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還很遠的搜尋結果,共11

  • 台灣何時會封城?陳時中:會預先公告

    台灣何時會封城?陳時中:會預先公告

    很多國家開始封城,台灣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也會這樣做?陳時中表示,進一步動作我們希望大家有一點準備的時間,基本上預先公告為原則,有時突發的情況沒辦法在我們掌握內,台灣離這個情況還很遠。

  • 台灣距創新大國還很遠

    台灣距創新大國還很遠

     瑞士世界經濟論壇(WEF)公布《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在141個受評比經濟體中,總體排名位居第12名,較去年上升1名,「創新能力」指標連續兩年位居第4,僅次於德國、美國及瑞士,遙遙領先總體排名位居第1及第3的新加坡及香港,WEF甚至直接以全球4大超級創新國稱謂讚譽台灣。蔡英文總統在國慶演說夸夸而談台灣的高科技及創新產業,已經走在世界的最前端,彷彿台灣才是亞洲地區科技創新的領先者,而非一般人印象中的日本、南韓、甚至是中國大陸。 \n 不過,這個認知明顯背離一般經驗法則,難道是WEF開台灣玩笑?當然不是,關鍵在評估指標的設定。分析WEF「創新能力」中項指標下的10個細項指標可以發現,台灣能夠名列前茅,主要是出於專利數、勞動力多樣化、產業群聚及研發支出占比這4個項目的優異表現。其中,台灣的專利權數量(每百萬人)及產業群聚完善發展的普遍程度均排名第3,勞動力多樣化程度排名第4,研發支出占GDP比重排名第5,而共同發明方式擁有國外專利權的數量(每百萬人)則是排名第6。總計在創新能力的10個評比細項中,有5個排名在前10名之內,大舉提升台灣整體的創新排名。 \n WEF創新能力評估指標設定不夠嚴謹,相關的評比項目也少了一點,容易形成僅由少數幾個指標就左右結果的衡量偏誤。由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康乃爾大學等機構共同發布的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GII),基本評比項目涵蓋制度環境、人力資本及研究、基礎設施、市場複雜度、業務複雜度、知識及技術產出、創造性產出等7大項共80個細項指標。評估面向的相對豐富性與完整性,讓GII成為全世界公認最具權威與公信力的創新評估指標。 \n 在GII的2019年排名中,亞洲地區進入全球前20名的國家,分別為新加坡(8)、以色列(10)、南韓(11)、香港(13)、中國大陸(14)及日本(15),明顯與WEF排名有很大出入。特別是新加坡、中國大陸及香港,在WEF的創新能力排名中,分別為13、24及26,兩者落差相當的大。而台灣在GII中的排名如何?很不幸的,自2010年最後一次出現後(當時排名為全球第25名),就不曾再出現在這份名單中。 \n 台灣在創新能量的投入與產出,著實不成正比。就以強調創新的新創獨角獸為例,去年2月行政院喊出兩年內最少要孵化出一隻獨角獸以來,已經陸續投入超過千億的資源在新創事業上,但兩年期限將屆,卻連隻獨角獸的影子都還沒看見,政府施政成效令人十分懷疑。更不用說,即便就WEF的創新指標來看,不管是專利權數量、產業群聚發展程度或研發支出占GDP比重,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速成的指標,而是長期累積的成果。換句話說,小英引以為傲的創新排名,其實是源自於過去從李國鼎及孫運璿時代累積下來的科技實力老本,現任政府不過是撿現成。 \n 不容否認,創新創業已成為全球顯學,台灣不能自暴自棄,特別是在經濟成長動能日益萎靡之際,如何藉由創新創業,厚植自身實力,並驅動科技進步、提升產業附加價值,無疑是未來經濟成長的重要底蘊。然而,作為政策的擬定者,必須思考的是,不應為創新而創新,也不必把創新排名一直掛在嘴邊,而應審慎考量自身優勢後,找出真正適合自己的創新路徑與利基市場。 \n 創新創業與經濟成長的關係,並非單純的一對一線性關係,更不是經濟成長的保證,其中還必須多方面因素配合,方有機會形成正向循環。例如,同樣是WEF的評估指標,在人力資本這一大項就明確指出,台灣的學用落差遠遠落後其他領先國家(指標排名59);而其他在環境與市場的大項指標中,法規與制度相關的多項指標也都落在60名之後,這些都是當前台灣最欠缺也是最需要改進的。 \n 國民教育也需要進一步解放,要讓學生擺脫對家庭的依賴,不受教條束縛,具備自我獨立思考能力。若是政府只洋洋自得於「超級創新國」的稱謂,而忽略更為基本的要素,冀望創新帶動經濟成長,恐怕也是緣木求魚。

  • 旺報社評》台灣距創新大國還很遠

    旺報社評》台灣距創新大國還很遠

    瑞士世界經濟論壇(WEF)公布《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在141個受評比經濟體中,總體排名位居第12名,較去年上升1名,「創新能力」指標連續兩年位居第4,僅次於德國、美國及瑞士,遙遙領先總體排名位居第1及第3的新加坡及香港,WEF甚至直接以全球4大超級創新國稱謂讚譽台灣。蔡英文總統在國慶演說夸夸而談台灣的高科技及創新產業,已經走在世界的最前端,彷彿台灣才是亞洲地區科技創新的領先者,而非一般人印象中的日本、南韓、甚至是中國大陸。 \n不過,這個認知明顯背離一般經驗法則,難道是WEF開台灣玩笑?當然不是,關鍵在評估指標的設定。分析WEF「創新能力」中項指標下的10個細項指標可以發現,台灣能夠名列前茅,主要是出於專利數、勞動力多樣化、產業群聚及研發支出占比這4個項目的優異表現。其中,台灣的專利權數量(每百萬人)及產業群聚完善發展的普遍程度均排名第3,勞動力多樣化程度排名第4,研發支出占GDP比重排名第5,而共同發明方式擁有國外專利權的數量(每百萬人)則是排名第6。總計在創新能力的10個評比細項中,有5個排名在前10名之內,大舉提升台灣整體的創新排名。 \nWEF創新能力評估指標設定不夠嚴謹,相關的評比項目也少了一點,容易形成僅由少數幾個指標就左右結果的衡量偏誤。由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康乃爾大學等機構共同發布的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GII),基本評比項目涵蓋制度環境、人力資本及研究、基礎設施、市場複雜度、業務複雜度、知識及技術產出、創造性產出等7大項共80個細項指標。評估面向的相對豐富性與完整性,讓GII成為全世界公認最具權威與公信力的創新評估指標。 \n在GII的2019年排名中,亞洲地區進入全球前20名的國家,分別為新加坡(8)、以色列(10)、南韓(11)、香港(13)、中國大陸(14)及日本(15),明顯與WEF排名有很大出入。特別是新加坡、中國大陸及香港,在WEF的創新能力排名中,分別為13、24及26,兩者落差相當的大。而台灣在GII中的排名如何?很不幸的,自2010年最後一次出現後(當時排名為全球第25名),就不曾再出現在這份名單中。 \n台灣在創新能量的投入與產出,著實不成正比。就以強調創新的新創獨角獸為例,去年2月行政院喊出兩年內最少要孵化出一隻獨角獸以來,已經陸續投入超過千億的資源在新創事業上,但兩年期限將屆,卻連隻獨角獸的影子都還沒看見,政府施政成效令人十分懷疑。更不用說,即便就WEF的創新指標來看,不管是專利權數量、產業群聚發展程度或研發支出占GDP比重,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速成的指標,而是長期累積的成果。換句話說,小英引以為傲的創新排名,其實是源自於過去從李國鼎及孫運璿時代累積下來的科技實力老本,現任政府不過是撿現成。 \n不容否認,創新創業已成為全球顯學,台灣不能自暴自棄,特別是在經濟成長動能日益萎靡之際,如何藉由創新創業,厚植自身實力,並驅動科技進步、提升產業附加價值,無疑是未來經濟成長的重要底蘊。然而,作為政策的擬定者,必須思考的是,不應為創新而創新,也不必把創新排名一直掛在嘴邊,而應審慎考量自身優勢後,找出真正適合自己的創新路徑與利基市場。 \n創新創業與經濟成長的關係,並非單純的一對一線性關係,更不是經濟成長的保證,其中還必須多方面因素配合,方有機會形成正向循環。例如,同樣是WEF的評估指標,在人力資本這一大項就明確指出,台灣的學用落差遠遠落後其他領先國家(指標排名59);而其他在環境與市場的大項指標中,法規與制度相關的多項指標也都落在60名之後,這些都是當前台灣最欠缺也是最需要改進的。 \n國民教育也需要進一步解放,要讓學生擺脫對家庭的依賴,不受教條束縛,具備自我獨立思考能力。若是政府只洋洋自得於「超級創新國」的稱謂,而忽略更為基本的要素,冀望創新帶動經濟成長,恐怕也是緣木求魚。 \n

  • A股離過熱 還很遠

     今年前四月陸股是全球股市中最閃亮的明星股市,瑞銀(盧森堡)中國精選股票基金產品經理張婉珍表示,陸股今年以來至今的上漲速度極快,但這波漲勢其實僅是對去年對行情過度悲觀情緒的修正。 \n 短線陸股看似乎漲很多,但目前滬深300指數的估值約11~12倍,接近過往的平均值,目前尚沒有市場過熱的問題,現在離過熱還很遠,有很多股票還在合理的估值,還有繼續上升的潛力。 \n 張婉珍指出,A股對外資的吸引力不光是市場規模,還有市場成熟度低,市場不是那麼具有效率,所以有機會可以獲取超額收益。至於這一波陸股多頭還可以走多少,可以看二件事,一是陸股還有沒有好標的值得投資;二是估值是不是有足夠吸引力,如果上述二問題答案是肯定的話,陸股就會續漲,因此目前不擔心陸股有漲得過多的問題。 \n 元大MSCI A股ETF研究團隊表示,今年受惠A股入摩利多影響下,預估將有6千億人民幣的海外資金持續流入A股,建議投資人可多加留意,逢低進場卡位、參與資金行情。 \n 柏瑞中國A股量化精選基金經理人方定宇表示,在本益比估值再提升下,上證指數前4月漲幅逾23%,觀察A股近期本益比約為12.2倍,仍較歷史均值的13.8倍折價11%,預期只要經濟成長維持穩健,企業獲利逐步好轉,仍可望推動股市緩步走升。 \n 投資陸股仍是有風險,晨星基金表示,分析師的兩大擔憂為大陸經濟成長率衰退及中美貿易戰結果不盡人意。但大陸最新公布的第一季GDP年增率為6.4%,略高於市場預期。儘管大陸的經濟數據出現放緩,但近期實施的財政刺激政策仍持續支撐經濟成長。 \n 元大MSCI A股ETF研究團隊表示,風險承受能力較高的積極投資人,也可在5月底時適度配置反向型ETF,雙向操作,可為資金避險。

  • 需求轉冷、貿戰來亂 光通訊的春天 還很遠

     全球光通訊需求趨緩,中美貿易戰又來亂,首當其衝的中國寬頻市場再受影響,在終端客戶續調節庫存下,光通訊濾鏡廠統新(6426)及光通訊薄膜濾光片廠東典光電(6588)都受到拖累,上半年營收年減幅度分別達到近3成及逾5成,代表景氣回春的春燕似乎仍不見蹤影。 \n 全球光通訊市場未見曙光,在客戶端持續調整庫存下,統新6月營收仍未見起色,單月營收僅2,734萬元,較去年同期減少44.91%,也較上月的4,309萬元下滑36.55%,上半年營收僅2.25億元,呈年減29.2%。 \n 整體大環境不佳下,不單統新營收唱低調,連興櫃光通訊獲利王東典光電營收也受牽累,6月營收僅1,957萬元,雖與上月幾近持平,僅月減1.05%,但相較去年卻呈年減59.65%,上半年累計營收1.13億元,年減幅度也未見縮減,達55.45%。 \n 展望第二季,法人指出,統新由於6月營收表現有失水準,僅與2月相當,創下今年次低,致今年第二季營收再陷谷底,單季營收僅1.05億元,季減逾一成,創下掛牌以來的新低,在營收規模下滑下,讓首季好不容易回春的毛利率37.33%,再面臨變數。 \n 統新強調,全球光通訊需求趨緩,再加上中美貿易政策干擾,中國寬頻市場建設速度明顯放緩,價格下修的壓力仍在,為降低壓力,現公司已積極配合客戶開發各種產規,希望可以儘快讓公司走向穩健經營。 \n 東典第二季營運同樣面臨嚴苛考驗,單季營收僅約0.57億元,表現雖與今年首季相當,但與去年同期1.42億元,則差距甚遠,要再重現去年每股稅後盈餘6.65元榮景,今年得很拚。

  • 張瑞昌專欄-台灣原生建築前進歐洲

     故事要從導演李安的演講說起,那一天,建築師黃聲遠也在場,而當晚他就要搭機飛赫爾辛基,除了出席一場建築盛會之外,還要為田中央工作群在芬蘭阿爾托博物館的展出揭幕。 \n 當台下聽眾問李安,跟來自世界各地的優秀團隊合作,你自認是哪裡人?而你的作品又是如何選擇題材?「李安是這麼認為,前者很困難被定義,但也不用去告訴別人,而後者就是生活在當下,只要努力真誠地對待自己。」黃聲遠回憶說道。 \n 那天李安談了很多,有一段話記憶深刻。「下決定往往是對性格的考驗,但不要在乎輸贏或成敗,如果不好也甘願。」這番即席回答,在贏得滿堂彩之餘,也讓黃聲遠想起自己與年輕建築學子的互動。 \n 在宜蘭深耕20多年,即使得獎無數名滿天下,黃聲遠始終都不喜歡「建築大師」的稱號。他每天穿著夾腳拖閒晃,到處串門子,如同他的好友、實踐大學建築系副教授王俊雄所描述的,黃聲遠大概有一半時間花在「溝通」這件事情上,他跟左鄰右舍聊天,從傾聽中發現問題,也不厭其煩地說服業主,減少避鄰效應。 \n 浪漫成性、作風低調的黃聲遠,守著蘭陽平原做公共建築,從宜蘭河畔的舊市街生活迴廊做到名聞遐邇的羅東文化工場,還有專供行人使用的津梅棧道,以及被譽為全台「最美夜總會」的櫻花陵園。「他的作品多元豐富,不僅將建築專業拓展至很寬廣的境界,更重要的是他把建築與環境協調得很好。」王俊雄如此評價,「雖然有些聲音批評黃聲遠毫無個人風格,但沒有固定樣貌,與周邊環境融合,並且具有吸引力,不就是田中央的精神?」 \n 2015年夏天,田中央工作群應邀在東京展出,以Living in Place(活出場所)為題。這是幕後推手遠藤信行從TOTO退休前的代表作,也是黃聲遠與「沒有風格」的田中央團隊首度躍居國際舞台的處女秀。 \n 在「間美術館」(Gallery Ma)相中之前,帶著自由主義色彩的黃聲遠,早藉由日復一日的生活作息,實踐了一個又一個具有社會性與理想性的建築作品。那就像田中央建築師事務所的年輕人,不論正職、實習生或外籍生,都知道要跳進那面清澈的天然水池可以有很多的入水姿勢,就如同他們在事務所裡的共事被一視同仁地看待般的平等。 \n 追求一種開放自由的價值無疑是田中央工作群奉行不渝的單純信念,而這信念也讓講究簡約素樸的芬蘭建築界看到了田中央。 \n 5個多月前,黃聲遠告訴我,他受邀要去芬蘭展出時,我還很納悶。「田中央不是剛離開東京,才回到台灣,怎麼又要去歐洲了?」然而,聽過李安的那場演講後,黃聲遠似乎找到了答案,原來做建築與拍電影也有相同之處。「努力地對待自己,實踐真誠的自我。」黃聲遠下了這樣的註腳。 \n 黃聲遠確實身體力行,否則不會感動一個30出頭的日本建築學者,這個叫作土岐文乃的東北大學助理教授,決定要回到青森縣弘前市,她計畫循著田中央的模式重建自己的家鄉。 \n 這是黃聲遠與田中央的魅力,有一點左派又天真的建築哲學,而今,他們將前進歐洲,就像當年林懷民跟黃聲遠的經驗談,「回家鄉的路最近的距離是從紐約、巴黎出發…」那是飄洋過海而來的島嶼之聲,一個台灣原生而且種在田中央的建築學校。

  • 中美BIT談判 美:中方負面清單 離可接受還很遠

    美國貿易代表弗羅曼(Michael Froman)表示,中國上個月提出暫緩對美國投資開放的行業負面清單內容「距離可以接受還很遠」。但他同時承諾,美方將繼續與中國政府接觸。 \n \n據路透報導,關於中美投資協定(BIT)談判的最新提案,弗羅曼在接受外媒專訪時表示,「它距離可以讓我們接受還很遠」,但美方將繼續與中方接觸,向他們強調需要採取哪些措施,不光是針對負面清單,也包括為達成高標準的協議而需要遵守紀律。 \n \n在6月舉行的第8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S&ED)中,中美雙方承諾於6月中旬交換新的負面清單。目前,中美雙方已經按計劃如期交換了負面清單的改進版本。 \n \n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日前表示,負面清單談判,意味著中美雙邊投資談判目前已進入最實質的階段。弗羅曼也曾表示,中美BIT談判將持續至今年秋季,希望雙方最終能達成高水平的協定。 \n \n此前外界預計,9月初在杭州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將是推進談判的主要時間點之一。美國財政部長李烏(Jack Lew)曾在6月表示,中美雙方應該抓住9月份G20領導人峰會的機遇在雙邊投資協定談判上取得更多進展。 \n \n美國財政部副部長Nathan Sheets日前表示,美方將投入一切資源,爭取在歐巴馬政府任內,也就是明年1月結束前完成中美BIT談判。

  • 報告市長 幸福城市還很遠!

    報告市長 幸福城市還很遠!

    年底選戰升溫,有競選團隊提出了「復興西區,升級東區」的計畫,然而,無論市府是否搬遷,幸福的城市,恐怕需要的是更永續的都市計畫。 \n為了年底市長選舉,最近連勝文競選團隊以「復興西區,升級東區」為主軸,作為他所謂新世代創造新時代的構想。 \n從專業角度思考,到底搬遷市政府,會不會是帶動地區復興的好政策?首先要探討的是,國內外有沒有搬遷市府機關帶動區域發展的案例。 \n【取經日本 別弄錯因果關係】 \n連勝文團隊提出的日本東京都廳發展案例,是指位在西新宿一九九○年才完工的東京都廳舍。西新宿地區當初發展主因是一九六○年代大型淨水場的遷移,空出了大量被劃為商業區的土地,因此政府啟動了新宿副都心計畫。 \n帶動當地發展第一個開業的,其實是一九七一年完工的京王廣場大飯店,之後新宿住友大廈、新宿三井大廈等七棟超高層辦公大樓進駐,一九八○年代再加上凱悅酒店、希爾頓酒店、小田急第一生命大廈等九棟大樓進駐。 \n所以在一九九一年東京都廳舍進駐前,西新宿已有十數棟摩天辦公大樓、國際品牌飯店、車站旁百貨公司林立。若要說東京都廳舍對於西新宿地區的發展影響,我認為它並不是「領導者」,而只是「追隨者」。 \n【政府帶頭衝 未必成為領導者】 \n再來看看目前台中七期新市政中心地區,其實第一個帶動七期當地發展的是二○○○年開業的新光三越百貨。當初以三萬坪營業面積成為全台之最,目前也是新光三越旗下單店營業額最高的記錄保持者。二○○一年老虎城購物中心加入戰局,以影城為主力吸引年輕族群。 \n之後十年,幾棟豪宅大樓陸續開發完成,短期養地的空地也租給汽車旅館、八大行業使用。所以當二○一○年台中新市政中心大樓啟用時,當地發展已頗具規模。因此,我也認為台中市政府的遷移,對於台中七期發展並不是「領導者」,而只是「追隨者」。 \n至於日前甫完成的新莊副都心合署辦公大樓,目前南北兩棟都有一些「不情願」進駐的中央機關員工。看著孤獨的大樓矗立在黃沙紛飛的工地之間,附近不見商業設施,目前也只看到政府機關帶動房價,卻不見實質區域發展。 \n雖然現在蓋棺論定還嫌早,但也苦了那些被當白老鼠的公務員們。 \n【了解市場脈動 以免政策白費功夫】 \n回到台北市,被認為蕭條的西區其實目前正是旅館業百家爭鳴之處,西門町諸多老舊辦公大樓搶著改裝成旅館,不少國外自由行旅客,偏好體驗西門町的個性旅店。 \n去年更有新加坡外資砸近二十五億元買下西區中華路、忠孝西路口商業地,擬蓋五星級觀光飯店,換算每坪成交價一一四七.五萬元,刷新全台最貴「地王」記錄。紅色子房認為,想帶動西區發展復興,其實不需要市政府進駐,而是引進更多大型國際旅館。 \n東區遷府會帶來什麼效益呢?若說擴張財源,信義計畫區已有A25地上權案,截稿日前底價已下修至二一六億元,加上去年南山人壽以二六八.八八億元標下世貿二館地上權,市政府在信義計畫區已進賬數百億元。若是加上世貿一館在南港展覽二館完工後,可能自信義計畫區退場,想再蓋商業設施其實不缺市政府這塊地。 \n只是紅色子房參與幾家大型建商的商業地產開發顧問,看著東區百貨商場一家家開,招來招去不外乎是ZARA、GAP、UNIQLO;若改做旅館,以地上權超高租金來看,房價得衝到每晚兩萬元以上才能賺錢。台北市東區的商業設施地上權開發招商,市政府決策高層及都市計畫委員們得多多了解一下市場的脈動。 \n【都更問題大 城市建設須長期經營】 \n其實,我認為台北市最重要的城市議題,仍然是大家不敢碰的「都市更新」。 \n紅色子房敬重的地產前輩,台北市副市長張金鶚,勇敢跳入解決都市更新的泥沼,在文林苑都更事件與都更違憲議題裡折衝這一年多來,也算做出不少貢獻。城市發展需要遠見,但也可能會得罪選民。 \n許多白領精英棲身在三十年的鐵窗老公寓,車輛從小孩遊戲的巷口呼嘯而過,外地來台北工作築夢的年輕人窩在頂樓加蓋的鐵皮屋裡……看到這些畫面,就覺得這個城市空間似乎離「幸福城市」還有段距離。 \n隨著國際都市再生思潮的的反省,如何在社會公平、環境生態、經濟發展三個面向平衡進行「永續都市更新」,考驗著執政團隊的智慧與執行力了。以上雖有批評,但在連勝文的政見裡,紅色子房倒是欣賞他提到「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的氣魄。畢竟城市發展是一個長期政策,往往現在採收的成功果實,來自於前幾任市長的決策政績。然而,若要論城市發展與房地產政策,比起一個搬遷市府帶動西區發展的小議題,想當一個偉大的市長,似乎還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n(本專欄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 \n好房HouseFun(第201405期)

  • 吳康民:中國憲政夢 路還很遠

     當過大陸七屆全國人大代表,總計在此「最高權力機關」工作卅三年的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昨在香港《明報》撰文說,大陸在新年開頭熱炒的「中國夢」,實際就是「憲政夢」、「自由夢」,他期望能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帶領下「夢想成真」。 \n 今年初,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就刊載署名「中央黨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的評論文章〈中國夢:內涵、路徑、保障〉。吳康民認為,這是中共中央透過官報對全民發出的新號召。 \n 但令吳康民不解的是,南方的廣州,《南方周末》關於「中國夢」新年獻詞,卻遭宣傳部門閹割,以致鬧出震驚中外的風波。 \n 對於大陸目前憲政狀態,吳康民說,「眾所周知」,全國人大遠遠未達「最高權力機關」標準,而憲法規定的人民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自由也未兌現。 \n 關於人身自由,吳康民坦承,大陸存在不少未被判定有罪的人受到監視居住、限制活動,更談不上出境旅遊。至於通信祕密、住宅不受侵犯等,無一不受「公檢法」專政機關破壞,有的地方竟達無法無天地步。 \n 吳康民認為,習近平是個「有心人」。他說,習在紀念現行憲法公布施行卅年時發表講話,「憲法的生命在於實施,憲法的權威也在於實施」,並要求黨和黨員要「帶頭守法」。

  • 棒球扎根 大陸差得還很遠

     「大陸棒球須從基層發展起,否則永難超越台灣,尤其大陸球員多為半路出家,欠缺台灣學徒精神,更是罩門。」台電總教練陳哲祥指兩岸棒球實力的落差,就在於大陸缺乏基礎棒球教育。 \n 第1屆海峽兩岸棒球對抗賽將於今天落幕,台電隊除了8比1輕取天津隊外,其餘3場都贏得很艱辛,不過陳哲祥不看結果只看細節,「大陸球員身材、打擊、腳程都很好,但跑壘常亂跑,關鍵時會發生低級失誤,如果仍援用15歲開始選材方式,存在的經驗、觀念和態度落差,大陸棒球終難全面提升。」 \n 「兩岸間的棒球差距,絕非10年、15年就能解決,像台灣球員多是從少棒基礎養成,細膩之處非大陸可以比擬。」陳哲祥又說,大陸基層棒球的推廣不扎實,需要為數眾多的基層教練,沒有好教練,絕難教出好球員。 \n 「就算大陸曾在亞運、經典賽打敗台灣,那不叫超越,沒有扎根的棒球,贏球只能算運氣,」陳哲祥有感而發的說。

  • 中國距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還很遠

     據日本政府公布的數據顯示,日本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為1.288兆美元,低於中國1.339兆美元的第2季產出。《華爾街日報》分析指出,這意味著中國有可能在今年一舉超過日本。近幾年來,中國一直都是世界經濟總量的「準老二」,就當前公布的數據與中國的發展趨勢看,中國年內經濟總量超日本幾成定局。 \n 其實,中國已經有與之相匹配的政府財政收入,富豪的數量和奢侈品的銷量,都是世界第2。有美國媒體稱,中國超日本有「里程碑」意義,有些中國人也為此歡呼雀躍,甚至美國媒體都預測2030年中國經濟總量會超過美國。 \n 日本經濟一直都是中國學習的榜樣,可是今天已經成為「世界第三經濟體」的日本依然值得中國學習。其實,中國除了在GDP總量上超過日本,還有哪些方面值得驕傲?當年美國人也鼓吹過「日本第一」,無數日本人也為此歡呼雀躍過。當年,當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寫出《日本第一》一書,事實證明,這只不過是美國的一次「捧殺」。 \n 此外,在生產率、技術水平、人們的教育水平、生活質量、貧富差距、社會福利、全球市場的生產力、創新能力等國家軟實力方面,中國都遠遠落後於日本。而截至2008年,日本有15人有獲得諾貝爾獎,中國還沒有突破零。 \n 日本眾議院議員、首任財務副大臣村上誠一郎的觀點很直接:中國有13億人口,是日本的10倍,又有那麼多土地和資源,中國GDP超越日本再正常不過了。 \n 據蓋洛普世界民意調查(Gallup World Poll)在2005至2009年間對世界155個國家中的數千人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在「全球最幸福的國家和地區」排名中,中國大陸位列125位,屬於比較缺少幸福感的國家之列。相比之下,已經退居世界GDP第6位的法國已將「幸福指數」加入到衡量國家發展的體系中來,而且權重與國內生產總值相當,也許這才是一種成熟的心態。 \n 概而言之,中國距日本還有很大的差距,在真正意義上還遠沒有超過日本。在教育、科技、創新、文化產業、國民素質、國民福利等方面全面超越日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