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西京的搜尋結果,共10

  • 日本報春魚是牠!新春限定料理把牠端上桌

    日本報春魚是牠!新春限定料理把牠端上桌

    鰆魚在春季為產卵而群聚於沿海附近,捕撈量大增,因此對日本人來說有報春魚之稱,也是開春必嚐的美味旬魚。和食EN日本料理料理長佐京健太郎用西京燒為料理概念,再加入櫻花元素,即日起至3月31日止,推出鰆魚竹筍櫻花味噌燒、酥炸鰆魚高麗菜生春捲、櫻花蝦竹筍土鍋飯、鰆魚涮涮鍋櫻花高湯等期間限定料理。 \n \n外表閃著七彩光澤的鰆魚體型修長,肉質鮮嫩,油脂肥厚,體型看似不小,但實則上卻非常嬌貴,在台捕撈最為旺盛的澎湖有「白金」、「提督魚」等美稱,主要以香煎或搭配澎湖酸菜為料理;在日本,鰆魚多以味噌、醬油、味醂等不同醬料,做為味噌燒、幽庵燒等料理,最為知名的做法便是源自京都,使用西京味噌醃製再燒烤的西京燒。 \n \n「鰆魚竹筍櫻花味噌燒」透過西京味噌與鹽漬櫻花調和為櫻花味噌,選用鰆魚油脂豐富的腹部一同醃製與烤製,鹹甜風味帶出鰆魚肉質鮮美,冷熱品嚐皆別有一番風味;同樣以味噌調味的「酥炸鰆魚高麗菜生春捲」,由外涼的清爽高麗菜包覆著內熱的酥炸鰆魚,佐京健太郎認為藉由冷熱交融的品嘗方式,不僅一起嘗到不同口感的美味,也能代表春季的意象。 \n \n優雅的賞櫻也幻化為料理,以櫻花花飄落的印象端出「鰆魚涮涮鍋櫻花高湯」,將飄落於河面的櫻花,巧妙改為漂流在鍋內高湯上,將肉質紮實的鰆魚背部放於櫻花高湯內涮約3至5秒,品嘗前再沾上少許用日式醬油、柚子皮與山藥泥調製的沾醬,入口後鰆魚因醬汁有著滑順清爽口感,肉質也有清香;最後,品嘗完鰆魚涮涮鍋,可別忘了請服務人員為所剩的高湯做雜炊料理,米飯或烏龍麵與高湯的煮出的精華,也能讓人再大快朵頤一番。

  • 趙飛燕有多淫亂?竟能「日以十數 無時休息」

    趙飛燕有多淫亂?竟能「日以十數 無時休息」

    司馬遷在《史記·呂不韋列傳》中這樣寫秦始皇的母親:始皇帝益壯,太后淫不止。呂不韋恐覺禍及己,乃私求大陰人嫪毐以為捨人,時縱倡樂,使毐以其陰關桐輪而行,令太后聞之,以啗太后。太后聞,果欲私得之。呂不韋乃進嫪毐,詐令人以腐罪告之。 \n不韋又陰謂太后曰:「可事詐腐,則得給事中。」太后乃陰厚賜主腐者吏,詐論之,拔其鬚眉為宦者,遂得侍太后。太后私與通,絕愛之。有身,太后恐人知之,詐卜當避時,徙宮居雍。嫪毐常從,賞賜甚厚,事皆決於嫪毐。嫪毐家僮數千人,諸客求宦為嫪毐舍人千餘人。 \n嫪毐將陰莖穿在桐木車輪上能轉動而行,這顯然是太能扯了,堪稱神話。這是史記中最能扯的一段,寫得不亞於小說。 \n西京雜記中這樣寫趙飛燕之淫亂:「慶安世年十五,為成帝侍郎。善鼓琴,能為雙鳳離鸞之曲。趙後悅之,白上,得出入禦內絕見愛幸。嚐著輕絲履,招風扇,紫綈裘,與後同居處。欲有​​子,而終無冑嗣。趙後自以無子,常託以祈禱,別開一室,自左右侍婢以外,莫得至者,上亦不得至焉。以軿車載輕薄少年,為女子服入后宮者日以十數,與之淫通,無時休息。有疲怠者,輒差代之,而卒無子。」 \n就算是為了生孩子,也不至於這樣用功吧——「無時休息」,「有疲怠者,輒差代之」。 \n蓋因男權社會,女性淫亂更是陰陽顛倒、大逆不道,於是史家的筆下充滿著道聽途說和臆斷想像,摻雜著辛辣的諷刺以及濃重的個人感性色彩。

  • 西京銀行料理達人 來台指導學生廚藝

    西京銀行料理達人 來台指導學生廚藝

    城市科大與日本山口縣的西京銀行產學合作,舉行「西京美食發表會」,邀請日本料理達人伊藤吉郎教導學生刀法、取肉、去骨。

  • 志工掃街起舞 喚回貴陽老街光彩

    志工掃街起舞 喚回貴陽老街光彩

     西京文藝組織志工用掃地行動,喚起居民使命,盼共同找回台北第一街「貴陽街」昔日繁華市街景象,繼去年暑假後昨天再度啟動「貴陽街日光計畫」,不讓台北第一街默默無聞淹沒在歷史洪流中。 \n 昨早在地耆老與社區住民共聚萬華青山宮前廣場,侯青藝團舞者把老街文史和店家特色編排成舞,帶領萬華社大與西京志工,拿起掃把跳起輕快的現代掃地操,還有在地社團出動北管藝陣,范謝將軍神將也響應演出,現場十分熱鬧。 \n 志工去年拿起掃把替貴陽街打掃,引起居民好奇詢問,逐漸把居民對台北第一街的熱情找回,計畫發起人、文史工作者黃適上表示,對艋舺發展遠落後一府二鹿感到扼腕,才想透過從身體勞動開始改變街廓面貌和店家思維。 \n 50年老店阿猜嬤二代傳人柯得隆說,很感謝在地年輕一代,激起大家對擦亮台北第一街招牌的渴望,接下來要靠居民力量,迎回老街過去的光采,改變陳舊想法,讓全台灣、全世界看見艋舺。 \n 經龍山國中校長許珍琳推動下,今年有10個班級的學生在暑假投入社區服務。她說,學生透過打掃能更了解居住的萬華。即日起到下月17日,每天上午9點30分、下午4點安排文化導覽與社區服務,讓行動影響力延續,留下更多艋舺的時代軌跡。

  • 碎臉娃娃 耗6小時拼回臉

    碎臉娃娃 耗6小時拼回臉

    遭遇車禍而導致面部毀容的陝西「碎臉娃娃」小文,今天經過6個多小時的精細「拼臉」手術,在西安西京醫院恢復了容貌,正常的飲食功能也將逐步恢復。 \n家住陝西咸陽市的6歲男童小文12月初遭遇車禍,面部被毀。經西京醫院專家的救治,小文得以生還,但其面部骨骼近乎粉碎,鼻背部、雙側眶底的骨頭裂成了數百碎片。 \n西京醫院整形外科副主任舒茂國向《中新社》表示,依當時情形,待小文臉部的腫脹消失,碎裂的雙側眶底將撐不住眼球,鼻子塌陷無法呼吸,下巴斷裂則無法進食,並導致整個面部坍塌。若想恢復臉部功能和容貌,必須進行「拼臉」手術。

  • 新故鄉願景-發揚西京文化 重現古城之美

    新故鄉願景-發揚西京文化 重現古城之美

     台北市萬華區雖在「一府二鹿三艋舺」的古城之列,卻因追趕不上台北都會發展的一致性,而落入邊陲、停滯和雜亂的刻板印象中;又因為歷史遺留的痕跡,讓「艋舺」始終不進主流之眼,乃至於忽略過往風華及其生命力和包容性。許多在地年輕文史工作者和有志人士,打出「西京」名號,試圖翻轉艋舺印象,以文化行動來體現台北古城的美好。 \n 台北城西 文化新定義 \n 西京,指的是台北城西,萬華藝術文史工作者黃適上認為,「這是超脫的新文化想像。」因為不論過去的艋舺或今日的萬華,都已有包袱,必須提供一個不同的文化定義。他說,這是「艋舺囝仔的河流文化夢,也是台北小孩的文化使命。」 \n 1971年生的黃適上是「西京淡水河文化藝術發展組織」推手之一。曾是媒體人的他,因對祖父的尊敬和對故鄉疼惜,毅然放下工作,於2007年起擔任萬華全職文化志工,一心想籌備個基金會,讓艋舺文化能夠抬頭。 \n 他接受「新故鄉動員令」主持人李偉文訪問時表示,希望能透過一個在地團體,提醒大家台北應有更深層的土地思考,「尋根、鄉愁是這座城市裡被遺忘的人文歷史價值。因為這樣,我們逐漸拋棄了阿公阿嬤留下來的敬天、敬地、敬人的城市精神。」 \n 寶斗里長阿公 除惡名 \n 黃適上就是因為阿公留下的精神,才接下這個發展故鄉的棒子。今年4月,以105歲高齡去世的黃春生是萬華地區名人,曾任「天下第一里」寶斗里里長30年的他,力抗黑道和娼館業者,致力改變此地所背負的惡名。 \n 「寶斗里是早期河岸發展的起點,從清代開始就是青樓藝妓、船舶停靠上岸的風月場所,」黃適上解釋,這裡被日本殖民政府劃為公定的風月場所「遊廓」,也有衛生、人口和毒品等管控制度,但戰後卻被嚴重扭曲,隨著高級情色業轉移到台北其他地區,寶斗里便成為不入流之地,也成為「查某間」代名詞。 \n 為了扭轉寶斗里惡名,也為了提升淡水河岸文化,讓人能夠坐在河邊眺望觀音山美景,黃春生開創台灣第一家河邊知名露天茶座「河乃莊」,也開啟了淡水河岸露天歌場的時代風華。這個忙碌阿公的身影,烙印在幼年黃適上的心裡,為了了解阿公,他便追逐了艋舺的文化歷史,也追隨了阿公的理想。 \n 「阿公是那種不放棄艋舺美好那種人,他告訴我們艋舺是好所在、出能人,還帶動國家社會發展。」黃適上說,這樣的話如今很難說服別人,於是他們只好不停說故事,在艋舺的各個街道和宗廟上都有故事能說,「在原生的地方,說出原生的價值,說出台北的故事。」他認為,住在台北的人多認識傳統文化後,走在這座城市裡會踏實一點點。 \n 只是,在地名人和歷史仍需要被認證以及文化意識覺醒過程。例如剝皮寮的名醫呂阿昌及和台灣醫學之父杜聰明合作醫治鴉片的愛愛寮創辦人施乾,並沒有被大眾普遍認識,「課本裡沒有他們的故事,這是我們鄉土教育的問題。」 \n 愛鄉土 庶民精神不滅 \n 「我們談西京,也就是談台北市應該存在的鄉土文化觀念。」黃適上認為,在這個總討論全球化、商業化、都市更新,甚至跟國外流行文化接軌密集的時代,人們反倒忘記自己從何而來,也不知要往何去,「這也許是台北被戲稱天龍國的原因。」但艋舺是屬於天龍國一部分嗎?顯然不是,儘管艋舺的空間百年來沒有太多改變,古老生活卻已然消退,只是還有些古老產業、信仰、傳統藝術等庶民生活精神沒有完全消失,組成了縝密的在地文化架構。 \n 扭轉印象 艋舺不一樣 \n 黃適上表示,西京想做的正是「透過調查,將紙面上的資料,藉由活動和運動形式轉化」。艋舺的調查成果雖多,卻始終保留在圖書館裡,如何故事化行銷城市,便是他們企圖去做的。「我們想找到這城市真正的價值和精神,帶動社區營造,讓艋舺人能抬頭。」艋舺老人都跟著主流意見走,大嘆艋舺「不行了」的聲音,讓黃適上感到遺憾且不甘心,他呼籲艋舺人或離開艋舺的人來到這裡看一看,「艋舺已經不一樣了。」

  • 陝台文化名人 書畫歌樂會友

    陝台文化名人 書畫歌樂會友

     除經貿採購外,這回伴隨陝西省代省長趙正永訪台還有大批文化工作者,由陝西文聯副主席黃道駿領軍,昨天在張榮發基金會與台灣文化界人士相見歡,雙方並即席書畫、音樂會友,歌聲伴隨掌聲、寒暄、聊天與叫好聲,現場氣氛熱絡。 \n 除黃道駿,「陝西文化名人分團」成員還有陝西省美術家協會主席王西京、陝西省歌舞劇院院長馮健雪、陝西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劉遠、梅花獎得主任小蕾等近20人。台灣方面有作家陳若曦、司馬中原、丘秀芷;畫家李錫奇、劉國松;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前東吳大學校長劉源俊等。雙方並由黃道駿、張譽騰為代表,互贈見面禮。 \n 11年前曾與電視影集《河殤》歌手王向榮一起訪台,以電影《黃土地》拔尖繞樑歌聲為台灣民眾熟悉的歌唱家馮健雪率先揭開陝西名人團表演序幕,隨後由劉遠表演一段戲劇念詞功力;任小蕾、李東橋等也示範戲曲、地方小調唱功。王西京等書畫家則書寫描繪數十幀字畫;台灣老詩人辛鬱的吟詩、青年作家宇文正的歌唱也引起熱烈掌聲。 \n 黃道駿致詞時強調台灣和陝西向來有深厚淵源,包括鄭成功來台帶了一批陝西將士落腳彰化陝西村,如今陝台合資企業達721家,諸如兵馬俑、老子紀念等交流活動不斷。張譽騰指出,他於文建會副主委任內,極力想促成兩岸文化高峰會,終於在日前的兩岸文化論壇得以落實。他期待藉由更多文化交流,促進兩岸溝通合作,一起創造不同的文化。

  • 廢都

    (文接B8版) \n仰頭看去,西邊天上,卻七條彩虹交錯射在半空,聯想那日天上出現四個太陽,知道西京又要有了異樣之事。果然第二日收聽廣播,距西京二百里的法門寺,發現了釋迦牟尼的舍利子。 \n於身在仕途,全然由不得自己,到任後就犯難該從何處舉綱張目。夫人屬於賢內助,便召集了許多親朋好友為其夫顧問參謀,就有了一個年輕人叫黃德復的,說出了一段建議來:西京是十二朝古都,文化積澱深厚是資本也是負擔,各層幹部和群眾思維趨於保守,故長期以來經濟發展比沿海省市遠遠落後,若如前幾任的市長那樣面面俱抓,常因企業老化,城建欠帳太多,用盡十分力,往往只有三分效果,且當今任職總是三年或五載就得調動,長遠規畫難以完成便又人事更新;與其這樣,倒不如抓別人不抓之業,如發展文化和旅遊,短期內倒有政績出現。市長大受啟發,不恥下問,竟邀這年輕人談了三天三夜,又將其調離原來任職的學校來市府作了身邊秘書。一時間,上京索要撥款,在下四處集資,幹了一宗千古不朽之宏業,即修復了西京城牆,疏通了城河,沿城河邊建成極富地方特色的娛樂場。又改建了三條大街:一條為仿唐建築街,專售書畫、瓷器;一條為仿宋建築街,專營全市乃至全省民間小吃;一條仿明、清建築街,集中了所有民間工藝品、土特產。但是,城市文化旅遊業的大力發展,使城市的流動人員驟然增多,就出現了許多治安方面的弊病,一時西京城被外地人稱作賊城、菸城、暗娼城。市民也開始滋生另一種的不滿情緒。當那位囚首垢面的老頭又在街頭說他的謠兒,身後總是廝跟了一幫閒漢,嚷道:「來一段,再來一段!」老頭就說了兩句: \n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n閒漢們聽了,一齊鼓掌。老頭並沒說這謠兒所指何人,閒漢們卻對號入座,將這謠兒傳得風快,自然黃德復不久也聽到了,便給公安局撥了電話,說老頭散布市長的謠言,應予制止。公安局收留了老頭,一查,原是一位十多年上訪痞子。為何是上訪痞子?因是此人十多年前任民辦教師,轉公辦教師時受到上司陷害未能轉成,就上訪省府,仍未能成功,於是長住西京,隔三間五去省府門口提意見,遞狀書,靜坐耍賴,慢慢地欲進沒有門路,欲退又無台階,精神變態,後來也索性不再上訪,亦不返鄉,就在街頭流浪起來。公安局收審了十天,查無大罪,又放出來,用車一氣拉出城三百里地放下。沒想這老頭幾天後又出現在街頭,卻拉動了一輛破架子車,沿街穿巷收拾破爛了。 \n這日,老頭拉著沒有輪胎的鐵殼輪架子車,遊轉了半天未收到破爛,立於孕璜寺牆外的土場上貪看了幾個氣功大師教人導引吐納之術。 \n正好天上落雨,辟辟叭叭如銅錢砸下,地上立即一片塵霧,轉眼又水汪汪一片,無數水泡彼此明滅。眾人皆走散了,老頭說聲「及時雨」,丟下車子不顧,也跑到孕璜寺山門的旗桿下躲雨,因為呆得無聊,也或是喉嚨發癢,於嘩嘩的雨聲裡又高聲念說了一段謠兒。 \n沒想到山門裡正枯坐了孕璜寺的智祥大師,偏偏把這謠兒聽在耳裡。孕璜寺山門內有一奇石,平日毫無色彩,凡遇陰雨,石上就清晰顯出一條龍的紋路來,維妙維肖。智祥大師瞧見下雨,便來山門處查看龍石,聽得外邊唱說:「……闊了當官的,發了擺攤的,窮了靠邊的……」若有所思,忽嘎喇喇一聲巨響,似炸雷就在山門瓦脊上滾動。 \n佛骨在西京出現,天下為之震驚,智祥大師這夜裡靜坐禪房忽有覺悟,自言道如今世上狼蟲虎豹少,是狼蟲虎豹都化變了人而上世,所以醜惡之人多了。同時西京城裡近年來雲集了那麼多的氣功師、特異功能者,莫非是上天派了這種人來拯救人類?孕璜寺自有強盛功法,與其這麼多的一般功法的氣功師、特異人紛紛出山,何不自己也盡一份功德呢?於是張貼海報,廣而告之,就在寺內開辦了初級練功學習班,攬收學員,傳授通天貫地圓智功法。 \n學功班舉辦了三期,期期都有個學員叫孟雲房的。孟雲房是文史館研究員,卻對任何事都好來勁兒。七年前滿城正興一種紅茶菌能治病強身,他就在家培育,弄得屋裡儘是盛茶菌的瓶兒罐兒,且要拿出許多送街坊四鄰,如此就認識了一個茶友,以致這茶友做了老婆。此後,夫婦倆又開始甩手,說是甩手療法勝過紅茶菌的,這當然只半年時間,社會上又興吃醋蛋,又興喝雞血,他們都一一做了。不想喝雞血卻喝出毛病,老婆的下身陰毛脫落,尋了許多醫院治療不癒,偶爾聽說隔壁的鄰人有祖傳的秘方,老婆便去求治,果然新毛生出。鄰人年紀比孟雲房長一歲,以前也在一起搓過麻將,此後出門撞著,點頭作禮,鄰人嗤啦一笑。孟雲房就買了很重的禮品回來對老婆說:「人家治了你的病,你應該去謝謝才是。」老婆送禮過去,興高采烈回到家,孟雲房卻將寫好的離婚書放在桌上讓她簽字,說這下好了,咱們離婚吧,老婆是我的老婆,穿衣見父,脫衣見夫,我老婆的東西怎麼讓外人看到呢?! \n離了婚半年,新娶了婦人叫夏捷,也就隨夏氏另擇了新居。新居的平房正好與孕璜寺一牆之隔,隔牆不高,新婚後的孟雲房平時沒事,就常腦袋趴在牆頭,聽那邊清器作樂,看那僧人走動。自參加學功後,每日聞得授功的銅鑼一敲,便手腳如猴,逾牆而過。 \n(本篇文、圖摘自《廢都》,賈平凹著,麥田出版提供) \n關於本書 \n1993年,《廢都》引發一場大陸文壇的軒然大波,性的過多描寫被輿論譴責是最大的道德墮落。這本20世紀的中國重量級禁書,正版與盜版已超過1200萬冊。作者賈平凹曾以《秦腔》震撼數以萬計的讀者,《廢都》則揭開西安古都裡的飲食男女們痛並快樂著的爭食世界。這部融會《金瓶梅》驚世駭俗、貫通《紅樓夢》人性寫實的批判世俗奇書,在歷經17年之後,大眾對時代有了更確切的認識之後在大陸解禁再版,當時書中所說的事情現在很多知識分子都已經開始經歷。面對存在意義,《廢都》通過對虛無、頹廢、無聊等精神廢墟景象的描寫,反證了一個時代在理想上的崩潰與信念上的荒涼,尤其是對當時的精神預見性,至今讀起來仍令人怵目驚心。賈平凹以遊刃有餘的古典語言,狀寫八○年代西京城內人生百態與情感模式,如此特殊的文體別有一番深刻韻味與獨幟的文學風格。《廢都》讓廣義的、日常生活層面的社會結構進入了中國當代小說,描繪出一部中國社會風俗史。

  • 廢都

    過去的經驗裡,天上是有過月虧和日蝕的,但同時有四個太陽卻沒有遇過,以為是眼睛看錯了;再往天上看,那太陽就不再發紅,是白的,白得像電焊光一樣的白。白得還像什麼?什麼就也看不見了。完全的黑暗人是看不見了什麼的,完全的光明人竟也是看不見了什麼嗎?一類人是公僕,高高在上享清福。二類人作「官倒」,投機倒把有人保。三類人搞承包,吃喝嫖賭全報銷。四類人來租賃,坐在家裡拿利潤。五類人大蓋帽,吃了原告吃被官。六類人手術刀,腰裡揣滿紅紙包。七類人當演員,扭扭屁股就賺錢。八類人搞宣傳,隔三岔五解個饞。九類人為教員,山珍海味認不全。十類人主人翁,老老實實學雷鋒。 \n一千九百八十年間,西京城裡出了椿異事,兩個關係是死死的朋友,一日活得潑煩,去了唐貴妃楊玉環的墓地憑弔,見許多遊人都抓了一包墳丘的土攜在懷裡,甚感疑惑,詢問了,才知貴妃是絕代佳人,這土拿回去撒入花盆,花就十分鮮艷。這二人遂也刨了許多,用衣包回,裝在一只裝藏了多年的黑陶盆裡,只待有了好的花籽來種。沒想,數天之後,盆裡兀自生出綠芽,月內長大,竟蓬蓬勃勃了一叢。但這草木特別,無人能識得品類。抱了去城中孕璜寺的老花工請教,花工也是不識。恰有智祥大師經過,又請教大師,大師還是搖頭。其中一人卻說:「常聞大師能卜卦預測,不妨占這花將來能開幾枝?」大師命另一人取一個字來,那人適持花工的剪刀在手,隨口說出個「耳」字。大師說:「花是奇花,當開四枝,但其景不久,必為爾所殘也。」後花開果然如數,但形狀類似牡丹,又類似玫瑰。且一枝蕊為紅色,一枝蕊為黃色,一枝蕊為白色,一枝蕊為紫色,極盡嬌美。一時消息傳開,每日欣賞者不絕,莫不嘆為觀止。兩個朋友自然得意,尤其一個更是珍惜,供養案頭,親自澆水施肥,慇勤務弄。不料某日醉酒,夜半醒來忽覺得該去澆灌,竟誤把廚房爐子上的熱水壺提去,結果花被澆死。此人悔恨不已,索性也摔了陶盆,生病睡倒一月不起。 \n此事雖異,畢竟為一盆花而已,知道之人還並不廣大,過後也便罷了。沒想到了夏天,西京城卻又發生了一椿更大的人人都經歷的異事。是這古曆六月初七的晌午,先是太陽還紅堂堂地照著,太陽的好處是太陽照著而人卻忘記了還有太陽在照著,所以這個城裡的人誰也沒有往天上去看。街面的形勢依舊是往日形勢。有級別坐臥車的坐著臥車。沒級別的,但有的是錢,便不願擠那公共車了,抖著票子去搭出租車。偏偏有了什麼重要的人物親臨到這裡,數輛的警車護衛開道,尖銳的警笛就長聲兒價地吼,所有的臥車、出租車、公共車只得靠邊慢行,擾亂了自行車長河的節奏。只有徒步的人只管徒步,你踩著我的影子,我踩著他的影子,影子是不痛不癢的。突然,影子的顏色由深而淺,愈淺愈短,一瞬間全然消失。人沒有了陰影拖著,似乎人不是人,用手在屁股後摸摸,摸得一臉的疑惑。有人就偶爾往天上一瞅,立即歡呼:「天上有四個太陽了!」人們全舉了頭往天上看,天上果然出現了四個太陽。四個太陽大小一般,分不清了新舊雌雄,是聚在一起的,組成個丁字形。 \n大小的車輛再不敢發動了,只鳴喇叭,人卻胡撲亂踏,恍惚裡甚或就感覺身已不在街上了,是在看電影吧?放映機突然發生故障,銀幕上的圖像消失了,而音響還在進行著。一個人這麼感覺了,所有的人差不多也都這麼感覺了,於是寂靜下來,竟靜得死氣沉沉,唯有城牆頭上有人吹動的壎音還最後要再吹一聲,但沒有吹起,是力氣用完,像風撞在牆角,拐了一下,消失了。人們似乎看不起吹壎的人,笑了一下,猛地驚醒身處的現實,同時被寂靜所恐懼,哇哇驚叫,各處便瘋倒了許多。 \n這樣的怪異持續了近半個小時,天上的太陽又恢復成了一個。待人們的眼睛逐漸看見地上有了自己的影子,皆面面相覷,隨之倒為人的狼狽有了羞愧,就慌不擇路地四散。一時又是人亂如蟻,卻不見了指揮交通的警察。安全島上,悠然獨坐的竟是一個老頭。老頭囚首垢面,卻有一雙極長的眉眼,冷冷地看著人的忙忙。這眼神使大家有些受不得,終就憤怒了,遂喊警察呢?警察在哪兒?姓蘇的警察就一邊跑一邊戴頭上的硬殼帽子,罵著老叫花子:「Pi!」「Pi!」是西京城裡罵「滾」的最粗俗的土話。老頭聽了,拿手指在安全島上寫,寫出來卻是一個極文雅的上古詞:避。就慢慢地笑了。隨著笑起來的是一大片,因為老頭走下安全島的時候,暴露了身上的衣服原是孕璜寺香客敬奉的錦旗所製。前心印著「有求」兩字,那雙腿叉開,褲襠處是粗糙的大針腳一直到了後腰,屁股蛋上左邊就是個「必」,右邊就是個「應」。老頭並不知恥,卻出口成章,說出了一段謠兒來。 \n這謠兒後來流傳全城,其辭是: \n此謠兒流傳開來後,有人分析老頭並不是個乞丐,或者說他起碼是個教師,因為只有教師才能編出這樣的謠辭,且謠辭中對前幾類人都橫加指責,唯獨為教師一類人喊苦叫屈。但到底老頭是什麼人,無人再作追究。這一年裡,恰是西京城裡新任了一位市長,這市長原籍上海,夫人卻是西京土著。十數春秋,西京的每任市長都有心在這座古城建功立業,但卻差不多全是幾經折騰,起色甚微,便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官去了。新的市長難不悅意在岳父門前任職,苦

  • 裕元商業午餐 假日吃得到

    一向標榜物超所值的五星級飯店商業午餐,現在不但假日吃得到,菜單也由7道增加到9道,要讓客人飽得沒話說。 \n以懷石料理為主的「裕元元膳日本餐廳」,這一季的新菜單不但推出最in的日法料理,供餐時間也由周間擴展至例假日。 \n新任主廚黃宗福表示,日法料理融入了法式料理的醬汁及擺盤,風味比傳統懷石料理更多樣化、年輕化,希望藉此拓展更多家庭客源。 \n這一季新菜單從法式車蝦威士忌佐荷蘭醬、法式銀鱈西京燒、酥炸軟殼蟹到日式牛肉陶板燒、碳烤鰻魚,共有9道主菜可選擇。 \n其中最值得一試要屬車蝦威士忌佐荷蘭醬,以香煎的大明蝦搭配主廚特調威士忌荷蘭醬與日本壽司飯,可嘗到法式明蝦的鮮郁風味,與荷蘭醬混拌的壽司飯更有如法式燉飯般奶香濃郁,幾乎吃過的人都讚不絕口。 \n另一道法式銀鱈西京燒,是黃主廚到日本知名nobu餐廳取經回來的創意料理,做法是先將塗上白味噌的圓鱈烤出香氣,再淋上以黃檸檬與白味噌混搭的醬汁,風味比傳統日式味噌烤魚更甜美清爽,也是一道老少咸宜的日法料理。 \n■INDEX \n★裕元花園酒店元膳日本料理/台中市中港路3段78-3號/04-24656555~5311/11:30~14:00和17:30~21:00/收一成服務費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