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退役飛行員的搜尋結果,共23

  • 尷尬了! 巴釋放被俘印度飛行員為前空軍元帥之子

    尷尬了! 巴釋放被俘印度飛行員為前空軍元帥之子

    日前被巴基斯坦軍方俘虜的印度空軍飛行員阿比納丹(Abhinandan Varthaman)於3月1日下午獲釋,巴軍與印軍於阿姆利則(Amritsar)的瓦加阿達利(Wagah-Attari)口岸進行人員移交。網上傳出被俘的飛行員是印度前空軍元帥之子,印度媒體對此三緘其口,巴國所公布他被俘視頻與圖片皆不轉載引用,有些媒體甚至刻意將阿比納丹宣傳為「空戰英雄」。

  • 125名退役官兵重回美國空軍 成效普通

    125名退役官兵重回美國空軍 成效普通

    美國空軍這幾年一直面臨飛行員不足的問題,為此他們希望退役人員回到軍職。自5月以來,已有125名退役飛行員、和空戰管理人員申請返回現役,遠比原本希望的1000名來的少,但也不無小補。

  • 眷村子弟飛行夢展  展出眷2、3三代飛行故事

    眷村子弟飛行夢展 展出眷2、3三代飛行故事

    新竹市眷村博物館即日起推出「眷村子弟飛行夢主題特展」,此是台灣首次以過去50年空軍發展史及眷村2代、3代飛行員為主題的特展,並介紹4位退役飛行員、兩位現役飛官的精彩故事。 \n \n 文化局指出,「眷村子弟飛行夢」主題特展,展出特點是以新竹眷村的2代、3代飛行員,學成後奉派新竹基地先後駕駛F-86、F-100、F-104、及幻象2000等戰機執行台海領空巡弋任務的事蹟,而透過此主題特展在814空軍節前呈現出來,更深具歷史與傳承意義。 \n \n 除了「飛行員故事」外,還有包括介紹新竹基地歷代戰機與各類勳章的「看見空中雄鷹」,以及展出飛行意象與戶外裝置的「御風而行」及「夢想高飛」。詳情可至新竹市文化局官網http://www.hcccb.gov.tw瀏覽。

  • 最資深飛官 澳洲F/A-18戰機駕駛66歲才退役

    最資深飛官 澳洲F/A-18戰機駕駛66歲才退役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CNN)報導,與民航不同、戰機飛行員身心需要承擔的壓力更大,再加上高危險性的飛行與任務,讓許多戰機飛行員多半在40歲之際,就會轉為地勤或訓練教官角色。但在澳洲空軍(RAAF),卻有一名F/A-18「大黃蜂」戰機(F/A-18 Hornet)飛官,一直堅守在第一線飛行任務上直到66歲退役為止,當時不僅成為全球最資深的現役戰機飛行員,也得到金氏世界紀錄(Guinness World Records)的認定,成為紀錄保持人。 \n \n服役於皇家空軍76中隊(76 Squadron)的指揮官菲利普佛利(Phillip Frawley),共有49年的飛行員經驗,總飛行時數累積至1萬小時以上、戰機飛行時數則有6,000小時,都是非常驚人的數據。從1969年加入空軍開始,佛利展開他精彩的飛行生涯,曾奉派赴沙烏地阿拉伯駐點5年。 \n \n在成為戰機飛行員前,佛利最早是駕駛C-130「力士型」運輸機(C-130 Hercules),後轉訓成功後,先後駕駛過幻象3型戰鬥機(Mirage III)和F/A-18「大黃蜂」戰機。澳洲空軍不到百年的歷史中,佛利可說是親眼見證的重要人物。在退役前的專訪中,在他飛行員生涯中,最讓他感到驕傲的,莫過於親手教導了499名澳洲空軍飛行員! \n \n佛利於上月29號,與眾多畢業學生一同,擔任雙座版F/A-18「大黃蜂」戰機的後座教官,最後一次執行飛行任務。他的妻子凱莉安(Kerry-Anne)和兒子史蒂芬(Steven)也來到基地為他打氣,一同歡送這位人老、身心卻永遠不老的「資深」戰機飛行員。 \n

  • 美國空軍T-6教練機供氧問題終於解決

    美國空軍T-6教練機供氧問題終於解決

    前陣子,美國空軍的初級教練機T-6,發生一系列的飛行員出現了缺氧症狀事件,使得T-6被停飛了一個月,造成今年美國空軍的新飛行員完訓比例將減少10%。幸好T-6的供氧問題得到解決,今年夏天前,所有的T-6都會恢復飛行。 \n \n軍事時報(militarytimes)報導,美國海空軍的飛機供氧系統(OBOGS)兩年來一直都傳出問題,甚至包括T-6渦輪螺旋槳教練機,這導致今年美國空軍的新飛行員只有1,109名,比原先預計的降低10%。為此,美國空軍特別成立檢討委員會,徹底檢視OBOGS哪裡有問題,最近在眾議院的國防委員會詢答當中,美國空軍的達夫.高登飛將軍(Dave Goldfein)表示,似乎找到了原因,他保證在今年夏天前444架的T-6教練機,至少有275架可以重復飛行。 \n \n高登飛說:「我們發現,OBOGS系統中,確實有3個部倍的故障比例比較高,現在正以更換組件的方式來改善,改善完畢後就可以讓T-6回到空中。」 \n \n空軍裝備司令部部長艾倫.帕利科斯基(Ellen Pawlikowski)說:「飛行員生理不適的的根本原因還不得而知,必須要細分為缺氧、低碳酸血症、高碳酸血症或其他醫療狀況,以確定供氧系統的哪部分出現異常。」 \n \n帕利科斯基解釋高登飛所說的3部分故障,他說:「冷凝器中發現本來不應該存在的溼氣,我們也發現有些閥門不完整。另外我們在考慮耗材零件的使用時數,原本規定的4500小時,可能不一定正確,或許在之前就已經劣化了。」 \n \n除了對OBOGS進行改善之外,帕利科斯基還打算為T-6安裝備用氧氣瓶,一但感覺呼吸異常,還有罐裝氧氣可用。 \n \n到今年4月,美國空軍將用兩架T-6飛機進行實驗與對照:一架是沒有更換OBOGS的,可能會缺氧的飛機,另一架是已更換OBOGS,應該不再有缺氧問題的。這2架飛機將由儀器操縱,來收集供氧的情況,是缺氧或是二氧化碳未排乾淨等可疑問題。 \n \n除了T-6的問題影響訓練以外,這幾年美國空軍一直有飛行員缺額的麻煩,因此正在提高飛行勤務獎金,提高生活品質來挽留飛行員。高登飛說,目前美國空軍目前已經採取了66項對策,改善飛行員的生活,包括放鬆任務節奏,給予更多休息時間等。改善計畫也包括減少飛行員的文書工作量,讓他們的服勤以飛行為主,而不是在辦公桌後簽公文。 \n \n至於「老飛官回鍋政策」,高登飛說,大約15名退休飛行員願意回到空軍服務,他之後開玩笑的說「我85歲的退役戰鬥機飛行員父親也打算回空軍,我只能委婉的拒絕他的好意。」 \n

  • 飛官人才荒 美軍邀請退休駕駛重返基地

    飛官人才荒 美軍邀請退休駕駛重返基地

    據美國空軍時報(Air Force Times)報導,民航機駕駛不好培養、需要高耐力和抗壓力的戰機飛行員更是不容易。美國空軍有鑑於國內飛官人才荒,為了能讓戰機駕駛維持一定數量,近日內宣布,將邀請未滿60歲、退休前5年軍階在上尉、少校和中校的退役飛行員,回到部隊且重返天空,協助軍方補足空缺的人力,並讓現役的飛行員們能夠有更多喘息的時間。美國空軍人才中心發言人迪克森(Michael Dickerson)表示,這將是一個延續並增加更多優秀飛行員的好方法。 \n \n根據訓練計畫,美國空軍期望每年新增200名合格戰機駕駛員,但由於全球局勢快速變化,多地擴編和駐軍的結果,卻讓訓練計畫緩不濟急。新上任的空軍部長威爾森(Heather Wilson)在高層建議之下,簽署退役人員回聘值勤計畫,主要是為了讓這批有經驗且仍有體力能飛行的資深駕駛們,能再次返回基地,以他們的專業與飛行經驗,給予現役的飛行員們比課堂上更直接且真實的訓練。 \n \n雖然不會直奔前線或執行危險任務,但美國空軍認為,這批有資歷的駕駛們,能協助補上各中隊上訓練與管理長官缺,讓更多兼任此職務的飛行員能投入飛行任務。回聘計畫門檻也不低,體能要求必須通過二級飛行體能測驗,並至少要擔任主官職10年以上者,才能符合申請門檻。 \n

  • 美空軍機師荒 只好請退役飛官回任

    美空軍機師荒 只好請退役飛官回任

    截至今年9月份,美國空軍的飛行員人數短減少了1,555人,其中1,211名是戰鬥機飛行員,而且缺額還會持續增加。 \n \n商業內幕(businessinsider)報導,美國空軍考慮了一系列措施來補飛行員缺額,包括更廣泛的招聘、更多變的培訓課程、增加勤務獎金等,而最新做法是希望退役飛行員能夠自願回鍋服役1年,這項計畫稱為「自願回歸勤務計畫」簡稱VRRAD。目前該計畫的初步名額是25名,由於各型飛機都有缺額,所以退役飛行員有可能駕駛任何飛機,包括轟炸機、戰鬥機、直升機、加油機和無人機等。 \n \n美國空軍參謀長大衛.高登菲(David Goldfein)表示: 「我們的戰鬥機隊伍是美軍的最先鋒,他們總是率先對抗我們的敵人,因此我們必須早日擺脫飛行員缺額,當然最重要的就讓他們生活有保障,才會願意繼續為國效力。」 \n \n目前VRRAD計畫最重要的當然是提高飛行員待遇,留營愈久的待遇會好,留營超過12年每月最高加給達到1,000美元(約30216新台幣)。地勤人員也有激勵性薪酬,服役超過14年的地勤員最多可達600美元(約18130新台幣)。 \n \n之所以美國空軍遇到如此嚴重的機荒,當然和空中勤務繁重,而待遇又不如民間有關,其實美國空軍自1970年代開始,待遇就已經不如民間航空公司了,只是在反恐戰爭後,美國空軍的出勤範圍比冷戰時期還大,海外駐紮時間也比以前要長的多,所以多數人在服役期滿後就不再留營了。 \n \n空軍秘書長希勒.威爾遜(Heather Wilson)強調,「商業航空公司的招聘人員,以及飛行員面臨強制性退休年齡,都是空軍失去飛行員的主要因素。」 \n \n目前美國空軍將役期分成提5年期和9年期,飛行員服滿9年可以獲得高達455,000美元的獎金,目前還考慮延役1年和2年的獎勵辦法。 \n

  • F16飛官 夾帶麻糬出任務

    F16飛官 夾帶麻糬出任務

     網傳一張航空迷拍的空軍F-16戰機機艙內有兩盒麻糬。空軍司令部昨天表示,401聯隊中校飛行官於日前執行轉場任務時,夾帶私人物品上機,空軍將要求加強飛行紀律;但有退休飛行員說,這是戰機轉場的禮貌,一般都是客場部隊的主官,託轉場的雙座機帶給主場主官的伴手禮,無須大驚小怪。 \n 這張F-16戰機夾帶麻糬曝光後,外界有人批評F-16戰機淪為採買機。 \n 空軍官員指出,這架飛機是從花蓮基地飛到高雄岡山,準備進行空軍官校陳展的戰機。一般來說,危險物品、違禁品如打火機、手機等,規定不能帶上機,但是帶水等補充能量的食物,並未禁止。 \n 不過,空軍401聯隊政戰主任郭志華上校指出,基地不鼓勵帶私人物品上飛機,部隊會加強宣導,若有需求要帶東西,可請地勤人員或用飛機加掛行李夾艙的方式,盡量避免使用這樣的方式。 \n 一位退役飛行員則說,飛機上有一些小空間可以放一些小東西,但要注意不可影響飛機的操作,可以放最大的量約是飛行員的提包或頭盔袋;他說,飛官同學分散各基地,見面不易,人情往來,不礙飛安,不誤戰備,何錯之有。 \n 這位退役飛行員說,軍人雖有陽剛規矩的一面,也有赤子之心;如果換個角度從人性觀點看雙座機後座的那兩盒麻糬,讓人莞爾一笑。他說,早年台灣經濟不好,F-86飛琉球,在戰機可用空間內都塞滿了女紅及絲襪,帶回來讓妻子或女友高興的。 \n 由於並未明文規定,因此空軍僅要求各單位加強飛行紀律,並援為案例實施宣教,避免類案再生,但不會懲處飛行員。

  • 美駝峰飛行員:那些年我們為蔣公而戰

    美駝峰飛行員:那些年我們為蔣公而戰

    除了舉辦飛虎年會外,在本年度於亞特蘭大迪卡爾布桃樹機場(Dekalb Peachtree Airport)舉辦的第三度戰鷹周末(Warbird Weekend)上,紀念空軍邀請了四位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駕駛運輸機,為國民政府輸送戰略物資的駝峰飛行員出席活動,講解自己的戰時經驗。 \n \n駝峰飛行員不等同於「飛虎隊」 \n\t目前居住於路易斯安那州門羅(Monroe),專程趕赴亞特蘭大的駝峰飛行員協會(Hump Pilots Association)主席溫雅德(Jay Vinyard)在接受《中時電子報》獨家專訪時,一再強調自己不是「飛虎隊」(Flying Tigers)。他指出,執行駝峰運輸任務的美軍飛行員均隸屬於美國陸軍航空軍的空運司令部(Air Transport Command),而不是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指揮的第14航空軍。 \n\t溫雅德表示,他剛到印度時的頂頭上司,即空運司令部印中聯隊(India-China Wing的司令)為哈丁(Thomas Hardin)上校,後來則由透納(William H. Turner)接任指揮。換言之,空運司令部印中聯隊從來就不隸屬於印度的第10航空軍或者是中國的第14航空軍,而是一支在指揮權上完全獨立的單位,所以與「飛虎隊」的這個外號完全無關。 \n\t在美國,狹義的「飛虎隊」指得是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American Volunteer Group),而廣義的則包括了駐華航空特遣隊(China Air Task Force)與第14航空軍等其他陳納德在中國戰場上指揮過的美軍飛行單位。不過在海峽兩岸,「飛虎隊」卻被硬是等同為所有戰時服務於中國的美軍飛行員,讓溫雅德認為自己有再三澄清的必要。 \n\t接著,他表示駝峰飛行員雖然不全都是「飛虎隊」的隊員,但是卻與陳納德有密切的關係。原來,駝峰航線運往中國的物資當中,有75%都是運交給第14航空軍的燃料與彈藥。對此溫雅德表示,陳納德對駝峰空運異常關心,時常向空運司令部詢問自己需要的「禮物」何時能運抵中國。為了確保中國能持續抗戰,溫雅德指出駝峰飛行員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n\t他表示,根據官方提供的數據,從1942年到1945年這段時間總共有590架來自於空運司令部、第10航空軍、第14航空軍、第20航空軍與中國航空公司的飛機在飛越駝峰時墜毀。這590架飛機當中,又有81架直到今天都還沒有被尋獲。溫雅德強調,在這些飛行意外,總共造成了1,314死亡與345人失蹤。失蹤的345人當中,又有328人為美軍空運司令部的飛行人員。 \n\t由此可見,為了替戰時的中國輸血,駝峰飛行員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幸運的是,只要能夠在墜機的過程中生還,駝峰飛行員們都能夠得到印度、緬甸或者中國的民眾協助。溫雅德強調,總共有1,314名駝峰飛行員在飛機墜毀後返回基地。也因為駝峰航線位於偏遠的喜馬拉雅山地區,所以救助駝峰飛行員的許多是定居在中印緬三國邊境的原始部落居民。 \n 當時在駝峰航線上執行運補任務的,除了空運司令部外,也還有中國航空公司的飛機。一般的情況下,是由空運司令部運送由美國的軍援物資,然後由中國航空公司輸送國民政府自行向海外採購的物資。而無論是第10航空軍、第14航空軍與第20航空軍,也會在必要的時候派出自己的運輸機飛越駝峰執行運補任務。 \n 也因為哪怕是戰鬥機與轟炸機單位,也都需要經由駝峰航線飛往中國,因此廣義來看,所有駐華的盟軍飛行員,都是駝峰飛行員。換言之,如果第14航空軍是廣義的「飛虎隊」的話,那麼駝峰飛行員確實是包括了「飛虎隊」,但是卻又不盡然通通等同於「飛虎隊」。在這樣的情況下,兩岸許多民眾將駝峰飛行員與「飛虎隊」混為一談,自然也是情有可原的。 \n \n兩岸的駝峰話語權之爭 \n所以,1947年成立的駝峰飛行員協會會員當中,也理所當然的包括了來自台灣,戰時隸屬於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的國軍飛行員。只不過,由於曾參與駝峰運補任務的中國航空公司在1949年叛變投共的原因,中共得以在宣告改革開放後,利用留在大陸的民航飛行員組成北京航空聯誼會對美方實施統戰。 \n幸運的是,80年代台灣還有不少參加過抗戰的老一代空軍飛行員存在。他們在先後擔任過美空軍混合團參謀長,中華民國駐大韓民國大使與總統府戰略顧問等要職的羅英德將軍帶領下,組織了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人員協會,專門同二戰期間在中國服務的美國陸軍航空軍退伍軍人團體打交道。這些團體當中,也包括了駝峰飛行員協會。 \n溫雅德表示,自己曾經在1985年與1986年兩次隨駝峰飛行員協會訪問過台灣。他還記得兩次訪台時,都是由空軍出身的前駐美代表夏公權將軍負責接待。而在1985年第一次造訪台灣之際,駝峰飛行員協會還特地造訪中正紀念堂,向領導對日抗戰的蔣中正先生致敬。當時代表駝峰飛行員獻花圈的,就是溫雅德老先生。 \n曾經來回飛行駝峰航線174次,執行過87次任務的溫雅德指出,他個人在戰時還只是位小小的飛行員,並沒有實際接觸過蔣中正委員長,所以無法對這位歷史人物做出什麼評價。不過當提到到底對日抗戰是由誰領導一事,溫雅德則毫無保留的表示,蔣中正是當年他們唯一前往中印緬戰區參戰的原因。畢竟讓國民政府持續支撐於戰場上,就是羅斯福總統交待給駝峰飛行員的任務。 \n老人家表示,假若當時國民政府突然垮台,或者宣佈與日本和談的話,中國戰場上的日軍就可以通通被挪用去進攻澳洲與印度。最後的結果,就是導致日軍得以將攻勢推展到中東,與納粹德國的軍隊會師後進攻蘇聯。一旦真的發生這種狀況,整個美國「先歐後亞」戰略就會走向崩盤,第二次世界大戰也就沒有打下去的意義了。 \n考量到與蔣中正的這段情誼,外加中華民國空軍退役人員協會的外交運作成功,起初駝峰飛行員協會與台灣關係較為密切。1986年9月,駝峰飛行員協會於阿肯薩州的小岩城舉行年會,同時邀請兩岸派出代表參加活動。結果中共駐休士頓領事林崇斐,居然在沒有獲得邀請的情況下帶了面五星紅旗闖入會場,要求取代原來掛在門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n如此荒腔走板的請求,理所當然的為溫雅德所拒絕。當然,對於由投共的前中國航空公司飛行員吳子丹,還有前中美空軍混合團飛行員邢海帆代表北京航空聯誼會致贈的錦旗,駝峰飛行員協會還是選擇收下。整體而言,駝峰飛行員協會的立場還是歡迎兩岸的代表共同與會,但是卻仍然堅持中華民國在這段歷史中扮演的特殊地位,決不動搖。 \n只是隨著中美空軍混合團老一代的快速凋零,在台灣還有飛過駝峰航線的老飛官越來越少,大陸對這段歷史話語權的掌握力道也越來越強。這種趨勢,伴隨著台灣推行「本土化」與「去中國化」路線,不再紀念對日抗戰的歷史而越演越烈。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中華民國政府沒有邀請「飛虎隊」或者駝峰飛行員訪台。 \n馬英九執政後,台灣出於對美關係的重視,開始重新提及這段歷史,但是卻也只能著力於推廣美籍志願隊,還有中美混合團兩支與國府空軍較有淵源的單位。已經沒有任何中美空軍混合團成員參與的駝峰飛行員協會,並沒有出現在國軍去年為了紀念對日抗戰70周年,舉辦的湖口戰力展示的邀請名單上。為此,對台灣有著強烈情感的溫雅德表示自己其實相當難過。 \n在台灣不重視的情況下,駝峰飛行員協會也只能強化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交流。溫雅德表示,自己從2004年開始,前後造訪了中國大陸五次。光是在2015年,他就訪問了大陸兩次,而且還出席了9月3日在天安門廣場前舉行的閱兵儀式。他指出,過去到北京的時候,由於空氣汙染的原因,他們就連半英里外的地方都看不到。 \n然而在閱兵前三天,中共對北京商家進行了大規模的清場,讓他們這些美國貴賓一時之間可以看到25英里外,包括萬里長城在內的所有地標。如此高的辦事效率,令溫雅德嘖嘖稱奇。不過相對於平常空氣汙染的北京,溫雅德表示自己最喜歡的其實還是乾淨又沒有汙染的昆明。更重要的是,昆明也是戰時他最常造訪的中國城市。 \n身為飛行員,跟著1337空軍基地單位駐紮於印度蘇克瑞汀(Sookerating)基地的溫雅德表示自己與中國人實際接觸的機會其實不多。但是每當他載著物資飛抵昆明巫家壩機場的時候,都會看到中國的勞工爬上自己的C-46運輸機裝卸物資。溫雅達指出這些中國人看到自己的第一個動作,往往是比個大拇指大叫一聲「頂好」(Ding Hao),可見當年中美軍民累積的感情相當深厚。 \n\t相比起中國,日本就比較令溫雅德不敢恭維。溫雅德指出,在戰爭剛剛結束的時候他曾一度發誓自己這輩子不買日本貨。會發此一毒誓的原因,是在於他在戰時看了許多美國政府撥放的宣傳片,瞭解到日本對待中國人民的手段十分殘暴。只是這個毒誓,終究還是在2007年被打破,因為他在那年購入了一輛日本生產的豐田(Toyota)汽車。 \n\t他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如今已經結束70年了,無論是美國人、中國人還是日本人,都應該平心靜氣的發展友好關係。兩岸政府為了爭取「飛虎隊」與駝峰航線話語權而彼此搞小動作的舉動,看在這些美國友人眼中實在也是毫無意義。對於溫雅德等駝峰飛行員而言,他們希望同時能與大陸還有台灣交朋友。所以若中華民國政府能邀請他訪台一起紀念抗戰,當然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 \n

  • 二戰93歲空軍老兵 再駕戰鬥機現英姿

    二戰93歲空軍老兵 再駕戰鬥機現英姿

    93歲的埃米爾波切克(General Emil Bocek)將軍,是一名捷克飛行員,曾在二戰時期服役於英國皇家空軍,他是這批軍人中為數不多仍在世的飛行員之一。他有一個願望,就是能再一次駕駛雙座噴火戰鬥機飛行。 \n近日他在英國肯特郡的倫敦機場,完成了他的願望,20分鐘的飛行,喚醒了他在戰爭時期,天上爭霸的回憶。 \n飛機著陸後,老將軍很開心地在駕駛艙向外豎起了大拇指,他說:「這次飛行真的太棒了!非常完美!」 \n1940年9月,少年時代的波切克參加了英國皇家空軍,當時他是一名機械師。3年過后,他被送往加拿大訓練。1944年10月,他成為了英國皇家空軍310中隊的一名飛行員。在1946退役之前,他曾執行過26次飛行任務。 \n7月21日早晨,波切克將軍駕駛著捷克空軍CASA飛機,在倫敦機場降落。

  • 空勤總隊直升機除役  3飛官同進退

    空勤總隊直升機除役 3飛官同進退

    內政部空勤總隊今天在台南機場舉辦B-234型直升機除役典禮,邀請曾一起出任務的機組員參與,還有3名從接機起同飛逾30年的飛行教官同時退役,心中感慨萬千。 \n 空勤總隊上午安排3架退役直升機中的2架到台南機場,接受曾經一同服役的多名飛行員與機組人員歡送;還有已退役的資深飛官帶著這些飛機的老照片一起出席,說起與B-234一起出任務的回憶,展現不捨的感情。 \n 空勤總隊總隊長董劍城表示,B-234型直升機從民國74年來到台灣服役,歷經了軍機、消防與空勤總隊等三個階段的各種勤務,充分展現功能與效率。由於未來任務將由新採購的UH-60M黑鷹直升機接替,B-234型直升機算是功成身退。 \n 3名從接機開始就一直參與B-234直升機勤務的飛行員張明華、廖松德與江柏利,也選擇與B-234同進退,上午同時出席除役典禮。並與卸任、現任的種子教官、飛行員齊聚一堂,大家看著一直陪伴在身邊的直升機,心頭離情依依,也展現不捨。 \n 江柏利說,他曾在九二一大地震時出任務,在南投埔里國中載了60多名老弱婦孺撤退到安全的地方,其中有很多是坐著輪椅的。B-234的載重量和續航力都是最好的,在國內大型災難的救援工作上是很有貢獻的;現在飛機要退役了,感覺依依不捨,自己選擇在這時候退役,也是很適當的時間點。 \n 董劍城表示,退役的B-234型直升機並不是準備報廢,而是會回到原產地美國,重新再投入森林火災滅火等任務。國內準備接替B-234的黑鷹直升機,其中3架已於去年12月完成接裝;第一個機隊於3月23日成編;未來將陸續成編機隊,並部署在全國5個駐地,投入災害防救任務。1050701 \n

  • 退役UH-1H直升機退役 贈新營育德工家

    退役UH-1H直升機退役 贈新營育德工家

    「轟轟轟」螺旋槳的聲音響徹在新營的上空,內政部空中勤務總隊27日駕駛退役的UH-1H 514號直升機,飛抵新營育德工家校園內,將直升機捐贈給校方。民眾驚見直升機現身,紛紛湧入校園周邊觀賞,也直呼「好壯觀」。 \n空勤總隊近年將出勤機隊換裝為UH-60直升機,逐步將現役的UH-1H除役捐贈給教育單位,27日捐贈的514號機更是擁有豐富的救災經歷,像是921大地震、桃芝颱風、莫拉克颱風水患及森林火災等,都曾出現它的身影。 \n育德工家去年曾獲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捐贈UH-1H直升機作為教學使用,但該直升機並不能起飛,本次空勤總隊514號直升機機況良好,27日首次以熱交機方式捐贈給教育單位。校長張榮修表示,未來飛機會提供校內師生實作實習,好好善加利用。 \n就讀育德工家飛修科高一的郭譯璟,父親郭皇麟目前正在空勤總隊服務,郭譯璟從小耳濡目染看父親在空中飛翔,養成自己未來想從事航空業的興趣,27日看見退役的救災直升機飛抵校園,讓他相當興奮期待未來拆解、修復飛機的課程,也希望有機會能和父親一同工作。 \n對於UH-1H 514號直升機即將退役,讓許多飛行員夥伴相當不捨,但也很欣慰退役直升機能幫助更多莘莘學子。UH-1H 514號27日飛入新營上空受到許多民眾熱烈歡迎,飛行員先在校園上空盤旋,以最帥的角度降落,為UH-1H 514號最後一趟飛行勤務畫下完美句點。

  • 中市空中義消首度亮相

    中市空中義消首度亮相

    台中市消防局三棲立體救災演訓上午在大里舉行,國內第1支由退役特戰官兵組成的空中義消編組首度亮相;飛行員駕駛動力輪車及動力傘等飛行載具模擬在災區執行救災任務,展現靈活與機動的特性。

  • 9旬二戰女飛行員 隔70年再駕戰機

    9旬二戰女飛行員 隔70年再駕戰機

    時值歐戰勝利70周年紀念,各地都舉辦了盛大的紀念活動,根據外媒報導,一位92歲的二戰時期英國退役女飛行員喬伊.洛夫特豪斯(Joy Lofthouse),時隔70年,再度坐上噴火戰鬥機,享受翱翔天際的感覺。 \n \n根據報導,洛夫特豪斯在二戰時期參加空運輔助隊(Air Transport Auxiliary,ATA),擔任噴火戰鬥機的駕駛員,對於時隔70年要再度駕駛戰機,洛夫特豪斯除了興奮,也有些擔心自己的身體,「我飛起來不像年輕時那麼的舒服」她說。 \n \n在飛行時她透過無線電說:「我很幸運有再次飛翔的機會,這種感覺很難形容,它幾乎讓我以為我又回到年輕的時候」,飛行過程也十分順利,洛夫特豪斯降落後接受採訪提到,過去與現在最大的差別,在於以前沒有無線電,一到空中就是完全的寂靜,而現在會有人不斷講話。她也說這趟飛行真的太美好了,讓她感動得想哭。

  • 酷! 洗電塔飛行員 讓台灣來電

    酷! 洗電塔飛行員 讓台灣來電

     一般飛行員受訓時,教官總是耳提面命「看到電塔就閃開,別靠電線太近!」,在這次復航空難事件,也可見到飛機極力閃躲電塔的身影,不過,台灣卻也有一群技術高超的飛行員,必須駕駛直升機緊貼著電塔、電線盤旋,他們的任務是:清洗絕緣礙子。這群技術高超的直升機飛行員,也曾協助過導演齊柏林空拍作業,「不只看見台灣,更讓台灣來電。」 \n 台電表示,電力供輸全仰賴電塔,電塔的陶瓷絕緣礙子的功能,在於避免電力在運送過程衰減太多,若是受到東北季風的鹽霧或沾染灰塵,絕緣性就會降低,每年10月至隔年3月都會派出直升機清洗礙子,也可以說是為電塔年前大掃除。 \n 「飛了20年,要牴觸過去習慣,剛開始很不習慣。」陸航退役飛官、目前擔任清洗電塔礙子的直升機飛行員陳秀明坦言,過去駕駛軍機時,看見電塔至少要遠離500英呎以上,確保飛行安全,如今卻要求滯空盤旋僅距電塔5英呎,相差百倍的心理障礙,足足花了2年才適應。 \n 陳秀明回憶,一開始擔心直升機旋翼會打到電線,盤旋時總不自覺飛離電塔,使水柱無法有效清洗礙子,因此,先從事空拍、吊掛、巡線等任務,待熟悉緊貼電塔飛行後,才真正上陣清洗。 \n 礙子清洗作業必須讓直升機在安全範圍內盡量緊貼電塔,再由機艙的操作手,以長水槍噴射高壓水柱,沖洗陶瓷絕緣礙子上的灰塵、鹽霧等髒污,兩人都必須全神貫注,稍一閃神就會釀禍,陳秀明說,「目光都在旋翼與電線距離,根本無暇欣賞風景。」 \n 如此緊繃耗神的工作,飛行員每出勤1.5小時就必須輪替休息,不同於軍用直升機動輒酬載近萬磅,此款民用機僅能負荷3350磅,往往清洗超過40串礙子,就必須返回起降場,重新整補再繼續起飛清洗。

  • 中日恐激戰 日退役飛行員待命

    中日恐激戰 日退役飛行員待命

     大陸軍隊近日在東海、南海活動越來越頻繁,日本趕緊加強戒備,就怕戰事一觸即發!中、日兩軍日前在空中緊張對峙,讓日本體認到,大陸海軍已具備與日軍在海上戰鬥的能力;日本政府急忙實施預備役制度加以因應,萬一發生戰爭,退役後的自衛隊飛行員將隨時歸隊加入作戰。 \n 日本新聞網報導,日本防衛省(相當於國防部)表示,今年度將開始實施1項新的預備役制度,所有已經退役、現任民航公司客機駕駛員的自衛隊戰機飛行員,將被列為預備役自衛官。 \n 擔憂來不及應對戰爭 \n 防衛省說明,隨著中國在東海和南海的活動越來越頻繁、北韓也在開發核武器和巡弋飛彈,日本擔憂萬一戰事突然爆發,現役飛行員可能會來不及應對。因此日方將在有必要時,召集擁有豐富駕駛技術的原戰鬥機飛行員加入戰鬥行列。 \n 防衛省說,目前在公司就職的自衛隊飛行員們,是否願意成為預備役自衛官,還是取決於個人意願,但是「防衛省會盡量說服他們。」 \n 不滿派偵察機遭攔截 \n 日本新聞網26日報導指出,日本海上自衛隊偵察機24日在東海上空遭大陸戰機攔截,雙方戰機一度距離僅剩30公尺,緊張程度爆表,最後在陸軍機驅趕之下,日軍只好打道回府。 \n 時值中、俄聯合海上軍事演習,日本偵察機硬是跑到東海上空「監視」,其實是擔憂大陸海軍已經具備與日軍在海上抗衡的能力。 \n 報導稱,日本政府對於日偵察機遭中國戰鬥機攔截驅趕感到相當不悅,而且也非常緊張。報導還稱,空中對峙事件明明發生在24日中午,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卻等到深夜才向首相安倍晉三報告,這中間近10個小時的空白時間內,「日本軍隊恐怕真的嚇壞了」,才會反應不過來。

  • 日本招募退役飛行員做預備役

    日本防衛省從今年度開始實施一項新的預備役制度:退役後在民間航空公司駕駛客機的原航空自衛隊戰機飛行員,將作為預備役自衛官採用。 \n \n日本新聞網報導,日防衛省稱,中國在東海和南海的活動越來越頻繁,北韓也在開發核武器和巡航飛彈。如果萬一發生戰事,現役飛行員有可能難以應對,因此有必要時,可以召集擁有豐富駕駛技術的原戰鬥機飛行員加入戰鬥行列。 \n \n日本政府從今年度開始,根據民間航空公司的要求,將40歲左右的自衛隊戰鬥機和運輸機飛行員依照「轉身制度」,到航空公司去擔任客機飛行員。但是一旦發生戰事的話,這些飛行員將歸隊參加戰鬥。防衛省說,在民間航空公司就職的自衛隊飛行員最終是否願意成為預備役自衛官,還取決於個人的意願。但是,防衛省會遊說他們。

  • 退役飛行員:MH370最可能穿越印度

    馬航先前在新聞發布會中宣布,將排查失蹤飛機可能的634個備降位置。據《21世紀經濟報導》報導,曾在中國空軍部隊服役多年的一位飛行員指出,MH370向北飛,穿越印度到達其他地區的可能性更大,「第一是印度已經承認其雷達並非24小時全天候監視,而且該國雷達主要分佈於內陸與鄰國有爭議的國境線上」。 \n \n上述人士判斷的第二個理由,是MH370需要借助夜色的掩護獲得更長的隱秘飛行時間,「越往南飛,太陽升起的時間越早,這意味著飛機被發現的機率越大,而往北飛,可以在夜色中飛行更遠距離」。 \n \n但該人士提醒到,北部走廊將經過多處山地,且海拔起伏大,在夜間選擇適合迫降的區域並不容易。而且777的經濟油耗飛行高度為35000英尺左右,如果為躲避雷達監測,而長時間低空飛行會導致燃油的急劇消耗。 \n \n南部走廊上,MH370可以選擇降落的機場並不多:其中南印度洋上的三座機場,聖誕島機場(Christmas Island Airport)、科科斯(基林)群島機場(Cocos Islands Airport)、英屬印度洋領地機場(British Indian Ocean Territory Airport)的跑道長度均超過2000公尺,滿足MH370降落的條件。 \n \n「在634條跑道,我們應該考慮另一種可能性」,上述飛行員表示,「MH370最後的駕駛者,在不考慮飛機再次起飛的情況下,修建1000公尺左右的土跑道也可以讓飛機著陸。」

  • 陸軍否認陸航飛官爆退役潮

     陸軍司令部今天表示,近年申請退役飛行員人數在合理範圍之內,現行飛行員人數可滿足戰備任務。 \n 針對媒體報導「陸航飛官爆退役潮」,陸軍司令部表示,自民國98年至102年間,申請退役飛行員平均每年22人,這個數字屬合理,現行飛行員人數可滿足戰備任務遂行。 \n 此外,陸軍司令部說,為因應新型直升機成軍及暢通飛行員升遷管道,已增編、並提升飛行員額及編階,符合調佔上階職缺人員,均已調佔高階;另有關現役飛行員「續服獎金」一事,則已配合國防部政策,在民國102年8月份全數發放完畢,媒體報導與事實不符。 \n 陸軍司令部強調,陸航飛行軍官為航空戰力的基礎,將積極留用優秀飛行員為國效力,建構陸軍優質戰力,持續肩負保國衛民使命。1030103 \n

  • 國軍「快刀」飛官 楊世駒過世

     中華民國空軍史上傳奇人物之一、U-2高空偵察機第一位領隊楊世駒十二日在美拉斯維加斯自宅過世,享年八十七歲。 \n 國軍空軍在一九五九年選派第一批優秀飛行員赴美接受U-2飛行訓練,計有六位,楊世駒期別最高,擔任領隊。 \n 楊世駒等人當時被稱為「快刀計畫飛行官」。他飛了八趟U-2後,成為第一批解除此任務的飛行員。當時空軍副參謀長衣復恩擬具、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蔣經國批示的公文上寫著,楊世駒等人「勇敢善戰,忠貞不渝…獲寶貴之鐵幕資料甚豐,對自由世界貢獻良多。」 \n 楊世駒祖籍廣東,一九二四年生於越南,抗戰前夕返國,先是流亡學生,後考上航校,成為飛行員。根據王立楨所著《飛行員的故事》,U-2飛行員出勤時,常在凌晨二時由醫官喚醒,可楊世駒總在一時五十九分自動醒來,然後不好意思的對醫官說:「對不起,又讓你白跑一趟」。 \n 一九六三年二月七日,他奉命飛往中蘇邊境偵察,回航時,突然機上電力系統故障,他在七萬呎高空,只能推斷大概方位,摸索著往南韓方向尋找機場。 \n 後來他獲知,當時南韓空防已進入緊急狀態,因為他是由北韓飛入南韓。等到他平安降落漢城附近K-8機場後,飛機還在跑道上滑行就熄了火,因滯空過久燃油已用罄。 \n 楊世駒退役後轉至華航服務,這段期間,他做了另一件大事。 \n 兩位被俘多年的U-2飛行員葉常棣、張立義,獲釋後到了香港。台北方面擔心中共統戰,不讓他們回台。兩人又不願返回「匪區」,最後是楊世駒藉飛行之便,在美國請中央情報局(CIA)出面,把兩人接至美國。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