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跨國產區的搜尋結果,共03

  • 《紡纖股》聚陽5大跨國產區&6個成長動能 外資喊買進

    成衣大廠聚陽(1477)獲外資給予「買進」評等,目標價230元。聚陽今盤中重新站回周線。 \n 聚陽係亞太地區著名之流行成衣全流程整合製造商。聚陽的優勢包括:一、優秀的管理能力,經營5大跨國產區,並且生產多類型的成衣品項。找出最佳的生產模式,以維持穩定的獲利能力。二、高附加價值服務:提供客戶一站式採購,與多面向的高附加價值服務。包含了產品設計、快速打樣與原物料整合等服務。三、垂直整合的能力:藉由合資模式,切入上游越南布廠的營運,未來將可以有效掌握原料品質與價格,達到降低採購成本,提高獲利的效果。 \n \n 聚陽採多角化經營,包括5個跨國產區,20個以上的客戶和上百條的生產線產能。而彈性管理則有約8%的代工產能,快速補貨能力和優秀的存貨管理。 \n 針對未來3年,聚陽也喊出6個成長動能,包括3新(新市場、新客戶、新產品)+3合(供應商集中統合+價值鏈垂直整合+數位化商品整合)。在3合的部分,供應商集中統合:依照客戶的集中採購計畫,持續增加市佔率;價值鏈垂直整合:藉著掌握布料的來源與品質,提供客戶有競爭力的採購價格以及數位化商品整合:藉由新科技導入3D系統整合,縮短供應鏈流程等。 \n 目前聚陽的主要客戶包括:Gap,Fast retailing,Kohl’s,Walmart,Target,公司也積極開發亞洲及歐洲客戶。 \n \n

  • 糧食供應鏈 恐遭外資掌控

    2008年開始,WTO關於外資進入中國大陸糧食流通領域的過渡期結束,外資可以在大陸進行糧食收購、銷售、儲存、加工和進出口等經營,跨國糧商已經將觸角伸向流通領域,布局東北糧食物流,控制倉儲和物流,掌控採購主動權,進而控制農民種植意向,與國際糧商掌握南美大豆市場的模式如出一轍。 \n由於大陸糧食物流產業尚不成熟,大型糧食貿易和物流企業,對大陸糧油市場的整合還不夠,跨國糧商趁虛而入。去年就有超過4000萬噸的外國大豆堂而皇之地流入大陸,連續第5年創下歷史最高紀錄。 \n有序吞食大陸市場 \n大陸大豆市場的開放,對跨國商人而言是一大利多;第一步先拿下供應鏈管控,這是洋商強勢切入中國大豆壓榨產業,進而控制大豆的採購權的先聲。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司偉說,檢視跨國糧商在大豆供應鏈方面的布局,可說是符合經濟規律,有序地吞食大陸市場。 \n大陸的大豆多半非屬基因轉殖,進口則反之。不過目前非基因轉殖的大陸自產大豆,卻沒有在市場上占到便宜。 \n黑龍江大豆協會副秘書長王小語和中華油脂網主編郭清保都認為大陸目前的大豆市場尚屬脆弱,對開放趨勢下進入的外商毫無招架之力,「市場機制在應對國際市場,在融入到WTO的規則當中,缺乏一些有效的應對方式和措施。」王小語甚至怪罪到「WTO網站是純英文的,連農業專家都難解讀,何況是想利用其規則保護自己弱勢產業的大陸農民呢!」 \n跨國糧商採取併購、參股、合資等形式,此前已趁勢低價殺入並控制了大陸近60%的大豆壓榨企業。等於宣告大豆流通的上游被外資控制。 \n專家憂步巴西後塵 \n一些跨國糧商已開始在山東、河南等糧食主產區建立或併購糧食加工企業,甚至有跨國糧商在江蘇等省準備建立糧食收儲企業。有業內人士表示,如果大豆加工和貿易被外資全面掌控,大陸的大豆供應及飼料工業、畜禽、水產養殖業的發展將全面受制於外資;而傳統豆製品、肉、蛋、奶及水產品供應將面臨挑戰,嚴重危及到食品安全。 \n消息顯示,巴西大豆出口量位居世界第一;獲益的卻是跨國大糧商。如美國某巨型大盤商,其在巴西主要大豆產區就有50座糧倉,6個大豆加工廠,4家榨油廠,在巴西4大港口擁有專用碼頭和運輸車隊。現在大陸的業界人士似乎從巴西看到他們不願看到的未來。

  • 東北米倉 跨國糧商搶進

    隨著市場對精緻米的需求逐年提高,精緻包裝米占大陸白米市場額雖僅4%,但每年增長速度卻在50%以上,跨國糧商看中大陸目前飲食精緻化的商機,正鎖定地形和氣候都適合產米的東北,與當地農民簽下種植協議,並選擇著名產區來做稻米加工基地,未來黑龍江、哈爾濱等地可能與日本越光米齊名。 \n大陸雖為產米大國,卻缺乏完善的企業化領導,跨國糧商擅長行銷及包裝的長項,讓他們爭相選擇這些著名的水稻產區作為其大米加工基地。 \n穩定供應量 搶先機 \n由於跨國糧商多半沒有自己的耕地。所以,他們試圖以訂單農業的形式,與東北種糧大戶簽訂水稻定向種植協議,企圖將大量稻田變成企業專屬種植基地,一但某家糧商有固定農戶提供穩定的供應量,就等於占了大陸這塊市場的先機。 \n目前跨國糧商首先要面對的問題是,就算有了固定的農戶供應白米,想擁有優質且穩定的供應者,卻還有一大段距離。如果沒有優良品種、產區、種植技術、優厚的收購價格也難保證優質穩定的供應。大陸稻米的種植較為複雜,缺乏規模化,米種差異也很多。即使是互為鄰居的兩戶人家,種植的水稻品種也不同。 \n訂單執行率低待改善 \n而且,據不完全統計,目前訂單農業的執行率不足20%。除了執行率低,糧商的投資風險還包括,每年糧食價格不同、農民種到一半放棄,或者到了收割之際把糧食賣給出價更高的糧商等,截至目前發展,跨國糧商目前在與農民的訂單合作上,沒有哪家企業經驗已經成熟。 \n成立專門農藥化肥公司 \n此外,每收購一噸大米,糧商都需要付出高於國家收購價60元的成本,按照年產量30萬噸計算,企業必須多付出的成本是1800萬元。但是多數企業的目標並非鎖定金字塔頂端的客戶,他們的目標仍是老百姓,因此,在銷售上,精緻包裝米的定價只能比普通米貴一些。企業認為,稻米業的特點是投資大、利潤薄、見效時間長的產業。利潤是要按照噸來計算的。 \n即使問題甚多,跨國糧商卻清楚在大陸每年年產水稻18億噸的市場上,只要能占據一定的份額,收益就十分驚人。所以,許多糧商認為,只有通過一年又一年地與農民兌現合同來積累信譽。而為了獲得高品質的米,他們也成立了專門的農藥和化肥公司,為訂單農戶提供種子和專家,以及種植指導手冊,他們相信假以時日,這個產業會越來越成熟。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