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賸餘的搜尋結果,共50

  • 徐弘庭批柯文哲是敗家子敗光祖產 歲計賸餘僅剩25億

    徐弘庭批柯文哲是敗家子敗光祖產 歲計賸餘僅剩25億

    台北市長柯文哲21日下午到議會報告總預算,市議員徐弘庭揭露,北市的歲計賸餘竟剩下25億,前市長陳水扁卸任時留下354億歲計賸餘、馬英九卸任留下293億、郝龍斌則留下231億,柯文哲任期還有2年,110年的歲計賸餘卻只剩下25億。徐弘庭諷刺的說,「你把祖產敗光,結果拿到還債市長的稱號,大家會說你是敗家子。」

  • 育兒津貼增至5千 明年啟動

     行政院長蘇貞昌29日表示,110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出編列2兆1,615億元,年增4%,其中,公共建設計畫經費約1,324億元,年增22%。另外,有鑒於少子女化議題是迫切的國安危機,育兒津貼現行每月2,500元,在四年內分階段提高到5千元,且明年就會啟動。

  • 逆轉勝 彰縣總決算賸餘2128萬

    逆轉勝 彰縣總決算賸餘2128萬

     彰化縣議會昨天召開臨時會,審計室報告彰化縣總預算審核,歲入472億4244萬元,歲出472億2116萬元,22年來首度賸餘2128萬元,議員驚訝怎麼辦到?縣府主計處指出,369敬老津貼減少5億元支出、人事和業務費也撙節16億元,縣長王惠美感謝縣府團隊開源節流有成。

  • 開源節流 苗縣收支結餘13億

    開源節流 苗縣收支結餘13億

     苗栗縣財政眾所矚目,審計部苗栗縣審計室4日報告去年苗栗縣總決算審核,歲入歲出賸餘13億4158萬餘元,較往年進步,苗栗縣長徐耀昌強調,未來將持續開源節流,提升行政效能。

  • 苗栗縣開源節流有成 去年總決算賸餘13億元

    苗栗縣開源節流有成 去年總決算賸餘13億元

    苗栗縣議會4日召開臨時會,審計部苗栗縣審計室報告,2019年苗栗縣總決算,尚有賸餘13億4158萬餘元。苗栗縣長徐耀昌指出,2016年到去年共節餘51億3700萬元,未來將持續開源節流,提升行政效能。

  • 嘉義大哥遭槍殺 未成年兒女慘遭知名集團討債

    嘉義大哥遭槍殺 未成年兒女慘遭知名集團討債

     嘉義黃姓「大哥」6年前遭同門兄弟「紅支仔」開20多槍轟斃,留下3名未成年兒女分別由2名前妻撫養,知名集團旗下的車貸公司向3名兒女追討百餘萬元車貸,但前妻們都說不知道有這筆債務,且「大哥」賸餘遺產都用於撫育子女,但法官依法判決3名兒女要清償111萬1546元。全案可上訴。 \n \n 黃男於2015年5月間向銀行辦理汽車貸款,約定2015年6月11日至2018年5月11日分36期攤還,每月1期支付3萬2121元,不料,2015年9月2日黃男遭槍擊死亡,留下111萬1546元貸款未還,銀行後來將這筆貸款轉讓給裕隆集團旗下的車貸融資公司。 \n \n 黃男的2名前妻都說,黃男死亡時3名兒女都未成年,對車貸的事情不清楚,黃男的房產被番路鄉農會向法院聲請裁定拍賣,經強制執行後,3名兒女各獲得約70萬元,都用他們的生活及教育費,已無賸餘遺產償還車貸。 \n \n 法官審理,依民法1159條規定,所謂「賸餘遺產」是指清償已報明或已知的債務後所餘的遺產,但這筆車貸不在104年度嘉義地方法院公示催告所定的6個月期限報明的債權,且3名被告都不知道,則依民法第1162條規定,這筆車貸符合在賸餘遺產內應清償的債務,因此,黃男的3名兒女須償還111萬1546元。

  • 108年度總決算 連二年賸餘逾千億

     行政院主計總處23日表示,去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歲入、歲出相抵,賸餘1,189億元,已連續三年度賸餘,且連續二個年度賸餘超過千億,107年度為1,109億元。 \n 中央政府總決算自106年度起,連續三年度產生歲入歲出賸餘,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這顯示過去政府推動加薪、減稅、增福利,讓廠商獲利、全民受惠,國家財政仍能維持穩健,而這也累積像今年遇到緊急重大疫情需要特別預算時,可以有「移用以前年度歲計賸餘」300億元、減少舉債空間。 \n 蘇揆表示,109年度總預算仍請各機關本著「錢要花在刀口上,移緩濟急」,投入在真正紓困振興的工作上,並加強預算執行。 \n 行政院會23日通過108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暨附屬單位決算及綜計表」,將送交監察院。主計總處指出,108年度歲入決算數2兆749億元,較預算數增加823億元,主要因稅課收入實徵數較預算數增加390億元、營業盈餘及事業收入增加284億元、規費及罰款收入增加63億元、財產收入增加47億元及其他收入增加39億元所致。 \n 108年度歲出決算數1兆9,560億元,較預算數節餘420億元,主要是因債務支出節餘133億元、教育科學文化支出節餘85億元、一般政務支出節餘51億元、退休撫卹支出節餘48億元、補助及其他支出節餘34億元、經濟發展支出節餘28億元、國防支出節餘23億元、社福支出節餘14億元、社區發展及環境保護支出節餘4億元所致。 \n 108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執行結果,由原預算差短54億元轉為賸餘,歲出入相抵,賸餘1,189億元,扣除償還債務885億元,108年度收支賸餘304億元。

  • 108年度總決算歲計賸餘1,189億

    行政院主計總處今日表示,去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歲入、歲出相抵,賸餘1,189億元,由原預算差短54億元轉為賸餘,大幅增加1,243億元,已連續三年度賸餘,二年度賸餘超過千億,107年度為1,109億元。 \n中央政府總決算自106年度起,連續三年度產生歲入歲出賸餘,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這顯示過去政府推動加薪、減稅、增福利,讓廠商獲利、全民受惠,國家財政仍能維持穩健,而這也累積像今年遇到緊急重大疫情需要特別預算時,可以有「移用以前年度歲計賸餘」300億元、減少舉債空間。 \n蘇貞昌指示各機關,109年度總預算應本著「錢要花在刀口上,移緩濟急」,投入真正紓困振興的工作上,並加強預算執行。 \n行政院會今日通過108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暨附屬單位決算及綜計表(營業及非營業部分)」,將送交監察院。108年度歲入決算數2兆749億元,較預算數增加823億元,主要是因稅課收入實徵數較預算數增加390億元、營業盈餘及事業收入增加284億元、規費及罰款收入增加63億元、財產收入增加47億元及其他收入增加39億元所致。 \n108年度歲出決算數1兆9,560億元,較預算數節餘420億元,主要是因債務支出節餘133億元、教育科學文化支出節餘85億元、一般政務支出節餘51億元、退休撫卹支出節餘48億元、補助及其他支出節餘34億元、經濟發展支出節餘28億元、國防支出節餘23億元、社會福利支出節餘14億元、社區發展及環境保護支出節餘4億元所致。 \n108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執行結果,歲入、歲出相抵,賸餘1,189億元,由原預算差短54億元轉為賸餘,大幅增加1,243億元,扣除償還債務885億元,108年度收支賸餘304億元。

  • 《財政》2019年總決算歲入歲出 連2年賸餘破千億

    《財政》2019年總決算歲入歲出 連2年賸餘破千億

    行政院會今(23)日通過主計總處編具的「108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暨附屬單位決算及綜計表(營業及非營業部分)」及「中央政府流域綜合治理計畫第3期特別決算」,將按規定於本月底函送監察院。 \n \n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中央政府總決算自106年度起連3年均有賸餘、且逐年成長,108年度歲入歲出賸餘1189億元,連2年賸餘超過千億元,顯示過去政府推動加薪、減稅、增福利,讓廠商獲利、全民受惠,國家財政也能維持穩健。 \n \n蘇貞昌指出,像今年遇到緊急重大疫情需要特別預算時,得以透過「移用以前年度歲計賸餘」(300億元)來減少舉債。對於109年度總預算,仍請各機關賡續本著「錢要花在刀口上」原則,移緩濟急、投入紓困振興工作,並加強預算執行。 \n \n主計總處表示,108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入決算數2.07兆元,較預算數高出823億元,歲出決算數1.95兆元,較預算數節餘420億元,歲入歲出相賸餘1189億元,較預算數差短54億元大增1243億元,扣除償還債務後為收支賸餘304億元,原預計舉債889億元未執行。 \n \n中央政府流域綜合治理計畫第3期特別決算方面,主計總數指出,歲入決算數133億元,較預算數增加2億元,歲出決算數230億元,較預算數節餘5億元,合計歲入、歲出相抵差短97億元,以舉借債務97億元支應。

  • 南市府連5年 歲入歲出賸餘

    南市府連5年 歲入歲出賸餘

     台南市市政會議14日通過108年度總決算,其中歲入決算數達預算數99.15%,歲出決算數達預算數94.57%,歲入歲出賸餘39億5152萬4241元,這也是從104年度起連續5年有歲入歲出賸餘。市長黃偉哲認為,歲入歲出平衡是厲行開源節流的結果。 \n 市府指出,108年度總預算歲入歲出均為862億5874萬4000元,執行結果歲入決算數855億2684萬1291元,歲出決算數815億7531萬7050元,歲入歲出賸餘39億5152萬4241元,主要是歲入部分雖較預算減少7.32億元,但歲出部分大幅減少46.84億元。 \n 市府財政稅務局長陳柏誠表示,108年度決算賸餘除節省開銷以外,歲入主要是來自稅收、規費及其他收入增加27.78億元,但因基金賸餘繳庫及計畫型補助款短收35.1億元,因此歲入較預算減少7.32億元。 \n 市府主計處長陳淑姿也說,歲出較預算減少部分,主要是按業務需要減少支付或撙節支出14.34億元、營繕工程及財物採購結餘12.66億元、補助或委辦計畫節餘7.42億元、收支併列預算收入未達而減支5.42億元、實際進用員額較少等人事費節餘5.09億元、計畫變更致未實施或工作量減少1.67億元等所致。 \n 黃偉哲強調,台南縣市合併升格以來,市府團隊採「撙節優先、開源並濟」的財政策略,主動刪減經常門支出、不必要的計畫以及活動經費等,將撙節的經費優先用在市民迫切需要的用途,讓市政順利推動。 \n 不過,厲行開源節流及控管預算,雖讓財政狀況已逐漸改善,但因仍有歷年累計短絀待填補,未來仍將持續努力落實開源節流措施,健全財政,提升治理效能。

  • 南市府連5年有歲入歲出賸餘

    南市府連5年有歲入歲出賸餘

    台南市政府市政會議14日通過108年度總決算,其中歲入決算數達預算數99.15%,歲出決算數達預算數94.57%,歲入歲出賸餘39億5152萬4241元,這也是從104年度起連續5年有歲入歲出賸餘。市長黃偉哲認為,歲入歲出平衡是厲行開源節流的執行結果。 \n \n市府指出,108年度總預算歲入歲出均為862億5874萬4000元,執行結果,歲入決算數855億2684萬1291元,歲出決算數815億7531萬7050元,歲入歲出賸餘39億5152萬4241元,主要是歲入部分雖較預算減少7.32億元,但歲出部分較預算減少46.84億元。 \n \n市府財政稅務局長陳柏誠表示,108年度決算賸餘為39億餘元,除節省開銷以外,歲入面主要是來自稅收、規費及其他收入增加27.78億元,但因基金賸餘繳庫及計畫型補助款短收35.1億元,歲入較預算減少7.32億元,但整體執行率仍有99.15%。 \n \n至於稅收增加主要是土增稅、契稅、遺贈稅以及中央統籌分配稅增加,其中土增稅因108年度房地交易情形較預期活絡,土地移轉筆數增加,因此較預算增加7.61億元,契稅增加1.06億元;遺贈稅則因中央開徵稅收增加,因此分配給地方的稅款也隨之增加1.27億元,中央統籌分配稅因所得稅較預估增加而增配6.38億元。 \n \n陳柏誠說,台南市在規費收入方面,受惠於房地市場交易增加,地政相關規費收入也較預算增加約1.25億元,其他收入則因遺贈稅實物抵繳之變現溢價等收入超過預期,收入增加3.07億餘元;全年執行結果,不僅達成年度預算「零舉債」之目標,更減少長期債務1.48億元。 \n \n主計處長陳淑姿也表示,歲出較預算減少部分,主要是按業務需要而減少支付或撙節支出14.34億元、營繕工程及財物採購結餘12.66億元、補助或委辦計畫節餘7.42億元、收支併列預算收入未達而減支5.42億元、實際進用員額較少等人事費節餘5.09億元、計畫變更致未實施或工作量減少1.67億元等所致。 \n \n黃偉哲強調,合併升格以來,市府團隊採取「撙節優先•開源並濟」的財政策略,主動刪減經常門支出、不必要的計畫以及活動經費等,移緩濟急,將撙節的經費,優先用在市民迫切需要的用途,讓市政順利推動。 \n \n不過,厲行開源節流及控管預算執行產生成效,財政狀況雖已逐漸改善,但因仍有歷年累計短絀待填補,未來仍將持續努力落實開源節流措施,健全財政,提升治理效能。 \n \n

  • 防疫+紓困 財政部不排除舉債

    防疫+紓困 財政部不排除舉債

     新冠肺炎疫情擴大,對產業形成沉重壓力,觀光旅行業更是損失慘重,爭取營所稅、營業稅等減免補貼,政院計畫在27日通過高達600億防疫紓困特別預算因應,不過此舉遭學者抨擊,疫情尚在初期,政府就急著撒錢,未來真需要急用時,反難在短時間籌出錢來,財政部官員表示,特別預算會先以歲計賸餘支應,不足部分,將會舉債,除可發行公債,若時間急迫也可以向銀行借款應因。 \n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感染人數不斷攀升,財政部官員直言,以SARS在2002、2003年爆發經驗分析,那兩年稅收分別較預算數短少849億及1203億元,這次疫情若持續擴大,不排除今年稅收也將較預算短少,不過,仍將積極配合政院做好紓困、防疫工作。 \n 據瞭解,2018年蔡英文總統原本想將歲計賸餘當成經濟紅包發放,遭外界抨擊下,不了了之,當時省下的360億上下歲計賸餘便可用於這次特別預算,加上去年歲計賸餘應可支應這筆600億需求。 \n 對於學者抨擊,疫情發展尚不明朗,便大舉砸錢,不但未能用於刀口上,當疫情擴大時,要再籌錢,速度恐會延宕。官員指出,這幾年財政穩健,去年甚至未舉借新債,為此,過去特別預算多會將《公債法》第5條排除適用,增加政府財務彈性,這次草案並未排除,即使如此,舉債空間還有1500餘億,若有急需,將會以向銀行借款,或發行公債因應,應不會發生政府需要時沒有資金可調度支應的問題。

  • 監委下鄉巡察 肯定苗栗縣府開源節流

    監委下鄉巡察 肯定苗栗縣府開源節流

    監察委員陳慶財、楊美鈴、章仁香7日巡查苗栗縣年度重要施政計畫、財政收支情形、未來施政方向,縣長徐耀昌與各局處首長出席簡報,監委對縣府努力開源節流給予肯定,並關心石虎保育、汙水下水道接管等執行成效。 \n \n 縣府主計處長吳月萍簡報指出,各局處室開源節流並縮減歲出規模,107年度歲計賸餘11億7456萬餘元,連續第3年收支呈現賸餘,未來將持續檢討各項支出及預算編列和理性,盼能早日改善財政狀況。 \n \n 陳慶財指出,苗栗在財政基礎不好的情況下,每年產生歲計賸餘,還能兼顧苗栗縣政與建設,實屬不易,並對汙水下水道接管進度感到驚訝,對縣政推動與縣府團隊的努力給予肯定。水利處長楊明鐃則說明,縣內汙水下水道接管率從2015年的8%提升到18%,為中部地區成長最多,預計3年內達20%,並持續提升自來水普及率,每年補助600戶自來水外線接管,3年內將普及率提升至90%,提升縣民生活品質。 \n \n 徐耀昌表示,未來將秉持初衷,持續開源節流,將歲計賸餘當作前瞻計畫的配合款,活化財政,並要求各局處長以創新、求變、接地氣思維,在專業領域發揮最大效能,讓社會有感。

  • 財政真平衡了?

    財政真平衡了?

     我國於民國87年中央政府總預算,最終決算審定有賸餘1,684億元,併計特別預算後仍有賸餘1,144億元,這是多年赤字後首度財政收支平衡,據府院稱107年又重返財政平衡。 \n ■我國的財政除了呈現在每年的總預算、跨年度的特別預算,另政府逾百個非營業基金(如產業園區開發管理基金、科學園區管理局作業基金等)的收支、負債也是觀察重點。 \n 最近從總統到行政院長都說,我們的財政平衡了,而且是20年來第一次達到平衡了。財政平衡是什麼?用庶民的話說就是,政府荷包滿滿沒有赤字了,甚至小有賸餘。 \n 我們依稀記得,前行政院長林全、主計長許璋瑤也曾津津樂道民國96年財政平衡的往事,何以如今蔡總統及蘇院長會說:「去年是20年來第一次平衡?」那麼林、許二人所津津樂道的平衡又是什麼? \n 把時間回轉十年,96年由於稅收意外超徵,全年未曾舉債,最後決算時還有點賸餘,因此林全、許璋瑤認為那一年財政平衡了。但如果把隱於「特別預算」裡的千億舉債計入,則那年並未平衡,仍有近百億的赤字。 \n 魔鬼藏在特別預算裡 \n 因此,看一國財政是否平衡,除了看每年的「總預算」,還得看跨年度的「特別預算」,如此才能看清財政實況。依此而言,上次平衡是發生在民國87年,距今已有20年之久。 \n 這樣看來,我們財政真平衡了嗎?看看近日總統、院長所提的財政賸餘1,080億元,不由得令人擔心,因為這個數字只是「總預算」的數字,只能證明總預算是平衡的,卻無法保證加上「特別預算」後也能平衡。 \n 去年中央政府原擬在總預算裡舉債千億,由於稅收比預期好,因此直到年終分文未舉,因此總預算得以平衡,政府雖在「總預算」裡沒借半毛錢,卻在前瞻基礎建設、治水等「特別預算」裡卻借了千億的債,舉債規模創下近七年最高。 \n 財政紀律才是關鍵 \n 總的看來,去年總預算這邊有千億的賸餘,特別預算那邊也借了千億的債,一加一減,約在平衡邊緣,可能有些許賸餘,或有些許赤字,這當中還得細算才可知曉,但無論如何,這個平衡是運氣使然,而非有什麼偉大的財政作為所致。 \n 何以說是運氣使然?因為去年股市交易熱絡,使得證交稅衝破千億,創下近八年最高,比起近年多了兩、三百億,而少了這兩、三百億,也就沒有平衡這件事了。 \n 其實,20多年來我國財政能否平衡,悉數取決於證交稅,以民國87年而言,若非證交稅收了1,197億元,何來平衡?再如96年若非證交稅達1,289億創下歷年最高,恐怕連局部平衡的邊也碰不到,去年的情況,理同如此。 \n 然而證交稅是機會稅,其稅收易受外部環境影響,極不穩定,能逾千億的年份更是可遇不可求,換言之,靠證交稅超徵而得到的平衡去年有,今年不一定有,這也是何以20年之久才出現一次平衡的原因。 \n 這樣說來,真正的財政平衡是來自於財政紀律,而不是依賴運氣,而財政紀律起碼要做到不濫開選舉支票才行,遺憾的是,20多年來我們政府一面大開減稅支票,一面又儘做無謂的補貼,以致預算赤字無年不有,特別預算扶搖直上,這樣的政治節奏,如何維持財政紀律?沒有財政紀律,何來財政平衡?這並非偉大的道理,但沒有偉大的政治家,是永遠也做不到的。

  • 107年度決算 20年來首度歲出歲入平衡

     中央政府總決算已連續兩年歲入歲出賸餘,106年度賸餘25億元,107年度賸餘增加至1,080億元;107年度整體決算(含特別決算)是20年來首次歲入歲出達到平衡,更是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創下的新高;107年度累計歲計賸餘是481億元,不是原本主計總處預估的386億元。 \n 總統蔡英文今年初發表新年談話時表示,行政院將提出具體方案,讓收入較少的民眾分享經濟成長紅利;當時行政院初估累計歲計賸餘是386億元,可以用來分享經濟紅利,惟決算結果出來,可用來分享經濟紅利的經費是481億元。 \n 107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歲入2兆177億元,歲出1兆9,097億元,歲入、歲出相抵,賸餘1,080億元,扣除償還債務792億元,107年度收支賸餘是288億元。 \n 行政院會日前通過主計總處編具的「107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及「中央政府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第1期特別決算」,將函送監察院。其中中央政府總決算附屬單位決算實際執行結果,營業總收入3.1兆元,營業總支出2.8兆元,收支相抵,淨利3,470億元;國庫共分得股(官)息紅利2,071億元。 \n 非營業部分,作業基金業務總收入1.8兆元,業務總支出1.7兆元,賸餘536億元,解繳國庫58億元;債務基金、特別收入基金及資本計畫基金來源1兆757億元,基金用途1兆86億元,賸餘671億元,解繳國庫19億元。 \n 蘇揆強調,從這兩年決算已清楚顯示,政府在嚴守財政紀律下,以特別預算擴大內需、刺激消費,帶動整體經濟成長,同時也使國家稅收增加。

  • 去年歲計賸餘有多少 答案出乎意料

    去年歲計賸餘有多少 答案出乎意料

    總統蔡英文元旦經濟紅利分享方案談話,一度引發外界高度關注政府到底有多少歲計賸餘,行政院主計總處今日在行政院會報告指出,107年度累計歲計賸餘為481億元。 \n蔡總統今年新年談話宣示,過去二年經濟有成長,國家的稅收也都超出預期,她已指示行政院提出具體方案,讓收入較少的民眾,能夠優先分享經濟成長的紅利。 \n隨後,行政院也研議經費將以歲計賸餘支應,初估歲計賸餘約386億元。 \n對於歲計賸餘為何是481億元而非386億元,主計總處副主計長陳瑞敏解釋,386億元是初估數,正確數字應是481億元,

  • 《稅收》去年整體決算歲入歲出,20年來首度平衡

    行政院會今(25)日通過行政院主計總處編具的「107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暨附屬單位決算及綜計表(營業及非營業部分)」及「中央政府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第1期特別決算」,將函送監察院。 \n \n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中央政府總決算已連2年產生歲入歲出賸餘,106年度賸餘25億元、去年賸餘增至1080億元。去年連同特別決算的整體決算賸餘47億元,為20年來首次歲入歲出達到平衡,更是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新高。 \n \n蘇貞昌指出,過去1年多來努力推動「前瞻基礎建設」,起初雖遭質疑是選舉考量、批評是債留子孫,但相關建設預算通過後,無論是硬體建設或軟體投資,共通點為經費均來自「前瞻基礎建設」,且獲各界好評。 \n \n蘇貞昌指出,上述計畫包括苗栗火車站周邊改善及鐵路一村等城鄉建設,新北市連結北市、桃園的環狀線二期北環及南環,已宣布核定近1400億元軌道建設預算。南投縣水環境建設的鳥嘴潭人工湖,文化部的扶植漫畫產業計畫,以及公視製播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 \n \n蘇貞昌強調,從這2年決算已清楚顯示,政府在嚴守財政紀律下,以特別預算擴大內需、刺激消費,帶動整體經濟成長,同時也使國家稅收增加,相信在政府與人民齊心努力下,國家財政會更健全、經濟會更發展,人民的生活品質也會更提升。 \n \n主計總處指出,107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歲入決算數2.01兆元,較預算數高出983億元,歲出決算數1.9兆元,較預算數節餘572億元,歲入歲出差短及債務舉借分別減少1555億元及1267億元,相抵後為賸餘1080億元,較原預算差短475億元大增1555億元。 \n \n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第1期特別決算方面,實際歲入決算數0.5億元,歲出決算數1033.5億元,差短1033億元以舉債支應。另外,實際歲出節餘37億元,主係城鄉建設、水環境建設及數位建設等計畫經費節餘所致。

  • 台南市107年度總決算賸餘52億多 年度預算零舉債

    台南市政會議17日通過107年度總決算,歲入歲出賸餘52億4955萬8702元。市府主計處長陳淑姿表示,歲入歲出平衡是厲行開源節流的結果。其中,歲出減少主要是補助或委辦計畫節餘、按業務需要減支、營繕工程及財物採購結餘、人事費節餘及各項業務撙節支出所致。 \n \n 陳淑姿說,107年度總預算歲入歲出均為848億5708萬7000元,執行結果,歲入決算數854億110萬3920元,達預算數100.64%;歲出決算數801億5154萬5218元,達預算數94.45%,歲入歲出賸餘52億4955萬8702元。 \n \n 其中,歲入部分,較預算增加5.44億元;歲出部分較預算減少47.06億元。歲出減少主要是補助或委辦計畫節餘12.99億元、按業務需要而減少支付12.76億元、營繕工程及財物採購結餘7.05億元、收支併列預算收入未達而減支5.49億元、實際進用員額較少等人事費節餘4.27億元、各項業務撙節支出3.02億元等所致。 \n \n 市府財政稅務局長陳柏誠也說,107年度決算賸餘為52億餘元,除節省開銷以外,收入面主要是來自稅收及規費增加。其中,稅收增加主要是土增稅增加7.3億元,契稅增加2.79億元,中央統籌分配稅因所得稅、貨物稅及營業稅均較預估增加,以致於普通統籌分配稅增加11.92億元。 \n \n 至於規費收入方面,受惠於房地市場交易增加,地政相關規費收入也較預算增加約1.43億元。全年執行結果,確實達成年度預算「零舉債」目標。

  • 工商社論》從年年赤字,談歲計賸餘的虛實

     從年初蔡總統提出要讓低收入民眾優先分享經濟紅利以來,各方為之側目,然而經濟紅利從何而來?政府官員說是來自386億的累計歲計賸餘(累計至106年為175億,107年估211億),而歲計賸餘又從何而來?官員又說是因兩年來稅收超乎預期,加以歲出努力節流所創造的成果。 \n 政府官員這個說法太過簡略,對財政稍有涉獵者都知道,我國財政大約以民國80年為分水嶺,此前是有餘裕的,此後日趨困難,年年入不敷出,非舉債難以度日,90年以來更經常循特別預算擴大舉債,自81~106年平均每年舉債2,300多億,年年舉債使得中央政府債務餘額由82年的8,000億升至目前的5.3兆元,如此連年赤字,年年舉債,何來歲計賸餘? \n 在解開這個矛盾之前,我們要先釐清若干統計定義,一般而言,政府收入可概分為「實質收入」與「非實質收入」兩類,前者為稅收、規費、事業收入及財產收入,又稱為歲入,當歲入不足以支應歲出,便會以舉債或賒借取得財源,舉債賒借所取得的收入即是「非實質收入」。 \n 所謂財政赤字是指歲入與歲出的差短,而歲計賸餘則是總收入減總支出的餘數,必須注意的是,總收入不同於歲入,是歲入加舉債收入,而總支出則是歲出加債務還本。由此可知,在年年赤字下,之所以還有歲計賸餘,最大的功臣便是年年逾千億的舉債收入(非實質收入),歲計賸餘雖名為「賸餘」,但在台灣長期財政困難的大環境下,早已名似而實非了。 \n 就以106年的決算審定數來看,這一年中央政府有112億的歲計賸餘,看似好的,但若非這一年有833億的舉債收入,何來歲計賸餘?再如103年,雖然稅收超徵700多億,但財政赤字還是高達1,271億元,所幸發行了1,920億的公債,因而創造了8億的歲計賸餘。104年、105年依舊入不敷出,赤字連年,之所以最後小有賸餘,依舊是舉債千億的成果。如此看來,所謂歲計賸餘,實不足以傲人也。 \n 這說明台灣長期以來的財政處境,沒有舉債資金的挹注就沒有賸餘,絕大多數年代的歲計賸餘,含債量極高,若以麵包來比喻,這個麵包的醱粉多而麵粉少,虛而不實,歲計賸餘的情況,大抵就是如此。 \n 至於去(107)年的情況如何?依財政部的資料,由於稅收超乎預期,因此並未發行公債,若果真如此,那麼去年的歲計賸餘是比較實在的,然而實情是否如財政部所估的這麼樂觀,仍待決算報告出來才會明朗,目前仍言之過早。 \n 更何況,我國的政府收支分列於三本帳,要並看三本帳才能呈現財政實況,這意思是說,即使去年總預算這本帳沒舉債,還得再看「特別預算」、「非營業基金」這兩本帳有沒有舉債。遺憾的是,去年特別預算這本帳仍發行了430億元的公債,併計年度預算、特別預算,我們去年所舉借的債務還是高於財政部所估的歲計賸餘,試想,這樣的財政狀況,這樣的歲計賸餘能算是經濟紅利嗎?能拿來分享給國人嗎? \n 再者,依預算法第23條已明訂:「非因預算年度有異常情形,資本收入、公債與賒借收入及以前年度歲計賸餘不得充經常支出之用。」把歲計賸餘當成經濟紅利分享給弱勢族群,屬於經常支出,於法不合,回顧歷年決算資料,昔日歲計賸餘大多移充為來年公共建設的財源,即令民國98年發放消費券曾移用歲計賸餘5,000多萬元,但那也是因應全球金融海嘯的「非常狀況」,於法有據,反觀今年全球經濟雖然看淡,仍難與金融海嘯相提並論,移用歲計賸餘為經常支出,可謂名不正而言不順。 \n 我們肯定政府近年的稅制改革,然而財政困難是慢性病,如同七年之病求於三年之艾,有了艾草還得醞釀3年才有療效,若把艾草比喻成稅改,如此急於把歲計賸餘當成紅利分享國人,也就沒有三年之艾了,這病也就治不成了。執政者必須明白,直到如今我們財政困難的情況並未改變,動不動就得循特別預算擴大舉債的情況也未改變,這從近年前瞻基礎建設仍得仰賴8年8千億的特別預算即可明白。 \n 特別預算原是因應戰爭、重大經濟變故之需,只能偶一為之,惟近年特別預算已年年有之,之所以如此,不就是反映我國財政日趨困難,非循特別預算無以為繼的現狀嗎?我國各級政府的債務10年來(97~106)已由4.3兆升至6.2兆,10年劇增4成,併計「非營業基金」的債務更已超過7兆,債務日趨沉重,財政情勢不容樂觀。以此觀之,如今這些許的歲計賸餘莫說是虛的,即或是實的,也絕不可視為經濟紅利而任意運用。 \n 至於歲計賸餘這個「名似而實非」的用語,該如何準確表達,以免決策者因誤解而誤判,從而引發輿論沒有意義的爭辯,財政部與主計總處也應乘此機會集思廣益,好好檢討改進才是。

  • 飄渺的歲計賸餘

    飄渺的歲計賸餘

     歐盟為健全財政,以利日後經濟及貨幣的整合,於1992年簽署馬斯垂克條約,要求成員國的財政赤字占GDP比率小於3%,債務餘額占GDP比率要小於60%。 \n ■106年我國中央政府債務餘額5.4兆元,加計地方政府後的各級政府債務高達6.2兆元,十年成長四成,若再加計非營業基金債務6,378億,政府總債務接近7兆元。 \n 自元旦總統表示要讓低收入民眾優先分享經濟紅利以來,各方反應熱烈,近日政府官員指出,近年稅收超徵使得累計歲計賸餘升至386億,未來將以這筆錢回饋弱勢群體。 \n 前述談話,會讓人有些不解,眾所周知,我國政府不是年年入不敷出,都得舉債度日嗎?在這個情況下怎麼會有賸餘?這不是矛盾嗎?說真的,從字面上來看確實矛盾,而要釐清這個問題,就必須從歲計賸餘的定義加以檢視,才會明白。 \n 我們經常聽到政府「入不敷出」,這裡的入是指稅收、規費罰款、事業收入、釋股賣地等「實質收入」,也就是我們通稱的歲入,當歲入不足以因應支出時,就得以公債籌錢,而舉債所獲得的收入則屬「非實質收入」。 \n 如此說來,我國中央政府年年都有赤字,年年都得舉債,哪來的賸餘?從文字直解,赤字與賸餘是互斥的,的確不可能同時並存。然而這裡的賸餘和我們的想像不一樣,並非歲入減歲出,而是總收入減總支出。 \n 歲計賸餘≠經濟紅利 \n 由於總收入囊括「實質收入」及「非實質收入」,收入膨脹許多,在這個穩定的架構下,只要來年稅收超徵,很容易就會出現賸餘,賸餘扣除債務還本之後,即是近日被熱議的「歲計賸餘」。 \n 舉例來說,行政院籌編106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時,研判入不敷出,須舉債1,300億,惟次年景氣復甦轉強,稅收超徵500億,舉債規模雖略減但還是借了800多億。決算下來,這一年賸餘高達850多億,扣除債務還本後的「歲計賸餘」也超過百億。 \n 然而,逾百億元的歲計賸餘能算是「經濟紅利」嗎?看來不行,試想,若非有800多億的舉債資金灌進總收入,何來上百億的歲計賸餘?這告訴我們,歲計賸餘的增加多數時候只是政府債務負擔的加重而已,何喜之有? \n 我們再看103年決算報告,有648億的賸餘,扣除債務還本,歲計賸餘也有8億,然而這依舊是拜這一年舉債1,920億所賜,並非代表預算平衡了,事實上,這一年的財政赤字仍高逾千億。 \n 財政赤字 顯露財政實況 \n 明白這些定義之後,我們就可以理解,財政赤字與歲計賸餘是有可能同時並存。當一邊傳出歲計賸餘擴大的好消息,在另一邊財政赤字卻可能更上層樓。那麼,哪個指標才能反映我們的財政情勢呢?當然是財政赤字,因為歲計賸餘虛實交錯、真偽莫辨,而赤字的變化則足以反映財政實況。 \n 這也是為何當年歐盟馬斯垂克條約所訂的財政紀律著重在赤字、債務的規範,而未提及歲計賸餘的原因。如今執政當局提出一個虛浮飄渺,真偽莫辨的「歲計賸餘」,名之曰經濟紅利而以之分享國人,甚為不妥。政府協助弱勢族群是對的,惟以這樣的方式給錢,可謂名不正而言不順,執政當局宜再三思。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