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適任法官的搜尋結果,共17

  • 最新民調曝光!台灣人對法官為何普遍沒信心?

    最新民調曝光!台灣人對法官為何普遍沒信心?

     立法院日前通過陳菊等監察院人事案後,政壇預期下一個「重大爭議」法案,立法院下周臨時會將針對「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排審,將是「國民法官要採行參審制或是陪審制」。民團「司法改革基金會」近日針對司法改革及法官審判觀感做民調,有高達64.4%的民眾認為,對法官「審判會符合公平正義原則」沒信心。 \n \n 據《司法院》解釋「國民法官」適任資格,除需是中華民國國民,且年滿23歲,在擬任地方法院管轄區域內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還需高中(職)畢業或同等學力。 \n \n 《司法院》也解釋,依「國民與法官分工」的方式區分,「陪審制」是由參與審判國民專責獨立進行事實認定,法官專責法律適用,彼此分工的。 \n \n 「參審制」則是由法官與參與審判國民一起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的。採行陪審審理方式者,通常是逐案隨機選任出參與審判的國民,於案件審理程序結束後,被選出的國民即解除審判職務。 \n \n 事實上,為避免恐龍法官再現,司法院內部進行檢討,2012年馬政府時期推動「觀審制」,遭綠營批評只讓人民看審判虛有其表,主張建立陪審制,或在觀審制中納入參審制精神。 \n \n 蔡英文總統在今年520就職演說擘劃接下來四年,「國民法官一定要上路」,讓民進黨團順勢將此案列入臨時會議程,再度讓推動參審制或陪審制,抑或參審、陪審併行議題,浮上檯面被討論。而民進黨團支持司法院版的參審制。 \n \n 司法改革基金會近日委託「台灣民意與政策顧問有限公司」進行民調,18日公布民調結果,其中,是否同意「陪審團和法官分工合作,才是台灣目前司法改革最需要的?」,結果有82%的人受訪表示同意,僅11%不同意。就結果來看,多數台灣人認為,應採用英、美現行的陪審制度。 \n \n 值得注意的是,民調也針對「台灣法官審判會符合公平正義原則」信心度進行調查,「高達64.4%的人對法官辦事沒有信心、僅29.4%的人有信心」。另外,現行的法官單一判決審制制度上,更高達81%的受訪民眾認為,現行制度有改變必要,僅有14%的人認為沒有改變的必要。而「民進黨政府所推動的參審制,更高達92%的人不清楚、沒聽過」。 \n \n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18日也在臉書表示,若採行英美陪審制,從政黨支持者的角度看,民進黨支持者中9成同意英美陪審制,而國民黨支持者中有逾8成持相同的態度,台灣民眾黨中有8成6,時代力量有8成1,台灣基進有7成8,中性選民有7成6。由此可見,英美陪審制取代現行審判制度是跨黨派的極高度共識。 \n \n游盈隆更強調,若「這次民進黨還是選擇強硬態度表決通過的話,後果將不樂見於台灣的民主發展」並指出,「參審制或國民法官制對台灣人而言是絕對陌生的事物,這麼具體的民意,在執政的民進黨主導下立法院即將強行表決通過『國民法官參審制』,顯得格外荒唐、諷刺和悲哀」。 \n \n 《中時》18日取得司法院刑事廳長彭幸鳴回應民調結果指出,「司法院已把陪審制優點融入草案,若再更動,法案反而會產生缺陷,瓦解國民法官基本精神」、「民團的問卷沒有說明陪審相關配套,且很多誘導性用語,民調結果嚴重偏頗,呼籲各界回歸理性務實討論」。

  • 319槍擊案3天辨真假? 法官協會反擊行政院

    319槍擊案3天辨真假? 法官協會反擊行政院

    \n \n行政院修法要求法官負責審查選舉期間假新聞且必須3天內作成裁定,法官協會發聲明強烈反擊,並質疑319槍擊案、走路工事件等要法官3天內查清,是不可能的任務,並且讓法官公親變事主,在選務機關尚未作成行政處分前,就提前介入民主選舉,相當不妥適。 \n \n法官協會的聲明指出,行政院日前通過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正草案,並送請立法院審議,明定參選人等對於不實選舉廣告,得向法院聲請「緊急限制刊播令」,且法院須於3天內裁定,協會認為這樣修法存在重大憲政爭議。 \n \n協會指出,維護選舉公正本屬選務機關的職責,法律因此賦予選務機關相當的行政資源、組織團隊及行政調查權力,而監管不實選舉廣告,以確保選舉的公正性,屬於行政權的核心任務,選務機關不但責無旁貸,而且最為適任,更沒有非先給法官處理不可的必要性。 \n \n此外,法官協會表示,法院應該立於中立、公正的立場,解決紛爭,而不是製造紛爭,目前選舉法庭受理選舉無效、當選無效等訴訟,就是最好的典範;選務機關豈可推諉卸責,把法院推到第一線的政治風暴中心,代替選務機關監管不實的選舉廣告製造政治紛爭。 \n \n法官協會舉例,多年前總統大選前一天的「319槍擊案」、高雄市長選舉前一天的「走路工事件」,乃至去年臺北市長選舉期間特定候選人遭指控強摘器官的事件,都紛擾甚久,難以平息要求法官在短短3天內把選舉廣告的真實性查個水落石出是「不可能的任務」。 \n \n法官協會贊同為達成選舉的公平競爭、維繫民主政治的基石,由主管機關研擬適當對策因應「虛偽訊息」對民主選舉活動可能造成的危害,但是堅決反對由法院直接介入審查選舉廣告的真偽,立法院應充分尊重司法院及法官們的專業意見,不應輕率通過行政院版的草案。

  • 及時淘汰 司改事在人為

     林俊佑愛女心切,去年帶著警察到幼兒園辦私案,引發社會譁然,司法院職務法庭開鍘,讓他喪失檢察官身分,適足凸顯各界重視的司法改革,其實是人的問題大於制度變革,不論制度怎麼改革,還是要靠人運作,不適任的檢察官、法官如無法適時汰除,司改終究無法成功。 \n 依《法官法》,司法官的懲戒種類共有五種,最重為免除職務,並喪失公務人員任用資格;第二為撤職,並在1年以上5年以下期間停止任用;第三則為林俊佑這樣的情形,免除檢察官職務,轉任檢察官以外的其他職務。最後兩種則為較輕的罰款及申誡。 \n 觀諸這些年來的司改,制度面的變革似乎是主其事者關心的項目,不論大法庭,還是落實金字塔型訴訟結構等,這些制度的興替、變革,最終都需要靠人來運作。變與不變,沒有人才、沒有適任人選,都不會成功,遺憾的是司改重點,制度著墨多,人的改革少。 \n 職務法庭司責汰除不適任司法官,唯與人民期待仍有落差,最近鬧出判決書當臉書寫,把私人糾紛寫進判決書的法官,適任與否,國人自有一把尺。但如何有效、及時淘汰,不讓他們啃噬司法公信力,才是當務之急。

  • 小英忘了嗆邱太三

     蔡英文總統到桃園參加「辣台派開講」活動,強調淘汰恐龍法官及國民法官的司法改革必要性,蔡總統似乎沒注意到邱太三關說案的當事人及對象就在桃園,蔡要展現司改決心,應先揪出託邱太三出面的幕後藏鏡人,才有說服力。 \n 蔡英文說,司法最大問題就是法院判決跟社會期待有差距,也會讓人懷疑法官是否適任,其中,過去不適任法官的關鍵在於自己人審自己人,所以一定要修《法官法》,透過外面的人來參與決定,並希望立法院今年一定要通過。 \n 辣台妹說得沒錯,法院的判決與社會期待有差距,如同土豪哥最近更審獲輕判,前後刑度差了快7年,法院量刑居然有如此大的差別,難怪外界常有「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說法,但從一個判決結果就能定義法官恐龍?民粹式司法真能實現社會公義嗎? \n 尤其由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所推動連署修改的《法官法》,擴大引進外部人士淘汰不適任司法官,就連阿扁也能聲請淘汰判他貪汙有罪的法官,才會引發檢審大反彈,直指替特定司改團體護航。況且尤美女的丈夫還是大法官,是否該一併納入評鑑,讓聲請年改、《黨產條例》違憲遭拒的民眾或團體,也有訴諸民意淘汰不適任大法官的權力。 \n 蔡英文要引進外部力量參與的方向沒錯,除可讓司法接地氣,也可讓民眾更了解法律,進而強化法治教育,但司法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審判獨立,結果小英司改喊了3年,卻發生前法務部長邱太三涉及關說地檢署檢察長的事件,司改要端正司法官的品德操守,卻放任自家人介入司法。 \n 辣台妹嗆拚司改,無非是想搶救低迷選情,但別忘了自己是掌舵者,「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邱太三案一日沒查明,司改就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 快評》辣台妹忘了嗆邱太三

    快評》辣台妹忘了嗆邱太三

    蔡英文總統到桃園參加「辣台派開講」活動,強調淘汰恐龍法官及國民法官的司法改革必要性,蔡總統似乎沒注意到邱太三關說案的當事人及對象就在桃園,蔡要展現司改決心,應先揪出託邱太三出面的幕後藏鏡人,才有說服力。 \n 蔡英文說,司法最大問題就是法院判決跟社會期待有差距,也會讓人懷疑法官是否適任,其中,過去不適任法官的關鍵在於自己人審自己人,所以一定要修《法官法》,透過外面的人來參與決定,並希望立法院今年一定要通過。 \n 辣台妹說得沒錯,法院的判決與社會期待有差距,如同土豪哥最近更審獲輕判,前後刑度差了快7年,法院量刑居然有如此大的差別,難怪外界常有「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說法,但從一個判決結果就能定義法官恐龍?民粹式司法真能實現社會公義嗎? \n 尤其由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所推動連署修改的《法官法》,擴大引進外部人士淘汰不適任司法官,就連阿扁也能聲請淘汰判他貪汙有罪的法官,才會引發檢審大反彈,直指替特定司改團體護航。況且尤美女的丈夫還是大法官,是否該一併納入評鑑,讓聲請年改、《黨產條例》違憲遭拒的民眾或團體,也有訴諸民意淘汰不適任大法官的權力。 \n 蔡英文要引進外部力量參與的方向沒錯,除可讓司法接地氣,也可讓民眾更了解法律,進而強化法治教育,但司法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審判獨立,結果小英司改喊了3年,卻發生前法務部長邱太三涉及關說地檢署檢察長的事件,司改要端正司法官的品德操守,卻放任自家人介入司法。 \n 辣台妹嗆拚司改,無非是想搶救低迷選情,但別忘了自己是掌舵者,「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邱太三案一日沒查明,司改就有可能陰溝裡翻船。

  • 新竹地院模擬法庭 選任國民法官

    新竹地院模擬法庭 選任國民法官

    \n \n 國民法官要怎麼選?新竹地方法院以一宗殺人案舉辦模擬法庭,28日由檢辯提出為何想參與審判等問題,詢問到場31位候選國民法官後,附理由及不附理由提出拒卻名單,經法院裁定剩20人,由電腦隨機抽出6名參審國民法官和2人備位,宣誓後展開為期一天半的審理。 \n \n 新竹地院為這件是故意殺人還是義憤殺人案舉辦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模擬法庭,在網路公開徵選國民法官有3百多人報名,通知50人報到參與選任,有31人到場,各行各業都有,分6梯次進法庭由檢辯提出問題詢問。 \n \n 檢辯分別詢問每位候選法官的職業,為何想參與審判?是否有親友發生類似此案的被告、被害人或證人?對罪證確鑿案件要如何審判?會不會因多數意見而堅持己見?是否會為因國籍不同而影響判斷?等問題,了解是否適任。 \n \n 有些候選法官稱媒體報導法官對重大罪犯判刑太輕,說法官是恐龍法官,並常有冤獄問題,因此想參與審判是否會因此改觀。 \n \n 審判長陳健順特別說明,法官審判結果並無法還原歷史,冤獄的定義很難認定誰對誰錯,以蘇建和案為例,他個人認為不能證明犯罪,不等於沒有犯罪,處理模式代表法官的觀點是正常情形,只能說觀點不一樣,不能說誰對誰錯。 \n \n  31位候選法官全部詢問後,檢辯提出附理由和不附理由拒卻名單,審判長裁定剩20人,依規由電腦隨機選出6名參審國民法官2名備位,8人隨後宣誓,由審判長陳健順說明評議相關程序,下午進行此案審理,明天進行審判。

  • 新竹地院模擬法庭選任國民法官

    新竹地院模擬法庭選任國民法官

    羅浚濱/竹縣報導 \n \n 國民法官要怎麼選?新竹地方法院以一宗殺人案舉辦模擬法庭,28日由檢辯提出為何想參與審判等問題,詢問到場31位候選國民法官後,附理由及不附理由提出拒卻名單,經法院裁定剩20人,由電腦隨機抽出6名參審國民法官和2人備位,宣誓後展開為期一天半的審理。 \n \n 新竹地院為這件是故意殺人還是義憤殺人案舉辦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模擬法庭,在網路公開徵選國民法官有3百多人報名,通知50人報到參與選任,有31人到場,各行各業都有,分6梯次進法庭由檢辯提出問題詢問。 \n \n 檢辯分別詢問每位候選法官的職業,為何想參與審判?是否有親友發生類似此案的被告、被害人或證人?對罪證確鑿案件要如何審判?會不會因多數意見而堅持己見?是否會因國籍不同而影響判斷?等問題,了解是否適任。 \n \n 有些候選法官稱媒體報導法官對重大罪犯判刑太輕,說法官是恐龍法官,並常有冤獄問題,因此想參與審判是否會因此改觀。 \n \n 審判長陳健順特別說明,法官審判結果並無法還原歷史,冤獄的定義很難認定誰對誰錯,以蘇建和案為例,他個人認為不能證明犯罪,不等於沒有犯罪,處理模式代表法官的觀點是正常情形,只能說觀點不一樣,不能說誰對誰錯。 \n \n  31位候選法官全部詢問後,檢辯提出附理由和不附理由拒卻名單,審判長裁定剩20人,依規由電腦隨機選出6名參審國民法官2名備位,8人隨後宣誓,由審判長陳健順說明評議相關程序,下午進行此案審理,明天進行審判。

  • 負責到底 拔掉保護傘 司改第一槍

     4年前,全國1/3法官連署發起新司改運動,最高法院因此廢除保密分案、召開死刑辯論庭,重大法律爭議也以公開審理方式為之;近年最高法院多名法官退休,年輕的二審法官升任後,也再度展開改革運動,其中一項就是「公開透明」,要求法官對自己承審的案件「負責到底」。 \n 2012年總統大選前,基層法官進行新司改,打出「改革最高法院,拆除恐龍法官溫床」口號,他們希望總統能將提名最高法院院長的權力「下放」,由法官票選適任人選,再提供總統參考派任,並全面檢討目前最高法院的審理機制。 \n 改革派法官們的訴求,獲得當時的馬英九總統認同,司法院更是直接下手,刪除最高法院有關保密分案規定,比照一、二審採取一般分案措施,並將主辦法官的姓名列在判決書中、合議庭成員的最後一位,民眾收到判決書後就能知道是由哪位法官審理。 \n 實施62年的保密分案正式走入歷史之後,只要是案件的告訴人、被害人、律師、代理人等訴訟關係人,都可上網下載書面表格,填寫資料後,以郵寄或者親自送件的方式,向最高法院聲請查詢主要承審法官姓名。 \n 雖然當事人可聲請查詢主辦法官姓名,但是判決結果主文公告之後,須等約半個多月才能夠收到正式的判決書,最高法院也才會將判決書上網公告;重大矚目案件判決出爐,民眾根本無法第一時間得知是由哪些法官審理,因此最高法院進行此次改革,讓司法更加透明。 \n 不僅如此,民眾更希望在最高法院開了改革第一槍後,其他法院也能隨之跟進,讓司改成為「人民的司改」,確實受民眾監督,符合社會期待。

  • 桃園台中地院4法官 將評鑑適任性

     民間司改會今年針對24名被檢舉態度不佳的法官進行觀察,並於昨公布「2015年度法庭10大酸言酸語錄」,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舉例,有法官對被告表示「信你才有鬼啦!」,此舉過於主觀、未審先判,法官不該有罪推定,否則將傷及司法公信力,將對其中4名法官提出個案評鑑。據知,4名法官分別任職於桃園地院及台中地院,兩院的刑事及民事法庭各有1法官被要求評鑑。 \n 司改會自今年7月至10月派員赴桃園地院、台中地院、台中高分院、高雄地院及高雄高分院進行法庭觀察,完成267次法庭觀察紀錄。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表示,法官被列入待評鑑名單,並非一時情緒行為,而至少有多次不當言論,他建議民眾若遇到法官不當言行,可向司改會投訴,以儆效尤,藉此提高司法品質。 \n 根據司改會整理荒謬言論,包括有一名法官因當事人遲到,反嗆「火車爆胎喔!我最討厭別人跟我『裝笑維』,把我當白癡!」、「你要好好管你老婆啊!這就是一個『奇摩子』的問題啊!不要讓你老婆越俎代庖!」、「你是個男人就要敢做敢認!」、「你從現在開始閉上你的嘴巴!」等。 \n 司改會常務執委林志忠指出,開庭態度與司法公正息息相關,不論是刑事或民事案件,都須維護被告的尊嚴,以免當事人感覺判決不公平、陳述權利受侵害,乃至於尊嚴受損,均非法治國家樂見的現象。 \n 高榮志也呼籲,法務部和司法院應積極執行《法官法》中規定的「全面評鑑制度」,揪出不適任法官,再交由評鑑委員會進行通案性抽查,只要3、5年,法官素質一定全面提升。

  • 我有話說-法官評鑑 打不到恐龍?

     二○一○年白玫瑰遊行,人民走上街頭對恐龍法官發出怒吼,要求淘汰不適任法官;二○一二年法官評鑑制度上路,八個月來,竟然只有兩名法官因在審理案件時荒腔走板、脫序演出,遭到議處。莫非人民眼中的不適任恐龍法官,在司法界只是個脫線的烏龍法官而已?評鑑結果令人質疑法官評鑑制度是否淪為司法界官官相護的背書工具? \n 以司改會曾針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做出一份評鑑報告為例,報告指出,有法官跟被告(行政機關)說,我也不知道人民在告什麼?行政法院法官的判決,直接採用行政機關答辯的比率超過九十%。試問不知人民在告什麼的法官,適任嗎?照抄行政機關答辯狀的法官,沒有瀆職、怠忽職守嗎? \n 法官的問案品質與審理態度,確實需要檢討改進,而法官集體收賄,更需要嚴懲肅貪,然而筆者認為法官的專業素養與人權價值涵養更需要接受公正的評鑑,此攸關法官所作判決是否符合公平正義、人民的訴訟權與公平審判權是否獲得保障。倘若法官評鑑制度只打小蒼蠅,打不到大恐龍,可以預期人民對法官評鑑制度將會持續無感。

  • 社論-從最低與最高處繼續推動司法改革

     馬英九總統連任後,國人高度期待的司法改革,將進入新的進程。除了必須儘快完成人民觀審試行條例之立法並且付諸實踐,還必須完成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修法。此外,在馬總統選前提出施政主軸之規劃下,司法院將「建立溫馨辦案之訴訟環境,力行準時開庭,改善問案態度,落實人人有出庭說母語之權利」。對此「從最低處推動司法改革」的作法,我們深表贊同。 \n 誠然,讓人民改變對司法的觀感,相信司法為民,最好的方法不是做各種政府置入行銷或廣告,或是讓法院建築物高大莊嚴,而是讓每個到法院的國民都感受到親切、便利、有效率的服務。也就是各級法院的事務部門,應該基層行政機關化,如同區公所、戶政與地政事務所般,讓前來洽公的國民一進入就有人接待引導,抽取號碼牌、依序就坐。更貼心的作法是,將立場針鋒相對的原告與被告的等候場所隔離,使其不會坐立難安。 \n 此外,我們建議應該進一步「從最高處推動司法改革」。日前一群法官組成法官票選最高法院院長行動聯盟,提出改革最高法院的十大訴求,並發起「改革最高法院,拆除恐龍法官溫床」連署,希望由法官票選最高法院院長適任人選,再提供總統參考派任。我們在此呼籲國人正視此項「新司改運動」,因為這顯示法官們從社會各界交相撻伐的「恐龍」谷底,已開始展現的反省能力。基層法官要談改革最高法院,其實是要冒很大的風險,因此國人應該對這些法官揭發並挑戰最高法院諸多弊端的道德勇氣,給予最大的支持。 \n 就法言法,最高法院院長是否應該由總統任命,法律的規定並不明確。法官法第十二條固然規定法官之任用經銓敘審定合格者,呈請總統任命,但是最高法院院長的任命並不是「法官之任用」,遍翻司法人員任用條例,也找不到總統任命最高法院院長的規定。故由總統任命,可能是出於以往司法院自我節制而形成的慣例。我們建議馬總統,不妨將最高法院院長的任命權交還給司法院長,以有助於其確實「監督各法院法官」。 \n 司法院長要如何行使最高法院院長的任命權?依據法官法的精神,實際上可藉助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以及司法院法官遴選委員會的審議,挑選出對於最高法院應該如何改革最有見地及最孚眾望的人。而在此體制內審議的過程,聽取由法官協會舉辦票選最高法院院長的意見,不失為多方徵詢意見的一種方法,不必加以排斥。 \n 然而,最高法院院長只是一人,推動司法改革還需要最高法院法官的支持,因此真正應該檢討改進的是最高法院法官的產生方式。有了好的最高法院法官選任方式,最高法院院長如何選任就變得沒有那麼重要。在德國就是由聯邦相關部長選任最高法院的庭長與院長。我國司法人員人事條例第十二條,只規定擔任最高法院法官必須具備的資格,而法官則是由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以及司法院法官遴選委員會審議後產生。 \n 但是此種產生方式,忽略最高法院法官對於法律之適用、續造乃至法治所具有的重大影響力,以及最高法院法官因此特別需要具備的民主正當性。在最高法院法官選任這件事情上,德國最高法院法官選任法,非常值得我們未來修正法官法時參考。 \n 依據德國最高法院法官選任法,最高法院法官由出缺法官管轄範圍相關的部長以及法官選任委員會提名,送請聯邦總統任命。法官選任委員會委員一半依職務產生,另一半則選舉產生;前者是由各邦相關部長組成,後者則由聯邦眾議院就各黨團推薦的人選選任。德國過去五十年選任最高法院法官的經驗十分成功,法官選任委員會的多數並沒有強行貫徹其人選,而是始終與少數達成共識,選任具高度專業素養的法官,普遍獲得德國民眾的信任,其判決在歐洲及國際上被廣為引用,也沒有出現政治化的弊端。此外,經常會有職業法官以外的人選獲得選任,例如行政官員、國會議員以及律師等,因此使得其見解具有相當的開放性。 \n 下階段的司法改革,一定要從最低與最高二處同時推動,才能成功。

  • 楊仁壽:立即退回法官:沒說清時間

     前立委何智輝,究竟是在何時送禮給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遭退回,演變成法官槓上院長風波。楊稱八年前擔任司法院祕書長時,立委何智輝曾送禮到他家,但他立即退回;北院法官林孟皇反駁,二年前,楊面對同樣質疑時,沒有說清楚時間點,才會讓人質疑送禮與最高法院祕密分案有關。 \n 七十歲的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預定二月十七日退休。由於楊院長將退休,再加上最高法院近年多件司法爭議判決,引發社會議論和恐龍法官批評,五百一十八位法官前天成立「法官票選最高法院院長行動聯盟」,發起「改革最高法院,拆除恐龍法官溫床」連署活動,希望最高法院院長由法官票選適任人選,再提供總統參考派任。 \n 聯盟並列舉最高法院近年來「十大司法爭議」案例,其中之一,指前立委何智輝涉犯藉勢藉端勒索財物罪,一、二審重判十四年,最高法院認為可能不構成犯罪,發回更審;由於最高法院採祕密分案,讓人誤會院長可指定分案,何因此送禮給楊仁壽,並探聽承審法官名單,但被退回未得逞,後來演變成高院更一審判無罪的「正己專案」,查辦多位收賄司法官。 \n 楊仁壽對這個「例子」有意見,認為並非事實,四日發表聲明指出,九十二年他擔任司法院祕書長時,立委何智輝曾送一盒禮物到他家,他立即向當時司法院院長翁岳生報告,並由公關室主任王酉芬陪同,到立法院交還給何。楊稱調任最高法院後,從未再與何見面,也沒有收受任何人禮物,行動聯盟道聽塗說,移花接木,認與最高法院祕密分案有所關聯,令人遺憾。 \n 至於何智輝為何要送禮給他?楊仁壽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當時也感到相當錯愕。 \n 北院法官林孟皇公開回應表示,何智輝的司機在偵查中坦承曾送禮給楊仁壽,並有送禮名單及地址佐證;二年前自由時報曾報導此事,楊只說將何送的禮盒退回,但沒有說明時間點,讓外界認為這可能與祕密分案有關。 \n 林孟皇說,行動聯盟並沒有指控楊有何不法情事,他希望楊仁壽不要以時間點來轉移焦點,應正視最高法院祕密分案的不合理。

  • 不適任法官 個案評鑑進行淘汰

     法官法中有關法官評鑑、淘汰不適任法官,本月六日正式施行;未來法官若有辦案違反程序、故意重大過失侵害人民權益情事等,當事人、被害人均可請求個案評鑑。情節嚴重的,如法官私下與當事人會面,並收取不當利益,法官評議委員會得決議報請由司法院,經職務法庭對不適任法官進行懲戒處分,進行淘汰。 \n 司法院推動廿三年的法官法,去年六月完成立法,關於法官評鑑,淘汰不適任法官部分,將率先在本月六日正式施行,法官評鑑委員會也將在一月十一日司法節當天正式揭牌。 \n 根據法官法規定,當事人、犯罪被害人,對於法官有違反辦案程序規定、職務規定或法官倫理規範情節重大者,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致審判案件有明顯重大違誤,而嚴重侵害人民權益等情事,都可以向法院、地檢署、律師公會、取得評鑑許可的財團法人或公益法人,請求對法官個案評鑑。 \n 司法院將設立法官評鑑委員會,由三名律師、三名法官、一名檢察官、四名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共十一名委員組成,就具體個案事實對法官進行評鑑,並視個案有無應付評鑑情事及懲戒必要分別決議。 \n 未來,如果法官私下與當事人會面,並收取不當利益,法官評議委員會得決議報,請由司法院,移送監察院審查,再經職務法庭對不適任法官進行懲戒處分,進行淘汰。 \n 至於日前發生法官開庭辱罵當事人的狀況,未來也將由法官評鑑委員會進行個案評鑑後,交付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作成降級、休職等處分;不過,對於「恐龍法官」問題,則是屬於法律見解請求評鑑部分,依法官法規定,法官評鑑委員會將決議不付評鑑。

  • 1/3法官連署 要求票選最高法院院長

    1/3法官連署 要求票選最高法院院長

     一群一審法官在總統大選前,發起「改革最高法院,拆除恐龍法官溫床」連署,希望總統能將提名最高法院院長的權力「下放」,由法官票選適任人選,再提供總統參考派任。一周內已達全國近三分之一法官連署,有五百十八位法官簽名,這波活動被視為「新司改」運動。 \n 最高法院近年多件司法爭議判決,引發社會議論和恐龍法官批評。由於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將在二月十七日退休,發起活動的法官希望總統在任命繼任人選前,能夠重視法官的心聲;連署活動在本月十日結束後,不排除向下屆總統當選人表達訴求。 \n 台北地院庭長吳秋宏、法官林孟皇、楊坤樵,昨日代表舉行記者會,林孟皇表示,大部分的法官都是認真負責,近兩年來媒體「恐龍法官」等司法負面新聞報導,製造問題的關鍵就在最高法院。 \n 加上最高法院常在一些小地方,如開了幾槍、毒品包裝紙是否要沒收等,動輒發回更審,以致常引發爭議,如前年的性侵判決,就是明顯例子。最高法院型塑不合理,沒有尊嚴的審判環境與文化,下級審法院已無法隱忍,才會爆發改革意志。 \n 林孟皇說,司法院根本「管」不動審判機關最高法院,甚至連最高法院人事都要先經該院同意才行,發起法官票選最高法院院長,就是要打破最高法院「近親繁殖人事文化制度」,及「吹毛求疵見解歧異現狀」兩大弊端。 \n 楊坤樵則說,票選產生院長,不會侵犯總統職權,如此才能出現可落實解決司法爭議的最高法院院長人選,彌補長期被批判的歧異判決。 \n 司法院院長賴浩敏表示,最高法院院長之任命是總統的權限,司法院不便表示立場;他認為,最高法院院長一職由條件充足的人才來擔任確實很重要,但是司法的缺失並非僅是更換一位院長便能竟其功,改革最高法院、整個司法制度,需要全體審級法官共同來努力。

  • 社論-期許司法界能有更多黃瑞華

     立法院會期結束前最後關頭,法官法草案正進入關鍵協商程序,卻發生宜蘭地方法院院長黃瑞華為司法院人審會,從輕議處其所屬法官,請辭以示抗議。對司法圈中而言,黃瑞華的大動作會對法官法草案三讀產生何種影響,是其關切重點;但對絕大多數民眾而言,「恐龍法官」的陰影揮之不去,卻是司法院不能不面對的問題。 \n 做為宜蘭地方法院院長,黃瑞華對所屬法官的裁判品質顯然相當在意,她要懲戒的陳姓法官在處理案件時發生的瑕疵包括:應撤銷通緝的案件未撤銷、刑事附帶民事的案件移送民庭延遲、審理性侵案件時未通知社工,也未讓在場的被害人家屬陳述等等,這些都是嚴重損及人民權益之事。 \n 但宜蘭地院法官自律委員會卻認為,該法官雖有怠忽,但情節非常輕,決議書面勸誡;但黃瑞華認為處分太輕,改為申誡處分,送司法院人審會後,則認為陳姓法官沒有重大疏失,否決黃瑞華建議的申誡處分,僅決議「令飭嗣後注意」,連「書面」都免了。 \n 司法院一方面強調人審會並未官官相護,另一方面卻認為,案件延遲是先前法官跟書記官的責任較大,黃瑞華的堅持「有失厚道與長者風範」。問題是,法官適任與否,和「長者風範」何干?對陳姓法官承審性侵案時未讓被害人母親陳述,則認為「可循上訴管道救濟」,卻完全未考量被害人及其家屬猶如二度傷害的不堪感受,司法院人審會認為法官不宜隨便懲處,難道被害人可隨便受傷害嗎? \n 黃瑞華自陳,她寫信給院長賴浩敏,表達「人」是司法改革之本,如果法官的自律、自省能力不符人民期待,所有司法改革都將落空,其言之沉痛,難道司法界一無所感嗎? \n 最近才有一份由「群我倫理促進會」委託遠見民調中心做的「台灣信任調查」顯示,民眾對法官的信任度,甚至排在新聞記者之後。在司法信任排序中,法官還不及警察與檢察官,只略高於民代、外勞、名嘴和命理師。試問,當法官都不被信任時,還談什麼「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 \n 我們相信,社會大眾對法官不信任,是受到少數法官涉貪瀆及恐龍法官做出烏龍判決之故,但是,不要因為這只是少數個案,就認為可以輕忽,畢竟法官手操民眾的生殺大權,該保護、該懲罰者,都操諸法官一念之間,凡危及民眾權益者,即令還有救濟管道,待救濟成功都可能已於事無補! \n 司法改革從前總統李登輝時代就是重點推動的工作,然而,歷廿年而無功。早年的改革著重於司法官的終身優遇,改善其工作條件和環境,既享有優遇,法官就該比一般人更自重、更懂得自律與反省,碰上黃瑞華請辭事件,不少法官認為黃應該「忍辱負重自制」,請問:如果法官們都做此想,有誰能還給被害人一個公道呢? \n 黃瑞華因為司法院對其所屬法官懲處過輕,坦言沮喪到不想當院長,連法官都可以不做,如果法官社會形象一直居於民眾信任排行榜的車尾,身為法官失去為民伸張正義的尊嚴,確實抱著終身優遇都沒顏面,期許司法界有更多黃瑞華,而不再有恐龍法官、或以官官相護忍辱負重為自豪的法官。 \n 黃瑞華表明不接受慰留,她的辭職如果能為司法改革帶來關鍵性的轉機,就不是白白犧牲。目前,在立法院朝野協商中的法官法草案,立委版本要求增加人審會的外部學者,就是為了避免司法院內控不足,但司法院抗拒之力仍然非常大。事實上,來自律師界等民間司改團體的聲音,向來強烈主張在淘汰法官的評鑑退場機制中,除了要加入外部的聲音外,另在內部討論對法官懲處的人審會組成,也要加入外部的學者參與討論。 \n 因為恐龍法官的案例,讓馬總統也曾數度呼籲「司法要貼近人民感受」;歷任司法院長也都提出「司法為民」的口號,然而,「司法為民」不能只是司法院說帖中的一句話,必須落實在法官對自己工作的嚴謹態度、對人民權益的真實關切,否則,恐龍法官不但不可能滅絕,只會一而再再而三出現,且司法院根本無力處置,則司法改革不但落空,甚至成為最大反諷。

  • 社論-法官甄試程序何妨改為二階段

     司法院有意於今年擴大辦理律師轉任法官的公開甄試,參加甄試的律師年資,由六年改為三年。其目的據信是要解決法官年齡過輕,形成「娃娃法官」常有「恐龍判決」的問題。 \n 司法院正視「娃娃法官」的現象,是件好事。從過去三年司法官考試錄取人員統計資料來看,平均年齡均在廿五至廿七歲之間,去年更有過半數錄取人員在廿五歲以下。他們經過為期不滿兩年的「訓練」之後,就會「升堂理事」,這被視為是一種從「家門」到「校門」的人生歷程,雖然嚴重欠缺社會閱歷,卻要擔任近似神職的工作,為社會平議曲直,詮釋正義。司法裁判的品質難以令人滿意,其來有自。 \n 司法院想用引進律師擔任法官的方法謀求改善,立意甚佳,但是恐怕不是治本的方法。十二年前已經開始實施的遴任辦法,到去年為止,只有六十六位律師轉任法官,學者轉任的一位也沒有。司法院一度主動邀請深具資望而經驗豐富的資深律師轉任法官,也是無人問津的局面。原因之一,是法院本位文化太濃,易使半途加入的有志者視為畏途。現在若是欲將轉任法官的資歷限制由六年縮為三年,即使增加人數,不免又是「菜鳥律師」轉成「菜鳥法官」的局面,改善問題的效果,只怕不大。 \n 法官年紀過輕,過早擔任審判工作,產生的問題並不只在「菜鳥法官」時期發生。法官的職務本來就應該與社會保持一定的距離。完全缺乏社會閱歷的年輕人擔任法官,終身從事審判;不只是開始的時候因為經驗不足而影響裁判品質,而且是越久越會陷入一種封閉的、不知人間疾苦的司法文化,與社會生活脫節的「恐龍裁判」只會層出不窮,而且不因法官的實際年齡為何而有差異。 \n 釜底抽薪之計,絕不會是降低律師轉任法官的年資門檻所能解決,而是要在甄選法官的入口之處,謀求制度上的改進。廿年前在施啟揚院長的時代,曾有限制法官基本年齡的提議,因為擔心違憲而作罷,其實年齡只是一種數字指標,真正應該要求法官具備的適任條件,應該是一定的社會閱歷或人格的成熟程度。我們從東吳大學法學院招收專業法律碩士生的條件要求,或許可以看出端倪。東吳大學法學院是國內最早開設招收非本科生修習法律碩士的學校,廿年來,其招生條件是必須自大學畢業後有至少兩年的工作或深造的經驗,始得應考。可以這麼說,東吳大學法律碩士班的報考者,其平均社會歷練要比通過司法官考試的錄取者還豐富。東吳大學認為沒有相當的社會閱歷,未必適合修習法學,國家考試卻認為可以擔任法官,兩相對照,豈不使人發噱? \n 一個簡單的改革方向,或許是考慮將現行的司法官考試,列為擔任法官的初試,也就是說,通過司法官考試的人員,只是取得可以被進一步遴為法官的基本資格,至於是否能夠真正獲得遴選成為法官,還需要另外一些條件與資格。換言之,不妨將法官甄試的程序,設定為兩個階段。法律知識的甄試,也就是現行的考試,應該列為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則應該要求具備一定的工作資歷,譬如說若干年的工作或是學習經驗。工作經歷未必需要限於法律,深造學習(例如碩士)的領域也不必限於法律,因為只懂得法律而無其他領域知識的法律人未必是最適合擔任法官的人選。重點是在被遴選為法官之前,一定要有一定年限大學本科教育以外的經歷,做為擔任法官的必要進階條件。第二階段獲得遴取錄取的人,再進行下一階段的法官養成教育,其結果,有資格「升堂理事」的法官,應該至少接近或越過三十歲,不會只是一個甫離學校初出茅廬,只是空有法律概念知識的法科畢業生而已了。 \n 司法院如果有心,應該主動出擊,與考試院及行政院立法院一起想方設法從根本上解決娃娃法官的問題,只從律師轉任法官的年資下手,是不夠的。

  • 快淘汰不適任法官

    快淘汰不適任法官

     非常不幸地,因為數位台灣高等法院法官及一位檢察官被檢調人員搜索的案件,法官與檢察官的風紀問題再度躍上各大媒體的頭條新聞。一如往昔,司法院在第一時間發出聲明稿,重申一向重視法官風紀與操守問題的立場,並表示賴院長對於此事甚為震怒,立即指示由謝副院長召集司法院及各級法院代表、政風人員成立小組,於兩個月內提出具體有效改善司法風紀措施,並再次呼籲全體法官及司法人員應潔身自愛,共同維護司法信譽,各法院應切實執行各項防範措施。 \n 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再清楚不過的標準作業程序。法官因涉貪被偵辦、院長震怒、指示專案小組限期提出改善措施,最後呼籲全體法官應守法守紀。然後呢?等到新聞淡化,媒體不再大篇幅報導此事,一切都回歸原點,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直到下一次的風紀案件發生。於是以上的程序再由院長震怒開始重來一遍,民眾對於司法的抱怨還是無法解決,這就是日復一日停滯不前的司法現狀。 \n 近二十年來,要求司法改革的聲音甚囂塵上,一九九九年還由司法院帶頭召開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對司法應興應革事項做出各式各樣結論。時光飛逝,十年已過,人民對司法信賴的程度增加了嗎?答案如何不問可知。司法院至今還在為法官的品德操守傷透腦筋,遑論法官不認真不盡責,烏龍裁判頻傳。憲法保障法官終身職,為了確保裁判品質,已盡可能提高法官待遇,給予較一般公務員優渥的退休金,竟然無法杜絕法官貪瀆。此時該震怒的不是賴院長,而是廣大的納稅人吧! \n 民眾對於司法的要求,公正、廉潔、效能缺一不可,只是這麼簡單的期待卻長期難以實現。就以法官的開庭態度來說,民間司改會在一九九五年成立時,即發動大批律師及志工進行法庭觀察,每年公布觀察報告,但迄今為止,依舊有少數法官恣意辱罵在法庭內的當事人(包括被告和被害人)。單單為了此事,筆者就曾當面建議司法院賴院長,至少應公開邀請全體民眾,及大學法律系所學生進入全國各級法院進行法庭觀察,如發現法官有不法不當的舉措,指派專人處理,讓全民幫助司法院監督法官,司法形象必能快速改善。賴院長聞言直稱建議很好,只是數年過去,未見賴院長有何行動,一嘆!連最簡單的開庭態度處理都沒有反應,如何期待揪出司法害蟲。 \n 其次,攸關建立不適任法官評鑑機制的《法官法》立法過程,又是另外一則慘劇。司法院在二十年前就已開始討論訂定《法官法》,縱其版本一再修改,其中共識最高獲得全民支持的恐非法官評鑑機制莫屬,賴院長初任院長之際,也數度公開表態此法一定要推動。只是他在任近三年,《法官法》的立法仍在原地踏步,也逼使民間另闢他途,另推《法官檢察官評鑑法》,企求有所突破。 \n 只是,這一切的努力在法官貪瀆案曝光,重創司法形象之後,似乎都已太遲。為今之計,司法院長「震怒」及「兩個月提改善方案」恐難杜悠悠眾口,至少應向社會公開宣示,他要如何推動包括淘汰不適任法官評鑑機制的法官法及其他改革方案。否則,「司法院長應知所進退」的要求,恐將成為社會共識。(作者為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