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諾貝爾文學獎的搜尋結果,共449

  • 博客來受惠宅商機 翻譯文學業績衝高點

     文學療癒宅商機「疫」舉爆發,衝上近三年高點!據博客來統計,今年4~9月防疫期間閱讀躍居宅家新娛樂,帶動翻譯文學業績成長逾三成,榜首《正常人》帶動英國文學類型銷售成長逾六成。

  • 暌違27年 美國女作家再得獎

    暌違27年 美國女作家再得獎

     諾貝爾文學獎近年經歷多次爭議,包含2016年將文學獎很不傳統的頒給了美國搖滾歌手巴布狄倫,2018年獎項則因瑞典學院的性侵醜聞,罕見停頒獎項一次。2019年雖然一次頒發2018年和2019年度兩個獎項,卻又將2019年的文學獎頒給成就傑出但有道德爭議的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引起眾多討論。

  • 療傷天后葛綠珂 療癒疫後人心

    療傷天后葛綠珂 療癒疫後人心

     在新冠肺炎疫情為全球帶來生離死別衝擊的幽暗時刻,瑞典學院選擇將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77歲的美國詩人露伊絲.葛綠珂(Louise Gluck)。歐美詩評普遍認為,葛綠珂的詩由於關注生活中的傷痛經驗,往往被認為黑暗而蒼涼,然而在幽暗的文字之中,卻能獲得寬慰,看到光明與力量。

  • 在幽暗中獲得力量 詩人葛綠珂獲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

    在幽暗中獲得力量 詩人葛綠珂獲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

    在新冠肺炎疫情為全球帶來生離死別衝擊的幽暗時刻,瑞典學院選擇將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77歲的美國詩人露伊絲.葛綠珂(Louise Glück)。歐美詩評普遍認為,葛綠珂的詩由於關注生活中的傷痛經驗,往往被認為黑暗而蒼涼,然而在幽暗的文字之中,卻能獲得寬慰,看到光明與力量。

  • 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 美國女詩人格呂克得獎

    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 美國女詩人格呂克得獎

    2020年諾貝爾文學獎8日13時(台灣時間8日19時)正式揭曉。美國女詩人路易絲·格呂克 (Louise Glück),以「無可挑剔的詩意般聲音,樸素的美使個人的存在成為普遍」順利摘下桂冠。其出道作品《首胎》(Fistborn)蜚聲文壇,也讓她成為美國當代文學最傑出的詩人之一,之後又陸續得到普立茲獎與國家圖書獎。

  • 工商社論》川普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是選戰公關之極致

    工商社論》川普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是選戰公關之極致

     在911的19周年紀念前兩天,美國總統川普被挪威的國會議員,提名角逐2021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原因是,他新近促成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而由於九月初,促成前南斯拉夫分裂後的宿敵,塞爾維亞總統和科索沃總理在白宮簽訂:降低關稅、分享能源和水資源的協議,也在911之後,獲得瑞典國會議員背書提名和平獎。

  • PTT鄉民5大語錄出爐 「台獨最黑暗的一天」上榜啦

    PTT鄉民5大語錄出爐 「台獨最黑暗的一天」上榜啦

    第10屆立委任期自2月1日起,至今已過142天。PTT鄉民也針對「華航更名」、「居住正義」等近期時事,大酸執政黨言行不一。並表示這幾個月看下來,民進黨根本就是髮夾彎黨。而執政黨立委提案刪除《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國家統一」文字卻又撤案,根本是「台獨最黑暗的一天」。 \n \nPTT網友針對本會期各項時事5大嘲諷語錄如下: \n \n1.「下禮拜五華航正名」 \n \n民進黨、民眾黨、時力、基進黨於4月時,分別提案更改華航「China Airlines」英文名稱。而立院原擬於4月17日(週五)處理,民進黨當日卻又拉下協商,並表示下周五再處理,但時至今日,仍未處理。網友狂酸「下禮拜五啦」、「下一個週五阿,急啥」、「Fridays啦」。 \n \n2.「時空背景不同的釣魚台」 \n \n近日釣魚台主權問題再度引起討論,剛卸下行政院副院長職務的陳其邁,過去擔任立委時曾說:「馬政府要維護主權,應去釣魚台辦釣魚比賽。」此番言論遭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翻出並要求兌現當年主張。 \n \n陳其邁回應「現在不太喜歡說過去發生什麼事。」並表示那是當立委時的發言。而後遭網友酸「民進黨的時空背景不同之術又來了」、「又沒白紙黑字是嗎」、「雙標仔又來了」。 \n \n3.「選前居住正義 選後自己努力」 \n \n內政部次長花敬群於5月時發文表示,囤房稅是無效且無理的建議。但被爆出,花敬群過去擔任學者時期主張提高房地持有稅。網友嘲諷「當了官就換了說法」、「選前居住正義,選後影響經濟,橫批『台灣價值』」。 \n \n4.「『減班休息』能得諾貝爾文學獎」 \n \n勞動部於今年3月拍板定案,將「無薪假」改稱「減班休息」。網友酸「國民黨說無薪假可以得諾貝爾獎,看來民進黨可以拿諾貝爾文學獎」、「『走私』說成『超買』,『無薪假』變成『減班休息』」。 \n \n5. 「台獨最黑暗的一天」 \n \n民進黨立委蔡易餘在5月時提案修法刪除《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國家統一」相關文字,但在一周內又撤案,並表示「現在刪『國家統一』太危險」。網友回應「民進黨在野時狂提,都不危險?」、「選前亡國感,選後台海局勢失穩」、「小丑蔡易餘、黑暗騎士柯建銘」。

  • 朵卡萩《雲遊者》-- 微觀而巨觀的文學織錦

    朵卡萩《雲遊者》-- 微觀而巨觀的文學織錦

     也許是拜多難興邦之賜,波蘭這個三千八百萬人口的東歐國度,至今竟然已經產生了六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繼1905年辛基維茲(1846-1916)、1924年雷蒙特(1867-1925)、1978年以撒辛格(1902-1991)、1980年米洛茲(1911-2004)、1996年辛波絲卡(1923-2012)五位大家之後,小說家朵卡萩(Olga Tokarczuk, 1962-)摘下2018年諾貝爾文學桂冠。這不只肯定朵卡萩作為二十一世紀代表性文學家的尊榮,也確立了波蘭國際文學祭酒之一的關鍵地位,即便進入了新的千禧年,依然強勢延續。 \n 朵卡萩從1989年發表第一本詩集《鏡中城市》開始,逾三十年的寫作生涯屢創高峰。除了出書每每榮登暢銷書排行榜,作品改編為電影在國際影展掄元,也數度奪得波蘭文學界最權威的「尼刻獎」(Nike)。2018年以《雲遊者》(Flights)奪得英國「曼布克國際獎」時再攀高峰,只是當時沒人料想得到,朵卡萩同年稍後還會直接攻頂,奪得諾貝爾文學獎,成為史上唯一的雙料冠軍。 \n ■作家扮演「治療師」 \n 朵卡萩作為曼布克獎的首位波蘭得主,固然實至名歸,《雲遊者》的英譯者柯羅芙特(Jennifer Croft)一樣功不可沒,畢竟此獎肯定的對象是以英文書寫或是翻譯的作品。何況距離《雲遊者》獲得波蘭《尼刻獎》的2008年,已然整整十年過去,如果不是大獎奪冠讓文壇對朵卡萩的創作關注鵲聲再起,豈知諾貝爾獎最後獎落誰家。 \n 儘管得獎無數又名利雙收,在老派專擅、依然故我的波蘭,朵卡萩仍舊不待見於主流價值。然而,不畏保守派譏謗其為「賣國叛徒」的她,不讓書寫成就專美於前,眼見世道失序無法置身事外,堅持左翼路線,在環保、人道與社會議題上,激進舉旗與直言倡議,乃不折不扣的改革行動派。 \n 朵卡萩認為同理心(compassion)才是促使人類彼此溝通與互相了解的不二法門,作家因此無法旁觀他人受苦受難。有鑒於此,作家理當扮演「治療師」的角色,引其讀者逼視一向逃避的種種,唯有直面自身與國族的歷史,才能超越現況走向未來。一度擔任公設心理治療師的她,至今仍引以為傲,不諱言終生以此為職志。 \n 閱讀朵卡萩的著作,若要盡得其微言奧義,必得理性感性並行,細心耐心兼具;需要重蹈她的步履進行踩踏,追隨她的路線,體會成書的心路歷程。她創作的起心動念,總始於服膺好奇心的驅使。起初會透過感官體驗周遭一切,領略眾美猶如領受天啟。然則感應的波動,並未在靈思付諸文字後幡然息止,仍藉著文思流竄繼續開枝散葉。思想經緯縱橫的串流,爬梳了大千世界萬象眾苦,讀者依其脈絡循線尋蹤迷驥,便能抵達體悟生存意義的所在。 \n 這樣一絲一縷逐步紡織出大塊錦繡的文學寫作法,朵卡萩自比為建構星系(constellation)。一如當凡人仰望星空,眼觀構成宇宙的滿天星斗,投射想像成繁複星宿為寄託,洞見星辰間的明月天心,方能解得天上人間的眾妙華法。兩者並無二致。 \n 《雲遊者》的寫作風格,一本朵卡萩的經典敘事手法,以諾貝爾評審頌辭所謂「百科全書式的熱情」開展,彙集史詩、神話、真人實事互為文本,糅和現實與魔幻來關照,娓娓書寫波蘭的自然、地理、人文、歷史如何賡續,遞嬗出斯土斯民獨到的生活觀與生命哲學。波蘭何止是波蘭,作為世界舞台的採樣,這裡存在著芸芸眾生不斷跨界屢屢絕處求生的典型。 \n 書名的波蘭原文是Bieguni,係指因怯禍避難而游離流亡的宗教信眾,只能意譯無法直譯。考量波蘭作為天主教大國,假使以朝聖(pilgrimage)為原型視之,誠然可以美言雲遊是基於宗教情操。不過相較於東方的雲遊者--遊方僧出世避世棄世,苦行僧清貧帶髮修行,則大有差別。倒是中世紀以來,西方知識份子不見容於體制者,選擇自我放逐屢見不鮮,又或者為了自我精進、傳播、發展,往往逐藝術文化而居。因此,如果視《雲遊者》為此一人文脈絡的遺緒,類比十五世紀布郎特(Sebastian Brant, 1458-1521)的《愚人船》(Das Narrenschiff, 1494),可能更加貼切。 \n 《雲遊者》是齣「穿越劇」,時空背景橫跨十七至二十世紀間,亦即橫跨啟蒙時代至上個世紀末,平行時空中多線發展出變換視角,琳瑯鋪陳出的各色人物的殊相與人類的共相,畢竟人人都是彼此多重視角中的存在。即使朵卡萩坦言這是婚變後的療傷之旅,然而任何一個高度自覺的旅者,在移步換景間,彷彿早已和主述者、角色們共命共生,真真切切地一同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蛻變之旅。 \n ■說書人成寫書人 \n 朵卡萩在書中回應歐洲吟遊詩人(bard)與漫遊者的意圖也隱然其間。黑暗時代金鐘盡毀,本於資訊流通之需,吟遊詩人因運而生。無論是以徒步、駕騎、行船遷徙,在落腳處客居期間,這些能說善道的樂手、歌手、小丑、雜技演員,利用說學逗唱的十八般武藝,生動地為當地人傳遞常識知識,將百見千聞盡付樂音韻文。天籟地籟人籟得能合一,彼此的個別存有,也因為交流豐富了彼此,不再絕然遺世獨立。 \n 西非的種姓制度中,有個通稱為「歌理侯」(griot/griotte)的階層非常特殊,為該文化圈獨有,諸侯權貴的家族、部落,世代供養有男有女的歌理侯。雖然在人類文明發展歷程中,至今不乏靠口述歷史傳襲無形資產的民族,但歌理侯不僅是寓言、傳說、神話的說書人,也是族譜家、史學家、預言家,不止捍衛維護種族的血緣,更是傳承文化命脈的文脈所繫。 \n 畢竟歷史無法訴諸文字,得依賴行者以方言口耳相傳的時代不再,文字時代以降的說書人,必得成為寫書人。有形的巴別塔(Babel Tower),其實並未曾因實體被摧毀而消失無蹤,競逐高聳入雲的巴別塔依然充斥世界。只不過從不質疑地單純地複誦抄寫,不再能滿足多語的世界以及多語境的世道。 \n 巴別塔傳說位於兩河流域,而歷來精妙掌握語言傳播的吟遊詩人,自有以其為代稱的地理人文流域;比如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被稱為雅芳河(Avon)的吟遊詩人,而泰戈爾(Rabindranath Tagor)則被稱為孟加拉流域的吟遊詩人。朵卡萩不啻正是當代的說書人、歌理侯、吟遊者與漫遊者,有如使女又可比抒情詩人。只不過處於寰宇交通網絡綿密順暢的當代,一步一腳印的踽踽前行,不需要、不可能也不必要,朵卡萩以及所有藝術家的藝術流域,如今隨著網路傳播反而更加源遠流長。 \n 朵卡萩善於化整為零、多線發展。以《雲遊者》為例,採用無名者的主述為敘述觀點,從〈我在這裡〉起首,分成總計一百一十六個單元繁衍。單元的長度參差交錯,短則一個長句,長則幾十頁,創造了節奏有致。精心布局的系統性碎化,將情節凝聚為小節,也將情結抒發為情感,透過縮影投射(vignettes)打破線性思考,不停挑戰讀者的閱讀慣性。細心的讀者甘之如飴,因為掩卷時能完成巨幅的記憶拼圖。她的文風文白夾雜,一如讓史實夾雜於虛構,互為形影掩抑虛實相生,在廿世紀末借古喻今,穿越四世紀時空。 \n 此外深究之下,輾轉向歷代被辜負的女性與近代勇敢的女性主義者致敬的橋段,行文間比比皆是。對「男主外、女主內」的約定俗成,朵卡萩看法獨到:「男人掌事業,女人管預言。家庭主婦時時具此天賦。」朵卡萩的女權意識,從處女作到成名作,始終昭然若揭。參照《太古與其他的時間》、《收集夢的剪貼簿》知悉,敘事線習以女性為主角,娓娓梳理神女、聖女、烈女、貞女的歷史典故,自然不在話下。最耐人尋味的是朵卡萩不正面批判父權思維主導的歷史,委婉改採女性當事人角度重述,再現廣為人知的事件。 \n ■瘟疫後關懷再現 \n 受難的殉道者到被消音的女性當事人不勝枚舉,史實在神格化或戲劇化的折衷之下,注定窄化扁平化。如非朵卡萩循循善誘我們易位而處,再探根深柢固的偏見與偏執,許多在文獻上聊備一格又被寥寥數語一筆帶過的女子,難以有血有肉立體化。蕭邦胞姊露德薇卡1807-1855)一經《雲遊者》重塑,從歷史的配角躍升為主角。 \n 無獨有偶,露德薇卡死於席捲華沙的瘟疫,而在「世紀大瘟疫」新冠病毒COVID-19蔓延的此時,展讀《雲遊者》感覺尤其微妙。綜觀人類的旅行,陸運、海運尤其空運的密集度前所未見,但病毒也因此急速肆虐全球,交流霎時停擺。愛在瘟疫蔓延時是真,但人在隔離之中,閱讀與關心自身以外的世界如何再現也是真。瘟疫肆虐時始終是藝術文化的轉捩點,大難倖存之後,孰知世人以及朵卡萩,會有怎樣刻骨銘心的轉變? \n 素食的朵卡萩以往在書裡喜歡寫形形色色的植物,這次則著墨探索動物與人體。有個版本的《雲遊者》的封面吸睛又動人,乍看是波蘭地圖上的一個紅點,仔細觀察才恍然大悟是開了孔,看穿的是赤誠心臟的一瞥。歷代波蘭藝術文化工作者跨世代傳送的心聲,不外乎心在祖國,一心為國。波蘭在朵卡萩的作品中從未缺席,難怪她拒絕被冠以叛徒之名。不過文人不可能只屬於同文同種的子民,一經傳送展讀便屬於全人類。一如藝術家的心心念念,即使在心跳告終,肉體崩殂,依然是具無比感染力的宇宙懸念。 \n 「吾身睡臥,我心卻醒。」(Ego Dormio cum ego vigilant.)朵卡萩從《聖經‧雅歌》援引的詩句,為我們下了最佳的註腳。

  • 他一得獎 眾人臭罵⋯爭議百出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他一得獎 眾人臭罵⋯爭議百出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諾貝爾文學獎前年因性醜聞停頒,去年又因為將2019年獎項頒給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引起爭議。他一得獎,國際間許多作家立刻撰文批評,指責他有如道德文盲。然而這位德語世界最受爭議的作家,創作半世紀,有超過60部著作,在劇場和文學有著極大成就,獲獎縱使爭議,以藝術成就而言卻實至名歸。 \n \n在2016年的德國紀錄片《彼得漢德克:我在森林,晚一點到》中,劇組到他的巴黎郊區住宅與他展開對話,前後拍攝三年,和他一起穿越林間、走過四季,聆聽他朗讀遊歷隨筆,分享他對蘑菇、針線活的熱愛。他的妻女也入鏡,解析這位爭議大師鮮為人知的過往細節。 \n \n漢德克出生於二戰期間,於少年時期開始創作,自殺母親和酗酒繼父都曾是他創作的題材。23歲時,他發表劇作《冒犯觀眾》引爆空前轟動,一舉改寫劇場史,之後更與德國電影巨擘文溫德斯合作,共創《守門員的焦慮》、《歧路》、《慾望之翼》、《戀夏絮語》等影史經典。 \n \n不過漢德克爭議連連,2014年曾稱諾貝爾文學獎「根本就該被廢除」,還支持挑起種族爭端的「巴爾幹屠夫」的前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甚至否認戰爭期間塞爾維亞人的種族屠殺行徑。過去也因為爭議,一度拒領2006年的柏林海涅獎,後來當年獎項直接被取消。 \n \n《彼得漢德克:我在森林,晚一點到》將於6月19日在台上映。

  • 無薪假7天增加3千人 行政院自評表現比金融海嘯時期還要好

    無薪假7天增加3千人 行政院自評表現比金融海嘯時期還要好

    行政院政務委員龔明鑫與經濟部次長王美花今日至婚紗店家拜會並表示,政府要感謝企業沒有遣散員工,而目前「減班休息」的勞工約1.8萬人,與上周行政院記者會時宣布「減班休息」人數為1.5萬人比較,本周較上周增加3千人。 \n \n龔明鑫指出,目前的「減班休息」人數,與過去金融海嘯時期放無薪假約23萬多人相比,差距比例非常大。當時失業率逾6%,目前尚維持約3.7%,感謝企業界願意在維護勞工的情況下做出貢獻。 \n \n龔明鑫表示,以往都在行政院召開紓困振興方案記者會,今天踏出行政院到企業界第一線,瞭解業者的情況和想法,未來政府也將經常辦理,希望藉此傾聽基層聲音,並將業者心聲帶回行政院,以利政府在推動相關政策時,可更符合業者的需要。 \n \n龔明鑫強調,當行政院宣布一定力挺企業和就業到底時,感謝企業界信任政府,政府一定不會讓企業孤單、難支撐。當企業界表達願意維護勞工,但在疫情期間恐無力單獨支撐,政府願意共同承擔這責任。 \n \n龔明鑫說,政府提供企業40%的員工薪資補助,甚至也有一次性的補助等。即使當紓困特別條例尚在立法院審查,感謝企業界相信政府,並未遣散員工或大規模「減班休息」,這就是彼此間的信任。 \n \n台北市婚紗攝影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高志榮指出,此次政府紓困方案處理速度超乎想像地快速,送審約3日就獲得補助。許多同業公會的會員及業者也說,現在的政府真不簡單。 \n \n根據行政院日前拍板定調,未來「無薪假」一律更名為「減班休息」。此舉也曾獲得民眾黨發文暗酸「馬政府可得諾貝爾獎,蔡政府可拿諾貝爾文學獎」。 \n \n

  • 須文蔚憶楊牧 純真浪漫看世界

    須文蔚憶楊牧 純真浪漫看世界

    被譽為最接近諾貝爾文學獎的台灣作家,詩人楊牧13日因病辭世,作為同事,創作精神深受楊牧啟迪的作家須文蔚表示:「楊牧永遠以熱忱、認真、純真看待世界。」 \n \n須文蔚指出,楊牧維持單純的創作世界,常自嘲是華盛頓大學裡唯一不用email的人,而校方也都尊重地把郵件印出來放在他的研究室裡。「他一生都極純粹,一般總覺得他對人事物淡然,但其實極用情。」須文蔚表示,當時楊牧在東華大學創立華文文學系,便特別邀請處於困頓中的小說家李永平任教,李永平退休後一次低調的手術,事後卻令楊牧少見地發怒,指『需要照顧,就應該跟我們說。』 \n \n「他對翻譯、創作的熱忱,打造出台灣少見的華文文學系,致力於現代文學的教學與創作。」須文蔚也指出,儘管楊牧認為網路無用,但對於自己數位文學的創作仍是樂見與欣慰的,常在演講中指自己系上這些作家老師如郝譽翔、吳明益、須文蔚『都很不錯』,須文蔚嘆:「他沒有在我面前說過,但其實他是樂見我們的創作的。」 \n \n須文蔚回憶指出:「自己這一輩的創作者,大抵都是從中學開始被楊牧的詩震撼,一輩子也擺脫不了的。」他也指出楊牧的詩有著對社會的關懷,卻不是謾罵而是以社會參與的角度,希望以詩的方式對社會議題有著更永恆的討論,而這也成為須文蔚寫作時,始終提醒自己的精神典範「在創作上永遠保持純淨思考的空間」。

  • 楊牧享壽80歲 曾是台灣第一位獲此獎詩人

    楊牧享壽80歲 曾是台灣第一位獲此獎詩人

    \n \n國寶級台灣詩人、台師大講座教授楊牧,今(13日)傳出過世消息,享壽80歲。據了解,楊牧前幾天才因身體狀況惡化住進加護病房,今日不敵病魔離世。楊牧奉獻縱橫文壇多年,更曾獲2016年蟬獎肯定,是台灣詩人第一人。 \n \n蟬獎創立於2004年,為紀念1974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瑞典詩人哈利‧馬丁森百年冥誕而設。由於馬丁森生前宣稱自己的詩藝深受東方詩歌啟迪,蟬獎設立的宗旨在於肯定東亞傑出詩人的創作成就,近年由瑞典文化機構資助,希望藉此讓東亞詩歌在世界詩壇受到應得的矚目。 \n \n蟬獎歷年來得獎者依序為日本詩人宗左近、金子兜太、韓國詩人高銀、申庚林、文貞姬、日本詩人水田宗子、中國詩人北島;去年首度在日、韓、中之外,由越南女性詩人黃氏意兒獲得。楊牧今年代表台灣獲得第九屆蟬獎,是台灣第一位受此殊榮者。 \n \n瑞典蟬獎評審團主席賴斯.瓦格2016年11月11日,親自至台師大頒發此獎及獎金予楊牧,他也是第一位獲得此獎項的台灣人。 \n \n

  • 無薪假改稱減班休息 民眾黨酸可得諾貝爾文學獎

    無薪假改稱減班休息 民眾黨酸可得諾貝爾文學獎

     行政院將「無薪假」改稱為「減班休息」,台灣民眾黨嘲諷民進黨應可得到「諾貝爾文學獎」。時力立委邱顯智批評,勞動部應該要修法強制企業通報無薪假,而不是在名詞上打轉。 \n 國民黨立委鄭麗文也質疑,減班休息未阻絕「長期休」及變相減薪的可能,多數勞工直接「被」留職停薪,勞動部是否實際了解減班休息能否落實,或躲在象牙塔裡玩文字遊戲? \n 民眾黨指出,前國民黨主席吳敦義過去擔任行政院長時說「發明無薪假的人可拿諾貝爾獎」,遭社會撻伐;相較之下,民進黨將無薪假改稱為「減班休息」,十足有創意,應可拿下諾貝爾文學獎。 \n 民眾黨立委賴香伶表示,不論是「無薪假」或是「減班休息」,名詞背後都代表勞動權益因為外在條件而受到損害。 \n 賴香伶指出,遭到減薪、減班的勞工,政府掌握到多少?黑數又有多少?政府提出的「安心就業計畫」、「充電再出發計畫」,有沒有考慮到部分行業別的特殊性?透過靠行、承攬等不受勞基法保障的雇傭關係,這些非典型勞動者能夠被保障到嗎? \n 邱顯智說,很多企業放無薪假,但都沒有申報,導致政府根本無法掌握。勞動部現在要趕快做的是修法,要求放無薪假的企業或雇主強制通報,而不是整天在那邊改名。 \n 鄭麗文表示,減班休息需經「勞資協商」,蔡政府彷彿又走回當年一例一休的熟悉老路,再度把「協商權」丟回權力不對等的勞資關係,再度讓勞工「去跟你老闆說」。

  • 短評/諾貝爾宣傳獎

    短評/諾貝爾宣傳獎

     2010年時任行政院長的吳敦義公開讚揚無薪假的設計應該要得諾貝爾獎。此話一出,被勞團痛罵不食人間煙火,無薪假也像幽靈附身不散,吳敦義被勞團罵了10年。 \n 諾貝爾獎的比喻讓吳敦義吃足了苦頭,這些年吳還曾否認沒這樣說過,今天總算有民眾黨立委賴香伶跳出來幫忙講公道話。她指出,吳當時脫口說「發明無薪假的人可拿諾貝爾獎」遭社會撻伐,近日民進黨執政下的勞動部改口稱「減班休息」,應可拿到「諾貝爾文學獎」。 \n 賴香伶出身勞運、曾擔任「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發起人,也是前台北市勞動局局長,深諳民進黨治國話術。民進黨口中的減班休息,其實就是無薪假的2.0版,僱主透過班表的縮減人力、再趁機以新冠肺炎疫情慘重為由裁員,勞工多半申訴無門、欲哭乏淚。 \n 因此不論是無薪假還是減班休息,背後都是勞動權益嚴重受損。尤其這一波疫情嚴峻,不少交通觀光旅遊餐飲業苦盼的紓困方案緩不濟急,自力救濟方式就是放無薪假減少開支,直接受創的則是勞工。 \n 吳敦義會說無薪假該得諾貝爾獎,起因是當時全球經濟不景氣,國內不少企業咬牙硬撐放起無薪假;如今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不少企業卻以「減班休息」名義,趁機減薪或裁員,卻未見勞團跳出來譴責民進黨施政不力。 \n 吳敦義這些年被「諾貝爾獎」糾纏不休,如今民進黨把無薪假包裝成減班休息,賴香伶揶揄可以拿到「諾貝爾文學獎」,其實她還算客氣,勞動部該得的是「諾貝爾宣傳獎」。

  • 無薪假改減班休息 民眾黨:蔡可拿諾貝爾獎

    無薪假改減班休息 民眾黨:蔡可拿諾貝爾獎

    台灣民眾黨今日於臉書發布訊息表示,前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擔任行政院長時說「發明無薪假的人可拿諾貝爾獎」遭社會撻伐。近日民進黨執政下的勞動部改口稱是「減班休息」,應可拿到「諾貝爾文學獎」。 \n \n曾任台北市勞動局長的民眾黨立委賴香伶表示,不論是「無薪假」或是「減班休息」,名詞背後都代表勞動權益因為外在條件而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害。 \n \n賴香伶指出,遭到減薪、減班的勞工,政府掌握到多少?背後看不到的黑數又有多少?而政府提出的「安心就業計畫」、「充電再出發計畫」,有沒有考慮到部分行業別的特殊性?而透過靠行、承攬等不受勞基法保障的雇傭關係,這些非典型勞動者能夠保障到嗎? \n \n賴香伶批評,近日在立法院會質詢時就已經指出,很多企業沒有協商就直接放無薪假,甚至還有假借新冠肺炎疫情為由,對員工減薪減班,這些問題難道要放任勞資自行協商? \n \n

  • 諾獎得主盛名遭侵權 莫言官司勝訴獲賠918萬

    諾獎得主盛名遭侵權 莫言官司勝訴獲賠918萬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陸作家莫言遭廠商侵權謊稱代言產品案,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布二審維持原判,被告深圳市玉瓷科技公司虛構莫言為其產品代言有明顯惡意,對莫言的社會形象造成損害,判決賠償人民幣210萬元(合台幣918萬)。 \n \n據《新京報》報導,去年9月深圳玉瓷公司在網上傳播的視頻及網頁圖文資訊使用了莫言的照片、書法作品,莫言認為自己在不知情下被廠商用於代言產品,嚴重侵犯了莫言的姓名權和肖像權,因此提出訴訟。 \n \n報導說,深圳玉瓷公司辯稱,該公司未在網上傳播涉案視頻及網頁圖文資訊,也沒有授權任何人或組織傳播,視頻製作只為做公司內部激勵員工使用。另外,賠償內容無相關可佐證標準。 \n \n深圳玉瓷公司一審獲判敗訴,提出上訴後,二審維持原判。二審民事判決書顯示,莫言為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著名作家、文學家,且莫言對自身形象、名譽十分珍視,在商業代言方面非常謹慎,深圳玉瓷公司虛構莫言為其產品代言的事實具有明顯惡意,對莫言的社會形象造成較大損害。因此法院駁回深圳玉瓷公司的上訴,維持原判。 \n \n莫言在大陸網路上被冒名使用狀況非常普遍,例如微博上有網友貼出「莫言名言」,並標註莫言微博帳號。類似的假冒名人的名言金句在其他名人身上也很多,尤其是著名的首富或企業家,已到了氾濫成災的地步,但網上貼文一般很少會有本尊出面澄清。 \n

  • 時報文學獎得主回娘家系列-紙上風雲( 下)

    時報文學獎得主回娘家系列-紙上風雲( 下)

     高信疆主編《人間副刊》,陳映真創辦《人間雜誌》,功在報導文學推展;台灣文學館的報導文學特展以「看盡人間事」為主題,並呈現了高信疆、陳映真的影像、行跡,隱含向「兩個人間」致敬。 \n 許多報導文學寫手、報導文學獎出身的「夢幻講師」,在報導文學創作班講台上,對這個文類的界定、寫作方法,形成眾聲喧嘩;那麼,以學術研究身分,寫出《台灣報導文學概論》一書的楊素芬,又是怎麼看待報導文學?她在〈台灣報導文學發展觀察〉課程中,述及「報導文學介於文學與報導間,文學本身即有其弔詭性,屬於想像,而報導文學則強調真實」;關於寫作方法,她提出四個面向,「向新聞學借火」、「向歷史學求佐證」、「田野調查找線索」、「照相攝影窺真相」。 \n ■真實的魅力 \n 走過漫漫的旅程,台灣的報導文學定義,仍在「報導」與「文學」間游移;視角伸及大陸的「報告文學」又是那番風景? \n 2002年11月,在龔鵬程召集、陳信元(1953~2016)策畫下,佛光人文社會學院(今佛光大學),與中國作家協會、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在台北市立圖書館國際會議廳,首開「兩岸報導(告)文學的發展研討會」,主持會議的學者有李瑞騰、何寄澎、陳義芝、沈謙,參與討論的報導文學研究者陳信元、楊素芬、吳正堂之外,兩岸各推報導文學作家代表對話,台灣有黃春明、李利國、藍博洲、瓦歷斯.諾幹、楊樹清等人,大陸有張勝友、喬邁、田珍穎、何建明、劉元舉、涂懷章、長江、胡殷紅等人,國家圖書館為配合活動,特別編印《海峽兩岸報導文學選刊》及書展。 \n 研討會上的開幕專題演講,原係邀請陳映真談〈台灣報導文學的歷程〉,也交出講稿了,因故到不了,改由老友小說家、拍過紀錄片的黃春明以「淺談台灣報導(告)文學的本質」為題代打,細數台灣報導文學的脈絡、發展軌跡;佛光大學校長龔鵬程比較、分析兩岸「報導文學」與「報告文學」的分類,指報導文學是一種新的文學類型,在中國正式興起於三O年代以後,「七O年代中期,台灣報導文學在內外政治、環境的變遷下,迅速崛起,再經媒體推波助瀾,造就了一批批報導文學作家」,「大陸在七O年代末新崛起的報告文學,早已自新聞性的通訊、報導、調查報告、速寫等形式中脫穎而出,成為一種獨立的文學類型」。 \n 研討會上與會者的報告題目,台灣:吳正堂〈走向新定位的台灣「報導文學」〉,李利國〈台灣報導文學的特色與未來〉,瓦歷斯.諾幹〈親近或者疏遠:我的報導文學創作經驗〉,楊樹清〈衝破海峽中線:「被遺忘的兩岸邊緣人」之後〉,藍博洲〈人間正道是滄桑:一個報導文學寫作者的體驗與期待〉,楊素芬〈報導文學存在的問題與末來發展〉;大陸:喬邁〈雙重衝擊,三向分流〉,田珍穎〈真實的魅力〉,何建明〈新世紀報告文學創作的興衰將取決於作家對動感時代的感覺和把握〉,劉元舉〈我們進入了閱讀的真實時代〉,涂懷章〈對報告文學真實性原則的再認識〉,長江〈我們為甚麼要寫報告文學〉,胡殷紅〈就這樣滿目荒沙、濁流滾滾地跨進21世紀?〉 面對兩岸報導(告)的發展與未來,著有《幌馬車之歌》、《天未亮》等報導文學集的藍博洲慨歎台報導文學出現了「斷層現象」,「因為社會不再提供報導文學的物質條件了」,「如果我們還期待台灣的報導文學還有第三波熱潮出現,那麼,首先我們還得提供報導者從事生產的物質條件罷!」著有《青銅少女》、《亂世影》等報告文學集的喬邁,亦觀察到報告文學的發展隱憂,「市場決定產品,人們的精神生活滑向平庸和浮躁時,便有相應的文化產品滿足他們的需要,嚴肅的報告文學作家和作品只能退避三舍。」 \n 就在2002兩岸召開報導文學會議的同一年,台灣有了報導文學讀本,向陽、須文蔚編選的《台灣現代文學教程:報導文學讀本》,由二魚文化出版。 \n ■寫盡人間事 \n 擺盪在「報導」與「文學」間,長期被視為「邊緣文類」的「報導文學」,2014年6月進入了國立台灣文學館展出。主題為「冷眼熱心,寫盡人間事」的台灣報導文學特展,是國立台灣文學館首次以報導文學作為策展主題,「呈現自清領時期至21世紀以來台灣報導文學的發展,看作家們遭遇新聞事件及歷史變化的重要時刻,如何以冷眼熱心寫盡人間事?」 \n 展覽也揭示出:1945至1960年代,台灣結束殖民歷史,卻捲入反共浪潮與威權肅殺的白色恐怖氛圍,此情境不利於報導文學發展,作家們改以柔性的書寫手法,使得此時期的報導文學成果見證歷史發展軌跡,有如「冰山下的伏流」;直至1970年代,高信疆在《中國時報》副刊開闢「現實的邊緣」專欄,大力提倡鄉土文化,並將報導文學列入「時報文學獎」的獎項之一,對台灣戰後報導文學的推展發揮了關鍵性的影響力;接續是陳映真於1980年代創辦《人間》雜誌,雖然只發行47期,但其所標舉的人道主義、對邊緣弱勢及底層人民的關注,卻深刻影響台灣紀實攝影及報導文學的發展。 \n 高信疆主編《人間副刊》,陳映真創辦《人間雜誌》(高信疆一度出任總編輯),功在報導文學推展;台灣文學館的報導文學特展以「看盡人間事」為主題,並呈現了高信疆、陳映真的影像、行跡,隱含向「兩個人間」致敬。 \n 開幕記者會上,報導文學作家古蒙仁、陳銘磻、心岱、鍾喬、鐘俊陞與攝影家蔡明德、林柏樑、鐘永和、陳文發等人共聚一堂,如同一場報導文學群像的同學會,又在下午舉行「台灣報導文學面面觀座談會」,暢談報導文學的時代意義,以及透過文字及影像的力量,促成社會乃至政策的改變與進步。 \n 展覽與聚會中,以〈黑色部落〉獲首屆時報報導文學獎的作家古蒙仁,捐出他的手稿及筆記;作家、劇場導演鍾喬,追憶他當年如何深入現場採訪「反杜邦」、「關心無殼蝸牛」,傳達社會被壓迫者心聲,企圖用文學的力量改變、改造社會;陳銘磻報導原住民部落的〈最後一把番刀〉,心岱控訴生態浩劫的〈大地反撲〉,先後得到時報報導文學獎,他們也分享了採訪、寫作的心路歷程。 \n 除報導文學的文本展示之外,現場也播放由導演吳乙峰拍攝的紀錄片《月亮的小孩》,有關白化症患者的故事,始於廖嘉展在《人間雜誌》的發掘、報導,刊登後再由時報出版,引起社會廣大迴響,甚至促成第一個白化症患者聯誼自救會的出現。 \n 展場一角,也展示了我獲得《中國時報》與《聯合報》報導文學獎的作品、手稿及著作;其中1997獲聯合報報導文學首獎的作品〈被遺忘的兩岸邊緣人〉,間接催化了五年後的金馬與大陸小三通,報導文學研究學者須文蔚在《台灣現代文學教程.報導文學讀本》評析道,「楊樹清請命下的金門人,終於在2001年1月2日,在小三通政策開放下,可以直航廈門。羈留大陸的老人,也隨著兩岸關係正常化,可以光明正大地踏上故鄉的土地,作為社會運動代言者的楊樹清,贏得了一場勝利,也為歷史留下了見證。」 \n 如果我以報導文學力量結合社會運動、推開政治禁忌之門的〈被遺忘的兩岸邊緣人〉是一場勝利,那麼,接下來的,文類的「非主流」終於晉入「主流」,諾貝爾文學獎首次出現了報導文學作家得獎。這是一場報導文學書寫者更大的勝利:「中央社斯德哥爾摩8日綜合外電報導: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今天揭曉,得獎者為白俄羅斯作家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有一半烏克蘭血統的亞歷塞維奇,擅長紀實文學,代表作品有《車諾比的悲鳴》、《最後一個證人》等。」(全文完)

  • 南京、揚州登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路」名單

    南京、揚州登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意城市網路」名單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0月31日公布最新加入「創意城市網路」的66座城市,大陸的南京、揚州分別入選「世界文學之都」、「世界美食之都」。 \n南京是大陸首個「世界文學之都」。這座城市是六朝古都,除了政治、經濟之外,文風鼎盛,是中國文學開始走向獨立和自覺的起步之城,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文學館」即設立於此;南京還是中國近代教育的起點,中國第一部詩歌理論和批評專著《詩品》、第一部文學理論和批評專著《文心雕龍》、第一部兒童啟蒙讀物《千字文》、現存最早的詩文總集《昭明文選》等都誕生於此,張愛玲等文壇巨匠也都與南京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n最特別的是美國作家賽珍珠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代表作《大地》,就是在南京創作完成。 \n現在南京也有數以千計的文學社團和協會組織散布在各角落,光是讀書會就有450多家。位於南京鼓樓區廣州路上、被譽為「南京文學客廳」的先鋒書店,數次被CNN、BBC等評為世界「最美書店」。 \n繼成都、順德和澳門之後,揚州是大陸第4座「世界美食之都」。揚州是與准安是以「准揚菜」競爭美食之都的名銜,但只有揚州入選。揚州旅遊部門表示,揚州美食有著「揚州炒飯炒遍全球,揚州包子包打天下」之稱,早在2001年,揚州就被中國烹飪協會認定為「淮揚菜之鄉」,成為大陸首個獲得「菜系之鄉」的城市,這裡的揚州獅子頭、大煮干絲、文思豆腐、高郵大閘蟹,都是必吃的佳餚。

  • 心繫華文創作 漢學家馬悅然辭世

    心繫華文創作 漢學家馬悅然辭世

     瑞典漢學家,諾貝爾文學獎終身評委,也是台灣女婿的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據瑞典媒體報導,於當地時間17日去世,享年95歲。馬悅然譯介許多中國經典文學及當代作家著作,與他相識多年的台灣詩人向陽也表示:「沒有人比他更愛台灣文學了!」 \n 馬悅然年輕時便跟隨知名瑞典漢學家高本漢學習古代漢語和中國音韻學,斯德哥爾摩大學畢業後曾赴四川進行方言調查,他曾將《水滸傳》、《西遊記》等古典小說譯為瑞典文,也翻譯了魯迅、沈從文、老舍等當代中文作品。他對台灣文學的喜愛與關心,詩人向陽回憶:「1986年,他來台灣在書店看到我的詩集《四季》,主動來約。」在此之前兩人並不認識,由此可知馬悅然對於台灣文學的用心與熱忱。 \n 「1998年,哥倫比亞大學舉辦『文學台灣50年』研討會,馬悅然、奚密和我三人為編輯《20世紀台灣詩選》而有較多機會相處。」向陽指出,當時75歲的馬悅然已是權威地位,但三人評選詩人時,他卻總是友善自謙地讓另外二人盡量發表看法。 \n 「當時,每天早上我們約好一起散步,75歲的馬悅然走路還比43歲的我快。邊散步,他總會和我聊聊早年在四川住在廟裡的經驗,以及交換對台灣文學翻譯的看法。」向陽指出,馬悅然對於台灣文學尤其是詩抱有很大的興趣,曾編譯了瑞典文的《現代台灣詩選》,其中收錄紀弦、洛夫、余光中、商禽、楊牧等人的詩,為瑞典唯一的台灣詩選翻譯作品。 \n 向陽指出:「馬院士對於台灣文學的翻譯貢獻是很大的,他曾表示好的翻譯絕不能自己人譯,其中還是有很大的文化差異。」他也感慨:「外國譯者要懂中文,又關心台灣文壇的真是少之又少。」 \n 馬悅然曾多次表示對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肯定,卻也因莫言受到的爭議而被質疑,向陽力挺馬悅然:「我自然是站在他那一邊,深信他的美學評斷力,絕不是為哪個作家美言。」對於這位長時間推動中文作品走向世界的漢學家辭世,深表不捨。

  • 將中國文學推向國際地位 瑞典漢學家馬悅然辭世

    將中國文學推向國際地位 瑞典漢學家馬悅然辭世

    據瑞典媒體報導,曾翻譯大量中國古典與當代著作,一生致力提升中國文學國際地位的著名漢學家、瑞典學院院士馬悅然(Goran Malmqvist)已辭世,享壽95歲。 \n \n據陸媒《澎湃新聞》報導,馬悅然的夫人陳文芬證實,馬悅然已於當地時間17日在家中平靜過世,「他說有點不舒服,坐在平常的座椅上幾秒鐘就離開了。像老和尚圓寂了一樣。他是活著死的,沒有痛苦,很平靜,飛到了天堂」。 \n \n報導指出,1924年6月6日出生的馬悅然(Göran Malmqvist)畢生致力於漢學研究和中國文學譯介。1948年首次翻譯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後,馬悅然走上了翻譯中國文學之路,開始翻譯大量古典文學作品,如將名著《水滸傳》、《西遊記》譯為瑞典文,並向西方介紹了中國的《詩經》、《論語》、《孟子》、《史記》、《禮記》、《尚書》、《莊子》等,亦翻譯了魯迅、沈從文等當代中文作品,致力於提升中國文學在國際的地位。 \n \n馬悅然也是諾貝爾文學獎評委中唯一深諳中國文化、精通漢語的漢學家。2004年被問道「中國人為什麼至今沒有拿到諾貝爾文學獎,難道中國文學和中國作家真落後於世界嗎?」馬悅然回答:「中國的好作家好作品多的是,但好的翻譯太少了。」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