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錢學森的搜尋結果,共33

  • 錢學森之問 催生陸高教珠峰計畫

    錢學森之問 催生陸高教珠峰計畫

     建置於大陸6所頂尖大學的「前沿科學中心」,背景是2009年就開始啟動的「高教珠峰計畫」,旨在培養中國自己的學術大師;而這又是回應大陸國務院前總理溫家寶2005年探望大陸著名科學家錢學森時,錢學森那個有名的問題:「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10年過去,大陸有意做為全球學科龍頭的各項努力,一步一腳印。 \n 出生於滿清最後一年、與民國同壽的錢學森,是空氣動力學家、中國載人航天奠基人、中國科學院及中國工程院院士,他曾在很多場合提問:「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這麼多年培養的學生,還沒有哪一個的學術成就,能夠跟民國時期培養的大師相比?」科學家對中國科學的關懷,成了著名的「錢學森之問」。 \n 2009年錢學森過世,同一年大陸教育部公布「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試驗計畫」,這也是「高教珠峰計畫」的試點版本,在一些重點大學鋪開。 \n 與之相配套,北京清華大學同年開始實施「清華學堂人才培養計畫」,人才選拔看重學生的重點學科競賽成績,同時由北京清華出題測試,比如電腦班是「奧賽+校內二次測試」;入學後,北京清華再配備一流師資「開小灶」,畢業後推向國外名校繼續讀碩、讀博,學成歸來後為國效力。總的來說,前期有點像是奧林匹亞競賽選手村,後期又像是公費留學。 \n 到目前為止,大陸的「高教珠峰計畫」已近10個年頭,對於能不能用「舉國體制」培養出科學家,論者有的看好、有的唱衰,但不可否認的是10年來大陸一步一腳印,科研環境的改善,以及川普政府對大陸不友善的「神助攻」,讓過去奔赴海外(大多是美國)那些最才華橫溢的科學家,如今多選擇留在中國。中國已經成功逆轉頂尖研究人員的「人才流失」現象,看來要完成「2025中國製造」計畫,威脅美國作為世界科研霸主的夢想,也愈來愈真實。

  • 中美俄太空競賽猛軋 平民上外星不是夢(下)

    中美俄太空競賽猛軋 平民上外星不是夢(下)

    中國大陸身為後起之秀,所開展的太空計畫就更為辛苦了。原先在1950年代,蘇聯大力扶助中國大陸的重工業,包括武器研發與航太,最重要的資助就是蘇聯出口SS-2飛彈給大陸,也就是大陸所稱的「東風1號」,但是隨著中共片面與蘇聯交惡,技術合作破裂,大陸進入了「自己摸索階段」,也是在此時,中共喊出了「兩彈一星」專案,所謂「兩彈一星」,指的是核彈、飛彈、人造衛星,其中飛彈與人造衛星都屬航太領域,而最重要的主持人就是留學美國的錢學森。 \n \n錢學森是相當傑出的物理人才,他的數學計畫能力相當好,在1940年代拜入西奧多·馮·卡門(Theodore von Kármán)的門下,是馮卡門最傑出的學生之一,他們在1944年,和其他加州理工學院的人員組建噴氣推進實驗室(JPL)。在1949年中國動盪,原本錢學森有歸化美國籍,但是美國正興起麥卡錫主義,認為錢學森是潛在共產黨,駁回歸化申請,這反而使錢學森決心投靠中共,而中共同樣有意爭取這樣難得的人才。 \n \n在1955年,美國與中國大陸完成談判,錢學森被美國釋放,而大陸則釋放2名韓戰期間被擊落的美國飛行員,中共當然覺得這筆「交易」很划算,至此大陸的航太研發有了總工程師。 \n \n在經過10年的研發,中國大陸在1970年4月24完成首枚人造衛星「東方紅1號」的發射,成為世界上繼蘇聯、美國、法國和日本之後第五個能夠獨立發射人造衛星的國家,所使用的太空載具稱為「長征1型」,現在中國大陸的太空火箭仍然屬於這個系列。 \n \n到了2003年,楊利偉搭乘神舟5號太空船,由長征2F型火箭送入太空,使中國大陸成為繼俄國和美國之後,第3個有能力送人進入太空的國家。隨後神舟7號完成太空漫步任務,證明中國大陸具備製作加壓太空衣的技術,這對於大陸未來的登月計畫相當重要。 \n \n就如前言所述,大陸的太空發展路線上,既有俄國提供的基礎,也有美國的理論人才,所以呈現的是一種「混搭」的風格,當然形似俄國的部分多了一些,比如神舟太空船,就相當類似聯盟號的設計。有些人猜測,可能是大陸從烏克蘭等管道取得的。而大陸這種「借用」了許多美國與俄國的相關技術,所以在美國與俄國都不怎麼肯定大陸的太空成就,大部分都是批評居多,比如「抄襲」或是「了無新意」等難聽話,但更多數時候是「冷漠以對」。 \n \n比如目前在地球軌道上的國際太空站,美國邀請了絕大多數的先進工業國家參與,卻唯獨沒有邀請中國大陸加入,顯然是有意排斥。大陸也就自己建立天宮系列太空站,成為獨樹一格的單獨計畫。 \n \n不過,隨著中國大陸在國際影響力的逐步提升,將來也很難忽視大陸的太空成就,至少在好萊塢電影裡,就已經看的到一些端倪。2013 年的電影《地心引力》(Gravity)當中,大陸的天宮號太空站成了珊卓布拉克的避難所;同樣的,在2013 年的電影《絕地救援》(The Martian)當中,中國大陸的火箭成了救援麥特戴蒙的關鍵,而正在熱映的電影《氣象戰》(Geostorm)也是如此,同樣加入了大陸航太的角色。 \n \n雖然大國之間當然有著競爭、博奕等競合的過過桯,但是很顯然,美國與俄國無法阻擋大陸的太空腳步,至少在公眾的眼光,中國大陸是難以被無視的。 \n

  • 美媒:以錢學森為例 簽證禁令更不安全

    美媒:以錢學森為例 簽證禁令更不安全

    川普政府以行政命令禁止七個穆斯林國家的人民旅行與移民美國,引起了強烈大規模抗議。一些反對者指責此令令違反憲法。禁令已經引發各種糾紛,一對老夫妻分別是88歲先生和他83歲的太太受困於華盛頓杜勒斯機場,即使他們有綠卡仍然被禁制入境。評論家警告,這種移民禁令雖然著眼於安全理由,但是卻根本無效,因為恐怖份子依然有其他管道進入美國,不必這7國的身份;相對的,這種行政命令反而給了恐怖分子(比如IS)的極大宣傳機會。另外,禁止令所造成的後果可能創造更強大的敵人。 \n \n大眾科學網(Popular Science)報導,許多在美國成績優秀的工程師就來源自這些禁止令國家,失去他們的損失將不僅意味著美國經濟(外來移民很可能帶領美國的高科技產業,最著名的就是蘋果公司,賈伯斯就是敘利亞裔),還可能逼走人才效忠敵對國家。美國在冷戰初期因為安全恐懼嚴格控制移民政策的結果,就幫助敵對國家建立了導向飛彈的基礎技術,這些飛彈現在正瞄準著美國。 \n \n錢學森出生於1911的中國,青年時期就成為中國頂尖學府的研究員,到1935年赴美求學,進入麻州理工學院(MIT)學習航空與太空工程。他是一名天才,很快就參與航空計劃中的最先進領域。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錢學森加入了導向飛彈工程學的團隊,等於是在美國政府的科學顧問委員會當中任職,幫助美軍彈道飛彈工程,也與製作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有關。戰後,他掛有臨時中校軍銜,並繼續在相關領域工作,負責分析德國V-2火箭設備,屬於韋納·馮·布朗(Wernher von Braun)團隊的一部分。也就是說此時的錢學森,與美國的洲際彈道飛彈(ICBM)、登陸月球計畫都有相關,錢學森還寫了有翼太空船的草案,也就是太空梭計畫的源起。因此在1949年,錢學森被授與噴氣推進實驗室(JPL)的第一任主任。 \n \n同年,中國大陸發生共產主義革命,毛澤東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是個共產主義國家,造成美國內部出現一系列的紅色恐慌,擔心赤化思想會擴及到美國,因此出現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參議員等人激起的「紅色恐慌」,美國政始透過行政命令,試圖搜捕在美國境內的共產主義威脅,並且在政府機構內審核每個人的忠誠度,由於忠誠度難以判定,給予了調查人員太大的空間,導致許多迫害事件,這就波及到錢學森。 \n \n聯邦調查局發現錢學森在擔任研究生期間,參加了疑似共產主義相關的社會活動,因此他們拒絕了錢學森的美國公民申請,甚至對他進行長期調查,還被限制住居,對錢學森而言,他多年來對美國航空事業的貢獻得到了如此下場,心態開始轉變。 \n \n在1955年,錢學森以交換戰俘的模式被送返中國大陸,與錢學森交換的是4名韓戰期間被俘的美國海軍飛行員。據說錢學森在出境美國時,曾憤怒的說:「這將是這個國家做過過最愚蠢的事,我並不是共產主義者,但是美國強迫我變成共產主義者。」 相對於美國近似驅逐的方式對待,共產中國領導人則是把錢學森奉為英雄,毛澤東以錢學森為核心,建立中國大陸的火箭與飛彈科學研究院,並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裡逐步有成。 \n \n錢學森後來被稱為「中國大陸火箭之父」。從最早期的東風遠程彈道飛彈,到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在1965年1月,大陸完成第一顆衛星「東方紅1號」的發射,成為第五個能夠獨立發射人造衛星的國家。他的母校加州理工學院稱他為「在過去一個世紀的偉大的科學家、工程師之一」,而科幻作家亞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在他的著名小說《2001:太空漫遊》(2001:Space Odyssey)的續篇《2010:太空漫遊》《2010: Odyssey Two》當中,出現了中國太空船,並命名為「錢學森號」,可見他不但在科學界有地位,在科幻創作上也得到名聲。 \n \n這個冷戰故事與今天的爭議有什麼關係?並不是說要審問科學家的忠誠度將導致錢學森的事件重演,而是美國以往的強盛都是廣開大門,歡迎人才進來,一但美國走向保守封鎖,關閉人才的機會大門,將會影響美國到的科學未來與安全。 \n \n

  • 大陸核武開拓者陳能寬病逝

    大陸核武開拓者陳能寬病逝

    中國著名的核武理論專家陳能寬今天病逝於北京,享壽九十四歲。 \n \n大陸方面消息指出,中國大陸的核武器創建者陳能寬於2016年5月27日中午12時在北京逝世,享壽九十四歲。預定告別式為2016年6月2日上午十點,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n \n公開資料顯示,陳能寬於1923年生、1950年獲美國耶魯大學物理冶金學博士學位。1960年以後在中國大陸從事原子彈、氫彈及核武器的發展研製,領導組織了核裝置爆轟物理、炸藥和裝藥物理化學、特殊材料及冶金、實驗核物理等領域的研究工作。 \n \n陳能寬曾任中國科學院院士、原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副院長、核工業部科技委副主任等職,在1999年獲大陸政府授予「兩彈一星」功勳獎章。 \n \n「兩彈一星」是對核彈、飛彈和人造衛星的簡稱,常被用來泛指中國近代在科技及軍事等領域獨立自主、團結協作、創業發展的成果。199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50周年時,由中共中央、國務院及中央軍委製作「兩彈一星」功勳獎章,授予23位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 \n

  • 郭台銘:未來穿戴裝置王國 必在台灣

    郭台銘:未來穿戴裝置王國 必在台灣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昨清明節掃墓,特地拿著一本財經雜誌到亡弟郭台成墓前,其中有篇報導因郭台成一句話,電動機車品牌GoGoRo創辦人陸學森選擇留在台灣。郭台銘感慨地說,台灣若有更多優秀的科技廠商,亞投行或世界銀行都會主動邀請我們加入,「否則只是拿錢去給人家坐莊而已。」 \n 郭台銘昨在妻子曾馨瑩、長子郭守正陪同下,赴家族墓園「愛物園」。郭台銘掃墓時,家裡廚師都會提前到愛物園布置,擀麵現做包子和水餃,麵點作法來自郭台銘母親的傳承。郭台銘透露,曾馨瑩想找廚師學會麵點手藝,「讓我未來也能吃到這個味道。」他說,「錢真的不重要,能跟所愛的人在一起,家庭才是重要的。」 \n 睿能創意執行長陸學森開發的智慧電動機車,今年在CES(國際消費電子大展)贏得「機車界特斯拉(Tesla)」美譽。陸學森日前表示,他曾在微軟做過Xbox,鴻海是Xbox代工廠,郭台成在世時負責此產品線。陸問郭台成,「講到西雅圖,人們會想到波音,談起紐約,會想到股市,那台灣呢?」 \n 郭台成起初被考倒,但半小時後突然說,「我想到了,台灣就是你想得到的東西,都幫你做出來。」讓陸學森銘記在心,之後在台灣組建創業團隊。郭台銘肯定地說,「將來穿戴裝置的王國,一定在台灣。」台灣擁有精密機械、模具基礎,也有電池及半導體供應鏈,加上台廠強大執行力,能做出全世界最先進科技產品。 \n 「我們需要更多的陸學森。」郭台銘說,從郭台成與陸學森對話,可看到台灣轉型的契機與信心。如今郭台成去世7年,仍有人記得,令郭台銘激動地說,「我會繼續留在台灣投資,陸學森我非常感謝你,也希望我弟弟在天之靈,給你最大的支持跟鼓勵!」

  • 先導彈後飛機 錢學森奠定陸國防

    先導彈後飛機 錢學森奠定陸國防

     「飛機最後必然讓位於速度更快的新事物──導彈」,錢學森曾如此預言道。自中共於1949年取得政權後,在其國防工業發展史上,曾有過一段很長時間的關於飛機與導彈孰輕孰重的爭論。 \n 據《中國航空報》報導,1956年的《1956─1967年科學技術發展遠景規畫綱要》(十二年規畫)中,採用錢學森優先發展導彈的觀點,將噴射式和火箭技術列為6項緊急重點任務之一。雖仍時有關於飛機與導彈發展優先順序的爭論,但已確立大陸航空工業發展偏重於導彈研發的路線。 \n 當時會確立重導彈研發的路線,從國際因素看,當時前蘇聯的導彈技術迅速發展,而美國衛星發射屢次失敗,赫魯雪夫提出「導彈技術將決定美蘇競爭成敗」論調。而曾參與美國第1枚導彈研製的錢學森於1955年回大陸後,他一系列關於發展國防事業的建議,無不得到中共中央的尊重和採納。 \n 據報導,錢學森一開始提出「先導彈後飛機」的觀點,並沒有否定飛機發展的重要性。但隨著時間推演,錢學森提出了關於飛機與導彈關係的「空間時代的軍事航空問題」論點,認為「在軍用上,飛機的效能已接近了它的末期」。 \n 錢學森分析:1、飛行速度上,導彈可達到音速的20倍,飛機只能到3到5倍;2、作戰效能上,飛機載彈量雖大,但有了氫彈以後,重量不大的飛彈能產生很大威力,載彈量不再成飛機的優點;3、二戰期間,飛機平均使用次數受限,隨著防空技術進步,飛機平均使用壽命雖增加,但不見得划算;4、機動性上,飛機要有機場,導彈則不需要。

  • 陳坤演錢學森詮釋陸航天之父

     近年陳坤陸續詮釋蔣經國、周恩來等兩岸多位重要歷史人物,而挑戰難度最大的一次,就是2日上映、由他主演的傳記電影《錢學森》。片中他飾演被譽為「中國航天之父」、已故大陸學者錢學森,要說英文台詞、背物理公式,更要顧及錢學森在學術界的尊榮地位,免得招來批評。 \n 《新聞晨報》、鳳凰網報導,日前陳坤與導演陳建亞、編劇孫毅安與女主角張雨綺、台灣男星連凱等人前往上海交通大學舉行《錢學森》觀影座談會時,坦承拍片過程讓他感受到極大壓力,還因此大病2個多星期,但也讓他得到自我成長的經驗。 \n 演繹真實人生 壓力大 \n 該片是以甫於2009年過世的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錢學森的生平事蹟為題材,由於錢學森生前曾參與美國與大陸飛彈與太空計畫,主導大陸航太工程數十年,在國際間享有盛名,門生眾多,電影籌拍之初,即受到極大關注。 \n 陳坤表示,不論《龍門飛甲》的雨化田、《幸福額度》的富二代張全,都是虛構人物,表演有更多發揮空間,但「錢學森」不只是1個角色,而是1位真實存在過的人,還是大陸近代史上重要的科學領袖,他的演出會被放大檢視,尤其導演在片尾剪輯一段錢學森本人的生活花絮,角色與真人對比立刻呈現在觀眾眼前,他已有承受批判的心理準備。 \n 對此,陳坤表示:「我會盡力貼近原型,但錢學森不是一個人可以去完全扮演他的,他的學識和生活經歷,像我這樣的年輕人,不可能花2個星期的時間就能與之達到『換魂』的境界,所以我帶著『反正我也不能完全變成他』的心情,以沒有預計結果的狀態去全心投入,透過電影有限的篇幅,把錢學森內在的魅力表現出來。」 \n 他也坦承:「從我表演的熱情來說,我可以去接演傳記片,但從我的能力來說,觸摸一個傳記性人物,還是有一定差距,這次就是一個學習機會。」 \n 留意小細節 呈現人物精髓 \n 為了扮演錢學森,陳坤還得做很多功課。他表示,錢學森畢業於上海交大機械系鐵道工程系,赴笈前往美國留學,曾任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加州理工學院教授,在航太工程具有極大貢獻;此外,錢學森也有豐厚的藝術學養,會畫畫、彈鋼琴,要詮釋這個角色,真的需要「文武全才」。 \n 因此,陳坤花了不少時間惡補:「面對《工程控制論》、物理公式,憑我的智商,也理解不了,只能死記硬背。」由於錢學森有很長一段時間待在美國,所以陳坤要說相當多的英文對白。他不諱言:「藝術院校(陳坤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的英語水準只有四級。」因此,不僅劇組請了一位英文老師在現場指導,陳坤更自掏腰包找私人老師天天惡補。 \n 錢學森的兒子錢永剛有時候會到片場觀看,由於外界咸認他與父親相似度有8成,所以陳坤也會特別留意錢永剛的眼神與舉止:「有次拍戲,我忘了把上衣最上端的扣子扣上,正要開拍,錢永剛看見了,他跑到我面前,說錢學森很嚴謹,這粒扣子應該是繫上的,這個細節給了我很深的印象。」

  • 錢學森夫人蔣英辭世

     「中國航天之父」錢學森的夫人、知名聲樂教育家蔣英,5日因呼吸系統、心臟衰竭去世,享年92歲。蔣英之父乃知名軍事家蔣百里,她與2009年去世的錢學森結縭超過60年,兩人生平與愛情故事已被拍成電影《錢學森》,3月2日將在大陸上映。 \n 蔣英的父親與錢學森之父錢均夫為知交,早年兩家過從甚密,童年時期錢學森和蔣英經常一起玩耍。1947年兩人於上海結為連理,婚後定居美國波士頓。1955年蔣英隨丈夫返回大陸,任教於中央音樂學院,歷任聲樂系教研室主任、歌劇系副主任、教授。 \n 蔣英自幼喜好音樂,1936年隨父遊歐洲,1937年進入德國柏林音樂學院學習,1941年畢業。蔣英在中央音樂學院任教期間作育英才,不少學生在舞台上表現出眾,她去世消息傳來,大陸著名男中音、英國卡地夫聲樂大賽首獎得主沈洋於微博發文,「蔣英先生離開了這個世界,她到了另一個世界再次和錢先生相會,彼此繼續著藝術與科學的傳奇。」 \n 生前蔣英從不以錢學森夫人自居,曾說「我自己就是藝術家、聲樂教授。」蔣英告別式2月10日於北京301醫院西院告別廳舉行。

  • 習近平、李克強 參觀錢學森展

     大陸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14日分別到國家博物館,參觀正在那裡舉辦的「人民科學家錢學森」事蹟展覽。 \n 錢學森是享譽海內外的傑出科學家和大陸航天事業的奠基人。此次展覽分為「中國航天事業奠基人」、「科學技術前沿的開拓者」、「人民科學家風範」、「戰略科學家的成功之道」等四部分,共展出400多件珍貴的文獻史料。 \n 新華社報導,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央領導人走進展廳,仔細觀看展覽,認真聽取講解員介紹。在中國航天技術的奠基之作、錢學森回國後第一份手稿《導彈概論》前,在錢學森一家四口在歸國輪船上的照片前,在泛黃了的錢學森上海交大學習時的水力學考卷前,在錢學森歸國多年後返校和北師大附中老師的合影前,在模擬復原的錢學森生前書房前,在國務院任命錢學森為合併後的國防部第5研究院院長的任命書前,中央領導人不時駐足,詳細詢問。

  • 瞭望新聞周刊-錢學森之問教育僵化仍無解

     10月31日是「大陸航天之父」錢學森逝世1周年紀念日。錢學森生前不只一次問「大陸大學為什麼培養不出傑出人才?」如今,1年過去了,這項「世紀之問」仍震盪著大陸教育界。 \n 能否掙脫束縛創新人才成長的羈絆,能否探索出有利於培養創新人才的路徑,被概括為「改什麼、為何改、怎樣改」的討論,依然在大陸學界持續。 \n 今年秋季開學,華中科技大學校長李培根在該校開學典禮上先後提到82次「質疑」,要求學生學會質疑,哪怕是質疑學校和校長。但在那樣的場合,他來不及對當今既沒有質疑精神,又不敢質疑的大陸大學生們,在以往十多年的教育環境作縱向性的分析。 \n 不當的教育 扼殺孩子創造性 \n 「我們應該怎樣培養孩子?」是旅美教育學家、邁阿密大學孔子學院院長黃全愈自2000年開始,每年暑假回到大陸作報告時,被很多人問到的問題。許許多多甘願把巨大的付出用於孩子教育的大陸父母,一直以為可以像訓練技能那樣,去訓練孩子的創造性。黃全愈告訴他們,創造性只能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培育,創造性教不出來,但不適當的教育足以把創造性扼殺在萌芽中。 \n 2000年,南京一個房地產老闆創辦一所中英文學校,邀請黃全愈在學校辦了個「素質教育實驗班」。開班第一天,黃全愈幫剛上小學的孩子們上了第一堂課。他看到孩子們全都挺直腰安靜端坐,便要求他們放鬆自己,可坐也可站,孩子們一下子活躍起來。黃全愈講課時提出一個又一個問題,孩子們七嘴八舌回答。下課了,一個小女孩走上前問:「黃爺爺,我還是想不通,為什麼月亮老是跟著人走呢?」黃全愈心頭一熱,蹲下身說:「等爺爺明年從美國回來,相信你一定會有答案了。」 \n 為準備應試 摧毀孩子的靈性 \n 1年後,黃全愈回到這個實驗班,把上一年的問題又問了一遍,結果所有的孩子們都答得很好,還反過來問了不少讓他「難堪」的問題。他聽孩子們用英語玩「拔蘿蔔」遊戲,當「小虎」、「小猴」、「小豬」、「小兔」合力把蘿蔔拔出來吃,並且用英語說「蘿蔔真甜」時,他聽到那個小女孩自言自語地用英語嘟囔:「老虎是不吃蘿蔔的!」黃全愈心頭一震,這不正是「實驗班」要培養的能獨立思考的孩子嗎? \n 又過2年,黃全愈第3次來到實驗班,看到的卻是一群怯生生的孩子,雖然都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卻不見了個性奔放、活潑好問,他們的靈性在2年的應試教育中已經蕩然無存。房地產老闆向他道歉:「對不起,我沒能繼續按你的理念教他們,因為我也有很多無奈……」黃全愈的眼眶濕了,也許他真切感受到了什麼叫「前功盡棄」。 \n 「圈養教育」遺害 很難獨當一面 \n 大陸傳統的基礎教育從幼稚園起,孩子就被要求聽話,「不聽話」的孩子被斥為調皮搗蛋。進入中小學盛行的「圈養教育」,學生們不需要思考,只需按照老師的講解領會,記住標準答案即可,課堂上不能有「奇思怪想」,發言時也不敢「隨心所欲」,寫作文時如果寫了「我不喜歡世博會,擠死了。」那分數很可能會不及格。 \n 那些中規中矩的孩子後來的表現又如何?大陸某大學教授曾披露近年間自己所閱讀過的畢業論文:「如果哪一篇寫得很通順,十有八九是在網上抄的。」某個律師事務所主任評價近年前往應聘過的大學生:「基本上不具備任何發現、分析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n 被稱為「最瞭解中國的美國專家」奈思比夫婦,近日在他們的新書《梅林:我的中國》中分析說,大陸青年進入國際大公司後往往會很順從,但每到需要他們決斷時,總是瞻前顧後,怕承擔責任。於是,很難獨當一面,成了大陸員工被大公司辭退的重要原因。作者認為:「這是教育的問題,大陸的教師們把所有學生都用一種方法培養,一旦發現某個學生與眾不同,首先想到的是這個學生可能出了問題。」 \n 美國學者薩博說:「不同的教育會培養出兩大類不同的孩子」。被稱作「聰明的孩子」,能知道答案,能理解別人的意思,能很快抓住要領、完成作業,樂於吸收知識,長於記憶;被稱為「智慧的孩子」,能提出問題,能概括抽象的東西,能演繹推理、尋找課題,運用知識,善於發明,長於猜想……(文轉C3版)

  • 艾立信外公 看好中國太空發展

     初次見到艾立信,是在去年北京召開國際孫子兵法研討會上。他很年輕,研討時勤做筆記,不懂發問,看起來像實習的研究生。交換名片,才知道他是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的副教授。 \n 他發表有關中共太空方面的論文,質量兼備,功底扎實,和他的年紀非常不相稱。私下聊天,又有一個驚人的發現,原來他的外公加文(Joseph Gavin),是美國阿波羅登陸月球艙方案的負責人,曾是格魯曼飛機公司的總裁,是美國極富盛名的太空專家。 \n 上月底加文以九十歲高齡病逝美國麻州寓所,幾天前艾立信還在台北參加解放軍國際學術研討會。當時他說,「我的老爺住院了」,他對太空的興趣完全受其外公的影響,可謂家學淵源。 \n 回憶起外公,艾立信說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都和中國有關。一九四二年,加文從麻省理工學院畢業,曾和錢學森是同學,外公對這位中國同學的「聰明」留下深刻印象。一九五五年錢學森回到中國,加文就預料中國的太空發展「大有希望」。幾年後,錢學森果然成為中國的「導彈之父」和「航天之父」。 \n 冷戰結束,加文的敏感身分從此解禁得以出國。很多人認為,加文一輩子與蘇聯交手,出訪的第一個地方肯定是俄羅斯。沒想到,加文選擇了中國,他說,蘇聯是過去的,「中國是將來的」,這句話深深烙印在艾立信的腦海,也註定他以中國航天為其學術研究的志業。

  • 錢氏名流現象 繁盛千年不衰

     從國學大師錢穆、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再到諾貝爾獎得主錢永健,「錢氏家族」可謂中國近代史上最耀眼的「文化世家」之一。7月30日,著名科學家錢偉長在上海辭世,使得這個已延續千年之久的名門望族再度受到矚目。 \n 錢氏的「名流現象」讓人喟嘆不已。政界上,有大陸前政協副主席錢昌照,前外長、副總理錢其琛,前水利部長錢正英;學術界還有錢穆和錢基博、錢鍾書父子等。 \n 文化基因傳承是主因 \n 而錢氏家族在近代科學界中更是舉足輕重,除了有「三錢」之稱的錢偉長、錢學森、錢三強之外,還有錢鍾書堂弟的錢鍾韓、物理學家錢臨照、力學家錢令希、環境工程專家錢易,以及論輩份是錢學森的堂侄,於2008年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美籍華裔科學家錢永健等。屈指算來僅科學院院士以上的錢氏科學家,就有百餘名之多,分布於全球50多個國家。因此出現了「一諾獎、二外交家、三科學家、四國學大師、五全國政協副主席、十八兩院院士」的說法。 \n 「文化基因」的傳承是錢氏家族繁盛千年的首要原因。錢氏的輝煌起於五代十國中的吳越,上述錢氏名人均是吳越國武肅王錢鏐(西元852-932年)的後代。吳越時期,錢氏支派已達100多個,且多集中於江浙一帶,形成杭州錢氏、無錫錢氏、嘉定錢氏、嘉興錢氏等支派。 \n 錢鏐在涵蓋當今長三角地區建立了吳越國之後,吳越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就達到了高度統一和繁榮。因地處江南東部沿海,能較早吸收來自海外的新事物、新觀點,成為江南錢氏繁盛的「誘因」。 \n 在古代農業社會中,「農」與「仕」形成一種相互關係,而江南錢氏在此基礎上成為了所謂「耕讀世家」。在其內部早就有「義田」的制度安排,和所謂「家富提攜宗族,置義塾與公田,歲饑賑濟親朋,籌仁漿與義粟」。例如錢穆幫助少年喪父的侄兒錢偉長完成了學業,就是族親精神的體現。 \n 而江南錢氏密集產生人才的原因也和錢氏的人口基數有關。據統計,江南錢氏約占全大陸錢姓人口的42%,達160萬人,而宋代編寫的《百家姓》就將錢姓排在第二位,可見錢氏在當時的地位顯貴。 \n 錢氏家訓教育有方 \n 對於錢家人才輩出的原因,錢偉長生前曾如此分析:「錢鏐做了吳越國王,他的子孫不會做生意,不會做工,不會種地,就只能讀書。書讀多了,極容易出名,做官的也不少,也就容易取得成就。」但對如何讀書、如何做官,錢氏家族則嚴格奉行《錢氏家訓》。 \n 《錢氏家訓》是錢鏐的後人將其平時言行記錄整理而成,其核心是「重教明理,推陳出新」8字。錢偉長曾說:「我們錢氏家族十分注意家教,有家訓的指引,家庭教育有方,故後人得益很大。」 \n 然而,隨著近年錢氏名人相繼離世,繁盛千年的吳越錢氏也將逐漸淡出中國政治和學術舞台。

  • 錢偉長逝世 科技部長萬鋼前往致意

     大陸著名科學家、上海大學校長錢偉長30日上午6點在上海逝世,享年98歲。昨日上海大學設立了悼念場所,正在放暑期的師生紛紛回校悼念老校長。 \n 30上午,大陸科技部部長萬鋼立即前往錢老家中悼念。上海大學官方網站發表了長篇憶述文章《錢偉長與上海大學》,以時間為序回憶了錢偉長求學、治學、報國、治校的歷程。 \n 萬鋼推崇錢老精神,表示要進一步學習和發揚錢老的精神,更加堅定地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為建設創新型國家做出切實貢獻。中國航天人昨天也紛紛表示哀悼,緬懷大師前輩的點點滴滴。 \n 1912年10月出生的錢偉長教授是大陸著名力學家、應用數學家、教育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近代力學、應用數學的奠基人之一,曾連續擔任四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他在國際學術界享有盛名,國際上以錢氏命名的力學、應用數學科研成果有「錢偉長方程」、「錢偉長方法」、「錢偉長一般方程」,「圓柱殼的錢偉長方程」等。在中國科技界,他與錢學森、錢三強並稱為「三錢」。 \n 上海大學前任副校長沈學超表示,錢校長求真務實、終生向學的治學態度,淡泊名利、無私奉獻的人生追求都是值得永遠學習和追慕的寶貴精神財富。上海大學前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所長王再愚表示,錢校長一心想著科學事業,其終生追求學問的科學精神,畢生不為物欲所動、不為利益的高尚品格堪稱學界榜樣。

  • 中國力學之父 錢偉長一生傳奇

     中國大陸近代力學暨應用數學奠基人,現任中國科學院士、上海大學校長錢偉長,昨日上午於上海逝世,結束其九十八年的傳奇一生。這位考大學時物理考五分,英文抱鴨蛋的人,因對日抗戰改讀工科,成為一代力學大師,其論文更讓愛因斯坦讚譽有加。 \n 錢偉長曾於一九五六年制定中國第一次十二年科學規畫,與「太空之父」錢學森、原子能巨擘錢三強一起,被時任總理的周恩來稱為中國科技界的「三錢」。他的辭世,代表最後一「錢」也告別人間,為大陸近代科學奠基的三位科學家,自此全數走入歷史。 \n 新華社昨日發布錢偉長死訊,形容他是「中國近代力學奠基人之一,著名的科學家」。錢偉長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十八歲以中文和歷史兩科滿分考進北京清華大學歷史系。卻在入學後隔天,因為九一八事變毅然決定投身研究物理,「要做出能抗衡日本人的飛機跟大砲」。 \n 錢偉長物理只考五分,數學、化學加起來才廿分,簡直是慘不忍睹的理工科成績,一開始被物理系拒於門外,起初只同意他試讀,沒想到錢偉長不但以優異成績從清華物理系畢業,還考上清大研究所。 \n 錢偉長於一九三九年以公費負笈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攻讀彈性力學,才去第一年,他和教授聯合發表的論文和愛因斯坦的文章在同一期刊發表,愛因斯坦看過錢偉長的論文感嘆:「這位中國青年解決了困擾我多年的問題」。 \n 錢偉長歸國後至清大當教授,創辦中國第一個力學研究室。一九五六年無疑是他人生第一高峰,他和錢學森合作創辦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和自動化研究所,並出任清大副校長。 \n 一九五七年因撰文批評當時清大教學模式,錢偉長被打為「右派」,還好當時毛澤東一句:「他是好教師」,保留他的教授資格,免於發配北大荒。文革爆發後,一九六八年這位已五十六歲的科學家被分配到鋼鐵廠,成了一名爐前工。 \n 一九八三年的一天,七十多歲的錢偉長突然接到一紙調令,被任命為上海工業大學校長。當時的上海市長汪道涵告訴他,調令是鄧小平親自簽的字,上面寫著:此任命不受年齡限制。錢偉長最後又以八十二高齡接任上海大學校長,不拿薪水也不買房子,一直住在學校,鞠躬盡瘁到最後一刻。

  • 錢學森實驗室被毀 警方縱容

     中國原子彈之父錢學森的首座實驗室「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試驗基地」,17日竟被不明人士暴力拆毀,夷為平地,損失超過1700萬元人民幣,包括錢學森生前珍貴文物,以及貴重實驗器材等,通通付之一炬。中科院發表聲明表示痛心,但最令人不解的是,警方得知後卻未介入,且拆遷者身分,至今完全是個謎。 \n 該基地是中國首座火箭研究與試驗基地,目前仍負責大陸政府重大專項、基礎研發計畫等重大任務。中科院表示,17日上午,試驗基地工作人員被一批不明人士挾持,鏟車與推土機大舉開入,將9處房屋夷平;重要科研裝置和設備,被砸毀掩埋。 \n 22至23日,該批人再回到基地肆意毀壞,錢學森回國初期時指導研製的科研裝備等歷史性文物,和重要實驗儀器等,竟被當「垃圾」清除出場。有工作人員因悲憤過度,身體不適,緊急送醫治療。 \n 如此重要的實驗基地,竟莫名遭暴力拆除,且仍不知凶手是誰。中科院人員痛心表示,17日暴力拆遷事件曝光後,警方就有介入調查,但該批人22日又再度上門,有恃無恐繼續大肆拆除,暗指警方未盡職責縱容。到底是誰膽敢拆毀政府重要的火箭實驗基地,成了近期最大的迷團。 \n 此事也暴露大陸違法拆遷問題的嚴重。雖然大陸當局正在制定「拆遷條例」,以保障百姓居住權益。但消息人士指出,該條例已非當前國務院工作重點,今年恐會胎死腹中。「拆遷條例」發起人之一,北京大學教授王錫鋅無奈表示,條例出爐可能遙遙無期。

  • 錢學森實驗室遭毀 中科院痛心

     中國原子彈之父錢學森屍骨未寒,他生前回國,在北京市懷柔區建立的首批實驗室-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試驗基地、研究生院新園區等九處房舍,十七日起被夷為平地,損失超過一千七百萬元人民幣。 \n 中科院廿三日以沈痛與憤怒的心情,發表聲明,強烈譴責該試驗基地遭暴力拆毀,並在第一時間報警處理。 \n 聲明指出,十七日上午,試驗基地保安人員被一夥不明身分人員控制,共計九處房屋被大型鏟車與推土機夷為平地,一批重要科研裝置和設備,被砸毀掩埋。 \n 廿二至廿三日,該試驗基地再度遭到持續地肆意毀壞,錢學森回國初期時指導研製的科研裝備等大量歷史性文物、國家九七三項目試驗裝備、國防重大科研任務的儀器裝置和備件等,竟以「垃圾」名義被清除出場。而值守該試驗基地的工作人員,因為深受刺激,已入院治療。 \n 聲明強調,該試驗基地是錢學森回國後,親自選址、創建,是中國第一個火箭研究與試驗基地,為中國「兩彈一星」做出了重大的歷史性貢獻。目前,該試驗基地正承擔國家重大專項、基礎研發計畫等重大任務。 \n 聲明統計,此次被毀,初計國有資產直接損失一千七百餘萬元人民幣。更加令人痛心的是,一批中國現代科技史上代表性的珍貴文物,被肆無忌憚地搗毀和清運,一批國家級重大科研任務,也被迫停滯。 \n 聲明形容,力學所參與試驗基地建設和「兩彈一星」攻關任務的院士和科學家們悲憤交加,全體科研人員極為憤慨。

  • 躋身人才強國 中共擬10年計畫

     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剛閉幕的「全國人才工作會議」上強調,根據新形勢人才工作面臨新情況,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要努力培養造就數以億計高素質勞動者、數以千萬計的專門人才和一大批拔尖創新人才。中國要從「人力資源大國」邁向「人才強國」。 \n 大陸國務院於五月廿五日至廿六日在北京召開的「全國人才工作會議」,中共中央政治局九位常委全數出席。胡錦濤在會中強調,二○二○年中國人才發展總體目標是:培養造就規模宏大、結構優化、布局合理、素質優良的人才隊伍,確立國家人才競爭比較優勢,進入「世界人才強國」行列。 \n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則指出,國際競爭日趨激烈,突出表現為科技、教育和人才競爭。「科技是關鍵,教育是基礎,人才是根本」。他並說,人才發展規劃綱要與已經發布實施的「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和即將發布的「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相互支撐、緊密聯繫,屬於國家發展的頂層設計和系統規劃。 \n 儘管大陸官方計畫十年內躋身「世界人才強國」之林,但有關大陸人才的培養機制,近年來始終是大陸教育界關切的問題。去年十一月間更有十一位安徽高校教授聯名發表公開信,要求教育部與全國教育界直接面對「錢學森之問」!即錢學森生前經常質問的問題:「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 \n 溫家寶五月初與北京大學生共度「五四青年節」時,面對學生詢問如何理解「錢學森之問」,溫家寶說:「錢學森之問對我們是很大的刺痛,也是很大的鞭策。」

  • 9錢學森之問:創新人才

    原文中國為什麼老是冒不出傑出人才?(已逝著名科學家錢學森) \n解析 \n五年前,大陸著名科學家錢學森追問中國總理溫家寶「中國為什麼老是冒不出傑出人才」?這個問題,在本次兩會以及《教改規畫綱要》記者會頻頻出現。兩名院士的反思或可做一最佳結語,也提高了兩會的精神高度。 \n浮躁社會 難以培養人才 \n今年兩會期間,錢學森的弟子之一,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杜善義,以及曾師從諾貝爾獎得主丁肇中的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和生表示,普遍存在於中國社會的「浮躁」情緒,是人才培養過程的最大敵人。 \n杜善義表示,錢學森那一輩科學家很多都是40歲後才開始研究,錯過了黃金年齡,但是他們獻身科學的精神仍讓他印象深刻;現在經濟發展了,研究條件愈來愈好,「但年輕的科技工作者情緒浮躁,這是我們缺乏頂尖人才的很重要原因,」杜善義感慨。 \n粒子物理學家陳和生則表示,由於他是丁肇中的學生,許多人會問他「丁肇中獲諾貝爾獎的秘訣」,這顯示中國人對諾貝爾獎過度渴望,情緒太浮躁。「諾貝爾獎是一個重要的標準,但絕不是唯一和首要的!」他強調。 \n中國昇華 教育改革目標 \n陳和生回憶自己還是學生時,都是「最好的學生搶著學物理」;但現在,學生們更願意學經貿、法律等,很少願意學自然科學,「這不是學生們的錯,而是很少有人能超脫社會的浮躁和價值觀影響。」換言之,創新人才、傑出人才聽來或許空泛,但對目前的中國而言卻是產業轉型、昇華的關鍵,也是未來中國教育改革的目標。

  • 5年279篇論文 教授遭質疑

    黑龍江大學教授高山5年間在《晶體學報》發表論文279篇,引發外界質疑數據是否造假,但他反駁說「我沒有造假」,發表這麼多文章就是想引起學術界討論。 \n《中國青年報》報導,2004年~2009年間,高山在《晶體學報》發表的數量,是中國科研人員中首屈一指。他認為《晶體學報》E分卷雖然影響力低,但對結構解析而言卻是權威期刊。這些論文完全是他辛苦得來的,要完成這樣大規模的文章數量也並非「不可能的任務」。 \nSpek教授在《晶體學研究中的結構驗證》論文中提到,60年代末,即便是一個設備條件較好的晶體實驗室,測定一個小分子晶體結構一般也需要幾個月時間。而隨著技術的發展,期刊刊發的小分子晶體結構報告的數量也在逐年增加。這一數目已經從1967年的每年1000個迅速增長到2007年的每年超過3.5萬個。目前研究者完全有可能在一天之內完成收集衍射資料、解析並細化晶體結構,然後將相關資料發給《晶體學報》E分卷發表。 \n有人為高山辯護:如果高山教授一沒有偽造數據,二沒有剽竊文章,三沒有一稿多投,那麼,高山教授就沒有錯誤。 \n高山辯稱,他有話想說,為什麼走這種極端的方式,因為他是小人物,寫文章也不會有人重視,現在這種方式肯定有人關注。錢學森這樣的學者很厲害,但畢竟是少數。他就是想證明,小項目小課題一樣可以搞科學研究。 \n對於網友質疑發表論文是為賺錢,高山指出,學校的確有獎勵,但沒有網上說的那麼多,他的學校有規定,封頂10萬元,加上繳稅,到手的並不多。

  • 3《走近錢學森》

    葉永烈/著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出版 \n《走近錢學森》詳細記錄了錢學森從兒時求學到遠渡重洋深造,從被迫入獄到艱難回國,從美國的導彈專家到我國的「兩彈一星元勳」的人生歷程。作者葉永烈懷著對錢學森這位傑出科學家的崇敬之情,走訪了很多錢老生前的親友和同事。錢學森之子錢永剛教授給予的大力支持,使葉永烈得到了大量珍貴圖片以及採訪機會。 \n全書圖文並茂,精選了200多幅不同歷史時期的照片。通過圖片與文字的完美結合,本書將錢學森的傳奇人生生動地刻畫了出來,使人們能夠深刻感受錢學森的愛國情懷及其精神魅力,讓人們對這位科學巨匠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從某種意義上說,本書不僅是錢學森的個人傳記,更是中國「兩彈一星」和載人航天的發展史,是中國作為大國並邁向強國的崛起史。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