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諸葛亮的搜尋結果,共157

  • 反罷韓!數位諸葛亮出手了

    反罷韓!數位諸葛亮出手了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投票將在6月6日舉行,目前罷韓方聲量相當高,對於韓陣營有相當的威脅,也讓國民黨擔憂罷韓若過,將衝擊國民黨在南部的版圖分布。因此,身為國民黨數位諸葛亮的簡勤佑也出手,分享一篇反罷韓的文章,為反制罷韓盡一份心力。

  • 諸葛亮在台灣找得到工作?網點名這職業:賺爆

    諸葛亮在台灣找得到工作?網點名這職業:賺爆

    諸葛亮是三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和軍事家,學識淵博、用兵如神,生平事蹟最知名的莫過於草船借箭,以及劉備三顧茅廬訪聘諸葛亮。對此,就有網友好奇,諸葛亮若是出生在現代台灣,是否能找到一官半職的工作呢?貼文一出隨即掀起熱議,不少人一面倒點名,能言善道的他最適合從事「這職業」,絕對混得風生水起、日進斗金。

  • 共產黨挺國民黨?江啟臣反問:選舉時共產黨都打哪個黨?

    共產黨挺國民黨?江啟臣反問:選舉時共產黨都打哪個黨?

    國民黨革實院長羅智強的網路節目「未來沙龍」,今晚訪問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羅第一個問題就是「上任71天,成就感多,還是挫折感多?」江以苦笑回答「你認為呢?」青年也詢問江啟臣「很多年輕人,因為共產黨比較希望國民黨當選,就支持民進黨,這個邏輯很直觀,如何回應?」江則苦笑反問「共產黨有比較希望國民黨當選嗎?他每次選舉在打那一個黨?」

  • 「靠北蘇睏」網友梗圖挨批性騷擾 國民黨諸葛亮正式道歉

    「靠北蘇睏」網友梗圖挨批性騷擾 國民黨諸葛亮正式道歉

    行政院推出紓困補助因程序繁雜引發民怨,國民黨數位行銷科技長簡勤佑創立「靠北蘇睏」臉書粉專供民眾投稿,其中有張女性坐在影印機上圖片,遭民進黨婦女部批評性騷擾。對此,國民黨文傳會主委王育敏上午與簡勤佑面對媒體,正式向社會大眾道歉,強調之後會更仔細把關粉專平台的貼文內容。

  • 國民黨粉專梗圖 民進黨批:公開性騷擾

    國民黨粉專梗圖 民進黨批:公開性騷擾

    國民黨聘用Dcard創辦人之一的簡勤佑出任「數位諸葛亮」;他在臉書成立的「靠北蘇睏」今貼出一張網友梗圖有物化女性身體之虞,遭民進黨婦女部痛批,將女性身體和性暗示做連結的圖文,這無疑是公開的性騷擾,也是公開貶抑女性,這種梗圖一點都不好笑。

  • 四叉貓面試國民黨數位諸葛亮 網看完驚呆:很有水準!

    四叉貓面試國民黨數位諸葛亮 網看完驚呆:很有水準!

    國民黨昨(11)日舉行「數位行銷科技長」決選,網紅四叉貓雖沒通過初選,但應邀擔任「數位貂蟬」提問人,加入評審團。四叉貓提問結合國民黨的問題及面試者專業,讓網友大驚,直呼「很有水準」!

  • Dcard創辦人出線 要顛覆百年老店

    Dcard創辦人出線 要顛覆百年老店

     國民黨昨舉行「數位行銷科技長」決選,由8名參賽者競逐簡報,黨主席江啟臣拍板Dcard創辦人簡勤佑出任「數位諸葛亮」。簡勤佑說,國民黨在網路的力量明顯落後,他認為這是Dcard之後下一個可發揮的舞台,更自信地說自己應該是當代年輕人中最懂網路社群的人。

  • 切割?簡勤佑任國民黨數位科技長 Dcard:他已離開

    切割?簡勤佑任國民黨數位科技長 Dcard:他已離開

    國民黨昨(11)日舉行「數位行銷科技長」海選的決選,最後由Dcard創辦人簡勤佑出任。晚間Dcard則發聲明,表示簡勤佑早已離開Dcard,且不參與平台經營團隊多年。

  • 四叉貓現身擔任「數位諸葛亮」決選提問人 江啟臣盼助國民黨重新設計

    四叉貓現身擔任「數位諸葛亮」決選提問人 江啟臣盼助國民黨重新設計

    國民黨今天舉行「數位行銷長」決選,7位候選人到場,1位採視訊面試,另2位放棄資格。雖然知名網紅四叉貓在初選中被刷掉,但今天應主辦單位邀約擔任「數位貂蟬」提問人,並準備艱澀提問來為難參賽者。江啟臣致詞時說,「數位」諸葛亮可以有「很多位」,期盼數位行銷長協助國民黨重新設計。

  • 國民黨徵數位諸葛亮…四叉貓初選落敗 晉級當評審變「數位貂蟬」

    國民黨徵數位諸葛亮…四叉貓初選落敗 晉級當評審變「數位貂蟬」

    國民黨進行「數位行銷科技長」初選,共有103人報名,最後選出10人,昨(7)日公布初選通過名單,其中知名網紅四叉貓(劉宇席)也有報名參加,雖然初選未通過,但國民黨將他列入評審團內。

  • 百人搶位 網紅四叉貓也來應徵

    百人搶位 網紅四叉貓也來應徵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力推數位化,公開海選「數位行銷長」至昨天截止,據悉,日前江啟臣打扮成諸葛亮的宣傳影片播出後,成功創造話題,這幾天報名人數激增,共有近100人遞履歷,網紅四叉貓也主動應徵。

  • 國民黨徵「數位諸葛亮」 江啟臣:薪水找我談!

    國民黨徵「數位諸葛亮」 江啟臣:薪水找我談!

    國民黨新任黨主席江啟臣,帶領國民黨改革,多次表示黨應數位化。近日,江啟臣扮起諸葛亮徵才,一起改變國民黨,幫助國民黨在數位時代找到新的道路。 \n \n江啟臣在臉書PO文徵「數位諸葛亮」,要找數位行銷科技長,當國民黨的諸葛孔明,幫助國民黨在數位時代找到新的道路,還霸氣表示「薪水找我談」。 \n \n國民黨臉書也指出,國民黨長期以來在網路平台上缺乏經營,與網路民眾缺乏互動,也讓網路世代與國民黨的距離越來越遠,要爭取更多的支持與認同,改變就從現在開始!希望能找到國民黨的「數位諸葛亮」,一起並肩改革,強化行銷戰力,扭轉劣勢。

  • 諸葛亮師父為何隱居?一段話秒懂

    諸葛亮師父為何隱居?一段話秒懂

    古代三國時期各種歷史故事讓人津津樂道,現代社會有許多小說、電視劇和電影都改編自這時期,其中諸葛亮更被後世擁戴;當時更出現「臥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一說,但他們的師父龐德公才更耐人尋味,眾人都很好奇為何他甘願當一名隱士,不願出山大展長才。 \n根據史料記載,龐德公是襄陽的一名隱士,諸葛亮、龐統、徐庶和司馬徽都是他的弟子,還有一說法「諸葛孔明每至公家,獨拜公於牀下,公殊不令止」,意思是連諸葛亮拜訪龐德公,每次都會跪在他的床前,由此可見兩人關係不一般。 \n在三國群雄割據的時代,這麽厲害的一名人物當然有不少人想請他幫忙,其中劉表就曾多次拜訪,請他出山,但屢屢被拒絕;其中一次劉表終於忍不住說,「先生在山裡種田,如此辛苦,不願意出來做官拿俸祿,將來拿什麽留給自己的子孫?」,但龐德公淡定地回應,「世人追逐名利,留給子孫的往往是危險,而我留給子孫的是安居樂業,只是留下的東西不同罷了」。 \n對此劉表感到不解,龐德公則舉例解釋,「周公攝政時,為了奪權殺害了自己的兄長,假如他們兩人只是普通老百姓,會有這樣的危害嗎?」,劉表聽完懂龐德公的意思,只能感嘆地離開。 \n不過,有些人認為龐德公才能不一定高於諸葛亮或龐統等人,因為他終年在山野間,僅透過書籍獲得知識,不像諸葛亮飽讀詩書,又走訪各地拜訪高人互相切磋;或許龐德公能為人師表,但真正出山不見得能超越諸葛亮。

  • 赤壁一戰中 含金量最高的謀略

    赤壁一戰中 含金量最高的謀略

     赤壁戰前,孫權要三次下決心,這是第一次。諸葛亮無論如何巧舌如簧,都不過是外人而已。此時,另一個「外人」──曹操寄來的書信,已經擺在了孫權案頭。 \n 在別人看來,包括曹操自己都覺得,這些計畫順理成章、天衣無縫。但是有個人實在看不下去了。他在眾人之先,看到了危機所在,忍不住出來勸諫。此人正是賈詡。 \n 賈詡以前是張繡的謀士,更早是涼州軍的成員。曹操的幕府儘管成分複雜,但具有涼州軍背景的,仍是絕無僅有。因此賈詡非常慎重,從來不主動開口。一篇《三國志.賈詡傳》,主動獻策的,僅此一次。以賈詡的冷靜持重,居然主動獻計,也許是面對赤壁之戰這樣大的舞台,即便是賈詡也難免熱血賁張一下吧。 \n 賈詡一貫表情木然,泥塑木雕一般坐著。現在居然主動站出來,令曹操也感到大跌眼鏡。只見賈詡背書一般木木地說:「明公昔破袁氏,今收漢南,威名遠播,軍勢既大;如果能先緩一緩,以劉表荊州舊有的底子進行整頓,扎實地搞好安撫工作,那麼不必興師動眾,就可以讓孫權拱手來降了。」 \n 曹操不以為然。 \n 賈詡見曹操不以為然,也不堅持己見,默默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重新變成了泥塑木雕。 \n 不獨曹操不以為然,幾百年後的裴松之給《三國志.賈詡傳》作注的時候一樣不以為然,還跳出來大肆批評:「當時西北有馬超、韓遂的後顧之憂,荊州士民也只服劉備和孫權。這時候不趁大好形勢立馬拿下江東,更待何時?後來之所以赤壁戰敗,主要是天數。總之賈詡這個獻計是錯的!」不可否認,裴松之對賈詡很有成見。他在該傳的末尾再次跳出來指責賈詡不配和荀彧、荀攸合傳。其實,一個重要原因在於裴松之的時代是講究門第的時代,而賈詡出身寒族,在他眼裡自然不配跟貴為世族領袖的二荀合傳。 \n 書生輕議塚中人,塚中笑爾書生氣。 \n 實際上,賈詡這個謀略是赤壁一戰中曹操智囊團提出的含金量最高的謀略。 \n 第一,曹操一下子吃下荊州這麼大的地盤,必須花時間慢慢消化。強嚥不行,必須靠「養」。 \n 第二,曹操要和孫權作戰,必須靠水軍;曹操自己的水軍不行,必須靠原屬劉表的荊襄水師。荊州新破,荊襄水師的戰鬥力和忠誠度都無法保證,必須靠「養」。 \n 第三,曹操軍隊新到南方,水土不服難免發生疾病甚至可怕的瘟疫。仍然必須靠「養」。 \n 第四,曹操坐守荊州,而不主動出擊,就可以逼孫劉被動出擊,「致人而不致於人」,以逸待勞。 \n 第五,曹操坐鎮荊州,劉備就沒有立足之地,也阻斷入川的去路;劉備沒有實力,孫權自然孤掌難鳴。至於西北的馬超、韓遂,完全是觀望之徒、烏合之眾,曹操不去收拾他們,他們絕對不敢主動跳出來沒事找抽。 \n 這實在是一個王翦滅楚的翻版計謀。可惜計謀至此化境,知音難覓。即便曹操也難以覷破其中精妙。他目前只能採納程昱這個級別的計謀。所以很自然的,曹操收編了荊州水師,統領大軍南下。同時任此前監督張遼、樂進、于禁三軍的趙儼為章陵太守,監督于禁、張遼、張郃、朱靈、李典、路招、馮楷七軍,從北方南下,施加壓力。 \n 同時,曹操以他特有的慷慨蒼涼的文筆,寫了一封簡短的書信,派人寄去江東。這封書信文辭雖簡,其中透出的震懾力卻堪當百萬之師,險些嚇得孫權束手待斃、江東文武不戰而降。如果不是有諸葛亮、魯肅、周瑜這三個年輕人的話。 \n 諸葛亮的處子秀 \n 孫權已經移鎮揚州境內長江沿線離荊州最近的柴桑,擺出積極的態勢。諸葛亮在魯肅的引領下來到柴桑,見到了孫權。孫權今年二十七歲,比諸葛亮小一歲,方臉大口,目有精光,鬍鬚略帶紫色光澤。 \n 孫權初領江東,此時雖已經歷幾次小小的考驗,但他所對付的敵人,不過是李術這樣的平庸之輩、山越這樣的少數民族。最強大的敵人不過是黃祖,尚且幾次三番、費盡心力,才啃下這塊硬骨頭。現在面對曹操這樣傳說中的對手,孫權實在沒有堅定的戰心。 \n 孫權為人,與父兄有很大不同。孫堅、孫策,都是輕於犯險的輕狡之徒,所以都短命而死。孫權平時打獵,也喜歡冒險親自射虎。但是他性格非常謹慎,瞻前顧後,計出萬全。孫策說:打仗,你不如我;守成,我不如你。漢朝一個使者出使江東,看過孫家幾個兄弟後說:令兄弟個個是英雄好漢,但是大多短壽;唯有老二孫仲謀,骨骼清奇,是長壽之相。守成也好,長壽也罷,都是性格使然。孫權現在打赤壁之戰,未來打荊州之戰、夷陵之戰,都以謹慎取得最後的勝利。三家逐鹿的三大戰役,孫權均取勝,絕非偶然。 \n 現在,諸葛亮就面對這樣一個孫權。諸葛亮深知,勸孫權打,只會激發他性格中謹慎的一面;不如勸孫權不打,反而可以激發他性格中冒險、狂熱的基因。所以諸葛亮開口就說:「當年天下大亂,孫將軍坐領江東,我家主公起兵漢南,都是趁一時的風雲際會。如今曹操剿滅群雄,破荊州,威震天下。勸孫將軍量力而行,能打就打,不能打乾脆投降。」 \n 孫權一聽,心感疑慮:你為劉備,必定勸我當砲灰抗曹,如今勸我投降,卻是何故?遂問:「那劉備為何不降?」 \n 諸葛亮正色道:「楚漢間的田橫,不過一介武夫,尚且懂得守義不辱的道理。何況我主公王室之胄,英才蓋世,天下仰慕。若抗曹不成,此乃天意,安能屈居人下?」 \n 孫權蝸居江東數十載,所聽都是圖霸之言,初聞大義,作色勃然:「我不能以吳越之地、十萬之眾受制於人!我意已決!」慷慨豪邁之後,孫權冷靜下來,又問:「劉備新敗,有什麼資本與我合作?」 \n 諸葛亮說:「我主公雖敗,倖存戰士及關羽水軍尚有精甲萬人,劉琦的江夏兵也有萬人。我軍雖少,曹軍卻有必敗之勢者三:曹操一日一夜急行軍追殺我軍,已是強弩之末,此其一;曹軍來自北方,不習水戰,此其二;曹操新收編的荊州軍,人心未定,此其三。孫將軍如果能派猛將率數萬人與劉將軍合作,一定能打敗曹操,鼎足三分。」 \n 孫權聽了,點點頭。赤壁戰前,孫權要三次下決心,這是第一次。諸葛亮無論如何巧舌如簧,都不過是外人而已。此時,另一個「外人」──曹操寄來的書信,已經擺在了孫權案頭。 \n 周郎雄姿英發 \n 曹操的文筆真是好,我沒有能力翻譯出其中的神味,謹恭錄原文如下:「近者奉辭伐罪,旌麾南指,劉琮束手。今治水軍八十萬眾,方與將軍會獵於吳。」 \n 輕描淡寫之中,霸氣沛然莫之能禦。 \n 孫權一言不發,把信遞給群臣。所有人都被嚇傻了。先是死一般的靜默,隨後炸開了鍋。託孤老臣張昭力勸孫權投降。(待續)

  • 英雄亂世──赤壁一戰中 含金量最高的謀略(七)

    英雄亂世──赤壁一戰中 含金量最高的謀略(七)

    在別人看來,包括曹操自己都覺得,這些計畫順理成章、天衣無縫。但是有個人實在看不下去了。他在眾人之先,看到了危機所在,忍不住出來勸諫。此人正是賈詡。 \n賈詡以前是張繡的謀士,更早是涼州軍的成員。曹操的幕府儘管成分複雜,但具有涼州軍背景的,仍是絕無僅有。因此賈詡非常慎重,從來不主動開口。一篇《三國志.賈詡傳》,主動獻策的,僅此一次。以賈詡的冷靜持重,居然主動獻計,也許是面對赤壁之戰這樣大的舞台,即便是賈詡也難免熱血賁張一下吧。 \n賈詡一貫表情木然,泥塑木雕一般坐著。現在居然主動站出來,令曹操也感到大跌眼鏡。只見賈詡背書一般木木地說:「明公昔破袁氏,今收漢南,威名遠播,軍勢既大;如果能先緩一緩,以劉表荊州舊有的底子進行整頓,扎實地搞好安撫工作,那麼不必興師動眾,就可以讓孫權拱手來降了。」 \n曹操不以為然。 \n賈詡見曹操不以為然,也不堅持己見,默默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重新變成了泥塑木雕。 \n不獨曹操不以為然,幾百年後的裴松之給《三國志.賈詡傳》作注的時候一樣不以為然,還跳出來大肆批評:「當時西北有馬超、韓遂的後顧之憂,荊州士民也只服劉備和孫權。這時候不趁大好形勢立馬拿下江東,更待何時?後來之所以赤壁戰敗,主要是天數。總之賈詡這個獻計是錯的!」不可否認,裴松之對賈詡很有成見。他在該傳的末尾再次跳出來指責賈詡不配和荀彧、荀攸合傳。其實,一個重要原因在於裴松之的時代是講究門第的時代,而賈詡出身寒族,在他眼裡自然不配跟貴為世族領袖的二荀合傳。 \n書生輕議塚中人,塚中笑爾書生氣。 \n實際上,賈詡這個謀略是赤壁一戰中曹操智囊團提出的含金量最高的謀略。 \n第一,曹操一下子吃下荊州這麼大的地盤,必須花時間慢慢消化。強嚥不行,必須靠「養」。 \n第二,曹操要和孫權作戰,必須靠水軍;曹操自己的水軍不行,必須靠原屬劉表的荊襄水師。荊州新破,荊襄水師的戰鬥力和忠誠度都無法保證,必須靠「養」。 \n第三,曹操軍隊新到南方,水土不服難免發生疾病甚至可怕的瘟疫。仍然必須靠「養」。 \n第四,曹操坐守荊州,而不主動出擊,就可以逼孫劉被動出擊,「致人而不致於人」,以逸待勞。 \n第五,曹操坐鎮荊州,劉備就沒有立足之地,也阻斷入川的去路;劉備沒有實力,孫權自然孤掌難鳴。至於西北的馬超、韓遂,完全是觀望之徒、烏合之眾,曹操不去收拾他們,他們絕對不敢主動跳出來沒事找抽。 \n這實在是一個王翦滅楚的翻版計謀。可惜計謀至此化境,知音難覓。即便曹操也難以覷破其中精妙。他目前只能採納程昱這個級別的計謀。所以很自然的,曹操收編了荊州水師,統領大軍南下。同時任此前監督張遼、樂進、于禁三軍的趙儼為章陵太守,監督于禁、張遼、張郃、朱靈、李典、路招、馮楷七軍,從北方南下,施加壓力。 \n同時,曹操以他特有的慷慨蒼涼的文筆,寫了一封簡短的書信,派人寄去江東。這封書信文辭雖簡,其中透出的震懾力卻堪當百萬之師,險些嚇得孫權束手待斃、江東文武不戰而降。如果不是有諸葛亮、魯肅、周瑜這三個年輕人的話。 \n \n諸葛亮的處子秀 \n \n孫權已經移鎮揚州境內長江沿線離荊州最近的柴桑,擺出積極的態勢。諸葛亮在魯肅的引領下來到柴桑,見到了孫權。孫權今年二十七歲,比諸葛亮小一歲,方臉大口,目有精光,鬍鬚略帶紫色光澤。 \n孫權初領江東,此時雖已經歷幾次小小的考驗,但他所對付的敵人,不過是李術這樣的平庸之輩、山越這樣的少數民族。最強大的敵人不過是黃祖,尚且幾次三番、費盡心力,才啃下這塊硬骨頭。現在面對曹操這樣傳說中的對手,孫權實在沒有堅定的戰心。 \n孫權為人,與父兄有很大不同。孫堅、孫策,都是輕於犯險的輕狡之徒,所以都短命而死。孫權平時打獵,也喜歡冒險親自射虎。但是他性格非常謹慎,瞻前顧後,計出萬全。孫策說:打仗,你不如我;守成,我不如你。漢朝一個使者出使江東,看過孫家幾個兄弟後說:令兄弟個個是英雄好漢,但是大多短壽;唯有老二孫仲謀,骨骼清奇,是長壽之相。守成也好,長壽也罷,都是性格使然。孫權現在打赤壁之戰,未來打荊州之戰、夷陵之戰,都以謹慎取得最後的勝利。三家逐鹿的三大戰役,孫權均取勝,絕非偶然。 \n現在,諸葛亮就面對這樣一個孫權。諸葛亮深知,勸孫權打,只會激發他性格中謹慎的一面;不如勸孫權不打,反而可以激發他性格中冒險、狂熱的基因。所以諸葛亮開口就說:「當年天下大亂,孫將軍坐領江東,我家主公起兵漢南,都是趁一時的風雲際會。如今曹操剿滅群雄,破荊州,威震天下。勸孫將軍量力而行,能打就打,不能打乾脆投降。」 \n孫權一聽,心感疑慮:你為劉備,必定勸我當砲灰抗曹,如今勸我投降,卻是何故?遂問:「那劉備為何不降?」 \n諸葛亮正色道:「楚漢間的田橫,不過一介武夫,尚且懂得守義不辱的道理。何況我主公王室之胄,英才蓋世,天下仰慕。若抗曹不成,此乃天意,安能屈居人下?」 \n孫權蝸居江東數十載,所聽都是圖霸之言,初聞大義,作色勃然:「我不能以吳越之地、十萬之眾受制於人!我意已決!」慷慨豪邁之後,孫權冷靜下來,又問:「劉備新敗,有什麼資本與我合作?」 \n諸葛亮說:「我主公雖敗,倖存戰士及關羽水軍尚有精甲萬人,劉琦的江夏兵也有萬人。我軍雖少,曹軍卻有必敗之勢者三:曹操一日一夜急行軍追殺我軍,已是強弩之末,此其一;曹軍來自北方,不習水戰,此其二;曹操新收編的荊州軍,人心未定,此其三。孫將軍如果能派猛將率數萬人與劉將軍合作,一定能打敗曹操,鼎足三分。」 \n孫權聽了,點點頭。赤壁戰前,孫權要三次下決心,這是第一次。諸葛亮無論如何巧舌如簧,都不過是外人而已。此時,另一個「外人」──曹操寄來的書信,已經擺在了孫權案頭。 \n \n周郎雄姿英發 \n \n曹操的文筆真是好,我沒有能力翻譯出其中的神味,謹恭錄原文如下:「近者奉辭伐罪,旌麾南指,劉琮束手。今治水軍八十萬眾,方與將軍會獵於吳。」 \n輕描淡寫之中,霸氣沛然莫之能禦。 \n孫權一言不發,把信遞給群臣。所有人都被嚇傻了。先是死一般的靜默,隨後炸開了鍋。託孤老臣張昭力勸孫權投降。(待續) \n

  • 劉備若成擒 孫權必喪膽

    劉備若成擒 孫權必喪膽

     當務之急是:搶在孫劉聯合之前,幹掉劉備,使孫權孤掌難鳴,逼孫權望風而降。 \n 劉琮坐擁兩湖之廣、數十萬之眾,未發一槍一彈,荊州易幟。 \n 曹操根本沒有興趣入襄陽城。他的興趣,在於前方奔跑的劉備。他簡單整頓了一下,從帶來的精兵之中再選出五千精銳騎兵,一日一夜急行軍三百里追殺劉備。這支騎兵的先鋒,就是曹純率領的王牌軍──虎豹騎。與曹純共同前往的,是荊州降將文聘。文聘在荊州多年,熟悉地理,對劉備也算知根知底。曹純、文聘率領虎豹騎趕到當陽縣東邊的長坂坡,正見到劉備的十幾萬老弱病殘迤邐而行。虎豹騎立刻衝擊,如狼入羊群,大開殺戒。 \n 劉備見曹操殺到,沒有辦法,拋下妻子,與諸葛亮、徐庶先走。張飛帶領二十名精悍騎兵,扼守一座橋,負責斷後,並接應逃散人員。 \n 有散兵游勇來報:徐庶之母已被曹軍擄走。徐庶聽聞,方寸大亂,求去。劉備握手泣涕,不忍相留,目送徐庶往曹軍而去。徐庶後來在曹魏官至御史中丞,但再無事蹟傳留,成為一個庸碌的官僚。不知與民間「徐庶入曹營──一言不發」的猜想是否有關。 \n 又有散兵游勇來報:趙雲已投降曹軍。趙雲此前是公孫瓚的戰將,與劉備一見如故,遂投在麾下,負責統領騎兵。劉備聽到此言勃然大怒,順手操起一柄手戟就扔向此人,道:「趙子龍絕不會棄我而去!」不久之後,趙雲滿身血汙,懷抱幼子劉禪,保護著劉備的妻子甘夫人,殺出亂軍,翩然而至。 \n 張飛見趙雲已到,散兵游勇也聚得差不多了,遂毀掉橋梁,扼守河流。當時曹軍已發現劉備殘部通過此橋逃竄,主力逐漸集聚過來。張飛在河對岸斷橋之畔瞋目橫矛,大喝一聲:「我就是張翼德,有種的前來決一死戰!」 \n 當時風雲變色,眾騎逡巡,一怒之威,竟至於斯! \n 關羽、張飛這兩位萬人敵,將來會統領千軍萬馬、威震華夏。但我始終覺得,他們最輝煌的時刻,正是千里走單騎與據水斷橋。當此之時,窮困潦倒,一無所有,而膽氣益壯。千載之下讀史至此,猶心中凜凜!劉備見事已至此,只好改變逃跑路線,不再跑往南邊的江陵,而打算折向東邊的漢水。他打算先投靠劉琦,再收拾劉表殘部,事若不濟,只好一路南逃到交州去。 \n 就在此時,氣喘吁吁的魯肅終於追上了劉備。 \n 魯肅此前奉孫權之命,想以弔喪為名來荊州觀望形勢。沒想到戰局急轉直下,劉琮不經抵抗就降曹,劉備一路南逃。魯肅得知消息,不再前往襄陽,而逕直來找劉備。日夜兼程,終於在當陽遇見輸得精光,但不改梟雄氣概的劉備。 \n 輸得精光 不減梟雄氣概 \n 魯肅向劉備轉達了孫權的問候及對劉表去世的哀悼,雙方問禮已畢,魯肅切入正題:「你下一步怎麼打算?」劉備說:「打算南走交州,投在故人蒼梧太守吳巨手下。」魯肅說:「吳巨不過是個凡人,偏在遠郡,不足與謀。江東孫將軍據有六郡,兵精糧足,不妨合作。」順眼看到一邊的諸葛亮,便說:「閣下的兄長諸葛瑾,與我是老朋友。」 \n 魯肅長袖善舞,儀禮翩翩,說動劉備。劉備遂與魯肅一起來到漢水渡口,正遇上關羽率領水軍至此,遂一起沿漢水而下。此前江夏太守劉琦打算發兵攻打劉琮,曹操的突然到來打亂了他的如意算盤。劉琦只好南渡長江,來到鄂縣,借長江天塹以防守曹操。現在,劉備、諸葛亮、魯肅就乘坐關羽的大船,來到鄂縣,暫避風頭。 \n 同時,劉備派諸葛亮與魯肅一起,順流而下,到江東面見孫權,商議合作大計。 \n 三方會獵 曹操接管荊州 \n 曹操沒有追上劉備,俘獲了劉備拋下的輜重糧草,以及十幾萬人眾,南下駐守江陵。此時,他才有空盤點戰利品,安撫荊州。 \n 他先封劉琮為青州刺史、列侯,打發到遠遠的北方去,實際上也沒有給他實權,不久就招入朝廷,當諫議大夫。他又封蒯越等十五人為侯。蒯越早年入何進幕府,出誅殺宦官之計而不納;後佐助劉表,平定荊州;現勸說劉琮,歸降曹操,也算是個奇士。曹操給荀彧寫信說:「不喜得荊州,喜得蒯異度。」異度,是蒯越的字。 \n 這不過是收買人心的話。蒯越在曹操手下,不過養老而已,再沒有早年的智計百出。 \n 曹操此時要做的,是收買荊州的人心。新降一地,收買人心,最有效的作法莫過於整改前任的弊政。劉表治荊州,除了不重視武備,實在沒有什麼弊政可言。曹操雞蛋裡挑骨頭,重用了幾個在劉表時代受排擠的名士,比如韓嵩、劉先、鄧羲、和洽等。 \n 比較特別的,是一位大將文聘。文聘駐守外地,劉琮降曹,命令文聘一起投降,文聘不從。曹操渡漢水過襄陽,文聘才姍姍來遲。曹操指責:「為何這麼晚才來?」文聘答:「不能保全先主基業,不能輔助孤弱,心中悲慚,無顏早來。」說罷,唏噓流涕。曹操大受震撼。相比之下,一早來降的蔡瑁、蒯越之流,都是賣主求榮之徒,不堪重用。曹操感嘆:「卿真忠臣也!」遂派他與曹純一起追殺劉備,大戰長坂坡。稍後又任以江夏太守。江夏是荊州故地,是防守孫吳的東大門,而曹操竟然放心讓一名荊州降將去守,這是曹操用人不疑的地方,也是文聘的忠烈之氣使曹操放心。 \n 還有裴潛,劉表時代不得志,躲在長沙,此刻出來做官。曹操說:「你此前與劉備共事過,劉備是什麼樣的人?」裴潛說:「讓他在中原,他只會作亂而不能為治;讓他在邊地、守險要,倒足以勝任一方之主。」前半句話,不過是貶低劉備拍曹操的馬屁,後半句話才是關鍵。 \n 曹操當然懂這個道理。他從徐州之戰與劉備交手以來,至今不能除之,總被劉備抓住一點機會死灰復燃,心中也無比焦躁。 \n 劉備逃往東方,智囊群一致認為:孫權一定會像當年公孫康斬殺二袁、以首級來獻那樣,殺掉劉備獻上首級以自保。唯有謀士程昱提出:「孫權剛剛即位,無力獨自抗衡我軍。但劉備有英名,關、張都是萬人敵。如果劉備得到孫權的援助,二人聯手對付我們,則此戰恐怕將曠日持久,不太好打了。劉備也會像以前一樣,再次滿血復活。」曹操覺得很有道理。當務之急是:搶在孫劉聯合之前,幹掉劉備,使孫權孤掌難鳴,逼孫權望風而降。所以他安定好江陵之後,決定繼續沿江東下,先捉劉備,捎帶嚇降孫權,畢其功於一役。在他看來,孫權也不過是如劉琮般的「富二代」,劉備如果成擒,孫權必定喪膽。(待續)

  • 襄陽百姓感覺到要變天了

    襄陽百姓感覺到要變天了

     世界上沒有不能說的話,只有不能說的時機。聰明人,懂得創造這樣的時機。整本《三國志》中,劉琦都庸庸碌碌,唯獨在這裡靈光一閃,創造了這麼一個時機。 \n 曹操此次出征,曹丕、曹沖等諸子隨行。曹操躊躇滿志,帶諸子前來觀兵。好好瞧著,為父是如何翦滅群雄,將這個四分五裂的國家,重新摶成一體的。 \n 鬼火縈繞 煩不勝煩 \n 如果我現身在建安十三年(西元二○八年)的襄陽,那種富庶繁華下隱匿的動盪,可能是比較驚心動魄的。 \n 襄陽地處水陸之沖,以前被一夥起義軍占據著。自初平元年(西元一九○年)以來,便為劉表所有。劉表花了大力氣,將此地改造成荊州州政府的所在地,十餘年未動刀兵,繁華甲於天下。但如今不同了,形勢已經不容他偏安此地。 \n 襄陽的北面,關東大地上除了僻處東北的公孫康外,已經沒有曹操的敵手。並且,曹操已經把勢力滲透到關西,以韋康為涼州刺史,鐘繇坐鎮長安。在這樣的情勢下,關西的馬騰、韓遂只好向曹操示好,在此前的官渡之戰中明確倒向曹操陣營,協助鐘繇擊敗了袁尚派來奔襲長安的高幹、郭援。而在本年六月,馬騰應詔入朝,大有金盆洗手做個良民之勢。 \n 襄陽西面是益州的地盤,劉焉已經死了好幾年了,現在當家的是劉璋。七年前,益州的地盤上隱約鬧過一次兵變,甘寧等幾個川將跑到荊州的地盤上來了,被派到江夏黃祖手下。然而就在本年初,黃祖被江東的孫權打死,甘寧又投了孫權。 \n 江東的孫權還是了得的。同樣是益州兵變的那一年,孫策剛死,孫權繼位。江東地面上太守李術造反,被孫權以嫺熟狠辣的外交、軍事手段搞定了。比起劉璋對付益州事變的手忙腳亂來,孫權的確了得。 \n 襄陽左近的宛城,以前是張繡所駐紮的。去年七月,張繡已經病死在曹操征烏桓的軍中了。一起病死的,還有郭嘉。現在為荊州看守北門的,是駐紮在新野的劉備。劉備是七年前來這裡的。當時他困頓潦倒,本州的州牧劉表親自迎至郊外,足兵足食把他安頓在新野。上一年,聽說他親自來襄陽,請出了一位隱居於襄陽西郊、名叫諸葛亮的年輕人去新野任職。 \n 這些都是不久前的時事,但最要命的還是今年北邊傳來的消息:曹操於本年六月出任丞相,並且現在整齊了兵馬,往襄陽來了。 \n 襄陽的百姓,只感覺要變天了。 \n 襄陽的天,現在還是劉表。他躺在病榻上,一如十四年前的劉焉。榻前立著的幾位,可能是妻子蔡氏,少子劉琮──或者在屏風外面還有蔡瑁、張允幾個。這些人,這些日子一直盯著自己,餓狼似的眼睛又凶又怯,閃閃的像鬼火。 \n 就在這種鬼火的縈繞裡,一會兒是曹操南下的凶信,一會兒是荊州各地的公報,紛紛沓沓,煩不勝煩。劉表只是一揮手,目示蔡瑁全權代辦,然後便見蔡瑁隱藏著欣喜的眼神,倉皇而鄭重地出去。 \n 劉表全看在眼裡,只是不說。他心裡是清楚的,卻只疑惑長子劉琦怎麼好長日子都不曾來過。哦,劉琦在鎮守江夏。是了,年初黃祖被孫權打死了。可惜了黃祖苦心經營的江夏,險些被孫權小兒打破。北邊……是劉備在守……又有報告來了!不是說了嘛,蔡瑁你全權代理就可以了。劉表不耐煩地又一揮手。然後他突發奇想:要是只這一揮手,便再無人擾,該有多好!於是他模糊地望著床邊盡了全力嘗試著揮出手去…… \n 建安十三年(西元二○八年)秋八月,老三家的最後一人──荊州牧劉表病死。 \n 舊的時代結束了,新的序幕開啟了。 \n 暗戰白事會 \n 襄陽城,劉表的喪禮正在隆重舉行。滿城懸白飄黃,哀樂繞梁。 \n 靈堂之上,孝子賢孫跪倒一片。但是,你卻難以在這場喪禮上感受到絲毫哀痛。有的只是末日般的壓抑,以及無處不在的陰謀氣息。 \n 劉表有二子,長子劉琦,次子劉琮。兩人的生母死後,劉表續弦,娶了蔡瑁之姐蔡氏,並將蔡氏侄女嫁給劉琮。自此,蔡氏家族傾盡全力打壓劉琦,扶劉琮上位。 \n 劉琦並不是一個權力欲很強的人,面對弟弟的咄咄逼人,甘願退讓。他擔心的是,自古以來政治鬥爭從不會適可而止,一定是趕盡殺絕。劉琦想起了諸葛亮,此人雖然年輕,卻有著與其年齡不相稱的謀略。 \n 劉琦與諸葛亮並不陌生。劉琦的父親劉表,與諸葛亮的岳父黃承彥,娶的都是荊州望族蔡家的女子,是連襟。劉琦與諸葛亮都是小一輩中的知名人物,自然也有交情。 \n 劉琦借著這層關係,幾次三番求教諸葛亮。諸葛亮則每每笑而不語,起身就走。疏不間親這樣粗淺的道理,諸葛亮豈能不懂。 \n 世界上沒有不能說的話,只有不能說的時機。聰明人,懂得創造這樣的時機。整本《三國志》中,劉琦都庸庸碌碌,唯獨在這裡靈光一閃,創造了這麼一個時機。 \n 一日,劉琦邀請諸葛亮遊園。二人邊賞玩邊清談,不知不覺登梯上樓,憑欄遠眺,以窮千里之目。賞玩宴飲之暇,劉琦再次求教:我弟弟要取代我,我後媽要謀害我,我父親不信任我,請諸葛兄賜示良策!諸葛亮一言不合就要下樓,卻見樓梯已經被下人們撤掉了。 \n 諸葛亮回頭,微笑著看了一眼劉琦。劉琦也會心一笑:「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言出子口,入於吾耳,可以放心說了嗎?」諸葛亮明白,說話的時機已到,就輕輕點了一句:「君不見申生在內而危,重耳在外而安乎?」 \n 劉琦心領神會。當時孫權剛剛打死黃祖,劉琦主動請纓鎮守江夏、防備孫權,以為父親分憂。劉表同意。 \n 劉表病重,劉琦趕回探望,被蔡氏一黨攔截門外,堅拒不納。劉琦無奈,大哭而去。劉表病逝,蔡氏一黨擁立劉琮為荊州牧。劉表的政治遺產,除荊州牧外,還有一個「成武侯」的爵位。劉琮為了安慰劉琦,派人將這塊侯印送給劉琦。劉琦拿到侯印,勃然大怒,砸碎在地上。他統率江夏之眾,想借奔喪為名,對劉琮發動突然襲擊。 \n 劉表的死訊傳到江東,相伴而來的,還有曹操南下的消息。世仇已死,孫權卻沒有半點高興之情。魯肅說:「劉表新亡,琦、琮不睦,荊州諸將,或為琦黨,或為琮黨。劉備寄寓,有如養虎。此乃危急存亡之秋,我江東不可坐觀成敗。我請求以弔喪為名,前往荊州觀察形勢。如果劉備能控制荊州局面,我就與其聯盟,共對曹操;如果劉備沒有這個能力,我立刻還報,主公出兵荊州,分一杯羹,再圖後計,不可讓曹操獨占。」孫權同意。魯肅的一葉扁舟,直望襄陽而來。(待續)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