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鐵床的搜尋結果,共12

  • 《祕聞23錄》古代女犯聽到「梳洗之刑」秒崩潰?太喪心病狂了

    《祕聞23錄》古代女犯聽到「梳洗之刑」秒崩潰?太喪心病狂了

    古代封建社會,為了維持秩序,不少帝王頒布多項嚴刑酷吏,像是五馬分屍、千刀萬剮…諸如此類的刑罰,讓人心生恐懼,達到殺一儆百的效果。然而在明朝有一項特殊的刑罰,名叫「梳洗之刑」,乍聽之下非常溫柔,但是犯人聽聞後只盼望快速了結性命,而這項酷刑便是朱元璋發明的。 \n所謂的梳洗之刑,就猶如名稱一般,但是過程卻極為殘忍。首先劊子手會將女犯人的衣服褪去,直到身上不著寸縷,並將其綑綁在鐵床上,接著將滾燙的沸水從頭到腳淋在女犯人身上,來來回回不止一遍,基本上這時候人體上的肉幾乎被燙爛了。 \n這時,劊子手會使用鐵製的刷子,狠狠的將女犯人刷洗一番,過程中,被燙傷的皮膚就會被鐵刷子刷下來,現場皮開肉綻、血肉模糊,不久女犯人就會在痛苦掙扎中死去,死狀十分悽慘。 \n但凡經歷過梳洗之刑的犯人必死無疑,即便是身強體壯的男人也熬不過這項酷刑,更遑論是女犯人,當下只求快速死去,才能減少痛苦。而這項酷刑,之後也因為太慘無人道而被廢除。

  • 醫師娘被逮劈腿4男上摩鐵床戰、裸身泡湯 小王曝:做愛50次

    醫師娘被逮劈腿4男上摩鐵床戰、裸身泡湯 小王曝:做愛50次

    桃園一位吳姓名醫的美艷妻子偷吃4名男子,氣的拿蒐證來的證據,對妻子提告求償350萬元,由於其中2位小王在法庭坦承與醫師娘發有性交,其中1人還說做愛50次,法官認為醫師娘劈腿事證明確,判決應賠償丈夫27萬元,2人最後離婚收場。 \n \n據悉,吳姓醫生與黃姓妻子結婚11年,後來發現妻子行蹤怪異,因此找人暗中蒐證,結果發現她與4名男子交往,還到摩鐵過夜性交,氣的持蒐證資料向妻子提告求償200萬、50萬、50萬、50萬等,共計350萬元精神撫慰金。 \n \n黃女法庭上坦承與4男交往及性交,其中1位賀姓男子坦言與黃女性交50次,另1位林姓男子則表示,平均1個月與黃女出遊1次,有同宿、裸身泡過溫泉、性交。 \n \n高院認為,雖然第3、4名小王未出庭,但吳男已提出林、賀2人與黃女,一同進入汽車旅館過夜照片,可證明黃女與此2男發生不正常交往關係,合議庭最後考量黃女高中畢業、收入有限,最後判決應賠償丈夫27萬元確定。 \n

  • 工頭監工竟「姦上床」 摩鐵床戰客戶辣助理孕妻崩潰怒告

    工頭監工竟「姦上床」 摩鐵床戰客戶辣助理孕妻崩潰怒告

    1名工頭因監督某家公司水電工程,因緣際會下與客戶女助理相識。工頭見女助理身材姣好,熱情在工作之餘邀約一起外出看電影吃飯。然而,2人日久生情竟約會到摩鐵床戰數回合,工頭還以「寶貝」親暱稱呼女助理,未料工頭的孕婦妻子事後得知自家丈夫出軌崩潰,憤而提出告訴。 \n \n據了解,此名水電工頭早已有家室,而且妻子還已懷孕數個月。不料,水電工頭卻在執行監督工程時,和客戶公司的1位女助理產生曖昧情節,水電工頭見女助理身材姣好,開始熱烈邀請女助理共同在工作之餘,出外看電影喝咖啡而日久生情,2人開始不定期相約到摩鐵滾床,多次大戰回合下來後,水電工頭逐漸開始以「寶貝」來稱呼女助理,終究紙包不住火,水電工頭的家中孕妻仍是得知丈夫出軌消息,憤而提出告訴。 \n \n出庭法院時,女助理聲稱水電工頭與自己只有工作關係,絕對沒有親密的性關係發生。然而,法官從2人的通訊對話中發現,水電工頭與女助理的對話極度肉麻,2人不僅用寶貝互稱彼此,還多次有相約到摩鐵開房的紀錄,因此判定女助理需支付賠償金22萬元給孕妻。

  • 渣夫蜜月旅行回國就Call小三 人妻知婚後「摩鐵床戰」心碎

    渣夫蜜月旅行回國就Call小三 人妻知婚後「摩鐵床戰」心碎

    \n台中一名人妻小美(化名)2019年1月8日與丈夫結婚,2個月後到紐西蘭蜜月旅行返台,竟發現丈夫一下飛機就與何姓小三通話4、50分鐘,手機內還有2人親密合照,甚至婚後一個月相揪到摩鐵開房間,氣的向何女求償60萬元,台中地院審理後,判何女應賠償40萬元。 \n \n \n小美去年結束蜜月旅行就發現丈夫的聊天軟體有與小三的通話紀錄,後來又發現丈夫使用的另一個聊天帳號,有多張與小三的親密合照,甚到婚後一個月還相揪到摩鐵開房間,丈夫終於坦承偷吃。 \n \n \n渣夫表示,2017年底就已經與何女交往,也有跟對方表示已婚。法官勘驗對話內容,發現何女傳訊給人夫「我還沒嫁,我要找的目標是能照顧我一輩子的人,而不是你這樣的十,因為你娶了,你不用找了...」、「不要一直提醒我你娶了別人,只會能讓我偷偷摸摸見不得人,每次都被你弄得很火大!」等等。確認何女與花渣夫確實有逾越一般男女交往關係。 \n \n台中地院認為,小美剛結婚就遭丈夫背叛,內心受到極大衝擊,審酌兩造身分地位、經濟狀況,判何女要賠40萬元為適當,全案仍可上訴。 \n

  •  不認攜董娘摩鐵床戰2年 那裡傷痕成鐵證

    不認攜董娘摩鐵床戰2年 那裡傷痕成鐵證

    \n新竹一名建設公司李姓董娘,與分手20年的高姓前男友,舊情復燃,2人2年來征戰各摩鐵,還在高男的名車內車震與住處翻雲覆雨, 李女最後因罪惡感提議分手,竟遭高男傳裸照給其夫林姓董座報復,林董憤而對高男提告,高等法院審理後,認定高男侵害林男配偶權,判賠50萬元確定。 \n \n判決書指出,李女與建設公司林姓負責人結婚近20年,育有3名子女,高女明知李女已婚有家室,2104年起不斷寫信到李女新竹家中,最後2人舊情復燃,每月至少通姦1至2次,時間長達2年。 \n \n \n李女後來覺得對不起丈夫與子女,鼓起勇氣提議分手,竟遭高男威脅「若要分手,就傳裸照給妳丈夫看」,林男看到裸照得知妻子偷情,怒對高男提告求償75萬元。 \n \n高男在法院審理時否認與李女發生性行為,因李女明確指出高男鼠膝部處有拇指大疤痕,高院因而認定高男侵害林男配偶權,判賠50萬元確定。 \n

  • 妻摩鐵床戰小王 夫抓姦買下「濕濕」床單提告仍敗訴

    一名人夫到摩鐵捉姦老婆偷吃小王,在門外就聽到呻吟聲,闖入後看到2人全裸躺床,不僅拍照,還花了500元買下「沾汁」床單,原以為捉姦在床,不料提告後卻一再碰壁告不成。 \n \n據人夫描述,今年一月10日晚上六時許,他獲報老婆與小王到一家摩鐵開房間,趕到後在走廊就聽到疑似做愛的聲音,後來發現房門沒鎖直接進入,看到2人一絲不掛躺在床上,當下馬上拍照及錄影,還花了500元買下床單與找到一件女人內褲。 \n \n後來床單驗出是一名女性DNA,人夫認定就是她老婆留下的,若非2人在做愛,怎會在床單上留下老婆的體液?但檢察官卻未作比對就不起訴,提起再議也被駁回,但不死心再提起刑事交付審判。 \n \n台中地院刑事庭指出,吳男雖再提供3張被告兩人一絲不掛共處一室的照片,卻無法證明2人性器結合。法官也說,人夫未目擊2人性交,且床戰上的DNA也未比對出是老婆的,而且人夫提供的女人內褲,也沒有驗到任何男人的DNA,由於沒有直接有利證據,因此再駁回聲請交付審判,全案定讞。 \n

  • 新婚隔天帶女學生摩鐵床戰 師生戀獲判無罪!

    新婚隔天帶女學生摩鐵床戰 師生戀獲判無罪!

    張姓老師多次帶高二女學生上摩鐵發生關係,連結婚隔天也照常開房間,事後女學生驚覺自己被當「洩慾工具」,控告張男性侵,法官審理認定兩人屬自然戀愛,張男獲判無罪。 \n \n《自由時報》報導,張姓老師以賽事訓練、協助升學等名義,將16歲女學生載往汽車旅館,1年間發生多次性關係。即使結婚,張男仍背著老婆偷吃,新婚隔天照樣帶女學生開房間。後來女學生發覺自己被老師當成「洩慾工具」,控告張男「利用權勢或機會性交」 \n \n張男否認利用職權性侵學生,但其他學生指稱,全校都知道張男與女學生不尋常關係,且法官發現,女學生填寫資料時,最崇拜的人寫「媽媽和張老師」,認定兩人屬自然交往,判張無罪。 \n \n雖師生戀無罪,法官還是在判決書中痛斥張男有悖師道,「是否適宜繼續從事教職,實堪待議」;校方經性平會及教評會調查後,解聘張男。 \n \n

  • 小王揪人妻摩鐵床戰 LINE對話「沒戴很舒服」洩底

    台中一名梁姓人妻與李姓男子發生婚外情,兩人共赴摩鐵床戰後還傳鹹濕簡訊,沒想到卻被老公發現,她與李男的聊天對話竟出現「被榨乾了」、「沒戴很舒服」等性暗示十足的內容,憤而提告。最後李男被依觸犯相姦罪2次,判刑8月,得易科24萬元,全案仍可上訴。 \n \n根據判決書指出,梁女餘2013年結婚,但婚後一年多卻與李男有染,兩人分別在2015年6月、7月相約前往摩鐵嘿咻,梁女不僅會在行事曆上做紀錄,完事後還會傳訊問李男的感受「不會欺騙感情對吧?」、「可是鼻有開心嗎?」對方也回以「被榨乾了」、「以前沒這麼久」、「沒戴很舒服」、「做了2次還濕濕」等訊息。 \n \n梁女老公在同年底發現兩人的鹹濕對話,但為了顧及婚姻關係沒有爆發,最終無法漠視心中的怒火,並在今年1月協議離婚,先是對兩人提告妨害家庭,不過最後仍對李女撤告。儘管李男在庭上不認與梁女通姦,辯稱兩人上摩鐵只是純聊天,但最後一審法官根據梁女證詞、LINE對話紀錄以及出入摩鐵的監視器畫面,認定李男犯相姦罪兩次,分別判處3月、5月徒刑,得易科罰金9萬、15萬。

  • 董娘欠北榮605萬 將病床當「鐵床」4年

    從事瓦斯設備的台瓦公司董事長夫人,2013年8月因傷口感染入住台北榮總醫院,醫師通知已經達出院標準,但家屬決定以自費住院,直到去年9月積欠605萬,但董娘仍以疾病需要住院拒不出院,法院認定雙方契約已經終止,不應佔用資源,判決董娘應將病床遷出。 \n \n董娘早在2013年8月底入住,2個月後,主治醫師就通知董娘可以出院,當時她已先生過世為由,如果出院的畫,就沒有人照顧,改以自費身份繼續住院,同年12月24日,院方正式要求董娘出院。 \n \n但董娘激動拿刀揮舞,院方估算10個月的費用有100多萬,經過催討後董娘償還部分,仍持續將醫院病床當作「鐵床」,每天吃喝三餐都在醫院,中間還暫時外出買東西,又積欠499萬,總共欠下605萬。 \n \n董娘稱,醫院有給三餐,代表醫院和她的自費住院醫療契約並未終止,但法院認為,醫師認為他目前狀況穩定,評估可以出院,且意識清楚,日常生活可以自理,高血壓也有固定開藥,而院方則表示,供給三餐是人之常情,希望她出院將病床給更需要的人使用,士林地院民事庭判決董娘需要將從病床遷出,騰空返還給醫院,全案仍可上訴。

  • 摩鐵床戰後遇警匪槍戰 讓她哭喊:第一次就幹到躲子彈

    新北市永和警分局今(30日)凌晨於新店區某間汽車旅館內緝捕販毒集團主嫌許姓與其同夥,雙方激烈開槍交戰,1名歹徒中彈送醫。事後有名女網友在「Dcard」PO文敘述與男方當時也在該汽車旅館,她們「大戰」完後正在熟睡時,就發生槍戰,沒想到流彈不偏不倚從窗外射進房內,她也拍下照片上傳,直呼「第一次就幹到躲子彈」。 \n \n女網友在社群網站「Dcard」發文,她表示昨晚與男友恰巧到發生槍戰的旅館內開房,就住在事發房間的正對面,與男方「大戰」結束後,女網友躺在床上昏睡,男方則坐在一旁看手機,在熟睡中突然發生槍戰,子彈還打進房內,男方連忙拉著她躲進浴缸內躲好,她形容,躲在浴缸內的這段時間「真的是我這輩子最接近天堂的時候」。 \n \n當他們覺得一切風平浪靜之後,才出來浴室外面查看,居然發現房內窗戶有彈孔的痕跡,讓她驚呼「不就還好打到窗簾的鐵條,不然可能不是碎大叔的屁股,或是浴室的玻璃」。女網友貼出當時的照片,並且劃出示意圖。文中也表示當時受到驚嚇之後還不能馬上離開事發地,在4點20分被男方命令在角落坐好,4點49分嫌犯中彈後送醫,他們才能離開。最後,她表示「我的第一次真他X的精彩,一輩子對摩鐵跟做愛有陰影了,要去收驚了」。 \n \n其他網友看到文章,對於能遇到這樣難得的經驗嘖嘖稱奇,還直呼「一開始以為又是唬爛文,看到照片才驚呼!」、「大叔表示,拎杯才剛爽完你又給我來個這麼刺激的」、「好猛」、「這內心陰影面積」、「沒有一個受精過程比這個更受驚了」,而原po也回覆「我覺得我都被嚇出一個孩子了」。 \n \n \n★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中時新聞網與你一起拒絕毒害! \n

  • 移動的鐵床

     鐵床日愈空曠,二姐騎著機車橫衝直撞,經常將我載在後頭。地上偶有窟窿或高起來,車顛簸跳踉,二姐大聲嚷叫,我於後頭也跟著咯咯嘶喊。 \n 二姐常帶我去看電影,入院前先購零食。水果攤橘黃水柿削裝整袋,芭樂青綠爽脆,姐總各買一袋再至烤攤前看鐵刷刷過玉米,風扇催紅木炭,一層糖漿一層醬油胡椒粉,淺色玉米漸成黑褐,一人一根帶進戲院隨著劇情盡興啃咬。 \n 水仙宮前黑白切攤位的蟹丸軟嫩好滋味、海安路那家花生仁湯最濃純。二姐的車常帶我追逐好吃好玩的,也熱心引領我通過成長關卡──帶我買第一件內衣,教我如何將護墊黏上褲子。二姐善掌流行資訊,且能將小喜好發揚得淋漓盡致。她歡喜為我的鉛筆盒添加各種裝飾,青草、游魚、日月星辰,細碎五彩玻璃紙鋪墊,便如馬槽被仙女點撒金粉。那時書局熱銷各式小書籤,二姐一本本為我收集,掀開來晨曦自雲中露出,漫天清亮;青葉、枯木閃出瑩光,夏荷、睡蓮高低掩映、楓紅彩葉及霜雪延續好幾頁。 \n 二姐的車行駛熱鬧,卻換來帶壞我的責備,家人將升學期待託付我身上,爸媽直說二姐不該帶我到處野! \n 我不確定自己的貪玩是否與她有關聯?坐在二姐車後,有時聽她迎風大聲說話,有時兩相沉默著。街景如連環畫迴繞,二姐習慣這節奏,不忍遠走往其他背景。 \n 二姐笑起來誇張,不笑便明顯有心事。 \n 小貨車再停門前,冷飲店生意結束,一堆堆雜物被抬上車。鍋碗瓢盆鏗鏗硿硿,家從城市邊緣遷到市區,頂樓違建狹窄,鐵床於是又疊成上下層。床連餐桌接著電視。側門陽台鐵欄交錯著電纜線,底下鄰居屋簷環繞起伏,居所如鳥巢或鴿籠般。 \n 二姐選於家裡最窘迫時披上嫁裳,罩上頭紗提著蓬裙一步步踩到樓下。鞭炮聲響,紙扇倉皇丟出。 \n 哥入伍,鐵床剩我一人。樓梯門開開闔闔,一直感覺有人在我夢裡進進出出。 \n 閣樓擱淺半空,雲續飛時空轉繞…… \n 何時小貨車將再駛來?我心疑猜卻不敢說! \n (下)

  • 移動的鐵床

    移動的鐵床

     鐵床四腳被架起來,往上加搭一層立於客廳角落。棉被、枕頭自麻袋取出,俗豔花彩泛黃展開,熟悉的生活氣息便就延續… \n 鐵架一根根卸下、重新架起再拆再組裝,印象裡那鐵床滿載我的成長記憶,於歲月之河前奔、彎繞著…… \n  \n 正午陽光刺眼,我與雜物、塑膠袋被擺車後,於顛簸路上搖搖晃晃。昏沉中告別了北華街巷弄──奔跑無數回的階梯、喧鬧的吆喝與哭喊、鄰家相互干擾的煤煙,以及彼此觀望的寒暖與困窘……,車漸行遠,回頭便見不著熟悉的磚瓦門窗,跳踉、跌倒甚或挨耳光的灼熱感漸地冷卻。 \n 小貨車自都會行駛好長一段路,人車漸稀,路邊連亙著一畦畦甘蔗田。青綠色葉向上抽長然後垂落,圓莖當中隱約露出一節節黑紫色。我兩眼時睜時閉,眼前隱隱顯出一圈圈灰亮光點。前路是片亟待填寫的空白,青葉向兩旁岔開,挺過實心環節,另一段甘蔗持續長出。 \n 小貨車靠邊前進後退,貨物陸續被搬下車。捆綁一起的鐵架鏗鏗響,長長短短彼此控訴著。我扶車緣腳著地時仍然顫抖不已,竹籬迎我,兩片經雨淋日曬的屏風直立著。推開木門,空曠屋內顯得特別狹長。鍋碗瓢盆放爐邊,鹽糖酒醋堆置角落。母親忙拿掃帚拂走牆角蛛絲,姐搓抹布拭去灰塵。螺絲釘一顆顆拴合螺帽,鐵床四腳被架起來,往上加搭一層立於客廳角落。棉被、枕頭自麻袋取出,俗豔花彩泛黃展開,熟悉的生活氣息便就延續。哥與姐分擠上下鋪,我幸運得和爸媽睡於一旁的房間。 \n 晨曦照來,移植花木伸根汲取養分,半萎之葉一分分拾回氣色。 \n 搬至永康那時我還未入學,之前一直是母親的小跟班,成天於她工作旁戲耍。沒有餘錢買書,我不識任何文字,所有看板皆如圖畫,線條、色塊交織,如光影、霞彩漫舞。扶桑花苞自青萼綻出紅彩,蕊芯一根根撐開豔麗小傘。黃蟬是天然的酒杯,適合盛裝霧露與心願。日出復落任我揮霍,倚坐窗邊看烏雲聚集、凝雨,水氣瀰漫然後化開,天空露出一片水藍。公車往返,我於母親傘內外曬出一身黝黑,自言自語說著成長故事。無知的眼眸恣意游走,星光、螢火是離散的好友、蟑螂故意長得醜嚇我、最駭人的是那毛絨一身,多足陰險的蜘蛛,總張開天羅地網,引人通往地獄之門的遐想。 \n 夜裡姐和哥的酣聲於鐵床上下交響,紗門濾去一些塵埃及我不甚懂得的爭執。夏天悶熱姐喜歡將後門打開,月影斜入,宵小亦趁機翻牆進到屋裡,我於房內隱約聽著姐於外頭大喊:「賊,有人入來──」 \n 爸持木棍憤怒衝出,激烈作勢後碎罵幾聲便又躺回床上呼呼大睡。夜被搖混復緩緩沉澱,我張大之眼試著闔上,隱然似見夜的摺疊處有黑影鑽進鑽出。 \n 黑夜與白天接連,暑氣燃盡風寒襲來,光陰囤積,濕氣混合塵泥。家裡的被子含潮不保暖,兄姐瑟縮相依,母親總為我蓋上祖母生前的禦寒大衣。身裹厚重的傳家寶,感覺如藏洞穴,兩眼偷偷露出,藉由幻想一次次擦亮火光取暖。 \n 紗門碰碰開闔,房外有時吵雜有時靜寂,偶爾鑽進鐵床帳裡,看飛蚊於外頭嗡嗡碰撞,光影調轉紗帳垂掛影像,如潮復如雲海,我似俯仰其中的游魚與飛鳥。 \n 鐵床上下吱吱搖晃,哥比我大兩歲,衝動之手不知怎地便搥過來,我尖厲的哭喊也常激怒他,兩人無端便吵起來;二姐三姐一語不合也鬥起嘴,院裡雞鴨時相啄咬,腳印雜沓混亂。大姐早先易怒,之後變得耐心,經常扮演和事佬! \n 那年冬天特別寒冷,哥因頭癬剃了光頭,大姐買了頂鴨舌帽替他戴上。過幾天家裡不知為何特別熱鬧,那早我自鐵床摔下醒來,大姐前來抱我,我於她溫暖懷抱中刻意拉長哭聲,聲音斷續然後凝止。 \n 親戚陸續前來,大姐換上漂亮衣服,頭插香花臉塗脂粉。母親於一旁紅了雙眼。 \n 大餅堆放桌上,家裡洋滿喜氣。沙其馬及鳳梨酥煞是香甜,我如突然富有的螞蟻。甜膩後漸意識著姐要出嫁了,之後鐵床將不那樣擁擠,卻讓人無法歡喜! \n 大姐蜜月回來為每人帶了禮物。哥得到大力水手殼裝軟糖,我則擁有一直想要的娃娃,金黃長髮可供梳理,彌補我老被削短髮的缺憾。 \n  \n 大姐離家後,鐵床如擱淺船隻亦似被釘住的爬蟲,巨大身形於屋裡頭繞轉。 \n 小偷出沒牆外,夏夜姐仍習慣敞開後門,三姐喊叫有人進來時剛巧我都和媽睡裡頭那間。宵小身影如月光去來,露水於紅磚牆上潮潤復乾。 \n 客廳小圓桌擺著粗糙三餐,空心菜、絲瓜,滷黑的三層肉和圓輪麵筋。 \n 我喜拿筆於紙上模仿英文草寫,連環圈如橫放的彈簧般前拉,疏密鬆緊隨興,偶爾加上橫線與短撇,筆越急思緒越順溜,車過山洞前衝、隨而飛起鑽入雲層…… \n 「欲入學了連家已ㄟ名擱未曉寫,這係要按怎!」 \n 我騰飛的想像頓時跌落地上,彈簧成了一團糾亂鐵絲。 \n 點捺橫劃左撇內勾……,我伏圓桌前手抓筆歪斜地寫著,家人經過總不忘幫我手扶正或捏拳要我掌心抓緊些。散漫心思強被拉進方格,神情煞是痛苦。哥見我難過索性速速幫我寫兩行,粗獷的筆跡到校隨即被發現,害我被老師擰臉。臉頰掛彩,燙熱的羞恥持續大半天。三姐具耐心且打工賺有零用錢,見我的課本破爛頁角全都翻起來,便買牛皮紙替我將書一本本包起來。 \n 過一陣子,哥自我書包翻出好些被劃叉的考卷,一聲嚷嚷,書包整個被倒出,只見筆短不堪,簿本髒亂裡頭甚至混雜著小石子。家人驚異我如此不用功,責罵聲洋滿屋內。三姐看我一臉委屈,於是買來好幾隻筆,一根根仔細幫我削好,整齊放進鉛筆盒。重新執筆,我如學拿筷子般慎重,耐性將字一筆一畫寫出。 \n 國小位於村子另一頭,上學路途遙遠,之後跟著同學抄捷徑,便可省走好些路。野地空曠無遮掩,荒地上散布著溝渠相連的養豬戶,汙水看似靜止,臭氣不斷排出。抄近路的人越來越多,放學如野牛出柙競奔,兩腳隨路彎轉,前路突然高起,我雙足跟著飛躍,未料書包未扣緊,裡頭的書及簿子跳出落進溝裡。 \n 完了!我趴在溝旁將書一本本拾起於陽光下拚命甩,甩去沾黏豬糞卻甩不掉濃嗆氣味。那氣息跟著我回家,我恨自己不走平路、恨豬隻排糞、恨跳起的兩腳還有書包的開口…… \n 怎麼辦?我欲哭無淚,無人可以救我! \n 三姐默默將書拿到水龍頭下沖洗,再捧於電爐上一頁頁烘烤,爐火圈繞如迷魂陣,我知惹禍不敢抱怨,兩眼強欲睜開卻忍不住瞇閉起來,恍惚中似聞豬隻恐恐叫響…… \n 不知三姐烘書到幾點?隔天揹著書包到校,陽光自背後鞭笞我,進到教室遲遲不敢將書拿出。小心翼翼翻開,乾皺凹痕中隱隱存留豬屎流動的紋路,我低著頭,深怕火烤的心事被發現。 \n 漫長的學期總算翻至最後一頁。小貨車又來,我連鍋碗鐵架再次被載走。 \n 新賃之屋有兩間房,雙層鐵床打成通鋪,二姐三姐和我睡上頭,底下鋪塊榻榻米讓哥睡。空間似乎加大,卻敵不過我們成長的速度,兄姐擠在一塊,個性相碰仍擦撞出煙硝,哥嘴邊長出髭鬚,個性更見火爆。姐姐各懷心事,鮮少能再一起唱歌跳舞!家裡開始做起冷熱飲,生意場所與生活合一,吵雜比之前更多些。 \n 三姐將嫁台北,工作提早遠調,母親軟弱之心結了層霜。 \n 字句相連成篇,我已能自在書寫,英文草寫亦能斜出適當角度。為了姐的婚禮全家皆添新衣,我的連身洋裝透亮著新穎線條,短髮旁分夾緊,展齒笑得很是拘謹。三姐回門時穿著橘色晚禮服,臉上濃妝遮去熟悉神情,宴客後洗去妝彩將隨夫婿離開,兩眼有些紅腫。我站立車外對著車內揮手,匆匆歲月夾著記憶前奔,跳過小圓桌與豬屎溝…… \n (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