一面旗幟、只有黑人沒有」(Every Race Has a Flag but the Coon),被二十世紀美國諷刺作家孟肯(H. L. Mencken)視為造成種族歧視的三首歌之一。賈威因而設計出一面有著紅、黑、綠色的泛非洲主義三色旗,並以此號召團結所有非洲人後裔,致力於終結殖民統治,並在非洲及非洲僑外移民中建立經濟機會。一九二○年,這面旗幟發表於紐約召開的國際會議中,與會的二十五個非洲國家代表,都認同他們需要一個共同象徵來支持他們的運動。幾年後,賈威曾任職的雜誌《非洲時報暨東方評論》(African Times and Orient Review)有篇文章便引述他的一句話:「你若告訴我哪個種族或民族沒有一面旗幟,我可以告訴你,這個種族或民族沒有任何尊嚴。啊!在歌唱和模仿劇中,他們說:『每個種族都有一面旗幟、只有黑人沒有。』果真是如此啊!但那指的是四年前的我們。他們現在可不能這麼說了……」 \n一九二○年環球黑人改善協會的「世界黑人權利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the Negro People of the World)第三十九條表明:「紅、黑、綠色是非洲種族的顏色。」為什麼選定這三個顏色?翌年,環球黑人改善協會出版《全球黑人精義問答》(Universal Negro Catechism)並提出說明:「紅色代表鮮血,人類為爭取救贖和自由必須流血;黑色是高尚的顏色,代表我們是與眾不同的種族;綠色代表我們祖國茂盛的草木植物。」 \n一般猜測,賈威深受衣索匹亞獨立啟示,但誤以為衣索比亞的三色國旗是紅、黑、綠色,而非紅、黃、綠色。美國記者查爾斯.茂布瑞.懷特(Charles Mowbray White)曾採訪賈威,並提到這段故事。他在〈馬可仕.賈威文件〉(Marcus Garvey Papers)中有段記載如下:「賈威對衣索比亞三色旗的意義有過如下敘述:『紅色代表他們對全世界紅人的同情,綠色代表他們對愛爾蘭人爭取自由的同情,而黑色──就是黑人』……還有一次,賈威表示衣索比亞的紅、黑、綠三色國旗代表『黑人在鮮血和大自然中爭取其權利』。」 \n不論真相為何,毫無疑問地,衣索比亞對賈威影響甚鉅。賈威主義的教理問答表明,它所謂「我們的種族」的國歌,開頭就是「衣索比亞,你是我們父親的土地」。更早的時期,它引用了詩篇第六十八篇第三十九節(the 68th Psalm, the 39th verse):「王子將來自埃及。很快地,衣索比亞將向上帝伸出雙手。」(Princes shall come out of Egypt. Ethiopia shall soon stretch out her hands unto God.)接著又說,這證明了「黑人將在非洲建立自己的政府,有自己種族的統治者。」 \n不管是否錯了,泛非洲旗幟保留了下來,而且已經來不及改了,紅、黑、綠三色和非洲連結在一起,而衣索比亞國旗仍是紅、綠、黃或金三色。這就是賈威留給後人的遺緒。一九六○年,美國歷史學家喬治.席伯森(George Shepperson)就在《非洲研究雜誌》(Journal of African Studies)上撰文表示:「他大肆宣傳黑皮膚代表驕傲而非羞恥,在各地非洲民族主義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一九四○年賈威於倫敦逝世,一輩子沒去過非洲。他歸葬牙買加,被奉為民族英雄,今天他的影響力仍可在世界各地感受到。牙買加的國旗是黑、綠、金三色,顯非偶然。 \n(本文摘自《國旗的世界史:旗幟的力量與政治》/遠足文化)

  • 驚!上次的20倍 新一輪蝗災強襲非洲 農糧組織:前所未有的威脅

    驚!上次的20倍 新一輪蝗災強襲非洲 農糧組織:前所未有的威脅

    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的當下,非洲日前爆發70年來可怕的蝗災,可怕的是第二波的蝗災又再度侵襲,數量約是前一波的20倍。 \n美聯社報導,非洲受到第二波蝗災的侵襲,高達數十億隻的沙漠蝗蟲入侵,比起對抗新冠病毒,對抗蝗災顯得更為急迫。可是當地民眾卻拿他沒辦法。非洲烏干達農民Yoweri Aboket說,蝗蟲相當可怕,甚至比新冠病毒更具破壞性,他表示因為有些人不相信病毒會傳到這裡。 \n報導指出,東非的大部分地區,包括肯亞、衣索比亞和南蘇丹加上吉布地、厄立特里亞、坦尚尼亞和剛果也發現了蝗蟲群。 \n對此,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稱蝗災的爆發,部分是因為氣候變化導致,將對糧食安全和民眾生計造成「前所未有的威脅」。這次蝗災的規模大約是上一次的20倍。糧農組織表示,更多的蝗蟲群在肯亞、衣索比亞南部、索馬里南部形成,東非的當前形勢令人極為震驚」。 \n該機構還預測,5月份將有利蝗蟲的繁殖,也意味著6月下旬和7月下旬將有新一輪的蝗蟲繁殖。聯合國已呼籲將援助金額從7600萬美元提高到1.53億美元,並表示要立即採取行動。 \n

  • 漢馬族女人背血肉模糊 笑著向夫討鞭打

    漢馬族女人背血肉模糊 笑著向夫討鞭打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陳柔安帶著一支畫筆、一顆開闊的心,勇闖世界每個角落,曾走入非洲馬賽人的生活,參加傳統部落婚禮,一飲羊血烹煮的濃郁湯頭;也曾深入神祕北韓,體驗隨時被監控竊聽的北韓人民日常;她還在印度達蘭薩拉,遇見了眾多流亡藏人,在一旁聽著他們離散的悲傷故事……種種常人難以體驗的精采奇幻旅程,都一一收錄在《我沒錢,所以邊畫畫邊旅行》,帶著讀者們環遊世界,體驗不一樣的風俗民情。 \n【精彩書摘】 \n乘上細輪子的摩托車,駛過蜿蜒的小徑,再途經坑坑洞洞的黃土路,我和我的連環尖叫聲一起到了馬賽的部落,而我要在這裡住上幾天。 \n「馬賽人最多可以娶十個老婆你知道嗎?」部落裡那位胖胖的英語通對我說,他一身傳統格子裝,手持著馬賽的長棍,卻戴著現代人的黑框眼鏡,看起來違和得不得了。「我知道啊!只要有十頭牛就可以娶一個老婆,一百頭牛就可以娶十個老婆,對吧?」 \n「是啊!我有兩個老婆了,你要不要考慮嫁進馬賽部落呢?」這位黑框大叔戲謔地看著我笑了一下,我給了他一個白眼:「可以啊!但以我的身價恐怕要一百頭牛喔!」說完我們都笑了。馬賽男人最多可以娶十個女人,甚至在一年一度的慶典中比賽「馬賽跳」中,跳最高的那位男子代表最勇猛的戰士,可以「免牛」迎娶一位新娘,這是馬賽的傳統。 \n●紅髮Hamer族 \n衣索比亞的南方,那裡是我旅行的天堂,充滿著大大小小未被現代同化的傳統部落,一個地球裡卻有塞滿各式文化的小小世界,旅人在這些世界裡穿梭,是最幸福的事。它們有各自不同的文化風俗,當然駭人的也不少。Hamer族,他們是紅髮的民族,在他們的審美觀中紅髮是美麗的,女人們會把紅土抹在頭髮上,搓揉成一束束吸管粗的即肩紅髮,配上他們黝黑的皮膚,黑紅配色下看來的確有幾分姿色,他們在舞蹈中搖擺身體,一頭紅髮散開像展開的傘,真的很美。 \n某些Hamer族女人是不穿上衣的,記得我第一次看見他們裸露乳房,自若地行走在人來人往的市集當中,一旁的男人卻也不屑一顧,我還真被嚇了一跳。後來才知道,Hamer族沒有穿上衣是稀鬆平常的(或是偶爾披上牛皮製的衣),這幾年遊客陸續滲進了他們的生活,在感受到遊客異樣的神情後,許多婦女才開始模仿穿上現代人的上衣。這麼想來也有點悲傷,我們擅自走進了他們的生活,而改變的卻是他們,雖然這好像也是「地球村」該付出的代價。 \n在Hamer族小孩的帶領下,我們走進樹林中,越過了一條幾乎乾涸的小河,來到一叢隱蔽的荒野中,參加了Hamer族的跳牛儀式。跳牛是Hamer年輕人的成年禮,這位即將成年的年輕人手裡握著木製的棒狀信物,在一旁緊張地看著典禮中跳舞的Hamer婦女,他們都是年輕人的親戚們,而他待會兒就要跳在十幾頭牛的背上,只要他不摔落即可完成成年禮儀式。 \n●一窺皮開肉綻的畫面 \n在跳牛典禮正式開始之前,還有一樁讓我永生難忘的重頭戲──「鞭打Hamer婦女」,沒錯,不是鞭打牛,而是鞭打婦女。執鞭的男人拿著長長略有彈性的樹枝準備著,他對著正前方站著準備挨打的十幾名女性,大力地揮舞鞭子,在空氣中殺出一陣風,發出了讓人顫慄的「咻咻」聲,最後一下大聲的「啪」,瞬間換來了一條條血漬。奇怪的是,這些婦女沒有人尖叫、沒有人害怕,她們大多興奮、期待,甚至被鞭打完後還爭相著跑到執鞭者面前再度「討打」。 \n看到那一條條的血肉模糊,讓我第一次真正了解「皮開肉綻」是什麼畫面,在一旁觀禮的我邊吞口水邊在某些關鍵時刻趕緊雙手摀住眼睛,不忍直視。老實說這個場景有些荒謬,讓我想到一句閩南語諺語:「郎勒呷米粉,哩勒話咻!(人家吃米粉,你卻覺得燙)」,Hamer婦女一個個興高采烈,而旁觀者卻替他們心疼,或許他們也因為我們驚嚇的表情而覺得可笑吧! \n一問之下才知道,Hamer族深信,若是你的背上有愈多條傷疤,天神便會愈保佑你的家庭和諧美滿,這對Hamer婦女而言是種榮耀,也同樣是Hamer的審美觀,而擁有越多條傷疤的女人是更美麗的。 \n儀式結束後,我跟在這些Hamer女人的身後一步步離開「執刑」的荒野,盯著眼前那些還待風乾的血條,我一步步走得沉重,為什麼呢?她們怎麼還能在我面前嘻笑談天呢?到底是怎麼樣的文化演變成至今需要鞭打的儀式?我陷入了漫長的思索。 \n●吃飯才脫下嘴裡的盤子 \n同樣是在衣索比亞南部的歐莫谷地,我們搭上了觀光客的小巴士,迴轉了好幾個山巔,趁著還沒暈車前,終於來到了Mursi族的領地。要是你不知道此行的目的,你肯定會生氣,小巴士為何把你載到一個鳥不生蛋的路邊,但是Mursi族的部落就是如此隱密,需要再走進這毫無路標的樹林裡才能窺見一片新天地。 \n正因如此,Mursi族在很晚才被世人發現,一九七○年代一位英國探險家發現了樹林中的Mursi族,此時Mursi族的神祕面紗才被揭露,而Mursi族也才在此時知道自己安穩的小天地,竟然屬於衣索比亞。他們不只是單純的「他們」而已,更是衣索比亞的國民。 \nMursi族,也就是俗稱的「唇盤族」,他們的駭人程度也不妨多讓。這裡的女人下唇裡被塞進了一個個華美的盤子,就像他們身體的一部分,和現代人的牙套有異曲同工之妙,皆和生活緊密連結。他們在吃飯抽菸時才脫下,喝水時就扶起下唇的盤子把水倒入盤中,再將盤子往上一抬,倒入口中。 \nMursi族少女在十幾歲時就將下唇割開,塞進盤子,隨著年紀增長會不斷替換更大的盤子,就像泰北的長頸族那樣,脖子愈長愈美,而Mursi族是盤子愈大即是愈美。 \n據說唇盤的歷史該回顧到久遠以前的部落戰爭,當時Mursi族為了保護族裡的婦女不被外族侵犯,便將婦女的下唇割開破相,外族自然就不會碰這些女人了,久而久之演變成一種審美。看著Mursi婦女將盤子取下,下唇像是一條圓而粗大的橡皮筋,在下巴處微微晃動著,內心一揪,我用力咬著下唇,很難想像我的嘴唇變成那樣,那對我而言是難以接受的酷刑。 \n●強壯女性才能撐起家庭 \n不論是馬賽多妻制,還是Hamer的鞭打婦女,抑或是Mursi的唇盤,這一切都讓人內心一酸,該被改變嗎?還是該尊重多元文化?這些問題在這幾年的旅途中一直盤據在我的腦中,就像藤蔓那樣愈來愈糾結。 \n坦白說,我們台灣也有許多讓外國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習俗,像是鹽水蜂炮、炸邯鄲,甚至是乩童「起駕」打得自己滿身是血,我們可以接受自己文化有如此豐富的樣貌,那對於不熟悉的國外呢? \n後來的後來,我才明白了,我們可以接受自己的文化,是因為我們了解它,不論是改變或是尊重,都沒有比真正理解還來得重要,唯有真正理解才得以無須在改變和尊重中徘徊。在非洲待了大半年之後,我終於真正理解了,對於這些部落而言,這一切的脈絡都來自於他們喜歡「強壯的女性」。 \n後來馬賽人告訴我,很多時候他們決定再娶第二個老婆,是由於第一個老婆的要求。對馬賽人而言,娶妻的審美是「強壯」,因為馬賽的女人需要做很多的家事,當老婆比較老了、力氣不夠了,無法負荷家中的大小事,他們會要求老公再娶一個老婆來分擔家事,因為對他們而言,「愛情」不是婚姻最重要的元素,能好好撐起一個運作得宜的家,才是家庭最好的樣子。 \n●先丟掉自我標準與批判 \n在非洲這樣完全不同的世界裡,我常常在震撼中成長,我不禁開始思考,若是擁有飽滿的愛情但是婚姻生活卻扛得辛苦,這能算是幸福美滿嗎?不被愛情禁錮的家庭,只是因為他們想要好好落地生根再長出一個家;若是養分不夠了,就再加入一個人,讓家能長得更好,如此而已,這就是馬賽人帶給我的智慧。 \n我們的社會用教育、用知識來擇偶,這個男人很聰明,能夠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所以我喜歡他;這個女人有氣質有想法,是個知書達禮的好太太,所以我喜歡她;在非洲部落,他們也許不像許多現代化國家的擇偶標準,因為在部落裡生活,有氣質、有知識並沒有辦法生活得更好,在荒野中「力量」才是一切。 \n所以Hamer族婦女被鞭打,背上的傷痕愈多,代表她能承受的痛苦愈大,視為愈強壯;Mursi族婦女的唇盤,盤子愈大代表可以附載的重量愈重,也代表更加強壯。這就是他們認為的美啊!那些我們還沒真正理解的,人們用自己的標準去批判的例子有太多了! \n以前的新疆人隨身都配戴一把短刀,你可能覺得他們野蠻,但那是因為他們餐餐吃羊肉,短刀讓他們更方便用餐;以前西藏人一輩子只洗三次澡:出生、結婚、死亡,你可能覺得他們很髒,但那是因為西藏位處高原,洗澡容易起高原反應,於是西藏人相信洗澡會把福氣洗掉;穆斯林男人可以娶七個老婆,你可能覺得他們對婚姻不忠,但那是因為古早的穆斯林男人常打仗,戰死後老婆無依無靠,於是他們娶更多老婆組成一個龐大的家庭,讓他們彼此可以相互依靠。 \n●尊重獨一無二的生命 \n旅行教會我不該再拿自己的標準看待一切,因為我們從不同的土壤中長成自己的樣子。而在非洲這片土壤中,有我沒接觸過的智慧和養分,他們本就該長成自己獨一無二的樣子,沒有人有權利將他們連根拔起,放進另一片不適合他們生長的土壤中。因為有這片孕育他們的土地,於是他們成為他們,我們才成為我們。 \n不同文化需要互相理解,就像理解不同的人一樣。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是不同的個體,當你在和其他人處不來時,是不是想過要改變他呢?或是試著尊重你們的不同?也許接下來你還有另一個選項:學著了解他的生長背景和環境,是什麼造就今天的他,也許就能更加釋懷了。 \n該改變嗎?該尊重嗎?這個問題現在已經不再糾結我了,就像藤蔓已被斬斷,生出一朵美麗的花──稱作「理解」,唯有真正理解,才能不帶批判更不帶歧視地看待不同文化,我們能做的、該做的,就是彼此交流,用我們的養分灌溉彼此,讓這株各自長在自己土壤裡的植物,能夠吸取更多元的營養,長成「各自選擇」的更好的樣子,這樣不是很美嗎? \n(本文摘自《我沒錢,所以邊畫畫邊旅行》/四塊玉文創 提供)

  • 3百年絕美骨董皇冠遭劫 27載後終於物歸原主

    3百年絕美骨董皇冠遭劫 27載後終於物歸原主

    衣索比亞總理阿邁德,收到一項別具價值的大禮,一頂在18世紀打造的稀世古皇冠,在20多年前遭非法劫掠到荷蘭後,終於物歸原主,由荷蘭政府派員歸還衣索比亞。 \n \n荷蘭外貿部長卡格(Sigrid Kaag)代表該國政府出席移交典禮,她說,該國認為,他們「有責任把這重要的藝術珍品,歸還衣索比亞。」 \n \n這頂價值連城的皇冠1993年不翼而飛,但卻於去年10月,在荷蘭鹿特丹重見天日。衣索比亞向來積極向全球博物館及私人收藏家,追回流落海外的藝術珍品。荷蘭政府在聲明中說,皇冠屬於衣國伽勒垮特(Cheleqot)村的東正教堂所有。 \n \n多年來,皇冠一直由已歸化荷蘭的衣國人齊拉克(Sirak Asfaw)收藏。齊拉克是在一個行李箱裡,發現這稀世皇冠,但因衣國過去都是獨裁統治,他因此把皇冠藏匿在自己的公寓長達21年。 \n \n阿邁德在2018年擔任總理,並因為終結與厄立垂亞的長年武裝衝突,而在去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齊拉克去年透過藝品偵探布蘭德協調,找上荷蘭外交部,討論該如何把這重要的文化古物交還衣國,總算讓這樁美事水到渠成。 \n

  • 氣候變遷加人禍 醞釀東非超完美蝗災

    位於東非的衣索比亞南部、肯亞部分地區正遭受蝗災入侵,蝗蟲數量龐大數十年僅見,眼見數十億蝗蟲大軍進逼當地糧倉,卻只有零星8架飛機可噴藥,讓專家急得像熱鍋上螞蟻。 \n 「華盛頓郵報」報導,這批蝗蟲遠看像是滾滾濃煙,接近後這數十億蝗蟲大軍又像難以數計的雨點,這種聖經裡惡名昭彰的生物瀰漫天空,猶如惡運蔽日。 \n ● 聖經蝗害景象成真 近兩千萬人恐缺糧 \n 在飽經戰亂的葉門與索馬利亞,政府控制區外的地帶成了蝗蟲大軍的溫床,與氣候變遷導致的印度洋聖嬰現象帶來季節異常的降雨,讓這個區域更利蝗蟲滋長。蝗蟲吞噬農田、市場無物可賣、牲口無物可吃,非洲東部已有約1900萬人面臨高度食物短缺危機。 \n 在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的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害蟲防控專家巴耶(Bayeh Mulatu)說:「我們唯一的選項就是把牠們全殺光。」衣索比亞北部1954年也遇過程度類似的蝗災,當時蝗蟲摧毀近乎當地百分之百的綠葉植被,加上又遇乾旱,發生長達一年飢荒。 \n 儘管科技已有進步,但控制蝗害仍不樂觀,因為大量的蝗蟲在葉門與索馬利亞沿岸平原的沙地孵化,衣索比亞卻只有3架可用的飛機能噴藥,肯亞也只有5架。蝗蟲大軍正逐日進逼位於東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的衣索比亞糧倉。 \n ● 幾無空中噴藥能量 助長超完美蝗害 \n 空中噴藥的最佳時機是蝗蟲大軍還停在地面,由於蝗蟲是冷血生物,在白天變暖前幾無活動力,因此清晨是最佳噴藥時機;可不幸的是,頻繁的晨雨多次阻礙空中噴藥,等飛機升空時,蝗蟲大軍早已在空中。 \n 衣索比亞政府雇請私人公司的噴藥飛行員說:「牠們靠上升氣流飛達3000英尺高,數量多到能阻塞飛機進氣口,其實這樣很危險。」近期某日,當這名飛行員結束噴藥任務後,飛機全身已滿是蟲擊的黏液,多到連擋風玻璃都已看不清楚。 \n 聯合國表示,應立即投入7600萬美元增強當地空中噴藥能力。 \n 巴耶說:「蝗蟲大軍猶如遇到天時、地利、人和,2020可謂蝗害之年;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若然整個區域都會被蝗災吞沒,就會變成一個很大、很大的危機。」

  • 影〉東非蝗災數十年僅見 宛如聖經景象

    影〉東非蝗災數十年僅見 宛如聖經景象

    位於東非的衣索比亞南部、肯亞部分地區正遭受蝗災入侵,蝗蟲數量龐大數十年僅見,眼見數十億蝗蟲大軍進逼當地糧倉,卻只有零星8架飛機可噴藥,讓專家急得像熱鍋上螞蟻。 \n \n《中央社》引述《華盛頓郵報》報導,這批蝗蟲遠看像是滾滾濃煙,接近後這數十億蝗蟲大軍又像難以數計的雨點,這種在《聖經》裡惡名昭彰的生物瀰漫天空,猶如惡運蔽日。 \n \n\t聖經蝗害景象成真 近兩千萬人恐缺糧 \n \n報導說,在飽經戰亂的葉門與索馬利亞,政府控制區外的地帶成了蝗蟲大軍的溫床,與氣候變遷導致的印度洋聖嬰現象帶來季節異常的降雨,讓這個區域更利蝗蟲滋長。蝗蟲吞噬農田、市場無物可賣、牲口無物可吃,非洲東部已有約1900萬人面臨高度食物短缺危機。 \n \n在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的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害蟲防控專家巴耶(Bayeh Mulatu)說:「我們唯一的選項就是把牠們全殺光。」衣索比亞北部1954年也遇過程度類似的蝗災,當時蝗蟲摧毀近乎當地百分之百的綠葉植被,加上又遇乾旱,發生長達一年飢荒。 \n \n儘管科技已有進步,但控制蝗害仍不樂觀,因為大量的蝗蟲在葉門與索馬利亞沿岸平原的沙地孵化,衣索比亞卻只有3架可用的飛機能噴藥,肯亞也只有5架。蝗蟲大軍正逐日進逼位於東非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的衣索比亞糧倉。 \n \n\t幾無空中噴藥能量 助長超完美蝗害 \n \n報導指出,空中噴藥的最佳時機是蝗蟲大軍還停在地面,由於蝗蟲是冷血生物,在白天變暖前幾無活動力,因此清晨是最佳噴藥時機;可不幸的是,頻繁的晨雨多次阻礙空中噴藥,等飛機升空時,蝗蟲大軍早已在空中。 \n \n衣索比亞政府雇請私人公司的噴藥飛行員說:「牠們靠上升氣流飛達3000英尺高,數量多到能阻塞飛機進氣口,其實這樣很危險。」近期某日,當這名飛行員結束噴藥任務後,飛機全身已滿是蟲擊的黏液,多到連擋風玻璃都已看不清楚。 \n \n聯合國表示,應立即投入7600萬美元增強當地空中噴藥能力。 \n \n巴耶說:「蝗蟲大軍猶如遇到天時、地利、人和,2020可謂蝗害之年;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若然整個區域都會被蝗災吞沒,就會變成一個很大、很大的危機。」 \n

  • 東非爆發嚴重蝗災 將導致糧食危機

    東非爆發嚴重蝗災 將導致糧食危機

    在肯亞,農民試著用尖叫聲和鍋碗瓢盆的敲打聲,來試圖阻止數百萬蝗蟲的行進,但是效果很有限,他們無法阻止蝗蟲群啃食莊稼,這是肯亞70年最嚴重的蝗災。聯合國農糧組織期待,先進國家能及早提供幫助。 \n美聯社報導,數億隻飛蟲湧入了東非國家的索馬利亞與衣索比亞。在過去的25紀中,這兩個國家沒有發生過如此大規模的蝗災,農田遭到摧毀,使得這兩個經濟力原本就虛弱的國家,更是雪上加霜。 \n衣索比亞農夫馬坎加(Ndunda Makanga)說「從沒看過這麼可怕的景像,甚至母牛都害怕,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些蝗蟲見什麼吃什麼,玉米、高粱、大豆,它們吃光了一切,我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驅趕,但牠們根本不怕人。」 \n聯合國糧農組織說,氣候的異常,造成沙漠蝗蟲產於土壤裡的卵集體孵化,未來情況也不樂觀,如果三月的春雨到來,帶來新的植被時,蝗蟲可能數量再增長500倍,直到6月更乾燥的天氣才會遏制它們的擴散。 \n糧農組織的菲里先生(David Phiri)說:「我們必須立即採取行動,提供救命糧食,與防治辦法,否則東非會面臨嚴重饑荒。」 \n糧農組織計畫撥款7000萬美元,提供東非國家空中農藥噴灑,這是與之對抗的唯一有效方法。然而,這絕非易事,尤其是在索馬利亞,當地長期處於戰亂,許多農業地區被極端主義青年黨的控制。 \n日內瓦人道主義辦事處的拉克(Jens Laerke )說,即使是一小撮昆蟲,一天就可以吃掉3萬5千人的食物量。 \n政局相對穩定的肯亞,是阻止蝗蟲的最前線,但是肯亞已有7萬公頃的土地遭到蝗蟲入侵,目前已看到有20多個蟲群,還在往南延伸。肯亞東北部發現一道特別大的蟲群,長達60公里,寬40公里,有上億隻蝗蟲。 \n肯亞東南部基圖伊縣的農業副主任基圖(Francis Kitoo)說,現在最需要的是穩定的農藥供應。 \n基圖說:「當地人真的很害怕,因為蟲群會消耗掉一切,蝗蟲會吃牛羊的飼料,而牲口又關係到農戶家庭的重要生計來源。」 \n蝗蟲就像微型小飛機,它們隨著風向在遷移,一天可以飛行150公里,現在正前往烏干達和脆弱的南蘇丹,那兩個國家又是戰亂不止的脆弱之地,在平時,國家一半的土地因內戰而面臨飢餓,很難想象再遭到蝗災時,會是什麼景像。 \n農糧組織說,即使時代走到21世紀,但我們防治蝗蟲的手段仍然大量仰賴化學農藥,儘管過去曾有發明家提出過巨型蚊帳、噴火器、雷射殺蟲法,以及巨大的真空吸塵器,但它們仍然只是創意道具而已,不能用於蝗蟲防治。 \n在烏干達,政府能建議的是吃蝗蟲,他們提出用切碎的洋蔥和咖哩粉來伴炒蝗蟲,據說營養價值不錯。 \n \n其實,造成蝗災的蟲子,是一種沙漠蚱蜢,蚱蜢與蝗蟲雖然外表相似,但仍然不同。只是大家講蝗災已經講習慣了,已約定成俗。 \n

  • 3大致命錯誤!波音CEO慘被炒

    3大致命錯誤!波音CEO慘被炒

    衣索比亞航空ET302班機3月發生空難,波音歷經737 MAX客機停飛、停產等風波,至今前景未明,波音執行長米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23日遭撤換,專家分析,米倫伯格犯下的最致命錯誤就是低估問題的嚴重性。 \n \n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自印尼獅子航空(Lion Air)、衣索比亞航空(Ethiopian Airlines)2架波音737 MAX 8機型相繼墜機、奪走346條人命以來,許多分析師預估,波音損失高達上百億美元。米倫伯格10月遭拔除波音董事會主席一職,當時公司還肯定他的能力,不過整個董事會以及後來接替主席職位的凱爾洪(David Calhoun)已逐漸對他失去耐性,23日宣布讓他下台,並由凱爾洪接任執行長一職。航空分析師盧摩爾(Cai von Rumohr)表示,「已經到了不得不換上新人的時候了。」 \n \n綜合分析師看法,米倫伯格在處理危機的過程中大致犯了3大致命錯誤,第一個是錯估737 MAX機型的問題,737 MAX很早就發現有問題,但是米倫伯格反應太慢。2018年10月獅子航空發生空難後,當時就傳出機上防止飛機失速的安全系統可能是空難主因,空難前一天,也有消息指出安全系統有問題,不過當時米倫伯格及其他公司幹部認為只要提供進一步訓練、更新部分軟體就能解決問題,他們並沒有想到要讓飛機停飛。 \n \n一直到衣索比亞航空也出事、全世界都在呼籲飛機停飛之際,波音仍要求主管機關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AA)讓它執飛,米倫伯格10月赴國會作證時坦承,當時公司認為停飛還太早,只要機師接受額外訓練,飛機就安全了。 \n \n米倫伯格第二個致命錯誤在於對復飛期限太過樂觀,一延再延,讓客戶失去耐性。報導說,衣索比亞航空空難後,波音承諾幾周內就會有解決方案,但是這項說法最終被證實太過樂觀,他們對外宣布的復飛期限因為FAA不同意而一再延後。 \n \n在客戶及投資人眼中,波音最糟糕的莫過於沒有意識到無法取得FAA的復飛許可,FAA本月11日宣布波音737 MAX至2020年才有可能復飛,在那之前,波音仍對外堅稱年底前就能重返天際,這讓航空業者失去耐性,盧摩爾說,對航空公司而言,「時間就是金錢」,對美國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而言更是如此。西南航空擁有全球最多的737 MAX客機,他們當初就是看準執飛單一機型能更有效率,如今就連他們的執行長凱利(Gary Kelly)都已向高層建議購買非波音的飛機,「我們對這個情況非常不滿。」 \n \n米倫伯格犯下的第三個致命錯誤在於宣布波音737無限期停產。波音16日宣布737 MAX無限期停產,除了意味著公司無法預測該機型何時能重回天際,更凸顯波音過度輕忽空難引發的危機,在禁飛期間仍持續生產737 MAX,導致許多飛機仍停在工廠,但是一架也沒有交機出去,更讓供應商出現錯誤期待,以為生產線將一如往常。 \n \n \n \n \n \n

  • 2空難奪346命!波音1月起停產737MAX

    2空難奪346命!波音1月起停產737MAX

    繼印尼獅子航空、衣索比亞航空2起空難奪走346條人命後,波音公司昨(16)日宣布,將自明年1月起,停產737MAX機型。 \n \n美國財經媒體CNBC報導,波音(Boeing)公司昨日宣布,自2020年1月起停止製造旗下最暢銷機款737 MAX系列機型。 \n \n去年10月獅子航空(Lion Air)、今年3月衣索比亞航空(Ethiopian Airlines)2架737 MAX 8機型接連發生空難,一共奪走346條人命,之後傳出機上新搭載的「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aneuvering Characteristics Augmentation System,MCAS)有問題,導致全球各國相繼禁飛,波音在各界壓力下,也於3月中旬宣布全面停飛旗下737 MAX 8、MAX 9機型,並且開始進行修復軟體工作。 \n \n波音上周承認,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AA)下達的禁飛令將延續到明年才有可能解禁,超過原先波音預期的今年底前就能重返天空的目標。 \n \n目前尚不清楚波音停產將延續到何時,波音表示將視主管機關決定何時讓它復飛而定。 \n \n波音指出,預計不會解雇華盛頓州倫頓(Renton)廠的12,000名員工,也不會讓他們放無薪假,波音將為他們轉調到其他工作。 \n \n波音3月停飛時,全球各航空機隊中共有371架737 MAX機型,此後,波音另外又生產了約400架飛機,目前全部都停放在華盛頓州及其他工廠,禁飛令讓波音無法和客戶交機。 \n \n波音此前已多次警告客戶,如果737 MAX禁飛令時間超出預期,公司可能得進一步縮減甚至停止生產。波音今年4月已經初步減產20%,每個月產量降至42架。 \n \n \n \n

  • 衣索比亞抗爭死亡人數增至78人 諾貝爾和平獎總理陷危機

    衣索比亞總理阿邁德(Abiy Ahmed)10月初才剛獲頒今年諾貝爾和平獎,不料沒過多久便陷入政治危機,因為過去一周來國內社運人士發起的抗爭行動演變成暴力衝突,至今已造成78人死亡,409人遭到逮捕。 \n衣索比亞知名社運人士莫罕默德(Jawar Mohammed)日前指控政府無預警刪除他的個人安全資料,懷疑安全部隊將對他發動攻擊,隨即引來各地支持者集結發動抗爭,但群眾情緒過於激動導致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及歐羅米亞(Oromia)等地都出現暴動。 \n阿邁德在10月底已表示:「政府無論如何都會繼續推動改革。眼前的新挑戰更加突顯全國上下必須團結一致,否則未來將面臨更多困境。」外界擔心隨著明年5月大選腳步接近,街頭暴動只會越演越烈。

  • 搶攻精品咖啡商機 金車伯朗推出兩款新品

    搶攻精品咖啡商機 金車伯朗推出兩款新品

    金車於今(23)日宣布推出兩款「伯朗精品咖啡」─巴西喜拉朵與衣索比亞,分別嚴選自巴西與衣索比亞的精品咖啡豆,經由國際咖啡品質鑑定學會(CQI)認證的杯測鑑定師團隊專業研發,呈現獨特別緻的精品咖啡風味,金車表示,11月1日起兩款新品陸續於全台各大通路開賣。 \n「伯朗精品咖啡-巴西喜拉朵」標榜使用100%雨林聯盟認證豆,支持對環境與人類有益處的種植方式,以利幫助保護地球生態、維護環境永續,巴西喜拉朵單一產區咖啡豆擁有芳甜堅果香氣,口感醇郁溫和、柔順細緻。 \n「伯朗精品咖啡-衣索比亞」則採用來自衣索比亞,特選耶加雪菲與西達摩產區的頂級咖啡豆,優雅柑橘氣息蘊含特殊紅茶芳香,口感醇厚甘甜,別於原有伯朗咖啡罐型,兩款即飲精品咖啡以俐落小巧的質感新罐型,以及充滿產地風情的插畫式圖像包裝,傳達產品訴求。 \n金車伯朗咖啡擁有超過35年的專業咖啡研製經驗,深耕台灣咖啡文化,從選豆到生產,每一步都用心,目前已推出十餘種不同風味特色的即飲咖啡。隨著精品咖啡浪潮、消費者對咖啡品味的提升,喝咖啡不再只是單純為了提神或放鬆片刻,而是一種更細膩的享受、品味的象徵, \n伯朗咖啡強調每一瓶皆為100%原豆萃取,三十多年來累積豐富的咖啡飲品研製經驗,以量產設備與技術,提供高品質、價格卻相對平實的咖啡飲品。金車集團總經理李玉鼎表示,金車伯朗的產品理念是「高品質好咖啡,也能夠很超值」,而伯朗咖啡過不同咖啡品項的開發,讓消費者可以依照自身喜好而有更多元的選擇,隨時隨地輕鬆飲用精品咖啡。 \n李玉鼎表示,此次新上市的兩大產區精品咖啡系列,11月1日起將先推出即飲咖啡於各大通路販售,11月中旬再推出精品咖啡豆、11月下旬推出精品濾掛咖啡,讓消費者都能以最輕鬆自在的形式,隨時隨地享受專業的精品咖啡。 \n   \n  

  • 化解20年邊界衝突 吹起東非希望之風!衣索比亞總理阿邁德 獲諾貝爾和平獎

    化解20年邊界衝突 吹起東非希望之風!衣索比亞總理阿邁德 獲諾貝爾和平獎

     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昨揭曉,由東非衣索比亞總理阿比.阿邁德(Abiy Ahmed Ali)獲殊榮,以表彰他對促成和平與國際合作的努力,特別是採取決定性行動,解決與鄰國厄利垂亞間長達20年的血腥邊界衝突。諾貝爾委員會表示,這次和平獎亦要肯定在厄利垂亞與東非、東北非地區致力求取和平、和解的所有相關人士。 \n 現年43歲 與鄰國簽和平協議 \n 現年43歲的阿邁德,去年4月就任衣索比亞總理,是衣國史上最年輕的總理。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指出,他上任後快速與厄利垂亞總統阿夫瓦基達成和平協議,希望這紙協議能為兩國人民帶來正面改變。阿邁德將在12月10日正式獲頒獎項,並領取900萬瑞典克朗(約新台幣2830萬元)獎金。 \n 厄利垂亞於1993年宣布脫離衣索比亞獨立,1998年衣、厄因邊界爭議爆發戰爭,導致至少7萬人喪生,之後關係長期緊張。在近20年互相敵視後,去年7月兩國宣布重新建交,恢復外交及貿易關係。 \n 阿邁德曾說:「這條邊界線今天已消失不見,展現真正的愛…,比起坦克和飛彈等現代武器,愛更重要,愛可以贏人心。」去年9月見證衣、厄簽署協議的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形容,「一股強勁的希望之風,正在非洲之角(非洲東北部)吹動」。 \n 得知獲諾貝爾和平獎後,衣索比亞總理辦公室旋即發聲明表示,「我們舉國上下都為此自豪!」聲明指出,和平獎是對阿邁德致力爭取「團結、合作、共存的理想」的永恒證明。 \n 除解決衣、厄爭端外,阿邁德亦積極參與「非洲之角」其他各國的和平進程,包括協助斡旋蘇丹反對派與軍方的暴力衝突,對蘇丹邁向文人統治做出重要貢獻。其政府也致力於協調厄利垂亞和吉布地多年來的敵對,以及斡旋肯亞與索馬利亞的航海爭議。 \n 非洲之角 致力斡旋各國爭議 \n 諾貝爾委員會又提到,衣索比亞國內種族衝突持續,也有近300萬居民被迫遷徙等,但仍認為阿邁德的努力值得表揚。國際特赦組織指出,衣索比亞種族對立等人權問題仍存在,阿邁德應進一步推動改革。

  • 搶水大戰無解 埃及:衣索比亞大壩談判再遇僵局

    開羅今天表示,埃及、衣索比亞與蘇丹在蘇丹首都喀土穆針對一座備受爭議的尼羅河水壩舉行會談,但因衣索比亞之故,談判再遇「僵局」。 \n 衣索比亞2012年起在青尼羅河(Blue Nile)興建「雄偉復興大壩」(Grand Renaissance Dam),埃及卻堅稱這座龐然大壩會大幅減少該國水供應,大壩興建計畫因而爭議不斷。 \n 埃及灌溉部在新一輪喀土穆會談結束後表示:「針對雄偉復興大壩的協商遇到僵局。」 \n 埃及宣稱,衣索比亞代表團「否決所有把埃及水利益列入考量的提案」,卻提出一個「未保證」往後若出現乾旱會如何處理的提案。 \n 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今天稍晚在推特表示,他密切關注這場談判,而談判「沒有帶來任何正面結果」。 \n 他也說,埃及「矢言捍衛水權」。 \n 埃及國內灌溉與飲水約9成仰賴尼羅河,他們表示,1929年與1959年的條約保證了埃及在尼羅河享有「歷史性水權」。 \n 埃及擔心,衣索比亞快速興建大壩,可能導致數以百萬計埃及人飲水與食物短缺。

  • 成都海關查獲衣索比亞入境象牙製品

    成都海關查獲衣索比亞入境象牙製品

    成都海關所屬成都雙流機場海關旅檢現場日前在對從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抵達成都的航班監管過程中,從5名大陸籍旅客行李中查獲疑似象牙製品和疑似穿山甲鱗片。其中疑似象牙製品27件0.861千克;疑似穿山甲鱗片2起,共1.077千克。 \n \n現場關員發現一個黑色行李箱X光機圖像異常,經開箱查驗,發現該旅客將其攜帶的2個佛像和1個牙形吊墜與許多小石子一起混裝於奶粉罐中,5個愛心型吊墜藏匿於口香糖包裝盒中,1個佛像和2個牙形吊墜藏匿於鐵皮餅乾盒中,以上疑似象牙製品均用錫箔紙包裝嚴密,企圖蒙混過關。

  • 成都海關從衣索比亞入境航班查獲象牙製品

    成都海關從衣索比亞入境航班查獲象牙製品

    成都海關今天表示,成都海關所屬成都雙流機場海關旅檢現場2日在對從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抵達成都的航班監管過程中,從3名大陸籍旅客行李中查獲疑似象牙手鐲、吊墜等15件,毛重339克。 \n \n象牙及其製品屬於《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I級保護名錄,大陸自2017年12月31日起全面停止商業性加工銷售象牙及其製品,自2018年10月起全面停止商業性進口穿山甲及其製品。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