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詩人的搜尋結果,共648

  • 哥哥羅青 羅霈穎讚諾貝爾級詩人

    哥哥羅青 羅霈穎讚諾貝爾級詩人

     羅霈穎的哥哥是著名詩人羅青(本名羅青哲),在文壇有一定地位,溫文儒雅、能詩能畫的形象,與羅霈穎截然不同。兄妹情誼令外界捉摸不定。外傳羅青不認這個妹妹,但昨日他親自前往認屍,流言不攻自破。近年羅霈穎曾在螢光幕前大讚她的詩人哥哥,認為他是「諾貝爾獎」等級的作家,推崇之情,溢於言表。

  • 色彩詩人蘇憲法 四季反應當下

    色彩詩人蘇憲法 四季反應當下

     畫家蘇憲法從事創作47年,並在藝術教育上深耕許久,他由自己的創作歷程指出,藝術家一生都在追求新的風格與突破,並試圖以作品來反應當下,這也仍是他接下來的創作目標。 \n 端午節前夕,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赴蘇憲法的工作室拜訪,也指出國父紀念館與蘇憲法的淵源,早在1973年便締結,蘇憲法是該館所舉辦的第一屆全國青年學生書畫比賽,大專美術科系組油畫類第一名得主,作品〈白色桌布〉迄今仍典藏於國父紀念館。 \n 蘇憲法在小學三年級時就以一幅蠟筆畫登上《小學生畫刊》,出生於嘉義布袋漁村的他,因為家境因素就讀公費的嘉義師範學校,「我不是長子,輪不到我升學,是靠著媽媽做手工的私房錢供我念初中。」蘇憲法一路以來曾獲台灣師範大學進德修業獎、中國文藝獎章油畫創作獎等,創作不輟。 \n 蘇憲法擅用色彩,梁永斐指其作品「在色彩中充滿詩意,如詩如畫又有生命的樂章及大自然的節奏。」蘇憲法自言,創作不斷嘗試創新,大學時多畫立體派、野獸派,「畢業後反而開始多畫些寫實的東西,而後發展變化成半寫實。」 \n 近年他開始將人生的記憶及四季的感受融入藝術創作,並以東方水墨的詩意與寫意,融入油彩的表現中,由半具象寫實風格,逐漸又發展出抽象寫實風格,預計明年可望有大規模的個展。

  • 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

    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

     詩人賽詩,歌女唱詩,梨園弟子彈琴助興,這是何等令人神往的事啊!再看看清朝范進中舉的愚昧和瘋狂,我們能不感慨嗎?為什麼開元盛世,文人的精神這麼活潑開朗?我想,這是因為,那個時代給人提供比較合理的發展空間。 \n 第二,這是一個個性張揚的時代。舉一個例子,唐朝有一個大詩人叫王翰,傳世作品不多,但是,其中一首《涼州詞》就足以傳唱千古。詩是這樣寫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慷慨悲涼而又意氣昂揚,確實有盛唐風骨。那麼,寫詩的王翰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一言以蔽之,他是一個極張揚的人。王翰很早就考中進士。但是,按照唐朝規定,考中進士之後並不立刻授官,而是還要由吏部銓選方能授職。可是,王翰平時生活太招搖,不僅「櫪多名馬,家有妓樂」,而且還「發言立意,自比王侯」。這樣的人難免招人忌恨,所以,吏部對他不感興趣,進士及第四年還沒給他安排工作。怎麼辦呢?王翰不是深刻反省自己,從此夾著尾巴做人,反而來到京師,公然在吏部衙署的東邊張貼了一張榜文。這個榜文其實就是一個海內文士排行榜,把天下所有的文士劃分為九等,其中,他自己赫然位列第一等,與張說、李邕等大文豪比肩。榜文一出來,長安城觀者萬計,朝野譁然,這還不夠個性張揚嗎?不過,更有個性的還不是王翰,而是他的粉絲-─崔老太太。今天的粉絲看到自己喜歡的明星,都有什麼舉動呢?有的獻花,有的擁抱,有的追車,有的接機。那麼,崔老太太怎麼表達對王翰的感情呢?搬家,跟他做鄰居。怎麼回事呢?崔老太太的兒子叫杜華,也是個文人,想買一棟房子,徵求母親的意見。崔老太太就對兒子說:當年孟母三遷,不過是為了找個好鄰居。今日我家擇居,你若能與王翰為鄰,我便心滿意足了。結果,杜華果然就謹遵母命,把房子買到王翰家旁邊。買房不挑綠化率,不挑交通,不挑戶型,專挑一個會寫詩的鄰居,誰敢說這崔老太太不浪漫,沒個性呢? \n 一片冰心在玉壺 \n 第三,這是一個奮發向上的時代。所謂開元盛世不僅是一個物質指標,更是精神指標。唐玄宗時代,人們的精神氣象怎麼樣呢?筆記小說《集異記》曾經講過這樣一個故事。開元年間,有三個大詩人──王昌齡、高適、王之渙。寫詩的名聲不相上下,平時也私交甚篤,沒事經常在一塊玩。有一天下雪,他們三個一塊兒逛到一個酒樓,打算喝點小酒,擋擋寒。這時候,忽然有十多名皇家梨園弟子也到這個酒樓聚會,而且還招了四個歌女跟他們一起唱歌助興。唱什麼呢?當時的詩都是可以唱的,所以,這些人就唱當時的流行詩。三個詩人一看,突發奇想,就說:我們在詩壇上都很有名,可從沒有分個高下,現在不如打個賭,她們唱咱們三個誰的詩多,就說明誰最高明。一會兒,有一名歌女唱道:「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這不是王昌齡的《芙蓉樓送辛漸》嗎?王昌齡一聽馬上說:我有一首了。說完,還在牆上畫了一條橫線做記號。接著,又一名梨園弟子唱道:「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夜臺何寂寞,猶是子雲居。」這是高適的詩呀,高適也畫了一個橫道。 \n 再接著,一名歌女又唱了一首王昌齡的《長信秋詞》,就是「奉帚平明金殿開,且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那首。一看這陣勢,王之渙可著急了,他說:唱歌的這幾個人都不怎麼樣,欣賞水準太低。我寫的詩都比較陽春白雪,她們根本就不懂。說著,他指了指幾名歌女中最漂亮的那名,說:咱們就賭這個小姑娘。如果她也不唱我的詩,我甘願服輸,一輩子也不和你們再爭高低。但是,如果她唱我的詩,你們可要跪在地下,拜我為師。其他兩個人都同意了。過了一會兒,這位漂亮姑娘開始唱了。她唱什麼呢?「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是誰的呀?王之渙的《涼州詞》。王之渙這下可來精神了,對其他兩個人說: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三個人一起哈哈大笑。那些梨園弟子和歌伎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走過來問他們說,有什麼事讓你們覺得這麼可笑?王昌齡他們說,你們剛才唱的都是我們寫的詩,我們正拿你們打賭呢!我們說過,唐朝是詩的國度,詩人到處受到追捧。 \n 聽見王昌齡這麼說,這些藝人比今天的粉絲看見周杰倫還激動,爭相下拜,說,我們肉眼凡胎,都沒看出幾位神仙來,趕緊給我們個面子,和我們一起喝兩杯吧!結果,三個詩人都是一醉方休。這就是特別著名的「旗亭畫壁」的故事。 \n 開朗向上的文人精神 \n 講這個故事說明什麼問題呢?我想說明,那個時代,文人們的精神真是開朗向上,社會也真是和諧風雅。詩人賽詩,歌女唱詩,梨園弟子彈琴助興,這是何等令人神往的事啊!再看看清朝范進中舉的愚昧和瘋狂,我們能不感慨嗎?為什麼開元盛世,文人的精神這麼活潑開朗?我想,這是因為,那個時代給人提供比較合理的發展空間。 \n 漢武帝時代,文人的出路多不多?不多。當時國家選拔官吏,除了從軍立功之外,就兩個主要管道,一個是任子,就是接爸爸的班;還有一個是資選,就是花錢買官。 \n 一個文人,如果沒錢,再沒有一個好老子的話,就很難有出頭之日了。那麼,清朝的康乾盛世,文人出路多不多呢?其實也不多。當時雖然有科舉制,但是早就走上八股取士的死胡同,嚴重壓抑人的創造力。但是玄宗時代就不一樣了,經過唐前期的發展與唐玄宗本人的大力提倡,科舉制已經初步成熟,但是又並不腐朽,考科舉也就成為文人們最主流的上升之路。那麼,當時科舉考試考什麼呢?就考寫詩。要知道,詩的本質就是自由和激情,在這個時代成長起來的文人,能不自信,能不向上,能不風流嗎?(待續)

  • 20年《詩選》集大成 蕭蕭見證現代詩轉與變

    20年《詩選》集大成 蕭蕭見證現代詩轉與變

     說起已故詩人洛夫,不少人會想到他著名的「詩魔」封號,但卻鮮少人知「詩魔」封號是詩人蕭蕭所起。蕭蕭笑說,自己從高中以來,就是洛夫的忠實讀者。當年,他湊巧瞥見路邊書攤擺放的洛夫詩集《靈河》,在熟讀唐詩宋詞的高二少年眼中,洛夫自由靈活的筆風,彷彿開啟「詩」的全新面貌,也引領著他進入新詩世界。 \n 為洛夫起「詩魔」封號 \n 蕭蕭自喻,從中學時代起,他就是個喜歡閱讀報紙副刊、喜歡文學的「文青」,因洛夫而迷上新詩後,他北上唸大學期間,時不時就往創世紀詩社聚會的國軍文藝活動中心跑,聽詩人談詩說茶,「大家會聚在一起討論不同作品的優劣,我就在那裡認識洛夫,還有許多前輩,現在想來,是一段不可思議且不可返的美好時光。」 \n 本名蕭水順的蕭蕭,著有詩集《緣無緣》、《凝神》、詩論《現代詩學》等書,他長年擔任教職,也曾以描寫與學生互動的趣味散文集《太陽神的女兒》獲金鼎獎。1982年,蕭蕭在詩人張默與隱地的號召下,一同參與「年度詩選」計畫,隨著時間更迭,他今年與詩人白靈、向陽、焦桐及陳義芝,共同編選出版《新世紀20年詩選》,列出2001年起,60位具代表性的詩人及作品,傳承意味濃厚。 \n 大學畢業後,就時常到洛夫家串門子的蕭蕭,這回他除擔任《新世紀20年詩選》主編,也負責撰寫洛夫評傳,精選洛夫經典詩作。他回憶,洛夫當年推出詩集《魔歌》後,他書寫專文討論這部作品,因洛夫高深莫測、如魔法一般的寫詩手法,便將洛夫稱為「詩魔」,後來也成為世人對他的稱呼。 \n 新詩發表處處舞台 \n 蕭蕭表示,《新世紀20年詩選》是基於「年度詩選」作為思考基點的作品,21世紀已匆匆過了20年,雖時間從不會停留,但人們總會以自己的方式區隔時間,更反映在心理感受,「以詩作而言,世紀初的作品反映出的情緒,和世紀末一定會有所不同,詩見證的是時代演變。」 \n 例如自媒體興起,便彰顯出詩作的發表園地今昔大不相同,蕭蕭舉例,早期均要投稿到報紙副刊或是文學雜誌,如今只要在手機上張貼作品,就能吸引到眾人關注。自媒體時代,隨處都是舞台,每人都能為自己發聲,在詩作內容上,為弱勢族群喉舌的作品也顯得越來越稀少。 \n 蕭蕭表示,對許多前輩詩人而言,詩就是他們的宗教,他們寫詩愛詩的熱情,影響許多後輩。在自己的生命中,詩也是一種信仰,「詩的魅力在於用精緻言語及簡斂文字,來表達內心的複雜情意。」 \n 時光荏苒,儘管大眾讀詩習慣隨著世界千變萬化,但詩仍會持續見證時代演變至未來。蕭蕭期許,藉由回顧20年來的新詩作品,留下詩人努力的痕跡,也在下一世紀,成為大眾回顧的方向。

  • 色彩詩人蘇憲法  花卉四季反應生命當下

    色彩詩人蘇憲法 花卉四季反應生命當下

    從事創作47年,並在藝術教育上深耕多年,畫家蘇憲法由自己的創作歷程指出,藝術家一生都在追求新的風格與突破,並試圖以作品來反應當下,這也仍是他接下來的創作目標。 \n \n端午節前夕,國父紀念館館長梁永斐赴蘇憲法的工作室拜訪,也指出國父紀念館與蘇憲法的淵源,早在1973年便締結,蘇憲法是該館所舉辦的第一屆全國青年學生書畫比賽,大專美術科系組油畫類第一名得主,作品〈白色桌布〉迄今仍典藏於國父紀念館。 \n \n蘇憲法實則小學三年級時就以一幅蠟筆畫登上《小學生畫刊》,出生於嘉義布袋漁村的他,卻因為家境因素而就讀公費的嘉義師範學校,他憶及當年「我不是長子,輪不到我升學,是靠著媽媽做手工的私房錢供我念初中」。蘇憲法一路以來曾獲台灣師範大學進德修業獎、中國文藝獎章油畫創作獎等,創作不輟。 \n \n蘇憲法擅用色彩,梁永斐指其作品「在色彩中充滿詩意,如詩如畫又有生命的樂章及大自然的節奏。」蘇憲法自言,實則一路以來創作不斷嘗試創新,大學時多畫立體派、野獸派,「畢業後反而開始多畫些寫實的東西,而後發展變化成半寫實」近年他開始將人生的記憶及四季的感受融入藝術創作,並以東方水墨的詩意與寫意,融入油彩的表現中,由半具象寫實風格,逐漸又發展出抽象寫實風格,預計明年可望有大規模的個展。 \n \n梁永斐也指出,蘇憲法是國際藝術文化的交流使者,展覽足跡遍及世界各地,2009年更曾帶領師大的學牛代表前往巴黎,拜訪時年89歲的知名藝術家朱德群,朱德群還因蘇憲法此行捐贈台幣千萬的獎助學金,以及一幅120號油畫作品。

  • 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

    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

     當代台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講:「李白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這樣的風流文采,其實已經超越了大唐,成為整個中華歷史上最美好的記憶了。 \n 當時長安城裡像晁衡這樣的國際友人太多了,號稱「九天閶闔開宮闕,萬國衣冠拜冕旒」。「萬國衣冠」固然是詩人誇張的寫法,那麼,實際上到底有多少國呢?根據《唐六典》的統計,開元年間,與中國有朝貢關係的國家有七十多個。有這麼多的國家和唐朝有朝貢關係,那麼,長安的外來人口有多少呢?根據現今學者的估算,當時長安城的外國人口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二,一點也不亞於現在的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大家都知道唐僧西天取經的故事,其實,當時有更多的人是到東方的中國來取經,中國的制度不僅影響到同處東亞的日本與朝鮮半島,甚至遠在西亞的伊斯蘭教創始人穆罕默德也說:「知識即使遠在中國,亦當往求之。」可見中國國際地位的崇高。 \n 政治領域高度成熟 \n 唐玄宗即位後,廣施德政,重視民生,百姓安居樂業,國威遠播海外,政治領域的高度成熟造就了大唐開放包容的名聲。那麼,在經濟領域,大唐是否也取得了令人驚歎的成就呢? \n 再看經濟領域。衡量古代經濟發展狀況,有兩個核心指標。一個是人口數字,一個是人均糧食占有量。唐玄宗一朝的人口數字,當時官方統計是五千多萬口,但是因為有大量人口瞞報、漏報現象,所以現代學者估計,實際人口應該在七千萬到九千萬之間。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呢?做一個比較就知道了。直到十四世紀,整個歐洲的人口總和才達到八千一百萬。我們現在講科技是生產力,在古代自然經濟條件下,人口就是生產力。 \n 因此,這個比整個歐洲還要多的人口數字本身就表明了國力的強盛。 \n 另外,中國有所謂「民以食為天」的說法,糧食占有量的多少,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幸福指數。那麼玄宗時代的人均糧食占有量是多少呢?根據現代學者胡戟先生的測算,大約是七百斤。這個數字多不多?我再舉一個數字來比較。一千多年以後,直到一九八二年,中國的人均糧食占有量才重新達到七百斤。今天,即使經過改革開放三十年的飛速發展,中國的人均糧食占有量也只有八百斤。從人口和糧食這兩個數字我們也能看出來,所謂開元盛世,絕對不是浪得虛名。實際情況就像杜甫在《憶昔》詩裡說到的:「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九州道路無豺虎,遠行不勞吉日出。齊紈魯縞車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正因為生產發展、經濟繁榮,老百姓都安居樂業,社會治安好了,社會風氣也好了,盛世到來了。 \n 再看文化領域。講到中國傳統文化,你可能不會背《三字經》、不會背《論語》,但是哪個中國人不會背誦這首詩呢?「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首詩的作者是誰?李白,中國歷史上響噹噹的詩仙。連詩聖杜甫都是他的粉絲。事實上,不光是詩仙李白、詩聖杜甫,我們從小熟知的詩人王維、孟浩然、王之渙、岑參等全都生活在唐玄宗時代,整個詩壇群星璀璨。詩人成了時代的寵兒,寫詩也就變成全社會的風尚──娶媳婦要寫詩,交朋友要寫詩,找工作還要寫詩。文人寫詩也就罷了,連將軍不打仗的時候也在琢磨怎麼寫詩。很多人知道,唐朝有一個著名的將軍叫郭元振,在西北地方屢立戰功、威名赫赫。可是,上馬殺賊的郭將軍,下馬還能吟詩!吟什麼詩呢?《春江曲》。詩是這樣寫的:「江水春沉沉,上有雙竹林。竹葉壞水色,郎亦壞人心。」清新猶如樂府民歌的詩句裡,懷春少女的嬌憨躍然紙上。誰能想到,「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將軍,竟然有這樣旖旎的情思呢!所以有人說,唐朝是詩的國度。這些詩人中哪個最優秀?歷史上一直是見仁見智,我個人覺得李白最好。為什麼?聽聽他的詩就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這是什麼?這是一種對人的認可,是一種個性的張揚,表現了蓬勃向上的時代精神!所以當代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講:「李白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這樣的風流文采,其實已經超越了大唐,成為整個中華歷史上最美好的記憶了。而這一切,無論是政治領域的風流宏偉、經濟領域的風流富貴,還是文化領域的風流儒雅,全都打上了唐玄宗的烙印,這就叫做事業風流。 \n 開元盛世,文治武功,成為唐玄宗身上一個標誌性的符號。可是,唐玄宗給後世留下的標誌性符號還不止這些,他還是出名的玩家,不但會玩,而且還玩出了名堂,以至於後人把他奉為梨園鼻祖。那麼,唐玄宗有什麼情趣愛好呢? \n 情趣風流:文武全才 \n 事業風流還不是全部,玄宗可沒那麼刻板,他還是一個富有生活情趣的人。唐玄宗有什麼值得誇耀的業餘愛好嗎?太多了,可以說是文武全才。 \n 先看文藝方面的才能。首先,唐玄宗能寫詩。有人說這不稀奇,唐朝文風那麼盛,是個人就能寫兩筆!沒錯,關鍵是唐玄宗不光能寫,而且寫得不錯。他的詩是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詩歌,詩名叫做《經魯祭孔子而歎之》,云:「夫子何為者,栖栖一代中。地猶鄹氏邑,宅即魯王宮。歎鳳嗟身否,傷麟怨道窮。今看兩楹奠,當與夢時同。」一唱三歎中,皇帝對儒學的禮敬、對先賢的尊崇抒發得淋漓盡致。 \n 要知道,《唐詩三百首》可是清朝人編的,入選詩人七十七位。清朝人已經不用拍唐朝皇帝的馬屁了,唐玄宗還能當選百強,靠的就不是名氣,而是實力。除了寫詩,唐玄宗還能作曲。(待續)

  • 傲世的霸主,孤獨的詩人

    傲世的霸主,孤獨的詩人

    霸主和詩人之間 \n文人階層,其實從東漢已經出現端倪。東漢時期土地兼併,士族出現,都是文人出現的先兆。 \n文人階層起來以後,對整個中國美學都產生了影響。一個農夫也會有對美的認知,他看到日出日落,會有一種感懷,可是這種欣賞與文人的不同。 \n曹操身上有非常強烈的文人個性,我將他定位為魏晉時期的第一個詩人。他的個性介於詩人和霸主之間,他對美是非常敏感的。 \n他既能欣賞世界的美,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孤獨。可是另一方面,他又是霸主,霸主是要爭奪權力的。 \n最讓我們驚訝的是,這兩個角色,竟然毫無衝突地融合在曹操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種複雜性,使後來的人對曹操這個形象感到費解。但是自從《三國演義》出來以後,曹操就被塑造成一個充滿心機的人。 \n比如他和陳宮去呂伯奢家借宿,忽聞莊後有磨刀之聲,仔細一聽,只聽廚房的人說:「捆起來殺,怎麼樣?」曹操就把那家人全殺了,後來才知道人家是要殺豬來款待他。 \n玩弄權術的人一般都很冷酷,可是曹操非常熱情。他熱情的時候,你很容易相信他,覺得他是一個詩人,可是過一會兒他就忽然變回了霸主,可以冷酷無情地對人。 \n曹操出身並非士族,可他最後使得各方英雄都為他服務、為他效勞。這也是因為他身上有一種特殊的魅力,至於這種魅力到底是什麼,卻很難解釋。 \n他身上的這兩種氣質都特別強烈:一個極其孤獨的詩人與一個極其孤獨的霸主。如果曹操沒有機會從事政治,他就是一個很好的詩人。 \n可是一旦從事政治,在那樣的環境裡,沒有人不陰險狡詐。你打開《三國演義》,哪個人不是和曹操一樣?只是曹操在與他們鬥智鬥勇的過程中被突顯出來了,他更懂得怎麼先下手為強。 \n歷史記載常常有很強的迷惑性,目的是讓大家都乖乖的。西漢剛開國時就鬥爭不斷,可是老百姓很乖,因為整個教育體系裡有堅固的倫理觀:君臣父子。 \n曹操卻打破了這種倫理,他懂得美,極愛美,對後來的文人影響很大,可是他又極懂權力與殘酷。 \n對美的欣賞 \n我認為曹操是集真性情與政治冷酷於一身的人,這兩種東西在他身上都有極致的體現,所以我把《短歌行》視作魏晉時代美學最重要的開端。 \n一首《短歌行》延續了東漢以來文人的虛無感,也表現了《古詩十九首》裡對生命無常的無奈。 \n曹操的父親是一個太監的養子,這使他在穩定的貴族社會裡不太有穩定感、確定感。他認為生命非常無奈,好像朝露一樣,一下就沒有了。 \n曹操的詩,處處都是真性情,前面還講「去日苦多」,隨後忽然「但為君故」。生命忽然變得快樂起來,不再虛無。只是因為這個人,他就可以寫詩,可以創作。因為一個自己所愛的物件,詩馬上轉成華麗的場面,轉成積極正面的人生態度。 \n「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當一個穩定的倫理崩潰之後,大家都希望看到生命中最美的品質。曹操身上這種美的品質,就變成像吸鐵石一樣的東西,把真正有才華的人吸了過來。 \n其實無論是《三國演義》,還是各種戲劇,都對曹操存在著誤解,都覺得他太令人費解,就乾脆簡單地把他變成一個純粹作假的人,而把他真性情的部分拿掉。 \n魏晉社會,倫理架構已經開始鬆動、瓦解,當時文人最大的特殊性在於開始思考人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而不再接受別人給予的意義。 \n這一時期,曹操是一種個性,陶淵明何嘗不是。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就是要走出社會的倫理,他在背叛社會,曹操也一樣在背叛。 \n日本的文學史家經常稱中國魏晉時期為「唯美時代」,是說這個時代特別重視美。 \n美和倫理不同,可是在此以前,所有的文學都必須在道德的旗幟下發展,合於道德的,才合於美。 \n文學的重要在於它提供了多種美的欣賞角度。文學不是結論,而是一個過程。當我們閱讀的時候,不應該下結論說曹操是好人還是壞人,這是一個遠離文學的問題。 \n我們透過文學上的曹操,瞭解了自己,瞭解了身邊很多人,就會有一個新的欣賞角度。 \n虛無中感受生命的本質 \n魏晉時代已經有了對生命的欣賞。所有征戰的三國英雄,他們是敵人,可是也彼此欣賞。 \n我相信諸葛亮一定很欣賞司馬懿,司馬懿也很欣賞諸葛亮。輸贏只是一個有趣的遊戲,其實所有的結局都一樣,那就是死亡─這是生命的本質。 \n佛經講「空即是色」,是說你雖然認識到生命本質是空的,最後什麼都沒有,可現在都是存在的。現在你眼睛看到的、耳朵聽見的、鼻子聞到的、嘴巴嘗到的、身體觸碰到的,都是存在的。 \n人要從虛無當中感覺到這些存在的重要。這不正好是曹操的美學嗎?一部分感覺到「憂思難忘」,色即是空;可還有一部分是「天下歸心」,空即是色。 \n儒家文化有個毛病,永遠把人界定在現實世界裡,要你做一個成功的角色。在一個相信「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世界裡,沒有個人。 \n可是當人要做一個孝順父母、忠於親族的角色時,內心又活著一個想要背離的角色,人的信仰與背離,是兩股同樣強大的力量。 \n顯然,歸隱和入世構成了中國文人世界裡一種非常奇特的糾纏,如果這樣來解釋曹操,他也一直在不斷地放下和復出。 \n這種人懂得什麼叫作下野,也懂得怎麼去玩,本身就分裂成兩個部分,在進退之間遊刃有餘。從文學的角度看,這是一個精彩的時代,文學和美術都一定是從人的解放開始的。 \n魏晉是一個大的美學時代,因為它的立場非常多。我們在讀曹操甚至曹丕的時候,會發現他們所有的角色都在倒錯,而倒錯是美學裡很重要的部分,帝王不像帝王,變得如此憂傷。 \n「天漢回西流」,整個天河都在回轉;「三五正縱橫」,參宿和昴宿呈縱橫布列。 \n夜晚失眠,起來看大自然,白天沉溺於政治鬥爭的帝王,忽然在這個時候恢復了詩人的本性,恢復了對大自然的感情。倒錯是種彌補,使人能擁有豐富、完滿的人性。 \n(本文摘自 《讀者雜誌 202006期》)

  • 詩人楊牧 長眠海岸山脈起點

    詩人楊牧 長眠海岸山脈起點

     名詩人楊牧上月辭世,花蓮文化局昨舉辦追思紀念特展,邀各方追思,藉朗讀詩句、書籍的翻閱,感受楊牧生前創作時對花蓮美景抒發的濃濃情懷,楊牧弟弟楊維邦也透露楊牧長眠的地點,就在海岸山脈起點,能看見東華大學及奇萊山的位置、花蓮港燈塔,以及他散文中描寫的白燈塔。 \n 楊牧本名王靖獻,1940年出生於花蓮,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後負笈美國,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取得比較文學博士學位。留美任教超過30年,1995年返回台灣,協助東華大學成立人文社會科學院,並引進全國首創的駐校作家制度,開啟東華文學創作風氣。 \n 「帶你回花蓮—楊牧追思紀念特展」,有楊牧的弟弟楊維邦、東華大學校長趙涵㨗、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主任、楊牧基金會執行長、教授許又方以及花蓮縣長徐榛蔚等人,都出席開幕追思活動,作家陳克華、韓麗蓮老師朗讀楊牧詩作,以詩文、音樂和舞蹈緬懷這位被譽為「台灣最靠近諾貝爾文學獎」的詩人。 \n 楊維邦代表家屬致詞表示,楊牧的安葬地點,就在海岸山脈的起點,臨海的位置,視野往北看有花蓮高中及花蓮港燈塔,往南是東華大學,往西就是奇萊山,可以說是楊牧一生夢寐的地方。 \n 東華校長趙涵 表示,楊牧是學校、花蓮和全台灣的瑰寶,校方很積極籌備追思活動,已與知名雕塑家詹文魁聯繫,將塑一座楊牧老師的塑像,並在校內尋找一處楊牧任教時最愛駐足的地方,塑造成楊牧花園,預計明年中旬完成。 \n 花蓮縣文化局長江躍辰表示,追思紀念特展設有楊牧生平介紹、經典著作,現場也設有追思小卡,讓民眾抒發對楊牧追思情懷。

  • 晚年罹帕金森 71歲坐輪椅挺同

    晚年罹帕金森 71歲坐輪椅挺同

     景翔除了是譯者、影評,還是一位詩人。他自年輕時受詩人瘂弦鼓勵開始寫詩,卻直到2012年71歲時才首度出版詩集回憶錄《長夜之旅》,書中坦率揭露自己的同志情感。許多人問他為何這把年紀才出櫃?他卻在2012年台北同志大遊行時坐著輪椅上台大聲回應:「我覺得這些話非常沒有道理,我從來不在櫃子裡!」 \n 嘉世強表示,景翔的同志身分,反映在他的譯筆,「像是《中性》描述主角發現自己擁有兩性的生理性別,性別轉換時的細微心境,景翔翻譯得很成功,駕馭了這個高難度、幽微的性別轉換。」 \n 嘉世強表示,景翔的翻譯忠於作者,許多作品的文化隔閡都能成功翻譯,看似從容而不費吹灰之力,卻是做足準備功夫,「他是自學型譯者,投入極大的功夫準備,作品從未失手,對待文學、電影都是如此。能感受他對電影和文學的喜愛。」 \n 景翔投入翻譯半世紀,譯作多以文學為主,曾表示譯者首重中文表達,而非英文程度,自認翻譯美國小說比英國小說得心應手,因為英國人講話愛拐彎,語意難掌握。他也不在翻譯中用流行語,「因為流行語是一時的,譯文卻可以長久。」 \n 後來由於帕金森氏症,景翔手指顫抖,打字困難緩慢,翻譯小說《黃鳥》時一度改以口述,他先讀過原著,心裡有底後,口述給助理,打字成文稿後,再由他修改語法、標點。2015年出版的《馬利亞的泣訴》,景翔成功掌握原作中的曲折情感,卻在譯成後不久住院,成為他翻譯的最後一本小說。

  • 長空掛劍話傳奇─懷念楊牧先生

    長空掛劍話傳奇─懷念楊牧先生

     楊牧,其人如其筆名般的優逸傳奇,當他溫文講述一段文學軼事或冷澀理論時,他是學者楊牧。當他遞上一杯親自調製的雞尾烈酒而訴說詩詞的盈虛與懷情時,他是詩人楊牧。 \n 漠漠的穹蒼,雨點時落乍歇,庭院數枝綴艷的櫻花,被風雨鞭打成數瓣疏稀賸餘之孤傲,所有生命自璀璨至凋零,皆是宇宙萬物法則最沉痛的定律。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星期五,不祥的數字似乎容易引來不祥的兆頭,詩人畫家羅青於下午5:35來訊:楊牧走了... \n 得遙遠陌生,熟悉是其累累牽動江山馳古躍今的作品,宛如灼灼焚紅的火炬,燃照著時代文青與讀者被撫慰的心靈,陌生是先生的行徑像種植在庭園深深的含笑樹,讓在高牆外熙來攘往的行人,只遠香陣陣,卻無從觸及。 \n 楊牧,我最熟稔的莊顏及名字,楊宅與<方明詩屋>由一道二十公分石牆分隔,且先生後陽台與詩屋客廳只有咫尺之遙,只要打開客廳窗牖,時會隱約感應到先生在案前沉思徐筆,或有書冊翻閱窸窣之聲,就算在春光媚景傍分,他亦隱埋在斗室薄薄的燈暈下,讓詩神時而馳騁在袤廣的曠野上,或將謳歌激沖在奇崖峻峰之湍瀑,不然讓吟詠鋪灑在月色下一條小小的溪流, 潺潺道盡人間華燦及無奈。 \n 以往在台灣大學<現代詩社>青澀臨鏡的歲月裡,與楊牧先生的緣分,也許在聲碎話長詩歌座談會上,也許在燈淡影重的朗誦台上…之後我赴巴黎悠悠的歲月裡,先生微紅的淺暈與嚴謹卻又帶淺笑的音容,隨著西雅圖與法國萬里迢遞的阻隔,彼此訊息有如 <花落曉煙深>濛濛無覓。 \n 江南春色盈盈的河流,總會邂逅兩岸迎風曳舞的垂柳。二零零三年初,有朝我踱步至北市敦化南路的林蔭大道,途經一間房屋仲介所,忽有一年輕業務員自店裡奔出,謂本大廈有很好的屋件出售,我推拒說既無預算也沒有準備要購買房子,怎知此年輕人希望我上樓參觀一下,不買亦無所謂…再談之下才知此仲介員是我台大數屆後的學弟,且此公寓原本是一間七十餘坪的大房子,因正逢SARS賣不出去,屋主情急將之分隔成四十餘坪及廿餘坪兩間公寓,以利脫手,那間四十餘坪的三天前售出,餘這間小而精緻的房子,室內幽雅安靜,四壁素潔,是讀書閒聚的好居處,因屋主急著現金週轉,竟肯首我亂出的低價格,並由在銀行任經理的同學擔保款,莫名的緣分竟可由莫名的散步而誕生由洛夫取名的<方明詩屋>。 \n 數天後晨光將我推門外出,隔鄰亦響起開門的聲音,映入眼簾竟是楊牧伉儷,彼此有種關山迢迢卻同一城門的驚遇與亢奮…那是十七年前歷歷在目的契遇,春天總以曼妙樂章將曾經斷阻的詩心呼喚共舞。 \n 接著下來的十餘載歲月,楊牧先生將西雅圖與臺北或花蓮的風景剪貼繽紛阡陌的拼圖,那一處故鄉桃園的溫好淨土,似乎只有在夢裡縈念那茫茫的分水嶺。 \n 楊牧先生秉性內斂,不喜好交際營營的詩壇,尤避是非,平日專注學問與閱讀寫作,亦會聆聽音樂,讓柔囀之樂聲停泊在泛泛的詩韻裡。雖然先生個性溫良,但煮酒析解批評詩歌時,倒是嚴度鋒銳,毫不妥協堅持<公理和正義>。而楊師母是一位十分細膩且充滿美感的人,將先生起居生活照顧及安排得浪漫及如是恰好,有一次楊師母宴請陳義芝伉儷與我到其宅所晚餐,她親手烹調每一盤佳餚,我記得其中一道蒸魚,肉鮮汁甜,襯以清蔥蒜片,媲美香港大酒樓之主廚傑作,方知楊師母不但是料理大師,武術家(跆拳道黑帶),以及環境布置達人,實在很難想像這三種特性組合在一人身上。那天我曾作一詩為記。 \n 調 酒 \n 你微酡的容顏 \n 仍不停搖撼手中緊握的調酒器 \n 我隱約聽見 \n 不止是花蓮的浪濤在澎湃 \n 似非長江黃河迢迢之嘶喊 \n 而是詩人只想用那股樸真無忌的 \n 語言拌入有點 \n 戲謔的月色 \n 斟出三杯滲有唐宋的騷氣 \n 以及不甚解讀的黑格爾 \n 驚逗人生 \n 後記: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晚 ,與義芝伉儷到楊牧先生家中小聚,我們除飽嚐女主人夏盈盈細緻的膳食,其間,先生更親自調製酒品共觴,時側見先生悠然神態,詩興滋生。 \n 有一年除夕午後,楊牧先生與我聊及中國文人之<性格>,我因曾久居巴黎,拙於詩壇應對,先生不多批指,旋於贈書裡提點「方明素心人」,可謂用心良苦。 \n 楊牧先生生性謹飭,似乎趣事不多,但從其夫人夏盈盈處錄得一則。早年楊牧先生在香港大學執教時,先生自認廣東話的聽力不錯,某日校舍人員領楊牧先生到其新宿舍,用廣東話向他說:「你吔房幾大」(意思即你的房間還滿大),先生向夫人訴說:舍監竟問我有幾個太太」又某日,楊牧到香港移民局延期,排隊到窗口時遞上證件,移民官用廣東話問他:「是否你本人?」先生一直搖頭,該官員連問數次均得先生同樣反應,其夫人在旁邊首急說「是」,楊牧先生反向夫人道:「他問我是否日本人,我當然說不是。」 \n 楊牧先生堅信寫詩是嚴肅且偉大之事,必須殫盡心智去克服與突破,才能產生好作品。詩人羅門生性孤傲自信,喜好批評其他詩人作品,有一次楊牧伉儷與羅門蓉子到舍下作客,席間大家和融相處,舉觥皆是笑聲連連,落筷盡論喻詩喻典,可見楊牧先生在羅門心中的分量。 \n 去年旅居紐約台灣詩人王渝返台,她是楊牧先生近一甲子的舊識,因王渝在台行程緊湊,擬想今年返台再去拜訪老友,幸好我堅持顧盼趁早,便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叩開楊牧先生久辭見客之門,近兩小時的暢聊,在室內溶溶的燈暈下散出很多陳年往事…歲月永遠使相覷的故人溢滿物換星移之感嘆,這也許是楊牧先生最後晤見詩友的辭行。 \n 也許眾人沒法接近大師,楊牧先生已遠去,一如他的詩作「死亡」: 轉換為一種風景,的確,他留下首首晶玉的詩作,已化為長空閃耀的繁星,每一顆都有它的傳奇,激發人類追尋空靈之心。

  • 寫真年代:臺灣作家手稿故事3

    寫真年代:臺灣作家手稿故事3

     作者/向陽出版社/九歌出版 \n 從《寫字年代》、《寫意年代》到《寫真年代》,作家向陽紀錄72位作家的手稿故事,描繪出1980年代戒嚴下台灣文壇的生態。當時台灣文學興盛,副刊蓬勃發展,他因主編《自立副刊》、主持《陽光小集》詩雜誌,與文壇作家來往頻繁,留下了不少手稿。這批手稿歷經風災、水患、地震、蟲害和搬家,一直被細心收藏。 \n 《寫真年代》有跨越中日二種語言的詩人林亨泰、戲稱向陽是他弟弟的向明、在文學路上不斷鼓勵向陽的詩魔洛夫、人稱「副刊王」的弦、縱橫戰後台灣文壇的余光中、一同推廣台灣文學的李瑞騰、由詩人到「鳥人作家」的劉克襄、挑戰父權文化的李昂,透過文字與手稿、批信,彷彿進入時光隧道,重回寫字美好的年代。

  • 大陸援外物資 寄語有洋蔥

    大陸援外物資 寄語有洋蔥

     一個多月前,武漢及大陸各地遭到新冠肺炎無情肆虐時,日本在援華物資上寫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在疫情最艱難的時期,給大陸人心帶來深深感動。現在,當全球面臨嚴峻的疫情考驗時,大陸也為各國抗疫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n 投桃報李,大陸無論是使領館、地方政府,還是各大企業、民間組織,都不約而同地在援外物資的包裝箱貼了精心挑選的寄語。詩句、箴言、歌詞等一行行簡短而真摯的文字背後,藏著中國人滿滿真情。 \n 巧妙嵌入市花市樹 \n 馬雲公益基金會向日本捐贈100萬個口罩,外箱寫的是「青山一道,同擔風雨」。引用自唐朝詩人王昌齡的七言絕句《送柴侍御》:「沅水通波接武岡,送君不覺有離傷。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n 瀋陽向日本札幌、川崎捐獻的抗疫物資上寫的是「玫瑰鈴蘭花團錦簇,油松丁香葉茂根深」、「玫瑰杜鵑花團錦簇,油松山茶葉茂根深」,巧妙嵌入瀋陽市花玫瑰和市樹油松,札幌的市花鈴蘭和市樹丁香,以及川崎的市花杜鵑和市樹山茶。 \n 在浙江對日捐贈物資上,寫有「天台立本情無隔,一樹花開兩地芳」的詩句。出自當代著名僧人、佛學家、詩人巨讚贈日本僧人的詩。 \n 遼寧向日本北海道捐贈的物資上寫著,「鯨波萬里,一葦可航,出入相友,守望相助」。後兩句出自戰國時期《孟子.滕文公上》。 \n 古詞今用鞏固邦誼 \n 大陸駐韓大使館在援助南韓大邱的包裝箱上,印了一句「道不遠人,人無異國」,出自新羅旅唐學者崔致遠的《雙磎寺真鑑禪師碑銘》,實物如今就立在南韓。 \n 在遼寧援助南韓的物資上寫著「歲寒松柏,長毋相忘」,這句話出自朝鮮王朝時期著名學者金正喜之口。浙江對韓捐贈物資上,則印有「肝膽每相照,冰壺映寒月」,這兩句出自韓古代詩人許筠的《送參軍吳子魚大兄還大朝》。 \n 在阿里巴巴運往義大利的捐贈物資上,寫著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講述王子拯救中國公主杜蘭朵的歌劇《杜蘭朵》中,一段歌詞和曲譜「消失吧,黑夜!黎明時我們將獲勝!」 \n 小米在捐贈給義大利的物資上,寫的是「我們是同一片大海的海浪,同一棵樹上的樹葉,同一座花園裡的花朵」。是古羅馬時代哲學家賽內加的名言。 \n 玄奘詩作贈予印度 \n 复星集團在給義大利的捐贈物資上,用義大利語寫著「是愛也,動太陽而移群星」,出自義大利著名詩人但丁的《神曲》。還有一句中文詩「西程十萬里,與君同舟行」,前一句源自李日華《贈大西國高士利瑪竇》,後一句則源自吳漁山《通玄老人龍腹竹歌》。 \n 复星集團在為印度捐贈物資時,附上「尼蓮正東流,西樹幾韆鞦」的寄語,取自《全唐詩》中記載玄奘僅存的五首詩作之一的《題尼蓮河七言》「尼蓮河水正東流,曾浴金人體得柔。自此更誰登彼岸,西看佛樹幾韆鞦。」 \n 在中國大使館捐贈給伊朗的物資上,用中文和波斯語寫著古代波斯著名詩人薩迪的名句「亞當子孫皆兄弟,兄弟猶如手足親」。 \n 大陸向法國提供的醫療物資外包裝刻著兩句話,一句是「千里同好,堅於金石」,出自三國蜀漢學者、經學大家譙周的《譙子法訓.齊交》,另一句則是法國大文豪雨果的名言「團結定能勝利」。

  • 職場偷師,與眾不同-「神偷力」決定影響力!

    職場偷師,與眾不同-「神偷力」決定影響力!

     乍看「偷」這個字,許多人會直覺聯想成負面的事,例如:設計拿別人的點子來交差、作家拿別人的文章來改寫、甚至是仿冒品……等等。但已經出過《情緒成本》等多本書的商周專欄作家紀坪則認為,當人們無法一開始從零到有的生成一些自己的創意時,多半是把「拷貝」現有的當作起點,也就是所謂的「偷師」。 \n 所謂的「偷」,就是不知不覺,所謂的「師」,就是向比你強、覺得值得模仿的對象學習。所有的學習,都是從模仿開始,不要怕一開始的效法,重要的是,如何把效法轉化成自己的想法與概念。曾經聽到有人說:「抄一篇論文叫抄,十篇叫參考,一百篇叫研究。」反過來說,人既然為師,就不怕被偷,甚至歡迎大家偷,當有人認同你的觀點時,不正是方向正確、大有展望之時嗎?所以建議大家「別忙著崇拜老師,大膽的來老師家偷東西!」當把贓物館變成博物館,再這些轉化和創造成屬於自己的東西。 \n 作者在書中也引用了許多成功人士的話語來佐證「偷師」的好處,例如詩人艾略特曾說:「不成熟的詩人只會依樣畫葫蘆,成熟的詩人懂得偷天換日?」讓我聯想到,我們常常可以看到有些姊妹淘、兄弟幫,外形、語氣、喜好均十分相像,好似同一家工廠出來的產品,但,雖說是這樣,也可以找出些微的不同。 \n 同樣是穿百摺裙,有人穿了可愛、有人穿了成熟,有些衣服、鞋子,不知怎的,看到就會想起某些朋友;有些則即使穿在身上都有種說不出的彆扭。總覺得,人都有自己的氣質,即使再受同儕影響、再覺得別人的似乎都比較好,也必須找到自己的特色與適合、舒服的打扮與日常。 \n 不著痕跡的複製叫參考,不經思考的模仿叫抄襲。拷貝貼上不是不行,而是貼上後要如何內化成彷彿印上了自己的名字。 \n 感謝大師們為我們開路,也因為有前人的智慧結晶,讓效法的我們得以有成功或失敗的依據,少走一些冤枉路。 \n (本文作者為紀坪,摘自《偷師》,時報出版),請上網【工商書房】https://ctee.com.tw/bookstore

  • 悼詩人楊牧

    悼詩人楊牧

     悼詩人楊牧 \n 三月春斷了懸崖,墜落的輝煌 \n 都成寂寞的峭壁了 \n 涉水而逝者卻只留下了歌,瀰瀰 \n 將被風引唱為一則傳說......

  • 緬懷大師 花蓮籌設楊牧紀念館

    緬懷大師 花蓮籌設楊牧紀念館

     詩人楊牧13日辭世,享年80歲。楊牧本名王靖獻,1940年出生於花蓮,被譽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文學家,花蓮縣政府盼能在楊牧老師的故鄉花蓮,籌設楊牧文學紀念館,讓年輕後輩有機會能夠閱讀大師一生的精彩,也希望花蓮每年舉辦楊牧詩文學活動,緬懷楊牧詩人。 \n 出生於花蓮的楊牧,為台灣著名的詩人、散文家、評論家、翻譯家、學者。代表作有《楊牧詩集》、《長短歌行》等詩集;《奇萊前書》、《奇萊後書》等散文作品。其作品已被翻譯成多國語言版本,2013年更曾獲頒紐曼華語文學獎,是影響世界文壇的大師。 \n 縣府副祕書長張逸華、文化局長江躍辰,昨到東華大學拜訪華文文學系主任、也是楊牧基金會執行長許又方教授,轉達縣長徐榛蔚關心之意,準備在老師的故鄉花蓮,籌設楊牧文學紀念館事宜進行會商,也將在疫情緩和後,將楊牧老師骨灰從台北奉歸故鄉花蓮,舉辦追思紀念音樂會表彰追念楊牧大師。 \n 許又方表示,東華大學全校師生無不以楊牧老師為榮,學校圖書館中特別成立「楊牧書房」,典藏他的著作、曾讀過或擁有的書、他的手稿、第一本創作「水之湄」、打字機、生前寫作的鋼筆等物品,並且成立「楊牧文學獎」、「楊牧研究中心」,展開「楊牧學」的建構。

  • 文學巨樹 詩人楊牧逝世享壽80

    文學巨樹 詩人楊牧逝世享壽80

     詩人楊牧13日在台北國泰醫院辭世,享壽80歲。楊牧近年有呼吸系統與心臟問題,前幾天健康惡化,住進加護病房,過世消息傳出,震撼文壇。詩人向陽形容,楊牧有如根植台灣的文學巨樹,他的創作生涯繁複多變,但從未間斷,「詩與散文並茂,間及評論,都蔚為繁花」。 \n 楊牧本名王靖獻,中學時開始以筆名「葉珊」發表詩作,之後改用「楊牧」筆名。詩、散文、評論、翻譯方面成績斐然,著有詩集《北斗行》、《禁忌的遊戲》;散文《一首詩的完成》、散文自傳《奇萊前(後)書》等。他專精比較文學,在美國華盛頓大學任教多年,也曾在東華大學、台大、政大台文所任教。 \n 向陽表示,在創作和學術之外,楊牧更致力於台灣的文學傳播和出版。70年代時楊牧曾與醫師林衡哲合作,為志文出版社編選「新潮叢書」,也曾為《聯合報》副刊選現代詩,大量刊登年輕詩人作品,為台灣詩壇帶來新氣象。楊牧更在1976年與中學同學葉步榮、詩人瘂弦、生化學家沈燕士創辦洪範書店,為文學出版的「五小」出版社之一,締造1980年代台灣文學的高峰。 \n 向陽回憶,楊牧對後輩十分照顧,也不像部分前輩作家對年輕後輩有「一代不如一代」的喟嘆,他曾表示,每一代都會出現有才氣的作者,會隨時代發展出不同的語言風格,也肯定台灣新生代詩壇的活力,對年輕詩人跨界手法很感興趣。

  • 楊牧辭世 鄭麗君:為臺灣留下愛與哲學的詩篇

    楊牧辭世 鄭麗君:為臺灣留下愛與哲學的詩篇

    詩人楊牧13日辭世,享壽80歲。文化部長鄭麗君表示,楊牧老師投入全副生命思索與鍛鍊詩藝,都在朝向一首詩的完成,為臺灣留下愛與哲學、浪漫與正義的永恆詩篇。文化部將呈請總統褒揚。 \n \n楊牧(1940-2020),本名王靖獻,臺灣花蓮人,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英文系藝術碩士,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比較文學博士。曾任教美國麻薩諸塞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及華盛頓大學長達三十年。返臺後,曾協助東華大學成立人文社會科學院並擔任首任院長,並曾受聘為中央研究院文哲所特聘研究員兼所長,亦曾任臺灣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客座教授、香港科技大學講座教授、政治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n \n楊牧的創作以詩、散文為主,另及於論述、翻譯。15歲起活躍於《現代詩》、《藍星》、《創世紀》、《今日新詩》等詩刊,16歲即主編《東臺日報》「海鷗詩刊」,著作等身。1960年以葉珊為筆名創作的詩集《水之湄》出版,奠定詩壇地位。1972年改用筆名楊牧,有意識地介入社會關懷與歷史探問。代表作品如自傳型散文《山風海雨》、《方向歸零》、《昔我往矣》書寫其故鄉花蓮的歷史與記憶,另有《一首詩的完成》,展現對詩的理念思考及詩人的文學心靈。 楊牧身兼詩人、散文家、翻譯家與學者等多種身分,創作風格與時俱進,持續自我突破,公認為臺灣文學大家,東華大學特於前年成立「楊牧文學研究中心」。此外,楊牧另曾共同主編志文出版社新潮叢書,引進文史哲思想之傳播,並共同創辦洪範書店,為臺灣文學出版之重鎮,對臺灣文學界影響深遠。 \n楊牧獲獎無數,曾獲國家文藝獎、時報文學獎、吳三連文藝獎、美國紐曼華語文學獎、馬來西亞花蹤文學獎、瑞典蟬獎、二等景星勳章等多項獎項。詩作與散文隨筆亦曾被譯為英、韓、德、法、日、瑞典、荷蘭等多種語文。

  • 楊牧享壽80歲 曾是台灣第一位獲此獎詩人

    楊牧享壽80歲 曾是台灣第一位獲此獎詩人

    \n \n國寶級台灣詩人、台師大講座教授楊牧,今(13日)傳出過世消息,享壽80歲。據了解,楊牧前幾天才因身體狀況惡化住進加護病房,今日不敵病魔離世。楊牧奉獻縱橫文壇多年,更曾獲2016年蟬獎肯定,是台灣詩人第一人。 \n \n蟬獎創立於2004年,為紀念1974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詩人哈利‧馬丁森百年冥誕而設。由於馬丁森生前宣稱自己的詩藝深受東方詩歌啟迪,蟬獎設立的宗旨在於肯定東亞傑出詩人的創作成就,近年由瑞典文化機構資助,希望藉此讓東亞詩歌在世界詩壇受到應得的矚目。 \n \n蟬獎歷年來得獎者依序為日本詩人宗左近、金子兜太、韓國詩人高銀、申庚林、文貞姬、日本詩人水田宗子、中國詩人北島;去年首度在日、韓、中之外,由越南女性詩人黃氏意兒獲得。楊牧今年代表台灣獲得第九屆蟬獎,是台灣第一位受此殊榮者。 \n \n瑞典蟬獎評審團主席賴斯.瓦格2016年11月11日,親自至台師大頒發此獎及獎金予楊牧,他也是第一位獲得此獎項的台灣人。 \n \n

  • 文壇震撼彈!台灣國寶詩人楊牧過世 享壽80歲

    文壇震撼彈!台灣國寶詩人楊牧過世 享壽80歲

    詩人楊牧13日於台北國泰醫院辭世,享壽80歲。由於楊牧近年身體狀況不佳,有呼吸系統與心臟問題,前幾天健康惡化,住進加護病房。過世消息傳出,震撼文壇。詩人向陽形容,楊牧有如「根植台灣的文學巨樹」,「他的創作生涯繁複多變,但從未間斷,詩與散文並茂,間及評論,都蔚為繁花。」 \n \n \n楊牧本名王靖獻,生長於花蓮,中學時開始以筆名「葉珊」發表詩作,32歲之後改用「楊牧」筆名,文風早期浪漫抒情,後增添哲學辯證,注入社會關照,詩、散文、評論、翻譯方面成績斐然,著有詩集《北斗行》、《禁忌的遊戲》、散文《一首詩的完成》、散文自傳《奇萊前(後)書》等作。他專精比較文學,在美國華盛頓大學任教多年,也曾於台灣東華大學、台灣大學、政大台文所任教。曾獲吳三連獎、國家文藝獎、美國紐曼華語文學獎等國內外獎項肯定。 \n \n向陽表示,在創作和學術之外,楊牧更致力於台灣的文學傳播和出版。70年代時楊牧曾與醫師林衡哲合作,為志文出版社編選「新潮叢書」,也曾為《聯合報》副刊選現代詩,大量刊登年輕詩人作品,為台灣詩壇帶來新氣象。楊牧更在1976年與中學同學葉步榮、詩人瘂弦、生化學家沈燕士創辦洪範書店,為文學出版的「五小」出版社之一,締造1980年代台灣文學的高峰。 \n \n \n向陽回憶,他在高中時開始閱讀楊牧以葉珊為筆名發表的作品,「他早期的詩,包含散文,有很浪漫唯美的氣氛,語言和文字很特別,很迷人,在當時年輕人之間很流行。」向陽大學時常向《聯合報》投稿詩作,當時楊牧正在為《聯合報》副刊選詩,「我寄去的每一篇詩,他幾乎都刊了。」兩人也因此認識。 \n \n楊牧對後輩十分照顧。向陽回憶,他曾在1985年赴美國華盛頓大學參與講座,也拜訪當時在那裡任教的楊牧,在黃昏中聊時,楊牧突然送他一本19世紀時蘇格蘭傳教士杜嘉德編的《廈門音漢英大辭典》,對他說:「你寫台語詩,這應該對你有幫助。」後來也建議洪範為向陽出版詩選。 \n \n楊牧生前曾表示,他寫作沒有階段性,隨年紀增長寫詩更重思考性,也努力突破,心境絲毫不變,在創作當下猶如初中時一般,是「有話要說」的感覺,寫詩也不受限當下時空。楊牧也提攜文壇後輩,作育英才,認為年輕學生常提出獨立的創見,讓他振奮,從30歲開始教書,數十年來還是很享受其中。 \n \n楊牧也不像部分前輩作家對年輕後輩有「一代不如一代」的喟嘆,他曾表示,每一代都會出現有才氣的作者,會隨時代發展出不同的語言風格,也肯定台灣新生代詩壇的活力,對年輕詩人跨界手法很感興趣。

  • 詹冰故事館動工 營造饒平園區

    詹冰故事館動工 營造饒平園區

     紀念已故詩人詹冰,營造饒平客家語言巢,卓蘭鎮公所提案修復歷史建築「卓蘭國小日式宿舍」,並改善周邊環境設施,獲客委會補助3240萬元,加上公所配合款360萬元,打造「客家詹冰故事文學館暨饒平客語園區」,12日動工。 \n 詹冰是苗栗縣卓蘭人,出生於1921年,2004年逝世,是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的外公,蔡其昌12日與舅舅詹前衛及舅媽出席動土典禮,致詞時提到,自己還沒從政前,其實是個文學研究工作者,外公詹冰就是他研究的對象,記憶中外公是最溫暖、最謙和、脾氣最好的長者,自己也曾出書紀念他。 \n 蔡其昌表示,詹冰是日據時代的台籍詩人,也是戰後因語言政策,產生的跨語言一代文學家,更是台灣客籍作家的代表之一,感謝苗栗縣府、卓蘭公所把屬於卓蘭人的共同記憶、歷史軌跡記錄下來,讓未來的孩子清楚知道過去發生的事。 \n 文觀局長林彥甫說明,客家詹冰故事文學館暨饒平客語園區,將結合校史保存與青創基地,活化建築再利用,以卓蘭國小日式宿舍為主體,將歷史建築規畫成故事館及客語學堂,後期以饒平客語園區為整體發展,整合日式宿舍群作為展示空間,並透過故事鑲嵌及活動體現,塑造當地獨特的文化觀光產業。 \n 詹冰本名詹益川,畢業於台中一中,後至日本求學,取得藥師資格後返台,在卓蘭開設藥局,因藥學專業曾被聘請到中學擔任理化老師。早期他使用「綠炎」為筆名,1964年與志同道合的詩人創辦「笠詩社」,致力於現代詩學回歸本土,關懷時代與社會。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