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許佐夫的搜尋結果,共07

  • 省錢 俄國可能放棄新造航艦計畫

    省錢 俄國可能放棄新造航艦計畫

    俄國曾經多次的軍備展中,展示雄心勃勃的「暴風級」(Project 23000E)航空母艦概念模型,預計採用核子動力,排水量達10萬噸的巨物,以趕上或追近美國的航艦實力。但是最近似乎計畫改變了,俄國可能會將預算挪為升級現有的庫茲涅佐夫上將航艦,不追求建造新航艦。 \n \n俄國衛星網報導,俄國海軍退伍軍人聯合會主席維克多.布里多夫(Viktor Blytov)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升級庫茲涅佐夫上將號的成本,遠低於建造新艦的花費,他說:「增加電子設備、通信設備和新一代船舶航空網路的現代化工程,總體花費大約400億盧布(7.15億美元)。我認為這並不算多」 \n \n他補充說,傳統上,俄羅斯海軍更依靠的是潛艇,而不是航空母艦。他認為美國的航艦規模並非各國都適用,除美國以外,只有日本和義大利的海軍是具有多艘航空母艦的國家。(按:布里多夫這段說法並不正確,日本和義大利的航艦更偏向突擊艦,而且中國大陸很快就有第2艘) \n \n俄國海軍副司令維克多.布許克(Viktor Bursuk)表示,庫茲涅佐夫上將號的翻修工作將於今年開始。布魯斯克指出,翻修與升級的資金將足以確保順利完工。 \n \n庫茲涅佐夫上將號是俄羅斯唯一的航空母艦,它是在1990年正式服役,原先有另一艘姐妹艦「瓦良格號」還差1年的工期就可完成,結果因蘇聯解體與經費短缺,最終「瓦良格號」被賣給了中國大陸,成為如今中國大陸的遼寧號。庫茲涅佐夫上將號在孤單的服役期間,曾在1996年至1998年進行改裝。 \n \n2016年10月,庫茲涅佐夫上將等到了自己的首次戰場經驗,前往東地中海支援敘利亞的反IS戰鬥行動,在為期三個月的作戰期間,庫艦的戰鬥機總共進行了420架次的攻擊任務,在敘利亞摧毀了1,252個恐怖襲擊目標,稱的上戰果輝煌。 \n \n不過俄國軍方可能在實際評量這3個月的任務開銷後,感到航空母艦的營運過於沉重,即使表現優異,卻並非不可取代。事實上俄國在敘利亞駐防的赫梅明空軍基地可以動用的軍機種類更多,出動的架次與轟炸量都更強大,而營運成本卻比航空母艦要少。這些因素都是俄國傾向不再建造新一艘航空母艦的原因。 \n \n

  • 許佐夫 為身障者卸下束縛

    許佐夫 為身障者卸下束縛

     台灣步入高齡化社會,長照需求越來越大,多扶接送從6年前切入輪椅族、行動不便者的接送服務市場,靠著口碑相傳,至今已有20台車、年營收千萬元的佳績,每年創造9,000個溫暖的接送故事。執行長許佐夫說,「所有身障的創新,都是久別的重逢」,他只是協助身障者回歸正常生活而已。 \n 你想帶行動不便的阿公、阿嬤參加媽祖遶境,多扶接送除了提供擁有緊急救護能力的司機,遶境沿途的醫院、無障礙廁所,多扶事前都會一一打點好,旅途上還能使用到多扶提供的輔具,到家後還能接到客服溫暖的問候。許佐夫認為,多扶做的不是運輸業,是服務業。 \n 許佐夫自開業以來,堅持「不拿政府補助、乘客不限定身障者、載送不限定縣市區域」,並將服務分為「一般接送(含醫療接送)、無障礙旅遊」兩塊,先透過一般接送培養客戶、訓練員工、熟悉地緣,「讓業務轉起來」,再透過無障礙旅遊的獲利,回頭支撐公司營運。 \n 3年前的媽祖遶境更是多扶的重要突破,許佐夫花兩個月時間勘查中、彰、雲、嘉等縣市的警察局、消防局、醫院、無障礙廁所,開出限量40個無障礙媽祖繞境名額,秒殺!讓他不禁思考,「究竟是身障者跨不出門,還是外界限制了他們的行動?」 \n 即使公司目前穩定獲利,但許佐夫瞄準桃園、新竹、台中準備拓點,也把觸角伸向其他領域。像是去年和「樂齡網」合作,在「非醫院或百貨公司」的區域開設首家輔具店,打出「帶回家試用不順也可免費退貨」的號召。更讓人訝異的是,許佐夫年底前更打算推出「24小時電動輪椅道路救援」,挑戰市場思維。 \n 面對政府政策,身為社會企業的許佐夫直言,若未來法令要求公開財報,並有獲利分派等限制,「我不怕,因為我們對自己更嚴格」。但他也認為,當政府大力鼓吹社會企業時,政策、法規更新的速度「也要加快」。 \n 許佐夫以近日向政委馮燕建議的事為例,身障手冊最後一頁印有伊甸基金會、本地復康巴士的電話,「假如我打了叫不到車該怎辦?」手冊應附上其他民間業者的緊急接送電話,因為這不只會便民,更能打開民間商機。

  • 體驗無障礙巴士 蔡英文拿「藏杖傘」有架式

    體驗無障礙巴士 蔡英文拿「藏杖傘」有架式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天上午參訪全台首間合法民營與登上創櫃版的輪椅接送業者,並親自試推輪椅、體驗復康巴士昇降機。針對無障礙服務,她透露自己始終有個「解不開的疑惑」,指政府「花那麼多錢,卻無法讓人民感受到真正效益」。 \n \n蔡英文表示,無障礙服務品質的優劣,關鍵在主其事者與提供服務的人,有無感受「被照顧者」的需求,以及社會大眾有無了解「照顧者」的需求。 \n \n由於業者採用「社會企業」經營模式,蔡英文主動關心營運成本,並承諾未來不論在政府法規、行政措施或補助形式,凡有助於社企發展,她都很樂意做調整;業者許佐夫表示,盼推廣「無障礙旅遊」,讓台灣成為行動不便者的安心家園,全世界的行動不便者也想飛來台灣感受。 \n \n蔡英文說,身體不便者仍有過正常人生活的權利,除了持續改善硬體空間,最重要的是由提供服務的「人」,建構無障礙服務體系的內容與方式,才是產業持續往前走的動能,並稱讚許佐夫的概念是服務照顧體系「偉大的發明」。 \n \n蔡英文在現場也親自體驗銀髮族專用的「藏杖傘」,除能做雨傘用,還能當成拐杖,小英直誇二合一的設計相當聰明,許佐夫開玩笑形容,指小英拿起來頗有「上海皇帝杜月笙」的架式,蔡反問,是指「黑道老大」嗎?

  • 許佐夫創服務 多扶接送無障礙

     創新台灣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黃名璽台北29日電)最初純粹僅為接送受傷坐輪椅的外婆,但在多扶接送執行長許佐夫開創下,化小愛為大愛,提供無障礙環境的多扶接送,從租車業變為服務業,打破無障礙界限,讓接送不只是接送。 \n 每天不知又有多少個因為坐輪椅,無法出門走走就離世的老人家?許佐夫自認是一個感情用事的人,因此,「如何能把信任磨合時間縮短,讓多扶服務更快被人利用,這才是我最在意的事;如何贏得身障朋友信任,是我覺得最困難的事」。 \n 這就是許佐夫!一個把單純的身障接送工作,當成服務志業的開創者,也是一個真正感同身受身障朋友難處的執行者。 \n 剛開始投身身障接送的許佐夫,其實談不上創意,最原始的初衷,只是因為外婆受傷坐輪椅,卻因為未持有政府核發的身心障礙手冊,無法搭乘復康巴士,決定自己來接送。 \n 然而,只是單純從解決自己家裡的問題開始,許佐夫說,「沒想到,原來這個問題不是只有自己家裡才有」。 \n 從家裡的個案看到了社會的通案,許佐夫決定投入身障接送服務,很多人誇他如此有遠見,可以做出長遠的規劃。 \n 「開始買了兩輛車自己開,結果就停不下來了」,他說,每一個新的服務都是被乘客拿著鞭子在後面趕出來的,「我們是從做中學」,乘客教會他們的更多。 \n 多扶接送主要兩個業務,一個是醫療接送,另一個就是無障礙旅遊。許佐夫表示,到今天為止,醫療接送服務還是虧損,但無障礙旅遊是獲利,所以是拿後者的獲利來彌補前者虧損,再用醫療接送培養、接觸無障礙旅遊人口。 \n 不過,身障服務畢竟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行業,有很多醫療風險,必須建立一套標準作業程序(SOP)。 \n 許佐夫說,多扶接送導入這個行業的第一個SOP,是他們自行設計,稱為「多扶56動」,從看到客戶開始第一個動作,一直到客戶抵達目的地,要「眼到口到」,每一動都要清楚大聲說出來,至今已發展出120多個規定,但還是慣稱「多扶56動」。 \n 然而,萬事起頭難。創業初期,因為沒錢買車,許佐夫申請青創貸款;過程中,承辦人問他,明明是租車業,為什麼定位在服務業?他說,車輛只是工具,他提供的是服務,「沒有人認同我」;今年年初,他更把自己定位成資訊業。 \n 為什麼會從服務業到資訊業?許佐夫說,政府相關機構去年希望他能提供多扶的服務資料,但他不解,過去都是洽詢伊甸基金會,為何去年跟他要? \n 官員回覆說,伊甸服務數據確實是全台灣最大,但「服務與價格沒有連動」,且伊甸是拿政府補助,然而,多扶接送的服務與價格不僅直接連動,也可測試市場反應。 \n 政府想藉由多扶接送的資料,推估銀髮市場與身障產業的產值,「原來我這麼多年堅持不拿政府補助,累積下來的資料產生價值」,許佐夫說。 \n 「最近不是有一個熱門的話題叫大數據(big data)嗎?」許佐夫舉例,今年1月跟故宮博物院簽約合作駐點接送,故宮本來以為多扶接送就是租車公司,沒想到看到多扶接送的報表後嚇了一跳。 \n 報表內容是前兩個月多扶接送服務2000多名旅客,其中包括1/3輪椅族,其他則是老人家、嬰兒車或孕婦等客戶;這些旅客涵蓋了13個國家。 \n 第二季服務旅客更多,對故宮而言,僅僅只是一堆數據,但在許佐夫眼裡,「讓數字說話」,他請同仁蹲點解讀數據,算出了幫故宮節省400多個小時時間。 \n 此話怎說?許佐夫解釋,故宮去年可能會覺得大廳鬧哄哄的,跟菜市場一樣;但今年大廳旅客動線變得很順暢,因為只要一有老人家出現,多扶就接走;一有坐輪椅的、嬰兒車、孕婦出現,多扶立即就接走。 \n 所以,「我們幫故宮服務不是只提供車輛接駁,還減少旅客滯留在大廳的時間,讓動線變順暢,讓參觀品質提高了」。 \n 經過分析後,「故宮非常買單」,這也讓多扶體悟到多年累積而來的服務數據是有價值的;從不同角度的切入,「只要有一種服務或產品,透過解讀數據出現,對整個業者的改變會很大」。 \n 不過,現實的是,經費確實是多扶面臨的一大困擾,但他心裡明白,錢是永遠都不夠的,可是這個行業或服務最大的問題在於「如何贏得身障朋友的信任?」 \n 許佐夫說,多扶接送並不是單純的租車公司,而把自己定位為「無障礙的完整解決方案(total solution)」,只要一通電話,就可以提供最佳的無障礙服務。1030629 \n

  • 我見我思-為社會企業鋪路

     製造黑心油品的企業,官網上標榜「誠信、務實、創新」,成立公益基金會捐款興學、賑災,大談企業社會責任,骨子裡卻是長年大賣黑心油賺取暴利。這些黑心企業家即使把社會責任「說」得再多再好,也掩蓋不了黑心的事實。 \n 在黑心企業橫行的年代,所幸有一群不一樣的社會企業家,從非營利組織走向社會企業;懷抱理想的年輕人,在毫無資源的情況下投入社會企業,以創新的模式來改變世界。包括勝利潛能發展中心、多扶接送、喜願共和國、上下游新聞市集等都是知名的社會企業案例。 \n 黑心企業家靠摻假、染色、偽冒不實欺騙消費者以賺取暴利,那麼老老實實採用天然食材、主張對環境友善、對員工關懷的社會企業,如何爭取投資人、社會大眾的認同呢?在這個一切向錢看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容得下這一群想做好事的社會企業家嗎? \n 原本從事紀錄片導演的許佐夫,數年前轉行成立「多扶接送」,為國內第一家專業輪椅接送服務,日前特別安排身障朋友觀賞《看見台灣》,讓這群很難有機會飛上天的身障朋友們,體驗台灣的美與醜。影片結束後,許佐夫吐露了心中的憂慮。 \n 多年來摸索,多扶接送為輪椅族開闢專屬無障礙旅遊服務,回響熱烈。高齡化社會來臨,創投基金看準無障礙旅遊錢景可期,表態要投入大筆資金,條件是停止虧本的一般輪椅接送業務。此時想擴大經營的許佐夫,遇到千載難逢機會,卻陷入天人交戰,原因是他不能背棄那群輪椅上的阿公阿嬤,他最後婉拒了創投基金的入股。 \n 一般創投基金不會投資社會企業。許佐夫的掙扎顯示社會企業家想要籌資募款,困難重重。其次,法令上限制多多,財團法人要轉投資營利的社會企業,實務上很難獲得核淮。第三,現行稅法規定公司未分配盈餘要加徵10%,對想做大事而非賺大錢的社會企業更是一大阻礙。 \n 社會企業是以營利來支持公益,同時可協助政府完成許多公部門力有未逮的服務。KPMG台灣所社會企業服務團隊會計師吳惠蘭指出,經營社會企業的挑戰比一般企業高,政府應該為社會企業建構有利環境,讓社會企業成長茁壯。為了讓社會企業在申設與募資時有明確法源,民間人士已積極草擬公益公司法草案,政府更應加以重視,以為國內的社會企業的成長鋪路。

  • 我見我思-一個紀錄片導演的轉行

     今年以來油價不斷上漲,汽油、柴油紛紛創歷史新高,許多計程車業者叫苦連天,但相較起來,專門為行動不便者進行接送的民營復康巴士,所受的衝擊更大。 \n 一個周日的午後,原從事紀錄片導演工作的許佐夫正與大家分享開辦「多扶接送」的心路歷程。他提起,三年前的某一天,九十三歲的外婆跌倒,需要復康巴士接送到醫院,詢問後發現,外婆未領取殘障手冊,根本無法由復康巴士接送。進一步上網查詢,復康巴士官網上有相同困擾的民眾留言超過三千筆,顯示這個社會許多行動不便者需要專屬服務,但官方提供的復康巴士嚴重不足。 \n 「與其不斷抱怨,不如自己投入。」許佐夫靈機一動決定自己投入這一行,於是開辦了第一家民間復康巴士「多扶接送」,提供婦、幼、老、輪等族群專屬接送服務,以升降機協助輪椅族上下車,強調隨時隨地、無身分別與地區別限制,也不必提前預約,有無殘障手冊都能獲得服務。 \n 高齡化社來臨,無障礙行動的需求越來越高,商機無窮。許佐夫當初考慮了一年才轉行,如今回想起來,當初應該更早投入,因為許多老人家「等不及了」。公司成立初期,他是老闆兼駕駛,一路上聽到很多精采的故事,爺爺、奶奶們告訴他:「這些事連我兒子都不知道呢!」 \n 許多朋友笑說:「你怎麼落魄到自己當司機?」許佐夫不認為這是一個大轉行,因為不論擔任導演或是接送輪椅族,都是服務業,前者服務一般人,後者則是行動不便者。擔任紀錄片導演時,他用眼睛旁觀,用心關懷社會;創辦「多扶接送」後,他以具體行動來解決社會問題。 \n 儘管今年以來油價漲了一成多,但「多扶接送」考慮到客戶的需求,價錢不敢調動。許佐夫強調,做這一行服務,跟一般租車業不同,如果把油價上漲全部轉嫁給消費者,甚至趁機海削,最好不要來。 \n 從「多扶接送」的經營模式來看,當初成立是為了解決行動不便者的交通需求,相當符合社會企業的精神。事實上,許佐夫創業時並不知道有社會企業這個名詞。或許,是不是社會企業並不那麼重要,最重要的是拿出行動來解決問題。時下年輕人為失業苦惱,何妨參考「多扶接送」的例子,停止抱怨,努力開創自己的未來。

  • 讓輪椅族行動更自由

    讓輪椅族行動更自由

     商旅車能運用到怎樣的地步,一切只要「用心」就可以發現,不只是載載客人貴賓而已,而是能讓原本灰暗受限的人生,可以因為一部商旅車再次打開了眼界;而「多扶接送」與「Volkswagen Crafter」正是把商旅車運用到極致的最佳典範。 \n 復康巴士限制多 \n 隨著社會的進步,社會福利也越趨完備,好比對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需要坐輪椅病友來說,「復康巴士」的推出乍看之下是相當好的福利政策。然而看在多扶事業有限公司執行長許佐夫的眼中,復康巴士仍然是有諸多的限制。許佐夫在若干年前也遭逢家人必須要坐輪椅的情況,當時也曾經想過利用復康巴士來為家人接送往返就醫;不過在經過接觸發現,公費補助的復康巴士在撘乘上實在有諸多限制,不僅必須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無法跨區出門,甚至預約與用途都受到限制,因此興起了不如自己來的念頭,順勢就辦起了「多扶接送」,而這一辦已經四個年頭。 \n 車內空間 有容乃大 \n 許佐夫表示,為了讓需要接送的輪椅族獲得更好的接送品質,商旅車可說是越用越大台。從早期使用的國產商旅車外,為了服務更多的輪椅族朋友以及滿足更寬的使用層面,許佐夫也開始物色更大型的商旅車。在幾經考慮之後,許佐夫選擇了Volkswagen Crafter作為另一個主力車系。許佐夫表示原因無他,一方面是Volkswagen在台灣已經有優秀的品牌口碑、再加上後續保養維修的據點已經在台生根,對往後在車輛的維持上更容易做到妥善完備。再加上Crafter車系「有容乃大」車內空間,許佐夫義無反顧地在這幾年的經營下來,可說一部又一部地購置Volkswagen Crafter。 \n 許佐夫表示,輪椅族需要的並不只是就醫就學就業的行動需求而已,輪椅族或行動不方便的老人家,也是有到郊外走走的權利。許佐夫進一步表示,輪椅族並不是一般想像中身障、老人家而已,年齡層其實很廣;另一方面,有些輪椅族其實是受傷或養病短期需求,這些人不一定領有身障手冊,康復巴士根本無法為這些人服務。多扶接送在經營一段時間後各種需求不斷浮現,一部更好的接送車款勢在必行,Volkswagen Crafter可說及時讓多扶能服務更多客戶。 \n 就是因為Volkswagen Crafter的空間夠大,座椅拆卸容易、固定牢靠、空間變化夠靈活,一部長軸款車型最多可以容納六張輪椅;不論是輪椅族帶團出遊、或者家屬陪伴都能滿足需求。由於沒有跨區或身障手冊限制,多扶接送能夠服務更多的輪椅族,不論是出國接送、探訪親友、臨時接送、甚至替客戶安排無障礙的旅遊行程,多扶靠著Volkswagen Crafter完成了許多輪椅族的心願,Volkswagen Crafter簡直是輪椅族外出休閒的小包廂。 \n 多扶接送 屢受青睞 \n 當然為了接送輪椅族,多扶接送必須對Volkswagen Crafter做改裝。許佐夫表示,Crafter車系的改裝空間大,不論是德國大型的AMF輪椅升降機、美規最高安全係數的輪椅自動固定帶、隨車滅火器、隨車急救裝備,都可在Crafter上實現。而Volkswagen Crafter的柴油引擎扭力十足,多扶的「服務人員」開起來十分輕鬆。而面對害怕震動的傷患,Volkswagen Crafter優異的行路品質更是能讓接送過程舒適平穩。 \n 多扶接送早先也有收到建議可以接受公費的補助,然而許佐夫幾經思考過後,那無疑又是另外一種復康巴士而拒絕了。然而因為少了諸多限制、因為有了Volkswagen Crafter,多扶接送屢屢獲得國外身障來賓,以及國內外身障團體的在台時的服務機會。 \n 回頭看看Volkswagen福斯商旅,日前推出Crafter車系中最大的一款XL,擁有比目前長軸款更長的車身尺寸達7.3m,寬敞的座艙空間,傲視車壇,除了做為接送車外,也是明星保姆車、頂級旅遊專車首選。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