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貽笑大方的搜尋結果,共05

  • 頂新譴責檢方不看判決  散佈不實訊息貽笑大方

    頂新譴責檢方不看判決 散佈不實訊息貽笑大方

    頂新越南油案自二審開始審理以來,庭外新聞戰打得比庭內還熱烈,預計下午的庭期,卻提前在上午開打,面對檢察官以新聞稿對外大聲質疑本案疑點,卻遲遲無法在庭內拿出有利證據,甚至質疑頂新聲請傳喚的專家鑑定人Ken Calrson,可能會接受頂新招待而做出不當證詞。頂新律師在庭外接受訪問嚴正澄清,此位鑑定人是國際上認可的油脂專家,所有費用為法院負擔,檢方的質疑是侮蔑專家鑑定人的專業性與人格。 \n對於檢察官不斷對外重述ㄧ審判決是以油品外觀為判決基礎、且未採用主管機關檢驗結果。頂新律師強調,由此可見台中高分檢根本沒有看清楚原判決的內容。彰化地院判決認為當時衛福部取樣方式違反CNS所規定的國家標準,因此檢驗結果當然不能作為審判基礎,必須重新取樣,而經過彰化地院依據國家標準方式取樣,並送食品工業研究所檢驗後,確認頂新油品的總極性化合物指標都沒有超過25%的國家標準,大約介於8%~9%,足以證明油品沒有問題。律師再次呼籲檢察官能夠仔細的把一審判決及相關卷證研讀清楚,然後在二審在法庭論述,不要透過媒體來不斷放話。 \n此外,檢方在二審時提出一份國衛院檢驗報告,試圖指控頂新油品的不飽和醛類化合物過高。頂新律師也強調,該份報告採用的頂新油品是被扣押,未完成加工程序、未密封包裝的油,將其與市面上採購的真空包裝油品做比較,完全不符科學精神;而且,即便是這些被扣押已久的頂新油,其不飽和醛類數值,仍遠低於科學文獻提出之無危害效應劑量(NOAEL);呼籲檢方提出更為公正、嚴謹的科學證據,不能如此就推論油品有問題。 \n今日開庭,檢察官傳喚五名頂新下游廠商出庭做證,廠商多強調,銷售與使用時都覺得頂新油品品質沒有異常,案發後頂新也負責任全數接受退貨且退回全部貨款,因此不認為自己受騙,也都說沒有要對被告提出詐欺告訴。 \n頂新也發出聲明強調,所有銷售油品都有我國駐外單位認證的公證報告,也經過海關抽驗確認品質沒有問題,油品不僅來自健康豬屠體,且符合越南與台灣國家法規規範,在在顯示頂新製油的來源經得起國際檢驗。但如此品質把關卻仍遭誤解,因此對於這些下游廠商的損失,頂新製油感同身受,期盼檢方不要再撕裂社會認知,抹黑事實真相,應共同回歸司法理性,呈現事件完整事實。

  • 飛彈誤射向陸方道歉?蔡易餘:道歉才貽笑大方

    飛彈誤射向陸方道歉?蔡易餘:道歉才貽笑大方

    總統府定調誤射事件會向大陸說明,而非道歉,外界好奇是否造成兩岸關係負面影響。綠委蔡易餘上午出席台灣智庫民調記者會時說,非常肯定不對陸方道歉,因為根本沒必要道歉,「台灣飛彈掉在領海內,且傷及國人,這是我們的內政問題」,跟對岸道歉才真的貽笑大方。 \n \n綠委吳琪銘說,飛彈誤射是國防部螺絲鬆了,明顯是內政問題,要求政府一定要嚴辦。

  • 給小英的一封信-故宮南院施工草率 貽笑大方

    給小英的一封信-故宮南院施工草率 貽笑大方

     我在桃園經營畫廊28年,堅持「學術走前面、商業走後面」,熱衷從學術角度玩藝術,樂此不疲,但幾度走訪去年底開館試營運的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卻深感失望,心裡盈滿憤怒與不捨。 \n 我發現南故宮雖然對外開放,但卻只有2/3完工,其他1/3仍像工地,漏水、地板不平、裝潢凌亂,到處都還在修繕,從外頭觀之,建築設計結構漂亮,但周遭卻一片荒蕪、樹木光禿無綠蔭,整體非常不協調,不解代表國家重要門面的國家級南故宮,怎能如此草率,連縣級規格都不到。 \n 我時常走訪各國藝術交流,台灣故宮館藏豐富、質量俱佳,可媲美大英博物館、法國羅浮宮,不少各國的藝文界友人,都想來嶄新的南故宮參訪,但若是以現今面貌示人,定貽笑大方,丟台灣人面子。 \n 台北故宮有其歷史背景,南故宮應該要展現新文化、新示範,我認為建築師姚仁喜設計佳,卻被台灣的施工和管理品質拖累,為了展現國家級實力,南故宮應該即刻停止對外展出,找回設計師重新檢視,不要因政治考量為開放而開放。 \n 我對故宮館藏的藝術品非常著迷,每一件都是非常珍貴的歷史文物,但展場不能急於一時,希望小英上任後首件要務,能正視南故宮問題。

  • 社評-貽笑大方的陸生來台就學辦法

     鑒於全球化時代的國際競爭,早已轉變為人才爭奪戰,各國無不積極地爭取他國優秀人才前來就學或工作。台灣反而逆向操作,針對陸生來台就學設立所謂的「三限六不」門檻。行政院日前核定陸生來台就學的兩個子法ˍˍ「大陸地區人民來台就讀專科以上學校辦法」及「大陸地區學歷採認辦法(修正案)」,就充斥了歧視性的規定,違反文明社會重視的人權理念。 \n 前述兩項辦法的立法宗旨,顯然不是從兩岸年輕一代建立共同價值觀的角度去思考。朝野政黨的立法初衷,只是為了解決台灣的大學氾濫問題,立法者的心裡充滿著利益算計,想的是如何賺進大陸人的錢,卻無視於為下一代的兩岸關係,從事搭橋與鋪路工作。 \n 兩岸建構永續和平與發展的過程中,台灣青年未來對大陸的選擇權,不能被剝奪;同樣地,台灣軟實力對大陸民主化可能產生的衝擊,陸生的影響力亦不容忽視。馬政府這種鴕鳥心態的立法,坐實了外界的批評,認為愈接近選舉,馬總統的大陸政策就愈趨同於民進黨。這樣的陸生來台就學辦法,呈現不出對兩岸關係的宏觀視野,也看不到馬總統具有加速融合兩岸青年政治價值觀的使命感。 \n 對自詡為文明社會的台灣而言,行政院核定的這兩項辦法,無異是一大諷刺。朝野政黨粗暴地把陸生視為外來掠奪者的防備心態,以及對陸生基本人權的踐踏,除了會成為國際社會的笑柄之外,也讓台灣處處強調兩岸要對等的立場,不攻自破,長期來看絕對不利於兩岸後續的交流與合作。 \n 毋庸置疑,立法院對陸生來台就學設下「三限六不」,出發點當然是不希望它對台生產生排擠效應。 \n 教育部明定招收陸生總額,以全台招生總額的1﹪為限、政府不編列陸生獎學金的預算、明文規定陸生不能打工、限定1992年9月至2010年9月獲頒的大陸學歷,必須經過教育部的學歷甄試,才能取得部頒同等學歷證明等規範,其實展現的都是小格局的政策,與為政者心胸的狹窄。 \n 全球任何進步的文明國家,都不曾出現類似陸生三法,對外來生訂定歧視嚴重的規範。即使冷戰期間,西方國家也不會對東歐共黨國家的留學生,設定如此嚴苛的條件。 \n 行政院核定的辦法裡,限定陸生就學年限、不允許陸生在校內外打工,陸生的學費不得低於私校,甚至規定陸生不得擔任教授的研究助理(或工讀)等,難道不是把陸生列為次等身分? \n 嚴格規定陸生不得「降轉」,為的只是要防範陸生變相居留,對與台灣人結婚的陸生,還規定限期遣返,這些過去僅見於獨裁國家的立法,竟然會出現在民主、自由、開放的台灣。至於陸生來台不能就讀與國家安全相關的系所,表面看來相當合理,實際上也是自欺欺人。環視台灣各大學的相關系所,能涉獵國家安全機密的學者,恐怕是鳳毛麟角,即便有教授接受政府機構委託研究,涉及到所謂的「安全機密」,通常也是公開而可接受檢驗的情報。 \n 教育部基於台灣各大學沒有以國家安全為名的系所,就規定任何系所只要有一名教授接受政府委託的「機密」研究計畫,該系所就不得招收陸生。台灣向來被國際社會視為民主的模範生,這次竟然會因為毫無自信的恐共症,確立一些貽笑大方的法案。 \n 開放陸生來台就學,其實是兩岸關係難得的歷史機遇。兩岸關係的前景主要取決於年輕一代對中華民族與中華文化的基本認同;換言之,雙方的價值觀愈趨同,兩岸就愈可能長期維繫和平發展態勢。 \n 馬總統始終堅信,「善良、正直、勤奮、誠信、包容、進取等傳統的核心價值,已洋溢於台灣人的生活言行,也早已深植在台灣人的本性」,如果它是台灣一切進步力量的泉源,也是台灣精神的真諦,那麼我們為何不能透過陸生來台就學或工作,讓他們接受台灣社會的薰陶,潛移默化地將台灣移民社會的包容特質,逐步擴散至大陸。 \n 陸生來台就學,反映的不僅是推廣兩岸文化交流與價值融合的政治理念,它也是兩岸青年對共同新價值的追求。希望下一代的兩岸關係,能更著重於開放、多元、前瞻、創意與包容等多元特徵。

  • 錯把鸕鶿當魚鷹 媒體鬧笑話

    日前某平面媒體報導猛禽魚鷹的生態,將大陸沿海地區訓練幫忙捕魚的另一種山寨版「魚鷹」鸕鶿混為一談,該報導在鳥會網站上引發討論,鳥友說,錯把馮京當馬涼,實在是貽笑大方。 \n「差點笑破我的肚子」,鳥友老G在鳥會網站「傾聽自然」留言表示,日前某平面媒體上一張魚鷹獵魚的「鷹」姿照片,吸引他的目光,但是看了內容,才發現是該媒體記者鬧了個大笑話,將猛禽魚鷹與鸕鶿混為一談。 \n鳥友小何說,可以體諒記者趕稿的辛苦,不過,新聞報導應該求真為第一原則,疏失報導不只貽笑大方,更要負起混淆視聽的社會責任,不可不慎。 \n鳥友晶羽則指出,該媒體也曾有一則把番鵑冬羽,寫成鳳頭蒼鷹的烏龍。 \n資深鳥友陳建樺表示,魚鷹與鸕鶿在台灣屬於冬候鳥,也都擅長捕魚,只不過前者屬於猛禽類,數量稀少,牠從空中俯衝下水捕魚的英姿最讓鳥友神迷。 \n鸕鶿屬鵜形目、鸕鶿科,可以潛入深水捕魚,在中國大陸沿海有漁民將牠們馴化後,養在船頭幫忙捕魚,在當地俗稱為「黑鬼」或「魚鷹」,入冬以後,在嘉義縣的鰲鼓溼地常有大群棲息。 \n陳建樺認為,可能因為鸕鶿的俗名讓記者混淆,也可能是版面不夠,部分內容被刪掉,但是兩種鳥的生態習性混為一談,確實會誤導讀者。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