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財政危機的搜尋結果,共448

  • 工商社論》重建基金機制讓歐盟走向財政統合?

    工商社論》重建基金機制讓歐盟走向財政統合?

     2020年12月歐盟通過規模達1.82兆歐元的復甦基金,以協助成員國經濟能從新冠肺炎(COVID-19)造成的衰退中復甦。這個規模史無前例的方案包括跨距七年的經常性年度預算1.07兆歐元,以及額外的7,500億歐元「重建基金」(Reconstruction Fund)。重建基金雖是因應本次疫情所追加的復甦工具,但卻聚焦在數位化及對抗氣候變遷,遂被冠以「次代歐盟(NextGenerationEU)」的稱號,且該基金除了賦予歐盟執委會發行債券從市場籌資,再分配予成員國的權力,也立下歐盟執委會推出應急用預算的先例。

  • 拜登新紓困案 規模奔數兆美元

    拜登新紓困案 規模奔數兆美元

     美國12月非農業就業人口意外遜於預期,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在報告出爐後表示,民眾需要更多經濟援助,他預計14日(周四)宣布最新紓困計畫,規模將上看「數兆美元」。

  • 盧秀燕就職兩周年向市民報告:台中幸福動起來

    盧秀燕就職兩周年向市民報告:台中幸福動起來

    台中市長盧秀燕就職屆滿兩年,28日以「台中幸福動起來」為主軸,向市民報告今年施政財政、建設、經濟、環境、社福等五大幸福進展成果,強調市府對抗疫情、建設台中的決心與成果,盧秀燕也與團隊彩繪畫板,拚貼大台中幸福願景,「展望2021年持續奮鬥,讓市民幸福倍增」。

  • 墨西哥總統鷹派抗疫

    墨西哥總統鷹派抗疫

     在全球一片財政鴿派力抗疫情經濟危機之際,墨西哥政府意外採取財政鷹派,強力緊縮預算,此舉加重經濟衰退,同時造成貧窮問題惡化。

  • 富達國際2021投資長市場展望 樂觀情緒未必符合現實經濟

     富達國際全球資產管理投資長Andrew McCaffery指出,在2020年,基於美國聯準會等主要央行支撐流動性,投資者始終選擇相信市場處於可預期的最佳情境。憂慮這種樂觀情緒,將未必符合2021年的現實經濟狀況。

  • 州政府面臨現金危機

    州政府面臨現金危機

     新冠疫情捲土重來、加上新一輪紓困案遲遲不見蹤影,導致美國各州正面臨大蕭條以來最大現金危機。

  • 《國際經濟》IMF向G20喊話:疫情尚未結束 應持續擴大財政支出

    國際貨幣基金(IMF)周一向20國集團(G20)主要經濟體提出呼籲,因新冠危機尚未結束,美國、英國和其他國家應擴大目前正在規畫中的財政支出規模。

  • 瑞典砸重金救經濟

    瑞典砸重金救經濟

     新冠疫情導致瑞典經濟陷入低迷,政府當局趕緊編列超過百億美元的2021年預算加以因應。

  • 工商社論》二十年一覺財劃夢

    工商社論》二十年一覺財劃夢

     政府早在1951年6月就頒布「財政收支劃分法」(簡稱「財劃法」)。該法最近一次修法是在1999年1月,至今已二十年;這中間經過扁政府於2002年、2007年、2008年三次提出修法;以及馬政府於2010年、2012年兩次提出修法,均功敗垂成。蔡政府上台後,財政部重新研議「財劃法」的修法,卻仍乏具體行動。此一事關中央與地方「錢、權」劃分,及中央統籌分配稅款制度的法案,由於中央與地方間立場不同,各地方政府又缺乏共識,再加上立法機關因循怠惰,以致修法一拖再拖,實在不堪回首!

  • 對抗飢餓! 聯合國籲億萬富翁伸援手

     聯合國旗下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me)執行長畢斯利(David Beasley)呼籲,全球億萬富翁應伸出援手,協助拯救全球3千萬瀕臨死亡危機的飢餓人口。

  • 研訓院看世界-財政赤字不是終極因素 美國的韌性支撐全球儲備地位

     美元已經走弱,但一時三刻,還沒有看到任何替代品。而美國的國際地位也應該還會持續一陣子,但其結構性弱點已在疫情中擴大,如基礎建設與政府採購項目,以及高等教育、醫療保險等成本病問題均急需解決,或許能繼續穩固其世界龍頭的競爭力。美國政府對新冠肺炎的處理不當、無窮無盡地期待量化寬鬆,以及與中國關係漸趨緊張,都讓人開始擔心美國的儲備貨幣地位能持續多久。

  • 陳南光示警 央行遭金融市場綁架

    陳南光示警 央行遭金融市場綁架

     中央銀行副總裁陳南光指出,央行近年為因應金融海嘯、新冠疫情等危機所採取的非傳統性貨幣政策,以貨幣融通財政赤字,無疑涉入準財政領域,不只貨幣、財政政策的界限趨於模糊,財政紀律更蕩然無存,將使央行獨立性面臨百年來的最大挑戰。

  • 蘇建榮開源振興總舵手

    蘇建榮開源振興總舵手

     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危及全球人類生命,衝擊國內外經濟,為防堵疫情、協助受創產業,政府編列大筆特別預算因應,但國內財政壓力也隨之攀升,如何開源節流,維持財政韌性,成了接掌財長甫屆滿兩年的蘇建榮,當前亟待克服的首要課題!

  • 觀念平台-財政政策豈能在 「現代貨幣理論」掩護下鋌而走險?

     近來各國政府在經濟不景氣及新冠肺炎侵襲下,不斷透過擴張性財政政策的操作,擴大政府支出規模,企圖振興經濟,對產業及弱勢者紓困。然而有些國家所使用的財政融通工具,已非來自稅收或舉債,而是透過傳統上最不願見到的方式,由中央銀行印鈔票注入經濟體系中,甚至連購買政府公債之量化寬鬆(QE)過程都免了,並以所謂的「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 MMT)為其撐腰,引起高度關注。 \n 具激進性的「現代貨幣理論」,主張印鈔票融通各項政府支出,降低失業率、提供免費教育、推動全民保險、擴大社會福利,積極改善貧富差距,企圖矯正資本主義高度發展下「1% vs.99%」之社會不穩定現象,並且推動綠色環保政策,以期改善生活品質、增進福祉。此種廣泛提供公共服務,擴大政府規模與角色,實現「大政府」主張,只要不出現惡性通貨膨脹,就寄望持續增加貨幣來融通政府支出,實乃此派理論之精髓;本質上是將勒納(Abba P. Lerner)的「功能財政」政策工具,由舉債融通擴大至貨幣融通。 \n 進言之,由於過低利率及「流動性陷阱」的存在,使得傳統貨幣政策全然失效;而「李嘉圖等值定理(Ricardian Equivalence Theorem)」的成立,由於公債不是淨財富,不會產生刺激消費的效果,財政政策也就自廢武功。基此,現代貨幣理論另闢蹊徑,提供見縫插針的理論基礎,主張透過貨幣供給的增加來擴大財政支出,甚至減稅,仰賴貨幣發行融通赤字,解決財政收支不平衡問題,進而振興經濟,以及增進分配正義。 \n 其實,李嘉圖等值定理的成立,乃是基於多項嚴格假定,例如稅收是來自不具租稅扭曲性的定額稅等;然在現實社會中,期待該定理成立則頗為困難。現代貨幣理論之「財政赤字貨幣化」作為,有些國家(例如日本、美國)已經默默採行,卻有如走鋼索,風險性極高;屆時再企圖以增稅方式抑制通貨膨脹,在易放難收下,恐野火燎原,為時晚矣!況且,有些政治人物基於選票或其他政經利益考量,利用部分選民存有財政幻覺,以為是白吃的午餐,支持「財政赤字貨幣化」;此種近乎「五鬼搬運」鋌而走險的做法,明顯有違正常經濟理論。 \n 如前所述,「現代貨幣理論」在傳統貨幣政策失靈下,轉而提供政策工具支持財政政策,印鈔票融通政府支出。若能同時從供給面提高產能,一般物價水準短期間或許不會上升,甚至下降;然而長期仰賴發鈔超過一定警戒線,物價將持續上升,人民就在不知不覺中繳了「通貨膨脹稅」。若是物價持續膨脹到失控地步,國民經濟恐將面臨崩潰局面。近來美、日等國的作為,似已成為現代貨幣理論的實踐者,雖一時之間尚無通貨膨脹產生;然而揆諸歷史,超級通貨膨脹早有殷鑑:例如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德國,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中國,以及近年拉丁美洲的智利、委內瑞拉等國。此種飲鴆止渴的作法,恐將付出慘烈代價。 \n 發鈔融通政府支出的訴求與作法,名之為「現代貨幣理論」,恐怕言過其實;究其內容,既非「現代」、也非嚴謹的「理論」,掛名「貨幣理論」,實則著重在財政政策的融通與操作。若是發行鈔票融通各項政府支出,就能夠救經濟、濟貧窮,促進經濟發展與就業,增進社會正義,恐將問題過度簡化。此種寄望貨幣融通財政赤字的作法,完全罔顧財政紀律。該派理論振振有詞的主張,在通貨膨脹出現之前,建立有效控制貨幣數量的機制;問題是貨幣發行已到上癮地步,也就回不去了! \n 融通政府支出的正當財源當然是稅收,其次才是政策性的舉債,發鈔融通則應極力避免。若是政府不循正途,仰賴發鈔方式,甚至在「財政赤字無上限」掩護下大膽推動,不但不遵守貨幣發行紀律,更嚴重違反「財政紀律」,使得所有紀律規範淪為紙上談兵,造成財政困境甚至危機。其實,大政府的作為必需有節制,應該量力而為,且應確保社會福祉的增進,而其妥適財源當然是課稅收入。因此,建立適足、公平具效率的稅制,才是融通政府支出正本清源之道。

  • 備戰美2輪QE 陸存金融彈藥

    備戰美2輪QE 陸存金融彈藥

     美國今年第二輪「量化寬鬆」即將在8月實施,近兆美元「貨幣洪水」將再次席捲全球,尤其是針對大陸。有觀點指出,一場以「金融為主、軍事為輔」的「新型戰爭」正在對大陸經濟和人民幣資產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為此,大陸不得不在剛剛應對完新冠肺炎疫情危機,經濟有所恢復之際就著手進行貨幣和財政的適度收緊,以期為防範下一步的危機留有更多對沖與反擊餘地。 \n 路透報導,4名大陸政策消息人士透露,為避免資金過度寬鬆產生副作用,且全球經濟充滿不確定性,加上美中關係緊張升級,北京決策高層希望在財政以及貨幣政策適度收緊以「保留彈藥」。 \n 短期救急 長期防風險 \n 中經院第一研究所副研究員吳明澤指出,大陸現在政策有短期以及長期的需求考量,短期要救急,長期目標要維持金融市場穩定。所以,以長期來講,大陸現在的金融風險的確越來越高,債務狀況也越來越嚴重,所以長期而言,的確會去控制債務或貨幣供給。不過,短期來講,如果全球疫情還是不見趨緩,加上今年底還有習近平領導層全面脫貧的中國夢要達成,他不認為大陸短期會採用很緊縮的財政或者貨幣政策。 \n 6月至7月以來,美國對大陸的「絞殺」顯然正在加劇。6月30日,美國宣布對華為等中國企業列入「威脅國家安全名單」,要求全球對中國5G技術實施「全面封殺」。7月初,川普的高級顧問表示將推動削弱港元兌美元聯繫匯率制的提議。7月上旬,美國進一步施壓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試圖將香港排除在該國際金融資訊傳遞系統之外,進而威脅香港的繁榮和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 \n 推進實質性產權改革 \n 多維新聞分析,面對美國對大陸的不斷戰略威脅,以及下一步危機的來臨,大陸正在「暗中」收回應對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期間採取的超常規經濟刺激政策,收回「拳頭」,全力做好防禦和應對準備。 \n 一方面大陸政府正在讓貨幣供應回歸正軌,讓整個貨幣體系的擴張留出更多的餘地,為對沖美元洪水留出空間。另一方面,大陸政府也在收攏之前過度擴張的財政政策,換之以各種實質性產權改革的推進,不僅可以有效增加財政盈餘,還可以為吸收通膨應對危機做好整備。 \n 7月10日,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在新聞發布會上已經在開始強調「適度」原則,並認為信貸投放節奏過快將會產生資金淤積,金融套利和資源錯配問題也開始越發嚴重。 \n 不再超額投放流動性 \n 「我們將不再超額投放流動性」、「下半年經濟恢復正常,傳統貨幣政策的作用可能會更加明顯」、「利率不能嚴重低於和潛在經濟增長率相適應的水準」。從這些人行7月以來的最新表態來看,相比於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運用降準、降息、再貸款等手段,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貸款市場利率下行」的說法,大陸中央對於經濟和風險的判斷顯然已經發生了變化。 \n 小靈通 美國今年的QE政策 \n 3月23日,美國財政部推出2兆美元紓困計畫,獲得國會通過;另一方面,美國聯準會宣布將量化寬鬆(QE)的金額,由原本的7000億美元,調高為無上限。近期美國國會開始為8月即將到期的新冠經濟刺激計畫進行新一輪討論,預計在8月通過新一輪兆元級美元的刺激方案。

  • 《國際經濟》美6月財政赤字飆至8640億美元 創歷史新高

    美國財政部周一公布公布,因新冠危機紓困方案的支出龐大,以及個人與企業稅收減少,美國6月聯邦財政赤字從去年同期的2位數飆升至8640億美元,創下單月歷史新高。 \n 去年同期美國聯邦財政赤字為80億美元。美國5月財政赤字達7380億美元。 \n 報告中指出,本財政年度以來(去年10月~今年6月)美國財政赤字已達到2.7兆美元,遠遠超出2009年全年創下歷史記錄的1.4兆美元。部分分析師預期美國本財年(截至9月30日)的財政缺口將高達3.8兆美元。 \n \n 6月財政支出暴增223%,為1.1兆美元,創下歷來最巨大的增幅,其中以4月推出的「薪資保護貸款計畫」(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PPP)所支出的5110億美元占最大宗。該計畫為受到疫情衝擊的小型企業提供免償還貸款。6月財政收入下跌28%,為2410億美元,反映出疫情導致就業減少,而今年將報稅截止日期由4月延至7月也有影響。 \n \n

  • 工商社論》從政府舉債破兆元,看台灣財政的隱憂

    工商社論》從政府舉債破兆元,看台灣財政的隱憂

     立法院日前召開臨時會通過「前瞻計畫後續四年籌編同意案」,循特別預算編列4,200億元,加計今年3、4月兩波因應疫情的紓困振興特別預算,以及去年底通過的新式戰機採購特別預算,僅這三案政府就得舉債8,000多億元,併計過去四年蔡政府所舉借的債務已升破兆元,我國財政已然隱憂重重。 \n 猶記1999年初為了政府債務升高,主計長韋端與經建會副主委李高朝還為了這究竟是財政困難還是財政危機天天在報上論戰,引發國人重視財政問題,然而當時中央政府債務餘額不過1.4兆元,占GDP也不過15.1%,從今天的債務規模來看,當年的債務實在微不足道,反過來,若當年已算危機,今天豈非危機四伏? \n 今天中央政府債務餘額到底有多高?依財政部統計,迄去年底中央政府債務已達5.3兆,加計今年原編債務預算數1,738億及前述新增8,000餘億,中央政府債務餘額已逾6.3兆元。這些年,政府舉債規模日趨擴大,以前特別預算只有八年8百億,五年5百億,這還算合理,隨後擴至五年5千億、四年5千億,舉債規模進入新里程碑,未料四年前「前瞻計畫」一提就是八年1兆,雖然後來幾經協商分成兩期,規模略減,但這又可視為我國政府舉債的分水嶺,是個危險的信號。 \n 根據財政部的資料,我國中央政府自2016年至2019年所舉借的債務依序是1,202億、882億、1,018億、1,937億,今年初原編的舉債預算數為1,738億,合計5,039億,再加上新式戰機採購2,472億、因應疫情2,100億及第二期前瞻計畫4,200億,累加一下即可得出總統蔡英文自執政以來所舉借的債務已逾1.3兆元。 \n 值得注意的是,依公共債務法,除了循特別預算可大量舉債,每年中央政府也可以在歲出15%以內舉債,以目前歲出2兆的規模估計,每年借個1、2千億是被允許的,以此觀之,隨著全球經濟大幅衰退,今、明兩年稅收減少已成定局,入不敷出仰賴公債融通恐難以迴避,這麼一來政府債務豈有不更上層樓之理?蔡總統八年任期內所舉借的債務將在1.3兆以上,甚至遠遠過之,這也是個危險的信號。 \n 蔡總統於2012年在野時曾以《面對台灣財政危機》為題提醒執政當局要大力改革政府財政,才能化危機為轉機。她指出:「各級政府應削減不必要的財政支出,要落實最嚴格的財政紀律。」鑑於我國公債定義不同於國際,蔡總統也援引國際貨幣基金(IMF)對政府債務的定義,直指迄2011年我國中央與地方政府未償債務高達6.7兆元,占GDP已達49.2%,顯示政府債務正快速累積。而政府債務問題愈趨嚴重會怎樣?她警告:「政府債務問題愈趨嚴重,人民的財富會相形縮水,問題拖得愈久,貧窮問題愈形嚴重,而且代代遞延,讓後代子孫淪為難以翻身的貧窮世代。」 \n 此外,蔡總統所倚重的預算專家許璋瑤,曾任主計長四年,對財政問題瞭若指掌,有感於歐債危機,2012年他以《不願面對的國家財政真相》為題,在想想論壇發表兩千字長文,他指出:「政府優先要做的是節制支出的工作,…執政者為彰顯政績或討好選民,通常都會想盡辦法來增加支出,而且每次遇到景氣衰退或危難事件,也都以擴大政府支出來因應,惟從預算資源使用效率來看,因所推動的多屬短期性救急措施,不僅欠缺完整規畫而造成浪費,對提升國家生產力的助益也不大。」他在文末強調:「已開發國家長期以債養債的結果,大多走上財政敗壞的不歸路…,我國資源相對匱乏,政府舉債應更審慎,以免步入財政潰堤難予收拾的局面。」 \n 蔡總統、許前主計長這兩篇文章詳談了節制支出的重要,也提醒舉債可能引來的危機,足為執政者的暮鼓晨鐘,惟蔡總統於2016年執政後中央政府預算並未縮減,今年的預算更首度升逾2兆,此外,如前所言,蔡總統自就任以來已舉債逾兆元,不知蔡總統可還記得想想論壇這兩篇文章,可還記得以債養債可能讓財政潰堤,可還記得政府債務問題愈趨嚴重會讓後代子孫淪為難以翻身的貧窮世代,可還記得擴大政府支出因應危難事件易造成浪費又無助生產力…。 \n 我們長期觀察蔡總統及其財經幕僚所發表的文章,深感佩服,因此在如今政府債務快速升高之際,便想到昔日蔡總統及其幕僚所發表的諤諤之言,值得再一次閱讀。尤其在政府債務升高之際,加之以景氣前景黯淡,政府財政收入下滑,一不小心便會陷入以債養債的循環,而步入難以收拾的局面,一切財政作為自應格外小心。 \n 我們認為,執政當局應當把八年前自己在想想論壇所發表的財政專欄拿來重溫一遍,看看今日所行是否有違昔日理念,有則改之,無則勉之,惟有以如此臨深履薄的態度,把自己昔日的理念落實到施政裡,台灣的財政才有可能化危機為轉機,願總統深思之。

  • 倫敦市府爆財政危機 市長帶頭砍薪1成

    倫敦市府爆財政危機 市長帶頭砍薪1成

    倫敦陷入財政危機,市長漢恩17日宣布,他將自動減薪1成,但他也向首相強森政府喊話,倫敦市需要政府幫忙。 \n \n漢恩目前年薪為15.27萬英鎊(約台幣5830萬),降薪10%後,立刻損失1萬5300鎊。與他一同減薪的,還有市府的高階主管。 \n \n漢恩表示,倫敦民眾依照政府的新冠肺炎防疫規矩,乖乖宅在家,協助挽救生命,但政府卻以新的撙節措施來處罰倫敦人。 \n \n他指出,除非內閣採取行動,否則當前倫敦的警力將被強制減員,他憂心這將導致市府無力對抗暴力犯罪,而消防當局為因應2017年格倫菲爾塔大火悲劇,預定要進行的裝備升級,也都可能胎死腹中。 \n \n

  • 專家傳真-全球力抗通貨緊縮 短期尚無通膨隱憂

    專家傳真-全球力抗通貨緊縮 短期尚無通膨隱憂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將全球經濟推向了低谷,需求土崩式瓦解更是大蕭條以來所未見。據國際勞工組織(ILO)估計,全球80%以上的勞動人口身處於強制或建議封鎖的國家。僅在美國就有3,600萬人失業。重大的損失已經造成。考量到疫情危機的性質和現階段仍缺乏疫苗,經濟活動完全有可能出現反彈乏力的狀況。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估計,因疫情造成的裁員有42%可能會陷入永久性失業。 \n 在不確定性籠罩下,消費者紛紛撙節開支、增加儲蓄,企業削減價格、薪資也面臨壓力。通貨緊縮的壓力無處不在。現今大環境與20世紀1930年代初期並非完全相異,那時也曾發生類似規模的需求衝擊。好消息是,現在與1930年代初不同點在於決策者似乎體認到形勢的嚴重性,正採取行動積極應對實際產出下降,以及通縮壓力加劇。 \n 以美國來說,今年的赤字支出占GDP的比例將接近百年來的高點。如果將聯準會的擴張資產負債表與財政因應措施一併算上,美國今年累計貨幣和財政支持規模占GDP的比重,很可能超過40%,無異是一個驚人數字。 \n 其它國家同樣祭出有力的政策措施。在歐洲,德國、義大利、英國、法國等宣布的財政方案甚至比美國更大。全球負債最多的日本宣布了1兆美元的經濟刺激計畫,約占GDP的20%,日本央行亦承諾無限量購債以維持低借貸成本。這些舉措對防止經濟災難發生雖大有裨益,但也會付出較長期的代價。 \n 債台高築 \n 今日為防止經濟崩潰而舉的債,從長遠來看是沒有任何效果的。政府只是在填補因停產和普遍失業所造成的經濟窟窿。真正的挑戰是,世界在陷入這場危機時,是背著高額債務和大量無準備金的負債的。2019年底,全球債務創下逾255兆美元的歷史新高,占全球GDP的320%以上。現在的債務規模,比全球金融危機爆發時還高出近90兆美元。一旦加上因應新冠疫情所推出各項激勵方案的帳單,數字還將大幅飆升。因此到2020年底時,美國的負債占GDP比例可能至少會創下本世紀以來的高點。 \n 對於國家社會來說,過度負債向來會對經濟成長造成結構性障礙。現在的債務,很有可能讓美國和其他國家面臨的通貨緊縮趨勢加劇,還有可能會削弱未來的經濟成長。完全可能出現的狀況是:全球經濟會在比過去十年更低的增長環境中走出這場危機。 \n 貨幣政策影響? \n 隨著各央行掌門人變得更有創意,有些界限也不斷地受到考驗。非傳統性的貨幣政策如大規模的量化寬鬆等,已是司空見慣。即使是新興國家也加入行列,至少有十幾家央行推出了量化寬鬆來因應當前的危機。在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之間的界限繼續變得模糊之下,這些政策舉措是否會引發通膨壓力?這在短期內是很不可能發生的,因為通貨緊縮現象料將持續一段時日。 \n 也許隨著危機的緩解,若央行釋出的貨幣流入實體經濟,通膨的跡象可能會出現;但這似乎也不太可能發生,因為全球仍面臨長期結構性阻礙,包括之前提到債台高築。日本和歐洲過去20年的經驗是:僅靠央行擴張資產負債表和非常規的貨幣政策,並不會造成通貨膨脹,然而那些也不會是解決低增長環境的辦法。 \n 目前全球正陷於嚴重的通貨緊縮衝擊,必須採取極端的政策措施才不會進一步墜入深淵。但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些極端措施恐怕會給社會帶來長期的代價,尤其是考慮到當前危機的起點不甚理想:不僅有龐大的債務、巨額的無準備金負債,還加上臃腫的央行資產負債表。時間終將證明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