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表哥的搜尋結果,共194

  • 女友跟表哥啪啪懷孕 男友怒PO對話卻自爆「跟表哥也做過」

    女友跟表哥啪啪懷孕 男友怒PO對話卻自爆「跟表哥也做過」

    最近社群平台瘋傳一篇標題以「告訴男友我懷孕了,卻被提分手」文章,引發網友討論,文中女大生坦述懷孕,但男友卻不願負責,慘遭分手;不過,事後男友發文反駁,卻又曝另外一段超級母湯的關係,讓網友喊:「這發展真的是讓我措手不及。」

  • 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四)

    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四)

     這天大表哥、大表嫂向我吐露了一些心裡話,她說:「如果不是我母親,他們家具店的事業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其原因就是中國在改革開放的第一波時,大表嫂就寫信向母親借了點錢,在南京開了一間「個體戶」商店,接著又賺了一點錢讓她趕上了潮流賣起流行服飾,成了「萬元戶」,之後再轉做起家具生意至今。所以大表哥和大表嫂非常感念母親當年的協助,如今看到大表哥他們生意經營的不錯,真的也替媽媽感到欣慰。

  • 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三)

    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三)

     2009年,我思念已逝母親的心情也越來越濃,有了想代往生的母親前往南京探望親人的念頭。但由於搬家的關係,幾乎快把家裡整個翻過來了,就是找不到當初記載著南京親戚聯絡方式的那張紙條,以及南京大表哥傢俱店的名片。

  • 兩岸一家人》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三)

    兩岸一家人》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三)

    2009年,我思念已逝母親的心情也越來越濃,有了想代往生的母親前往南京探望親人的念頭。但由於搬家的關係,幾乎快把家裡整個翻過來了,就是找不到當初記載著南京親戚聯絡方式的那張紙條,以及南京大表哥傢俱店的名片。

  • 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二)

    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二)

     在母親因病離世後的2004年,在三哥家聊到了南京,三哥突然問我是否有意願帶他及三嫂和姪女去南京。因為在1994年母親有詢問過三哥是否可以安排一同前往南京,但因三哥事業剛起步,當時實在無法與我們同行,所以三哥當年在沒有陪同母親一起去南京的遺憾下,愧疚感一直存在著,並且三哥也很想讓三嫂和姪女有機會去認識母親南京的家人。

  • 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一)

    三段刻骨銘心的大陸探親之旅(一)

     詩人余光中的《鄉愁》寫到「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這首《鄉愁》也是我父母心中思念中國親人的寫照。

  • 17歲表哥性侵5歲妹!憂惡行曝光「拿石頭狂毆」扔深井滅跡

    17歲表哥性侵5歲妹!憂惡行曝光「拿石頭狂毆」扔深井滅跡

    \n印度恰蒂斯加爾邦日前發生一起慘案,有名嫌犯性侵了年僅5歲的女童後,擔心事跡敗露,他便拿起石頭瘋狂毆打對方,接著將女童丟進水井之中,所幸最後被好心路人救起,不過女童最終還是不治身亡,而嫌犯的身分曝光後,引起輿論譁然。 \n根據《印度時報》報導,事發於7月24日,17歲的表哥與女童一起前往科里亞縣(Koriyadistrict)某處森林放牧時,他竟心生歹念性侵對方,還殘忍地用石頭猛力攻擊,最後將奄奄一息的女童丟進深井之中,打算將她淹死滅跡。 \n雖然女童身負重傷,但她試著讓自己保持在水面上,並且不斷大聲呼救,一名路人聽見後緊急將她救起,報案後送往醫院急救,不過最後她還是不幸離世。警方循線逮捕嫌犯歸案,表哥落網後坦承犯行,目前被指控性侵以及殺人罪名。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送子彈恐嚇總統表哥 犯嫌一肩扛責法院裁押

    送子彈恐嚇總統表哥 犯嫌一肩扛責法院裁押

    「三圓青島」大股東、前立委陳榮盛的媳婦陳信婷,涉嫌教唆男子黎孝忠遞送2顆子彈包裹,恐嚇總統蔡英文遠房表哥、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陳、黎2人遭依槍砲、恐嚇罪嫌起訴。黎男之前遭檢方羈押禁見,今移審台北地院時,想一肩扛下罪責,否認受指使,法官認為有勾串之虞,仍裁定羈押禁見。 \n \n王光祥今年4月間收到裝有2顆子彈的包裹,檢警獲報循線逮捕寄送人黎男,黎男辯稱只是想「教訓一下」,但因兩人並不認識,檢察官懷疑幕後另受人指使,以有共犯未到案為由,對黎男聲押禁見獲准。 \n \n檢警追查發現,黎男假扮快遞送子彈當天,開車載黎男的司機是受陳信婷指使,並掌握黎男當天以LINE詢問陳女:「大安路沒有人,要不要繼續?」,陳女回:「當然要,送去南京東路公司」故認定陳女是共犯,將她逮捕到案後,檢察官諭令20萬元交保。 \n \n檢方23日依槍砲、恐嚇罪嫌起訴黎、陳2人,全案24日移審北院。開庭時,黎男承認遞送子彈,但仍否認受人指示,法官認為他依然有勾串證人、共犯之虞,裁定羈押禁見。 \n

  • 總統表哥遭2顆子彈恐嚇 前立委媳婦涉開車送子彈

    總統表哥遭2顆子彈恐嚇 前立委媳婦涉開車送子彈

    三圓建設董事長、總統蔡英文遠房表哥王光祥,日前收到2顆子彈的恐嚇包裹,檢警查出三 圓大陸子公司三圓青島大股東、前立委陳榮盛的媳婦陳信婷,涉嫌教唆男子黎孝忠送子彈恐嚇,台北地檢署今依槍砲、恐嚇罪嫌起訴陳、黎2人。 \n \n據了解,陳女否認教唆,但檢方掌握她與黎的LINE對話內容,且當天是陳女指示他人開車載黎男去送子彈。但因陳女否認,檢方不清楚陳女涉案動機是否與陳榮盛有關。 \n \n王光祥4月間收到裝有2顆子彈的包裹,報警處理。警方4月底逮捕送子彈的黎孝忠,黎聲稱是對王不滿,想「教訓一下」,但檢方發現黎、王並不認識,懷疑幕後有人教唆,以有共犯未到案為由,聲押黎男獲准,之後,警方再逮捕共犯陳信婷,檢方諭令20萬元交保。 \n \n檢方5月底以證人身分傳喚王光祥說明,據了解,王認為這2顆子彈恐嚇案,不太可能與土地開發利益有關,但到底是誰在幕後教唆,他並不清楚。 \n \n檢警發現,4月17日案發當天,黎男假裝是快遞,送子彈給王,是由共犯陳信婷指示他人開車搭載黎男,先到王的大安路住家,因沒人應門。黎男以LINE詢問陳女:「大安路沒有人,要不要繼續?」,陳女回:「當然要,送去南京東路公司(意指三圓建設」,黎男遂轉往三圓建設,將裝有2顆子彈的恐嚇包裹交給櫃台。

  • 「總統表哥」王光祥遭大同公司提告 獲判無罪確定

    「總統表哥」王光祥遭大同公司提告 獲判無罪確定

    被稱「總統表哥」的三圓建設董事長王光祥從前年起陸續接受媒體採訪,談及大同公司經營權爭議,大同公司自訴誹謗罪,台灣高等法院維持一審認定,認為沒有證據證明王涉犯妨害信用及誹謗罪,判他無罪確定。 \n \n大同公司指控,王光祥是三圓建設董事長,為影響社會及投資大眾對大同公司及其經營團隊之觀感,以達成爭取大同公司經營權之目的,竟意圖散布於眾,基於誹謗、加重誹謗、妨害信用。 \n \n王光祥否認指控,律師辯稱王的陳述、當初指訴均事實,而且是個人出於善意的意見表達,對於公共議題發表適當評論,其目的在保護大同公司所有股東權益及股東利益,並無不法。

  • 蔡總統表哥遭2顆子彈恐嚇  檢警鎖定1台商涉案

    蔡總統表哥遭2顆子彈恐嚇 檢警鎖定1台商涉案

    三圓建設董事長、總統蔡英文遠房表哥王光祥,日前收到2顆子彈的恐嚇包裹,警方逮捕送子彈的黎姓男子,黎男被收押後,檢方諭令共犯陳姓女子20萬元交保,檢方今首度提訊在押的黎男,訊後還押。據了解,檢警依據黎男、陳女的LINE對話,發現案發當天陳女曾開車送黎男到王的住處,因王不在家,才轉往公司。檢警發現,陳女的親屬曾與王因大陸投資案起糾紛,懷疑陳女親屬是幕後教唆者,正深入追查中。 \n \n據了解,由於陳女親屬目前人在大陸經商,檢警將等他返台後,盡速傳喚,以釐清案情。 \n \n王光祥4月間收到裝有2顆子彈的包裹,報警處理。警方4月底逮捕送子彈的黎男,黎聲稱是對王不滿,想「教訓一下」,但檢方發現黎、王並不認識,懷疑幕後有人教唆,以有共犯未到案為由,聲押黎男獲准,之後,警方再逮捕共犯陳姓女子,檢方諭令20萬元交保。 \n \n檢方5月底以證人身分傳喚王光祥說明,據了解,王認為這2顆子彈恐嚇案,不太可能與土地開發利益有關,但到底是誰在幕後教唆,他並不清楚。 \n \n據了解,因王光祥是大同市場派,大同公司將在本月底舉行股東會,因此外界猜測這起恐嚇案是否跟大同有關,但經檢警抽絲剝繭後,不排除全案與王在大陸投資案糾紛有關。 \n \n檢警詢問多名證人發現,共犯陳女的親屬,因大陸投資案與王發生糾紛,陳女親屬曾經向王嗆聲要向大同公司派爆王的料。 \n \n而且檢警發現,4月17日案發當天,黎男假裝是快遞,送子彈給王,是由共犯陳女開車搭載黎男,先到王的大安路住家,因沒人應門。黎男以LINE詢問陳女:「大安路沒有人,要不要繼續?」,陳女回:「當然要,送去南京東路公司(意指三圓建設」,黎男遂轉往三圓建設,將裝有2顆子彈的恐嚇包裹交給櫃台。 \n \n檢警今首度提訊在押的黎男,據了解,檢警提示他跟陳女之間的LINE對話,但黎交代不清,訊後還押。據了解,檢警發現,陳女、黎男等人都與王光祥不熟,因此懷疑是與王有投資糾紛的陳女親屬教唆,由於陳女親屬目前人在大陸,檢警將等他返台後傳喚說明。

  • 表哥性侵12歲表妹 判徒刑6年半

    表哥性侵12歲表妹 判徒刑6年半

    19歲男子與遠房表親在2017年共同出遊,晚間見表妹出門購物,竟在樓梯間企圖性侵,隔年藉著參加花蓮的豐年祭,在表妹住處性侵2次,士林地院分別依強制性交未遂、強制性交罪判處1年10月、3年8月共3罪,應執行6年6月。 \n \n2017年8月表哥與12歲表妹同住花蓮縣某民宿,晚間趁表妹外出購物,在樓梯間對表妹毛手毛腳,附近正巧有人經過,他聽到聲響擔心事跡敗露,趕緊「踩煞車」,犯強制性交未遂罪。 \n \n隔年7月間,表哥以準備豐年祭舞蹈為由到表妹住處,晚間趁表妹獨自一人在房間內玩手機,性侵得逞,隔月自花蓮返回台北,又強拉表妹到露營區的休旅車上,不顧表妹拒絕大喊「不要」、「走開」等語,性侵得逞。 \n \n去年3月表妹無法忍受內心陰影,告訴學校老師遠房親戚的獸行,經合議庭日前審結,依強制性交未遂判處徒刑1年10月,而強制性交2次部分,分別判處有期徒刑3年8月,3罪應執行徒刑6年6月。 \n \n

  • 弟食指長疣「一驗是菜花」被狂罵!爸事後認錯:表哥惹的禍

    弟食指長疣「一驗是菜花」被狂罵!爸事後認錯:表哥惹的禍

    \n大多數人一聽到「菜花」,都會聯想到是不是性生活雜亂才會得到,一名國中男生在爸爸的陪同下前去看診,他告訴醫生食指上長了4、5顆東西,醫生一看認定是「病毒疣」,需要手術切除,但沒想到病理報告卻顯示是「菜花」,爸爸得知後相當生氣,怒斥兒子「私生活不檢點」。不過隔了2週,爸爸再度找上醫生,並表示自己誤會兒子了,原來一切都是「表哥」惹的禍。 \n外科名醫江坤俊在《醫師好辣》節目中指出,他的一位老病人帶著國中的兒子來看診,表示兒子食指上長了4、5顆東西,醫生一看馬上認定是病毒疣,並建議開刀移除,否則會越長越多。不過這個病毒疣的表面皺皺的,與一般病毒疣不太相同,因此醫生內心也產生疑惑。 \n \n手術結束後隔一週,病理報告也出爐,病理科醫師竟在上面卻註記「菜花病毒疣」,而醫師也坦誠地告訴父親,父親得知後勃然大怒,「你才國中,你手指怎麼會長菜花?」還將兒子拖到簾子後,請醫師檢查私密處是否也有長,所幸沒有。父親出了診間後,仍不停狂罵兒子,認為他「私生活不檢點」。 \n \n2、3個禮拜過後,這名父親主動找上醫師,並表示他誤會兒子了,江坤俊表示,這對父子回家後因菜花一事鬧了家庭革命,後來才發現原來菜花是表哥傳染的,兒子並沒有在外面亂搞。原來是表哥北上唸大學,暫時住在這對父子家中,應該是表哥「去外面玩」而染上菜花,隨手抓一抓又觸碰電腦,而這名國中弟因手上有小傷口,又接著使用電腦,才會因此而染上菜花。 \n

  • 妙齡女醉後險亂倫 熱吻表哥後睡床和沙發

    妙齡女醉後險亂倫 熱吻表哥後睡床和沙發

    \n酒後真的會出亂子!一名年輕女子,某次黃湯下肚後,竟然跟表哥熱吻,還回到租屋處「進攻」,雖然之後突然清醒打住,各自睡床和沙發,但越線的感覺讓年輕女難忘,直呼自己可能喜歡上表哥了,不知該怎麼辦! \n \n一名女子在《Dcard》發文表示,小時候跟表哥只有過節會一起玩耍,長大了因年齡相仿,會一起約吃飯、看電影、酒吧、踏青等。某次去酒吧喝酒時,可能玩得太high,倆人竟然親了起來,還一起回到表哥租屋處。 \n \n眼看就要發生亂倫,表哥突然清醒停下來,自己去睡沙發,原PO睡床。事後PO常常夢到表哥,覺得自己喜歡上他了。 \n \n原PO表示,表哥的爸爸是她舅舅,但舅舅是被領養的,其實沒有血緣關係,她因而生出「既然這樣在一起也沒關係吧」的念頭。原PO也覺得自己瘋了,發文希望網友好好罵醒她。 \n \n一名警察專科學校回應表示:「如果沒有血緣關係,那在一起應該是不會怎樣的,只是有幾點你要想清楚: \n1.家人那邊要怎麼解釋 \n2.以後家庭聚餐或家族聚會怎麼辦 \n3.以後要是真的不適合想分手,後續問題會非常麻煩 \n4.你要怎麼跟你朋友介紹你「表哥」 \n5.其他類似相關問題 \n \n其實你要想清楚,你是真的喜歡他還是只是那天他吻妳撲倒你讓你覺得很刺激,這兩個是有差的」。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n★中時新聞網提醒您: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n \n

  • 為何古代近親結婚殘疾兒比較少?

    為何古代近親結婚殘疾兒比較少?

    現代社會為了避免夫妻生下殘疾兒,法律明文規定三代之內不准結婚,但古代這種狀況卻很常見,但特別的是,當時生下有殘疾的小孩卻比現代少;原來在當時的表兄妹,可能隔了好幾代,血緣關係疏遠,意外成功減少生殘疾兒的風險。 \n古裝電視劇或電影中經常能看到表兄妹結婚,甚至有俗話說「表哥表妹,天生一對」,在歷史上也有不少近親結婚的實例,像是漢武帝和陳阿嬌、陸游和唐婉、王獻之和郗道茂;但有別於現代近親結婚生子容易生出有問題的孩子,當時卻鮮少傳出表兄妹生出殘疾兒。 \n古時候醫療不如現代發達,女人懷孕時胎兒有問題往往在孕期就可能流產,或是有殘缺的小孩也很難活到成年,因此有病的基因就不太會遺傳到下一代;再來就是近親並非字面上的「近」,親戚間因時間或居住地等關係可能疏遠,隔了好幾代後,血緣關係也較疏遠,但就古代宗法認定的關係,仍得算是三代以內的旁系血親。 \n不過,在遺傳學上有血緣關係結婚生小孩,都還是有生下殘缺兒童的機率;但古代的表哥與表妹其實並非現代人想像的那麼親近,兩人之間的血緣說不定繞了好幾圈,結婚生子就一點也不奇怪。

  • 去浴堂洗澡 直擊228緝菸現場

    去浴堂洗澡 直擊228緝菸現場

     和同事一起到浴堂去洗澡,那浴堂在承德路,走在半路上,看到天馬茶房對面路旁有警察在抓私菸販子,那些賣私菸的不顧台灣菸酒專賣的禁令,男男女女用一塊方形布巾包了幾十條香菸,攤在街旁販賣,取締的警察巡邏過來時,他們裹起香菸就閃,當時有一位婦人閃得慢了些,被警察逮個正著,要沒收她的私菸,婦人叫鬧拉扯死也不肯放手,旁邊的菸販則吆喝助陣,叫罵警察,民眾圍聚觀看,越聚越多,有人開始鼓噪,對兩個警察叫囂,我看情況不對,有點害怕。 \n 原來,是遇到了颱風,我心想:完了,聽說從前唐山過台灣,也不曉得有多少人沉屍在黑水溝,我們這一船人,任憑風推浪撲,恐怕也在劫難逃! \n 遇到颱風 大難不死 \n 這時,我已嘔吐得全身癱瘓,陣陣胃痛,不停地乾嘔,嘔得眼冒金星,最後竟嘔出了紅中帶黃的苦汁,我以為是吐血,一陣暈厥,失去了知覺。 \n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被一陣嘈雜的人聲驚醒,聽見有人在叫: \n 「看到了!看到山峰了!」 \n 我悠悠然漸漸清醒,覺得風力已經減小,帆船已不再升天入海,原來我們沒有被颱風吹翻,只是現在不曉得被吹到了那裡。 \n 「是菲律賓吧?」 \n 「不會啦,該是淡水吧?」 這時,我才聽到是表哥的聲音,他在濕淋淋的船艙裡向我招手:「來!幸虧船老大把你用粗繩綑綁,不然你恐怕已經去見海龍王啦!」 \n 我向掌舵的中年男子拱拱手,全身無力,費勁地解開繩索,爬進船艙。 \n 全船的人都是全身濕透,我覺得很冷,和表哥相偎而躺,互相取暖。 \n 當時「閩八」號帆船如果翻覆在黑水溝,全船的人絕對無一倖免,死了還不是死了,有誰知道? \n 可是我大難不死,看著帆船駛進一個小港,叫做「公司寮」,那是苗栗縣後龍溪口。 \n 踏上岸時,我差點跌倒,覺得那碼頭也是升浮動盪的,兩腿幾乎站不穩。 \n 在那港口的小旅舍中住了一夜,第二早才搭北上的火車,中午到了台北,那是民國35年5月31日。 \n 初履台灣,發覺台北市街殘破不堪,許多大樓如台灣銀行、總督府、法院等都被盟軍飛機炸得沒有屋頂,只剩下殘壁,幾條大馬路只在中間鋪有一個車道的瀝青,兩旁都是土石路面,滿街男女大都穿木屐,最繁華的算是延平北路,然而入夜街燈昏暗,騎單車必須在車把手上插一支大香,藉一點紅光避免對撞。 \n 表哥把我安排在同鄉施維俊兄處住宿,他已先來並在林產管理處工作,宿舍在植物園內,表哥則由行政長官公署民政處唐股長念濤介紹到廣州街警察學校任會計,後來,承施維俊兄把我推薦給他的老長官張丹崖先生,當時張先生在日產處理委員會任主任秘書,將我安插在該會文書股任雇員,負責繕寫公文與校對工作,分配宿舍住在延平北路圓環旁邊的「高義閣旅社」二樓。 \n 參加第一屆光復節 \n 這家旅社原為中日合資經營,日方股份由政府接收,把二樓十幾間客房作為宿舍,底樓則由本省人股東代表陳姓夫婦主持營業,我們住在樓上,伙食包由旅社供應,房間清潔衛生也由服務生擔任,我和一位姓潘的同事共住一房,上班的辦公室則在台北火車站正對面的一座招商局大樓二樓,每天早晚有交通車接送上下班,生活過得很規律。 \n 沒有多久,接到父親從貴陽寄來的信,說他原想請調到台灣高等法院服務,豈料層峰不放,沒有批淮,叫我在台灣自謀生活。好在我已找到工作,不然的話,那不是進退兩難嗎? \n 當時,中央政府在戰後百廢待舉,全力光復各地淪陷區,台灣遠處海外,根本無暇顧及,全由行政長官陳儀肩負大任,他帶來的一批接收人員良窳不齊,但是台灣同胞能夠重返祖國懷抱,無不歡欣鼓舞,而我也能在光復後的第二年,就來到台灣,參加了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的第一屆台灣光復節,真是感到榮幸。 \n 次年,也就是民國三十六年,春節過後不久,正是二月二十七日,下班回到高義閣旅社,吃了晚餐,和同事一起到浴堂去洗澡,那浴堂在承德路,走在半路上,看到天馬茶房對面路旁有警察在抓私菸販子,那些賣私菸的不顧台灣菸酒專賣的禁令,男男女女用一塊方形布巾包了幾十條香菸,攤在街旁販賣,取締的警察巡邏過來時,他們裹起香菸就閃,當時有一位婦人閃得慢了些,被警察逮個正著,要沒收她的私菸,婦人叫鬧拉扯死也不肯放手,旁邊的菸販則吆喝助陣,叫罵警察,民眾圍聚觀看,越聚越多,有人開始鼓噪,對兩個警察叫囂,我看情況不對,有點害怕,拉了同事,離開現場,到浴堂去洗澡。(待續)

  • 吳東權跨世紀人生──去浴堂洗澡 直擊228緝菸現場(三)

    吳東權跨世紀人生──去浴堂洗澡 直擊228緝菸現場(三)

    原來,是遇到了颱風,我心想:完了,聽說從前唐山過台灣,也不曉得有多少人沉屍在黑水溝,我們這一船人,任憑風推浪撲,恐怕也在劫難逃! \n \n遇到颱風 大難不死 \n \n這時,我已嘔吐得全身癱瘓,陣陣胃痛,不停地乾嘔,嘔得眼冒金星,最後竟嘔出了紅中帶黃的苦汁,我以為是吐血,一陣暈厥,失去了知覺。 \n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被一陣嘈雜的人聲驚醒,聽見有人在叫: \n「看到了!看到山峰了!」 \n我悠悠然漸漸清醒,覺得風力已經減小,帆船已不再升天入海,原來我們沒有被颱風吹翻,只是現在不曉得被吹到了那裡。 \n「是菲律賓吧?」 \n「不會啦,該是淡水吧?」 這時,我才聽到是表哥的聲音,他在濕淋淋的船艙裡向我招手:「來!幸虧船老大把你用粗繩綑綁,不然你恐怕已經去見海龍王啦!」 \n我向掌舵的中年男子拱拱手,全身無力,費勁地解開繩索,爬進船艙。 \n全船的人都是全身濕透,我覺得很冷,和表哥相偎而躺,互相取暖。 \n當時「閩八」號帆船如果翻覆在黑水溝,全船的人絕對無一倖免,死了還不是死了,有誰知道? \n可是我大難不死,看著帆船駛進一個小港,叫做「公司寮」,那是苗栗縣後龍溪口。 \n踏上岸時,我差點跌倒,覺得那碼頭也是升浮動盪的,兩腿幾乎站不穩。 \n在那港口的小旅舍中住了一夜,第二早才搭北上的火車,中午到了台北,那是民國35年5月31日。 \n初履台灣,發覺台北市街殘破不堪,許多大樓如台灣銀行、總督府、法院等都被盟軍飛機炸得沒有屋頂,只剩下殘壁,幾條大馬路只在中間鋪有一個車道的瀝青,兩旁都是土石路面,滿街男女大都穿木屐,最繁華的算是延平北路,然而入夜街燈昏暗,騎單車必須在車把手上插一支大香,藉一點紅光避免對撞。 \n表哥把我安排在同鄉施維俊兄處住宿,他已先來並在林產管理處工作,宿舍在植物園內,表哥則由行政長官公署民政處唐股長念濤介紹到廣州街警察學校任會計,後來,承施維俊兄把我推薦給他的老長官張丹崖先生,當時張先生在日產處理委員會任主任秘書,將我安插在該會文書股任雇員,負責繕寫公文與校對工作,分配宿舍住在延平北路圓環旁邊的「高義閣旅社」二樓。 \n \n參加第一屆光復節 \n \n這家旅社原為中日合資經營,日方股份由政府接收,把二樓十幾間客房作為宿舍,底樓則由本省人股東代表陳姓夫婦主持營業,我們住在樓上,伙食包由旅社供應,房間清潔衛生也由服務生擔任,我和一位姓潘的同事共住一房,上班的辦公室則在台北火車站正對面的一座招商局大樓二樓,每天早晚有交通車接送上下班,生活過得很規律。 \n沒有多久,接到父親從貴陽寄來的信,說他原想請調到台灣高等法院服務,豈料層峰不放,沒有批淮,叫我在台灣自謀生活。好在我已找到工作,不然的話,那不是進退兩難嗎? \n當時,中央政府在戰後百廢待舉,全力光復各地淪陷區,台灣遠處海外,根本無暇顧及,全由行政長官陳儀肩負大任,他帶來的一批接收人員良窳不齊,但是台灣同胞能夠重返祖國懷抱,無不歡欣鼓舞,而我也能在光復後的第二年,就來到台灣,參加了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的第一屆台灣光復節,真是感到榮幸。 \n次年,也就是民國三十六年,春節過後不久,正是二月二十七日,下班回到高義閣旅社,吃了晚餐,和同事一起到浴堂去洗澡,那浴堂在承德路,走在半路上,看到天馬茶房對面路旁有警察在抓私菸販子,那些賣私菸的不顧台灣菸酒專賣的禁令,男男女女用一塊方形布巾包了幾十條香菸,攤在街旁販賣,取締的警察巡邏過來時,他們裹起香菸就閃,當時有一位婦人閃得慢了些,被警察逮個正著,要沒收她的私菸,婦人叫鬧拉扯死也不肯放手,旁邊的菸販則吆喝助陣,叫罵警察,民眾圍聚觀看,越聚越多,有人開始鼓噪,對兩個警察叫囂,我看情況不對,有點害怕,拉了同事,離開現場,到浴堂去洗澡。(待續) \n

  • 挑著一卡皮箱 告別母親渡海來台

    挑著一卡皮箱 告別母親渡海來台

     我雙手死命地抓住船緣,身子爬伏在船尾,斷斷續續地往海中嘔吐,只見那墨綠色的海水,這「黑水溝」真是名不虛傳,海面像萬馬奔騰,翻天覆地,這船身一下子被托到浪峰,猶如即將升天;俄而驀然往下沉淪,四週的海浪超過船桅,好像巳經沉入海底,就在這樣一升一降的折騰下,我又是一陣嘔吐。 \n 再艱難的日子,在母親的張羅下,總算熬到了我在礪青中學畢業,以成績優異,由我填寫兩個高中,可以免試保送,然而家中已經沒有餘力讓我再升學了,於是我填了「仙遊師範學校」,因為該校是公費,不但免繳學雜費,還供應食宿,可是看到母親和梅妹那麼辛勞,又決心找個工作,到城裡去報考稽征員、文書員,想藉以減輕母親負擔,也可讓衡弟繼續上學,就在這樣猶豫不決中,鄉下缺少日曆,糊里糊塗地已過了前往仙遊師範學校報到註冊的日子,結果是工作沒有找到,師範也沒有讀成,只好在家幫母親種田,還好各項粗細農藝都難不倒我。 \n 抗戰勝利獲父親音訊 \n 突然,有一天聽說莆田城裡鞭炮沖天,甚至因而失火,燒掉了一條街,我趕進城去探聽究竟,原來是天大的喜訊:日本無條件投降,八年抗戰終於得到了最後勝利!東北三省、台灣、澎湖群島一律歸還中國!我回家把喜訊告訴母親,母親抱著我不停地哭泣,不曉得是高興還是傷心。 \n 當時,全國都處在接收復員、狂歡慶賀的氛圍之中。 \n 沒有多久,收到了父親從貴陽寄來報平安的信,中斷音訊兩三年,又取得了聯絡,母親拿著信又哭了老半天,眼淚把信箋上的字都浸暈了。 \n 日思夜想,期盼了三四年,淪陷區光復了,全國統一了,在大後方工作的父親該可以回鄉了吧!想不到父親竟來信說:「台灣省光復了,我將申請調到台灣高等法院去工作。」原來父親在貴陽高院擔任書記官,正在申請調往台灣。 \n 台灣,多麼響亮的地名,從小學到中學,每次讀到滿清因甲午戰敗,割台澎群島給日本的歷史時,全班同學莫不悲憤填膺,尤其是我,親自體驗到日本飛機在川桂濫炸平民,死傷枕藉的慘狀,更是痛恨交加,如今台灣重回祖國懷抱,父親又要調職前往,而且也要我從福建直接渡台會合,使我興奮莫名。 \n 事有湊巧,碗洋村二表哥施祖謀這時從長樂縣回家,說是他的一位長官唐念濤先生已經追隨陳儀前往台灣接收,來電叫表哥趕快前往協助,表哥赴台前,先回家鄉向父母告別,這是好機會,於是我決定跟表哥一道走。 \n 當時從福州或廈門開往台灣的船隻幾乎都被政府包攬了,奉命渡台的軍公警人員很多,我們根本買不到船票,幸虧表哥的父親(我叫姑丈,因為表哥的母親和我母親是親姐妹)在涵江鎮一家商行裡當賬房,認識一家蜂尾鎮的洋行老闆,正好有一船貨即將運往台灣,於是介紹我們表兄弟去蜂尾港乘帆船。 \n 「黑水溝」名不虛傳 \n 行前,母親幫我整理行囊,一個皮箱、一條毛氈,是從四川返鄉時帶回來的,用一根扁擔挑著,母親送我到碗洋村表哥家去會合,走到很遠的大榕樹下,我要母親轉身回家,我說: \n 「反正台灣很近,我去一兩年就會回家。」 \n 「要常寫信回家。」母親語帶哽咽。 \n 「會的!說不定父親到台灣後會把媽媽弟妹一起接過去呢!」 \n 母親點點頭,我看到她的眼眶中的淚水就要溢出來了。 \n 為了不讓母親傷心,我接過行李擔子,挑在肩上,頭也不回地大踏步而去。 \n 和表哥在蜂尾港候船,等了五天,終於可以登船了,那是一艘中型的帆船,編號「閩八」,毫無機動力,完全依賴風帆,船艙下裝貨,船艙上載了十幾名男女,只能肩靠肩地平躺在船板上,帆船趁著漲潮起風,緩慢地幌進台灣海峽,那天是民國三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 \n 祖謀表哥比我大五歲,那年我虛歲叫十八歲,帆船出港時,船上的人都很興奮,表哥跟同船的男女有說有笑,不久,海浪越來越大,小帆船搖晃得很厲害,大家都沉寂下來,我開始頭暈,昏昏沉沉睡了一天一夜,原先準備的糕餅乾糧一口也沒吃,第二天,我聽船上有人說已經看到台灣島了,下午,又有人說快進雞籠港了,看到火車了,我在迷迷糊糊中,覺得快熬過去了,心中暗喜,豈料沒有多久,海上竟然陣陣強風暴雨,把帆船吹得顛顛倒倒,船員已將主帆降下,只見他們在船緣邊爬來爬去,忙碌緊張,我則開始嘔吐,勉強爬到船尾朝舵孔處往海裡吐,掌舵的船老大對我大叫: \n 「手抓緊!不要掉下去!」 \n 我雙手死命地抓住船緣,身子爬伏在船尾,斷斷續續地往海中嘔吐,只見那墨綠色的海水,這「黑水溝」真是名不虛傳,海面像萬馬奔騰,翻天覆地,這船身一下子被托到浪峰,猶如即將升天;俄而驀然往下沉淪,四週的海浪超過船桅,好像巳經沉入海底,就在這樣一升一降的折騰下,我又是一陣嘔吐,胃中早已空空如也,最後吐的只是苦澀的黃汁,整個人就癱瘓在船尾的舵孔處,不能動彈,船老大拋過一根粗繩,把我攔腰綑住。 \n 「這颱風來得怪!」 \n 依稀聽到船員的話聲,我微抬起頭看見船員在往海裡撒紙錢,口中唸唸有詞:「媽祖保佑!媽祖保佑!」(待續)

  • 吳東權跨世紀人生──挑著一卡皮箱 告別母親渡海來台(二)

    吳東權跨世紀人生──挑著一卡皮箱 告別母親渡海來台(二)

    再艱難的日子,在母親的張羅下,總算熬到了我在礪青中學畢業,以成績優異,由我填寫兩個高中,可以免試保送,然而家中已經沒有餘力讓我再升學了,於是我填了「仙遊師範學校」,因為該校是公費,不但免繳學雜費,還供應食宿,可是看到母親和梅妹那麼辛勞,又決心找個工作,到城裡去報考稽征員、文書員,想藉以減輕母親負擔,也可讓衡弟繼續上學,就在這樣猶豫不決中,鄉下缺少日曆,糊里糊塗地已過了前往仙遊師範學校報到註冊的日子,結果是工作沒有找到,師範也沒有讀成,只好在家幫母親種田,還好各項粗細農藝都難不倒我。 \n \n抗戰勝利獲父親音訊 \n \n突然,有一天聽說莆田城裡鞭炮沖天,甚至因而失火,燒掉了一條街,我趕進城去探聽究竟,原來是天大的喜訊:日本無條件投降,八年抗戰終於得到了最後勝利!東北三省、台灣、澎湖群島一律歸還中國!我回家把喜訊告訴母親,母親抱著我不停地哭泣,不曉得是高興還是傷心。 \n當時,全國都處在接收復員、狂歡慶賀的氛圍之中。 \n沒有多久,收到了父親從貴陽寄來報平安的信,中斷音訊兩三年,又取得了聯絡,母親拿著信又哭了老半天,眼淚把信箋上的字都浸暈了。 \n日思夜想,期盼了三四年,淪陷區光復了,全國統一了,在大後方工作的父親該可以回鄉了吧!想不到父親竟來信說:「台灣省光復了,我將申請調到台灣高等法院去工作。」原來父親在貴陽高院擔任書記官,正在申請調往台灣。 \n台灣,多麼響亮的地名,從小學到中學,每次讀到滿清因甲午戰敗,割台澎群島給日本的歷史時,全班同學莫不悲憤填膺,尤其是我,親自體驗到日本飛機在川桂濫炸平民,死傷枕藉的慘狀,更是痛恨交加,如今台灣重回祖國懷抱,父親又要調職前往,而且也要我從福建直接渡台會合,使我興奮莫名。 \n事有湊巧,碗洋村二表哥施祖謀這時從長樂縣回家,說是他的一位長官唐念濤先生已經追隨陳儀前往台灣接收,來電叫表哥趕快前往協助,表哥赴台前,先回家鄉向父母告別,這是好機會,於是我決定跟表哥一道走。 \n當時從福州或廈門開往台灣的船隻幾乎都被政府包攬了,奉命渡台的軍公警人員很多,我們根本買不到船票,幸虧表哥的父親(我叫姑丈,因為表哥的母親和我母親是親姐妹)在涵江鎮一家商行裡當賬房,認識一家蜂尾鎮的洋行老闆,正好有一船貨即將運往台灣,於是介紹我們表兄弟去蜂尾港乘帆船。 \n \n「黑水溝」名不虛傳 \n \n行前,母親幫我整理行囊,一個皮箱、一條毛氈,是從四川返鄉時帶回來的,用一根扁擔挑著,母親送我到碗洋村表哥家去會合,走到很遠的大榕樹下,我要母親轉身回家,我說: \n「反正台灣很近,我去一兩年就會回家。」 \n「要常寫信回家。」母親語帶哽咽。 \n「會的!說不定父親到台灣後會把媽媽弟妹一起接過去呢!」 \n母親點點頭,我看到她的眼眶中的淚水就要溢出來了。 \n為了不讓母親傷心,我接過行李擔子,挑在肩上,頭也不回地大踏步而去。 \n和表哥在蜂尾港候船,等了五天,終於可以登船了,那是一艘中型的帆船,編號「閩八」,毫無機動力,完全依賴風帆,船艙下裝貨,船艙上載了十幾名男女,只能肩靠肩地平躺在船板上,帆船趁著漲潮起風,緩慢地幌進台灣海峽,那天是民國三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 \n祖謀表哥比我大五歲,那年我虛歲叫十八歲,帆船出港時,船上的人都很興奮,表哥跟同船的男女有說有笑,不久,海浪越來越大,小帆船搖晃得很厲害,大家都沉寂下來,我開始頭暈,昏昏沉沉睡了一天一夜,原先準備的糕餅乾糧一口也沒吃,第二天,我聽船上有人說已經看到台灣島了,下午,又有人說快進雞籠港了,看到火車了,我在迷迷糊糊中,覺得快熬過去了,心中暗喜,豈料沒有多久,海上竟然陣陣強風暴雨,把帆船吹得顛顛倒倒,船員已將主帆降下,只見他們在船緣邊爬來爬去,忙碌緊張,我則開始嘔吐,勉強爬到船尾朝舵孔處往海裡吐,掌舵的船老大對我大叫: \n「手抓緊!不要掉下去!」 \n我雙手死命地抓住船緣,身子爬伏在船尾,斷斷續續地往海中嘔吐,只見那墨綠色的海水,這「黑水溝」真是名不虛傳,海面像萬馬奔騰,翻天覆地,這船身一下子被托到浪峰,猶如即將升天;俄而驀然往下沉淪,四週的海浪超過船桅,好像巳經沉入海底,就在這樣一升一降的折騰下,我又是一陣嘔吐,胃中早已空空如也,最後吐的只是苦澀的黃汁,整個人就癱瘓在船尾的舵孔處,不能動彈,船老大拋過一根粗繩,把我攔腰綑住。 \n「這颱風來得怪!」 \n依稀聽到船員的話聲,我微抬起頭看見船員在往海裡撒紙錢,口中唸唸有詞:「媽祖保佑!媽祖保佑!」(待續) \n

  • 7歲就愛了 表兄妹結婚生子下場慘

    7歲就愛了 表兄妹結婚生子下場慘

    不少人從小就和親戚玩在一起,也因此培養出好感情,但國外一對表兄妹的感情恐怕是好過頭了!美國一對表兄妹從小對對方萌生出愛意,在家人反對之下斷了連繫,長大各自離婚後竟然又命運般的重逢,不但懷孕還決定要共結連理,但由於2人的關係被判為亂倫,將有可能面臨5年的有期徒刑。 \n根據外媒報導,一名37歲的男子Michael Lee和太太Angela Peang居住在美國猶他州老鷹山(Eagle Mountain),看起來與平常夫妻無異的2人實際上竟然是一對表兄妹。原來2人從小感情就很好,每天玩在一起後居然漸漸滋生愛意,還決定私訂終身,躲在衣櫥裡體驗初吻和親密擁抱,被家人發現後遭到強烈反對,也急速斬斷這段禁忌的愛戀。 \n長大之後2人各自結婚,Angela還生了2個女兒,但最後分別在2010年、2012年都以離婚收場。一直到前年2人又再度連絡上,更發現對方就是對的人,陷入瘋狂熱戀,去年2人跑到表兄妹婚姻合法的科羅拉多州結婚,正式成為夫妻,Angela更是懷了表哥的小孩,預計今年5月會出生。但由於2人居住的猶他州老鷹山在法律上認定2人的關係是「亂倫」,如果繼續居住於此將有可能面臨5年的有期徒刑,目前小倆口已經上網發起連署,希望爭取結婚生子的合法權利。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