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課綱微調的搜尋結果,共554

  • 馬英九終於知道錯了

    馬英九終於知道錯了

     在知名統派人士王曉波教授追思會上,馬英九主動談起「課綱微調」的往事。當時馬邀請王擔任召集人,具體負責課綱的修訂,沒想到哪怕只是微調也沒逃過獨派的猛烈反撲,還釀成轟動一時的「反課綱」運動。與此同時,一些統派亦對王曉波頗有微詞,認為課綱未能徹底撥亂反正,王難辭其咎。對此,馬英九終於在多年後承認「這點我確實做得不夠,讓你為難了」。然而,馬英九豈止做得不夠。如今回過頭看,輕易棄守這一思想陣地是馬英九8年執政的最大敗筆之一。

  • 兩岸危機偵測:胡勇》馬英九終於知道錯了

    兩岸危機偵測:胡勇》馬英九終於知道錯了

    在知名統派人士王曉波教授追思會上,馬英九主動談起「課綱微調」的往事。當時馬邀請王擔任召集人,具體負責課綱的修訂,沒想到哪怕只是微調也沒逃過獨派的猛烈反撲,還釀成轟動一時的「反課綱」運動。與此同時,一些統派亦對王曉波頗有微詞,認為課綱未能徹底撥亂反正,王難辭其咎。對此,馬英九終於在多年後承認「這點我確實做得不夠,讓你為難了」。然而,馬英九豈止做得不夠。如今回過頭看,輕易棄守這一思想陣地是馬英九8年執政的最大敗筆之一。

  • 馬英九的錯 韓國瑜不要再犯

     前總統馬英九日前在「歷史教育自己救」記者會上,對自己8年任內調整課綱努力不夠,表達了歉意。在場的歷史學者則認為,馬前總統此種表態,有為其自己的歷史定位做「辯誣」的意思,在某種程度上,馬的公開致歉,也是在課綱問題上尋求「救贖」。從道歉、辯誣到救贖,如此高來高去,聽起來文謅謅又輕飄飄的說法,對照今天台灣在文化上的失根與國家認同上的疏離,實際上又是多麼令人痛心! \n 馬英九的說法是,他在總統任內推動的「微調課綱」,修正了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的課綱史觀,但為謀求社會和諧,修改得較為謹慎、溫和,因此被批評未能完全撥亂反正,他深自檢討,認為確實努力不夠,在記者會上表達歉意。這段話首度回應外界對他執政8年,處理有關歷史課綱問題的質疑,但也凸顯了更值得反思的盲點。 \n 首先,馬英九的理由是為了「謀求社會和諧」,但割裂文化的根源、混淆國家認同的歷史教育,不僅荼毒了下一代的年輕人,也激化了台灣社會的對立;那麼,馬自認的妥協與退讓,到底是謀求了和諧?還是製造了撕裂?答案顯然是後者。 \n 其次,馬英九對課綱是所謂的「微調」,也就是沒有「完全」改正的意思。然而問題恐怕不僅在改正程度上的不足,也在未能「及時」;在民進黨首度執政8年以後,國民黨挾著完全執政的全勝氣勢,原本可以堂堂正正地改回課綱,讓歷史教育重回正軌,但卻像歷史學者所說的「犯了一些戰略與戰術上的延誤」,失去撥亂反正的最好時機。 \n 相對的,民進黨則是展現了更大的決心與「遠見」。在2010年時,即使是微調的課綱,民進黨6個地方縣市長就拒絕使用微調課綱課本;等到民進黨二度執政,蔡政府的教育部第一道命令,就是廢除馬政府的微調課綱,並在今年8月施行全面「去中國化」、重塑下一代學子台獨史觀的歷史課綱。這正說明了國民黨的遲鈍麻木、言行不一,而民進黨則充分了解到在既定意識形態下,步步為營,建構台獨史觀、政治意識大戰略的重要性! \n 試想,陳水扁的8年開其端,馬英九的8年又半吊子、該改沒改全,加上蔡英文變本加厲的這4年,前後一共20年,難怪會說台灣都是「天然獨」的世代,如今台灣30歲以下的世代很多人都對中華文化備感陌生疏離,甚至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就不足為怪了。要說當初馬政府8年以來,歷史課綱的未能完全且及時的導正,乃是文化與思想最失敗的精神工程,絕對不為過;如果再讓民進黨執政4年,台灣的未來與發展就更將萬劫不復了。 \n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之前曾標舉四大理念,其中前兩項「捍衛中華民國」與「熱愛中華文化」,固然意思到了,卻如蜻蜓點水,未能引發後續更多該有的重視。即使韓的妻子曾代為宣示,如果韓當選總統一定會調整歷史課綱,仍顯不足。如今中華民國的存亡,正受到各種明暗台獨勢力的步步進逼,台獨黨綱指導下的歷史教科書,將掏空台灣固有的中華文化,侵蝕兩岸關係根基,有識者莫不憂心如焚。攸關下一代歷史教育的課綱修廢問題,不僅僅是選戰成敗的交鋒議題,更是決定整個國家發展、民族榮枯之所繫。 \n 文化是民族思想的根,國家則是文化發展的果,兩岸基於不同的歷史發展與制度之別,固然會有不同的差異,但在共同的中華文化基礎上,絕不應該因人為的政治操控而撕裂對抗,禍延子孫。回到現實,文化的融合與國家的認同,兩者缺一不可,兩者的建構除了教育自然養成,也來自政黨的宣傳,而民進黨已經明顯、徹底地證明其效果。 \n 馬英九瞻前顧後自喪該有的歷史定位,甚至影響到國家社會的生機發展,如今面對一個連自己國家與憲法都不認同的總統,韓國瑜絕不能重蹈覆轍、忽視關鍵,台灣人民更該痛定思痛,正確決斷!

  • 中時社論》馬英九的錯 韓國瑜不要再犯

    中時社論》馬英九的錯 韓國瑜不要再犯

    前總統馬英九日前在「歷史教育自己救」記者會上,對自己8年任內調整課綱努力不夠,表達了歉意。在場的歷史學者則認為,馬前總統此種表態,有為其自己的歷史定位做「辯誣」的意思,在某種程度上,馬的公開致歉,也是在課綱問題上尋求「救贖」。從道歉、辯誣到救贖,如此高來高去,聽起來文謅謅又輕飄飄的說法,對照今天台灣在文化上的失根與國家認同上的疏離,實際上又是多麼令人痛心! \n 馬英九的說法是,他在總統任內推動的「微調課綱」,修正了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的課綱史觀,但為謀求社會和諧,修改得較為謹慎、溫和,因此被批評未能完全撥亂反正,他深自檢討,認為確實努力不夠,在記者會上表達歉意。這段話首度回應外界對他執政8年,處理有關歷史課綱問題的質疑,但也凸顯了更值得反思的盲點。 \n 首先,馬英九的理由是為了「謀求社會和諧」,但割裂文化的根源、混淆國家認同的歷史教育,不僅荼毒了下一代的年輕人,也激化了台灣社會的對立;那麼,馬自認的妥協與退讓,到底是謀求了和諧?還是製造了撕裂?答案顯然是後者。 \n 其次,馬英九對課綱是所謂的「微調」,也就是沒有「完全」改正的意思。然而問題恐怕不僅在改正程度上的不足,也在未能「及時」;在民進黨首度執政8年以後,國民黨挾著完全執政的全勝氣勢,原本可以堂堂正正地改回課綱,讓歷史教育重回正軌,但卻像歷史學者所說的「犯了一些戰略與戰術上的延誤」,失去撥亂反正的最好時機。 \n 相對的,民進黨則是展現了更大的決心與「遠見」。在2010年時,即使是微調的課綱,民進黨6個地方縣市長就拒絕使用微調課綱課本;等到民進黨二度執政,蔡政府的教育部第一道命令,就是廢除馬政府的微調課綱,並在今年8月施行全面「去中國化」、重塑下一代學子台獨史觀的歷史課綱。這正說明了國民黨的遲鈍麻木、言行不一,而民進黨則充分了解到在既定意識形態下,步步為營,建構台獨史觀、政治意識大戰略的重要性! \n 試想,陳水扁的8年開其端,馬英九的8年又半吊子、該改沒改全,加上蔡英文變本加厲的這4年,前後一共20年,難怪會說台灣都是「天然獨」的世代,如今台灣30歲以下的世代很多人都對中華文化備感陌生疏離,甚至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就不足為怪了。要說當初馬政府8年以來,歷史課綱的未能完全且及時的導正,乃是文化與思想最失敗的精神工程,絕對不為過;如果再讓民進黨執政4年,台灣的未來與發展就更將萬劫不復了。 \n \n \n \n \n文化是民族思想的根,國家則是文化發展的果,兩岸基於不同的歷史發展與制度之別,固然會有不同的差異,但在共同的中華文化基礎上,絕不應該因人為的政治操控而撕裂對抗,禍延子孫。回到現實,文化的融合與國家的認同,兩者缺一不可,兩者的建構除了教育自然養成,也來自政黨的宣傳,而民進黨已經明顯、徹底地證明其效果。 \n 馬英九瞻前顧後自喪該有的歷史定位,甚至影響到國家社會的生機發展,如今面對一個連自己國家與憲法都不認同的總統,韓國瑜絕不能重蹈覆轍、忽視關鍵,台灣人民更該痛定思痛,正確決斷! \n

  • 南一教科書去中化 稱日人台史公

    南一教科書去中化 稱日人台史公

     趕在光復節前夕,歷史教育新三自運動協會召開「反對去中國化歷史教科書」記者會,剛剛完成百萬字《台灣島史記》的國民黨前立委蔡正元怒批,南一版歷史課本謊話連篇,稱「本省人有85%帶有原住民基因」,稱日人伊能嘉矩是「台史公」,卻不提比伊能更早為台灣寫史的連橫;稱呂赫若是台灣第一才子、為白色恐怖而死,卻不提呂赫若的中共黨員身分…「對於歷史你可以說你不確定,但是不能說謊!」 \n 前總統馬英九則以錄影方式致詞表示,部分教科書的「台灣主權未定論」說法錯誤百出,二戰時期台灣的處境幾乎完全跳過,不但淡化高砂義勇軍、台籍日本兵的發生過程,甚至連「慰安婦」也隻字未提;他痛批蔡政府的所作所為就是在創造亡國感。 \n 史記文化公司董事長鄭旗生表示,101課綱時,民進黨6個縣市長拒絕使用當時的微調課綱課本,他現在也呼籲國民黨15個縣市長、以及全國家長拒絕108課綱。 \n 蔡正元舉南一版為例子,直接抄林媽利2007年資料說本省人有85%帶有原住民基因,但林媽利自己2000年時寫的卻是13%;7年翻了6、7倍,統計方法和理論都錯。又如南一書局尊稱寫了《台灣文化誌》的日本人伊能嘉矩是「台史公」,但該書是伊能嘉矩死後的1938年才出版,連橫《台灣通史》卻早於1920年就出版,為何台史公是日本人伊能嘉矩而不是連橫? \n 蔡正元批南一版洋洋灑灑講了一大堆台灣文化,還兼談西洋繪畫、日本音樂,就是不講歌仔戲、布袋戲的根源?清朝統治台灣200多年只寫幾頁,日本統治台灣50年卻寫了半本?國際移工、新住民寫了一大堆,但人口占台灣人口多少?根本把歷史課本當作社會科,從頭到尾都是謊言、垃圾,沒有一句真話。

  • 徐泓:2020一定要選一個肯改課綱的總統

    徐泓:2020一定要選一個肯改課綱的總統

    「去中國化就是自我殖民!」明史專家、台大前歷史系主任徐泓表示,前一陣子他遇到一位中研院所長,談到台灣歷史問題,對方說:「你們這些沒有經過日本殖民統治時代的人沒有資格談日治時代的歷史,因為你們不懂我們的心理!」暗指徐泓的外省人身分。徐泓犀利回答:「你出生的時候已經光復十年了,你也沒有被日本統治過,你又怎麼知道日本統治是怎麼回事?」 \n徐泓說,自我殖民從李登輝時代《認識台灣》開始,然後改課綱,讓40歲以下的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祖國是日本」;2008年是一個可以撥亂反正的契機,卻白白丟掉機會,不知是不願意改還是不敢改課綱?因此2020一定要選一個肯改課綱的總統,而且也要自問是不是準備好了?不只要宣傳理念,還要想到未來要怎麼做。 \n例如是不是有第一流的教授參加寫課綱?課綱微調的失敗教訓就是,當時課綱成員真正學歷史的人很少,變成被攻擊的對象;另外編寫課本、審查課綱和課本的成員以及出考題的人、教學現場的教師都很重要,免得跟香港走上同一條路: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老師,教出同樣的學生。 \n另外,如果2020仍是民進黨獲勝,這個課綱還要繼續,徐泓呼籲,要讓更多老師覺醒,雖然依照課本教書,但是可以講自己的內容。 \n徐泓說,從民進黨成功竄改課綱中可以得出歷史教訓,因為他們是以合法掩護非法,以民主自由掩護台獨。例如用專題式教學來替代歷史時序、將中國史加入東亞史的脈絡,這些本來都是好事,民進黨用民主自由的外殼來包藏台獨思想,偷天換日,吸收中間選民,等到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

  • 國教院重申新課綱未去中

     搶在「新三自運動」記者會之前,國家教育研究院30日一早就發出新聞稿,表示108新課綱與歷史教科書兼顧品質與多元,並未去中國化。 \n 國教院發布新聞稿提出四點說明,一、108課綱經過多元公開透明審議,合法、合程序發布;二、期間諮詢學者專家及教師,普遍皆認為中華文化可包含在「多元文化」之下,將南島語族放置於原住民族章節下是101課綱即如此,從未想要以某個族群文化取代另一個族群文化;三、108課綱台灣史、中國史、世界史比重份量與過往相當;四、台灣地位問題,各版本教科書依規定將觀點多元並陳。 \n 國教院強調,教科書只要沒有違反課綱、不牴觸國家法律,且沒正確性疑慮者,審查小組均尊重。 \n 不過,嘉義大學歷史教授吳昆財反問,哪次教科書審查不合法透明?但蔡英文一上任就廢除103年課綱微調,蔡比別人更「合法」?哪次審查不是秉持「多元文化」?但以多元文化取代台灣核心價值即中華文化,就是司馬昭之心。 \n 吳昆財說,文化、民族與國家認同都是型塑的,新課綱早就沒有中國史,只有東亞史,國教院根本是睜眼說瞎話;且國教院明明規範「台灣地位未定論」若真要談,必須正反意見並陳,但龍騰版就沒做到。

  • 國教院:未去中 吳昆財:睜眼說瞎話

    國教院:未去中 吳昆財:睜眼說瞎話

    搶在「新三自運動」記者會之前,國家教育研究院30日一早就發出新聞稿,表示108新課綱與歷史教科書兼顧品質與多元,並未去中國化。對此吳昆財表示這是「睜眼說瞎話」 \n \n國教院新聞稿指出,108課綱經過多元公開透明審議,合法、合程序發布;期間諮詢學者專家及教師,普遍皆認為中華文化可包含在「多元文化」之下;將南島語族放置於原住民族章節下是101課綱即如此,從未想要以某個族群文化取代另一個族群文化;108課綱台灣史、中國史、世界史比重份量與過往相當;台灣地位問題,各版本教科書均依規定,將各個觀點多元並陳。 \n國教院強調,教科書只要沒有違反課綱、不牴觸國家法律,且沒有正確性疑慮者,審查小組均尊重。 \n吳昆財反問,哪次教科書審查不合法透明?但蔡英文一上任就廢除103年課綱微調,蔡比別人更「合法」?哪次審查不是秉持「多元文化」?但以多元文化取代台灣核心價值即中華文化,就是司馬昭之心。 \n吳昆財說,文化、民族與國家認同都是型塑的,新課綱早就沒有中國史,只有東亞史,國教院根本是睜眼說瞎話;且國教院明明規範「台灣地位未定論」若真要談,必須正反意見並陳,但龍騰版就沒做到。 \n吳昆財質疑,何以許多學界尚有爭議的議題,像台灣南島語族起源,現行教科書就據一己意見論定?但是像台灣地位問題,學界與國際法都有共識也無爭議,部分試圖討好蔡政府的書商卻頻頻提出疑問,試圖誘導與顚覆學生的國家認同,這難道是國教院口中的客觀審查?

  • 石文傑》藍營縣市抵制「台獨課綱」!

    民進黨透過頒定108年高中新課綱,陸續推出新的高一歷史課本,堂而皇之灌輸青年學子早已過時的台灣地位未定論,否定《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的效力,宣稱《舊金山和約》、《中(台)日和約》未明定台灣的歸屬,為台灣獨立預留法律空間,不啻表示台灣國名國號未定。 \n 依民進黨黨綱《台灣前途決議文》,主張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目前國號暫時叫中華民國,未來俟主權確立後,可能叫台灣國或台灣共和國、台灣民主國,民進黨政府透過教科書明顯為台灣獨立做鋪墊。 \n 其實這只是台獨政黨在自己暗爽,自欺欺人,完全無視國際現實與島內外情勢,現今世上主要的大國和小國約160餘國承認中共,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定建交公報時,中文版都承認台灣是中國的領土,雖然外文版有的寫認知(acknowledge)或理解(understand),未寫承認(recognize),但依國際條約中英文版地位平等,相同有效,不能否定其效力,這是台獨人士必需要面對的事實。 \n 民進黨以為強調台灣地位未定論可以為台灣未來預留空間,卻讓自己處於尷尬地位,讓目前的中華民國政府地位搖搖欲墜。無視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以及兩百多萬解放軍在彼岸虎視眈眈、摩拳擦掌的事實。 \n 其次南一版高一《台灣史》第136頁:「我國現今領土主要由台灣、澎湖群島、金門群島、馬祖列島、太平島、東沙島等島嶼所組成…。」據《中華民國憲法》第4條明文:「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教育部這一課綱及已審定通過的課本,是公然進行「法理台獨」,搞「固有」與「現今」兩字之異,公然變更《中華民國憲法》中的「固有」疆域,不但中國大陸不見了,連釣魚台群島也消失了。就教育部審定的高中課本而言,台灣在法理上顯然已從中國分裂出去。這嚴重觸犯憲法,恐不只是教育部長潘文忠一人所擔待得起的罪刑,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立委諸公都得擔負分裂國家與喪權辱國的罪名和後果。 \n 當年民進黨執政的縣市公然抵制馬英九總統的課綱微調,拒絕新課本,為何如今國民黨執政的15縣市不敢如法炮製,拒絕蔡英文違背憲法的台獨課綱及台獨史觀的新版高一台灣史課本? \n 期待明年重新執政的韓國瑜總統上台後能立即撥亂反正,停止蔡英文的台獨課綱,別再犯當年馬英九的錯誤,拖到執政後期才動手,恐緩不濟急,莘莘學子已被洗腦淨盡矣。當年台南市前市長賴清德都敢公然侵奪各中小學教學研究會自主選用課本的權利,為何國民黨縣市長毫無作為?難道國民黨連清末東南督撫發起東南自保運動的魄力都沒有,還奢言撼動蔡英文的霸氣? \n 15縣市團結先從拒絕台獨課綱出發,發揮地方包圍中央實力! \n \n(作者曾任高、國中歷史老師) \n

  • 新課綱將上路座談會家長憂慮

    新課綱將上路座談會家長憂慮

    108新課綱將於開學後正式上路,究竟未來執行上會出現哪些問題?許多家長相當憂心,立法委員何欣純有感於家長的焦慮,特別舉辦「108新課綱及大學考招座談會」,邀教育部次長范巽綠、國教署副署長戴淑芬等人與民眾面對面說明、溝通,盼讓新課綱與大學考招制度更完善。 \n何欣純指出,新課綱9月將上路,將改變既有的上課、升學模式,再加上日前傳出大學申請入學時,有老師以學生身分背景決定錄取結果,引發許多家長對考招調整、新課綱帶來的改變憂慮,此外,新課綱強調的「素養」學習究竟為何、其中強調的跨領域學習也都讓家長憂心會加重學生負擔。 \n在座談會中,許多家長認為新課綱強調素養與家長的學習陪伴,卻忽略了家長是否有時間、有能力,以及學習歷程、多元表現的公平性,更憂心會影響弱勢學生的公平權益。 \n范巽綠說明,108課綱講究學生從小學、國中到高中的學習都要有適應社會能力與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跨領域能力,這些關鍵,老師們從103年通過總綱後就已開始準備。 \n何欣純則要求教育部進行檢討,並彙整座談會中家長的意見,針對執行後情況進行微調,也應針對新課綱的學習教材、課程內涵、升學方法等疑問持續與家長溝通說明,保障學生權益。

  • 獨家》恢復中國史課綱公投 為綁2020大選啟動首階段連署

    獨家》恢復中國史課綱公投 為綁2020大選啟動首階段連署

    恢復中國史課綱公投,進入首階段連署!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吳昆財表示,如果要趕上2020年總統大選,公投必須先在明年二月前達到2000人連署,做為共同提案人,才能夠送審及展開後續行動,希望社會大眾多加支持。 \n \n吳昆財說,為了中華民國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永續發展,所以發起2020年元月的恢復中國歷史課綱公投;公投有兩階段,第一階段是提案,必須有大約2000名提案人,他算過時間,必須在明年二月前有2000人連署做為共同提案人,才能夠送審,審完之後就可以正式連署,必須在明年九月前達到30萬份,「時間還滿趕的,讓我們共同創造歷史,懇請大家支持!」 \n \n九合一選舉中10個公投案有7案過關,受到啟發的吳昆財表示也會發起「恢復中國史」公投連署,希望能和2020年總統及立委大選一起投票,不讓少數人來決定台灣下一代學習中國史的權利。 \n \n今年8月13日,教育部課審大會通過將12年國教高中歷史課綱分成台灣、東亞及世界等3個分域,並明確提到「中國史納入東亞史的架構下討論」,中國史不再單獨存在。不過早有許多歷史學者不滿表示,新課綱裡所謂的東亞史根本經不起檢驗,與真正的東亞史毫無關係;相較之下台灣史從一個章節,變成一本書,現在又把中國史「作掉」,一切只是為了去中國化。 \n \n公投主文是:「你是否同意恢復教育部103年課綱微調版的中國史教育」,連結是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XNDEswUD6jVfMPXzSDIkpq91OKU4ssT1,下載之後要寄到嘉義縣番路鄉江西村平畑28號13樓之一(郵遞區號602),吳昆財(歷史教育新三自運動協會)收。 \n \n

  • 馬英九:去中課綱危及兩岸關係 對台灣絕非好事

    前總統馬英九25日參加歷史教育界的「新三自運動」,表示自己任內遏止了歷史課綱中國史的「量變」,卻仍被認為未能完全撥亂反正,讓他也深自反省。他並呼籲家長們支持「新三自運動」,因為搶救歷史教育,就是搶救下一代。 \n \n馬英九說,10月25日是3個重要的歷史日期:首先是中華民國收復台灣地區的台灣光復節;第二是1949年古寧頭戰役紀念日,這場戰役奠定海峽兩岸69年隔海分治的格局;第三是1971年中華民國失去了聯合國席位與代表權,而被中共取代。 \n \n馬英九抨擊,蔡政府用盡一切手段「去中國化」,企圖切割台灣與中華文化的連結,遂行台獨的政治目的。新課綱揚棄過去以編年史、國別史的方式編教材,把中國史歸入東亞史之中,採用所謂「主題式」教學;但若高中生連中國五千年的歷史朝代都分不清楚,哪有能力像碩博士生一樣做主題式的歷史比較? \n \n馬英九表示,民進黨政府前一次執政時,就處心積慮修改歷史課綱;2008年他上任後,教育部擋下了高度去中國化的「98課綱」,改行中國史份量較重、較符合史實的「101課綱」;103年課綱微調,更修正若干史觀,以符合《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範。 \n \n馬英九說,雖然他任內遏止了歷史課綱中國史的「量變」,但為了社會和諧與謀求最大共識,他對於修改課綱較謹慎、溫和,不像民進黨採取蠻橫手段,也因此被部分人士認為他未能完全撥亂反正,對此他深自檢討,過去處理的方式確實是有可再加強之處,「我的努力不夠,在此表達歉意。」 \n \n馬英九說,總統蔡英文口口聲聲要「維持現狀」,但她不接受「九二共識」,已使兩岸關係處於冷對抗;課綱以「東亞史」取代「中國史」,在國族、文化、歷史等方面完全切斷台灣和中國大陸間的脈絡,勢必為兩岸關係造成更深層、更不利影響,對台灣絕非好事。

  • 高中歷史「新三自運動」 馬英九出席

    選在台灣光復節這一天,歷史教育界帶來「新三自運動」!活動發起人、嘉義大學歷史系教授吳昆財表示,蔡政府粗暴對待高中歷史新課綱,他希望集合海內外有志之士,共同「自救、自寫與自教」歷史課本,正面論述一部可以疏通致遠的中國史;活動特別邀請重量級歷史學者許倬雲跨海「聲」援,前總統馬英九也與會,呼籲家長們「搶救歷史教育、搶救下一代」。 \n吳昆財說,台灣現在最缺的是文化企圖心:「我們不是要跟中國大陸爭政權,而是要爭歷史話語權,因此希望從反對去中國化,到正面論述中國史。」記者會中播放師大附中歷史教師蘇信宇主講的教學影片「中華民國的誕生」,未來也會陸續拍攝150段教學影片放進網站裡。 \n馬英九表示,民進黨政府前一次執政時,就處心積慮修改歷史課綱;2008年他上任後,教育部擋下了高度去中國化的「98課綱」,改行中國史份量較重、較符合史實的「101課綱」;103年課綱微調,雖遏止了歷史課綱中國史的「量變」,但為了社會和諧與謀求最大共識,他對於修改課綱較謹慎、溫和,不像民進黨採取蠻橫手段,也因此被部分人士認為他未能完全撥亂反正,對此他深自檢討。 \n他並抨擊,總統蔡英文口口聲聲要「維持現狀」,卻不接受「九二共識」,還以「東亞史」取代「中國史」,勢必為兩岸關係造成更深層、更不利影響,對台灣絕非好事。 \n台師大東亞系退休教授潘朝陽表示,台灣20年來吹奏著「同心圓史觀」的魔笛,後面的人跟著跳海,整整迷失20年,以為現在的歷史結構是理所當然,還把台灣和中國對立起來。「我們今天必須很正面的說出來:中國史包含台灣史,也就是在中國觀點之下的台灣史。」 \n台中二中歷史教師伍少俠表示,歷史要有時序性、高中教育要有主體性,現在兩個問題都沒辦法解決。台灣史放在最前面,不符合歷史的時序性要求;以東亞史取代中國史,也完全喪失主體性。 \n嘉義大學中文系教授蘇子敬、嘉義吳鳳科技大學通識中心教授楊志遠、文化大學政治系教授李炳南、世新大學助理教授沈超群、台師大國際學院助理教授杜欽也一同出席。

  • 去中課綱阻不斷兩岸融合

     課審大會強渡關山,硬是通過了滿是爭議的高中歷史新課綱,將中國史併入東亞史,未來高中歷史只有台灣史、東亞史、世界史三部分,並且東亞史將以專題方式進行討論,將五千年的中國史割裂得支離破碎而混雜在東亞史當中。從此以後,中國史就將成為外國史,而台灣史成為本國史,對中國史的片段知識再加上美化日本殖民的媚日史觀,「一邊一國」的「台獨課綱」至此告成,未來的高中生受此教育下勢將被迫全面洗腦。 \n 20年洗腦人造獨 \n 回顧過去20年的課綱「台獨化」進程,從李登輝的《認識台灣》教科書,到陳水扁將台灣史與中國史切割開來、全面檢核教科書用語並置換成「去中國化」的詞彙,再到馬英九時期獨派鼓動少數高中生的反課綱微調運動,以及如今蔡英文上台一年後全面減少文言文詩文比例、兩年後便強硬通過這次新版本的歷史課綱,可見民進黨和台獨勢力將教科書課綱視為一定要攻下的文化台獨陣地,20年來漸進式一步一步而又全面系統性地推進課綱的「台獨化」。 \n 毫無疑問地,獨派的「人造獨」工程在很大部分是十分成功的,否則不會有「太陽花學運」、也不會有「反課綱運動」;而從戒嚴時期的「反共教育」到獨派的「恐共教育」,也持續灌輸台灣下一代對大陸的反感和排斥;再加上全台從北到南、從西到東,在廣告、電影、動漫、建築、空間、敘事、流行文化等各種綿綿密密的媚日措施,讓許多台灣青年自然而然地對日本有親近感、而對大陸有排斥感。 \n 然而從各種民調數據來看,民進黨再次上台後變本加厲地推進文化台獨,不僅沒有讓支持台獨的民意增加,反而這兩年卻出現過去十多年來首次「統升獨降」的民意趨勢,而認同自己是中華民族的比例至今仍維持在將近9成。 \n 此外,聯合報民調中心所發布的西進大陸意願追蹤調查則顯示,2014年受太陽花學運影響下,20至29歲青年願意西進大陸的比例僅有10%,但此後便觸底反彈,在2016年之後持續遽增,直到2017年願意西進大陸的20至29歲青年占比竟已超過半數,也達到過去十年來的新高點,掀起了20年來最大的一股西進潮,而這個年齡段的學生其實正是過去十多年在中學時接受「去中國化」教育成長起來的一代。 \n 兩岸融合勢不可擋 \n 這波西進浪潮甚至向下延燒,高中畢業生報考大陸高校的人數出現猛爆式增長,北京、清華、復旦、上海交大、浙大等都有數百人報考,往年報考人數有限的中山大學今年更是暴增至將近600人報考,而在台灣較不知名的鄭州大學與中南大學,也分別有80人和100人報名。這些學生在過去12年的學習中才剛剛接受過系統性的「去中國化」教育,但是卻都毅然決然地選擇西進。 \n 形成這波西進大浪潮與兩岸經濟社會融合最主要的因素,除了大陸經濟蓬勃發展和薪資高速成長的磁吸力、以及台灣各種亂象與經濟停滯的排斥力之外,兩岸之間永遠割不斷的血緣、地緣和文緣,共同的語言、文化和習俗,實際上在無形當中發揮著重大的催化作用,再加上互聯網打破兩岸資訊隔閡讓台灣青年更加多元地了解大陸,而流行文化和次文化在兩岸青年世代間則架起特殊橋梁和共同記憶,這些助推兩岸融合的因素都是台獨課綱所難以割裂阻斷的。(作者為中華青年發展聯合會理事長)

  • 王正》去中課綱阻不斷兩岸融合

    課審大會強渡關山,硬是通過了滿是爭議的高中歷史新課綱,將中國史併入東亞史,未來高中歷史只有台灣史、東亞史、世界史三部分,並且東亞史將以專題方式進行討論,將五千年的中國史割裂得支離破碎而混雜在東亞史當中。從此以後,中國史就將成為外國史,而台灣史成為本國史,對中國史的片段知識再加上美化日本殖民的媚日史觀,「一邊一國」的「台獨課綱」至此告成,未來的高中生受此教育下勢將被迫全面洗腦。 \n \n20年洗腦人造獨 \n回顧過去20年的課綱「台獨化」進程,從李登輝的《認識台灣》教科書,到陳水扁將台灣史與中國史切割開來、全面檢核教科書用語並置換成「去中國化」的詞彙,再到馬英九時期獨派鼓動少數高中生的反課綱微調運動,以及如今蔡英文上台一年後全面減少文言文詩文比例、兩年後便強硬通過這次新版本的歷史課綱,可見民進黨和台獨勢力將教科書課綱視為一定要攻下的文化台獨陣地,20年來漸進式一步一步而又全面系統性地推進課綱的「台獨化」。 \n毫無疑問地,獨派的「人造獨」工程在很大部分是十分成功的,否則不會有「太陽花學運」、也不會有「反課綱運動」;而從戒嚴時期的「反共教育」到獨派的「恐共教育」,也持續灌輸台灣下一代對大陸的反感和排斥;再加上全台從北到南、從西到東,在廣告、電影、動漫、建築、空間、敘事、流行文化等各種綿綿密密的媚日措施,讓許多台灣青年自然而然地對日本有親近感、而對大陸有排斥感。 \n然而從各種民調數據來看,民進黨再次上台後變本加厲地推進文化台獨,不僅沒有讓支持台獨的民意增加,反而這兩年卻出現過去十多年來首次「統升獨降」的民意趨勢,而認同自己是中華民族的比例至今仍維持在將近9成。 \n此外,聯合報民調中心所發布的西進大陸意願追蹤調查則顯示,2014年受太陽花學運影響下,20至29歲青年願意西進大陸的比例僅有10%,但此後便觸底反彈,在2016年之後持續遽增,直到2017年願意西進大陸的20至29歲青年占比竟已超過半數,也達到過去十年來的新高點,掀起了20年來最大的一股西進潮,而這個年齡段的學生其實正是過去十多年在中學時接受「去中國化」教育成長起來的一代。 \n \n兩岸融合勢不可擋 \n這波西進浪潮甚至向下延燒,高中畢業生報考大陸高校的人數出現猛爆式增長,北京、清華、復旦、上海交大、浙大等都有數百人報考,往年報考人數有限的中山大學今年更是暴增至將近600人報考,而在台灣較不知名的鄭州大學與中南大學,也分別有80人和100人報名。這些學生在過去12年的學習中才剛剛接受過系統性的「去中國化」教育,但是卻都毅然決然地選擇西進。 \n形成這波西進大浪潮與兩岸經濟社會融合最主要的因素,除了大陸經濟蓬勃發展和薪資高速成長的磁吸力、以及台灣各種亂象與經濟停滯的排斥力之外,兩岸之間永遠割不斷的血緣、地緣和文緣,共同的語言、文化和習俗,實際上在無形當中發揮著重大的催化作用,再加上互聯網打破兩岸資訊隔閡讓台灣青年更加多元地了解大陸,而流行文化和次文化在兩岸青年世代間則架起特殊橋梁和共同記憶,這些助推兩岸融合的因素都是台獨課綱所難以割裂阻斷的。 \n(作者為中華青年發展聯合會理事長) \n

  • 政府消極看待慰安婦 稱部分自願

     國內對應否為慰安婦向日求償議題上,看法兩極,無盟立委高金素梅曾赴美國與聯合國總部陳情,終換來聯合國針對日本否認日軍徵用慰安婦,表示無法認同。但國內仍有不少人認為慰安婦出於自願。 \n 1995年為抵制日本規避政府責任,作家李敖捐出100件收藏品義賣,和馬英九、藍委李慶華等人合作,義賣所得加捐款共3800萬餘元幫助慰安婦。馬任總統後,在高中歷史課綱明文加入「慰安婦」,但仍有課本聲稱婦女自願,為此,馬在第二任明確將「婦女被迫做慰安婦」加入課綱。 \n 不過此舉卻讓部分獨派學生跳出來反對課綱微調,如林致宇指有些婦女是經濟因素當慰安婦;台聯立委賴振昌也反對加上「被迫」,認為無法證明。 \n 2016年蔡總統競選期間,雖表明支持拿出行動幫慰安婦,但上任後卻馬上廢止馬政府課綱微調,採用沒明確寫慰安婦是被迫的舊課綱;首任閣揆林全備詢時,也表示慰安婦有些是自願。甚至註日代表謝長廷被問,是否仿傚南韓建銅像時竟說,「這樣大家就準備參加我的告別式了。」 \n 婦女救援基金會曾指出,過去日韓簽協議時,台灣民間也要求政府作為,但外交部只消極回應。目前台灣仍在世慰安婦僅2人,因淪為慰安婦,致部分人喪失生育能力,無法擁有美好婚姻。 \n 1992年婦援基金會曾設慰安婦求助專線,共59名慰安婦求助。雖然仍盼不到日本政府的道歉與賠償,但台灣政府與民間團體持續地給予這些受害婦女關懷,政府也提供她們每月1萬5千元的生活、醫療補助,若無兒女照顧者可申請安置費用,過世時也可申請喪葬費用,讓這些受害婦女不至於感到孤立無援。

  • 思想進擊》課改政治凌駕專業 忘記風險問題

    教育向來是百年大計,不僅為國之根本,更關乎著一個國家的青年其在未來發展上所具備之競爭力。為了在全球脈絡下持續保持實力與優勢,促進教育發展與進步動力的教育改革,已然成為各世界先進國家無不著手進行討論的重要課題之一。 \n \n台灣固然在這波潮流裡也同樣跟進,自1990年代以來便展開了一連串的教育改革措施,至今已近三十個年頭,然而,回顧種種的改革後我們不難發現,政治干預教育鑿痕甚多,教育政策不時隨政治起舞,導致現今政治凌駕專業之上的困境出現。「政治」本該是用來解決問題的手段,可是現在卻反而引起了新的問題,「政治」造成問題遂只能在原地糾纏、虛耗、惡鬥,造就新型態的風險社會。 \n \n文言文比例引發陣陣軒然大波,教育部抵擋不住「政治」壓力,態度上反反覆覆、隨風搖擺,看不到對教育專業的堅持,只剩下政治鑿痕處處,不負責任的「政客」透過「政治」任意操作民粹,玩弄意識型態,卻忘記可能造成的「風險問題」。 \n \n作為執政者的民進黨讓教育專業不斷走向政治化,文白相爭的結果,就長遠來看,將大幅影響年輕一代的學習基礎,進而影響台灣的整體競爭力。又特別當全球都在瘋中文的氛圍下,唯獨我們自身在搞去中,讓原本屬於我們優勢的內在文化、軟實力越形蕩然無存。如此「教育政治化」所產生的風險豈是我們有辦法承擔的?而不斷耗損的文化實力,又怎能繼續作為台灣走向世界的籌碼? \n \n猶記得微調課綱爭議造成社會強烈反彈,民進黨將課審會拉高到政院層級,並首度開放學生代表參加,一夕之間「自己課綱自己審」的口號被喊得沸沸揚揚,透過「政治」凌駕專業,使得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專家,最後造就專家對抗專家的矛盾,且更是讓真正專業人士毫無用武之地。試問,如此對台灣下一代而言,這真的公平嗎? \n \n政治必須針對風險問題做更深入的質疑。以前人們的思考是相信現在可以,未來一定可以,但在這個風險時代,光是相信是不夠的,更該將未來風險的判斷作為考量基礎,以重新設定現在。可是,就課改這個面向而言,小英領導的民進黨似乎只看得到現在,更遑論其能夠看得到更遠的「未來」呢? \n \n (作者為台大國家發展所碩士)

  • 同心圓史觀 歷史課變政治課

    同心圓史觀 歷史課變政治課

     108高中社會課綱草案公聽會已在近日展開,高中歷史課修訂與討論結果將再成關注焦點;論及12年國教文史課綱爭議,歷史學者與高中歷史教師認為,如今歷史教育以同心圓史觀為主,追求「去中國化」及「去中華文化化」的結果,教材內容充滿意識形態,歷史課最後變成政治課。 \n 「課綱修訂什麼?被顛覆的文化國族與歷史認同」學術研討會9月30日舉行,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黃光國重批,自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期間,到現任總統蔡英文主政,民進黨政府為推動「去中國化」與「文化台獨」,透過國高中歷史課本,將國民政府與鄭成功形塑成外來政權,並美化日本殖民統治,刻意扭曲歷史。 \n 新課綱3大缺失 \n 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吳昆財目前正在美國進行學術訪問,他透過聲明表示,蔡英文2016年上任後,隨即宣布廢除歷史課綱微調,欲在12年國教中,透過歷史教育斬除台灣與中國歷史的連結。 \n 吳昆財指出,就學術與歷史教育而論,108高中歷史課綱有3大缺失:第一個問題在於「去時序化」,即新歷史課綱的編行,採取「主題取代時序」,完全忽略歷史教學應以時間建構為基礎,導致歷史事件、結構與趨勢都失去存在的價值。 \n 追求去中華文化 \n 像在12年國教國中課綱的「當代台灣」主題中,列「中華民國統治體制的移入與轉變」,又在「現代國家興起」主題中,再度論及「中華民國的建立與發展」,時序與主題重疊的編排方式,恐導致學生無法有條理的學習歷史。 \n 吳昆財提到,新課綱另兩大缺失在於追求「去中華文化化」和「課程政治化」;即在高中課綱的「現代國家形塑」主題中,強調台澎金馬如何成為一體,而在「中國與東亞的歷史交會」章節中,將中國放到東亞史;另在「台灣與世界」主題,將台灣放到世界史,即代表台灣人未來可以是東亞人、亞洲人、世界人,但絕對不可以是中國人。 \n 吳昆財提到,新課綱著重處理國家形成與外來移民等議題,導致歷史課變成政治課;另外也編列原住民章節,但中學老師普遍對原住民語言、宗教理解不深,未來要怎麼教?都是教學現場將面臨的問題。

  • 文言文與黨國遺毒何干

     在民進黨立委的強烈要求之下,教育部「課審大會」終於對高中國文課綱的「文白比例」之爭做出了「翻案下修」的決定。乍看之下,這好像是文、白兩派的折衷妥協,其實確是執政黨以「政治凌駕專業」,推動「文化台獨」的一大勝利。 \n 國家教育研究院原先聘請國文老師組成的「研修小組」,經過3年的研究,並以全國高中國文科教師作為對象,做了一項調查,得到有效問卷483份,幾乎占全國高中教師人數的十分之一。最後綜合大家的意見,擬定文言文占45%到55%的比率。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這都是個十分「專業」的理性決定。 \n 民進黨上台之後,為了落實蔡英文競選總統時「反課綱微調」的政見,立刻由立法院各黨派依政黨比例推薦遴選委員會,選出「課綱審議委員會」。由於民進黨在立法院占絕大多數席位,「課審會」也變成反映執政黨「黨意」的組織。為了表示「民主」,他們也由各分組委員提供名單做了一項調查,其對象涵蓋高中老師、大學和國高中學生、國高中小學生的家長和社會人士,其中高中國文教師只占全體投票者的五分之一。執政黨的這種搞法,很明顯的是要以政治力動員群眾,來「鬥倒」專業,他們要求將「文言文降低為3成」。 \n 如此明顯的政治操作,引發了學術界的普遍不滿。中央研究院6位院士發起支持原草案的連署,短短數日之內,便有數萬人參加。「白話文派」不甘示弱,也發動一百餘名學者、作家,要求刪文言文,增白話文。 \n 9月10日課審大會表決時,刪減文言文比例的4個提案票數皆未過半,教育部只好決議「維持原課綱草案」。這本來是個合情合理的決定,消息傳出之後,立刻引起許多「黨性堅強」之綠委的強烈不滿,他們紛紛揚言要求教育部翻案。執政黨掌控的「課審大會」終於不負所望,勉強達成了使命。 \n 日前「課審大會」要落實執政黨的政治使命時,有支持「白話文派」的幾位群眾在場外舉牌要求「清除黨國遺毒」。文言文跟「黨國遺毒」有什麼關係?一個很單純的學術和文化問題,竟然被政治化到這種程度,這個牌子恐怕是對於支持文言文者的最大侮辱吧?(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

  • 吳昆財》真正多元 文白比開放自決

    \n 凡是在台灣稍微受過民主教育的人都曉得議事規則所議決的事項,除非嚴重違反程序,否則豈能任意推翻。可是在早已視民主運作如無物且惡習難改的民進黨政治操作下,教育部課審會10日審查高中國文新課綱草案的決議,卻在23日被推翻。教育部主管官員日前還說10日的會議程序合法,結果23日卻重新表決,直接否決原先所決議的45~55%的文言文比率,下調為35~45%。其中的決策轉折實難令社會信服。 \n 課綱審查不應由政治力介入,凡是關心台灣國文教育的民眾都應同聲譴責此事,不能讓此種民主惡例輕易過關。儘管民進黨全面執政,求人不如求己,關心課綱的各界人士應團結起來,強化以下三點訴求,以減輕文言文比率下調對學子文化涵養的傷害。 \n 首先,既然文言文比率審查過程遭受質疑,教育部應將兩項文言文比率案同時並陳,也就是35~45%以及45~55%都成為未來國教國文課內容的比率原則。這其實也有所本,一是當年馬英九政府推出歷史課綱微調方案時,最後的結局是在民進黨的抗爭下,採取折衷方案,教育部同意新舊課綱並用,任由書商們採用。 \n 就筆者所知,馬來西亞僑教的獨立中學所使用的國文課本,文言文比率高達70%。既然蔡政府目前力推新南向政策,必然不可讓台灣學生將來與這些重要的華商和華僑子弟雞同鴨講,更應該給予文言文教育,彼此對話才會投機。因此應該保留較高文言文比率的版本。 \n 二、既然文言文比率各界爭執不下,政府應尊重各方的選擇空間。在此也呼籲,凡是重視文言文教育和學子國際競爭力的縣市首長,例如藍營的縣市長,應該比照當年民進黨反歷史課綱微調的作法,公開聯合宣示,未來在主管的縣市轄區內,國文課內容一律採用45%~55%的課綱,以強化學子的語文程度,讓台灣子弟能夠繼續欣賞古文學之美。 \n 三、同時,我們更要呼籲全國那些對優美中華文字不離不棄的家長們,應發聲要求民進黨,必須比照當年馬英九答應不列入無共識的歷史考題,亦即未來學測或指考時,凡是有爭議而且沒有形成共識的國文課綱內容,絕對不准出現在考試試題裡。 \n 如果真如部分人士堅持國文課綱選文應該更多元,本人的建議是完全取消國文課綱文言文和白話文的比率,由各縣市、各書商、各學校自行決定授課內容。這不也符合民進黨人口口聲聲所說的百分之百的言論與思想自由?同時也不會招致政治力介入的批評。感恩總統!讚嘆總統!請您裁示。 \n(作者為國立嘉義大學應用歷史系教授)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