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遺址的搜尋結果,共910

  • 訪和平島考古遺址 小英驚豔

    訪和平島考古遺址 小英驚豔

     蔡英文總統於7日下午參訪基隆和平島考古遺址,並在文化部長李永得、基隆市長林右昌的陪同下,由導覽人員講述遺址歷史與挖掘過程,對於基隆市府近年推動「大基隆歷史場景再現整合計畫」蔡英文讚譽連連,她透露,過去出訪友邦時,曾告訴對方「台灣也有個聖薩爾瓦多城」,指的就是「基隆和平島」。

  • 唯一現存西班牙遺址!蔡英文參訪基隆和平島嘆「大開眼界」

    唯一現存西班牙遺址!蔡英文參訪基隆和平島嘆「大開眼界」

    總統蔡英文於7日下午參訪基隆和平島考古遺址,並在文化部長李永得、基隆市長林右昌的陪同下,由導覽人員講述遺址歷史與挖掘過程,對於基隆市府近年推動「大基隆歷史場景再現整合計畫」蔡英文讚譽連連,並指出,自己過去出訪友邦時,曾說過「台灣也有個聖薩爾瓦多城」,而這個地方其實就是「基隆和平島」。

  • 重現千年和平島考古遺址 在地人的驕傲

    重現千年和平島考古遺址 在地人的驕傲

    基隆市文化局自從2年前開始,在和平島積極推動「大基隆歷史場景再現整合計畫」,並在島上平一路及和一路,分別挖掘到西班牙修道院、圓山文化和鐵器時代考古遺址,文化局長陳靜萍指出,考古團隊積極與在地合作,讓居民共同參與現場導覽與考古發掘,民眾感嘆親手「挖出歷史」及「見證歷史」的那份震撼,是值得紀念且驕傲的一件事。 \n \n住在和平島的柯鳳琴阿姨表示,自己嫁來基隆和平島好幾年了,從沒想過在家裡旁邊會發現超過4千年的人類歷史,難以想像考古離我們這麼近,畢竟這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經歷到,一同為基隆留下重要的歷史地位,基隆和平島絕對值得驕傲。 \n \n另一位大哥張俊強則說,遺址的工作有別於其他工地現場,考古工作的機會少見且專業,很像自己在參與歷史的一部分,就像和一路考古現場的頭骨遺骸是我挖到的,有更認識與親近土地的觸碰,更會覺得基隆人其實都該來認識和平島。 \n \n陳靜萍說,維護與保存考古遺址是個很重要的任務,但在文化脈絡下屬於在地人文故事的紀錄,我們也同樣重視,文化局經由現場採訪紀錄發現,這次協助進行工程的團隊成員大多為和平島在地人,從對考古陌生到累積專業,現地研究的清大人類學研究所學生們都說,大哥與阿姨們考古工作的實力不容小覷。 \n \n陳靜萍指出,和平島遺址在7月已通過文化資產保存法,指定為市定遺址,文化局也向文化部爭取歷史場景教育推廣活動經費,希望未來和平島能成為北北基桃體驗考古、見證歷史的最佳教育場域,藉由教育活動在當地舉辦能促進在地活化、增進和平島在北台灣歷史的重要地位。

  • 和平島文物 申請國家級遺址

    和平島文物 申請國家級遺址

     基隆和平島是北台灣知名景點,除有爆紅的彩色屋,基隆市文化局也正積極推動「大基隆歷史場景再現計畫」。 \n 文化局長陳靜萍指出,和平島平一路西班牙修道院遺址、和一路圓山文化和鐵器時代考古遺址,都是台灣很重要的歷史文物,市府為保護在地重要文化資產,已向文化部申請公告為國家級遺址。 \n 基隆市政府近年持續推動「大基隆歷史場景再現計畫」,其中和平島遺址委由清大人類學研究所長臧振華率西班牙研究團隊進行考古挖掘,目前在平一路的西班牙修道院遺址,挖掘到至少15具遺骸,可以清楚看出手交握在胸前,像祈禱狀。 \n 陳靜萍表示,這是台灣400年來最重要的文化層發現,不僅是西班牙在台灣第一個完整出土的遺址,更是離民宅最近的遺址,擁有非常豐富的教育能量。 \n 陳靜萍說,文化局希望以歷史考古帶動和平島地區的觀光旅遊及文化產業,並且在遺址推動「現地展覽」,考古坑洞確定不回填,未來可以讓民眾更貼近考古現場,並親眼見證大航海時代基隆躍上世界舞台的歷史遺跡。 \n 她說,未來除將申請國家級遺址公告外,更將依據文資法對考古遺址進行保護,目前已架上多部監視器,未來將再增設安全護欄,避免民眾摔下坑洞。

  • 崇德考古遺址 太魯閣族人解說重現1300年前世界

    崇德考古遺址 太魯閣族人解說重現1300年前世界

    崇德考古遺址位於花蓮縣秀林鄉,是全台第一個發現有金器、墓葬遺跡的考古遺址,距今約1300年,屬十三行文化普洛灣類型,出土精美陪葬陶罐,描述崇德文化歷史脈絡,當地太魯閣族人也透過培訓課程,成為考古特展解說員,解說遺址內涵,詮釋對考古想法。 \n崇德考古遺址從出土陶器的質地、類別、器型上之比較,顯示該遺址同時具有北部十三行文化與東部靜浦文化兩個不同文化之間的仲介地位,是提供北部、東部史前文化往來關係的關鍵性遺址。 \n8月15日至10月17日,「『看見』連結時空的壹圓硬幣—崇德考古遺址特展」於太魯閣文創園區展出。花蓮縣文化局和秀林鄉公所合作,培育當地太魯閣族人,成為考古特展的導覽解說員,邀請國立台灣大學人類學博士尹意智,講解在崇德考古遺址的考古實務經驗,讓族人成為具考古知識的導覽解說員。 \n文化局長江躍辰表示,考古特展除了展出過去考古發掘出土的文物,也培力族人為導覽解說員,由族人角度介紹解說遺址內涵,讓族人詮釋對考古遺址的想法,共同搭乘時光機,回到1300年前的十三行文化。

  • 和平島遺址封路 居民怨無處停車

    和平島遺址封路 居民怨無處停車

     基隆和平島近年因彩色屋、阿根納等景點暴紅,加上基隆市文化局在島上挖掘出考古遺址,讓和平島潛藏的文化及旅遊價值上升,導致假日車潮暴增,當地社寮里長范詠翔抱怨,島上停車問題原本就很嚴重,為配合考古作業,民眾習慣停車的和一路、平一路兩個考古遺址遭封鎖,回家想停車的民眾一位難求,盼市府斟酌開放。 \n 范詠翔說,和平島入夜後仍無停車位,民眾只能到和平島外圍、阿根納造船廠的路邊紅線違停,他認為,市府在進行考古挖掘的同時,也應規畫好停車空間,否則每晚道路兩側都停滿車,不僅里民外出不易,計程車也不願意開進來,造成民眾困擾,建議市府將和一路可停400台車的1.3公頃考古遺址開放,將考古沒用到的地方,借給里民停車。 \n 文化局長陳靜萍回應,和平島平一路修道院遺址、和一路圓山文化及鐵器時代考古遺址都是重要的歷史文物,兩塊遺址都屬於國有地,文化局依照文資法,必須保護挖掘出來的考古遺址,因晚間必須暫時關閉。市府目前已開放部分國有地供民眾停車,文化局也已將整區交通計畫提到前瞻2.0計畫中,將盡力爭取旅客、里民的停車空間。

  • 頭條揭密》沉寂2000餘年 西漢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現身

    頭條揭密》沉寂2000餘年 西漢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現身

    唐朝著名詩人王昌齡傳世詩作《出塞曲》中有「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雖然「飛將」指涉人物有些爭議,不過蒙古國的考古學家經過多年探索,在近日找到確認為當年匈奴單于朝庭所在的「龍城」確實位置。地點在蒙古國首都烏蘭巴托以西約470公里處。 \n \n蒙古國國立烏蘭巴托大學18日宣布,經過多年考古探索,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終於在蒙古國中部地區找到並且確認位址。考古研究小組負責人、烏蘭巴托大學考古學系副教授伊德爾杭蓋博士表示,該考古小組對匈奴單于庭(政治中心與朝廷所在)已進行十多年的跟蹤考古調查,現在終於找到確認位址,並開始對「龍城」遺址進行系統性發掘。 \n \n《新華社》引遊考古小組的資料表示,匈奴單于庭「龍城」遺址是2000多年前西漢時期匈奴人的統治中心和重要禮制性場所,文獻記載不多,只記載其大概位於今天蒙古國杭愛山脈一帶。小組負責人伊德爾杭蓋博士說:「早在2017年,我們就在後杭愛省額勒濟特縣發現這座城址,但由於項目資金的匱乏,一直等到今年才啟動發掘工作。」 \n \n他表示,考古工作發掘出寫有漢字「天子單于」、「與天無極 千(秋)萬歲」的巨型瓦當(建築用陶製屋簷瓦片最後一片,亦稱滴水簷),其中「天子單于」瓦當在蒙古國境內是首次發現,並以此證明找到的位址是「龍城」遺址。此一地點與中蒙聯合考古隊先前共同發掘的三連城遺址並不遠。 \n \n漢唐文獻中關於龍城的記載及詩歌極多,《漢書‧匈奴傳》記有「五月,(匈奴)大會龍城,祭其先、天地、鬼神」。唐詩則有王昌齡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等。 \n \n考古學界對龍城所在與功能曾有各種研究結果,有分析認為,這次發現的龍城遺址未必是漢代大將軍衛青出征大勝的龍城,匈奴是遊牧民族,其政治中心龍城也不見得會一直固定在某個位置,也可能有不止一處。 \n \n「龍城飛將」的說法則是起於西漢初期,當時匈奴不時侵擾內地,掠奪財產與人民,漢武帝時期國力強盛,曾經過十多次較大的戰役擊退匈奴,其間就出過包括衛青、霍去病等著名的軍事家。最初考證時曾認為「飛將」顧名思義指的是「飛將軍」李廣,但晚近則認為指的是漢朝大將軍衛青。 \n \n被認為是衛青的理由是史載衛青首次出征是奇襲龍城,當時漢朝國力正強,開始對匈奴扭轉戰局反敗為勝,連續7戰7捷,收復河朔、河套等地,鞏固了北部疆域形勢。而李廣雖有「飛將軍」之名,其戰績雖多,但皆屬小勝,大型戰役並無顯赫戰果,不只如此,考證的學者也發現李廣的多次戰役中並未攻打過龍城,因此未能獲封更高官階,唐朝詩人王勃也有「馮唐易老,李廣難封」之嘆,近代學者亦因而認為王昌齡詩中所指應為衛青而非李廣。 \n

  • 解鎖邕江文明密碼

    解鎖邕江文明密碼

     邕江,從廣西南寧穿城而過,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遠古到現代,孕育出生命、文明、歷史、文化。歲月變遷,這條母親河永遠古老而年輕。 \n 邕江支流八尺江畔,靜臥著一個小土坡,地上散落著不少螺螄殼。「隨手撿一顆,可能都有上萬年歷史呢!」廣西文物保護與考古研究所研究員李珍笑道。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小土坡,就是頂螄山貝丘遺址,距今約10000至6000年前,南寧溫潤多雨的氣候、面積廣闊的淺灣灘塗,為先民們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環境和豐富的食物資源,他們以螺貝為食,用骨、蚌、石器加工食物,製作和使用原始的陶器,創造出獨具特色的「頂螄山文化」。 \n 在漢代已有管理機構 \n 南寧市三江口離市中心約40公里,因左江、右江、邕江匯合形成一個三岔口而得名。在三江口的三江坡宋村,村子周邊的沿江坡地上有一塊玉米地,這就是漢代遺址所在地。據李珍回憶,當時在這塊坡地上,隨處可見散落在地上的板瓦、筒瓦、陶罐等殘片,他還在現場撿到一片紋飾清晰的瓦當。李珍介紹「瓦當在漢代可算是高級裝飾品,只有大戶人家或是官邸可用。」有專家認為該遺址很可能是當時的一個軍事據點,因遺址處於三江匯合處,本是古代兵家必爭之地,設置軍事據點有把守重地之意。遺址的發現有其重大意義,史料記載,南寧市在東晉時期才開始行政建制,而三江口遺址的發現,證明南寧早在漢代(2000多年前)就已經設立了管理機構,納入到中央王朝的管轄範圍。 \n 明清陶瓷業生機勃勃 \n 南寧五象新區良堤路、廣西體育中心斜對面的邕江岸邊,很少人會知道這裡隱藏著一個年代久遠的缸瓦窯古窯址。缸瓦窯古窯址,是南寧市唯一的晚清時期(約100年前)燒造陶缸瓦的窯址,也是南寧市陶瓷工業發展史的重要歷史見證。 \n 據介紹,缸瓦窯是從河邊往坡上建起的一座龍窯。龍窯是明代開始南方地區古窯的典型形制,因其建在坡地之上,形如斜躺的長龍而得名。李珍說,從良堤路到三岸大橋一帶的邕江邊,分布有許多明清時代的古窯址,包括缸瓦窯、三岸明代窯址(已有600多年歷史)等。之所以選在邕江邊建窯,一是取水方便、泥土適合燒窯,二是當時交通運輸都是走水路,在這建窯方便把瓷器直接搬上船運出去。 \n 此外,南寧市邕江大橋北端的一段約300公尺長的邕江防洪古堤,是南寧市目前保存最完整、規模最大的清代防洪設施(建於270多年前),是邕城人民抗洪魔、保家園的歷史見證。

  • 荒廢20餘年 北港復興鐵橋拚重生

    荒廢20餘年 北港復興鐵橋拚重生

     位於雲林、嘉義2縣交界處、台灣最長的台糖小火車鐵橋「北港復興鐵橋」,因年久失修成為斷橋,經中央補助經費整修,近日進行最後細部計畫會勘,將以《現地鐵道橋遺址博物館》為主題,重現昔日風華。 \n 北港復興鐵橋興建於1911年,至今已109年,長度達878公尺,橫跨北港溪連結雲、嘉2縣;1998年台糖小火車停駛,從此無人維護成為斷橋,雲林縣政府為重現鐵橋風貌,以部分鐵橋為基礎,在北港鎮興建女兒橋,與屬於嘉義縣的斷橋另一端僅相隔不到10公尺。 \n 由於復興鐵橋橫跨雲、嘉2縣且涉及文化資產,雲林縣多次與嘉義縣共同召開文資審查委員會議,2縣都同意盡速完成此工程,讓鐵橋再度成為雲、嘉民眾的往來橋梁。 \n 斷橋聯結規畫由建築師廖偉立負責,廖偉立以《現地鐵道橋遺址博物館》為主題,結合現地遺址塑造紀念性空間、再造臨時車站意象,聯結後鐵道上將增建可供民眾及自行車行走的平台,串聯北港溪兩岸觀光動線,重現搭火車到北港媽祖廟進香的鐵道空間記憶。 \n 北港地方文史工作者柯中元指出,日前廖偉立到復興鐵橋進行細部計畫會勘,強調復興鐵橋一旦完成修復,將與現有的女兒橋、空中廊道連成一線,銜接大同路、華南路抵達北港糖廠,再現台糖小火車載運甘蔗與旅客的路線,讓時空再回到從前。

  • 海昏侯墓 現最早中藥炮製術

    海昏侯墓 現最早中藥炮製術

     江西考古研究院傳出消息,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考古工作站已舉行了揭牌儀式,正式開展海昏侯相關考古研究工作。此前,在漢代海昏侯墓園主墓中發現的木質漆盒盛裝的樣品,經專家驗證屬於中草藥輔料地黃和添加劑蔗糖,是中國目前發現古代最早的中藥輔料炮製品,這一考古研究重大發現,為深入了解中國古代藥物炮製與應用歷史奠定了基礎。 \n 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考古工作站由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博物館(南昌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成立,工作站擬設考古發掘組、文物保護組、資料整理組和綜合組4個職能小組,負責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的考古發掘、文物修復、資料整理等工作。南昌漢代海昏侯國遺址考古工作站是江西首家遺址公園考古工作站,開創了江西遺址公園考古工作發展新模式。 \n 漢代海昏侯墓園主墓中出土了由木質漆盒盛裝的樣品,其形似人們熟悉的冬蟲夏草。專家通過核磁及三維重建、顯微分析,發現該樣品是由外部輔料層和內部植物層構成;結合顯微特徵、質譜分析,推測該樣品中為「玄參科地黃屬植物」的根,且可能經過了熱水等處理。 \n 《神農本草經》記載地黃具有「主折跌,絕筋,傷中,逐血痹,填骨髓,長肌肉」等功效,這與古代文史資料記載墓主劉賀生前患有嚴重的風濕病相符。樣品的輔料層內還含有澱粉粒與蔗糖,這可能與炮製矯味矯臭、利於服用的作用有關。

  • 西大墩公園照明不足 立委、議員幫忙協調立馬變亮了!

    西大墩公園照明不足 立委、議員幫忙協調立馬變亮了!

    有市民反映西大墩公園廣場照明不足,希望能增設照明設備,在地企業寶立光電公司得知消息,捐贈兩支風力和太陽能互補的路燈。因西大墩公園屬於考古遺址保留地,不能任意挖掘或施工;經立委張廖萬堅及市議員林祈烽協調幫忙,並邀請文資處長現場會勘,終於促成美事一樁,讓西大墩公園廣場得以更加明亮。 \n林祈烽指出,位於環中路旁的西大墩公園佔地廣闊,是附近市民平日休閒運動的好去處,公園廣場夜間更是長年都有市民在跳舞健身,但西墩里長張長瑞及民眾反映,廣場照明似乎不足;希望市府能增設燈光設備,讓夜晚在廣場活動的民眾能更增添安全性。 \n西屯區在地企業寶立光電有限公司總經理廖順億得知消息後,願意捐贈兩支風力和太陽能二合一的綠能路燈給公園。廖順億表示,這種綠能路燈不用外接電力,光靠風力和日光照射,晚間就能有充足電力;特別是在山區或較偏遠的地方,最適合安裝這種路燈,一來可以減少纜線的維修,二來也可避免電纜被偷走的風險。 \n林祈烽表示,因公園為考古遺址保留地,底下可能有歷史文物,未經文化資產處考古遺址審議會同意前,公園內都不可以任意的挖掘或施工;他和張廖萬堅為促成這樁美事,日前特別邀請文化局文資處長李智富親至公園會勘,之後也到市府向考古遺址審議會進行報告,終於排在日前順利動工架設完成。 \n林祈烽強調,現在公園的廣場照明已比以前明亮,他個人也多次於夜間前往公園運動,感覺真的好太多了,希望未來市府能多推廣這種利用風力和太陽能發電的綠能路燈,保障市民在夜間活動的安全,還可減少電費的支出。

  • 卑南遺址公園 會呼吸的家落成

    卑南遺址公園 會呼吸的家落成

     會冒煙、會呼吸的家才是真正的「家」!台東卑南遺址公園歷經5個多月,以傳統工法完成卑南族傳統家屋修繕,13日舉行落成儀式,耆老們從祖靈屋引火種到家屋,看著冒煙的房子,遙想在小米倉裡玩躲貓貓的童年往事,不禁哽咽。 \n 國立史前文化博物館卑南遺址公園於2009年,以木材、竹子、黃藤、茅草等自然建材及傳統工法,打造卑南族傳統家屋,歷經10餘年已漸毀損,在普悠瑪、下賓朗、利嘉跨部落合作下,歷經5個多月的的材料採集、修復,終於完成修繕,13日邀請族人回「家」慶祝落成。 \n 耆老們從祖靈屋取火苗進入家屋升火,熊熊火光照亮斗室,族人說,早期卑南族人都會在家升火,除了炊煮以外,還有驅蟲、禦寒等功能,所以,會冒煙的家屋表示有人在家裡,房子會呼吸,87歲長老孫來春,看到冒著煙的家屋,回想起前塵往事,感動落淚。 \n 史前館館長王長華表示,傳統家屋不只是重現祖先生活智慧,也將傳統造屋技術完整記錄下來,可做為卑南族世世代代建造家屋的依據,也歡迎國人來參觀活生生、會呼吸的家屋。 \n 王長華說,公園現址因有大批史前石板棺出土,被當地族人視為忌諱之地,但該館數十年來致力於原住民傳統生活的體現,除了傳統家屋、少年會所等實體展示外,也透過各項祭儀,讓這片園區與部落有了更進一步的生活連結。

  • 廖元豪》同溫層悶死了言論自由

    廖元豪》同溫層悶死了言論自由

    中選會對於媒體記者批評其「忠犬會無法克制做為看門狗的畜生本質」,表示將對此「不實言論」,控告其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之「散佈謠言」,或觸犯《刑法》「侮辱公署」。 \n 然而,「忠犬會」,本來就不是「事實陳述」,而是「評價」語言。就像「畜生」、「腦洞」的咒罵語言,與謠言有何關係?哪有「不實」的問題?解嚴以來各個民選總統,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那個不是歷經千千萬萬的政治諷刺漫畫與羞辱詞走過來的?韓國瑜等藍營官員被罵「舔共」,也未以「我沒有舔」去控告人家散佈不實資訊的。中選會官員被講得很難聽,當然委屈,但並非「不實」就不是謠言! \n 「侮辱公署」這個罪其實本身就很奇怪。《刑法》上的「公然侮辱罪」是針對個人受到侮辱,為了保障其名譽與尊嚴而設。但「官署」不是自然人,沒有「人性尊嚴」,也不會有「情緒傷害」(emotional distress),為什麼要為此特別設一個罪?這根本是中國古代與歐洲早期「官威最大」的威權遺跡,早就該廢掉。現在中選會自己的公正性遭到質疑,其實用新聞稿說理反駁即可,拿這個規定來叫人閉嘴,未免太玻璃心了。 \n 另一個可以拿來對照的,是台大學生會提案成立「校園轉型正義小組」,要調查並推動「清除校園空間具威權意象及保存不義遺址」。雖然這個措施不能簡化為「拆傅鐘」,但轉型正義近年來大張旗鼓要「清除威權遺址」的浪潮,也體現了「我討厭的就不要看到」,以及「正邪二分」的簡單邏輯,是民主文化逐漸貶值的象徵。 \n 轉型正義論者要「清除威權遺址」,最讓人心驚的就是:第一,官方可用強制的方式評斷歷史,說某一個時期、事物、人物、組織,就是「威權」。其次,一旦說你是威權,就不想看到這些遺址的影子。所謂多元價值、涵納包容、意見對話,都不是他們在乎的價值。台大走過日本統治時期,也歷經動員戡亂戒嚴時期,歷史的一點一滴,豈能簡單地用「威權/民主」二分法來定位?真要計較「威權遺址」,那台大建校時乃是殖民統治者所設的「台北帝國大學」,這段歷史該怎麼算帳? \n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一向最保障言論自由的美國。《紐約時報》在「多元平衡」的考量下,刊登了共和黨參議員湯姆·卡特恩(Tom Cotton)主張「政府依法得動用軍隊平亂」的投書。雖然這篇投書絕對不代表《紐約時報》的立場,但言論版主編仍因此辭職。要知道,《紐約時報》的編輯群在越戰時能抵擋政府的壓力而刊登五角大廈的越戰報告書,在水門案時也挺得住尼克森總統的壓力,但卻無法撐過「自己人」自由派讀者的壓力。就知道「必不容反對者有討論之餘地」的同溫層壓力有多大! \n 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日前曾針對當前網路文化與社會分歧下的「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提出勸告:我們可以有立場,但世間善惡沒有那麼簡單二分,我們還是要容忍異見,並謙卑地與不同意見溝通對話,不該動輒叫人家閉嘴。然而不少新世代的人,卻先把保守派通通說成歧視、仇恨言論,並認為其造成的傷害是無法「容忍」的。歐巴馬這種「嬰兒潮」的老古董,最愛搞妥協。在他們看來,都是不義的。 \n 這個時代的人,似乎不覺得多元、妥協、對話很重要。相反地,滅絕師太那樣「滅之絕之」的殺氣,才是他們嚮往的。美國有學者認為這是當代人「順服同溫層」的心理需求,也有人認為此乃數十年「玻璃心」文化教育的結果。但無論如何,這都形成了簡化事物,拒絕聆聽,無法容忍的文化氛圍。長此以往,不但戕害言論自由,更侵蝕了民主政治賴以維生的精神。 \n 美國與台灣的民主、言論自由,都在墮落中。民進黨是一路號稱追求民主,捍衛言論自由的政黨,也靠著這個社會的「多元包容」茁壯成長,成為今日一統天下的執政黨。請諸君勿忘初衷,展現氣度,讓這個社會理解胡適先生所云「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精神,救救我們的民主政治與言論自由。 \n(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n \n \n \n \n   

  • 有「慶煙」的家才是家 遺址公園卑南族傳統家屋落成

    有「慶煙」的家才是家 遺址公園卑南族傳統家屋落成

    會冒煙、會呼吸的家才是真正的「家」!台東卑南遺址公園歷經5個多月,以傳統工法完成卑南族傳統家屋修繕,13日舉行落成儀式,耆老們從祖靈屋引火種到家屋,看著冒煙的房子,遙想在小米倉裡玩躲貓貓的童年往事,不禁哽咽。 \n國立史前文化博物館卑南遺址公園於2009年,以木材、竹子、黃藤、茅草等自然建材及傳統工法,打造卑南族傳統家屋,歷經10餘年已漸毀損,在普悠瑪、下賓朗、利嘉跨部落合作下,歷經5個多月的的材料採集、修復,終於完成修繕,13日邀請族人回「家」慶祝落成。 \n耆老們從祖靈屋取火苗進入家屋升火,熊熊火光照亮斗室,族人說,早期卑南族人都會在家升火,除了炊煮以外,還有驅蟲、禦寒等功能,所以會冒煙的家屋 ,表示有人在家裡,房子會呼吸,87歲長老孫來春,看到冒著煙的家屋,回想起前塵往事,感動落淚。 \n史前館館長王長華表示,傳統家屋不僅重現祖先生活智慧,也將傳統造屋技術完整記錄,可做為卑南族世世代代建造家屋的依據,也歡迎國人來參觀活生生、會呼吸的家屋。 \n王長華說,公園現址因有大批史前石板棺出土,被當地族人視為忌諱之地,但該館數十年來致力於原住民傳統生活的體現,除了傳統家屋、少年會所等實體展示之外,也透過各項祭儀,讓這片園區與部落有了更進一步的生活連結,遺址公園已經成為部落的客廳。

  • 快評》台大拔自由象徵傅鐘 是民主深化還是威權深化?

    快評》台大拔自由象徵傅鐘 是民主深化還是威權深化?

    台大學生會擬在本周六校務會議提案,清除校內「不義遺址」,由於台大校園裡面並沒有最常被當成「轉型正義提款機」的蔣公銅像,因此台大學生會把焦點轉向「以台大歷任校長命名的公共空間」,劍指以台大校長傅斯年命名的傅鐘和傅園等公共空間。 \n問題是,中外大學以歷任校長或院長等命名的公共空間、大樓,多了去了,高雄科技大學燕巢校區「憲章館」,以創校第一任總務長李憲章命名;成大雲平大樓是以前任校長羅雲平命名;政大文學院百年樓以政大首任校長陳百年命名,這現象如此普遍,怎麼以校長命名就是「不義」了?台大的陳文成紀念廣場也以人名命名,為何就被認定是正義的?以正義之名到處冠以非我族類者罪名,骨子裡卻是蔑視正義,這不就是打著紅旗反紅旗嗎? \n我們建議台大校務會議,本周六針對學生會的提案,不要迴避,大家直球對決,甚至開一場辯論大會,談談何謂「轉型正義」。 \n台灣解嚴30年,蕞爾小島上的歷史戰場早已清理完畢,能鬥的物事包括學校裡的蔣公銅像、黨政軍退出校園、歷史課本去中國化等早已鬥完,連校歌裡的「吾黨、三民主義、重歸祖國」都被抓出來檢討;228事件已經進入歷史課本,從國小到高中反反覆覆研讀;「蔣公誕辰紀念日」、「國父誕辰紀念日」、「台灣光復節」都消失了,228成為國定假日了……台大學生會到底還要鬥甚麼?這套假借轉型正義之名扮演「誰是受害者」的把戲,到底何時玩膩? \n究其實,轉型正義是當年兩德統一時,勝利的一方也就是西德,用以重構、框架作為敗者的東德其內在精神和自我認知所使用的工具。國民黨當年棄守大陸、退居台灣,對台灣人民充滿了原罪感,30年來被民進黨用「轉型正義」這個工具打得潰不成軍;但現在民進黨已經黨政軍一把抓,成為執政者,怎麼會有執政者一直在檢討在野黨的? \n我們建議,台大學生會不應再用「轉型正義」這個早已用濫的詞,而是坦坦率率地討論他們心裡想談的「台灣建國方略」的內涵;或者是放眼太平洋對岸的美國種族歧視暴動,那裡有真正的不義正在發生。否則雙重標準的「正義」,只是讓大家都噁心到「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了。

  • 基隆和平島車位難求 綠議員奇想:考古遺址上蓋停車場

    基隆和平島車位難求 綠議員奇想:考古遺址上蓋停車場

    基隆和平島近年因彩色屋、阿根納等爆紅景點,停車問題嚴重,尤其假日更是一位難求,民進黨議員張顥瀚今在議會總質詢提出一個「大膽」想法,認為島上有許多考古遺址,若能在上方加蓋停車場,在不影響挖掘情況下,也能解決停車問題,但遭交通處委婉否定。 \n近年基隆市府打造八斗子潮境公園、和平島公園、正濱漁港等觀光亮點,並串聯起觀光廊帶,因應大量遊客人潮與未來台船潛艦園區進駐,恐造成正濱及和平島地區老舊城區交通塞爆,張顥瀚今早在市長施政總質詢大膽提出交通解方。 \n400年前西班牙人在和平島打造「聖薩爾瓦多城」,文化局目前推動大歷史場景計畫,去年底在平一路修道院遺址挖掘出一具雙手呈現祈禱狀的歐洲人遺骸,以及十字架等大批西方文物,平一路考古遺址也發現大量的圓山文化及鐵器時代陶器。 \n張顥瀚強調,這只是一個大膽想像!若能在和平島這幾個挖掘古蹟處的上方興建停車場,能否紓解和平島停車問題。對此,交通處長李崗認為,除了遺址上方的停車面積不足,往下做鋼構也可能破壞遺址,第一次聽說,但他持保留的態度。 \n李崗表示,市府除周邊道路拓寬,目前在和一路規畫94個停車格,並爭取港公司土地興建停車場,解決停車問題,至於中油倉儲廠改建為停車場牽涉到都市計畫,可能比較複雜,另外假日部分島上要封閉或彈性管制車輛,需要和地方討論。 \n有「基隆好漢」之稱的民進黨議員張顥瀚,今年30歲,與時代力量陳微仲、無黨籍林旻勳為本屆基隆市議會最年輕議員,曾任市長林右昌機要秘書,前年首度參選初試啼聲以第二高票當選中正區議員,日前並當選民進黨全國黨代表。

  • 基隆和平島車位難求 議員建議仿十三行博物館蓋在遺址上

    基隆和平島車位難求 議員建議仿十三行博物館蓋在遺址上

    基隆和平島近年因附近彩色屋、阿根納造船廠等爆紅景點,停車問題嚴重,尤其假日更是一位難求,市議員張顥瀚在市政總質詢主張,挖掘中的「聖薩爾瓦多城」遺址,若能仿十三行博物館在上方規畫停車空間,充分利用歷史場域,也一併解決長久以來的問題。 \n \n 張顥瀚表示,和平島是台灣重要的歷史場域,不過島上巷弄空間狹小,未來建築量體空間勢必向上利用,像是國外也有很有多博物館建在遺址上方,建議市府日後能否作為開放式的展覽空間,讓民眾可以站在玻璃帷幕上方了解古蹟挖掘與導覽。 \n \n 張顥瀚指出,針對人進來後,勢必也要滿足相關停車需求,當然包括古蹟維護、向台船取得土地以及建蓋量體,這一筆預算並非市府所能負擔,他拋出這個大膽的想像,是希望預先市府面對未來考古工作完成後,先有一個充分的討論空間。 \n \n 他也認為,外縣市遊客來到基隆交通移動並不方便,考量基隆市區多坡地、各景點的距離都不長,建議在中正區先試辦共享機車,透過電動載具串聯李宅、旭丘到和平島各景區間的交通,增加共享機車效率,相對也能減少對停車空間的需求。 \n \n 文化局長陳靜萍表示,國外確實有看到相關案例,因為國內外適用的法規不同,還需要進一步研商是否可行。對此,交通處長李綱也說,目前在和一路規畫94個停車格,另也向爭取基隆港務公司爭取土地興建停車場,解決停車問題。 \n \n 400年前西班牙人在和平島興建「聖薩爾瓦多城」,文化局目前推動大歷史場景計畫,去年底在平一路的修道院遺址挖掘出一具雙手呈現祈禱狀的歐洲人遺骸,以及十字架等大批西方文物,和一路考古遺址也發現大量的圓山文化等史前時代陶器。

  • 《獵奇筆記》3千年前神殿殘留不明物 58年後驚覺是大麻

    《獵奇筆記》3千年前神殿殘留不明物 58年後驚覺是大麻

    以色列考古團隊在58年前,於貝爾謝巴山谷(Beersheba Valley)發現一座神殿,入口處還有2個石灰岩祭壇,上面殘存不明黑色物質,當時一直無法驗出其成分,而近日他們透過新科技化驗,發現物質內含有大麻,這也是首次證實古代猶太人進行宗教儀式時會使用迷幻藥。 \n根據《CNN》報導,考古學家亞哈朗利(Yohanan Aharoni)於1962年至1967年間,出土位於以色列特拉德(Tel Arad)貝爾謝巴山谷(Beersheba Valley)的遺址,陸續發現了方形堡壘、猶太神殿,推測建造與使用時間為公元前750年至公元前715年,裡面還分為圍欄開放式庭院、存儲區、主廳及小酒窖四個區域。 \n神殿與耶路撒冷聖經記載的聖殿有驚人相似處,也在考古學家相當吃驚,1963年又於大廳和酒窖間,發現了石灰岩祭壇,而祭壇上留有不明黑色物質,礙於當時技術不夠純熟,因此無法得知其成分,直到2年前,考古學家阿里(Eran Arie)透過最新科技,對黑色物質進行分析,發現它含有大麻二酚(CBD)、四氫大麻酚(THC)及大麻酚(CBN)等成分。 \n不僅如此,大麻內還驗出乳香(香味樹脂)物質,及大麻精神活性的物質,疑似是為了幫助氣味飄散。1993年耶路撒冷考古學家,發現一個可追溯至公元4世紀的洞穴,裡面有一名14歲少女遺骸,腹中還有40週的胎兒,身旁有裝有黑色物體的水壺,研究發現其為大麻,推測可能是為了減輕生產時的痛苦。 \n而在喜馬拉雅西部的Gaddi部落、非洲布干達王國等,也曾發現他們會在慶典中使用大麻狂歡,因此對於祭壇上發現的大麻,考古學家也無法確定其用途,究竟是用於儀式還是文化習俗,就連大麻如何抵達此處也無從得知,因為在古代近東的考古遺址中,並未發現有大麻種子或花粉殘留,認為大麻很可能是以進口方式帶入。

  • 失落千年 最古老瑪雅遺址墨西哥現蹤

    失落千年 最古老瑪雅遺址墨西哥現蹤

    美國亞利桑那大學教授豬俁健擔任團長的國際調查團,昨〈3〉日在英國科學雜誌《自然》上發表學術文章,宣布他們在墨西哥東部的熱帶雨林中,發現了一個可能是公元前1000年前後建造的瑪雅(Mayan)建築。此建築是一個長約1.4公里;寬約400公尺;高約15公尺的土築舞台(大土壇),也是目前發現最古老跟最大的瑪雅文明建築物。學者研判可能是當時舉辦祭祀活動所使用,將之命名為「Aguada·Phoenix」遺址。 \n此國際調查團在2018年至2020年間在墨西哥東部的塔巴斯科州(Tabasco)上空,進行激光測量飛行,用雷射繪製地形,讓被樹木遮擋的構造都能浮現出來,再透過地面調查判斷是否為人工建築物。「Aguada·Phoenix」遺址的大土壇周邊還有蓄水池以及9條道路,最長長達6.3公里,推測在建造的後200年間還在持續進行擴建和改造。 \n豬俁健教授指出:「它是如此的巨大,以至於你走到那裡,你都不會意識到它是人造建築,永遠也不會發現它的矩形形狀。」儘管規模如此巨大,令研究團隊震驚的是,這個遺蹟似乎沒有統治者存在的跡象,可能是沒有身份差別的人們合作建造的。「Aguada·Phoenix」遺址的發現也挑戰學術界認為從一個聚落、一個聚落開始慢慢建立起來的瑪雅文明發展理論,甚至很有可能是完全相反的狀況。

  • 浙江餘姚發現距今8000年前史前遺址

    浙江餘姚發現距今8000年前史前遺址

    浙江省餘姚市今(30)日發布井頭山遺址考古發掘成果,井頭山遺址是浙江境內首次發現的一處史前貝塚遺址,也是中國沿海地區年代最早、埋藏最深的一處史前貝塚遺址。該遺址的發現將寧波地區的人類活動史和文明發展史前推到了距今8000年前。 \n \n 經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碳十四實驗室等多家實驗室測定,井頭山遺址的年代在距今7800~8300年之間,遺址年代早於河姆渡文化1000年。這是寧紹平原史前考古年代學上的一個重大突破,也將寧波地區人文起源的歷史在河姆渡文化基礎上再往前推進了1000多年。 \n \n2019年9月至今,經大陸國家文物局批准立項、浙江省文物局統籌組織,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寧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餘姚河姆渡遺址博物館等對該遺址進行了考古發掘,出土大量精美的陶器、石器、木器、骨器、貝器等人工遺物和早期稻作遺存,以及極為豐富的水生、陸生動植物遺存,考古工作取得了突破性收穫。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