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銘刻的搜尋結果,共08

  • 台中挹壺堂 專營名家壺

    台中挹壺堂 專營名家壺

     位於台中市「天目城」二樓,店號B005「挹壺堂」專營名家壺、紫砂壺、茶道用品、香道用品、陳年普洱茶等。總監董穎昌自1996年從業至今24載,經驗豐富。每支名家壺皆有作者與其作品的「持壺照」和名家書法字手稿,「壺隨字貴,字隨壺傳」,證明真蹟真品非仿壺。

  • 紙的生涯-探索紙的力量 銘刻歷史蹤跡

    紙的生涯-探索紙的力量 銘刻歷史蹤跡

     這本書要說的,是紙張的故事:這種柔軟易折的物質,是如何成為推進歷史的載具,並且成為世界各地劃時代創新與大眾運動所使用的渠道。兩千年來,紙張讓政策、理念、宗教思想、宣傳和哲學得以傳播,其扮演的角色沒有別的物品可以相比。紙張在當時最重要的文明裡,擔任承載思想理念的媒介,不但促使這些理念在其各自的文化圈中得以順利傳播,也讓它們容易為異國文化所吸收。這個角色對紙張的未來非常關鍵;就如同千年來以陶土或金屬製作的錢幣,使得貨物和服務得以傳遞與交換那樣,紙張也同樣促成了思想和信仰的交流。 \n 紙張的使用從中國漢代起登上歷史舞台,已有兩千年之久,它在8世紀唐代時來到新的高峰。在此同時,它的蹤跡也進入伊斯蘭哈里發國和其帝國首都巴格達,後者是科學研究和藝術創作湧現的樞紐之地。最終,紙張進入歐洲,成為這片大陸上文藝復興與宗教改革運動的承載工具。紙張光滑平順的表面,從它在東亞的發軔開端,一躍而成為現代世界書寫與印刷的媒介工具。 \n 紙張是一種極為便宜、攜帶便利、可供印刷的書寫平面,所以紙張做成的書籍和小冊子因而能夠開始大量製造,並且比從前更能傳播到遙遠的地方,不受羊皮紙和牛皮紙要價昂貴的限制,不受莎草紙數量稀少的影響,也不受骨頭、石板和木材體積龐大笨重的局限。從傳播知識和理念的層面來說,紙張問世引發了一場革命。 \n (摘自本書第一章)

  • 銘刻576與644 婚戒藏真愛密碼

    銘刻576與644 婚戒藏真愛密碼

    劉詩詩與吳奇隆從戲裡愛到戲外,就連結婚也是世紀排場,吳奇隆喊出結婚預算無上限,並為愛妻找來頂級珠寶De Beers打造5.02克拉訂婚戒,品牌獨家安排在法國高級珠寶工坊手工打造,從鑽石挑選到戒台設計,整個鑽戒的製程耗時6個月,估計價值約6千萬。婚戒則指定在戒指內圍刻兩人姓名諧音576(吳奇隆)與644(劉詩詩)的專屬密碼。

  • 先秦貨幣三孔布 銘刻民族魂

    先秦貨幣三孔布 銘刻民族魂

     2012年秋,在北京的拍賣會上一枚青銅三孔布以368萬人民幣成交,一舉刷新了中國古錢拍賣價的最高紀錄。先秦貨幣三孔布,在中國從古至今數以萬計的錢幣中,被視為最珍稀的一種,卻未必只有富豪能成為藏家,大陸旅日政治觀察家楊中美近日便以《黃金貨幣時代的新發現:三孔布新考》分享收藏經驗。 \n 過去多以中國名人傳記和中日關係為主要著述的楊中美,收藏三孔布已20多年,因80年代赴日攻讀現代史與中日關係史,開始在閒餘時收藏中日文物,尤其是錢幣,至今已收藏有中、日、越、韓等漢學儒教文化圈的錢幣萬餘枚,而當中又對中國先秦的珍稀錢幣著力甚多。 \n 500元人幣買到寶 \n 但他卻未必是在拍賣場上花大錢取得,他憶及當年抓住中國珍貴文物流出海外的時機,第一次入手三孔布,是在東京從一位古董商手中,以70多萬日圓成交。 \n 更令人驚嘆的是,楊中美在3年前還在上海城隍廟的地攤上,僅僅以500元人民幣買了一枚「上專」青銅三孔布,也因此他強調,只要有心去搜尋,一般人也能成為古錢幣收藏家。當然,收藏過程中,研究古錢幣的功夫也不可少,楊中美也對三孔布的創鑄,黃金貨幣時代的歷史公案做出自己的結論。 \n 歷來三孔布的鑄造時間頗有爭議,有一論說是秦鑄,一說是秦占趙地後所鑄,但楊中美認為三孔布應為西元前299年至296年,趙武靈王為促進和穩定新占領域的經貿交易和人民日常貨幣流通所需,並且為準備攻秦而由中央統籌鑄行,面文以地名為主,也傳達國家對此地域的主權,當時趙國疆域跨現在的山東、河南、河北、山西、陝西、內蒙等地,是戰國七雄中唯一能與秦抗衡的大國。 \n 楊中美並考證指出,三孔布在布幣面有3個孔而名,但當時間也有未穿孔的圓足布「藺」和「離石」在流通,他認為圓足布應是在三孔布之前鑄行流通的貨幣,在利民和成本節約的原則上,把圓足布視為老幣版本而繼續流通。 \n 黃金時代文明縮影 \n 三孔布從清朝開始成為錢幣收藏家覓獵的第一珍品,30年代更成為中外藏家追逐的珍幣,當時的收藏價1枚約400大洋,可在上海虹口等鬧市買一幢有3層樓的住宅。 \n 對楊中美而言,三孔布的書法布局均衡,篆體方折陽剛,可謂三晉書法的代表,此外,它的幣面不僅寫著戰國的地名,「還銘刻著民族之魂,它是中國黃金時代的文明縮影。從文物價值而言,遠遠高於圓明園的12生肖獸首。」

  • 賈姬甘迺迪 染血洋裝銘刻人心

    賈姬甘迺迪 染血洋裝銘刻人心

     半世紀前的今天,美國前總統甘迺迪遇刺身亡,夫人「賈姬」賈桂琳在丈夫遇刺的數小時後現身白宮,身上依然穿著染血的粉紅套裝。 \n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甘迺迪1963年11月22日遇刺後,立刻被送往德州達拉斯的帕克蘭醫院,而賈姬不論是在醫院中或是伴隨丈夫遺體飛回華府的途中,都不願換下這套粉紅洋裝。 \n 甘迺迪曾說,穿著這套粉紅洋裝的賈姬「明艷照人」,這或許就是為什麼甘迺迪要求夫人穿上這套洋裝陪他出席達拉斯活動的原因。 \n 這套粉紅洋裝看似出自法國時尚品牌香奈兒,不過其實是出自美國的仿冒品。賈桂琳在暗殺悲劇發生前,至少6次穿上亮相。 \n 甘迺迪遇刺後,渾身沾滿丈夫血液的賈桂琳試圖爬出總統座車,不過當幕僚建議她換掉染血的套裝,賈桂琳堅決拒絕。 \n 作家向農(Philip Shenon)寫道,賈桂琳當時不只一次地說,「不,我要繼續穿這套洋裝,我要他們看看他們做了什麼」。 \n 副總統詹森(Lyndon Johnson)數小時後緊急宣誓就職總統,賈桂琳在典禮上依然穿著這套洋裝,向農說:「一切都感覺好不真實。」 \n 賈桂琳回到白宮後,她的女僕將套裝放進一個袋子裡,好讓賈姬不會再觸景傷情。 \n 賈桂琳1994年辭世後,這套洋裝連同染血的絲襪屬於女兒卡洛琳.甘迺迪(Caroline Kennedy)所有。直到2003年,卡洛琳.甘迺迪將這些物品捐給國家檔案局,並明訂契約,希望國家檔案局1世紀內不會公開展示母親的這些遺物。 \n 自悲劇發生以來,這套洋裝從未送洗,也從未現身世人面前。裝著這套洋裝的箱子附帶一紙賈桂琳母親的手寫字條,僅簡單寫道,「賈桂琳1963年11月22日穿的洋裝和裝箱箱子。」 \n 即便到了2103年,國家檔案局仍必須取得甘迺迪家族同意才可展出套裝,家族希望避免有人以聳動方式展出這套套裝。 \n 紐約市立博物館服裝和紡織品的館長馬吉德松(Phyllis Magidson)說:「公開展出這套服裝,可能讓大眾情緒激動萬分。」 \n 不過這套粉紅洋裝一直懸掛在人民的記憶中。「粉紅套裝」(The Pink Suit,直譯)作者凱比(Nicole Mary Kelby)說:「儘管有些人沒有經歷總統甘迺迪時代,依然會受這位完美女性穿著染血美麗套裝的畫面深深震撼。」 \n 「我們的夢想和希望隨著達拉斯的槍聲消逝,至今我們仍悼念那個有著賈桂琳的美國。」1021123 \n

  • 書人物-陳智德銘刻香港地文誌

    書人物-陳智德銘刻香港地文誌

     由於英國殖民、回歸中國的特殊歷史背景,香港這顆「東方之珠」雖然亟思更加放眼國際,卻也像是一座借來的空中浮城,建立本土人文歷史自主性的呼聲,一直沒有留白。2013年初過世的知名作家也斯,即曾倡議設立香港文學館,也著有多本關於香港文學的研究和創作;師事也斯的陳智德,最新著作《地文誌:追憶香港地方與文學》,則是以文學、歷史、音樂為範疇,結合史料、詩作和圖片,對於家鄉深情的身世告白和記憶補遺。 \n 由當下腳踏的土地開始 \n 陳智德生於1969年,曾就讀台灣東海大學中文系、參與香港中文大學編輯古文獻資料庫計畫,目前任教於香港教育學院文學及文化學系,並以筆名陳滅發表詩作。他創辦過詩刊《呼吸》、《詩潮》,就讀嶺南大學碩、博士班期間,主編香港詩選和香港文學評論數本,時代跨越1930-2010年。 \n 無論關注主題是古典還是現代,身處台灣還是香港,或嚮往他方、承接傳統,他認為,「每一個出發點,都由當下腳踏的土地開始。本土經驗就是我們成長的共同體社會經驗。」 \n 2008年,他出版詩集《市場,去死吧》,以詩針砭社會風氣普遍目光短淺、重利輕創意造成的種種問題,如拆除具集體記憶的舊中環天星碼頭、灣仔舊區重建的爭議等。《地文誌》延續了上述詩集的反思精神,「重拾香港人文歷史,作為回應。」陳智德說。 \n 讓散文達致與小說同等分量 \n 《地文誌》上卷採取名為「地文誌體」的形式──以文學為樞紐,編列地區為經緯,織入地理時光變遷的縱深,並旁及述說、引用、評論多位香港前輩和同代作者的城市故事、經驗描寫,和自己的地方生活體驗互為闡發,語帶抒情而詩意──不只有別於著力城市文學的董啟章、韓麗珠、謝曉虹等小說家的虛構筆法,亦跳脫個別文人對城市追憶記錄的侷限,讓以散文創作的城市文學,展現如昆蟲複眼映現多重的觀看角度,帶有學術的理性探究意味。陳智德表示,「學術訓練,在文學創作中也未可輕棄。」 \n 「我企圖讓它承載更多內容,多一點文化反思,以至與詩、小說的可能性連繫,希望讓散文達致與小說同等份量,並引入文學史的關懷。」 \n 在陳智德筆下,那些台灣人也耳熟能詳的北角、調景嶺、旺角等,都不再只是地名或景點,而各具在文化文學領域發展歷程的定位,且依附著作者的情志。九龍城是他寄託童年回憶所在,1998年啟德機場停用後改為政府部門辦事處。舊地重遊,長大後的陳智德看見的是「圍板分割出多個迷宮的區域,更多通向的是迥異紛歧的去處。」 \n 〈維園(維多利亞公園)可以竄改的虛實〉那篇,陳智德感觸最多。歷史的因緣際會,讓維園自70年代起成為學運和社運抗爭的舞台,卻也是港島區最大的年宵花市,更多的是行人(包含他自己)日常匆匆路過的步伐。而無論「標語也好,年花也好,同樣會因為過時而被遺棄。」 \n 城市漫遊,文學啟蒙 \n 陳智德的文學啟蒙始自初中時代,漫遊於旺角奶路臣街(St. Nelson)的路邊書攤,繼而是樓上書店,就是在那時讀到楊牧《瓶中稿》(志文)的詩句,「但知每一片波浪/都從花蓮開始」,給予他深刻的觸動,因而立定從事文學的志向。 \n 《地文誌》下卷收錄的文字,彷彿老黑膠唱片的環狀溝紋,在時光中向核心溯源,展讀間,一位瘦長、純真、外冷內熱的少年形象呼之欲出。中學曾同班一年的作家梁文道形容他,「是很念舊的人。」在終年不散的灰塵和霉味中,那些被遺忘的書店、文藝刊物和它們承載的傳統,以及如衛星圍繞的書店老闆、文化人,皆留下最真摯誠實的身影。陳智德從當中得到力量,找到自己傳承的切入點,更想盡力有所創新。 \n 乘香港80、90年代的移民大潮,陳智德來台灣就讀大學,正逢解嚴後的蓬勃和震盪,他親身感受社會對於本土文化的自覺,也接觸小說家楊逵的作品。「台灣的本土文化反思,台灣學者的台灣文學研究,給我許多方法上的啟發,豐富了我對香港文學的想法。」 \n 選擇與台灣出版社合作,陳智德期待,「在文學理念、人文關懷和本土的普世共性,與同樣重視文學和本土文化的台灣讀者對話。」

  • 「黎明之光」推星座銘刻版

     華義國際旗下3D戰鬥角色扮演遊戲「黎明之光」,今天推出「星座銘刻改版」,加開新伺服器「S7蛇夫座」,增添遊戲樂趣。 \n 華義國際表示,「黎明之光」上市以來獲得眾多玩家支持,熱情塞爆伺服器,為了提供更豐富的遊戲內容,推出「星座銘刻改版」,釋放星座古老的神秘力量,提升玩家能力。 \n 為慶祝改版,華義舉辦多項活動,即日起到8日,登入遊戲就能獲得獎勵;角色等級達到20級以上,可獲得禮包、坐騎等獎勵。1020903 \n

  • 《玩藝舖》封印

     玉石,屬天荒地老之物;印刻,所以示人以信。兩千多年前的信物,始藏於獅子山墓柩,今存於徐州博物館櫃,證明戰火有毀不掉的物件與價值。三國吳王「封書置印」,是為國家大計,並無婉轉可言,不似我將封印銘刻成詩,刻繪情愛,也為綿延的後世頌揚情愛。 \n 聽說研討會要在徐州舉行,像在心中插了一面迎風的旗。徐州,從未去過,幼時只從父親講述的「徐蚌會戰」知此地名。徐指徐州,蚌指蚌埠,中國共產黨名為「淮海戰役」的戰場,八十萬國軍慘敗,「黃百韜兵團被殲」、「黃維兵團被圍」、「邱清泉陣亡」、「杜聿明被俘」……土地浸染了難以計數的冤傷魂痛,年復一年為冰雪覆掩,又像野草萌生。而今,都被遺忘。 \n 研討會在徐州師範大學舉行,時為二○○八年三月,主題人物余光中,會期兩天。我原受邀做三十分鐘專題演講,卻因主事者安排的開幕儀式花俏、冗長,嚴重擠壓了會議時間,演講被迫縮短為八分鐘,潦草而無情味。此後我發誓不再參加這一類活動,徐州可追憶者,唯古人的遺跡而已。 \n 兩千多年前的歷史氣味 \n 唐白居易〈燕子樓〉詩序云:「徐州故尚書張建封有愛妓曰盼盼,善歌舞,雅多風態,尚書既沒,彭城有舊第,第中有小樓名燕子,盼盼念舊愛而不嫁,居是樓十餘年。」蘇東坡在徐州任內,曾夜登燕子樓,夢見這位情鎖小樓的佳人。彭城即徐州。 \n 燕子樓故址現已闢建成公園,樓舍整修中,鐵皮圍籬,遊人難窺其貌,但池邊花木倒映水面,確有東坡詞「好風如水,清景無限」之情。「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一道前往的梁欣榮執教外文系而熟習中國古詩詞,隨處脫口背誦:「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 \n 歡情似霜月孤自潔白,黯恨如長夜無聲寂寞,我於燕子樓的感觸不深,並未得句,倒是西漢獅子山楚王墓出土的文物,令我心弦一震,悠思綿邈。 \n 徐州,原為西楚霸王項羽之都城,劉邦滅項羽後將楚地封予韓信,廢韓信後則封給其宗親。楚王,乃西漢楚王,非西楚霸王。獅子山楚王墓距旅館不遠,可惜竟無時間前往。幸虧走了一趟徐州博物館,總算找回兩千多年前的一點時空意識、歷史氛圍。我看到的那一堆陶燒器皿和古印石,展示於玻璃櫃裡,導遊沒多解說,別人也沒停步,當大夥去到其他樓層、展廳,只剩我一人駐留端詳。陶杯陶碗、陶雞陶鴨、陶樓……還有一堆代表不同身分的職官、衛士、丫鬟、僕役的印章,都是陪葬品。不以人殉葬而以物,顯示了進步的人性。遙想秦漢之際的爭戰,火光血影,極不文明!西元前二六○年長平一戰,秦國大將白起坑殺趙國兵士四十萬;西元前二○七年項羽西進咸陽,活埋秦降軍二十餘萬;西元前二○五年,楚漢相持,劉邦率五十六萬諸侯兵伐楚潰退時,泗水睢水各死十餘萬人,江水為之壅塞不流。殺戮何其野蠻,死亡何其窒息!有人說,戰爭是英雄事業,其實是殘酷者的罪行,只極少數有不得已的苦衷。 \n 信守憑證的生命象徵 \n 姜夔〈揚州慢〉詞,「自胡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其傷亂之感不僅為金人掠奪的揚州一城,合當為古往今來戰爭摧殘所在同聲慨嘆。徐埠會戰六十餘年過去,硝煙都散盡,國民黨、共產黨已不論敵我,劉邦、項羽也無人管誰是誰非了。我怔怔望著古王侯的墓葬,想著兵燹一再侵凌的城廓,那些印石作為信守憑證、生命象徵,跨界陪伴死者的意義,極端愴怳: \n 我把你縮小了帶在身邊 \n 食官衛士都在 \n 服侍的丫鬟各以一枚小小的印 \n 也留在身邊 \n 情緣不滅,我設想西漢楚王的心思,面臨生死乖隔之際,構築出另一個世界,將帶不走的情人縮小成一枚印帶在身邊,且為她置了玉衣、蓋了陶樓、養了禽畜,獨守一點朱紅以取代逐鹿的天下。詩的結尾: \n 沒有任何封土能大過 \n 這一枚小小印圖 \n 即使是彩霞燃燒的野天 \n 從此也沒有任何文獻 \n 能蓋住這一點銘刻的朱紅 \n 銘刻成詩,綿延後世情愛 \n 題名「封印」,草成於旅途中。此作刊登於報紙副刊,隨即得詩人陳育虹稱賞,逾年又獲她寄贈兩方玉印,沁人心脾。操刀者是「與古為新」的金石家楊平(一九六五-)。楊平治印,兼有樸拙與奇逸之美,此前我無緣與他論交,但擁有他的印譜,特別欣賞他為觀音、佛陀、菩薩、聖母、土地公造像的陶印。這回他在玉石上分別刻了詩題和我的名字,結體獨樹一幟。「封印」陰刻,有魏碑的樸厚感;「義芝」反之,線條蕭散。邊款摘句,一為「養了陶雞陶鴨/畜了陶豬陶狗」,一為「沒有任何封土能大過/這一枚小小印圖」,筆法既工巧又童趣,彰顯純真況味。石頭是九寨溝山中之石,育虹說,稱為「紫袍帶玉」,四川特產。紫玉出自深山,色相尊貴,環圍有瑩白透青的細帶,故名。 \n 玉石,屬天荒地老之物;印刻,所以示人以信。兩千多年前的信物,始藏於獅子山墓柩,今存於徐州博物館櫃,證明戰火有毀不掉的物件與價值。三國吳王「封書置印」,是為國家大計,並無婉轉可言,不似我將封印銘刻成詩,刻繪情愛,也為綿延的後世頌揚情愛。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