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軍心動搖的搜尋結果,共05

  • 杯葛軍改 國民黨團突襲佔領主席台

    杯葛軍改 國民黨團突襲佔領主席台

    立法院臨時會今天繼續處理軍改案,不過國民黨團一早突襲佔領議場主席台,並在主席台前貼上「錯誤年改、拒絕背書」、「欺負退役、欺騙現役」等標語杯葛議事。 \n \n軍改案昨天已經就有共識無爭議條文進行二讀,原定今天要就起支俸率、18%優存利息、遺屬年金、離婚配偶請求權等爭議條文進行表決,並完成三讀。 \n \n國民黨團書記長李彥秀說,民進黨應站在不同角度思考軍人職業特性與公教不同,可是在年改過程中,只看到民進黨的政治算計,協商時也看不到民進黨的誠意。她強調,民進黨對軍人清算鬥爭,行政院版草案更對中低階層退役軍人照顧不足,軍改將動搖國本與軍心。 \n \n民進黨團幹事長何欣純則不滿指出,民進黨團花了這麼多時間溝通與協商,希望增加朝野互信的基礎,國民黨團卻背信,讓朝野互信蕩然無存,「今天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一定會照節奏讓軍人年改案三讀。」

  • 多頭軍心動搖 台股跌破季線

     台股休市期間歐美股市全面收黑,亞股持續下挫,台股昨日出現補跌,前幾大權值股震盪走低,多頭軍心動搖,收盤大跌140.29點,跌幅1.85%,收在7451.72點,微幅跌破季線7454點。分析師指出,由於技術面與籌碼面不利多方,短線指數持續向下尋求支撐的機會不小。 \n 美股動盪,反觀大陸股市已來到3周新高,隨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即將舉行,惠理康和投信投資長唐雲益指出,台灣經濟深受美國、大陸兩大經濟體影響,儘管近來美股創新高後不免會拉回,影響台股投資氛圍,但值得投資人留意的是大陸在新領導人上台後,振興經濟政策陸續出台和年初放寬貨幣政策效應將在6到9個月後生效,投資可多留意受惠大陸經濟相關類股。 \n 元大多多基金經理人劉興唐表示,外資在摩台指淨空單明顯增加,外資借券餘額創下新高,顯示外資心態偏空,由於近期台股成交量萎縮,外資在台股動向將左右後市表現。 \n 劉興唐認為,台股中期來看,比較需要留意的時間點將落在美國總統大選後的財政懸崖問題,以及大選後政策支撐力道消失後股市將會自然波動,屆時對台股影響將會較明顯。

  • 兩岸史話-北洋裂變 軍閥與五四

    兩岸史話-北洋裂變 軍閥與五四

     總要和平,不要激烈。他如要罵,我們假裝聽不見。他如要騙,我們不要受騙。 \n 當然,看當時人編的資料,也不斷有軍警如何殘暴,學生挨打,甚至流血的報導,但比照後來的事件進行就知道,這種說法,多為宣傳的需要,眾多被打受傷的人,好像沒有幾個進了醫院,更看不到對傷員慰問方面的報導。比如武昌高師事件,學生方面說傷了幾十人,但真正在醫院裡接受各方慰問的,只有陳開泰一人。 \n 警廳長溫情慰諭 \n 而且據1949年之後大陸當事人的回憶,在五四運動已經被抬到天上的情況下,軍警的殘暴,如果真有的話,按情理,應該大肆渲染的,卻恰恰沒有這種渲染。相反,在當事人的回憶中,連最殘暴的濟南軍警,都相當仁慈,軍警要關城門,學生將腿塞進門縫,他們就不敢關,結果讓學生湧了進去。 還有人回憶說,當時的軍警根本不敢用刺刀碰學生。五四當口,上海警察廳廳長徐國梁有篇對警察的「慰諭」,很有意思,抄在下面,人們可以從中看出當時軍警真實態度: \n 近來學生罷課,商家罷市,大家兄弟晝夜四班巡邏,辛苦的了不得,本廳長很過意不去。大家兄弟到上海幾年,遭過幾次變亂,個個皆能守秩序,服從長官的命令,當長官的非常的歡喜,非常的相信。這一次又碰著這宗風潮,我們警察向來以保護人民生命財政,維持地方秩序為天職,望大家仍舊遵我們的章程,盡我們的天職,服從上官的命令,不要聽他人的煽惑,在公時不要與路人閒談,下公後自己休息休息,不要無故出門。 \n 我們漂洋過海,幾千里路跑在此地,好容易每月賺了幾塊錢,養我們的妻子老小一家人家。一旦要變了主義,受了匪人的騙,小則差使撤掉,大則性命攸關。本廳長與大家兄弟相處7年之久,同生同死,真不容易。況且又是同鄉居多,所以將肺腑的話告訴於你們,你們千萬記在心裡。再遇著學生成群結隊,須力去解散他們。遇著他們拿著旗子棍子的,就趕速沒收過來。如若他們不服從,就到本署報告官長,請示辦法。總要和平,不要激烈。他如要罵,我們假裝聽不見。他如要騙,我們不要受騙。我們聽他的話,要絕對的不聽。如要說出非法的言語,你們就立時將他們拿住,送到署內,自有辦法。這幾天之內,大家要格外辛苦辛苦。本廳長心中有數,決不能辜負你們一番勞苦。特此傳諭。 \n 上海的警察,都是山東人盧永祥從山東帶來的老鄉,跟上海護軍使的軍隊一樣,都是當年的莊稼漢。維持秩序,當然是警察的任務,但是,一方面,徐廳長擔心因山東問題而起的五四運動,使得這些山東鄉親組成的警察們受到「煽惑」,軍心動搖,一方面,又要讓警察們儘量克制,別跟學生發生衝突,把事情鬧大。在這樣縮手縮腳的方針下,警察能做點什麼,做到什麼地步,可想而知。上海如此,別的地方也差不太多。 \n 五四發生的時代,是個軍人當家的年月。按理說,但凡軍人政權,都有幾分強橫,但是,當時當家的段祺瑞更多以為自己是政治家,而非軍人,比起他的老主公袁世凱來,他更樂意尊重民主體制的一些規矩,在議會不聽話的情況下,不是簡單地廢掉它,而是另起爐灶。因此,儘管段祺瑞推動了武力統一,激化了各方面的矛盾,但他所掌控的北京政府,跟袁世凱時代相比,畢竟是個弱勢政府,武力統一所用的武力,基本上要靠金錢購買,錢花出去不少,但效果不佳。 \n 各地的軍頭,有錢主兒,不肯出兵,肯出兵的,不是地盤差,就是散兵游勇,像曹錕、吳佩孚這樣別有懷抱的主兒,非常少。到了前線,個個都要餉積極,打仗消極,出工不出力。即使皖系的嫡系,也未必真心擁戴其武力統一的政策。五四運動之所以爆發,是因為國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委屈」,這種委屈,不僅學生有,多數上層人士也有,甚至部分軍頭也難以無動於衷。 \n 運動狂不敢強壓 \n 普遍的委屈匯成愛國主義的洪流,在這個洪流面前,任何人都不敢公然對抗,儘管手裡有槍,但絕沒有任何一級政府敢於自甘被人扣上賣國的帽子。但是,在運動當口,只要有所舉動,就難免背上賣國的黑鍋。在軍閥混戰的時代,一個軍頭背上這樣的黑鍋,不僅意味著得罪了當地的紳民,而且意味著在日後可能的戰爭中,喪失了生存的合法性,在戰前的電報戰中,自己先失一局。 \n 因此,儘管北京當局特別想把運動壓下去,但卻始終不敢用強,各地軍頭皮裡陽秋,首鼠兩端,而且個個都積極地跟曹、章、陸劃清界限。所以,運動不僅沒有在各地軍警的阻攔中消退,反而如火如荼地越捲越大,直到運動中人自家沒了熱情,才自然退潮。唯有作為嫡系的參戰軍師長馬良,有了一點強硬鎮壓的表示,也很快淹沒在鋪天蓋地的抗議聲中,被誣為主張中日合併的賣國賊,不得不銷聲匿跡。 \n (待續)

  • 我見我思-哈哈鏡裡看「中國軍」

     退伍老將組團赴陸參訪,外界早有議論,並非新鮮事;最近則因共軍少將羅援的一番轉述與聯合報的「據悉」報導,加上大選年的政治敏感,因此鬧得滿城風雨,火上添油。但問題引爆倒也全非壞事,正好藉此反思兩岸交流以來,雙方在既親和又敵對下,如何釐清心防與心態的微妙關係。 \n 這次事件的爆點在於,羅援所引用國軍將領所說的「不管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到底是不是聯合報報導的夏瀛洲所說?事情鬧開以後,夏立刻否認,羅則隨後強調夏的確沒這麼說,這些都只是其一貫觀點。令人玩味的是,即使夏沒說,那麼其他國軍退將有沒有說過或表達過類似的看法呢?特別是,羅援在受訪時還加了一句:「其實沒有什麼可以吵的,這難道不是事實嗎」? \n 這的確不是事實!兩岸和平交流以來,平心而論,雙方政經人士在各種公私場合出現過「兩岸都是一家人」的說法,所在多有,甚至把酒言歡大談「大家都是中國人」也不稀奇;但兩岸同文同種,民族、文化、血脈相連是一回事,在現實上國家、體制、外交、軍事等層面的差異與對抗,卻是另一回事。民間應該大幅交流,政府可以努力和解,但維繫國家安全的國防卻是重中之重,心防之最,如果國軍因為退伍老將們的帶頭示範,混淆分際,而讓全民產生誤解,必然會引發軍心動搖,民心惑亂,國家主權淪喪的疑慮。 \n 所謂「兩岸、兩軍都是中國軍」的說法,共軍可以說,強者大者可以如此訴求,但偏就國軍不能說,弱者小者不可如此認知。再退一步看,某些國軍退將們這些年來未獲授權,苦心孤詣地或赴陸輸誠,或一廂情願地試泯恩仇,是否有分毫改變共軍飛彈對我、不放棄武力犯台的現實?還是反而成了被宣傳統戰的樣板?所謂「都是中國軍」的邏輯是果真實現了想像中的共禦外侮?還是先在現實中失去了應有的把持心防? \n 相對於這些想法過於天真浪漫、被民族情感氾濫得昏了頭的人,台灣內部還有另一群彷如活在舊時空裡,被非理性的恐共、仇共情緒打亂了正常思維的人。某些退將們登陸後的言行,雖然傷害台灣人民的觀感與情感,應予嚴肅導正,但在某些民進黨人士與綠媒的眼裡,竟可立刻無限上綱為「叛國違法」之罪!他們似乎渾然不覺,台灣早就解嚴,刑法一百條早就廢止,沒有洩漏軍機也未著手行為的言論自由,雖不中聽中意,又豈可亂扣叛國違法的大帽子?如今他們的猙獰肅殺,不正是當年人權鬥士們犧牲奮鬥、必欲推翻的亂源嗎? \n 兩岸是否都是中國軍?這事既嚴重也好像沒那麼嚴重,聰明人自有他的解讀與判斷;但整個事件就像在哈哈鏡的角度擺弄下,折射出台灣內部兩種扭曲的變貌,而這兩種變貌都不是兩岸交流大勢之下,所應該理性呈現的正相。還好,從頭到尾,夏瀛洲和老將們並無一人應和羅援的說法,這至少證明,我們的老將們還是不笨的。

  • 短 評-三軍統帥的難題

     退役將領赴大陸訪問失言,引發政壇軒然大波,馬英九總統在錯愕、痛心之餘,要求相關部會研擬退役將領集體赴大陸的行為規範。平心而論,這是一個難題,因為人的行為或許可以規範,但卻未必能規範人的心。 \n 隨著兩岸交流日益頻繁,衍生各種形形色色的交流效應,其實已不足為奇。退役將領前往大陸參訪,並非始於今日,但往返次數和交流程度,卻是兩岸關係冷熱的參考指標。 \n 然而,愈是熱絡就愈要冷靜,曾肩負保國衛民之責的國軍將領,更是需要在熱絡交流中保持冷靜的頭腦。馬英九之所以強調退役將領戎馬一生,以反共、愛國及保衛人民為信條,正是要提醒那些退役將領「勿忘初衷」,別動搖軍心,傷害了人民對國軍的信賴感。 \n 不過,就像人有五根手指頭,長短皆不一。在退役將領的登陸中,有人大張旗鼓,以降低兩岸敵意為己任;有人則是作風低調,謹言慎行,深怕沾染不必要的政治塵埃。 \n 面對退役將領集體跑大陸的現象,別人可以不理,法令可能也管不著,但是身為三軍統帥的馬英九,卻不能視而不見,甚至當爭議言論出現時,他還得出手處理。這不單單是因為老將失言必然衝擊總統選情,嚴重者還會動搖軍心。 \n 馬英九在與美國智庫視訊時直言,「主權」與「兩岸關係」仍是未來總統大選中最大的難題。現在看來,他還真有先見之明,只不過他想對登陸行為做出規範的苦心,那些老將軍們真的懂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