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貝德的搜尋結果,共771

  • 轉投資傳喜訊 晟德大進補

     晟德(4123)轉投資澳優乳業(HKG:1717)31日發布,2020 年上半年盈利預告,預計上半年營收達人民幣37.8億至38.7億元,年成長 20.1%至23.0%,歸屬母公司稅後淨利達人民幣4億至4.2億元,年成長53.6%至61.3%。

  • 澳優發佈上半年盈利預告 晟德大進補

    晟德(4123)轉投資澳優乳業(HKG:1717)31日發佈,2020 年上半年盈利預告,預計 1-6 月營收達人民幣 37.8億元至 38.7億元,年成長 20.1%至 23.0%;歸屬母公司稅後淨利達人民幣 4億元至 4.2億元,年成長 53.6%至 61.3%。 \n若不計因衍生性金融工具公允價值變動產生虧損,本業稅後淨利為人民幣 5.66 億至 5.86 億元,年成長達 30.1%至 34.7%。 \n晟德表示,這是澳優連續第十六度發佈盈利喜訊,顯示自有品牌配方奶粉知名度與市場接受度持續拉升。 \n營運表現亮麗的澳優,為加速在大健康領域的佈局,且因應後疫情時代民眾對營養保健品的強烈需求,近日也正式推出重磅益生菌新品「愛益森」,進軍千億人民幣益生菌市場。 \n「愛益森」為錦旗生物集團(原豐華生技)研發、生產,未來將由澳優乳業旗艦羊奶粉品牌佳貝艾特的團隊掌舵銷售。 \n晟德表示,佳貝艾特已連續 6 年穩居中國進口嬰幼兒配方羊奶粉榜首,透過其完善而精準的銷售服務網絡,可望將「愛益森」打造為澳優乳業下一個明星產品。 \n

  • NBA》詹皇致勝補籃 湖人復賽險退快艇

    NBA》詹皇致勝補籃 湖人復賽險退快艇

    這場復賽後的「洛城內戰」,決勝關鍵仍在「小皇帝」詹姆斯身上!靠著詹皇最後12.8秒的補籃命中,以及最後關頭成功防守,湖人驚險以103比101氣走快艇,拿下復賽後的首勝,兩隊賽前演奏國歌時,也都一起並肩單膝下跪支持平權。 \n \n沒戴護目鏡上場的安東尼戴維斯,首節就火力全開,個人拿下14分,也讓詹姆斯甘心變成助攻角色,反觀本來就損兵折將的快艇,里歐納德很快陷入犯規危機下場休息,湖人順勢擴大領先到13分,打完首節,湖人35比23領先快艇。 \n \n詹姆斯直到次節,才靠切入爆扣開張,可是里歐納德突破犯規危機,次節展現全能身手,幫助快艇逐漸追上,上半場結束,快艇追到52比54,里歐納德上半場就摘19分,安東尼戴維斯也拿20分相抗,沒想到第3節場上局面完全改觀。 \n \n因為下半場一開打,湖人攻守節奏大亂,除了頻頻出手打鐵與失誤,更守不住對方三分外線,靠著喬治連進3顆三分球,快艇打出誇張14比1,反而超前11分,暫停過後,湖人才靠詹姆斯三分球止血,更幫湖人重新追上,比賽又陷膠著。 \n \n湖人末節一開始找回三分手感,打出15比3攻勢重新大幅超前,可是快艇再次追上,更靠最後28.4秒喬治的三分球追平,沒想到詹姆斯最後12.8秒馬上補籃命中,暫停過後,詹皇先後守死里歐納德與喬治,比賽就在喬治三分不進落幕。 \n \n安東尼戴維斯貢獻全場最高34分,外加8籃板、4助攻,詹姆斯也有16分、11籃板及7助攻,庫茲馬16分,威特斯11分;快艇則以喬治30分最高,李歐納德也有28分,貝弗利12分,不過少了路威廉斯、哈瑞爾兩大板凳暴徒還是有差。 \n

  • 美國軍營面臨改名 白宮無意間提出新命名標準

    美國軍營面臨改名 白宮無意間提出新命名標準

    在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發生後,全美國進入了一股巨大的「反種族主義」聲浪,受到此風氣影響,美軍的一些南北戰爭-南軍的紀念人物也被檢討,12座以南軍將領為名的基地都被提出改名。 \n白宮對此不太認同,川普認為許多基地都很有光榮歷史,人們不一定知道基地名字來源哪個人,卻會記得許多壯烈的二戰英雄出自那些軍事基地。有一種看法認為,那麼就以二戰英雄的名字來當作新的基地名字不是更好? \n從6月中旬,美國陸軍就已經配合現在的反種族主義風氣,所有南方邦聯旗不得再使用。這一件事沒有太多阻力,但是又有聲音提出,許多美軍基地是以南部邦聯的著名軍官命名的,比如阿拉巴馬州的拉克堡(Fort Rucker),是以艾德蒙‧拉克(Edmund Rucker)為名;北卡羅來納州的布拉格堡(Fort Bragg),是以布雷克頓‧布拉格(Braxton Bragg)為名;喬治亞州班寧堡(Fort Benning),以亨利‧班寧(Henry Benning)為名。上述的這些南軍人物,都被視為種族主義的支持者,甚至是錯誤政策的幫兇,應該也要改名。提出的理由也很難反駁:非裔美國士兵到南軍將領命名的基地受訓,讓他們很難相信自己是為族群平等而戰鬥。 \n美國總統川普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軍營的名氣,早就超過南軍將領本身」,這些軍營所培養的美國大兵們,在一戰、二戰都表現出超凡的鬥志與高尚情操,這些都是軍營的光榮歷史,若是改名,這些歷史就中斷了,川普認稱,這些基地是 「美國偉大遺產的一部分 」,他會動用總統的權力,否決改名的法案。 \n白宮新聞秘書凱莉‧麥肯尼(Kayleigh McEnany)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許多在海外喪生的士兵,他們來自於這些基地,改名相當不合適。」 \n麥肯尼補充說:「這些基地的名氣超過了那些南軍將軍,這些基地是以其中的英雄而聞名的。其中的英雄包括各個族裔,有黑人、白人、西班牙裔等等。」 \n然而,麥肯尼提到的各族裔的英雄是偉大的美國人,這些英雄似乎可以當作新的基地名。 \n一場民主與共和兩黨的議員,正在發起一項「以美軍榮譽勳章獲得者的名字,來命名基地」的議案,這些議員正在推崇綠扁帽成員羅伊‧貝納維德斯(Roy Benavidez)來命名基地,他是墨西哥農民的後裔,出生卑微,1952年入伍擔任國民警衛隊,1955年轉為美國陸軍,之後參與越戰,表現出驚人的戰鬥意志與袍澤之情。 \n1968年,貝納維德斯自願執行一項營救12名士兵的任務,遭到北越守軍的強烈阻止,史稱「6小時地獄之戰」,他遭受了20多發槍擊、刺刀和彈片傷。他強忍著傷勢回到基地時,被軍醫宣告傷重死亡,但是他僅是昏迷,當他被放入裝屍袋中時,已經甦醒,他努力以吐痰示意醫生,自己仍然活著,隨後軍醫趕緊為他輸血。 \n13年後,貝納維德斯因「無所畏懼、頑強的奉獻精神,以及面對壓倒性敵人,仍然極端勇敢」,被授予榮譽勳章,是少數得到榮譽勳章的存活軍人。 \n參議員呼籲,以貝納維德斯的名字,來重新命名德州的胡德堡,這座基地是紀念南方邦聯將軍約翰·胡德(John Bell Hood )。倡導者們也列舉其他的婦女和黑人等退伍軍人的名字,作為新的美軍基地名字。 \n \n

  • MLB》道奇「雙貝」合體 痛打巨人奪首勝

    MLB》道奇「雙貝」合體 痛打巨人奪首勝

    大聯盟例行賽首日由國西霸主道奇對戰巨人,雖然王牌左投柯蕭(Clayton Kershaw)背傷缺席,道奇投手群仍有效封鎖巨人打線,加上「3億男」貝茲(Mookie Betts)立功,道奇單局打5分,終場8-1痛宰巨人。 \n \n兩隊前7局打成1比1,前美聯MVP貝茲擔任道奇第二棒,國聯MVP貝林傑(Cody Bellinger)打第三棒。貝茲前幾次打擊槓龜,7局下1人出局他敲安上壘,貝林傑再敲一支二壘打,「雙貝」帶起道奇攻勢。 \n \n紅鬍子騰納(Justin Turner)靠著野手選擇幸運上壘,巨人抗議失敗,貝茲滑回本壘得分。之後一陣混戰加上巨人奉送的3次保送,道奇一口氣打了5分,該局打線打了一整輪,最後打回到貝茲才結束。E.赫南德茲(Enrique Hernandez)第8局又追加兩分炮,居然單場5打點。 \n \n雙方先發投手梅伊(Dustin May)、奎托(Johnny Cueto)都只失1分,巨人毀在牛棚失火。道奇主場大約有4500位「紙板觀眾」,配上預錄的音效,畫面還不至於太難看。有趣的是外野手貝茲接了界外球還習慣性把球「送」給外野觀眾席,即使場邊一個人也沒有。 \n

  • 血腥案發地遭拍賣 背後暗藏連環殺手家族黑店史

    血腥案發地遭拍賣 背後暗藏連環殺手家族黑店史

    \n一塊曾發生連環殺人事件的土地,你敢買嗎?在今年2月的時候,一間位於美國堪薩斯州的房地產公司,對外舉辦公開的土地拍賣,其中一塊土地引起許多網友的討論,這塊土地上在100多年前營運一間名為「本德旅店」(Bender Inn),在這旅店曾發生過恐怖連環殺人事件,住進去的旅客幾乎都沒有好下場,兇手被美國判定為最早的連環殺手家族。 \n根據美國媒體《CNN》報導指出,位於美國堪薩斯州的拉貝特郡(Labette County)的本德旅店,是由來自德國的本德(Bender)家族所經營,但住進去的旅客無一生還。在1872年,曾有一名男子喬治(George Longcor)帶著女兒搬到艾奧瓦州,卻在中途失蹤。1873年,喬治的鄰居威廉(William York)沿著搬家路線,試圖尋找喬治,想不到也失蹤了。而在威廉也失蹤後,他兩個弟弟就展開了調查。 \n威廉的弟弟,一位是軍隊上校,另一位則是堪薩斯州議員。他們曾在調查過程中詢問本德旅店的老闆,老闆向他們表示的確見過威廉,但有可能遇到印地安人。但在幾天後,傳出一名婦女在本德旅店遭到攻擊,逃跑的婦人到鎮上找人協助,但這本德一家人卻早已失蹤。 \n當地警方獲報後,就開始搜索本德旅店,警察在本德旅店內找到約兩公尺深的地窖,裡面有大量血跡、兇器。也在旅店附近挖出11具被分屍的遺體,其中包含威廉。警方推測兇手鎖定目標要行兇時,會趁旅客不注意時,用鐵鎚敲頭導致被害人昏迷,本德一家人就開始搜刮財物,之後便用刀劃破他們的喉嚨,最後將被害者分屍後埋在果園。 \n \n案件傳開後,這家族被稱為「血腥本德家族(Bloody Benders)」,根據警方調查,在1871年5月至1872年12月之間,至少超過12位受害者,但至今本德一家仍然下落不明。在當時,曾有媒體報導一名疑似本德家族的朋友布羅克曼(Brockman),遭吊在旅店的梁柱上,直到快昏迷時,被居民放下來審問,然後再次吊上去,就這樣循環大約3次後,布羅克曼就被釋放。之後在布羅克曼家中發現一本德文筆記,裡面寫著「約翰本德(Johannah Bender),1848年7月30日出生,約翰吉布哈特(John Gebhardt)於7月1日來到美國」、「大屠殺日,8月8日,惡魔的事蹟」,詭異內容令人摸不著頭緒。 \n而如今該旅店早已被拆除,在該片土地上豎立了一塊牌子,上面記載有「血腥本德家族」的紀錄,在上面寫著「儘管傳聞很多,但殺人兇手本德一家最終命運尚無法得知,有人說他們逃跑了,有人說他們被報復行刑處死了,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結局,至今仍是西方未解謎團之一。」 \n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每股60元 學習王23日登興櫃

     補教業者學習王(6780)擬於23日以每股60元參考價登錄興櫃,今年因疫情關係上半年營運表現不如預期,但危機也是轉機,董事長郭英標認為,6~8月將迎來報復性反彈,全年與去年持平沒問題,2021年更將重回成長正軌。 \n 學習王主要從事幼兒及K12(國小、國中及高中)教育相關數位產品及服務,尤其國中生比重更達六成以上,過去公司聚焦在客戶端(2C),占整體營運比重達98%,市場滲透率約3%,但公司近年營運發展上開始朝向線下線上融合式教育(OMO)市場發展,往補習班(2B)進行布局,目前已與國內最大補習班業者合作。 \n 學習王董事長郭英標曾是上櫃補教業者三貝德的執行長,也是高雄儒林補習班創辦人,業界經歷豐富,郭英標指出,K12數位學習年產值高達292億元,學習王去年營業額則為4.7億元,顯見在市場上仍有極大的發展空間,今年疫情關係雖影響上半年營運,卻也意外提升家長對於遠距及數位教學的認同度,對未來抱持審慎樂觀的態度。 \n 台股補教概念股逐步成一趨勢,包括三貝德、智基、卓越及大地-KY獲利均不俗,不同三貝德、亞洲教育等競爭對手的實體團班課程,學習王完全朝數位教學內容及系統服務提供業者發展,因此在財務優勢上幾乎沒有固定資產,教師課程內容全數買斷,因此在費用提列逐步攤提完成後,近兩年營收與獲利皆出現顯著成長。 \n 學習王去年全年營收達4.74億元,毛利率達89.27%,稅後獲利為3,014.5萬元,年增1.49倍,每股盈餘3.25元,同時配發0.3元現金股利以及1.5元股票股利,去年底完成增資後,目前實收資本額為1.19億元。 \n 展望後市,學習王6月營收始見報復性反彈,月增1.04倍後,7、8月將可望維持高檔表現,郭英標也表示,公司不排除往東南亞及大陸發展,最快2021年就將正式進軍,預計以精緻的兒童美語課程做為初步的敲門磚。

  • 社會10點檔》美最血腥土地拍賣 背後暗藏「史上第1起家族連環殺人案」

    社會10點檔》美最血腥土地拍賣 背後暗藏「史上第1起家族連環殺人案」

    今年年初,一間位於美國堪薩斯州的房地產公司,針對幾塊土地進行拍賣,其中一筆買賣引起注意,因為該土地在100多年前,發生過恐怖連環殺人案,兇手被認定為美國最早的連環殺手家族之一,1870年這間「本德旅店(Bender Inn)」,進去住宿的旅客們,都沒有好下場。 \n本德旅店位於美國堪薩斯州的拉貝特郡(Labette County),由來自德國的本德(Bender)家族經營,本德一家四口提供旅客食物、休息的地方,但這些旅客進去後就沒再出來過。1872年一名男子喬治(George Longcor),帶著女兒搬到艾奧瓦州,卻在中途失蹤,1873年喬治的鄰居醫生威廉(William York)沿著搬家路線,試圖尋找喬治,想不到他也失蹤了!威廉失蹤後,兩名弟弟非常擔心,因此展開調查。 \n威廉兩名弟弟大有來頭,一名是軍隊上校、另一名則是堪薩斯州議員,調查過程中,曾詢問到本德旅店的老闆,他向弟弟們表示的確有看過威廉,但有可能遇到印地安人,幾天後當地傳出一名婦女在本德旅店遭到攻擊,成功逃跑的婦人,回到鎮上找人協助,但這一家人早就人去樓空。 \n警方開始搜索本德旅店,找到大約兩公尺深的地窖,裡面有大量血跡,還留有兇器,也在旅店附近果園挖出11具被分屍的遺體,其中包含醫生威廉。警方推測這一家人行兇方式,他們鎖定目標後,將旅客安排坐在背對窗簾的位置,接著趁旅客不注意時,用鐵鎚敲頭,這時被害人僅昏迷,本德一家人搜刮財物後,用刀劃破他們的喉嚨,最後分屍埋在果園。 \n連環謀殺案迅速傳開,這一家人被稱為「血腥本德家族(Bloody Benders)」,1871年5月至1872年12月之間,殺害至少超過12人,且本德一家至今下落不明,當時曾有媒體報導,一名疑似本德家族的朋友布羅克曼(Brockman),遭吊在旅店的梁柱上,直到快昏迷時,被居民放下來審問,然後再次吊上去,就這樣循環大約3次後,布羅克曼被釋放回家,之後在布羅克曼家中發現一本德文筆記,裡面寫著「約翰本德(Johannah Bender),1848年7月30日出生,約翰吉布哈特(John Gebhardt)於7月1日來到美國」、「大屠殺日,8月8日,惡魔的事蹟」,詭異內容令人摸不著頭緒。 \n現今本德旅店已經被拆除,該片土地上豎立一塊牌子,述說了「血腥本德家族」的歷史,上面寫道「儘管故事很多,但殺人的本德一家人最終命運尚不確定,有人說他們逃脫了、有人說他們被報復行刑處死了,沒人知道他們的結局,至今仍然是西方未解謎團之一」。 \n

  • 《未上市個股》學習王23日登興櫃 董座料明年營運回升

    又有一家補教業者將進入資本市場,學習王(6780)將在7月23日登錄興櫃,券商認購價格60元,今天舉行興櫃前法說會。公司今年銷售略受到疫情影響,6月營收已經快速恢復,董事長郭英標看好2021年重回成長軌道。 \n 學習王產品與三貝德(8489)相似,主要從事於幼兒及K12(國小、國中及高中)教育相關數位產品及服務,目前主要產品包括智能學習書筆系統、好師到雲端學苑、Danny Kids互動式兒少美語及學涯顧問服務四大主軸,數位學習占公司整體營收達到98%。 \n 2019年營收4.74億元,毛利率89.27%,稅後淨利0.3億元,每股盈餘3.25元。今年前5月營收1.48億元,毛利率91.46%,稅後淨利0.03億元,每股盈餘0.26元。 \n \n 郭英標指出,數位學習替代率(K12數位學習年產值/K12補教市場年產值)逐年提高,2019年替代率14.2%,2020年提高到24%,2025年上看45.2%。2019年K12數位學習年產值292億元,學習王營收4.7億元,市場滲透率僅2%;2020年學習王國、高中生客戶約5000名,而今年全內國、高中生市場滲透率只提高到3%,還有極大的成長空間。 \n 至於今年疫情有無影響,郭英標認為,第1季停課不停學,但銷售必須碰面拜訪,使得銷售略受到影響,但6月營收已經衝上來,單月營收約0.6億元,7月後持續看好,加上下半年Danny Kids的投入及OMO線上線下融合式教育都可見到成果,對未來審慎樂觀,2021年樂觀看待成長。至於108年課綱內容只是內容修正,內容拍攝不是最大支出,最大支出還是平台,但平台費用前期都已經投入,之後只會往豐收的路。 \n 學習王目前在香港、越南、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緬甸、印尼等都有搭配的合作夥伴,未來會持續拓展市場並發展相對應的教學產品。大陸市場主要兩岸課綱內容差異很大,因此走美語教育方向,尤其台灣兒童美語相當精緻,未來透過Danny Kids前進大陸。 \n \n

  • 貝萊德:美股風險正在上升 建議投資歐洲股市

    貝萊德:美股風險正在上升 建議投資歐洲股市

    資產管理巨頭貝萊德表示,隨著全球經濟重啟的步伐加快,歐洲比包括美國和新興市場在內的其他地區「更有優勢」。 \n \n本周將有眾多美國企業公佈財報,特斯拉、微軟和聯合航空等公司都將在本周發佈財報,而有關新冠病毒疫苗的競爭再次成為焦點,牛津大學和阿斯利康的疫苗試驗結果將於當天晚些時候公佈。但不管疫苗的更新情況如何,距離有效疫苗面向大眾接種都還有一段路要走。世界各地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仍在繼續上升,這讓投資者不得不關注全球經濟復甦的前景。 \n \n資產管理巨頭貝萊德)表示,隨著全球經濟重啟的步伐加快,歐洲比包括美國和新興市場在內的其他地區「更有優勢」。 \n \n貝萊德投資研究所(BlackRock Investment Institute)對美國股市保持「中性」立場,理由是其面臨著「財政刺激措施消退和大選不確定性的風險」,同時對歐洲股市持「增持」立場。該研究所在一份報告中表示,對於不同程度上的全球經濟重新開放,歐洲股市提供了「最具吸引力的地區性敞口」。報告稱,增長回升通常都會讓新興市場從中受益,但在這一次,歐洲強大的醫療基礎設施和政策反應使其處於更加有利的地位。 \n \n歐洲一度曾是新冠病毒爆發的中心地區,但現在該地區的新增病例與4月份的高峰相比正在逐漸減少,而拉丁美洲的感染人數則有所上升。 \n \n貝萊德投資研究所的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邁克·派爾(Mike Pyle)表示:「歐洲的衛生能力和遏制措施為該地區的復甦做好了準備,而且歐洲公司也高度關注全球貿易狀況的改善和大陸經濟的復甦。」 \n \n派爾補充說:「重要的是,歐洲國家為緩衝病毒衝擊而採取的貨幣和財政支持措施比新興市場國家和日本更加強大,而且有空間和興趣來推出額外的刺激措施。」 \n \n他還說道,以技術為重點的亞洲國家正在顯示出貿易回升的早期跡象,因此也可能從中受益。

  • 貝萊德CEO:戴口罩助美國經濟快速復甦

    美國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擴散,貝萊德(BlackRock)執行長芬克(Larry Fink)上周五說,戴口罩能協助美國經濟快速復甦,這跟達拉斯聯準銀行總裁卡普蘭(Robert Kaplan)上周二認為,戴口罩是美國人振興經濟最重要做法的意見互相呼應。 \n美國許多地區逐步解除封閉措施後,因為新增確診人數飆升而令部份地區暫停重新開放計劃。 \n對於疫情持續蔓延給美國經濟造成影響,芬克認為若所有美國人都戴口罩,美國就能更快速地解除疫情危機。 \n他擔心確診與死亡人數持續攀升,美國就必須再次採取封閉措施,這對中小型企業來說將是「艱困時期」。 \n卡普蘭也有同樣憂慮。他擔心外界預期的經濟回升會「有點熄火」。儘管財政與貨幣等政策在重振經濟上扮演重要角色,但在疫情持續擴散之下,這些政策措施反而不如全民戴口罩和遵守防疫指引等重要。 \n高盛最近研究發現,規定全民戴口罩能降低新增確診人數增長率,防止美國因再次採取封閉措施而讓國內生產毛額(GDP)損失5個百分點,這相當於讓美國避免1兆美元的經濟損失。 \n美國包括芬克跟卡普蘭等愈來愈多公共衛生專家、政治人物和商界領袖,一再敦促民眾戴口罩來防疫。 \n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主任芮斐德(Robert Redfield)上周四提出若全民戴口罩,疫情的爆發就可望在四周到八周內「受到控制」。 \n儘管有證據顯示戴口罩能降低疫情擴散速度,但戴口罩問題在美國卻依舊被政治化。芮斐德認為戴口罩是公共衛生議題而不是政治議題,所有人都有戴口罩來防疫的責任。 \n世界衛生組織(WHO)警告繼續讓疫情問題政治化,不遵守保持社交距離和不戴口罩等只會讓疫情持續下去。

  • 地表正港最強女英雄! 納粹暗殺、飛機失事、新冠肺炎都殺不死她

    地表正港最強女英雄! 納粹暗殺、飛機失事、新冠肺炎都殺不死她

    \n二戰時期的女英雄面臨納粹暗殺、飛機失事、乳腺癌等生命危機時都安然度過,如今更是擊敗新冠肺炎!據《每日郵報》報導,9歲的二戰猶太女英雄安德魯(Joy Andrew),5月在英格蘭約克郡的養老院確診,2星期後被轉送到臨終關懷機構,然而,她卻在事後逐漸恢復活力,狠狠地打敗了病毒。 \n \n \n根據報導,安德魯在二戰期間加入英國輔助女子空軍軍團,同時在英國皇家空軍轟炸機司令部服役,不過在二戰結束後卻遭到暗殺,所幸她順利逃過一劫,經證實暗殺行動是納粹份子所為。 \n安德魯在二戰後成了曾是英國的國航,海外航空(BOAC)的第一批空姐,沒想到她所服務的班機竟重摔降在沙漠中,但是幸運的安德魯靠著貝都因人的援救活了下來, \n幸運之神似乎對安德魯相當眷戀,包括她曾罹患乳腺癌,但她也成功戰勝病魔,如今年紀已老的安德魯,甚至打敗了新冠肺炎,雖然患有老年失智症的安德魯無法意識到自己「力抗病毒」,但她的家屬相當開心,並期待在11月22日慶祝她的百歲壽辰。 \n更多 CTWANT 報導 \n \n

  • 富櫃指數新成分股 吸睛

     上周櫃買市場擴量震盪攻堅,10日櫃買指數拉回收低171.90點,周K線仍連四紅;櫃買富櫃50及富櫃200兩大指數公布季度調整結果,自7月20日生效。 \n 富櫃50指數增晟德(4123)、瑞基(4171)、網家(8044)等3檔成分股,富櫃200指數增金麗科(3228)、熱映(3373)等11檔成分股,其中生技醫療業相關有7檔,持續受市場關注。 \n 櫃買市場近期在生技醫療相關個股帶量交投,上周有7、9、10日等三天的單日成交值突破千億元,周量擴增到4,896億餘元,日均量為979億元,較前一周的周量3,384億餘元及日均量676億元,明顯擴增。 \n 櫃買指數上周9日盤中創177.29點波段新高,儘管10日生技股王合一拉回跌停、多檔生技股及電子股大幅走弱,影響櫃買指數回落收171.90點,單日下跌達2.30%,但周線仍上揚3.24%,周K線連四紅。 \n 三大法人10日上櫃股票淨賣超金額3.31億餘元,其中外資買超7.14億餘元,投信及自營商則各賣超0.92億餘元、9.53億餘元。周三大法人仍有淨買超29.05億餘元,外資及投信周買超各為29.69億餘元、2.21億餘元,自營商周賣超2.85億餘元。 \n 櫃買中心近期公布兩大指數7月季度調整結果,其中富櫃50指數成分股納入:晟德、瑞基及網家等三檔;刪除:鼎翰(3611)、良維(6290)及森鉅(8942)等三檔,將自7月20日生效。 \n 富櫃200指數成分股納入:金麗科、熱映、永昕(4726)、桂盟(5306)、系統電(5309)、中菲(5403)、智冠(5478)、藥華藥(6446)、生華科(6492)、順藥(6535)及瑞穎(8083)等11檔;刪除:鈺緯(4153)、榮剛(5009)、立凱-KY(5227)、德昌(5511)、萬泰科(6190)、雷科(6207)、來思達(8066)、大國鋼(8415)及三貝德(8489)等九檔,也是自7月20日生效。 \n 該14檔新納入成分股中,晟德、永昕、藥華藥、生華科、順藥等為生技醫療股,而農業科技業的瑞基主要生產檢驗試劑,以及其他電子業的熱映則主要生產紅外線溫度量測儀、耳溫槍、額溫槍等產品,也是相關生技概念股,合計共達七檔之多。其中永昕10日強勢攻堅漲停,晟德帶量大漲6.60%,藥華藥及順藥也逆勢上揚。

  • 撞沉鐵達尼號的冰山 檔案照片正在拍賣

    撞沉鐵達尼號的冰山 檔案照片正在拍賣

    一張拍攝在鐵達尼號沉沒不久前的冰山照片,在拍賣會上展出,被認為是撞沉鐵達尼號的原兇。雖然聽起來頗不可思議,但是確實有些證據支持這個說法。 \n大眾機械報導,一張泛黃的冰山照片上寫著「1913年4月12日下午4點12分,發現北大西洋冰山-艾托尼亞號(SS.Etonian)船長伍德(W. Wood)攝於北緯41度50分、西經49度50分(41°50N 49°50W )」。 \n這張照片的來歷已不清楚,但是拍賣單位發現,這個時間點正是鐵達尼號沉沒日(1913年4月14日)的兩天前,可能這座冰山就是鐵達尼號遭遇到的。 \n雖然這只是個猜測,卻相當有可能。首先,伍德船長有清楚的座標與時間,幾乎符合鐵達尼號的航線。此外,伍德將照片連同一封信寄給了一名叫比利·塔克(Billy Tucker)的朋友,這封信也是拍賣品。信中是這麼寫的: \n我寄給你的這張照片,可能就是鐵達尼號遇到的冰山。我的船比鐵達尼號早40小時之前遇到它。現在的航線中,冰山相當多,我拍了一張。」 \n另一個證據是一幅草圖,根據拍賣師安德魯·阿德里奇(Andrew Aldridge)的說法,伍德船長的照片,與鐵達尼瞭望員畫的草圖相當接近,有一個巨大的山凹。 \n這並不是第一次拍賣撞沉鐵達尼號冰山照片。在2015年,來自普林斯-阿爾達貝特號(SS Prinz Adalbert)郵輪的船務長萊諾尼瓦德(M. Linoenewald)也拍攝了一張冰山照片,並表示「泰坦尼克號沉沒後的第二天所攝,阿爾達貝特號 越過照片所示的冰山,當時我還不知道鐵達尼號的災難,但我注意到冰山一側有紅色塗料,似乎是船舶曾經刮損。」 \n因此,當年那張照片被認為擊沉鐵達尼的元兇。但是萊諾尼瓦德的照片仍未經驗證。 \n鐵達尼號被冰山撞沉是悲劇,不過皇家氣象學會(RMetS)發表的論文指出,1912年的冰山儘管相當多,但是不是最多的年份。RMetS的論文表示,「1912年是重要的冰年,但不是極端的一年」。換言之,船支應變失當可能更是直接的災難原因。 \n伍德船長的冰山照片,以及信件估計拍賣價在1萬~1.5萬美元之間。

  • 美股漲太猛 好日子快沒了?專家揭下半年2風險

    美股漲太猛 好日子快沒了?專家揭下半年2風險

    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商貝萊德(BlackRock)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Mike Pyle表示,在股市強勁上漲後,對於今年下半年的美股看法更加謹慎,因財政措施減弱和美國大選將帶來潛在風險。 \n綜合媒體報導,貝萊德在下半年展望中表示,對股市仍維持中性評級,對歐股看法則是加碼,新興市場為減碼,美股則是中性或是更謹慎。 \nMike Pyle指出,美國可能會過早縮減對於新冠肺炎疫情的應對措施,將存在巨大風險,對於美股看法並不負面,只是謹慎,預期美股今年上半年漲幅優於全球後,下半年恐落後全球股市。 \n他認為財政措施和美國總統大選將成為下半年美股的兩大風險,無論是誰當選美國總統,美國與中國大陸的緊張關係都可能會繼續下去。 \n貝萊德也向客戶表示,準備加碼歐洲資產,因為歐洲抑制疫情擴散成效相對出色,並且加速做出政策回應。 \n

  • 籃網錢德勒 加入拒復賽聯盟

    籃網錢德勒 加入拒復賽聯盟

     NBA又有球員宣布不參加復賽了!籃網前鋒威爾森錢德勒昨透過《ESPN》記者瑪莉卡宣布,將以顧及家人健康因素為由,拒絕前往奧蘭多參加7月31日開打的NBA復賽,也算支持隊友厄文所謂的球員應該考慮不打復賽說法。 \n 「儘管無法跟我的籃網隊友一起參加復賽很難受,我家人的健康與幸福,仍是我最先考量的因素,」成為第5位不打復賽球員的威爾森錢德勒表示,「謝謝籃網理解且支持我的決定,我會持續關注球隊接下來在奧蘭多的復賽表現。」 \n 只是少了威爾森錢德勒,對籃網戰力影響不大,他生涯待過尼克、金塊、快艇、七六人、籃網等隊,去年夏天才跟籃網簽下1年老將合約,卻因違反禁藥風波遭到聯盟禁賽25場,目前本季他替籃網打了35場,場均5.9分、4.1籃板。 \n 目前除了威爾森錢德勒,另有拓荒者前鋒阿里查、巫師前鋒貝坦斯、湖人後衛布雷德利與國王中鋒考利史坦宣告不想參加復賽,大部分理由都是考慮到家人的健康與安全,只有貝坦斯因為才剛傷癒,不想冒險出賽造成自己行情下滑。 \n 此外,6月中旬復賽的PGA高爾夫美巡賽已進行3站賽事,昨傳出南非選手弗里泰利新冠病毒檢測呈現陽性的壞消息,PGA已有4名球員、2名桿弟確診,所幸症狀都不嚴重,弗里泰利也宣布退出下一站賽事,自主隔離休養。 \n 儘管在嚴密防疫措施下出現確診,PGA官方仍不停賽,且將在7月16日開打的紀念高球賽開放8千名觀眾進場。球迷入場要戴口罩、量體溫及填寫健康聲明書,進球場後要不要戴口罩自行判斷,但到販賣區必須戴。

  • NBA》力挺厄文?錢德勒宣布不參加復賽

    NBA》力挺厄文?錢德勒宣布不參加復賽

    自從籃網明星後衛厄文公開呼籲NBA球員應該考慮不要參加復賽後,總算有他的籃網隊友跟著響應了!籃網前鋒威爾森錢德勒昨天透過《ESPN》記者瑪莉卡宣布,將以家庭因素為由拒絕參加本季復賽,也讓目前不打復賽的NBA球員累積到5人。 \n \n「儘管無法跟我的籃網隊友一起參加複賽很難受,我家人的健康與幸福,仍是我最先考量的因素,」威爾森錢德勒接受《ESPN》訪問表示,「謝謝籃網理解且支持我做出的決定,我會持續關注與支持,球隊接下來在奧蘭多的復賽表現。」 \n \n現年33歲的威爾森錢德勒,生涯效力過尼克、金塊、快艇、七六人及籃網等隊,去年夏天跟籃網簽下1年老將合約宣告加盟,沒想到隨即爆發使用禁藥風波,慘遭聯盟禁賽25場,本季他幫籃網出賽35場,平均每場拿下5.9分、4.1籃板。 \n \n目前宣告不願參加奧蘭多復賽的NBA球員,除了威爾森錢德勒以外,還有拓荒者前鋒阿里查、巫師前鋒貝坦斯、湖人後衛布雷德利、國王中鋒考利史坦等人,大部分拒絕參加的理由都因顧及家中小孩,接下來是否還有球員罷賽有待觀察! \n

  • 一個健談愛笑的中東大男孩

    一個健談愛笑的中東大男孩

     ISIS對這支部隊十分畏懼,因為在他們的世界流傳一種說法:被女人打死上不了天堂。而這支娘子軍打起仗來簡直「比男人還能打」,貝亞說。 \n 更難能可貴的是,這支幾百人的部隊,不僅能打,還能文能武。貝亞說:「不打仗的時候她們讀書,他們學很多東西,甚至還學習各國語言,她們不僅能打仗,還非常聰明。」 \n 貝亞的facebook裡有一張照片:一片碧藍的湖,一輛摩托車,停在湖邊。貝亞坐在摩托車上,頂著頂迷彩的鴨舌帽,戴著墨鏡,笑得很燦爛。 \n 「以前我最愛去這個湖邊玩,我和我的幾個朋友。這湖離我家很近,就十來分鐘。」 \n ──有女孩嗎?可以和女孩一起玩嗎? \n 「有。小時候我們都在一起玩,十幾歲之後慢慢不在一起了。不過我們庫爾德有些女孩的家庭並不介意。」 \n ──你會在瑞典找一個女朋友嗎? \n 「事實上……我有女朋友,但……我不知道我們現在還算不算在一起。」貝亞說得有些猶豫。 \n 「女朋友」是貝亞的高中學妹,小貝亞2歲。 \n 貝亞的愛情 \n 照片裡的女孩眼眉烏黑,有一頭爆炸齊腰卷髮,像一個超模。女孩穿一件黑色背心,和她一起自拍的另外兩個女孩,都穿著吊帶短裙,露出漂亮的肩膀——她們都是庫爾德穆斯林。女孩頸間的小墜子,閃閃發亮,貝亞說這是他送給她的。貝亞伸出手給我看他的手環,上面刻著一個名字「Giman」,貝亞說:「這是她的名字,她送給我的。」 \n 「最初我沒有很喜歡她,是她先喜歡我。她對我真的很好。」 \n ──這算早戀嗎?庫爾德女孩可以那麼早戀愛嗎? \n 「她家裡是很開明的那種。而且我們也很少見面,只是用手機發發消息而已。在她離開之前,我們一共也沒見過幾次面。」 \n 「女友」比貝亞先離開敘利亞,去了德國。現在他們偶爾視頻聯絡,偶爾談到將來。 \n 「她想我去德國,我想她來瑞典,也許……我不知道……」,貝亞聳了聳肩,搖了搖頭。 \n ──可以簡單描述瑞典政府為你提供的生活嗎? \n 「他們為我提供免費的教育,免費醫療,幫我安排手術,並為我提供住房,每月會額外給我一筆錢用於生活。」 \n ──那些錢夠用嗎? \n 「完全夠了。」 \n 在我問到是不是可以談談對瑞典政府的看法,貝亞說他不想談政治(指和目前生活有關的政治問題)。追問下,貝亞表達了簡單的態度:對於瑞典政府的收容政策,難民們的心情不能簡單地用「感恩」概括。事實上對於瑞典政府在中東戰場兜售武器,以及瑞典本國對人口增長的需要,難民們有更多更深層的理解和想法。但貝亞不願再多談。 \n 健談愛笑充滿能量 \n 想過將來嗎?想做什麼樣的工作? \n 「等讀完語言學校,我想繼續讀大學。」 \n ──想讀什麼專業? \n 「數學。我非常喜歡數學,而且我數學學的很好。」談到數學的時候,貝亞顯得很興奮。幾個小時的採訪,貝亞第一次顯得自信又輕鬆。當說到「數學」兩個字,貝亞的眼神發起光來,那些不屬於一個21歲男孩的沉重感,突然全都消失了。 \n 學校裡的貝亞是一個健談、愛笑、友善,課堂上他喜歡回應老師的大男孩。這也是最初我選擇貝亞作為採訪對象的原因。作為一個「神祕」的中東人,貝亞顯得開放,容易溝通。在想要採訪一個中東人的念頭冒出來的第一瞬間,我就想到了貝亞。 \n 當我第一次和他提出「能不能和我講講你的故事」時,他猶豫了幾秒鐘,然後答應了:「那可是個很長的故事。」 \n 但貝亞其實並不說英語,只能聽懂一些。我們採訪的最初,擔心是:我們該怎麼溝通呢?連我的英文也只是普通而已。但貝亞有驚人的學習和適應能力,到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時,我們依靠已知信息,和對彼此已有的瞭解和信任,加上他會的少量英文,谷歌翻譯,以及肢體語言、繪圖,等等所有我們可以利用的手段,四個小時的談話竟然很流暢。 \n 有天晚上凌晨三點,我想到一個問題,忍不住立刻就發了消息過去,貝亞秒回。問他怎麼還沒睡,他發了正在做作業的照片給我。在我們幾百條消息的溝通中,貝亞總是能很及時地回復。 \n 貝亞充滿能量,和每一個熬夜通宵感覺不到累的年輕人一樣。一個月前貝亞發消息告訴我:「告訴你個好消息,我升D班了。」D班是瑞典語學校的最後一班,上完D班瑞典語學校的初級學習就可以結束,貝亞就可以開始進入正式的語言考試學習,可以開始為上大學準備了。貝芽說他想瑞典語和英語的學習同步進行。 \n 貝亞看起來與所有21歲的年輕人一樣,開放、熱情、精力旺盛,對世界充滿好奇,也熬夜。 \n ──最後一個問題,也許會有些冒犯。 \n 「你可以問。」 \n 因為我知道我是誰 \n 瑞典甚至整個西方社會對於政府接收難民,有些抱怨的聲音。有人覺得難民的到來,使社會治安變差了。這樣的聲音會令你不舒服嗎? \n 「我不在乎。」 \n ──為什麼? \n 「因為我知道我是誰。」貝亞突然變得嚴肅,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遠處。 \n 在我們最後一次採訪的最後,我對貝亞說:「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我要回國了。希望我們未來還有機會再見面,說不定我們還有會在瑞典相見,哦,說不定還會是在中國呢?」 \n 「說不定,會在庫爾德斯坦呢?」貝亞的笑容裡有一絲狡黠。 \n 我們倆笑著在瑞典的街頭擁抱告別。 \n ──貝亞,你教我說一句庫爾德語吧。 \n 貝亞笑著說: \n 「德綢哇依」─你好嗎? \n 「巴適」─我很好。(《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四)

  • 遞給世界一張黑金版的名片

    遞給世界一張黑金版的名片

     貝亞和他的家人對外界十分警惕。在我們近2個月採訪進程中,貝亞數次和我確認:「文章發布之前,你一定會翻譯給我看對吧?」他也會一直追著發消息問我:「你寫得怎麼樣了?」 \n 在我將文章的英文版發送給貝亞之後,他和哥哥仔細地核對了其中的信息,並提出了想法。貝亞說:「我希望你明白,我們不想傳播仇恨。我們不恨任何民族,庫爾德人對所有的民族,都是一視同仁的,我們也只是想要被一視同仁地對待。」我向他提出是否可以在文章中使用他給我看過的那些照片,他說要回去和家人商量。兩天之後,他回答我:「他們不同意。」即便一再努力,提出可以虛化他們的面容,甚至是只使用一些無人物的生活照片,貝亞還是回復說「No」。 \n 生活照片不願曝光 \n 這件事一度讓我有些沮喪,我並不避諱告訴他我的困惑,為什麼沒有人物的照片也不能使用。貝亞說你可以在網上找到很多照片。 \n ──網上的照片並不是你的生活。能否讓大家看到你和你的家庭真實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n 「No」,貝亞回復。 \n 當我們面對面坐在一起時,貝亞可以很輕鬆地翻出他的照片,講起照片背後的故事。他給我看了他的家。那是一個有點像維族風格的院子,院子裡開著大朵大朵紫色的花,貝亞大哥的女兒,一個小小的人兒,站在花叢邊,穿著一條碎花裙子,伸著蓮藕般的胳膊,棕色的小卷毛鋪在頭上,烏黑的眼睛亮閃閃的,咧開還沒有牙齒的小嘴,傻傻地笑著。 \n 他還給我看了他父母,兩人摟著肩站在他家的小超市門口。母親包著頭巾,父親挺著肚子。還有他的哥哥姐姐們。貝亞家的孩子們,長得都很漂亮。 \n ──貝亞,你有沒有想過,假設政府能讓你們安居樂業,給你們同等的權利,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你們還想要獨立嗎? \n 「要。」 \n 貝亞說:「首先你的假設根本不會成立,那在敘利亞是不可能的。其次我們不想永遠生活在別人的國家。」 \n ──可是如果能安居樂業,那又有什麼問題呢,那也可以是你們的國家。 \n 「不,不是這樣。我們生活在他們的國家,就要被迫按照他們的方式去生活,可是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們本來就不一樣。」 \n 貝亞所說的「不一樣」,是指庫爾德人的歷史。 \n 庫爾德是中東地區最世俗化的民族,這個民族歷史上是在被阿拉伯人征服後,開始信奉伊斯蘭教。到現在仍有不少人選擇無宗教狀態,也有人迫於生存壓力選擇了加入。 \n 不想加入任何宗教 \n 在貝亞的家裡,媽媽是穆斯林,貝亞和他的父親則不是,其他家庭成員的宗教信仰,貝亞甚至並不清楚。 \n 「我們並不談論這事,那是每個人自己的事。」 \n 「宗教帶來太多的問題,戰爭大多都因宗教而起。我不想加入任何宗教。」貝亞說。 \n 即便已經成為了穆斯林的庫爾德人,以貝亞的母親為例,他們也並不完全按照穆斯林的傳統生活,比如並不每日禱告,飲食也沒有忌口。 \n 「我們不吃什麼只會因為不愛吃,或者買不到,沒有別的原因。」貝亞說。 \n 有些庫爾德人,對當地穆斯林的禮儀都搞不太清楚。貝亞拿出一張母親去參加婚禮的照片,母親頭戴著白色頭紗,而旁邊的兩位嬸嬸戴著黑紗。 \n 貝亞哈哈大笑起來:「婚禮要戴白頭紗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她倆竟然戴黑紗去參加婚禮。」 \n 庫爾德人與ISIS的水火不容,實際上也是因為他們站在了宗教天平的兩個極端。 \n ──可是貝亞,在當今世界想要在別人的國土上切下一塊來建國,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n 「可那是我們的土地。」 \n ──那裡是中東四國的土地。 \n 「那我們的土地在哪裡?我們從哪裡來的?我們從天上來的?我們是Jinns?」提到Jinns(精靈)這個詞,貝亞又笑了。 \n 在中東地區,流行著這樣一種群眾教育:不要和庫爾德人有任何瓜葛,因為他們是Jinns。 \n 沒有一定的宗教知識,恐怕很難理解Jinns這個詞,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在他們的世界裡,這不是一個好詞。在貝亞的耐心講解下,我也只能簡單將它理解為「惡魔」。但這個詞似乎同時也反映了,阿拉伯世界對庫爾德人又懼又恨的忌憚情緒──可能這就是貝亞發笑的原因。 \n ──可是貝亞,像你的父母,已經開始想到不要讓自己的孩子去打仗,去安全的地方,讀書,過好日子。未來也許越來越多的庫爾德人,他們也不想打仗了,大家都要過好日子,誰想一直打仗呢? \n 「不是這樣的。即便我們現在離開了庫爾德,我的父親也一直告訴我們,如果有一天我們有了能力,一定要為我們的民族做些什麼。」 \n 貝亞所說不假。如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庫爾德人,即便他們已經過上正常的生活,甚至拿到了不同國家的身分,他們仍然在不遺餘力地為家鄉奔走呼喊,他們在世界各地各國政府門前遊行示威,謀求國際社會的干預和支援。 \n ──可是建國不是靠你們在山裡打游擊,靠你們在全世界遊行就可以實現的,你要有錢、有現代化的軍備,你還要能夠獲得國際社會的認可。 \n 「我知道,但我覺得我們能做到。」 \n ──為什麼這麼自信? \n 「你知道在幾年前,世界根本不知道庫爾德。但是現在呢?全世界還有誰不知道庫爾德呢?我們只用了幾年的時間。」 \n 庫爾德人遞給世界的名片中,有一張黑金版的:庫爾德女兵。這支部隊使得庫爾德人在全世界聞名遐邇。 \n 這支全部由女性組成的武裝部隊,她們中有相當一部分是戰爭留下的孤兒、遺孀、單親媽媽。這支女性「敢死隊」在中東戰爭中,並不是扮演簡單的巡邏放哨的保衛角色,而是在雪山草地,在條件極端惡劣的山區和ISIS真刀真槍玩命地打。 \n (《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三)

  • 兩岸看世界》一個健談愛笑的中東大男孩

    兩岸看世界》一個健談愛笑的中東大男孩

    ISIS對這支部隊十分畏懼,因為在他們的世界流傳一種說法:被女人打死上不了天堂。而這支娘子軍打起仗來簡直「比男人還能打」,貝亞說。 \n更難能可貴的是,這支幾百人的部隊,不僅能打,還能文能武。貝亞說:「不打仗的時候她們讀書,他們學很多東西,甚至還學習各國語言,她們不僅能打仗,還非常聰明。」 \n貝亞的facebook裡有一張照片:一片碧藍的湖,一輛摩托車,停在湖邊。貝亞坐在摩托車上,頂著頂迷彩的鴨舌帽,戴著墨鏡,笑得很燦爛。 \n「以前我最愛去這個湖邊玩,我和我的幾個朋友。這湖離我家很近,就十來分鐘。」 \n──有女孩嗎?可以和女孩一起玩嗎? \n「有。小時候我們都在一起玩,十幾歲之後慢慢不在一起了。不過我們庫爾德有些女孩的家庭並不介意。」 \n──你會在瑞典找一個女朋友嗎? \n「事實上……我有女朋友,但……我不知道我們現在還算不算在一起。」貝亞說得有些猶豫。 \n「女朋友」是貝亞的高中學妹,小貝亞2歲。 \n \n貝亞的愛情 \n照片裡的女孩眼眉烏黑,有一頭爆炸齊腰卷髮,像一個超模。女孩穿一件黑色背心,和她一起自拍的另外兩個女孩,都穿著吊帶短裙,露出漂亮的肩膀——她們都是庫爾德穆斯林。女孩頸間的小墜子,閃閃發亮,貝亞說這是他送給她的。貝亞伸出手給我看他的手環,上面刻著一個名字「Giman」,貝亞說:「這是她的名字,她送給我的。」 \n「最初我沒有很喜歡她,是她先喜歡我。她對我真的很好。」 \n──這算早戀嗎?庫爾德女孩可以那麼早戀愛嗎? \n「她家裡是很開明的那種。而且我們也很少見面,只是用手機發發消息而已。在她離開之前,我們一共也沒見過幾次面。」 \n「女友」比貝亞先離開敘利亞,去了德國。現在他們偶爾視頻聯絡,偶爾談到將來。 \n「她想我去德國,我想她來瑞典,也許……我不知道……」,貝亞聳了聳肩,搖了搖頭。 \n──可以簡單描述瑞典政府為你提供的生活嗎? \n「他們為我提供免費的教育,免費醫療,幫我安排手術,並為我提供住房,每月會額外給我一筆錢用於生活。」 \n──那些錢夠用嗎? \n「完全夠了。」 \n在我問到是不是可以談談對瑞典政府的看法,貝亞說他不想談政治(指和目前生活有關的政治問題)。追問下,貝亞表達了簡單的態度:對於瑞典政府的收容政策,難民們的心情不能簡單地用「感恩」概括。事實上對於瑞典政府在中東戰場兜售武器,以及瑞典本國對人口增長的需要,難民們有更多更深層的理解和想法。但貝亞不願再多談。 \n \n健談愛笑充滿能量 \n──想過將來嗎?想做什麼樣的工作? \n「等讀完語言學校,我想繼續讀大學。」 \n──想讀什麼專業? \n「數學。我非常喜歡數學,而且我數學學的很好。」談到數學的時候,貝亞顯得很興奮。幾個小時的採訪,貝亞第一次顯得自信又輕鬆。當說到「數學」兩個字,貝亞的眼神發起光來,那些不屬於一個21歲男孩的沉重感,突然全都消失了。 \n學校裡的貝亞是一個健談、愛笑、友善,課堂上他喜歡回應老師的大男孩。這也是最初我選擇貝亞作為採訪對象的原因。作為一個「神祕」的中東人,貝亞顯得開放,容易溝通。在想要採訪一個中東人的念頭冒出來的第一瞬間,我就想到了貝亞。 \n當我第一次和他提出「能不能和我講講你的故事」時,他猶豫了幾秒鐘,然後答應了:「那可是個很長的故事。」 \n但貝亞其實並不說英語,只能聽懂一些。我們採訪的最初,擔心是:我們該怎麼溝通呢?連我的英文也只是普通而已。但貝亞有驚人的學習和適應能力,到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時,我們依靠已知信息,和對彼此已有的瞭解和信任,加上他會的少量英文,谷歌翻譯,以及肢體語言、繪圖,等等所有我們可以利用的手段,四個小時的談話竟然很流暢。 \n有天晚上凌晨三點,我想到一個問題,忍不住立刻就發了消息過去,貝亞秒回。問他怎麼還沒睡,他發了正在做作業的照片給我。在我們幾百條消息的溝通中,貝亞總是能很及時地回復。 \n貝亞充滿能量,和每一個熬夜通宵感覺不到累的年輕人一樣。一個月前貝亞發消息告訴我:「告訴你個好消息,我升D班了。」D班是瑞典語學校的最後一班,上完D班瑞典語學校的初級學習就可以結束,貝亞就可以開始進入正式的語言考試學習,可以開始為上大學準備了。貝芽說他想瑞典語和英語的學習同步進行。 \n貝亞看起來與所有21歲的年輕人一樣,開放、熱情、精力旺盛,對世界充滿好奇,也熬夜。 \n──最後一個問題,也許會有些冒犯。 \n「你可以問。」 \n \n因為我知道我是誰 \n──瑞典甚至整個西方社會對於政府接收難民,有些抱怨的聲音。有人覺得難民的到來,使社會治安變差了。這樣的聲音會令你不舒服嗎? \n「我不在乎。」 \n──為什麼? \n「因為我知道我是誰。」貝亞突然變得嚴肅,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遠處。 \n在我們最後一次採訪的最後,我對貝亞說:「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我要回國了。希望我們未來還有機會再見面,說不定我們還有會在瑞典相見,哦,說不定還會是在中國呢?」 \n「說不定,會在庫爾德斯坦呢?」貝亞的笑容裡有一絲狡黠。 \n我們倆笑著在瑞典的街頭擁抱告別。 \n──貝亞,你教我說一句庫爾德語吧。 \n貝亞笑著說: \n「德綢哇依」─你好嗎? \n「巴適」─我很好。(《當一個逃亡的敘利亞人站在眼前》四之四)(仙姑有話/現居上海) \n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