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變態殺人犯的搜尋結果,共04

  • 坐牢超享受!強暴犯竟有遊戲機玩 網友:「這是給王子住的飯店嗎」

    坐牢超享受!強暴犯竟有遊戲機玩 網友:「這是給王子住的飯店嗎」

    位於英格蘭的超級監獄HMP懷特島(Isle of Wight),日前此監獄竟然執行1項多數人都無法相信的政策,他們提供了知名X-box遊戲機,給予獄中近1000名犯人打發空閒時間,這些犯人都是曾犯下恐怖惡刑的殺人犯。多數民眾表示,有很多守法人民都買不起,為何這些殺人犯卻可以悠閒的在監牢中打玩遊戲機,讓人直呼這根本是瘋了!更誇張的是,獄中甚至還提出好處,只要犯人行為良好,就完全不需要付費遊戲機的上網費用。有網友指出,這是給王子住的地方嗎?

  • 北漂住到恐怖宿舍...《他人即地獄》李棟旭變態吃人肉

    北漂住到恐怖宿舍...《他人即地獄》李棟旭變態吃人肉

    近期由漫畫改編的韓劇《他人即地獄》受到不少關注,講述鄉村少年尹鍾宇(任時完飾)到首爾生活,並在考試院(外租雅房宿舍)中遇到種種怪人故事。本週兩位主角任時完與李棟旭在考試院中見到對方,觀眾也發現李棟旭的真實身分,一幕兩人相約喝酒,李棟旭端出「神秘的肉」給對方吃的場面,李棟旭的變態殺人犯演技,讓人毛骨悚然。 \n \n《他人即地獄》以電影手法呈現在電視劇中,飾演北漂族的任時完,因為考試院的租屋價錢便宜而住進恐怖考試院。李棟旭飾演表面上文質彬彬的牙醫,實際上是變態殺人魔,不只一登場就殺掉為他辦事的其中一位房客,更將另外一位流氓房客抓起來拔掉他的牙齒,更將牙齒製作成戒指收藏,且收藏盒中還有許多不同的牙齒戒指。 \n \n在第三集的尾聲,李棟旭更邀請主角房客任時完一起喝酒,並邀請他吃考試院阿姨醃的「神秘的肉」,時完吃完後有感味道奇怪,李棟旭便說:「還有其他部位,你要嘗嘗嗎?」、「這是好肉啊,驚訝甚麼?你以為是人肉嗎?」最後更邪笑讓人毛骨悚然。

  • 一書雙評-人人心中都潛藏著一點少年A?

    一書雙評-人人心中都潛藏著一點少年A?

     1997年發生在日本的「酒鬼薔微聖斗事件」,因手段兇殘駭人且兇手年僅14歲,強烈衝擊社會。多年後,這名「少年A」出版自傳,再度引發輿論譁然。而台灣近年因數起隨機殺人事件,相關現象與制度亦屢受討論。為此,開卷特邀長期關注並參與此議題的精神科醫師與新聞工作者,針對《絕歌》撰評,各依所見所思,提出更深層的生命之問。 \n 我們應該怎麼去注視這樣的加害人?又該如何面對一位「前」殺人犯?如果,我們連完整讀完《絕歌》都如此困難。 \n 尤其正值當今好幾位殺人犯犯下難以理解與原諒的行為,卻未獲判死刑的社會氛圍下,在這時候,一般大眾怎可能用道德和人性高度,用寬恕、包容去面對諸多的怨念和恨意呢? \n 這些,都讓所有試著去面對與理解少年A的心情,顯得更加困難而矛盾。這樣的人有必要理解嗎?他那是禽獸的行為,不是人會做的,何必去理解呢? \n 但是,他有過平常的童年啊,至少到小學四、五年級為止。他有愛他的父母,和兄弟的關係不錯,他在學校也有朋友,進入醫療少年輔育院後,還讀了村上春樹、杜斯妥也夫斯基。他沒有被虐待、被性侵害的經歷。案發前,他是一位有廣泛性發展障礙者的玩伴—只是這次,他把玩伴變成了被害人。 \n 他不像當時媒體所報導的缺乏關愛。但是,他是個性變態、性施虐者,也是個虐貓狂徒,他喜歡看《沉默的羔羊》以及美國連續殺人犯的電影和故事,他不可能是一般正常人啊。 \n 既然不是正常人,何需理解?如果人可以篩檢、可以預測,只要找對工具,透過篩檢站,設立舉報人,把滋擾分子、壞分子找出來,然後社會就能回歸平靜,人們安居樂業,故事就此完結。我們又何必去理解「那些人」呢? \n 美國司法精神醫學專家Robert Simon在《壞人所為,好人所夢》(Bad Men Do What Good Men Dream)一書裡不媚俗地直言:我們常認為虐殺和惡行與正常人無關,這種看法忽略了一個基本假設:我們都是人類,有能力達成許多層次的行為,有些是好的,有些我們相當清楚,是壞的。雖然大多數人可以遏制自身施虐、破壞的黑暗面,但是這一黑暗面卻日以繼夜地以不同程度出現與運作著。早期人類以為,月缺時,部分月亮也消失。今天我們知道,月亮的黑闇部分雖不可見,但依舊存在。 \n 漢娜‧鄂蘭提出「邪惡的平庸性」,最引人寒顫的是,那是存在於你我之間的邪惡。當面對權勢與政治時,我們會如何表現?又會如何對待比自己弱勢的人?當言論自由與民主選舉稀鬆平常如空氣時,我們如何想像在威權統治下勇敢而誠實的生活?當飽食無虞時,又如何想像人們會因飢寒而驟起盜心?正如心理學者菲立普‧金巴多在《路西法效應》(商周)中所揭示,任何一位良善正直的公民要成為惡魔,何其容易。 \n 所謂試著理解那些「惡人」,應該不是去「原諒」他們,也不是在被害人身上撒鹽,更不代表主張廢除死刑。而是,勉強自己去注視在每個人心中的黑暗面。或許終有一天,我們可以約略領悟到,原來不只是「他們這些人」會行差走錯,會觸犯法網。 \n 理解是如此艱難,讓我們不忍注視,卻無法忽略。或許,在這樣的檢視之下,我們終於可以對自己多些了解,就那麼一點點。

  • 誤闖殺人犯聊天室 差點連小命都沒了

    你聽過深網(deep web)嗎?那是一個與表層網路作為對應,蘊含網路上90%信息量的虛擬世界。在那裡,有著各式各樣難以想像的機密信息,但千萬不要多管閒事,不然你可能會跟以下這位網友一樣,遭遇到相同的恐怖經驗!以下,是一位來自美國網友Packathonjohn的經歷: \n事情發生在大學時代,當時深網簡直是校園內的一股風潮。原本我一直對它敬而遠之,但看大家使用得那麼頻繁,好像還挺安全的,於是也請了朋友在我的筆電裡面安裝洋蔥路由(Onion routing)。(註:登入深網的必備鑰匙)當一切準備就緒,朋友教會我如何登入之後,他再三叮嚀:「千萬不要取消審查模式,才不會逛到不該逛的地方。」 \n然而兩個禮拜之後,我在深網裡面認識了不少人,也買了些大麻,以為自己對深網夠了解了,便忘記朋友的叮嚀,把審查模式取消。一開始也沒發現什麼,畢竟深網很大,跑網站的速度很慢,也常逛到一些壞掉的網站。直到有天,我找到一個叫作「All the gore」的地方,它就像是一個大型的聊天室,包含各種不同主題,絕大多數都是血腥的主題。 \n我沒有多想,就在裡面逛了起來,但沒想到,這個網站的變態程度,遠遠超乎我的想像,那些聊天室的主持人,基本上都是「殺人犯」,他們會在頻道裡鉅細靡遺地「分享」那些虐殺過程。其中有個帳號名為Culture045的男人,他在聊天室裡吹噓自己如何綁架一個女孩,並且殘忍地殺害她的父母。起初我以為那是假的,但他開始PO出一些照片,畫面中一個8、9歲大的女孩被綁在椅子上,遭人強暴、毆打,最後,加害者還拿出一把電鑽,鑽向她的頭顱。 \n最令我不寒而慄的是,那個男人在虐待女孩時還看著鏡頭,露出一臉滿足的神情。我無法再看下去了,忍不住在對話框打上這串文字:「你們這些人根本有病,怎麼不去死一死?看到這些晚上還睡得著嗎?」我的發言,只引來眾人訕笑: \n「可憐唷!你跟照片上那個小女孩一樣無助又幼稚。」 \n「小屁孩,毛長齊了再來學人家上網好嗎?」 \n「唉唷,小孬孬很有同情心嘛!」 \n連聊天室的主持人,Culture045也回復了: \n「兄弟你住哪裡?我相信這裡每個人都希望你出現在照片裡。」 \n我不服氣地回他了,也許,這是我這輩子犯下最大的錯: \n「我現在就報警,馬上讓這個網站倒掉!」 \n就在我打完這句話不到一分鐘,筆電螢幕就黑掉了,同時一個綠色對話框跳出來,上頭署名是「Admin 1」(管理員1號),他說:「報警吧,你會後悔的。」我沒有理會他的挑釁,徑自拿起手機準備報警。只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至今仍讓我噩夢連連。手機螢幕上跳出一則新訊息,上頭寫著「報警吧,你死定了。」訊息沒有發件者,甚至連顯示「未知號碼」也沒有,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n這時我駭然望向筆電,才發現視訊鏡頭的燈是亮的。我急忙用手遮住它 ,但已經來不及了。螢幕上出現一個人錯愕地看著手機,那個人就是我,我嚇得目瞪口呆,看著對話框再次傳來管理員的信息:「立刻把手機放下!還有,手移開視訊鏡頭。」我把手機放下,但不敢移開遮住鏡頭的手,然後螢幕開始列出我的姓名、年齡以及家裡地址。 \n管理員又說了:「假如你和你的大學同學突然失踪,那真是太遺憾了,不是嗎?」看見這些文字,我再也不敢抵抗了,只能乖乖移開手,並照著他的指示,一步步修改設定,讓自己從此以後再也無法登入「All the gore」。設定完畢之後,手機又收到一封信息,上面寫著:「永遠不要回來。」儘管如此,我還是用朋友的手機報警,然而警方無論如何也找不到那個網站。 \n後來我搬了家,也換掉了手機號碼,但偶爾還是會想起那一晚坐在電腦前,像是被人拿槍指著頭一般,輸入電腦指令的惡夢,奉勸各位,如果沒有做好足夠的防護,千萬別在深網裡盲目瞎逛。否則,很可能會碰上和我相同的遭遇。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